第 2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下马吗?”路景反问道。

  闫贻东眨了眨眼睛,“有许媚在里面搅合,想不下马都难啊。”

  路景长叹声:“他毕竟是许董事的儿子,不管怎么整他,他依旧能好好的活着,当然了,这也要他配合,至于沈清越吗?”

  “沈清越怎么了?”闫贻东笑着说:“我想沈清越结果好不了,事情因他而起,他个毫无身家背景的小艺人,分分钟得让许董事给弄死。”

  路景冷哼声,随后从闫贻东怀里挣脱,展露笑颜道:“别闲着了,打电话叫人来啊,我要把我这马桶安上去。”

  “行,我这就打电话。”

  晚上六点到十点半,屋子的人就为了安装个镶钻马桶,忙的是人仰马翻,总算安装成功之后吧,竟然发现水管又裂了,没办法,几个人又要重新安遍,总算等到收工了,路景浑身酸疼的屁股坐在钻石马桶上,笑着说:“太舒服了。”

  闫贻东满眼笑意,似是宠溺道:“只要你喜欢,什么都好说。”

  路景笑着拽过闫贻东,两人跟钻石马桶上来了场鱼水之欢。

  有时候,人是需要任性些的。

  随着澳视股票的跌停,董事会那些半大老头子老太太们再也坐不住了,联合起来纷纷上奏,要求许董事出面裁决许宸萧,以保证澳视以后正常的发展。许董事把岁数了,本应该在家里享受天伦之乐,无奈生了许宸萧这么个败家子,迫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