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吹着枝头的树叶纷纷作响,这条位于林中的官道也是恢复了以往的宁静。风中飘荡的血腥之气已经淡去,只是地上打斗的痕迹却无法掩盖刚刚这里发生的场殊死搏斗。

  从雷克巴王国的巴勒莫城到希尔顿王国的威尔士城,有两种走法,种是在雷克巴帝国的莱昂普顿港口坐船逆行而上到达希尔顿王国的兰斯港口再上岸到达威尔士城;还有种就是直接穿过罗曼王国到达希尔顿王国国境。云晨显然是不会选择那种舒适但是很费时间的水路的,所以云晨打算直接穿过罗曼王国。

  阿尔卑斯山脉是西落大陆上著名的山脉不仅仅是因为它是西落大陆第二大山脉更因为他坐落于罗曼王国与雷克巴王国的边境。罗曼王国被号称是神的国度,因为神圣教廷就位于罗曼王国的都城梵蒂城。而阿尔卑斯山脉更是传说中的神的根头发落地而生,所以这个山脉又被称之为神落山脉。

  神圣教廷是大陆上最庞大的组织,没有之。因为大陆上有着无数人民都信仰这神明,只有有信徒那么神圣教廷的范围就延伸到哪里。在西落大陆每个城市里都有着座神圣教廷的教堂,而这些教堂的主教们虽然没有名义上的实权但是每个人的地位在这个城市里都是举足轻重的。罗曼王国更是直接是有神圣教廷直接统治的,没有国王只有唯的教皇。

  神圣教廷在战火中成立,致力于和平事业,致力于将神明的光辉洒向大陆的每个角落,而在第任教皇的带领下,神圣教廷确实为整个大陆的和平事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这也让教皇的影响力和权力达到空前的庞大,甚至凌驾于王权之上。可是当权力旦膨胀到定的时候那么最初的美好意愿也会化成腐朽的欲念。

  终于第七任教皇拿破仑为了让自己的全力覆盖整个大陆的时候,借着解放在异教徒统治的子民,毅然决定出动了当时盛名时的十字军团进行东征让东起大陆也归纳在神明的统治之下。

  无数的骑士在这次东征中丧生,无数的自由信仰者在这次抵抗中牺牲。不过最终神圣教廷的东征失败了,拿破仑也骤然病逝。这次东征失败的打击让神圣教廷的权力猛的降低了很多,趁此机会直被压迫的王权也愤然向着神权发动了反抗,让王权重新回到了至高无上的地位。

  纵然遭此打击,但是神圣教廷并没有彻底退出历史舞台,而经过这些年的努力下渐渐地开始恢复原有的荣光。而这任的教皇也就是第十任教皇乔治?保罗更是成为继第任教皇亚历山大之后最为英明的教皇。

  云晨没有来过罗曼王国,但是也略微了解,在这个国度禁止切异教徒,每年在亚平宁广场都会烧死大量的异教徒以示严惩。可是就是这种高压政策之下依然有着反抗者,甚至这些人成立了个自由同盟。对于这些严重亵渎神权的恶徒,神圣教廷采取了强力的镇压和血腥的洗礼。

  第次站在阿尔卑斯山脉的脚下,云晨也不由的打量着眼前具有神话色彩的地方。不愧是西落大陆上的第二大山脉,虽然没有魔兽山脉的崇山峻岭但是同样巍峨壮观。只要翻过这座山脉那么云晨就将进入了神的国度,罗曼王国。

  不过就在云晨准备从阿尔卑斯山脉之间个峡口穿过的时候却遇到了他意想不到的人,从这些人的服饰可以看出身份。身银色的软甲包覆全身,同样银色的头盔上插着根洁白的羽毛,猩红的披风仿佛是鲜血染红般随着胯下统的白色骏马行走而随风招展。

  这样具有特色鲜明的服饰在大陆上代表的只有种人,就是被喻为神之卫士的神圣骑士!而这群人也正是神圣教廷的武装力量,神圣骑士团!

  第二十七章有种情绪叫绝望

  ?

  r336

  本看最快更新

  这个神圣骑士团大概有接近三百人,这是股很强大的武装力量,但是为什么这么强大的个神圣骑士团会出现在阿尔卑斯山脉的南麓。阿尔卑斯山脉向都是信徒心中的圣地,但是也是由于这样,般很少有人会进入山脉深处,显然这样会亵渎神明。

  云晨的出现显然被神圣骑士团的骑士发现了,顿时所有人立即抽出腰间的佩剑摆出攻击阵型,只要云晨敢冒犯步那么这群神之卫士会毫不迟疑发动攻击。

  勒住缰绳,黑风发出声嘶鸣,犹如声龙吟无不展示着自己的霸气,那些神圣骑士的坐骑明显感受到强大的压力登时产生了混乱。本来摆好阵型的神圣骑士也不得不手持剑手不停的安抚着胯下坐骑。好会儿安抚之后,那些坐骑才重新变得安分起来,毕竟这些都是比赤龙驹还要优等的雪聪马,不过经过黑风的震慑之后明显没有了气势。

  本就对云晨提防的神圣骑士见此更是对云晨产生更大的戒心,从为首的那名头上插这金色羽毛的骑士的话语中就可得知。

  头顶金羽,是神圣骑士团团长的标志,同时也是个神圣骑士团荣誉,而头顶紫羽那将是所有神圣骑士的最高荣誉,因为那只有最强大的神灵骑士才能拥有的,而神灵骑士最低的实力都是八级骑士的实力而八级骑士就可以获得教皇的授勋成为荣誉骑士。

  这名金羽神圣骑士探马而出,高昂的头颅无不带有在这上位者的气息,口中更是说不出的轻蔑语气。“什么人,擅闯神落山脉,惊扰神之卫士的神圣骑士?”

  以前云晨去过教堂,但是很少接触神圣骑士,对于神圣骑士也没有什么印象,可是此时见到金羽神圣骑士的如此目中无人,这让云晨对于神圣骑士有了认识,这直接导致了后期云晨对于神圣骑士的所作所为都不太感冒的原因1而那位金羽神圣骑士也想不到自己的句话就将神圣骑士从你化为了云晨的对立面。

  虽说不满那位金羽骑士的鄙夷不屑不过云晨也没有意气用事,拿出雷克巴王国的通关证明以及自己的佣兵身份证明递过了过去。

  旁边的位白羽神圣骑士见状也是拿过证明递给那位金羽神圣骑士查看。而金羽神圣骑士没有伸手去接就直接让白羽神圣骑士展开之后看了几眼确认无误之后就命令扔回云晨。

  云晨收好证明之后也不想在和这些所谓的神圣骑士纠缠,就偏马头准备继续赶路。可是不想惹麻烦的云晨却还是被找了麻烦。

  “站在,现在怀疑你和最近的起异教罪人袭击教皇案有关,所以你必须跟我们回审判所趟。”就在云晨催马上路的时候,金羽神圣骑士那趾高气扬的声音又传了出来。

  审判所?提到这个名词恐怕大陆上所有都会颤栗,这是神圣教廷里面最为血腥的机构。没有怜悯,没有宽恕,没有神的光辉,有的只是杀戮,对切异教徒的灭杀。是神圣光辉最为阴暗的幕,只要被带进审判所那么你永远也无法重新走出。

  陡然听到,这让云晨心里也是惊。可再听金羽神圣骑士接下来的话,心中又产生了阵鄙夷。

  “不过要是你将你坐下的邪恶魔兽献出来我会考虑向审判长大人求情对你宽恕处理的。”像是在施舍般,金羽神圣骑士连正眼都不瞧云晨对着空气说着,脸上还带着丝邪笑。

  站在金羽神圣骑士身后的名骑士见自己的团长似乎看上了对方的坐骑,眉头也是皱,立马策马上前,“肯特团长,此次我们是来追击异教罪人不能在这里耽搁了!”

  那名叫着肯特的金羽神圣骑士听,脸上登时变得的阴沉,对着身边的骑士冷冰冰的说道:“理查德,注意你的身份,你在怀疑我的判断或者说你在怀疑神明的指示!”

  被肯特阵抢白,理查德也只好无奈的告罪声退后了2

  云晨何其不知道这肯特心中所想,只是苦于没有良策罢了。让他交出黑风定然是不可能的,更何况就是交出黑风恐怕对方也不会轻易放过自己的,思前想后,云晨时间也不知该怎么好。而就在云晨踌躇的时候,从阿尔卑斯山脉深处传来的马蹄声登时转移了所有的注意力。

  嘚嘚哒嘚嘚哒

  随着马蹄声渐渐地清晰,在人们的视线里出现了个神圣骑士的身影。

  “报根据遗留痕迹已经探明那群异教罪人的行踪!”

  听来人之言,肯特面露大喜,毫不顾忌的大笑了起来,“好好好!”连几声好字无不表现出他的喜悦和意气风发。

  “传令,所有人马立即进山搜寻异教罪人,你,前方带路。”肯特端起长剑指向前方,脸森然,“记住,只要发现任何异教罪人都律格杀勿论。”

  云晨不知道这些神圣骑士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也不想知道是什么。此刻听到对方已经发现目标,以为对方肯定不会在顾及自己,那么趁机走了之也是不错。不过肯特的又句话让云晨的计划落空了。

  “将这个人起带上,不要让他跑了!”

  众骑士听到命令齐声应答,显示着良好的训练素质。

  肯特见骑士对服从命令的态度感到很是满意,心里也是很是畅快,当下踢马肚,朝着探子指明的方向疾驰而去,后面的骑士也同样拍马追随而上,云晨见把自己包围的骑士只好无奈的跟了上去。

  “妈妈妈妈好痛,为什么我们要跑到这里来啊,为什么我没有看见爸爸,达尔文叔叔还有布鲁诺叔叔也不见了。”名看上去只有三岁左右的男童坐在地上双眼挂满的泪珠望着自己的妈妈个劲的问着3

  而男童的妈妈则个劲的揉着男童崴伤的脚,紧闭着嘴唇言不语。

  男童见自己的妈妈不说话也就不再继续问,抬头看看周围的其他人,发现其他人好像都不高兴,还有许多人和自己样在哭泣。这让三岁的他很是不解。究竟为什么自己前几天还在城里和小伙伴们玩耍可是夜之间很多小伙伴都不见了,好多平常很疼爱自己的叔叔也不见了,而且妈妈还带着自己跑到山里来。

  男童不懂,男童的妈妈却懂,可是她不知道该怎么跟自己的儿子去说。难道她要告诉他,他的父亲已经死了,已经永远不会回来了,还有他喜爱的达尔文和布鲁诺叔叔都再也不会回来了。想到这里,男童的妈妈禁不住的紧紧的抱着自己的儿子。而这样的现象不仅仅出现在她的家庭。

  这个山凹里或站着或坐着两三百人,这些形色凄凄无不带着浓浓的悲伤甚至是股绝望。这些人曾经是神明最为虔诚的信徒,也愿意为神明献出自己的切,可是夜之间他们全部沦为异教徒,罪大恶极的异教徒,因为他们的所依附的位主教依然行刺教皇,这让所有神明的子民感到愤怒。在盛怒之下,神圣教廷也是出动审判所将那位主教格杀,同时也杀死了众多的相关教士,而这些教士的家属虽然提前逃了出来,可已经成为了异教罪人,成为了子民为之愤恨的老鼠。

  所有的这些男童都不知道,而男童的妈妈也不会让他知道。现在她唯的愿望就是自己的儿子能够快乐成长。

  阿尔卑斯山脉同样也是丛林纵深,骑马快速疾行极为艰难,纵然如此,这些神圣骑士依然能够控制自如,也不愧强大之名。而为首的肯特也不是无是处,相反他确实拥有者相当的实力,通过他更加娴熟的控马技巧就可以知道。

  不需要云晨去控制,黑风在这里更是如鱼得水般的行进着,这让肯特贪婪的心更加渴望得到这匹怪异的魔兽马。

  云晨自然不知道由于黑风的表现让肯特更加坚定得到黑风的心,就算知道恐怕云晨也不会在意。此刻云晨在意的是如何寻找机会甩开这些人。

  突然,领头的肯特勒住了缰绳停止前行,随后发出了些列命令。

  “根据探查,那些异教罪人就在前方不远处的山凹里休息,现在我命令对从左侧包抄,二队从右侧围堵,剩下的人跟我直接冲过去。记住,这些人都是异常邪恶的异教徒,我们不能怜悯,不能留情,务必格杀勿论。”肯特脸色冷峻异常严肃的向着身后的骑士说着,最后拔出佩剑立于胸前,高喊着:“神爱世人,诛灭异徒!”

  “神爱世人,诛灭异徒!”众多骑士纷纷效仿,举起自己的长剑吼着。

  肯特见此,满意的点点头,最后很有深意的看了看云晨,意思说,不要跟我耍花样。然后头也不回的催马前行。

  云晨本想趁机逃离,可是突然又有点想见见肯特口中的异教徒究竟是什么样的,所以拍马跟了上去。

  而依旧在山凹休息的人们根本不知道死亡已经离他们很近很近了。

  莉迪亚在确认儿子脚伤没有大碍之后站起身来对着其他人说道:“好了,我们必须再次赶路,不然被神圣骑士追上了,快”

  听到莉迪亚的声音,其他不得不拖着异常疲惫的身子站了起来,为了生存,他们必须继续逃亡。可是他们能如愿么

  “邪恶的异教罪人们,你们不用再逃了,接受神明的审判吧!用死亡来洗涮你们的罪恶吧!”突如其来的声音犹如深渊死神的召唤骤然回荡在这个山凹中。

  众人还以为是多日逃亡奔波所造成的幻觉,可是当他们看到站立在四周将他们死死围住的神圣骑士的时候,他们本就无神的眼里登时蒙上了层灰色。

  而在这山凹里也立刻弥漫着种情绪,有种情绪叫着绝望。

  第二十八章我们玩个游戏吧!

  ?

  r336

  本看最快更新

  绝望!

  当莉迪亚看到漫山的神圣骑士时,心中只剩下绝望,可是望着自己年仅三岁的儿子她又涌现出强烈的不舍和不甘。可是面对三百神圣骑士的铁蹄,这些为了逃亡已经疲惫不堪的老弱妇孺又能怎样,反抗?逃亡?恐怕此时无论怎样都无法摆脱死亡的命运。

  紧随神圣骑士身后的云晨不曾接触过异教徒,对于异教徒也没有什么概念,但是他绝对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的这群看上去可怜的人是异教徒。没有疯狂的反抗,没有歇斯底里的叫嚣,他看到的是沉默,死般的寂静。看到所谓的异教徒只是眼前无助绝望的老弱妇孺的时候,他简直不敢想象。这群羸弱的人们怎么可能会带来危害,怎么可能是罪大恶极。

  难以置信!

  不要说云晨难以置信,就连那些奉命前来的神圣骑士看到眼前的幕的时候也是面露异色,显然他们也不知道自己追击的异教徒竟然是这些人。

  站在高处的肯特面无表情的扫视着底下的逃亡者,仿佛是在看着群蝼蚁。等到他发现人群中的莉迪亚时,他的眼神里闪现出丝滛邪。

  桥儿子的莉迪亚自然也看到了肯特,只是她紧抿着嘴唇死死的盯着对方。

  阿西克是和肯特同时进入教廷的,在教廷里也是同时接受训练。可是,从开始阿西克就展露出不凡的天赋,实力更是突飞猛进,而肯特却表现很是平凡,平凡的谁都不会注意到他。

  由于两人同时进入教廷也同时发誓终生要为神圣事业献身,所以两人的关系直很好,可是当莉迪亚的出现让两人的关系就开始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阿西克天赋异禀实力超群风流倜傥但又待人谦逊,这让初次见到他的莉迪亚立刻爱上了这个天才青年,而阿西克也同样很快的爱上了美丽善良的莉迪亚1

  在神圣教廷里人们无不对二人的相爱感到认同,郎才女貌天作之合,而二人也是在众人的祝福下结为了连理。

  年前,已经成为八级骑士的阿西克接替了自己已故岳父的职位成为有史以来最为年轻的主教,当时他才二十三岁。在主教就职仪式上,教皇更是亲密的拉着他的手给你最为崇高的赞赏,甚至有人说他将是下任教皇的继承人。年少有为前程似锦,时间所有的赞赏都似乎都不足以来概括。而作为好朋友的肯特却直在五级骑士上徘回,要不是阿西克的帮助恐怕已经被发配到其他的教堂里任职了。

  就在所有人都看好阿西克的未来时,突然发生的件事让所有人都始料未及,阿西克刺杀教皇失败被教廷审判长当场击杀!

  这件事已经发出顿时令整个教廷哗然,甚至震惊了整个罗曼王国,人们无法相信为什么先前前景如此美好的年轻主教为什么突然刺杀教皇,难道他真的是传说的那样,是恶魔的化身,是神明的背叛者,是罪不容诛的异教徒。

  在这件事发生的时候,直徘徊在五级左右的肯特也终于突破成为了六级骑士,这让他很高兴,可当他听到阿西克被击杀之后,他这位好朋友并没有感到丝悲伤甚至心中骤然充满了惊喜。

  肯特从来都是那种甘于人后的人,以前的默默无闻让他很是煎熬,他同样爱上了莉迪亚但是他知道无论是名气还是实力都不如阿西克。如果他心胸豁达那么也许他会淡然笑,可是他就像条择人而噬的毒蛇,直隐藏着自己的野心和嫉妒。如今阿西克的死亡将是他最佳出击的时机,而他也将会慢慢的展露出自己的毒牙。

  神圣教廷对于异教徒历来都是血腥屠杀,更何况这次更是涉及到了刺杀教皇,所以教廷下达了必杀令,就是对于切和阿西克有关的人都律格杀2就这样阿西克的族人遭到了前所未有的屠戮,就连莉迪亚的族人都没有幸免。不过好在不是所有人都是那么冷血,在些人的睁只眼闭只眼的情况下,莉迪亚带领了二百多的两族人逃了出来。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这群可怜的人将逃离死亡的命运的时候,就连审判所那群冷血动物都不在出动时候,曾经度被视为阿西克的亲密战友肯特却异军突起。就是他主动力荐追击这群异教罪人,更是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