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А淙蝗挝袷荁级,可是上面写着时间不限,也就是说就算自己挑了这个任务,云晨也可以拖着这个任务不完成,那么这个赌约也就会被直推延。可是这又是b级任务里唯没有佣兵等级要求,这让萝拉有些难以取舍起来。

  就在萝拉心里纠结的时候,身后个他非常讨厌的声音出现了。

  “怎样,任务挑了吗?”

  看到云晨出现在自己的身后,萝拉觉得这家伙是不是知道这些任务是有等级要求的,而且看到这家伙脸上的微笑明显是种计谋得逞的嘲笑。心里想到这里,萝拉对着云晨骂了声卑鄙。

  第十二章月黑风高夜

  ?

  r336

  本看最快更新

  云晨被萝拉突然骂了句也是愣,连忙问道萝拉为什么又突然骂了自己句。

  对于云晨的发问,萝拉自然没有好声好气。“你是不是知道咱们团接不了高级任务才和我打赌的!”

  看到萝拉气呼呼的样子,云晨也想着去解释下,不过显然萝拉是很难相信他的。其实云晨也是不知道佣兵联盟发布任务时还有关于接取佣兵团等级的要求,简单看了下任务看板,果然证实萝拉所说的。

  云晨路看着b级任务的列表,终于他的目光也落向了关于那个剿匪的任务。

  “咦?五鼠?”

  “你也看到这个任务了,虽然是b级任务,可惜没有时间限制,哼!”萝拉见云晨也看见了那个关于五鼠的b级任务也是心有不甘。

  “你在担心完成这个任务的时间?”萝拉那种不甘的语气云晨也是听得清清楚楚的。

  萝拉没有回答,不过那副“算你走运的表情”已经很明显的表明了答案。

  被人无视的云晨也只得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接着又笑着说道:“如果保证在周之内完成这个任务,你是不是就会选择的任务?”

  “那是当然,你”萝拉听云晨说周内完成任务想到没有就脱口而出,不过转念想这家伙会这么好,还是说这家伙故意说这话气我。

  “我会相信你么,哼!”想到云晨故意气自己,萝拉也是阵嗔怒。

  此时云晨也是感到阵头大,为什么这丫头每次跟自己说话就跟吃了火药样,不过云晨也没放在心上1而且看到萝拉这种将自己的喜怒直接表现出来的样子,云晨还稍微感到有些庆幸,毕竟如果每天遇到像山猫那种笑里藏刀的人恐怕睡觉都睡得有些不安心了。

  “既然这样,我就答应了,我保证周之内完成这个任务;如果完成不了,这个赌约就算我输了。”看到萝拉依旧在任务看板上不停的寻找着,云晨也不想过多的纠缠。

  “什么?你再说遍!”不知是云晨真的答应了让萝拉感到震撼还是萝拉在看任务看板的时候没有听到云晨的话。

  看着萝拉脸上有些惊讶和有些疑惑的表情,云晨只好再重复遍。这次听清的萝拉脸上也是喜,生怕云晨会反悔,赶紧伸出了手。

  “干嘛?”看着眼前很是白净的小手云晨也是愣。

  心情愉悦的萝拉没有在意云晨的发愣,“拉钩啊,这样的话你就不会反悔了!”

  刚刚还有些不明所以的云晨在听完后差点没咬到自己的舌头。拉钩?我的天,这位萝拉大小姐究竟有多单纯啊!

  “喂!你不是想反悔吧?”

  萝拉把手伸出来半天都没发现云晨有反应,以为云晨是不是反悔了赶紧就出声催促着。

  没办法,云晨也只好伸出自己的手,然后弯曲着小拇指和萝拉的小拇指勾在起。

  “拉钩上吊,百年不许变,谁变谁小狗!”

  本来就有些无奈的云晨听到萝拉大小姐居然还喊起了口号,额头上顿时起了几条黑线,心里也快憋出内伤了。

  周围的人看到两人的动作也是好奇。先前人们不会在意二人的言论,不过此时二人的动作也太过奇葩了,不得不让人侧目2

  好不容易等到萝拉说完了,云晨赶紧拉着萝拉就狼狈的逃离了人群,估计这次逃窜比三年前逃离狼群还要狼狈。

  “这小两口挺有意思啊,跑到佣兵联盟里来谈情说爱的。”

  “你知道个屁啊,估计是那个小佣兵要出任务了,那个小娘子不舍得,这才拉钩约定好了!”

  “什么啊,估计是拉钩求婚”

  身后的佣兵们看到云晨二人的背影都纷纷议论着刚刚两个人拉钩的原因,时间好不热闹。

  云晨听到后面这些无良大叔们的议论也是阵阵恶寒,拉着萝拉逃跑的速度就更快了。可萝拉的句话让逃跑中的云晨个踉跄。

  “拉过钩了,不许反悔哦!”

  看着萝拉脸的认真,云晨心里也不禁为这位大小姐的大条神经感到无语。

  在大厅里等候的众人看到云晨拉着萝拉跑了出来也是感到阵疑惑,而且云晨感到众人的眼神明显都集中到自己拉着萝拉的手上,饶是云晨在豁达开朗也是阵脸红,急忙向众人详细的说了下里面的事情。

  听完后众人才了解其中的缘由也不禁莞尔,这让云晨也暗自抹了把汗,不过其中八卦的马克显然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但是众人没有给马克八卦的机会,因为大家也对萝拉选的任务感到重视。

  领取任务很是简单,萝丝很快的就将云晨所说的任务领取了。拿到任务,众人也就没有再停留就直接回住的地方了。

  任务卷轴里面的说明自然要比任务看板上说明,看完后众人都是眉头紧皱。

  “这个事情我们都听说过,而且那个五鼠的画像也贴在城门的公告处3”汤姆大叔在看完之后也是出言提醒。

  “画像?”

  云晨虽然自信自己能够完成任务,但是自己初来咋到对那个五鼠不是很熟悉,如果自己胡乱杀通结果里面没有五鼠那这个笑话就点都不好笑了。

  “画像的事不急,我这里就有份,前段时间这个五鼠闹的厉害,城卫兵为了提高防范就将这个五鼠的画像发给城里居民。只是,你真的要去剿灭五鼠,要知道这个五鼠能将王都闹成这样那实力肯定很是不凡,你个人势单力薄啊!另外你还保证周之内完成,这个就更难上加难了。”萝丝以为云晨轻易答应很是草率而且似乎不重视这五鼠的实力,所以他必须要让云晨知道此行的危险性从而阻止云晨这种类似年少轻狂的举动。

  云晨也知道大家的好心,无论是对五鼠实力的不屑还是对自己实力的自信,在对大家番保证之后,众人也没什么好说的了。萝丝也取消了找萝拉谈话的打算,接着就拿出了五鼠的画像。

  “咦?为什么最后个画像是蒙脸的?”

  盯着纸上五个人的头像,前面四个人都是脸面清晰的画了出来只是最后位却是蒙面的,这让云晨不得不出声询问。

  听到云晨的询问,萝丝就将自己的知道的些事情告诉了云晨。

  “这股盗匪虽说是五鼠带领,其实每次真正出面的都只有四鼠,这最后位蒙面人叫锦毛鼠。虽说是排行第五,但是我觉得这个锦毛鼠才是五鼠中最为重要的人。传闻,这位锦毛鼠诡计多端异常狡猾,而且从不露面,只在上次围剿的时候出现次但是却戴了面巾让人无法看清本来面目,端是神秘的很啊!”

  “锦毛鼠?”

  萝丝的分析让云晨觉得很有道理,看来这次剿灭五鼠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啊!不过如果太过简单的话又怎么会引起云晨的兴趣呢!

  巴勒莫城地处南端,气候温宜,降雨充足,这不就在云晨准备闯闯陷空山的时候却天降大雨。突来的大雨让云晨不得不推迟去陷空山的脚步,倒不是下雨就不能去而是云晨想网打尽,如果五鼠其中之趁雨逃脱的话,那么以后再想找就麻烦了。云晨不想打草惊蛇所以只好等雨停了。

  大雨瓢泼的日子天天的过去,城外护城河的水位也在不停的上涨。城里面也有很多地方出现了积水,要不是巴勒莫城排水系统发达,恐怕这场大雨让城里的居民遭受定的损失。

  这场大雨整整持续了周的时间,而云晨完成任务的期限也只剩下了最后的天。

  久候不至的太阳神终于展现了他那耀眼的身姿,让差点变成水城的巴勒莫城多了丝的生气。

  望着外面不停将家里的些家什搬出屋外晾晒的居民,云晨的思绪忽然有些想起了远在北方的云达斯城。想起了当初自己第次在树林里遇见犹如花仙子般的梦瑶,云晨也有了些恍惚。

  “喂,回魂了。”

  正在云晨沉浸在过去那段美好回忆的时候,身后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云晨转头看,嘴角不自觉的有些撇了撇。

  “不知萝拉小姐找我有何贵干?”

  “我是来提醒你,今天是最后天期限,你如果觉得完成不了任务就直接认输吧!”

  “放心,我会完成的!”

  云晨不咸不淡的回答让萝拉感到不满,不过想到明天这个家伙失败的样子,萝拉也就没有再计较了,哼的声就离开了。

  思绪被打断的云晨也没有兴致再去看城内的居民晾晒的动作了,感叹了下就回房了。

  陷空山,地处巴勒莫城西北十余里处。山势不高却极为险峻,就像是块很大的怪石从天凭空而降,所以人们就称之为陷空山。

  云晨站在城楼上望着在缕月光照耀下的陷空山轮廓,心里也是有着丝期待,究竟这五鼠是何方神圣,竟能在王都中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今夜,天空深处镶嵌着颗明珠,但是天气却并不是太好。相反空中的云层却很厚,想是最近连绵大雨造成的。现在只不过是明月好不容易透过云层间的缝隙将光华洒下来而已。

  果不其然,不会儿,块很大很厚的云层渐渐地遮住了明月,而地面也顿时陷入了片黑暗,平地里也刮起了阵风。

  “月黑风高夜,正是杀人放火天!”

  抬头望了望,云层也是有些恶趣味的吟着这句著名的诗句,然后看着远处已经隐藏在黑夜里的陷空山,深吸口气脚尖发力接着整个身子仿佛大鸟般飞向了城外的地面。落地后也没有丝毫停留的向着陷空山的方向疾驰而去。

  第十三章出来受死

  ?

  r336

  本看最快更新

  对于如今的云晨来说,这种急速前行已经不是什么难事了。要知道在这三年里,云晨干的最多的事就是跑步,这也是洛瑞在云晨被黑狼王追杀后强制云晨必须锻炼的。

  很快,云晨就来到了陷空山的山脚下。

  站在陷空山的山脚下,云晨没有鲁莽的直接上山,而是静心地凝听着四周的动静。

  在仔细听了会儿之后,丝微笑就出现在云晨的脸上,因为他听到在不远处有着谈论的声音。

  陷空山上面树木万万千很是茂盛。云晨借着浓密的枝叶隐藏身形,然后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小心的潜行着。

  循声而至,云晨很快的就找到了发出声音的源头。云晨猫身蹲在个大树上,在不远的另棵大树上也蹲着两个人影在四处张望着,只是云晨蹲的高度高的许多,所以对方也不曾注意到。

  暗哨?

  看来这五鼠也是心思缜密之辈,竟然如此小心的在山脚下布置了暗哨。若是有人明目张胆的直接上山则必然会惊动周边的暗哨。

  此时已至深夜,两个盯梢的匪徒估计也不会有人上山了,所以放松了警惕并且还互相聊了起来。

  “我说休斯,咱们大统领也太小心了吧,现在还有谁会跑来对我们不利啊?”

  “拉里,还是小心点好,而且我听说这次安排暗哨的事不是大统领的意思而是五统领!”

  “五统领?”

  “对,听五统领说,这次好像有个什么佣兵团接了剿灭我们的任务,所以这几天我们都必须要打起精神,不然出了差错,后果你是知道的!”

  “嘿嘿,佣兵团?得了吧,上次不是有个什么雷暴佣兵团跑来了么,结果呢!还不是给我们留下了好多尸体1”这名隐藏在黑暗里的匪徒显然对于那些前来剿灭他们的佣兵团感到不屑。

  似乎另个匪徒也很有同样的态度,“说的也是,五统领说了,般对咱们威胁很大的佣兵团不会为了那几个金币跑来的,而像雷暴这种b级佣兵团来了也占不到便宜。不过我们还是要小心点,等回去了咱们就去找几个小妞爽爽。嘿嘿,跟你说,上次咱们抢回来的那个娘们细皮嫩肉的”

  接下来的对话就是些有伤大雅的恶心话,云晨也就没有耐心去听了。从刚刚二人对话中得知,这些盗匪对他们五统领也就是锦毛鼠推崇备至而且对方也知道有人接了剿灭他们的任务。这些信息让云晨心里也是琢磨了通,究竟这个锦毛鼠是怎么知道有佣兵团接了剿灭他们的任务呢?至于那个b级的雷暴佣兵团云晨也没在意,不过如果是萝丝在的话肯定就会大吃惊的。

  云晨觉得在听下去也没什么必要了,就想直接打发这二人了,但是转念想又改变了注意。

  从大树上随后掰断截树枝,手腕抖就听见咻的声,被云晨大力激射出去的树枝直接打在了名盗匪的身上。不待那名盗匪发出声音就直接被树枝打落下去,只听得阵噼里啪啦的声音,那名盗匪就坠落到地面然后动不动显然已经丧命。

  另名盗匪看到自己的同伴刚刚还在跟自己聊着,突然间就莫名的掉下去摔死了,时间整个都愣住了。正准备对坠地的同伴呼喊的时候,突然从背后伸出只手紧紧的箍住了自己的喉咙,此时的盗匪才后知后觉被人偷袭了。

  “别出声,你知道我随时可以取你的性命,所以你尽管斗胆试试是你喊得快还是我出手快。”

  虽然这群盗匪都是些亡命之徒,但是不代表他们不珍惜自己的生命2现在自己的生命受到了威胁,这名盗匪也没有了往日的那股凶狠,听到背后冰冷的话语连忙点头表示明白,生怕自己个迟疑就找来杀身之祸。

  此时的云晨脸色冰冷,双眼里也是寒光闪烁,薄薄的嘴唇紧紧地抿着,和平时那个面带微笑的少年简直判若两人。

  云晨慢慢松开自己的手,但是并没有完全离开对方的脖子。那名盗匪趁机赶紧大口的喘着气。

  “说,你们山上有多少人,附近有多少暗哨?”云晨淡淡的语气让那名盗匪稍微松口气。

  “我们山上现在有三十七人加上五位统领共四十二人。附近布置了七个暗哨,每个暗哨都是两个人。”

  听到盗匪的回答云晨心里也是惊,任务上面说五鼠当初逃走的时候只带了不到十骑人马,没想到短短时间又发展到了快五十人马了。如果再这样放任下去,估计这股盗匪又恢复原有的势力。

  “走,带我去其他暗哨的地方。”在知晓山上的情况后,云晨到不急着直接杀上山去,而是先将外围的几个小喽啰收拾干净。

  别无选择的盗匪只好带着云晨向着其他暗哨的方向走去。

  黑夜里穿梭在树林里,如果没有这名盗匪带路,恐怕云晨想找到那些暗哨也要花费很多时间。

  突然,被云晨劫持的盗匪停下了脚步。接着就听到盗匪低声说道:“到了,前面就是另外个暗哨的据点了。”

  虽然是在黑夜中云晨看不清盗匪脸上的表情,但是刚刚盗匪在说话的时候明显身体不经意间颤抖了下,这让云晨心里有力怀疑。

  “你前去喊话,将其他人引过来!”

  听到云晨让自己上前,盗匪明显有些犹豫了下3“大人,我我们暗哨是不能擅自脱离岗位的,如果我现在冒然前去恐怕会引起怀疑。”

  “嗯?哼!”

  云晨并没有相信盗匪的话,而是踢起块地上的枯枝。枯枝被云脚踢起正好落在前面不远的地方。只见树枝落地,周围树丛中顿时响起阵嗡嗡嗡的声音,再看刚刚枯枝落地的地方已经插满了森森的箭羽。

  盗匪见自己的诡计被云晨识破,吓得连忙跪地个劲的求饶。

  “现在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如果还有下次你就可以去见你先前的同伴了!”云晨森然的语气让盗匪冷汗津津,头犹如捣蒜般不断的点着。

  接下来这名盗匪再也没有耍什么花样,很快的就的带着云晨找到了附近的几处暗哨。而对于这些手上都沾满血腥的家伙云晨也没有丝毫留情,直接痛下杀手,至此十四名暗哨只剩下被云晨路劫持的这位。而这位盗匪在见识过云晨狠辣的手段后也是阵庆幸阵后怕。

  不过云晨显然没有急着放过这位仁兄的意思,在解决了这些小喽啰之后就吩咐盗匪带他上山。

  听说要山上,这名盗匪说什么也不肯上去。说是让五统领发现自己带外人上山,那后果绝对比死还惨。

  看来这为五统领平时积威很深,任是云晨如何的威胁这名盗匪都铁了心不上去,甚至想让云晨直接了解他算了。不过云晨在捏断这名盗匪几根手指之后,这名盗匪就听话了很多。

  手指的疼痛让盗匪知道眼前的少年跟自己的五统领同样是那种狠辣之人,最后丝反抗之心也没有了。

  不大的陷空山被这群盗匪布置了很多陷阱,什么暗箭落木深坑等等,也怪不得其他佣兵团前来剿灭的时候损失惨重了。不过现在云晨在这名盗匪的带领下都的避开了陷阱。

  在翻过个山涧后,云晨终于看见在陷空山深处个峡谷了亮着些许灯光,而且从嘈杂的声音看来,这些盗匪还没有入睡。

  云晨随手劈晕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