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在新人靠后的位置,不过印得相当漂亮,绝对引人注目呢。过几天这期就要上市了,你可以自己去看。不过应该也有样刊会寄给你。”

  “好高兴”她喃喃地说,眼眶微湿。

  “去参赛吧,小凡,我相信你定行的!”

  “嗯,我想画的。可是”她突然显出有点为难的神色,“我现在有工作啊”

  “没关系没关系,你去画漫画吧!我跟老爹帮你请假!”顾情风叫道,“我喜欢采凡画漫画!我还想你帮我画小说插图呢!”

  “你不是说我画得像人妖吗?”

  “没办法!”他显出派委屈的神情,“有时候像我这种高人也得向世俗的审美观妥协呀。”

  她终于开心地笑起来。

  这时,个略微阴沉的声音响起来:“喂,你什么都决定好了,刚刚我的问题也该回答了吧?”

  “我我”对上凌旭的目光,她又开始发烧。拒绝与答应她都说不出口。本来就是嘛,这问题哪里是在这种场合下让众人看戏般地说出口的?何况,她根本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呀,“我需要考虑下”至少她要先跟父母说吧。

  “有什么好考虑的?”他步步逼近,“你不是说过还没有结婚的对象吗?我有什么不好?难道你还想嫁给别人吗?”目光阴沉地在某个人的身上扫了眼,他端出少见的笑脸继续循循善诱:“呐,你不是说想要个儿子吗?结婚之后就会有了!有了孩子我们就教他打网球,还教他下围棋,你说这样好不好?”

  她承认这是很美好的景象,而且他的笑容也很好看,可是——

  “天呐!你这种人要不要脸?采凡快离他远点!让我用面纸砸死丫的!”

  “凌旭呀,你不要逼小凡呀!你这不是求婚是逼婚呀!你不要学穆仁智呀!”

  “贱鬼,找死!今天不用沙发砸死你我就把姓倒着写!”

  “我我回去考虑下!”女主角再没脸回头,匆匆跑了出去。

  “等等!”他急着就要追上去,却被两个面色不善的家伙堵在门口。

  “哼哼,受死吧!”

  “天呀!

  她被人求婚了。

  她还没告诉父母,个人躺在床上消化这个事实,脸上是直没退去的微热。

  虽然当时场面混乱,但,他真的向自己求婚了呀。

  时间这件事情在她的脑中竟比漫画大赛还要清晰地扩大起来。

  奈奈跳上床,伏在她身边舔舔她的脸。

  “怎么办?”她红着脸蹙着眉搂过狗儿的脖子,“我会和他结婚吗?”

  结婚,原本是多么遥远的事呀。

  她依稀想起十年前的那个同桌,乌黑的大眼睛,雪白粉嫩的脸,圆圆的好可爱。她常常叫他小猪,却没有恶意。她是真的挺喜欢他的,可他却时常莫名地对自己凶起来,最后那次生日会上更是狠狠地就把自己赶出来了。她不懂,当时很生气,现在却略微明白点了。

  凌旭说喜欢她有十年了。她说也喜欢他,可是他却说他们的喜欢不样。

  也许是不样吧。她喜欢父母喜欢奈奈喜欢华婷喜欢陈方喜欢风的追忆喜欢他,都是很坦诚的喜欢。因为他们对自己很好,她依恋他们,喜爱他们,也对他们好。

  而当初那个骄傲少年的感情却又不同,他小心青涩又敏感,可付出的心情却总被忽视,甚至还以为受到了嘲弄,因此伤了自尊,变得愤恨了。

  那应该就是爱恋吧。会带给人喜悦也会让人受伤的激烈的感情。

  现在,已经长大的少年再次来到了自己的面前,当初的青涩早已褪去,他变得成熟自信而风度翩翩,对她说:请嫁给我。

  平静了二十多年的心下就被搅乱了。可是,决定依然难以定下。

  上了网,皮皮猪陈方已经在等她了。她在逼迫之下老老实实交代了当时经过。

  “哇卡卡卡!”对方笑得夸张,“你老公终于逮到你了!”

  采蘩:

  皮皮猪:恭喜你呀,被求婚可是件好事!你就嫁给他吧!

  采蘩:我不知道结婚该怎么办呀?

  皮皮猪:放心,你爸爸妈妈公公婆婆知道就可以,般来说他们会操办好切的!

  采蘩:我不知道结婚以后该怎么办呀!

  皮皮猪:这个你老公知道就行了。你要是不放心,我可以借你碟子看

  采蘩:我是说结婚之后的生活!两个人起生活,会有很多麻烦吧?

  皮皮猪:哦。这有什么好担心的,你们俩不是在起住过将近半年吗?都没问题。

  采蘩:那是他总在照顾我的。

  皮皮猪:看看,这不是很好吗?那时他便照顾你,你成为他老婆之后他还会不疼你吗?你老公看上去也挺能干的,生活不成问题,掉,还有吗?还有什么问题?

  采蘩:结婚之后会很忙吧,会不会没时间画画了?

  皮皮猪:这倒是个问题。旦你要生小孩了,肯定有段时间不能画画了。不过也好,你不是直想生个儿子吗?

  采蘩:

  皮皮猪:怎么了?

  采蘩:我想要的是龙马那样的儿子。

  皮皮猪:那又怎样?

  采蘩:我现在发现他长得像仙境传说里的男神官!

  皮皮猪:那可糟了,仙境传说呀,万你们生下来的小孩长得像波利或绿棉虫怎么办?

  采蘩:不要!我宁愿要小恶魔也不要绿棉虫!

  皮皮猪:安心啦,到时候我会送个波利娃娃去安慰你的南无南无

  采蘩:

  这番没营养的谈话之后,李采凡原本无法定夺的心意更加摇摆不定了。凌旭要是知道之后,定会跑过去掐死某只猪的。

  第7章2

  “漫画世界全国首届原创漫画作品大赛”终于正式拉开了帷幕。征稿信息除了在漫世界杂志上隆重登出之外,各大相关杂志报刊网络上都相继刊出,时间在国内漫画界的声势无两,各地的参赛稿件踊跃而来。

  每份来稿收到就会先进行电脑登记,接受电话与网络的查询,确保参赛者作品的万无失。大赛分为初赛和复赛阶段。初赛将选出入围的50份作品,复赛则最终评定出冠亚季军以及十名优秀奖。所有的入围作品都将发表在网上,接受网友投票,评选出最佳人气作品。大赛开设专署论坛,所有消息与比赛进程第时间公布,保持高透明度,同时接受漫迷们的监督提问与建议。

  大赛接受的是20至40页之间的短篇漫画作品。至此,距征稿的截止日期还有整整三个月。

  本来,李采凡早应该投入到专心的创作中了,可是眼前的件麻烦事却让她不得不分神来应付。

  那就是关于叶韵彤提出的决斗。

  李采凡根本不觉得自己可以打赢她。她曾经试着说服对方取消决斗,被严辞拒绝。叶韵彤的意思很坚决,定要给凌旭好看。

  “那为什么要和我决斗?”她快哭了。

  “这是面子问题,关系到我的自尊。”对方说,“和那小子不相干的。”

  李采凡完全不能理解叶韵彤的思路,而凌旭对她更是避之唯恐不及。他曾偷偷地把李采凡拉出来说:“我们马上去国外结婚,她追不上的。等到生了小孩再回来,她也不能怎么样了,你看可好?”

  “这怎么行?我还要参加比赛呢!而且爸爸妈妈会担心的!”

  凌旭考虑了会,又说:“那这样,我们先躲起来,我打电话请高手来揍她顿,趁她昏迷之时将她绑到火车上,运到俄罗斯西伯利亚去。”

  “不行!”她惊叫,“你怎么能这样?这是犯罪呀!”

  他嘟囔:“这女人很强的,她曾经个人去落基山脉做了个礼拜的冒险考察,也没死掉。就算到了西伯利亚,她也会爬回来的。不过那时我们已经结过婚了,不怕她碍事了。”

  这两个人能相处六年,果然思维上的不正常指数都旗鼓相当。

  她放弃了与他的沟通,转而求助于其他的朋友。

  顾情风凉飕飕地说:“害怕决斗?很好办呀!开场就投子认输,又省力气又和平,采凡你就这么办吧!”

  华婷却担忧地说:“怎么办?要是凌旭落到韵彤手里,这次定更惨!”

  李采凡问:“他原来很惨过吗?”

  华婷面色凝重地点点头,“我以前在他家小住的时候,常常看见院子里凌旭被天外飞来的不明物体击中,后来才知道是韵彤在远之外丢过来打招呼的。我还看到他从窗户里掉出来,从楼梯上滚下来,之后出现的人都是韵彤!怎么办,小凡?”她急切起来,“韵彤这次回来,身手看起来更上了层。而且这几天我天天看到她往跆拳道馆跑,她定就是在准备着将来把凌旭打到断气的!”

  李采凡毛骨悚然,“她她不是为了决斗来打我吗?”

  华婷镇静下来,“不,决斗不定要打架。我想好了,你可以挑自己的长项和她比,说不定还有赢的机会。你要是输给她,凌旭定完蛋了。唉,我怎么向姐姐姐夫交代?小凡,你定要努力呀!”

  “好”她被华婷紧紧握住双手,颤抖着答应了。

  于是,决斗的项目,李采凡提出不可以比打架。

  “好!”叶韵彤慷慨地答应,“我也不想占你的便宜,我们把相关的人都叫来,大家来提议比什么。每个人把建议的项目写在纸条里放在起,最后抽出三项来比,这样可公平了吧?”

  于是,相关人员:凌旭华婷陈方顾情风还有和陈方同社团的西西也起凑了过来。加上两位当事者,七张折好的纸条放在了桌上。

  叶韵彤先抽出了第张,“画画。”她念出来,半人同时松了口气。

  这里大部分都是支持李采凡的,所以写的自然是她的长项。

  李采凡也抽出了张,打开来,“音乐?”她略微皱起了眉头。

  “音有了,画有了,下项会是围棋吗?”顾情风咧嘴哂,招来数道怒视。

  熟悉李采凡的陈方华婷等人都知道,她的围棋烂透了!几年前看棋魂的时候她就跃跃欲试想学围棋,可是到现在连最基本的死活阵形都不懂。

  “下面张谁来抽?”叶韵彤环视着屋子人。

  凌旭站出来,“我来吧。”毕竟是关系到自己的身家性命的。

  他抽出张,打开念道:“画画。”

  “这个不是刚才有了吗?不算。你再重抽张。”

  于是凌旭又抽出张,念道:“画漫画。”

  叶韵彤瞪起眼睛,“这还不是回事吗?到底怎么搞的?”

  大家还来不及阻止,她已经耐不住性子打开了剩下的三张纸条,看之下愤然失色,“剩下的三张有两张还是画画!你们——”

  大部分人各自寻找方向转移视线。

  她逼向凌旭,“不行,你给我重新再想个,要公平合理的!否则我就要比3000米!”

  听到这话李采凡浑身重重抖,充满恐惧的目光可怜兮兮地望向此时决定性的关键人物。

  凌旭咬牙沉思了好会儿,终于深吸口气,说:“那就比做菜吧!如何?对女孩子来说,比做菜是再正常不过了吧?”至少,李采凡说过自己很小就会烧菜了,而叶韵彤,这么长时间以来他从没见过她煮次东西,连用面包机烤吐丝也没有过。

  “做菜?嗯,这还不错。”叶韵彤欣然接受,“我刚和桑娜学了做黑胡椒牛排呢,哈哈,正好派上用场!”

  她自信地笑起来。凌旭的脸则立刻垮了下来。

  于是比赛项目就这样定下来了。关于裁判人选,由于顾情风很明显地想让叶韵彤赢,所以被判出局。陈方是李采凡的好朋友,也出局。凌旭是奖品,不予考虑。最后选出的是华婷和西西。华婷虽然与李采凡较熟,但她的公正性却是得到众人信赖的。而西西是局外人,也不会偏心。

  赛制三局两胜,比赛时间是周后。

  众人散去的,陈方悄悄拉住李采凡。

  “音乐那场,你比什么?”

  她想了下说:“唱歌吧。”

  “唱歌呀”陈方啧啧嘴,“其实你也可以试试别的。晚上在线上等我,我传东西给你!”

  晚上,陈方传过来的是份曲谱。李采凡拿到后眼睛亮。

  “这这是晓之车的谱子?!你从哪里搞到的?”

  “嘿嘿,是我在香港那边的朋友帮的忙。这和国内网站上搜到的那个谱子可不样,是里钢琴版真正的曲谱。”

  李采凡看即知,惊喜得都坐不住了。以前听过晓之车的钢琴曲,她就喜爱得到处想找到曲谱。网站上虽然搜到了,看之下却只是单音的旋律,并不是所听曲子的完整谱子。她也曾试着边听边记下谱子,无奈天资不足且时间有限,最终放弃了。毕竟莫扎特不是谁都可以效仿的呀。而现在陈方传给她的却正是她梦寐以求的完整钢琴曲谱!

  “如何,到时候你就弹这个吧?你不是钢琴八级吗?”

  “嗯!猪猪,太谢谢你了!可是,钢琴我都丢了好久了,我怕下子摸不熟。”

  “那有什么?不是还有星期吗?好好去练习还怕不行吗?你要记住哦,输了你老公就完蛋了!”

  于是乎,原本该为了比赛努力画画的某人变成了为了比赛而努力练琴。个星期下来,家人还以为她们公司要举办什么重大的表演活动呢。

  终于到了比赛当日。评委坐定,两方严阵以待,观众与奖品也都紧张围坐好。

  第场,“画画”的决斗开始。

  西西说:“由于时间有限,不能让两位进行大的创作,我想了个简单的方法。”她拿出两张纸分别发给李采凡和叶韵彤,“上面是20%灰度打印的相同的线稿,当作铅笔稿,两位请用水笔描线,这是基本功的考核,谁描得好就算谁赢。”

  这不是漫画家最擅长的上线的工作吗?陈方的嘴角不禁微微上扬。

  果然,李采凡很快就交了稿。

  华婷接过去看后点了点头。

  不久叶韵彤也交稿了。

  华婷和西西来回审视两份稿子,最后西西宣布:“这次的获胜者是——叶韵彤!”

  陈方下子愣住了。

  顾情风也说:“采凡竟然会输给那个黄毛猴子吗?”

  凌旭铁青着脸,“我就知道会这样。那家伙说她从小就在学国画了。他的爷爷,叶锦川,原本就是国内有名的国画大师,最擅长工笔花鸟了。”

  李采凡捧着对方的稿子张大眼睛赞叹着:“你的线条好漂亮哦!就连这么长的曲线也勾得点破绽也没有!太厉害了!”

  “那当然!”叶韵彤也不作态,得意地说,“别说硬笔,就是用毛笔勾也是这么完美的!”

  “好厉害哦!这都是画国画的关系吗?我早就想学山水画了,以后定要去学!”她下定了决心。

  “写意和工笔是不同的境界。不过如果你想练线条的话,不妨画些白描。常常描圆也很有用,我小时候都是这么练习的。”

  “嗯,我知道了,谢谢你!你真是好人!”

  凌旭咳嗽声,“没什么事的话就抓紧时间进行第二场吧。”

  众人从凌云出版移驾到李采凡所念大学音乐系的间教室里。

  李采凡坐到琴凳上,指间行云流水般流淌出晓之车的旋律。西西抓紧华婷的手臂遍又遍地摇,两眼水汪汪地大喊:“是高达!是高达里我最喜欢的曲子哎!”

  “是的,我也很喜欢!可是你能不能先放开我?”华婷笑着摇摇头。

  陈方怡然地抱着双手。

  顾情风磕牙又跺脚,“采凡居然会弹琴?她居然没告诉过我她会弹琴!怎么办,黄毛要是赢不了我可怎么办?”

  凌旭静静地看着那个坐在钢琴前的身影,加深了嘴边的笑意。他想起了初中的音乐课,离下课还有几分钟的时间,老师便把那个女孩叫到了钢琴前面,那时她弹的是献给爱丽丝。

  “喂喂,你们都在看哪里?好好听我唱歌呀!”第二个出场的叶韵彤大声疾呼,可是明显很难再挽回观众们的人气了。

  此时是比平。

  第三场,是“做菜”的比赛。众人这回移师到了凌旭的家里。

  叶韵彤的黑胡椒牛排很快就端了上来,冒着滋滋热气的金红色的牛排散发出诱人的香气。

  凌旭苦着脸招架着陈方的冷眼,“我是真的不知道她有这种手艺呀!知道的话我还会自己害自己吗?”

  华婷切下小块送入口中,赞赏地点了点头。

  西西也尝了口,说:“嗯,真不错。虽然这边稍微糊了点,不过还是很好吃的!”

  随后,李采凡端上了盘茄子。

  普普通通的盘茄子,看上去里面并没放什么特别的材料,卖相与香味也在牛排的华丽面貌下稍显逊色。然而尝之下,华婷就忍不住再接连举箸,西西更是惊叫道:“这是怎么做的?太好吃了!我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茄子!”

  陈方不禁莞尔,“原来是茄子。我怎么忘记那丫头原来学过招了呢。早知道她做这个的话就用不着为她担心了。”

  叶韵彤怀疑地夹起筷子茄子,尝过之后便叹了口气点头说:“的确厉害,我认输了。”话说完了筷子却没停下。

  顾情风难以置信地说:“茄子再怎么烧,会比牛排好吃吗?”于是也跑上前去确认。确认完毕后他伤心地转向李采凡,“怎么办,你做菜都赢了,不是让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