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次的接触,云晨并没有被那股寒意侵蚀,尽管他的双手已经冰凉彻骨。

  牙关咬,云晨双手骤然使劲。

  吼,可就在他用力拔的时候,吃痛的森蚺顿时发出痛苦的吼声,原本张开的巨嘴也骤然闭了起来。而在口中的云晨就感到股巨大的吸力要将它吸入森蚺的腹中。

  云晨双手死死的抓着长枪,身体整个已经被那股吸力悬空吸起。就在云晨觉得就此丧命的时候,突然森蚺的巨嘴又张了开来紧接着原本巨大的吸力变成了巨大的推力。猝不及防的云晨顿时被这股推力推出了森蚺的口中,身体狠狠的砸在了地上。可等他刚刚落地的时候,道劲风紧随而来,云晨立即个侧滚,然后他就听到声巨响在身旁想起,而炸开的泥土也是四溅开来。

  云晨转身看,原来是那根长枪被他连带了出来,也亏得他反应敏捷,不然肯定会被这根长枪钉住。

  就在云晨盯着长枪的时候,条巨大的肉体将他卷起,然后高高的抛向了空中。

  难道森蚺依旧打算要吃掉他,不过云晨的想法明显是错误的,因为森蚺将他抛向空中之后又将他稳稳的接住,好似在庆祝般。享受了好几次腾云驾雾的感觉之后,云晨突然觉得眼前的大家伙也不是那么的恐怖了。

  森蚺和云晨玩了会儿之后就静静的趴在地上动不动了,好像是玩累的孩童般休息了。云晨估计是这条森蚺被那根长枪折腾的够呛,此刻骤然除出才能安心的好好休息番。

  趁着森蚺休息的空闲,云晨将长枪拔出,然后仔细的大量了番。这柄长枪长约七尺,枪头与枪身混为体,枪头长约八寸呈梭状内有血槽。通体漆黑,看不出是什么材质铸成,不过以云晨的经验看,这柄长枪的年头应该不短。

  云晨摸着长枪,突然感到枪身上有字,拿到近前看2

  “死神叹息,夜孤城。”云晨嘴里反复的念着这句话,眼前似乎出现了副画面。

  人手持长枪,夜之间屠满全城,只留下声叹息。

  抚摸着冰冷的枪身,云晨没有丝睡意。身旁的大家伙却发出熟睡的声音,这不禁让他有些忍俊不禁。

  云晨大胆的将头靠在森蚺的身上,躺在地上,让先前紧绷的身体放松放松。抬头看着朦胧的天空,猜着天上的星星在什么地方。

  待到天快亮的时候,云晨才微微入睡,可是还没等到他深睡就被阵喧闹声吵醒了。

  “快跑,是森蚺!”

  “嘘!妈的,知道是森蚺还那么大声,要是把这个怪物吵醒了,我们都得完蛋。”随着个男人压低声音怒骂着,吵闹声渐渐地就小了很多。

  云晨从地上爬了起来,活动了下有些麻木的筋骨,倒提着那把漆黑的长枪,四周眺望着。就在离他不远的地方正有队人蹑手蹑脚的背对着他远离着,看那样子想快又快不起来颇为别扭。

  云晨莞尔笑,“喂,你们是什么人?”云晨的声音在清晨中显得格外的洪亮。

  “他妈的,不是说了不要大声说话嘛。把老子的话当耳旁风啊!”个脸部黝黑的汉子听到声音也是火气顿生。可是等他想要看看是谁那么大的胆子的时候,却发现说话的另有其人,而且声音传来的方向好像是森蚺那边。

  “老大,不不是我们说的!”

  “老大快看,那边有人!”

  云晨见那伙人看见了自己,又重复问你句3

  那伙人不知道云晨是什么人,但是他们却实实在在的看见了云晨是站在森蚺的旁边,想想他们的腿肚子就个劲的发颤。今天真是出门没祷告,这些人心里嘀咕着,但是他们却也不敢再跑了。

  大步踏前,云晨很快就来到了这些人的面前。当这些人看到云晨的样子时更是大吃惊,没想到站在恐怖巨兽身旁的竟然是个少年。

  “你们是什么人?”云晨急需知晓南荒沼泽里的消息,因为他想尽快找到腐尸草好打道回府,免得外面的人担心。

  别看黝黑的汉子面相粗犷,可眼前的这个少年太让人震惊了,所以平时的大嗓门此时却变成轻声细语般。“那个,我们是黑旋风佣兵团,我是团长包头。”

  “包头?”如此有意思的名字云晨倒是第次听过,不由得笑了声。

  那位叫包头的黝黑汉子见此却颇为尴尬,要在平时有人敢取笑恐怕他早就冲过去顿胖揍了,但是眼下他只好认怂了。如果不是皮肤太黑,估计都能看到他脸红了。不过幸好,云晨只是轻笑了几声就收住了。

  “刚刚多多失礼,还请包头团长多多包涵。在下是晨曦佣兵团团长云晨,能够在此地遇到诸位也是缘分。”云晨自知刚刚的笑声有失礼仪赶紧抱拳寒暄了几句。“各位是如何进得南荒沼泽,如今的食人鱼可轻易对付不了的啊!”

  “实不相瞒,我们这些人是个多月前就进来的,本来打算回去的可发现我们带的鱼饵对那些该死的食人鱼没用了。这不,我们现在不得不在南荒沼泽外围逗留好寻找机会回去。”包头见云晨态度颇为诚恳,也很是受用。

  原来如此!就这样,云晨将红叶行跟食人鱼血拼的情况向包头述说了遍并且也说了自己如何进来的。这说就将这些佣兵惊得口不能言,虽没见但光听到十数人之力激斗万千食人鱼,这群人就骇然了。

  就在这些人处在震惊之中,他们却没发现个大家伙已经来到了他们的身旁。

  嘶嘶

  足有人长的信子在空中跳动,那特有的腥味也随之弥漫。

  直到这时这些人才看见那头酣睡的森蚺已经悄然来到他们身边。“快跑啊,森蚺吃人啦!”

  位胆子略小的佣兵看到森蚺硕大的头颅当场吓得魂飞魄散,连忙慌不择路的向前跑去。其他佣兵听到惊呼后同样是立马赶紧四散逃开。

  “各位,不用担心,别走啊!”云晨还想竭力的劝说着,可没有个人敢留下了。

  森蚺巨大的眸子里满是疑惑,个劲的将头凑到云晨跟前,像是在询问般,不过云晨却不知道该怎么向它解释,只好微微耸肩表示无奈。

  不过好在,先前与那位包头交谈中,云晨也稍微了解了下南荒沼泽外围的情况,尽管他没有得到关于任何腐尸草的消息。不过不要紧,在蛮荒录里到又处记载了关于腐尸草的寥寥几句。毕竟是寥寥几句,所以云晨也不能完全依赖蛮荒录,估摸着大概位置应该不会出入太多。

  云晨略思索就决定按照蛮荒录上面提到的信息去搜索,如果找不到再另想它法。就在云晨准备起身离开的时候,身旁的大家伙却似乎有些依依不舍。

  “大家伙,你我有缘所以我们才能相遇,但是我有要事在身不能长时间逗留此地。如果下次再途径此地定去看你。”说完云晨转身离去,这次森蚺好像听懂了般卧在原地不动看着云晨的离去。

  待云晨走到远处是,回头看了眼森蚺,“大家伙,我以后就叫你小强好了,哈哈哈!”

  “吼吼吼!!!”森蚺听到云晨的笑声也是昂首呼应着。

  第四十六章深入腐尸池

  ?

  r336

  本看最快更新

  广袤的南荒沼泽人烟罕见,但依旧会有很多佣兵以及冒险者会趋之若鹜。可奇怪的是,云晨这几天的行进中却直没有碰到哪怕名佣兵或冒险者。别说人类了,就连魔兽这路上都很少见到。

  为何如此奇怪,都过了这么天,怎么整个南荒沼泽都这么安静?云晨有些疑惑的坐在棵枯树上打量着景色很是美丽的南荒沼泽。芳草萋萋水泽连绵,可又有多少人埋骨如此呢!

  休息充足的云晨没有流连景色,依旧按照蛮荒录上的提示向着目的地进发。在南荒沼泽里无法疾行,云晨预计要五天的时间才能到达提示的范围。而为了能尽快找到腐尸草,云晨也是路披星戴月,终于在第六天的清晨到了腐尸草生长的区域。

  腐尸池,是南荒沼泽的处特殊之地,因为此地满眼全是淤泥,而且散发出浓重的腐臭味。根据记载,这个地方是很多低阶魔兽的墓地,些年迈的低阶魔兽都会选择此处作为他们的终身之所,所以此处又被称为万墓之地。不过因为此地的特异性从而也诞生了些奇珍异兽。此时云晨想要找的腐尸草正是生长在此处的种稀有植物。

  看着眼前不停散发恶臭的黑色泥潭,云晨眉头紧皱。随后将根枯树踢进泥潭,只见平时应该浮起来的枯树竟然慢慢地沉入泥中。这不禁让云晨瞳孔微微缩。果然如此,看来这腐尸池不浮物的记载是真的。只是该如何进去寻找腐尸草呢?时间云晨陷入了深深的思索之中。

  “啾!”声尖锐的利叫将云晨惊醒,只见空中突然出现了群样子怪异的大鸟。

  这是?难道是尸鹫,真是天助我也。原本还在为如何进入腐尸池所苦恼的云晨看见头顶上盘旋的群大鸟顿时心中欣喜。

  啾!啾!啾!显然,空中的大鸟也发现了云晨,声音中透着丝急促和兴奋1不待云晨反应,只见这只大鸟就俯冲而下,犹如利箭般射向云晨。

  望着迅速接近自己的大鸟,云晨却并不慌乱,反而饶有兴致的大量起那只俯冲而下的奇异大鸟。只见这只大鸟体型壮若成丨人通体布满了肮脏凌乱的铁翎墨羽,纤细的脖颈顶端顶着颗狰狞的头颅,最让云晨感到吃惊的是那犹如弯钩般的利嘴不停的张合着发出刺耳的尖叫还有那足下的利爪更是锋利异常,让人毫不怀疑它可以轻易撕裂虎豹身躯。弯钩的利嘴和利爪是尸鹫的两大进攻武器,也是两大夺命武器。尸鹫以腐尸为食,当然他们也不会嫌弃活的猎物。而布满了腐尸的腐尸池显然就是这群尸鹫的天堂。本来他们今天是来寻找腐尸进食的,没想到它们居然碰到活的猎物,自然是兴奋不已。

  眼见尸鹫的身影在眼前放大,这时云晨才有了动作。长枪入手,股熟悉的冰冷寒意瞬间传遍全身。好在这几天云晨已经有些诶适应了,所以纵然寒意依旧但却不会对云晨造成多大的影响。

  长枪抖,圈肉眼可见的气流在空中泛起,那恐怖的寒气更是凭空在云晨的周遭丈之间制造出了冰雪,可想而知这长枪散发的寒意有多么的恐怖。这招也是云晨在路上揣摩时的突发奇想,没想到还真被他给琢磨出来了。

  突然出现的异状让空中的尸鹫惊,但开弓哪有回头箭,尸鹫那硕大的身躯直接头扎进冰雪中。

  普接触冰雪,尸鹫就被恐怖的寒意侵袭。股死亡的阴影瞬间将其笼罩。惊慌中尸鹫猛的扇翅膀,霎时间冰雪漫天,可那寒意却依旧未能散去。长此以往,这头尸鹫必然会命丧如此,因为这头尸鹫的身上已经开始出现了冰渣。就在这头尸鹫快变成冰雕的时候,突然从冰雪中袭来道黑影,接着这道黑影就狠狠的砸在尸鹫的身上。已经快失去意识的尸鹫顿时就被砸出了冰雪范围,滚了几丈远方才停了下来。

  落地的尸鹫依旧动不动,仿佛死了般。

  片息过后,冰雪消散,云晨从中显现出来,手枪而立看着自己的杰作,嘴角也不由得划起道弧线2看来这招冰雪世界还真不错,要不然对付这尸鹫还真要费番功夫。云晨边思量着边向着尸鹫走去。可就在云晨想要接近地上的尸鹫时,头上猛然间尖啸四起接着云晨就感到天空暗。

  咦?云晨细看之下才发现,原来先前攻击自己的那头尸鹫身形相比头上的那些尸鹫身形都要大上分,想必就是那头尸鹫是这群尸鹫的头领吧。想到这里,云晨才释然,为何头顶上的那群尸鹫纷纷暴乱,原来是担心自己伤害他们的头领,不过

  风雪过后,云晨所立之地散落地的冰雕,或张牙舞爪或狼狈遮目,而云晨身上也出现为数不多的伤痕。

  哑然笑,云晨就不在去理会这些尸鹫而是依旧向着原先那头尸鹫头领走去。

  经过短暂的休整,尸鹫头领已经有点恢复行动了,但是身体依旧不停使唤。看到云晨的靠近,尸鹫头领眼中惧意大盛,不停的煽动者翅膀想逃离此地,可就是飞不起来。

  “孽畜,只要你帮我个小忙,我不仅可以让你行动如初,而且也并饶了你的族人。”看见尸鹫不停的扑棱着,云晨淡淡的说着。但是对面的尸鹫好像难以理会云晨的意图,所以依旧在个的挥动着翅膀。

  见尸鹫如此云晨也是愣,想必是这尸鹫灵智不足故而难以懂得人意,也罢看来只有如此。

  云晨伸出五指化掌为爪,股巨大的吸力陡然出现将临近的头变成冰雕的尸鹫吸了过来。手掌贴住尸鹫的头颅,接着云晨手臂上红光闪就没入尸鹫身体里。不会儿,这头尸鹫身上就开始冒出热气,身上的些冰渣也随之落地,到最后这头尸鹫就彻底的恢复了行动。

  这头尸鹫感觉自己恢复如初同样也想振翅高飞,可是在云晨手钳制之下难以脱困,嘴里顿时发出急促的尖啼声。

  等云晨五指松,尸鹫立马仓惶飞逃,等飞到高空后才个劲的盘旋着不肯离去3

  云晨的这系列的动作都被尸鹫头领看着眼里,所以此刻尸鹫的眼里满是诧异,但是显然也是被对自己同伴可以再次振翅高飞感到些期待。

  接连放了几头尸鹫之后云晨就收手了,然后驻足看着旁有些焦急的尸鹫头领。

  尸鹫本是种刚烈的种族,不过此时面对恢复自由和死亡的威胁,这头尸鹫头领也变得有些犹豫不决。

  看到自己的举动收到了定的效果,云晨于是决定在加把火。

  云晨面色陡然寒,原本已经消散的冰雪再次降临人间。随着云晨的靠近,尸鹫头领能够明显感到自己已经有些知觉的身躯再次陷入的冰冷之中,那种死亡的危机感重新将其笼罩。身体的僵硬感愈发的明显,尸鹫的恐惧感也随着上升。

  见火候差不多了,云晨就适时的散去寒意。等到寒意散尽,尸鹫首领的头颅也是无力的咕咚声摔在了地上。

  腐尸池名为池但面积之广也是让人咂舌,此地历年都是万兽墓葬之地可想而知此地埋葬了多少兽骨,积累的区域自然非同小可。

  在腐尸池上空出现尸鹫群是在正常不过的了,可今天这个尸鹫群却有些不同,因为平时的尸鹫出没必然是噪声大作,但是今天这群尸鹫却是异常的安静。如果有人见到这种情况定然是大感吃惊,不过如果他们在看到那头尸鹫头领身躯上端坐个人的时候定然会惊掉地下巴。

  经过云晨的几番恩威并施,这头尸鹫头领最终也只好乖乖就范当起了云晨的临时坐骑,而有了这头空中坐骑云晨才能自由的穿梭于腐尸池好方便寻找腐尸草,这也是为什么云晨在看到尸鹫的时候感到欣喜的原因。

  尸鹫纵然百般无奈,甚至在空中度想将云晨摔下去,可是每单它有着不轨的意图时,背上就会传来刺骨寒意,这让尸鹫头领不得不收起这些伎俩。

  就这样,云晨骑着尸鹫在空中漫无目的的搜寻着腐尸草,可是始终没有发现。这让云晨不禁有着焦急起来。如果此地没有腐尸草踪迹的话,那么他就不知何地还有腐尸草,要知道离个月的期限可是越来越近了。这种情况云晨肯定是不乐意见到的,于是他驱使着尸鹫继续深入腐尸池。

  随着云晨的不断的深入,地面的淤泥的颜色也在不断的加深,甚至已经不再是简单的黑色,而是出现了诡异的幽蓝色。而且这种幽蓝色的淤泥不断的散发出来的臭味就连身在高空的云晨都能轻易闻到,可想而知要是身在地表的话,那臭味会达到什么样的程度。

  在这种环境之下连生活在腐尸之地的尸鹫都感到有些不适,此刻除了被云晨强压向前行进的尸鹫头领之外,其他的尸鹫却早已停留在外围不敢前来。

  身下的尸鹫时不时出现反抗现象,云晨也只好让尸鹫放慢速度,但是依旧保持着前行的方向,就这样,人尸鹫继续前行着,云晨估计很快他们就要抵达腐尸池的中心了,如果依旧没有腐尸草的踪迹,那么他就得另想他法来寻找腐尸草了。

  就在云晨思索之间,突然地表上出现了个诡异的景象,而当云晨看到这个景象后,眼中顿时精光闪。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啊,哈哈哈!

  第四十七章清池白骨山

  ?

  r336

  本看最快更新

  腐尸池里的淤泥越往中心必然颜色愈深,原先的幽蓝此刻已变得愈发的幽深。如此来就不知道那腐尸池的中心地带又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呢?云晨有想过,但他真的看到的时候,眼前的景象完全是他万万没想到的。

  按理说,中心地带就算颜色不比周边的颜色深多少,但至少会加深些,可是云晨所看到的却又是另幅景象,而这个景象就算他亲眼所见也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只见,在腐尸池的中心地带赫然出现片清澈见底的水潭。这个水潭足有数百丈之宽,可那清澈的潭水使得这个水潭处在腐尸池里显得那么的诡异和不寻常。而更加让云晨心中气息窒的是在这清澈的水潭中间有着座小山。若只是普通小山自然无甚稀奇,因为此山是累累白骨堆积而成。也不知道是何种魔兽的骨骼或者是多少种魔兽的骨骼堆积而成,而这些兽骨竟然久经之后依旧恍若白玉让人炫目。

  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