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心也稍微好了起来。而就在她们相互交耳低语的时候,个带着强烈兴奋的声音歇斯底里的从外面传了进来。

  “回回来了团长团长他安然回来了!”

  第四十九章叶孤城

  ?

  r336

  本看最快更新

  熟悉的那道身影,熟悉的那抹微笑,当云晨的出现在门口的时候,晨曦佣兵团的人顿时发出振聋发聩的惊呼声。

  欢庆的宴会在巨大的笑语声结束了,大家也都带着浓浓的笑意进入了梦乡。不过有个人今夜注定无眠。

  咯丝丽很高兴,因为云晨帮她找到了腐尸草这就意味着自己的父亲有救了,可是不知怎的,想到就要离开这个地方她的心里似乎有些恍惚,尤其心中那道带着阳光般微笑少年影子久久不能消散。

  个弱女子从遥远的草原路南下,路途中不知经历多少艰苦,好不容易到了南方才发现要自己寻找腐尸草是多么艰难的件事情,而且她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去到处寻求帮助,因为她知道旦她出现在大众的目光那么肯定会遭到些心怀叵测的人惦记,就这样小心翼翼的费力的打听着关于腐尸草。可毕竟她在大草原是位公主,漂泊在外的她很容易忽略但却又是非常重要的件事情,那就是生活费。

  这切的切都让咯丝丽遭受了巨大的苦难,要不是心中抱有救治父亲的执念,咯丝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继续坚持下去。终于等到身上最后件首饰兑换的钱都花光的时候,她的生活陷入了困境。而就在她快要绝望的时候,她遇见了云晨。

  虽心中有万般不舍,但是咯丝丽也不得不踏上了回归之途,为了咯丝丽和茜茜的安全云晨更是让索姆护送上路,定要保证二人平安到达。

  送走了咯丝丽,云晨他们在裕安城也只做了几天的停留就回到了巴勒莫城。由于云晨的贡献及实力,晨曦佣兵团也在巴勒莫城购置处房产作为佣兵团的驻地。

  回家是所有佣兵最为期望的件事情,因为这意味着你又从件任务中活了下来,所以众人对于回到巴勒莫城也是很是期待的1可是等到他们回来之后个震撼的消息让他们吃惊不已。

  “红叶佣兵团解散,团长红叶神秘失踪!”

  听到这个消息云晨也是难以置信,他回来的时候就知道当初的重伤的红叶已经被救醒,按理说以红叶佣兵团的实力在损失定人手的情况至多就是稍有影响而已,毕竟级佣兵团不是浪得虚名的。如今看来,事情并非像人们所预想的那样,所有人都猜不到最终的结果会是这样的。个庞大的级佣兵团说解散就解散,甚至连实力超群的团长红叶都失踪了,以至于有人私下议论是不是红叶从此被废了。

  可以说,云晨与红叶本身没有多少交集,真正的算起来也只见过面,但是不知为何云晨对于红叶的印象却很深,甚至不惜以身涉险伸手救援。也许是云晨的天性善良又或许是莫名的惺惺相惜吧。

  红叶佣兵团的驻地里没有了往日的喧嚣,有的只是秋风萧瑟残枝落叶般的凄凉,站在门外的云晨看到这样的景象心中也是颓叹声。随着红叶解散佣兵团的命令发布,那些谋生的佣兵们也是被四处遣散,留下的都是些红叶的老部下,其中就有当初云晨救下的那些人。

  此次前来的目的就是想弄清楚红叶究竟为何突然解散佣兵团另外云晨也想知道红叶目前的下落。

  对于云晨的询问,留守的佣兵们有些为难,因为他们也不知道他们团长为什么突然间将好好地佣兵团解散掉。要知道他们是级佣兵团,其本身的影响力很大,以至于在红叶对外宣布红叶佣兵团解散之后佣兵联盟更是派代表前来相谈,可是这些都无法改变红叶的决定。

  至于红叶目前的踪迹恐怕这个世界上只有红叶自己知道了。

  云晨见问不出什么答案来就准备告辞离去,而就在他起身之时其中名佣兵递给了他封信,说是红叶要求要亲自转交给他的。云晨认得这位佣兵,这人是当初在叶龙舟上大战食人鱼的十三人之2接过信,云晨没有马上开启便转身离去了。

  回到驻地后,云晨打开红叶的信。没有长篇大论,只有短短几行字。

  “夜莺啼鸣知是谁,

  半生浮云半生沉。

  城间众生观天井,

  头颅热血抛可尽。”

  看着信中的诗句,云晨眉头紧皱。这究竟是何意思?为何红叶要命人亲手交给我呢?这其中是不是隐藏着什么含义呢?从字面上理解的话这首诗是说城里佣兵生活方式,但是显然并非如此简单。

  云晨放下手中的信,在房中踱步而思。忽然脑中灵光闪,连忙拿起桌上的信看。

  “原来如此!”知晓意思的云晨也是心中喜,随即就走出了房间。

  深夜的巴勒莫城褪去了白日喧嚣的外衣露出了恬静的面。淡淡的雾气将整个城市笼罩,让巴勒莫城更添份隐秘。

  就在夜深人静的时候,道身影却在空中纵跃,很快这道身影就在城头停了下来,因为在那城头之上隐约站立着个人。

  “你来啦!”嘶哑而又低沉的声音从雾中传来就像是寒冬冷风凌冽的低吟。“我每天这个时候都会在城头等你的出现,原以为你不会出现了,看来你不仅成功的走出了南荒沼泽而且也看到了我给你的信。”

  许是很久没有开口说话了,那声音很是生硬,说完之后就不再语。静静地站在那里被雾气淹没,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般。

  云晨听到这个声音也是阵感叹,这与多日前在湖边相见时那个尽管冰冷那是生气十足的声音完全不同。就像是被生生抽完了生气般,不过云晨却知道这个声音的主人就是那个人3

  云晨拾步上前,想跟那人靠近些,可是尽管两人之间的距离近了,但是云晨却觉得那人离自己依旧好远,远的好像两人根本不是个世界样。

  待到近前,云晨才依稀看到那人的样貌,不过当看到之后,云晨却着实被吓了跳。

  红叶,那个曾经满头红发,样貌冷峻却又洋溢着火般热情的男子此刻却变得如此模样。只见此时的红叶面容憔悴苍白,满头白发像是苍苍蒹葭散落在肩头。若不是身上衣色恐怕红叶整个人都被这白雾融入了。

  时间整个城头都陷入了寂静之中,云晨是因为红叶剧变的样貌而变得愕然,而红叶恐怕也难得主动说话。时间就这样慢慢流逝着,但是没有打破这个局面。

  “咳咳!”

  终于,云晨见场面有些尴尬随即咳了几声。“不知红叶团长叫我前来有何贵干?”

  “谢谢!”

  “什么?”红叶的声音太多低沉沙哑以至于云晨难以听清红叶所说的。

  红叶缓缓转过头来,用那双已经毫无生气的双眸望着云晨。相见这么长时间,这是红叶第次正面相望。同样身谢谢再次从红叶的口中发出,而这次云晨能够清晰的清晰的听见。

  见红叶竟然道谢,云晨也是有些不好意思,嘴里也是客气番,不过红叶却没有接话而是继续沉默了。以前的红叶就很沉默,经过食人鱼事件之后似乎变得更加的沉默了。

  红叶的视线在云晨身上并没有停留多久,不过当他看到云晨身上的那杆黑漆漆的长枪时,那枯寂的眼神中难得泛出丝光彩。直在观察红叶的云晨自然没有忽略这丝异变。

  云晨解下长枪,顺便讲了下自己因缘际会得到了这杆长枪。当然对于这杆长枪的奇怪之处云晨也并没有丝毫隐瞒重头到尾告之。边说着边将这杆长枪递给了红叶。

  红叶原先拥有的那杆长枪在大战食人鱼时就已经损毁,而如今的处境也让红叶难有热情再去寻找另件自己心仪的兵器。现在看到云晨身上出现的这杆漆黑无光的长枪却让他感到阵莫名的悸动。尽管这杆长枪样貌普通甚至是平淡无奇,但是红叶却断定这杆长枪有着不凡之处。而这让云晨也是感到佩服不已,因为他自己却无法看出端倪。其实这也不算是云晨的能力不足,主要是云晨平时很少接触枪类兵器。虽然他也研究过矿石,但是那只是从内部区研究的。就算打过很多兵器,不过那都是技艺的范畴。当个人浸滛样兵器时间长了之后,久而久之就与这件兵器产生了奇妙的联系。

  红叶从小就是用枪,而且是个用枪高手。此刻哪怕他没有用过这杆长枪但也能通过多长枪的感觉来进行判定,或许这就是个潜意识。

  红叶接过长枪,顿时股奇寒之力顺着双手传递全身,甚至就连他的灵魂都为之颤抖。

  “糟糕!”

  云晨看到红叶身上开始泛起寒冰,心中大呼声。他先前已经对红叶讲明了这长枪的诡异的寒意,可是没想到红叶还是中招。就在云晨准备救援的时候,神奇的幕发生了。

  原先红叶身上出现的那些寒冰此刻犹如阳春融雪般开始融化。云晨曾经试过用火去烤都难以融化这些寒冰可是此刻这寒冰竟然自己融化了,这的确是神奇的幕。

  待到身上的寒冰化尽,红叶猛然间吐出口黑血,而原先苍白的脸庞此刻却出现了丝红润。

  见此云晨还以为红叶在对抗寒气的时候受了重伤,刚想上前却见红叶个劲的摆手。

  红叶将手中的长枪那到近前,双手不停的抚摸着枪身。当他摸到枪身上的字的时候,嘴角难得的出现了丝笑容。

  “华发始变三千丈,难抵夜终孤城。绝地复绝是天意,阳春融雪黯然生。”

  第五十章最强佣兵

  ?

  r336

  本看最快更新

  在极致中重生?

  从裕安城回来之后,红叶整个人都陷入了死寂之中。身上的生机更是天少于天,按照这样发展下去恐怕要不了多久,世上就再也没有红叶了。如此红叶蔡才变得苍老不已,而自知时日无多的红叶每天夜里都会独坐城头俯瞰整个巴勒莫城的景色,似乎想要将这些景色刻到脑海中。另外,他也想再见次那个被自己看好同时又救自己命的少年。

  本来红叶打算今夜见过云晨之后就离开这里,但万万没想到今夜的相见却带来了巨大的变故。

  红叶心中思绪万千,但还是将手中的长枪递还回去。

  云晨也正在诧异,为何红叶在接触这杆长枪后发生了异变,而此刻见红叶要还长枪云晨也是下意识准备伸手去接,可是手伸到半空却又愣。

  “我觉得这杆长枪与红叶大哥有缘,况且也是我偶遇得之,不如索性就此送与你吧,我想这杆长枪在你的手中或许能舞出另片天地呢!”

  “舞出另片天地?”听到此言,原本封闭的信猛然间炸裂而开。红叶那沉寂的心也陡然间逐渐跳动起来。

  “或许我该忘记过去,重新来过,重新生活在心的世界里。”边想着,红叶将目光重新看着眼前巴勒莫城,忽然他发现眼前的景色似乎变得不样了。

  夜孤城,从此我便再也不是红叶了,我名叶孤城。

  叶孤城?

  嘴里低吟着这个新名字,云晨再抬眼却发现红叶,不,应该是叶孤城已经踏步离开了1

  哎云晨还想再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该如何说,就这样看着叶孤城的孤寂的身影消失在雾里。

  无论是红叶的失踪还是云晨的回归在巴勒莫这个城市都只是个新闻,而巴勒莫最不缺的就是新闻,所以段时间之后这两件事情就慢慢被人遗忘了。

  云晨也难得有时间好好休息,在南荒沼泽的经历也在这段时间慢慢平复。其中,云晨还抽空去王宫中看望了下国王托马斯和王后海伦?贝卡,这让王后大为欢喜。

  巴勒莫是佣兵之城,里面住着的基本上都是佣兵。佣兵在这大陆上地位不高,因为但凡提到佣兵人们就会想到冒险逞凶斗狠等等,不过不是所有的佣兵都是这样的尤其是佣兵的强者。

  身为佣兵强者都有着条不成文的规定,就是旦有人挑战那么你必须得接受,当然也不是随便哪里跳出来的角色都可以去挑战的。而作为佣兵界公认的第人这天就接到了个人的挑战。

  星锐,手创建星锐佣兵团,经过多年的打拼终将星锐佣兵团打造成了佣兵界的个传奇,使得星锐佣兵团跃成为了佣兵联盟里的第佣兵团也是唯的级的佣兵团。而作为团长本身,星锐更是具备了超强的个人能力,所以说无论是地位还是实力都可以堪称是佣兵第人。

  在将星锐佣兵团打造成级佣兵团后,星锐也不知道自己多少年没有接到挑战书了,所以对于突然接到挑战书也是感到诧异,同时心里也是有点跃跃欲试,毕竟很多年都没有出手过了。

  星锐是想试试,不过作为有着很到地位的他也不能如此轻易的就出手,因为这封挑战者的名字在佣兵界里根本就没听说过,也就是说挑战者根本就是新人。面对名新人的挑战,就算星锐再怎么想战斗也得三思。

  “哪里冒出来的菜鸟,想出名想疯了!”

  “又是个不自量力的家伙,竟然想要挑战星锐,简直是活腻了2”

  星锐被挑战的消息不胫而走让整个巴勒莫城下子热闹起来。所有人都认为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新人定是为了出名故意找星锐挑战的。对于这种行径大家都是嗤之以鼻,没有人认为这是场挑战,这只不过是令人发笑的滑稽举动罢了。

  无论大家怎样的不屑和鄙夷,这场突如其来的挑战无疑成为了这个城市的焦人们都纷纷翘首以待这场单方面的屠杀。

  当然在期待星锐的出手之前,这名神秘的挑战者必须要接受佣兵联盟的验证才能得到挑战星锐的资格。这也是确保那些只为出名儿不具实力的人妄加挑战。

  对于这名挑战是否能够通过佣兵联盟的验证,大家也众说纷纭。有人希望这人只是个泛泛之辈难以通过验证,而有人也希望这人能够通过验证这样就能够看到星锐出手了,当然上述两种人却无不例外的保持着个观点就是星锐能够轻易解决这个挑战者。

  对于验证挑战者这件事,佣兵联盟也是相当的重视,所以这天甚至停止了佣兵联盟里的所有活动只为验证,而这举动也并没有遭到其他佣兵们的反对。

  在验证的这天,很多佣兵都聚集在联盟大门处想要看看究竟是何人如此自讨没趣的想要挑战星锐。反正这些就是想看看热闹,而这个热闹也必将随着这挑战者的出现而达到高嘲。

  就在人们焦急等待的时候,从远方走来位手持杆黑枪的银发男子缓缓走来。而这名男子行进的方向正是佣兵联盟,不用猜这人必是那名挑战者。

  当这名男子走进时,人们才发现这人脸上戴了个黑色面具只露出嘴巴,让人们难以窥得全貌。

  银发男子没去管周遭的人如何议论,而是径直走向联盟大门。见男子走进,佣兵们也纷纷让出条道路,直看着男子走进大门,等到男子的身影消失在大门里后,人群顿时就爆发出强烈的讨论3

  验证的过程是不对外开放的,所以没有人知道验证的过程是什么,只有静静地等着结果出来。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门口聚集的佣兵们有些也失去的等候的耐心,渐渐地的开始散去,不过也有些人却坚持着等着结果。

  银发男子大约是中午时分进去验证的,如今天色已至旁晚依旧还没出来,就算是些耐心强大的佣兵们也开始按耐不住的时候,终于从联盟的大门里走出了道身影。等到人们看清来人的时候才发现,这出来之人并非进去的银发男子而是名联盟里的工作人员。

  这名工作人员出大门就被吓了跳,他不知道此时门口依旧聚集着不少的人然有些吃惊,不过这名工作人员也不准备在此耽搁,因为他还要去星锐佣兵团宣布结果。

  显然这名工作人员低估了佣兵们的毅力。见工作人员要离开,这些等候多时的佣兵们自然不会如此轻易放过。于是大家就拉住想要问个结果,这名工作人员被这么多佣兵拉扯也是苦不堪言,无奈之下只得告之结果。

  “通过了?”

  听过工作人员的结果,众人愣有些难以相信。他们纵使有想过这个结果,但是当他们亲耳听到的时候还是有些惊愕。

  不过对于有些人来说是惊愕,可是对于另外些人却是有些惊喜,这其中就包括星锐。本来星锐还担心这名挑战者是个无能之辈通不过验证,那么自己无法出手了。这下好了,既然通过了,那么接下来就会进行正式的战斗了,想到这里星锐心里还有点点小激动呢。

  面对星锐作为挑战者有权进行选择是否公开,而后者直接不公开。当这个选择也被人揭出来的时候,人们就不得不重新思考这个挑战者的目的了。先前他们以为这人只为出名,可如今又选择秘密战斗,况且能够通过联盟验证相比这名挑战者的实力定是不俗。而秘密战斗让那些准备看热闹的人好阵失落。

  战斗在众人的期待中如期进行,当联盟大门在星锐和银发男子进去之后就彻底关上了,但是却没有关上佣兵们好奇的心。

  年过四十的星锐看着眼前的银发男子,不知道为什么心中涌现出丝熟悉之感。“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听过星锐的问话,银发男子并没有说话,就连隐藏在面具只见的眼神也没有丝变化。

  见此人如此无礼,星锐心中也微微动怒,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