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去,站在旁边的云晨根本就没有在意。

  “快回来!”云晨见魔兽朝着对面的狼群冲了过去,急的大喊起来。

  可是魔兽的速度太快了,犹如刮过阵黑旋风般瞬间就跃了起来。抬起前蹄就是对着黑狼王个践踏。

  黑狼王似乎没有想到眼前这魔兽的速度如此之快,不过黑狼王不愧是六级魔兽,在等到魔兽落蹄的时候从容的后退步避开魔兽的击。

  嘣!

  魔兽的前蹄狠狠地砸在草地上,顿时泥土四溅。见没有踩中黑狼王,魔兽又是扬起前蹄准备再次践踏。

  黑狼王对此早有准备,不待魔兽有所动作就露出锋利的前爪,只见空中闪现几道寒光,黑狼王的爪子对着魔兽的脖子撕裂而去。

  火星四溅,原来魔兽的脖子处有着层细小的鳞片,也不是这鳞片为何如此坚固,黑狼王能够奇异撕裂五级魔兽山地熊的爪子只在上面留下了几道白痕。不过也亏得有着这层鳞片不然,魔兽这下不死也会重伤。

  中了黑狼王击的魔兽急速后退,显然魔兽吃了个暗亏。不过云晨却发现魔兽开始有点异变。魔兽死死盯着黑狼王的双眼开始逐渐变红,好像血灌瞳仁般,头部以及背部的凸起放佛要破皮而出,股惊人的气息从魔兽的身上散发出来。对面的黑狼王感受到魔兽突然爆发如此气息也谨慎的后退几步。

  突然魔兽仰头,“嗷”声悠扬的龙吟声响彻云霄。

  登时四周的群狼吓得扑倒在地,而黑狼王也是努力的挣扎着,但是那种上位魔兽的压力让它内心不得不臣服。但是黑狼王是高傲,王者的尊严让它必须坚守内心。

  黑狼王粗壮的四肢不住的颤抖,可是始终没有没有倒下。“嗷呜嗷呜”阵阵撕心的狼嚎宣示着自己才是这里的王者。本来被魔兽的气息慑服的群狼听到黑狼王的长嚎登时都发出嚎叫附和着,此起彼伏似乎要盖过魔兽的吼叫。

  魔兽见狼群没有屈服,似乎很是愤怒,再次发出震天的吼叫声,比刚刚更凛冽的气势喷薄而出,让已经捂住双耳的云晨喘不过气来。

  如此同时,在大陆的各处强者都是满脸震惊的朝着魔兽山脉看去,其中就包括正在铁匠铺喝茶的洛瑞。

  “这声音不好,云晨可能有危险,我必须马上赶去魔兽山脉!”

  第五章逃出生天

  ?

  r336

  本看最快更新

  更加强大的气息让黑狼王已经站直的身体禁不住又是屈。口水从狼嘴里不断的滴落着,显示黑狼王此时状态几近疯癫。

  魔兽见黑狼王如此还以为自己的气势已经让对方臣服,走到黑狼王面前准备抬起前蹄准备准备踏在对方的头上。

  不料,黑狼突然纵身跃起,锋利的狼爪狠狠地的拍在魔兽的身上。始料未及的魔兽被黑狼王的突袭掌掀翻在地,发出声嘶鸣。

  倒地的魔兽对黑狼王的反抗愤怒之极,四蹄翻就站起身来准备冲过去,可是到青色光刃突然飞射而来。

  正中胸脯,要不是魔兽反应的快,恐怕这击就会直接击中头部。鲜血从鳞片的缝隙里渗出,淡淡的血腥味开始弥散。

  对于嗜血的黑狼王来说,鲜血无疑就是疯狂的催化剂。见击造成魔兽的受伤于是又张嘴发出几道青色的风刃。

  风刃仿佛要撕裂空气急速的对着魔兽飞了过去,吃过亏的魔兽自然不能坐以待毙,极力的翻腾跳跃避让风刃。

  砰砰砰!

  泥土四溅,草屑飞扬,整个山坡被炸的千穿百孔。魔兽对着四面而来的风刃疲于奔命,个不慎再次被道风刃击中。不过魔兽的防御能力很是强悍,挨了击竟然依旧没有大碍。

  云晨见魔兽再次受伤急忙跑到魔兽的身旁,在看到没有大碍的时候才放心下来,不过危机显然没有结束。

  抽出背上的剑,双手紧握剑柄,云晨靠着魔兽死死地盯着狼群。

  黑狼王似乎是发出轮风刃后有些疲劳又或是对于眼前的人类不屑顾,懒洋洋的退到狼群里坐了下来,眯着眼睛假寐1而狼群中却走出三只身材仅此于黑狼王的森林狼。

  三只森林狼对着云晨龇着锋利的牙齿,慢慢地靠近着。魔兽见到黑狼王竟然派出三只低等的森林狼攻击自己,又是愤怒的长吟声。

  魔兽的长吟然靠近的三只森林狼窒,趁着这个机会云晨立刻对着右边的森林狼发起的冲锋。

  压低身体,让空气的阻力降低到最小,务必做到击中的。

  另外两只森林狼见云晨发动攻击立刻只扑向云晨只扑向云晨的剑,分工明确。

  “哼,畜生!”云晨的速度陡然又曾分,双臂汇聚了全身的力量剑劈下。

  “噗!”右边的森林狼反应不及顿时身首异处。

  毫不停留云晨个回身横斩继续朝着扑向自己的两外两匹森林狼。

  “噗呲!”“噗呲!”两具狼尸坠落。

  双眼杀机凛冽的盯着群狼,狼血顺着剑身留到了双手,云晨舔着有些干裂的嘴唇感受股杀意要从内心深处喷薄而出。

  黑狼王冷漠的望着云晨的杀戮,长嚎声命令群狼群体出击。

  “杀!”

  云晨大喝声,挥舞着铁剑疯狂的砍着不停扑向自己的群狼。剑影翻飞,血染长空。绿意黯然的山坡登时成了最惨烈的修罗场。

  地面上的狼尸越来越多,云晨身上的伤口也是逐渐增加。旁的魔兽也在奋力的战斗,时而头顶时候踢踏,最为厉害的是魔兽的尾巴,犹如条钢鞭将匹森林狼凌空抽出丈2

  终于,铁剑卡在匹狼尸的骨头里再也拔不出来了,云晨索性丢掉铁剑,凭着双铁拳厮杀着。

  疾风骤雨秋风扫落叶泻千里

  疯狂的杀戮充斥着山林之间。

  “嗷呜”声长嚎,群狼顿时加快了进攻的速度。

  云晨全身浴满鲜血,有狼血也有自己的血。

  黑狼王看到地上如此的多的狼尸望向云晨的眼神不再是最初的冷漠与不屑而是有着丝忌惮和愤怒。重新站起身来,向着战场的中心走去。

  看到黑狼王准备加入战斗,云晨陡然脸色变。

  又看了眼身边四蹄翻飞的魔兽,云晨心里思考着逃生之路。“如今之计只有逃离,只是自己的速度明显不如狼群,不过不知魔兽的速度较之狼群怎么样?”时间紧迫,云晨无法顾虑太多,别无选择。

  “走!”云晨翻身骑上魔兽,大喝声。魔兽顿时会意掉头就跳下了山坡疾驰而去。

  黑狼王见猎物飞逃也是大怒,怒嚎声就带着群狼紧追而去。

  云晨催着魔兽进入浓密的树林,想利用树木的阻碍挡住群狼追击的脚步。凭着高超的骑术,云晨和魔兽穿梭在树林,渐渐地拉开了与狼群的距离。

  黑狼王见到自己的速度竟然追击不上,登时对着前方的云晨吐出连的风刃。

  蓬!蓬!蓬!

  借着众多大树的掩护,云晨轻松的躲过了风刃,不过周遭的大树却已是枝干尽断。

  眼见追击不上,风刃攻击无果,黑狼王发出声怒嚎后不甘的停止了脚步3

  为了快速逃离,云晨催促着魔兽不停的在树林穿梭,不知道跑出多远才停了下来⌒细观察下周围,确定黑狼王没有追击过来,云晨才长出口气。

  “兽兄,今天亏得有你我能才能逃出生天啊,多谢啦!”

  回答云晨是声欢快的吟声。

  下了魔兽,云晨找到处水塘,准备清洗了下自己的伤口顺便也将魔兽身上的伤口处理了下。魔兽见到水塘兴奋了冲了进去,溅起水花将云晨全身都淋湿了。大难不死的云晨也是童心大起跟魔兽互相戏水起来,让人完全想不到之久进行场浴血奋战。

  “兽兄,你我如此有缘,不如我给你起个名字吧。我叫云晨,你就叫就叫黑风吧!”

  魔兽又是声欢快的长吟,显然对自己的名字感到很满意。

  来到山脚的洛瑞辨明云晨行进的路径后脚尖用力点,整个人瞬间就跃出十丈。要不是由于魔兽山脉丛林纵深,洛瑞会直接选择腾空而行。

  几个呼吸的时间,洛瑞就来到了云晨停留的那个小山坡,可是眼前的场面让见多识广的洛瑞也倒吸口气。拔出铁剑,只见剑刃已经卷起,可见战况是多么的激烈。

  看见四周没有云晨的尸体,洛瑞心中也是抱着丝侥幸,不过到底是葬身狼腹还是死里逃生,洛瑞就不得而知。

  洛瑞只好四周搜索着,看看能不能找到蛛丝马迹,可是搜遍方圆十里都没有发现云晨的踪迹,但是却意外碰到了正处于怒火中的黑狼王。

  黑狼王见又是人类,自然是怒上加怒,毫不犹豫的扑了上去。结果可想而知,洛瑞直接招就将黑狼王制服。看到黑狼王,洛瑞心里顿时突,要是云晨遇到这只黑狼王恐怕必死无疑啊。不过从刚刚黑狼王如此愤怒的情况来看,似乎情况并没有那么糟。

  洛瑞放任黑狼王的离开,继续扩大搜索范围,殊不知此时的云晨已经下山了。

  云晨再给魔兽取名黑风之后,就骑着黑风摸索着下山的路径,凭着魔兽天生本能和云晨的判断,这对新组成的风云组合最终成功下山了。

  本来云晨想让黑风回归魔兽山脉,但是黑风却是始终跟着云晨,无奈,云晨之后直接骑着黑风回去了。

  在将魔兽山脉整个南部外围都搜索遍的洛瑞虽然不想承认但也不得不认为云晨已经凶多吉少。好不容易找了个徒弟结果,哎,洛瑞对着魔兽山脉颓然长叹声,起身离开了魔兽山脉了。

  洛瑞有些落寞的回到了铁匠铺,听到阵交谈声,其中就有着云晨的声音。洛瑞有些恍惚,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可是进去看,正看见铁匠铺的铁匠们围着云晨和匹不知名的怪马个劲的问着。

  云晨见洛瑞进来连忙上前问候,献宝似的将黑风拉上前来。

  洛瑞看着自己面前鲜活的徒弟,心中有种失而复得的激动,要不是众人在场恐怕都会老泪众横了。

  旁的赫淮斯托斯将云晨逃出生天的情况简单的跟洛瑞说了下,让时失神的洛瑞对站在云晨身旁的魔兽啧啧称奇。

  洛瑞打量着魔兽黑风,不过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可是具体哪里不对劲又无法得知。况且得知云晨能够死里逃生,心中的喜悦早就将这些想法抛开。

  黑风感到眼前打量自己的人类身体蕴含着巨大的能量,也是有些忌惮的打着响鼻。

  众人又是高兴的度过了天。

  夜,很黑也很静。站在院子里的洛瑞回想着云晨白天所说的经历,心里也是掀起波澜。“看来必须要尽快提升云晨的实力,不然以后遇到的危险恐怕会更大”云晨今天的险情让洛瑞心里定下了接下来对云晨的修炼进度。

  大雪飘飞,寒风凛冽,亚利桑那州披上了层银装素裹。城里的人围着火炉吃着火锅,村落里的挤着在起靠着彼此的身体取暖。可是如果有人站在城楼就会看到,郊野里有着位赤着上身的上身的少年在雪中奔跑。

  “叮叮叮”

  铁匠铺里的位少年挥汗如雨的抡着榔头用力的砸在块通红的金属块上。“噗呲!”少年拿出打造成形的金属满意的笑了笑,接着又将金属块放进熔炉熔炼。

  “注意控制,角度速度,当你遇到的阻力越小,你的拳头威力就越大!”只见少年不停的出拳收拳出拳,而走廊时不时传来纠正的声音。

  不论酷暑寒天,少年都会在野外奔跑,在铁匠铺里奋力的锻造,夜间还要接受战徒的修炼。

  第六章背剑少年

  ?

  r336

  本看最快更新

  三年后。

  雷克巴王国,地处大陆西南。北接罗曼王国,西邻阿美瑞克帝国,东部就是大陆的血脉奥美莱河,而南边就是人类禁地之的蛮荒沼泽。

  由于雷克巴王国气候温和,环境优美但是经常也会受到蛮荒沼泽里些荒兽袭扰,所以这里就成为了佣兵天堂。而佣兵联盟的总部就坐落在雷克巴王国的都城巴勒莫城。

  清晨,被层层薄雾笼罩的巴勒莫城好像仙境般若隐若现。

  哒哒哒

  阵马蹄声打破了安谧的郊野,也惊醒了昏睡的守城卫兵。卫兵们站在城头揉着睡眼惺忪的双眼循声而望,只见在薄雾里有着道高大的身影向着巴勒莫城而来。

  “这该死的雾,总是让我们看不清远方!”

  “瑞恩,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巴勒莫城有着雾都的称号,要是没有这雾那就不是巴勒莫城了,哈哈哈!”

  城头的卫兵看不清远方的行人,或愤慨或调笑的议论着。

  “开城门!”位身着卫兵长服饰的卫兵抬头看了看东方略微发白的天际,然后下令打开城门。

  随着四名卫兵转动着圆盘,巨大厚重的城门缓缓打开了。街道上的些店铺也都渐渐地开门了。本来安静的巴勒莫大街也慢慢地热闹了起来。

  当太阳神第缕光线穿透薄雾照射在巴勒莫城的时候,巨大而厚重的城门也完全打开了。

  接着太阳神的光芒,卫兵这才看清远方高大身影的样貌1原来来人是骑马而来,怪不得显得那么高大。只见骑马的是位少年,身长接近六尺米八几,头黑色长发随意的披散在肩头。双眼犹如夜空璀璨的星星再配上刚毅的脸庞让这这位少年显得尤为的帅气。背后斜背着把剑显示着这位少年也是位行走大陆的武者。

  只是当卫兵们看到少年所骑乘的马却惊呆了。

  “这是什么马,没见过啊!”

  “是啊,我们巴勒莫城来往佣兵无数可就是没见过这样的马!”

  见到少年骑乘如此怪异的马,城头的卫兵也是感到诧异。

  旁边位年纪稍显大些的卫兵对其他卫兵的议论呲之以鼻,“哼!少见多怪,这哪是什么马啊,分明是种魔兽,不过样子好像丑了些。”

  对于城头上卫兵议论声,少年自然是听不到了,依旧背着剑朝着城门走了过来。

  薄雾在晨曦的照耀下渐渐散去,巴勒莫城的全貌终于全面呈现在少年的面前。

  “入城十个硬币,城内禁止打斗,发现后驱逐出境终身禁止进入巴勒莫城”城墙上贴着张很大的白纸,上面告示着进入后注意的些事项。

  少年下马付了入城银币后就进城了。

  街道上人来人往热闹非凡,少年大量了下两侧,只见大部分都是些铁匠铺药材铺饭馆等店铺,很少见到像天间阁的那种奢华的酒店,因为这里是佣兵联盟的总部。

  街上的行人要么魁梧有力,要么就是双眼凌厉,显然都是写刀尖上生活的佣兵们,所以少年很容易就打听到了佣兵联盟的所在。

  佣兵联盟的总部很大,宽阔的大门约有两丈高三丈宽2迈步而入,顿时振聋发聩的吵杂声从个巨大的大厅里传来。只见大厅里人头攒动,特别是侧的墙壁前更是汇集的大量的人。

  看着如此壮观场面的少年突然被人撞了下就被带进了人潮中。少年仔细辨认着佣兵注册的柜台,终于发现在大厅的右侧上面写着注册两个字。

  费力的从人群中挤到了注册柜台前面,只见柜台上正趴着个头发凌乱的少女。少年边佩服少女竟然能在如此吵杂的环境下睡觉边咳嗽了声。

  听到咳嗽声,少女“嗯”的声抬起头,圆嘟嘟的脸上还留着被桌子压出来的块红斑。少女眯着眼睛打量着少年然后慵懒的打着哈欠问道,“哈注册佣兵还是注册佣兵团?”

  “注册佣兵团!”

  “姓名年龄实力等级注册佣兵团名称?对了注册佣兵团要交费百金币。”说着,伸了个懒腰就从柜台底下拿出张表格准备填写。

  “我叫噫?我的钱袋呢?我的钱袋不见了!”少年点了点头,刚想说出自己的信息可是摸钱袋才发现钱袋不见了顿时大声叫了起来。

  少年的声大喊登时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

  “哟,这是哪来的公子哥啊,跑到这里干嘛啊?来姐姐这里来!”位身着暴露身材魁梧的中年女人见到少年帅气的脸庞立马调笑了起来。

  旁边位身材瘦小但是满脸猥琐的矮子听也随声说道:“亚尔丽塔,明显这位是个雏儿,你看钱袋被人偷了都不知道,他怎么能满足你呢,还是我来吧,嘎嘎嘎!”猥琐矮子说着还发出尖锐的笑声。

  “巴基,你这个小丑能有多大能耐,上次老娘只是喝了口水你就不行了,比雏都不如,以后有多远就滚多远没用的东西,呵呵呵!”

  哈哈哈

  时间整个大厅发出轰然大笑,那位叫巴基的矮子也不以为意的依旧和中年女人调笑着3

  丢了钱袋的少年满脸的焦急,那可是自己身上所有的钱啦,现在好了不仅注册不了佣兵团恐怕连吃饭的问题都难解决了。

  “年轻人,吃堑长智,以后要小心点,这次是丢了钱袋下次可能就会丢了脑袋的,我劝你还是回去吧,过几年再来吧!”人群里看到少年模样也有好心人劝说着。

  正当少年筹莫展的时候突然人群里传来个悦耳的声音。

  “你叫什么名字,如果阁下不嫌弃的话就可加入我们的佣兵团,至于注册的佣兵费用我来替你付。”说着就从人群你走出位身材高挑的美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