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边努力往自己嘴里扒饭菜,边看他利落地将门上原来的锁敲下来,将新的安上去。

  “呐,这是原装的钥匙,只有两把。你收好。”他转身将两把亮晶晶的钥匙递到她面前。

  李采凡努力将口中饭菜咽下去,接过钥匙。

  “你记得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把门锁好。”

  “哦,好。”她看看他的神色,顺从地答应。

  “我们这里夜晚有时会出现白眼猿人的灵体。如果不锁好门,它会进去咬人的。”

  “你骗人。”话虽然这么说,她的脸还是白了白。

  凌旭收拾好门锁后才来到厨房,打开冰箱拿出罐饮料。他瞟瞟桌上所剩不多的菜,问:“你只会烧素菜吗?你吃素?”

  “不是。我也会烧肉的,烧鱼也不难。”她说,“不过蔬菜对身体比较好。而且,做起来也容易。”其实最后句才是重点。她低头,这两年来除了奈奈的伙食她哪里还在家里料理过别的肉食?且不说麻烦,看到鸡鱼等活物她就动不了刀子。谗的时候最多和朋友到麦当劳或哪家简餐店过过瘾。

  凌旭终于找了双筷子,夹了口菜。

  李采凡笑着问他:“味道如何?”

  “普通。”他说。其实应该算得上不错了,“要嫁人的话还需要努力。”

  李采凡皱皱鼻子哼了声,“烧家常菜又不难,我高中的时候就会做糖醋排骨了。但现在又不见得每个女子都要会做菜呀。华姐曾对我说,她只会泡快餐面。”

  凌旭垂头。他那个小姨啊不提也罢,“华婷从小只想做女强人,弃女红,远庖厨,现在二十七岁高龄了依然孤家寡人个。难道你想和她样?”

  “咦?我不想做女强人呀。我只想每个月可以连载漫画,这样有固定的收入了,就可以继续悠闲地画画了。”

  “那以后怎么办?你想辈子这样个人生活下去吗?”

  “咦?其实以后我想生个儿子,他最好长得和龙马样。我画画赚钱给他交学费,然后母子俩快乐地生活在起”越前龙马是动漫网球王子中的主角,又酷又可爱的小男生,她目前相当喜欢个角色。

  “你和谁去生儿子呀?!”凌旭大吼。

  “呃,我没想好”她对他的震怒感到莫名,解释道:“但以后结婚的话就会生了吧。”

  “你准备和谁结婚?”他沉着声音问。

  “我还没想好。”她有点胆怯,不明白对方因何而突然变脸,于是小心地说:“但总会结婚的吧?爸爸妈妈叫我最好二十七岁以前结婚。”

  凌旭注视着她深深吸了口气。他原以为她们这类漫画狂人都是不思置家的人,他那个美艳不可方物的小姨甚至自言三十岁之前不谈感情。可这个丫头,明明自己还是副孩子的样子,竟考虑到了结婚生子的事情,实在是有种古怪的诱惑。

  他平静下语气,问:“那你有喜欢的人吗?”

  “有,有的。”

  凌旭的脸色青,“谁?”

  她吐珠般地报:“妈妈,皮皮,华姐”

  凌旭厉声打断她:“我问的是男人!”

  “呃龙龙马。”她很快报出。

  凌旭满脸挫败。他早该猜到她会说漫画里的人物,只好黑着脸继续问:“除了这个?”

  “塔矢亮。”依然迅速报出。那是棋魂里的角色。

  “现实里的!我说现实里的!”他吼,觉得自己要疯了。在她张口答前又明智地添上句:“你的爸爸伯伯等家人不算!”

  接下来李采凡果然陷入了考虑中,凌旭紧张地盯着她的脸,生怕她张口吐出个陌生的名字来把自己气到吐血。

  李采凡想了会儿便说:“你吧。”

  “什么?”他惊住,“你说我?你喜欢我吗?”

  “嗯,喜欢的。你是很好的人。”她微笑着说,“对了,还有风的追忆。”

  凌旭内心的潮水刚刚翻涌起来,又匆匆退去。他沉住气,不动声色地问:“风的追忆,是谁?”

  “他是我在网上认识的朋友。他的文章写得可真好,我和皮皮都很喜欢。”

  “他是做什么的?小说家吗?”

  “嗯,也算吧。他是自由撰稿人,大多数时候是为杂志写文章的。”

  “那他多大了?长什么样?”

  “我没见过他呢,我们只是在网上碰面的。年龄的话,和我们差不多大吧。”没有察觉到对方超越界限的问题,她依旧据实而言。

  “哦。”这边的人暗中松口气。原来只是网友,连面都没见过,应该不足为惧。想想也是,如果她真有恋人的话,如何还会向自己求助?

  既然如此,她对自己的这份“喜欢”,比起她对家人朋友的喜欢,也不会有什么差别吧。

  淡笑。至少是喜欢了。

  第4章1

  凌旭去了市两天,谈完和出版的合约,没顾上接受人家的游览招待就匆匆赶了回来。到家他就发现了让自己气歪嘴的事情:某人不见了!连同她的电脑,以及狗。

  “你到底在哪里?!”他疲累地倒在沙发上,正对着电话大喊,另手不耐烦地解开领带。

  “呃”李采凡把手机从耳边拿得远些,“我现在在个朋友那里帮忙。”

  “什么朋友?帮什么忙?”

  “是我大学的学姐下个月有个漫画展,她要出些作品去参加。她们社团还要出同人志,人手不够。”

  凌旭平缓了下语气,“那你要过去多久?”

  “个星期吧。”

  “什么?”他从沙发上跳起来,“你要在那边个星期?都住在那里不回来吗?”

  “是的嗯”

  “不行,晚上要回家。”

  “可是我们在赶稿呀,她家很远的,来回不方便。”

  “我开车接你。回来。”

  李采凡哭丧着脸看向另台电脑前叼着支笔的陈方,对方则副看好戏的架势。她只好抱着手机继续哀求:“对不起啦,我真的回不来。我们在赶稿,有时要工作到夜里,回去真的很不方便的。这边结束我就回去,行不行?”

  电话那边的人半天没说话。终于凌旭低沉的声音传过来:“你现在住在哪里?”

  “什么?我我学姐家呀。”

  “你那位学姐家的地址是什么?”

  她只得再次转向陈方,“他要地址。”

  陈方爽快地写在张纸上递到她眼前,李采凡照着念:“苜蓿园18号3幢505室。”

  放下手机后她看见陈方正饶有兴趣地盯着自己,“你老公?”

  “不是!”她咬咬嘴唇,“是我家的房东。”

  “哦!”陈方点头,“就是那个你要我帮你打死的房东呀?”

  “我可没要你打死他!”

  二十分钟后凌旭驾车来到了陈方家楼下。李采凡被命令下楼。她步低头地磨下楼梯。

  陈方雀跃地跟在后面,不时提醒前面的:“你的头再点就要掉下来啦。”

  凌旭等了差不多有十分钟,才看见李采凡的身影从楼道里出现,脸上是副房子塌了似的表情。她的后面跟着个纤细高挑的人,凝练的气质,短发,很隽秀飞扬的眉目。再看眼便发现她是个女子,非常帅气清丽的女子。

  李采凡不自在地抬起头,介绍道:“这是我的学姐,叫皮皮猪,还叫陈方。”

  陈方对她令人吐血的报名方式不以为意,主动点头道:“你好,我是陈方。你就是凡丫头的老公?”

  这回李采凡的脸上是副天塌下来的表情了。凌旭瞥了她眼,轻轻磨着牙说:“我是她家房东。”

  “哦,我知道你!上次采凡说你晚上不让她出门,要我帮她打死你。可是看你这么帅,我决定不干了。”

  “是吗?”他的牙磨得更响了,“看来小丫头是欠调教了。”

  李采凡听着他们的言语大惊失色,急忙大叫:“猪!你在乱讲什么呀?”

  两人同时回过头看她。

  “你们你们不要这样无聊啦!”她万分委屈地望着凌旭,“我根本没有讲过要她打死你的话。”

  “那你说过什么?”

  “我”她努力回想,“我只说等着她来打死你。”

  “我好心把房子让你住,你居然想等着别人来打死我?”

  “我”她结舌,总觉得不对劲,于是说:“对不起可是,我只是开玩笑的。”

  “谋杀是可以随便开玩笑的吗?”他冷笑,“可见在你的潜意识里,还是有不顾别人死活的想法!”

  她急了,手足无措,“对不起我真的只是在开玩笑呀。”

  “你知道错了吗?”

  “是”

  “想要我原谅你?”

  “嗯”

  “那好,你跟我回去。到家我就不怪你了。”

  李采凡诧异地抬起头,“不行!我现在不能回去。”

  陈方看看事情差不多要脱离控制了,终于插进来说:“我说房东先生,你完全不必这么紧张。采凡只是跟我起工作,赶赶稿子而已。在她还没住你家前,和我在起的时候多了!”她勾过李采凡的肩,粲然笑,“你慌什么?我又不是狼,不会吃了你家宝贝的。”

  凌旭瞪了她会儿,把视线转向李采凡,“你真的要在这住星期?”

  “是的。”软软的声音,坚定的语气。

  陈方搂着李采凡冲他挥挥手,“回去吧!就算她真是你老婆,你这样妨碍她工作,也会被讨厌的。”

  凌旭又沉着脸注视了两人好会儿,终于放弃。他冷冷地说了句:“画完就打电话给我。”说完钻进了车里。

  “等下!”在他即将离去的时候李采凡突然叫住他,“我有样东西想请你带着。”

  她咚咚地跑上楼去又跑下来,这次来回只用了三分钟。她把奈奈牵到车前,有点讨好地说:“能不能请你帮我照顾它几天?”

  “你让我帮你养狗?”他满脸黑线。

  “拜托你了!”她脸小动物般地乞求,“其实我真的不想和奈奈分开。可是皮皮说接下来会很忙,是没有时间照顾它了,也不能带它去散步了。我这时只想到请你帮我下了。”

  他大概是没法拒绝了吧,无论是于理于情。

  小黑狗懂事地舔舔主人的手,跳上了车。凌旭瞧着它点也不认生地坐在副驾位上,黑着脸启动了车子。

  人没带回来,倒带回了只狗。

  陈方组织了个漫画社团,名为漫画研究所。她目前的目标是下个月香港举办的祭,即r香港同人漫画祭。这是香港漫画圈每年非商业化的次会展,面向的是各大社团。在祭上各社团在各自的摊位上出售自行印刷的同人志以及自制的周边,明码标价,秩序井然且气氛热烈。

  r起源于日本,创办初衷是为了鼓励漫画创作,弘扬同人文化。除了日本外,香港韩国美国等地都有的活动。国内也曾举办过类似的活动,但终未能形成气候。陈方决定这次带着作品直接去香港参加活动。

  她的强项在于单页的彩图,经过游戏几年专业的历练下来,她的彩稿精致华美,气势十足,展出时极能吸引眼球。陈方的原创作品已经积累了不少,但为了配合这次祭,她们需要大量的同人作品。李采凡是个标准的漫画迷,早在大学时代就开始随着喜好创作各种同人图。她还发表过几篇同人漫画故事,都是这次用得着的。

  两个人在以前的作品中挑选出合适的东西,进行些修改和整理。有的排版成册,有的设计成徽章扇子卡片等周片物品。

  漫画社的另几名社员正在忙着绘制单本的同人漫画。李采凡除了拿出自己以前发表过的近五十页作品,还有个16页的新任务。

  “你原来有两个棋魂的同人,个圣书外典的同人,可以和西西她们的作品放在起。现在网球王子那边的缺页,你不是喜欢这个吗?画16页给我吧!”

  个星期让她个人完成16页的故事,李采凡觉得自己想撞墙。

  陈方赶紧抚慰她:“没关系没关系,画不完的话我可以帮你,扫描上电脑后我帮你贴网点!”看见对方不太信任的眼神,她又改口:“我叫西西她们来帮忙。”

  李采凡叹了口气。陈方现在整理自己的东西已经忙得不可开交了,还要绘制些新的海报。况且她的风格与自己大相径庭,基本上是很难插手自己的东西了。

  这次工作中,她亲眼看到对方的绘制过程,实在是让人钦佩不已。

  陈方从开始就是无笔作业。在r中先勾勒出极简略的人物线条,然后就大块地铺满色调。这步骤同她们画色彩写生的方式倒是颇为相似的。粗陋的大色调铺好后,她会从背景开始点点往前画,这当然是需要耐心与扎实的基本功的。这过程中场景物件人物的面貌逐清晰起来。最后的工作是整体环境的渲染,调整光影虚实,细刻衣物的花纹,加入亮眼的点缀。成稿拿出来后,只有让人乖乖滴口水的分。

  李采凡则是传统地上线填色。线条都是手绘的,本来颜色她也尝试过手绘,后来实在是因为挤颜料太麻烦,还总是弄脏手,她也终于也开始使用电脑上色了。她对自己的彩图直挺自卑的,认为不够立体,不够深入,尤其是在网上有人嘲笑这种风格是快餐式漫画后,她更是沮丧了好久。

  结果华婷却说:“快餐风格怎么了?只要有人喜欢就行了!又不是所有人都偏爱那种浓重的技法感十足的图。漫画面对的还是普通读者比较多,你现在的风格挺好,只要继续给我把人物画得美美的颜色上得漂漂亮亮的就行了。别怀疑我说的,你的图就和你人样可爱,卖相极佳,多得是人喜欢呢。”

  尽管编辑大人这么说李采凡抬头看眼旁边电脑上陈方正在专注地画强!她竟然用油画的技法画出了水墨的效果。这位才是真正的高手啊!

  通常就算是赶稿,李采凡也熬不了太晚。最多12点半,她就会开始头脑恍惚,眼皮打架了。

  在她将口水流到原稿上之前,陈方红着眼睛命令她去睡觉。李采凡神情迷离地微笑起身,去洗了澡,还泡了杯菊花茶给她,终于摇摇晃晃地扑到卧室的大床里睡去了。

  那时差不多快点了,陈方又独自奋战了两三个小时才关上电脑倒在床上。

  结果她感觉到眼皮还没合上会,门口就传来噩梦般的电铃声。

  “见鬼!”她咒骂声,揉着太阳|岤眯着眼睛拿过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八点整。

  旁边的李采凡兀自睡得香甜,死猪似的动不动。她只好万般不情愿地从床上爬起来,抓着头发走向门口。

  “哪个衰人会这个时候跑过来?”她打开门。

  脸朝气的便利店小弟递过个大塑料包,“你好,有位凌先生让我把这个送来。”

  陈方接过来打开看,里面是两大盒牛奶。

  “凌先生说请你们务必在两天内喝完。过两天我还会送来。”小弟礼貌地点了点头,快步地跑下楼。

  陈方拎着这袋重物,朝卧室瞪了眼,只好走进厨房把它们放进了冰箱里。

  九点,睡了八个小时的李采凡准时起床。看到神情憔悴地坐在电脑桌前的陈方,她惊讶地问:“皮皮,你昨晚没睡觉吗?”

  “睡了。”她狠狠罐口咖啡,“不过早就被你老公吵醒了。”

  “什什么?”

  “你家那个房东,让人送了牛奶过来。”陈方没回头,手中的笔指指厨房。

  “真的吗?”李采凡眼睛亮,蹦蹦跳跳地跑去打开冰箱。

  “哦,有牛奶喝咯!”她欢天喜地地撕开盒,伸头问道:“皮皮你要不要喝?我帮你热杯?”

  “不了,你自己喝。”不是和她客气,自己从小就对牛奶的味道敬谢不敏。

  “这个牌子的味道很不错哦!你尝尝看,说不定会喜欢呢!”

  “只要是牛奶我就无差别地讨厌。别给我拿过来!”

  李采凡只好自己喝。

  陈方又说:“对了,你老公说过两天还要送来”

  “他是我房东!”某人抗议。

  抗议无效,陈方没停下口:“这样下去这么多牛奶可没地方摆了。我们要做牛奶浴吗?”

  “嘿嘿嘿嘿。”李采凡舔舔嘴角,“我喝呀。”

  陈方瞧怪物似的盯她,“天升?你喝得掉?”

  某人得意地说:“那有什么问题!”

  中午12点的时候,第二个不速之客找上门来。

  陈方叼着支笔看着门口站着的大婶。四十来岁,头脸整理得清爽干净。

  对方大大方方地开口:“请问这里住着的是陈小姐和李小姐吗?我是方便捷家政服务公司的员工,我姓王。有位凌先生雇我来这里做周的钟点工。”

  陈方翻了个白眼,正巧李采凡从房间出来倒水,看到来了客人快步跑过来,便问她:“这位阿姨是谁呀?”

  “你老公请来的保姆。交给你了。”陈方拍拍她的肩,径直走回了工作室。

  弄清楚怎么回事后,李采凡脸羞窘,“王阿姨,不用了。我们自己可以照顾自己”

  大婶却不理会她的推辞,严肃地说:“那怎么行,这是我接到的工作,怎么能不做呢?你们放心,我干活很麻利的。天只要两三个钟头,保准你们家里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