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作品:爱上漫画女孩

  作者:董珊

  男主角:凌旭

  女主角:李采凡

  内容简介:

  她单纯且善良,知足且乐观。

  唯从小热爱到大的工作就是:漫画!

  为了实现梦想,

  她不怕苦,不怕累,不怕穷,不怕等。

  自己出去单过算什么?

  揭不开锅的生活算什么?

  被房东赶出去算什么

  呜,她被房东赶出来了,又无家可归了——

  住在好心的美女编辑给她介绍的新住所,

  却突然跑回了面色不善的房东——

  咦?他不就是她以前那个胖乎乎的同班同学?

  嘿嘿,看来这下不会再被赶出去了

  正文

  序章

  明月何皎皎。

  李采凡抬着头,看到轮月亮就好似挂在头顶,又大,又白,又圆。

  她先是想到辛弃疾说:“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那必定是个很美丽的夜晚,也许就和她现在差不多。

  接着她想到李白说:“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心想,那大概也和她差不多吧。她,加上奈奈,还有月亮,也是三个。可是李白在喝酒,定也有菜吃。她的手不自觉摸到肚子上,唔,有点难受。若是月亮里真的有嫦娥等人,说不定也在吃饭吧?还有那只小白兔,长得肥不肥?

  最后她想到张九龄说:“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突然阵心酸。

  唉,此时此刻,还会有谁和她样惨呢?

  “嗷呜。”旁边的奈奈低鸣声。

  李采凡摸摸它的头,“乖,月亮里的兔子是吃不得的。我们吃西瓜吧。”

  西瓜是她中午起床后特地去买的,原本想用来讨好下午预定上门来的房东,结果没用上。

  倒不是房东大婶没来,事实上她来得比说好的时间还要早了两个小时,见李采凡就横眉竖目地叉腰上前,“你怎么还赖在这没走?不是说了今天有人要搬过来吗?三个月来你分钱房租都没付我都不跟你计较了,还想赖多久?我租个房子挣这点房租容易吗?我还有家老小要吃饭呀!瞧你也是个读过书的人,怎么这种死赖活来的德行”

  李采凡给她骂得直到走的时候都不好意思抬起头来。当时她就在心里琢磨着:完了,看来这次是点余地也没有了。她瞧见房东大婶的身后已经跟来了个挎着大旅行包的身影,这位新房客还特地关注了自己两眼,那目光她没细看,但直觉是很嘲讽的样子。

  奈奈对着生人“汪”了两声,被房东大婶转移目标手指在脸上狠瞪,“看看!还有狗,居然还养了只狗!怪不得老张老李天到晚说在我家门口踩到狗屎!我好好间房子都给你摆弄成了什么样?!”吓得奈奈立马缩回到李采凡身后瑟瑟发抖,连呜都不敢呜出来了。

  李采凡认命地收拾自己的衣物书画具画稿。房东大婶尽管直没停下口中的攻势,最后还是发了丝慈悲。她恩准李采凡将时带不走的大包小包以及电脑先留在这里夜,等到明天她找到住处,再回来取。李采凡千恩万谢,终于带着奈奈走出了门。

  半分钟之后,她又匆匆跑了回来。房东大婶惊讶地瞪她,正待发作,她急忙努力地笑,“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忘了个东西,马上就好!”

  在四道视线的注视下,她找出把起子跑到电脑边,费力地拆开机箱,拔出硬盘。

  后面传来轻轻的声“哼”的男子的声音,是那个新房客。李采凡当作没听见。就算说她小心眼好了,她还是得防着别人碰自己的电脑。

  她小心翼翼地把硬盘收好,这才安心。呼,这可是她最重要的东西了,什么宝贝都在里面,而且还有份没做完的工作。电脑下子抱不走,硬盘至少还是可以带在身边的。

  李采凡再次磨磨蹭蹭地踱向门外,快出去时瞥见了桌上的西瓜,伸手抱在怀里。这时她听见了第二声“哼”。她依然当作没听见,径直走出门,头也不回地远去了。

  再见了,我年以来的家。亲爱的书们小电脑,明天我再来接你们吧。

  李采凡,自由漫画作者,外出奋斗年后,正式被房东扫地出门。

  第1章1

  奈奈摇着尾巴乖巧地跟在后面,他们已经从住宅小区走到了外面的小公园里。李采凡坐在花坛边,放下西瓜,甩了甩发酸的手臂。奈奈“汪”了声也在她身边蹲下,伸着头蹭了蹭她的腿。

  “小奈”李采凡搂过小黑狗的脖子,“怎么办,我们又无家可归了

  “其实我并不是故意欠方婶房钱的。那个杂志社明明说两个月前就要用我的稿子的,可是突然又往后放了。

  “上次也是,都告诉我排版了。后来我买了杂志才发现他们根本没有用。打电话去问了才知道,被个有名的作者挤下来啦那次长途话费还花了30多块呢。

  “怎么办,我现在还不能回家。回去妈妈肯定会骂我的,不许我再画了。

  “下周要交的插图我才画了半,唉,该去哪里画完呢?要是先把稿费寄给我该多好呀

  “好热我想要空调我想画画我想吃饭”

  奈奈温顺地舔了舔她的手,似乎在安慰着主人。接着它突然跑了出去。李采凡看见它在不远处的株树下刨了好会,又转身跑回来。

  “汪汪!”小黑狗把嘴里叼的东西递在主人脚边。她定睛看,“啊”地尖叫出来,那是只死老鼠。不,确切地说那只老鼠还没死透,奈奈边用爪子按着它边往李采凡面前拨,圆圆的双眼天使般望着自己的主人,“汪!”

  “乖”她僵着笑脸,“那个我不吃,你自己吃吧。不过,你最好也不要吃。”

  李采凡难过地低下头。呜,她真的悲惨到要自己的宠物捉老鼠来给自己当食物了吗?

  倏地,她瞧见了放在地上的西瓜。圆溜溜绿油油的个大西瓜,此时看上分外可口。

  幸好把它带出来了呀。

  于是十分钟后,圆圆的西瓜被分成两半,她自己抱着半放在膝上,用多功能水果刀上的小勺子口口舀着吃,十分秀气地将瓜子接在手中再丢在花坛的泥土里。

  奈奈面前也放了半个西瓜。但它显然对这份美食不大感兴趣,凑过去啃了两口,又转头去玩自己的老鼠了。

  接下来,该怎么办呢?迫在眉睫的是先要找个住处,把东西搬过来,再打电话通知编辑部变更地址,以免样刊稿费收不到。

  可是,上哪里去找房子呢?她的银行卡里剩下的钱只够个月的生活费,就算最便宜的单间,首付三个月的房租就要让她口袋空空了,说不定还不够。就算租到了,然后要怎么生活?奈奈吃什么?这么热的天开电脑的时候不用空调会烧坏硬件,手机话费也见底了,笔尖好像也要再买了吧,还有针管笔。

  啊,似乎切都糟糕透了。

  她想起两年前这个时候,自己正坐在舒适的小房间里,吹着空调看漫画。妈妈先是端来切成小片的哈密瓜,会又送来串紫汪汪的葡萄。她叮嘱女儿吃葡萄不要连皮塞到嘴里,笑着说:“凡凡,爸爸在出版社已经帮你联系好工作了。下个月就可以正式去上班了。

  那时她22岁,刚刚从美院的艺术设计系毕业。

  李采凡从冷硬的石块上站起来,活动下坐痛的屁股。自己是不是有点傻?如果当时真的按照父母的安排,乖乖地出去工作,现在她定还是舒舒服服地住在家里,有稳定的不算低的工资,周末可以好好地休息,想去哪里玩就能去哪里玩,说不定连男朋友也有了。

  可是,自己竟心坚持要画漫画,父母怎么劝也劝不住。

  国内的原创漫画市场还并未形成气候,干这行的大都辛苦且时常没有稳定的收入。可动漫本身却让极多的年轻人为之疯狂沉醉。

  李采凡的父母原本对于动漫没有好感,但也无太大的反感。可是看着女儿毕业后个人画得闭门不出废寝忘食,脸色天比天阴沉,心情天比天焦急,终于在年后他们下达了最后通牒,要么去找份稳定的工作,要么自己个人搬出去过,想干什么他们也不管了。

  他们本以为女儿自小娇生惯养,是绝对受不了出去单过的痛苦的。谁知她当下开始收拾东西,并把年来自己为数不多的存款取出来,两天之内租到处房子,呼呼啦啦地抱着东西就搬出去了。

  她还记得自己临走的时候十分肯定而自豪地跟母亲说:“妈,您放心吧,我定会成功的!下个月我的连载就要开始了,到时候我定会红起来的!”

  想起当时的天真,李采凡苦笑。三回连续的故事被拖了半年后才见光,最后回还被排了二拼的版,本来就低得吓人的稿费也只剩半了。

  她觉得自己已经很努力了,可是结果总是这么糟糕。也不知是因为自己运气太糟还是太固执?

  漫画家是她从小到大的理想。而现在,她却因此困窘到了极点。

  天色接近黄昏,积聚了天的暑气逐渐消散。这个时候定然是无法找房子了。李采凡颇为苦恼地考虑着该去哪里凑合晚。脑海里浮现出的朋友被个个被否决掉,最后她发现自己竟没有个可以毫不在意去打扰的好友!果然,自闭了两年,无论是经济还是人际上,她都失败透了。

  去旅店吧,廉价的旅店。只能这样了。她还无法接受自己就这样在候车大厅之类的地方过上夜。到底是没历练过的女孩子,就算是住店,对她来说也是头遭。

  李采凡知道原来大学的后门有溜专为学生开的小旅社,每年高考前艺术加试期间,从各地赶来的考生就大都住在那里,价格还算可以接受。今晚就去那里吧。

  决定了去处她心里的块石头也随之放下了。抬眼,她瞧见不远处的株花开得妖妖娆娆,分外娇艳袅娜。喜爱之心油然而生,她立刻掏出笔和速写本,刷刷地画起来。接下来她又画了棵杏树,座假山,远处的六角亭,天上的云和鸟,在草丛中扑腾的奈奈再次感到肚子饿时,已经万家灯火。

  剩下的西瓜早已在暑气中发出异味。

  李采凡叹了口气站起来,来到附近的便利店买了两袋快餐面和袋最便宜的火腿肠。她牵起端坐在店门外的奈奈,“乖,等会你吃肉我吃面。如果那里的人不让你进去,你就悄悄从窗户里跳进来!”

  就在她前往车站的途中,手机响了起来。谁呀,这种时候还来浪费她的电话费。看号码,她心虚了下,认命地按下了接听键。

  “喂,李采凡?插图画得怎么样了?下周可就要了!每次你都给我拖个两天,这次可说好了,周早上10点整我在线等你,交不出来以后你可就要被扫地出门了,哼哼。”电话那头是编辑华婷的声音,虽然严厉,却也半含着关切。

  李采凡本来还好好的,可是此时听“扫地出门”这四个字,立时悲从中来,百般难受与委屈都从心底泛起。

  “华姐”她哽咽起来,无力地蹲在路边,“我画不出来了我被扫地出门了”

  “怎么了?小凡?你别哭!到底怎么回事?”

  李采凡深吸口气,平静语气:“我现在被房东赶出来了。我没钱,不知该上哪里去了。”

  电话那头沉默了会,又传来声音:“小凡,你现在人在哪里?”

  “我在街上。”李采凡抬头望了下,“我在云南路的65路车站那里。”

  “那正好。你坐65路到总府园那站下,然后往东走,去南水雅苑小区。下车后直走,大概走个刻钟左右就到了。半小时后我在雅苑门口等你。”

  “咦,华姐,可是我”

  “可是什么,死丫头,难道要我去接你吗?敢迟到分钟的话你就等着被暴打吧!”

  半小时后,李采凡带着奈奈气喘吁吁地跑到雅苑门口,远远地她就看见个红衣的身影等在那里了。

  华婷望着李采凡冷笑声,“迟到了两分钟哦。”

  “我,等车的”

  “算了,跟我来。”华婷转身向里走去,李采凡跟在后面吐了吐舌头。

  明明是仲夏,可是披着波浪长发身着火红长裙的华婷非但不给人烦闷的感觉,反而透出种冷艳慵懒的风情。这位看就相当干练的美女是本市家动漫刊物的资深编辑,三个月前看了李采凡寄去的若干画稿小样,开始给她些插图的工作。

  华婷对于画稿质量的要求严厉得近乎挑剔。李采凡些自我感觉良好的稿子到了她手上,总能被挑出点毛病,针见血,刺得人牙痒痒的却又不得不叹服。然而,李采凡拿过的最高的稿费,也就是在她这里了。

  现在她正带着李采凡走在南水雅苑的石板小路上。她住在这里吗?李采凡边走边朝四周张望。这里的绿化做得可真好,郁郁葱葱的树竹,成片的草坪,大大小小的花坛随处可见,还配合着应景的假山水池。小区内每隔段距离就看见有保安在巡逻,可见保全工作也做得很好。

  个相当高水准的小区。李采凡甚至还瞧见了内部健身中心及游泳馆的招牌。住在这里的都是些有钱人吧。不过在刚刚进来的时候,她却觉得这里有点似曾相识。

  以前什么时候到过这里吗?

  华婷带着她来到栋楼前,掏出钥匙先打开楼下的安全门,两人乘电梯来到11楼。

  她打开了1101室的门,刚想开口,就听背后传来声轻呼。李采凡用恍然大悟的语气说:“想起来了,原来我们初中的个同学也住在这里!呵,那家伙家里是暴发户,天天仗着家里有钱在学校耍威风。他过生日那天还把我们全班叫到家里开r别人送的礼物他居然还嫌不好。很过分对不对”

  华婷眼瞪过去,她立刻住了嘴,惊恐过后展开了个略显僵硬的笑容,“嗯,听说后来他好像搬走了吧。那个,华姐,你带我来这里,难道,难道是让我”

  “你不是说没地方去了吗?哭得天塌下来似的。这里是我个亲戚的房子,他们家六年前去了国外,直让我帮忙照看着这房子。你就暂时先住在这里吧,等找到房子再”

  “华姐!”李采凡扑到她身上,热泪盈眶,“你真是好好好好人!我爱死你你你你了!”

  “放手!”华婷嫌恶地把癞皮狗往外推,“眼泪鼻涕都到蹭到我脸上了!脏死了!”

  某人被记重拳打在小肚子上,仰面翻倒在沙发里。奈奈跑上前去尽职地为主人舔舐伤口。李采凡蜷缩在沙发里十分受伤地问:“华姐你什么时候拳击也练了?”

  华婷抽出张纸巾擦脸,同时厉声道:“给我好好地画!别以为是让你在这里白住的!”这时她看见对方脸世界末日的表情,心下乐,眼神却坏起来,“这里可是高级住宅区,租金不菲。什么,没钱?这该怎么办呢难道你要用身体来抵债?”

  李采凡呆,就开始作抽泣状,“为什么要这样逼迫人家可是,如果是华姐的话,人家也不是不愿意的”

  华婷当场翻倒呕吐。

  临走的时候她不忘谆谆告诫:“丫头你给我老实点!没画完之前不许看动画片不许上网不许玩游戏!”

  哐,大门被关上了。李采凡张大眼睛看着这个新的空间。

  三居室的宽敞房间,其中有两间是卧室,间似乎是书房,客厅很大,应该是户三口之家的住所。大概因为这些年来少有人住,室内的陈设略显简单而空荡,书架上空了大半,有的地方还沾了灰尘。但比起自己第次去看的房子,简直好得让人感恩了

  以后她就要住在这里了吗?摸着手中的钥匙,她双眼发光地从厨房跑到浴室,再跑到客厅,小心地打开柜式空调的开关。哇,清凉的世界呀!

  晚上,李采凡很快乐地煮快餐面吃。简单地收拾过后,她躺在较小的间卧室的床上,奈奈也睡在身边。这夜她睡得很香甜,还梦到了自己去了迪斯尼乐园。

  第二天早她就联络了搬家公司去搬东西。新住进方婶那里的是个大学生模样的男生。李采凡偶尔对上他的视线时便慌乱地笑了笑。那人转过头去,任几个人在屋里搬进搬出,兀自翻着书,派清心独立不受干扰的样子。

  整年住下来,东西果然不少。

  把所有东西搬进新住所摆放妥当的时候,整天又消耗掉了。李采凡累得趴在客厅的沙发里,心想着等会把硬盘装上就开始工作,然而眼皮却不听使唤地恹恹欲合。

  门外响起了钥匙开锁的声音。华姐吗?她慢吞吞地将埋在柔软靠垫中的脸转向门的那边。累了天,她连胳膊都抬不起来了,编辑大人不会这么残忍地把她拖到电脑前去开工吧?

  门被打开,个陌生的男子走进来。李采凡触电般地从沙发上跳起来。

  男子眼看到了她,却似吃了很大惊的样子。

  “你你好请问你是谁?”李采凡端坐在沙发上,方寸大乱。华姐没告诉过她有人要来呀。

  男子沉着脸似乎正要开口,话没吐出,脸色却陡然变。李采凡被他怪怪的视线盯了好会,才听他说:“你是李采凡吗?”

  “咦,先生你认识我?你是华姐的朋友吗?”

  “李采凡,居然真的是你。”那人先是冷笑,恍然间神色凛,喝道:“你在我家做什么?”

  李采凡吓得抖,直接呆住了。

  第1章2

  在华婷赶来的半个小时里,屋里的两人已经有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