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

  凌旭打断她:“你都想了些什么故事?说来听听,说不定我可以替你参详参详。”

  李采凡便说:“开始我想编个唯美的爱情故事”

  “很好呀。”

  “嗯。故事是这样的:王爷的女儿和丞相的儿子订婚,可是大婚前夕郡主跑了”

  “逃婚呀?”

  “呃,也不算她说想去外面散散心。王爷和丞相哭诉,可丞相却很理解也很宽容,愿意慢慢等郡主回来。”

  “这丞相还真开明。”

  “嗯。因为先跑掉的是他儿子,到现在还没抓回来呢。”

  “”

  李采凡接着说:“郡主女扮男装,先去逛集市,又去酒楼喝酒。这时四个江洋大盗冲进来,要抓她”

  凌旭猜道:“是不是这时男主角出现了,英雄救美?”

  “不是他们说她是滛贼,正在全国通缉中,要抓她去领赏银。”

  凌旭口水喷出来,“江洋大盗抓滛贼?”

  “呃,那四个人不是真的江洋大盗,只是那种形象郡主也知道了那个通缉榜文是自己的三个好朋友联名发的,是跟自己闹着玩呢。”

  “这叫什么好朋友?”

  “损友啦。郡主打飞了江洋大盗——她是身怀武功的。她想离开的时候,那几个江洋大盗却大呼抓滛贼,结果街上的人们都来追赶她了,直追到了山里。

  “郡主跳到了树上,人们提着棍棒扁担兀自在山林中搜寻。突然声惨叫,大家都掉到了个陷阱里郡主跳下树,以为是猎户的陷阱帮了自己的帮,刚松了口气,就被身后棒子打晕在地。个满脸大胡子的山人跳出来,哼笑:哼哼,今天的收获真不错!”

  凌旭的面色由白变黑。他忍住要开口的冲动,继续听她说:“那山人蹲在陷阱边,扔了个篮子下去,喊道:要绳索梯子的快把身上值钱的东西统统放进来!不然等会我就倒牛屎下去!”

  凌旭终于忍不住再次打断她:“你好好说就行了,能不能别学他的语气和动作?”

  “山人把篮子里的东西吊上来,发现了旁边昏倒的郡主,便说”李采凡察觉对方狠狠瞪过来的目光,只好放下手中搓着下巴的动作,“他说:这家伙好像蛮有钱的嘛。于是解下她的宝剑,摸下她的钱包,开始扒她的衣服衣服的料子也是值钱的。结果脱了第二层他就发觉不对劲了,原来这人是个女的。

  “郡主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山洞的草床上,洞中烧着火,自己的外衣宝剑被整齐地放在边。不久之后山人拎着鱼和柴回来,被郡主剑架在脖子上,称作可疑之人。他生气地拳打回去,说你才是可疑之人呢,不想这拳竟打断了郡主的宝剑。

  “郡主正在吃惊他的功力,山人却捧起断剑大哭:我的宝剑呀,还想卖个好价钱呢!郡主说:那是我的传家宝。山人只好赔笑说:用泥巴粘下还能用吧。郡主说:赔来!”

  凌旭:“”

  “结果山人为了讨好郡主,请她吃饭。郡主吃下去后才发现里面有很多讨厌的材料像蝎子呀青蛙呀蝉呀什么的,但吃也吃了,只好作罢。晚上山人得知了郡主逃婚的事,最后还知晓了真正的原因,原来这都是因为:郡主的那个未婚夫长得太漂亮了!比美丽的郡主还漂亮!比郡主那三个艳名远扬的朋友还漂亮!是女人谁能忍受得了呢?!”

  砰咚!这是凌旭手中的茶杯掉在地上的声音。李采凡惊道:“呀,水洒了!”跳起来就要去找拖把。凌旭把她拉住。

  “先别管这个。”他虚弱地说,“先把下面的讲完”

  “其实差不多就快结束了。”她只好又坐下来,说,“睡在洞口的山人第二天早发现郡主已经回去了。她出来趟只是调整心情的,她那尚未谋面的未婚夫除了相貌被传过于俊美令她不满,品行才学却也是有口碑的,她毕竟是要嫁的。山人伸着懒腰迎接早晨,却听见远远陷阱中传来的呼救声。又有人掉下去了,他十分高兴地跑过去,准备再大赚笔。”

  听完后凌旭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故事是挺有趣的,但这样的话,男女主角并没有交集,只算过客,不太符合大众的期望吧?”

  “我还没说完呢最后是这样的:掉进陷阱的三个人都是丞相府的小厮。他们见山人就扑上去哭叫,少爷呀,终于找到你了!”

  “这家伙就是那个漂亮过头的未婚夫?”

  “嗯。他被拖回家后狠狠地梳洗之后就是很好看的样子了。最后的页我已经想好了,就画他们成亲时的场景。”她完成了任务似的摊摊手,“呼。就是这么多。”

  “虽然谈不上唯美,倒是蛮有趣的。你就画吧,有什么不好的?”

  李采凡严重地摇头,“不行,我完全想好之后才记起华姐叫我画的是青春校园故事。”

  “”某人无言。

  “所以我就用力又想了个。这个说的是个女孩子,就要死了,但死后会变成天使。呃,我的意思是她死后会获得个新的职业,天使只是个职业,就像暗之末裔里的死神样这个女孩从小暗恋着个邻家的男孩,男孩直像对妹妹样对她好,并且这时候也有了心上人。女孩身边还有个天使,是个十分漂亮的男生,只有她自己看得见。这个天使其实在她很小的时候就见过她了,还救过她,但女孩不知道。天使的职责是守护着女孩直到离开人间的那天。故事的结局是女孩终于明白天使对自己的爱,祝福着男孩与他的女朋友,和天使起去了天堂。”这次她口气说完。

  凌旭听了点点头,说:“这个倒挺唯美的,为什么不画?”

  李采凡大大叹了口气,“不行呀,华姐希望第次出的是个轻快活泼的故事,最好有点喜剧效果。这故事死啊活啊的,她定不满意。唉。”

  凌旭直接问:“那你第三个故事又是什么?”

  她扁着嘴说:“我又想到了小侠客的故事,本想就拿那个过来改改算了。那不是个很活泼的喜剧故事吗?”

  “没错,然后呢?”

  “可是,那个故事当时我就画了60多页!现在画,更想在里面多添点东西。24页打死我也塞不下呀!还有,限期20天交稿,打死我也画不完呀!”

  他安慰她:“没关系,今天才第天。再想想就是了。”

  她眼泪汪汪,“我现在脑子里已经粘成团,什么也想不出来了。”

  “那我们先出去吃饭吧!”他拍拍她的头,“乖,我们出去吃大餐。”

  饱餐顿后回来,李采凡又尽职尽责地坐回了桌前冥思苦想。这次她跑到了电脑上去找灵感,并且碰到了好友风的追忆。

  这位小说高手知道她要编故事,当仁不让地帮起忙来。

  你说要青春的校园的喜剧的故事?他问。

  采蘩:嗯。而且是短篇,必须是24页可以画完的。

  风的追忆:那让男女主角开始是仇人如何?

  采蘩:这种题材太多了吧?

  风的追忆:那这样,让女主角先对男主角见钟情,然后发现他其实是很恶劣的,但最后还是喜欢上他!

  采蘩:

  风的追忆:或者说,女主角也有缺陷?

  采蘩:不管怎么样,我只画美少年和美少女!

  风的追忆:你是花痴!

  采蘩:我是唯美主义者!我想到了,让女主角超级喜欢男主角的外表,因为他是超级美少年!

  风的追忆:又大花痴横空出世!

  采蘩:听我说!男主角外表漂亮但个性恶劣,小灵讨厌他的人却喜欢他的脸。

  风的追忆:小灵是哪个?

  采蘩:我刚刚想的女主角的名字。

  风的追忆:那我要让男主角留级!并且叫他马团!

  采蘩:他的名字叫小亮!

  采蘩:留级不错。我想到了,女主角在初三的时候见过男主角面,然后为了他考进了他们高中。

  风的追忆:具体情节这样吧,晚自习回家的路上,花花碰到了几个小痞子,这时马团出现救了她,并丢落校徽。花花至此就以马团的学校为目标了。如何?

  采蘩:是小灵和小亮!

  采蘩:有了!小灵以为小亮是学长,但却在自己的班级中看到了他人,大惊失色。她是好学生,嗯,是第名成绩入学的,又是班长,当然不能和留级生有瓜葛,她便决定和小亮划清界限。

  采蘩:但小亮不仅帅还很酷,常常惹到她,点不给她面子。小灵便开始和他敌对,处处打击报复。

  采蘩:但小亮不仅酷还很厉害,小灵根本搞不定他,还时常被对方捉弄。

  采蘩:小灵恨死了小亮,但看到他漂亮的脸又被迷得神魂颠倒!最后她终于发现了小亮也是很不错的,于是两人成了男女朋友!

  采蘩:呵呵,如何?

  风的追忆:马团有什么不错的?

  采蘩:是是是成绩!期中考试他考了年级第!

  风的追忆:那他干吗要留级?

  采蘩:这个我再想想。

  采蘩:留级不是你想出来的吗?!

  第5章2

  就这样,两个人商量好了大概的故事情节,李采凡整理细化之后交了稿。

  华婷看即通过,交代她快快画好分镜草图。

  分镜草图的步骤几乎是所有漫画作者最头疼的部分了。它要求将整篇漫画的人物背景对白全部确定无误,之后就是直接上线的工作。画分镜也许花的时间不是最多,却是最费脑细胞的。

  李采凡电脑上网的时候可以边唱歌边画,上线的时候可以边听歌边画,而画分镜的时候只能心意地埋头苦干了,比考试时还要集中精神。

  她习惯均衡每页所放的对白量来进行分镜,先画出最粗简的分镜小样,把对白行行地在下面标好,全部完成后进行整体的调整,之后再着手正式的草稿。

  在这之前她还会将剧中人物所穿到的每种服装设定出详细的草图,所用到的场景特别的道具也找到资料设计好。

  虽然这些工作看起来麻烦,不过旦做好之后,正式画的时候就轻松顺利多了。所谓磨刀不误砍柴功,正是这个道理。

  草图交上去后也很顺利,她只修改了华婷指出的两处地方后,就获通过开始正式上线了。

  说实话,上线是她最喜欢的过程了。她伏在透写台上,描绘得很小心很细致,满心欢喜到期待着黑色墨线在纸上流淌出美丽的人物场景。她爱极了这种细心琢磨的感觉。

  上线的时候她是不容分心的。连几天她都规规矩矩地每天伏案八小时,不赶也不拖,完成计划的量,做得井井有条。

  这期间从香港回来的陈方行人拉着她去开庆功会,她也只坐了两个小时就赶了回来。回来的时候她的包里揣着个小信封,拿出来她就嘿嘿地笑。那是她收到的报酬。

  “很多吗?”凌旭捏捏她傻笑着的脸问。

  “嗯,还好。比我登在杂志上的稿费多。”

  凌旭拿过信封看了看又还给她,摇着头叹息:“你们这些漫画家呀,拼了个星期的命下来,这么容易就满足了呀。”

  “够用就行了嘛!”她吐吐舌头跑回房间,在门口又探出头,“我现在还不是‘漫画家’,只是个漫画作者!等我真的成为漫画家之后,定比现在有钱!”

  她是有自信的,她会努力去抓住成功,不是为了钱财也不是为了声名,只是为了“漫画家”这个从小直延续至今的梦想。她要实现它。

  二十天后,李采凡准时交出了24页漫画极恶关系,华婷看后大加赞许,排定了两个月之后上档。

  十月金秋,国庆的七天假期是旅游和购物的黄金周,也是漫展的黄金周。

  时间各城市的漫展纷纷开幕。市也没落后,在省美术馆开办了大型的动漫画展,并有近年来日见声势的比赛,名为国际城市动漫展。

  华婷所在的杂志社作为协办方推荐了李采凡等两名初见声名的新人在开幕式上进行签名活动,同来出席的还有国内几位著名的漫画作者。

  李采凡按要求早早就来到了美术馆,华婷领着她看中央大舞台上溜长桌。

  “等会你就要在上面签名。”华婷指指桌上的名牌,“我特地帮你放在靠中间的位置了。”

  第次,她被邀请到漫展上签名。这是她多年来的梦想,此刻这么快地实现,让她几乎不敢相信。

  “华姐,我觉得我还没到可以来签名的程度。我根本就没什么名气,而且实力也不到位。”她诚恳地道出事实。

  “我明白你的意思。可是,你知道吗?”华婷嘴角扬起丝讽刺的笑,“这次我们市承办的这个漫画展,却找不出个本市有名的漫画家。于是本公司老总为了不丢面子,硬是保举两个上来。”

  李采凡低下头。虽然她清楚自己的名气还没到位,但这种赶鸭子上架的做法实在让人不舒服。

  “而且,”华婷语气中的轻蔑更甚,还带着怒意,“因为是自己杂志社的作者,连出场费都压到了最低。小凡,对不起,我实在没能力帮你争取更多了。”

  她赶紧摇头,“别这么说,华姐。你知道我不在意这些事的。你帮了我那么多忙,我感谢你还来不及!而且能来签名是我做梦也想不到的,我只是觉得有点害怕,怕人家说根本不知道这个人是谁”

  “呵呵,你也不用太谦虚了。”华婷拍拍她,“怎么样你也算出道两年的作者了嘛。你就把它当作次经验好了,如何?”

  “嗯。”她绽开个笑,“我觉得定会很!”

  时间到,大批早已等候在门外的漫迷们涌而入。他们巡回在展厅摊位活动区之间,兴致勃勃。来观展的大部分都是些年轻的面孔,李采凡看着她们兴奋期待的神情,回想起了更年轻时的自己对漫画的狂热,会心笑。漫展果然是他们的家园,能够让包容他们热情与梦想的天堂。

  离签名活动的开始还有小时,李采凡正细细看着原画展区的作品,双手大力地把她拉过去。

  “来来来,这边几个小朋友都来帮个忙!”个年纪四十多岁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正招呼着十来个参观者,不管别人勉强的神色,硬是把人拉到了起,“我们这边著名的漫画家阿晨正在接受报社采访!大家配合下过来起拍个照!”

  所谓配合也就是站在有名的漫画家身后做道人墙背景。前面的阿晨似乎也被摆布得有些无奈。那女人是这次漫展承办方的负责人,记者称她为张总。她高扬着声调先是指挥漫画家,“阿晨把手指到画上去!再高点,对,就像在跟大家介绍你的作品样!大家再往后站点,那边的小朋友,不要挡到阿晨!”安排好后她自己往前面插,亲昵地扶着阿晨的肩,摆出如花似的的笑脸,“报社的同志照相吧——再来张!”

  “那边的同学,不要乱动。”摄影师拿开相机,冲这边挥挥手。

  李采凡抬头,发现身边个男生两根竖起的手指刚刚从前面张总的后脑勺上移下来。男生瞧着她望来的眼神,细长的眼睛微微笑,在她还没来及反应前又偏过了头。

  第二次摄影师在喊“二三”了,就在按快门前的刹那,旁边的男生突然转身,扬长而去。摄影师瞪着眼睛“啊”了声,张总赶紧说:“小痞子,不要理他。我们再重来张!”

  第三张总算拍成功了,阿晨抱歉地冲大家笑笑。有人立刻就想请他签名,张总板起脸,“等会签名活动开始的时候会让你们签的,现在漫画家还有别的事,别来打扰人家!”

  李采凡同众人起被驱散。她不以为意,乐得回去继续欣赏原画。

  签名活动开始后,每个漫画家在台上入座。这些作者李采凡以前都是只闻其名未见其人的。不过坐在她旁边的那个人她却认得,那正是刚刚的阿晨。

  阿晨对她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作者原本自然是没什么印象,而此时看到她却是愣,说:“哦,你是刚才的——想不到你也是漫画家啊!”他爽朗地笑了笑,于是李采凡也大方地回笑了去。

  每个漫画家都被赠送了本册子,里面逐页介绍了国内大部分著名的漫画作者,附着作品历程和图片。今天被邀请来签名的作者们的大名都在其上,李采凡也荣幸地位列其中。虽然最后几页的位置以及和别人拼在起的版面明显体现了名气的差异,细细看下来她却也发现,自己这些年的故事插图单幅作品,凑在起原来还不少呢,于是很快开心起来了。

  在台下,对着横向排作者的是各自纵向的长龙,拥挤蜿蜒,形成了不太规则的大片。每个人手中也都拿着那本册子,不过这是买的,没有的话就不能叫漫画家签名。近二十元价格的本薄薄的书,张总他们是赚翻了。

  漫迷们好不容易才排队到了漫画家面前,于是干脆左右靠近地起签了。这么来像李采凡这样没啥名气的,也是忙得停不下手了。有的漫迷在请她签名时还特地翻到她那页,让她感动不已。

  中途主办方派发的马克笔突然没水了,她正在着急,旁边的阿晨从自己的包里拿出支笔递给她,又是宽厚地笑笑。她好感激地道谢。

  而此时张总则来回在舞台上走动,反复叮嘱他们:“别画画了!只签个名字就行了!大家抓紧时间,人还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