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咯咯咯”的笑声。

  此刻的云晨无暇去管这火狐做出何种表情,除了心中暗骂之外此刻当务之急就是如何脱离这沼泽地。

  沼泽地同沙漠中的流沙样具有无限身陷的危险,越是身体庞大的魔兽越容易陷入。而人类旦身陷其中除非你实力强大或是有人搭救,不然你的出路只有条,那就是永葬此地。

  云晨此刻遇到的就是南荒沼泽里最为常见的也是最为危险的沼泽地,先前那只火狐并没有力竭而是故意停留在这上面引诱云晨大到来。以火狐幼小的身躯自然是难以身陷沼泽,但是云晨却无法做到。这次的遭遇再次证明了这狐类魔兽的狡猾之处。

  抛开脑袋里的这些杂念,云晨必须集中注意力让自己冷静号想出自救的方法。因为他下陷的速度已经越来越开了。

  “究竟如何才能离开这鬼地方呢?”云晨心中不停的思索着,而那泥沼也已经漫过他的腰部了,带有混有着腥臭的泥沼气息更是直熏他的口鼻。这些都无形中让云晨变得有些紧张了。不过云晨知道越是危险逼近他越要保持冷静,哪怕是他即将丧命。这些东西都是在魔兽山脉生活三年里所锻炼出来的。

  云晨试着掌击泥面好让自己身体窜起,可是击出的掌重重的打在泥面顿时让泥水四溅,可是他的身体并没有起来丝反而由于掌击的缘故使得泥沼吞噬的速度就加快了分。这个结果顿时让云晨放弃再准备掌击泥面的打算。可是如果云晨再不付出行动,恐怕他真的是命不久矣了。就在云晨忍着快要触及嘴部的泥沼时,猛地云晨想到了,那火狐既然能在这沼泽里陷不下去,那么我为什么不可以呢,只要我让自己变得轻些那么定然也能起到些作用。想到做到,云晨立刻思索着如何让自己的重量变轻。

  “身似片羽,扶摇直上九重天。”这是洛瑞当初交给云晨的句口诀。而这句口诀是洛瑞体会御空而行时的种体验。洛瑞在交给云晨这句口诀时曾说过,虽然未到九级强者无法踏空而行,但是如果能够理解这句口诀也定然会让自己的身体轻于鸿毛从而能够让身法变得更加的轻灵。云晨是个听话和努力的孩子,所以洛瑞交给他口诀后他就没有忘记。今天遇到这种情况,也许这身法就能就他命。

  心志空灵,全身放松,感受着自己的身体慢慢的变轻变轻。而随着云晨的入定,那下陷的身体也慢慢的静止了。

  就是现在,感受到身体停止下陷,云晨就立刻准备发力脱困。

  第三章银纹铁背蝎

  ?

  r336

  本看最快更新

  骤然发力,身体犹如旋风般转动,瞬间在泥沼中搅动起来。借着这股力量云晨的身躯迅速窜起,瞬间就脱离了泥沼,跟着就是出脚踏泥面,身体似片羽毛般飘然而过落在了块实地上。而等到云晨逃脱之时,那只火狐早已不见踪迹。

  云晨的讲述很是轻描淡写,不过他的意思也是不言而喻的。显然云晨想要起到的目的也取到了定的作用,这不,大家在听完之后都收起了先前的轻视之心。

  当然云晨自然不会觉得自己的番话就能让所有人改观,但若能作提醒之用必然也是极好的。

  待众人心事收紧,云晨便招呼大家赶路,而随着赶路大家有开始变得活跃起来。云晨本就年轻,早晨所说事也算是过去,所以这时见大家如此欢愉心中不免也是高兴的紧。虽然云晨也跟大家样,但是作为团长云晨也知道自己的责任人重大,所以大部分他的心神还放在周围的预警上。在南荒沼泽,云晨不敢让人打头阵去探查情况,因为不小心落单的斥候就会永远消失。这些天,云晨也跟老佣兵聊过,了解了很多在南荒沼泽所需注意的事。而在南荒沼泽之中尤为重要的点就是不能分兵行动同时更不能让人员落单。

  没有斥候的探查,那么面对南荒沼泽如此危险不明的地方就需要云晨自己的随机应变了。不过纵使有着云晨的不停警戒但人力终究还是无法十全十美。这不,就在大家依旧开心的行进中,突然声惨叫从人群中传来。

  骤然出现的惨叫让队伍为之乱,在队伍的最前方的云晨勒缰绳,胯下的黑龙顿时声嘶鸣。这黑龙正是当初跟随云晨从魔兽山脉下来的那匹形似骏马的怪异魔兽。在云晨独自闯进南荒沼泽时,这黑龙就个劲的躁动,要不是被晨曦佣兵团的人死死拽住,恐怕也会随当时的云晨冲入湖中。等到云晨归来,这黑龙也是兴奋不已这也让云晨感动不已1而这次再次入荒,云晨自然不会再丢下它,于是就骑着黑龙同进入南荒沼泽了。

  路上这黑龙四蹄翻动,不停的跳动着,要不是云晨驾驭着这黑龙早就撒开四蹄疾驰而去了。此刻骤然生变,这黑龙也是打了个响鼻发出怒气的嘶鸣,似是对有人打断了它愉快的出行了。

  云晨轻拍着黑龙的颈部,安抚着它的躁动。

  不待黑龙完全安静下来云晨就直接跳了下来赶紧朝着声音的来源赶去。而等到云晨感到时登时看到令他心中紧的幕。只见刚刚发出惨叫的那名佣兵此刻已经气弱如丝,双唇紧抿脸色惨白,而右腿已经被卷了起来,那露出的腿部不是健康的肤色而是已经全部变成令人头皮发麻的酱紫色了。

  “莲娜!”见到这名佣兵的现状云晨立刻大吼声,而这是莲娜也是正好从人群中挤了过来。对着云晨略点头,莲娜就立刻查看这名佣兵的腿部。

  莲娜在佣兵的腿部仔细的检查,而检查到脚踝处发现了个伤口。伤口不大像是被根扎过似了,要不是莲娜检查仔细还真不定能发现的了。打开了随身携带的药箱,莲娜从中取出把锋利的小刀。在伤口处轻轻划,皮肉瞬间外翻,酱紫色的血液瞬间涌出,而随着血液的涌出股刺鼻的臭味也弥漫开来。

  莲娜看了看伤口涌出的血液,便抬头看着云晨。“中毒了,从伤口的形状看,应该是什么虫子之类的。”“大家四处看看,看有没有什么怪异的虫子意,这虫子很可能有毒。”云晨命令出,大家纷纷拿出自己的兵器开始在四周搜索起来。

  而趁着大家搜索虫子之际,云晨连忙向莲娜询问起有何解救之法。不过结果却不容乐观,据莲娜所说,若是毒性常见的话倒有丝救治可能若是毒性异常那么救治的希望就比较渺茫了,而且这名佣兵的腿是如论如何也是保不住了。见此,云晨心中也是愣,没想到这还没进入多长时间久出师不利了,这样的遭遇让云晨心中也多了丝阴影。莲娜本就言语不多,此刻见云晨颓然沉默也同样沉默,而云晨身后的萝丝想要说些什么但也不知道从何说起2

  “找到了!”

  听到喊声,云晨立马起身,只见三人围在起,手中的刀剑更是不停的在地上划动着。不会儿只听得铿锵声,三人便提着兵器向云晨走了过来,而其他人看到这三人的动作也纷纷围了过去。

  待到三人走近,云晨才发现其中人的刀上挑着只巴掌大的虫子。而这只虫子被刀尖刺穿竟然还没有死绝,那两只大螯钳不停的交错着,过会儿就不动了相比这时才算死透了。

  “这不是只蝎子吗,难道阿福就是被这只蝎子蛰了,不过好像蝎子没有这么大的毒性啊。”名佣兵好奇的出声询问,显然他的问话也得到了大家的响应。这虫子从外形上看的确是只蝎子,不过云晨和莲娜上前仔细看,这看才发现这蝎子有些与众不同,因为这些的背部有着条极为浅显的线条,这线条从蝎子头部直延伸到蝎子的尾部直到螫刺。

  看到这只蝎子背部的线条,云晨脑中似有熟悉,难道是,“银纹铁背蝎!”这句话同时从云晨和莲娜的口中说出,这让二人诧异的互望了眼。

  萝丝听到二人异口同声的说出了自己从未听到的虫子就立刻问道:“银纹铁背蝎是什么东西?”听到萝丝问话,云晨并没有立即回答而是直接跑到那名受伤的佣兵的身边,然后对着莲娜说道:“真的是银纹铁背蝎吗?”

  莲娜眉头紧皱的点点头,接着又说道:“现在必须马上要将他的腿砍断或许还有线生机,若让毒性蔓延的话”云晨也知道事态紧急,所以不待莲娜说完就准备了起来。“兄弟,事不宜迟我只能马上斩断你的腿,放心我们会尽最大努力救你的。”

  “刀!”

  “还有准备大量的清水和干净的布。”

  “注意不要让血液溅到自己的身上3”

  “你们几个人把他牢牢的按住,千万不要让他乱动。另外找个东西让他咬住。”

  “动手吧。”

  随着莲娜的声娇喝,云晨手起刀落直接斩向了那名佣兵的腿部。以云晨的实力别说是人腿就是块钢腿也会留砍进三分,所以那名佣兵还来不及痛哼声那只已经肿胀成酱紫色的大腿就应声落地。见云晨出手,莲娜就立刻将早已准备的清水不停的清洗着短腿处。等到流出的血液颜色没有酱色时这才用根布带勒住用来止血,接着又从药箱里拿出大量的药粉洒在断口等到血液不在往外流的时候莲娜连忙再用干净的布将短腿完全包好。当切弄妥之后,莲娜也是累的气喘吁吁的,额头上更是汗珠密布。莲娜拢了拢有些散乱的鬓发,嘴里将已经昏迷的佣兵情况说了下。“由于大量失血他暂时会处于昏迷状态,如果他能挺得过来就能捡回条性命,如果醒不过来那就看他的造化了。”听完之后,大家心里也是默默的祈祷着。

  云晨自然知道中了银纹铁背蝎的人后果会怎么样,所以这个时候也只能听天由命了。而趁着这个空闲,云晨也将这银纹铁背蝎的来历述说了番,顺便也解答了下萝丝和大家的疑惑。

  银纹铁背蝎,是蝎类魔兽中最为歹毒的种。毒性猛烈,中毒者往往难以存活,所以这也是云晨为什么不报乐观态度的原因。这银纹铁背蝎外形与常见的蝎子般无异,但是背部生有漆黑甲壳坚硬如铁,而在这黑甲之上有着隐约的条银色细线。当这银色细线转变成金色时,那么这银纹铁背蝎就变成了金纹铁背蝎,也就是蝎子王。

  云晨并没有见过这银纹铁背蝎,他是从蛮荒录上看到的,据蛮荒录记载的来看这银纹铁背蝎似乎已经绝迹多年,却不知道为何云晨他们竟然这么“好运”的遇上了。而且蛮荒录上还记载了这银纹铁背蝎大多居住在阴暗的洞岤中,是种群居魔兽,每群银纹铁背蝎都必定有只蝎子王,直到真正的王者金纹铁背蝎出现。

  “糟糕!”

  怎么了,萝丝等人都在静静地听着云晨讲述这银纹铁背蝎的特殊之处,哪怕是叫出名字的莲娜也被吸引住了。虽说莲娜也知其二,不过显然她没料到云晨竟然了解的如此之多。而这时云晨突然声大喊自然让大家感到诧异。

  云晨看到众人的疑惑不解,也是有些焦急的继续说道:“我刚刚不是说了这银纹铁背蝎是喜好群居吗,如今这里出现了只,那么想必附近必然还有很多。”

  “不会那么巧吧,我们也是偶遇这只蝎子,不会那么背再会遇到群这玩意吧。”

  “若是平时也就罢了,这银纹铁背蝎还有个特殊之处就是会在临时之前散发出股气息,而这股气息会很容易引来其他银纹铁背蝎的,快,趁其他蝎子还没赶来之前,我们必须立即离开这里。”说道这里云晨的声音已经开始变成嘶吼了,而大家也是第次看到云晨如此慎重,所以时间也是赶紧听从云晨的命令收拾出发。不过,大家的反应终究还是慢了怕。就在大家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周边顿时传来阵阵悉悉索索的声响。而云晨听到这些声音时也是心中突,暗叹声后拔出背上的长剑大喝着,“你们先离开,我来断后。”

  第四章恐怖蝎群

  ?

  r336

  本看最快更新

  听到云晨的大吼,大家并没有如他所愿的那般逃走。众人同样握紧手中的兵器,脸色凝重的看着四周。

  看大家依旧不动,这下云晨可着急了。“你们怎么还不走啊,快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团长,我们不走,我们不能再让你个人冒险了。在你不在的那段时间里我们就已经决定了,以后再也不会让你个人独自战斗了。我们再也不会站在你的背后看你为了保护我们而去拼命。我们是个团体,要生要死我们都是个整体。团长,就让我们起和你并肩战斗吧。”

  “你们唉!”本来还对大家不走的举动怒气冲冲的云晨看着大家脸期望和坚毅眼神,心中也是很是触动。“好吧,那就让我们起战斗吧。大家注意了,之前那只巴掌大的蝎子只不过是只幼虫,般成年的银纹铁背蝎估计和人的手臂般大小。另外还要注意这银纹铁背蝎的尾刺。好了,大家起努力活下去吧!”

  “嘶!”蝎子爬动的声音由远及近,而严守以待的大家也是屏住呼吸。虽然大家刚刚信誓旦旦的说着要和云晨起战斗,可当真战斗即将来临的时候他们也是异常紧张的。晨曦佣兵团里大部分的人都是从战徒殿的年轻战徒,没有几个人经历过血与火的洗礼,要不然也不至于此时很多人握住兵器的手都不住的再颤抖。

  此时的云晨双眸泛红,好像充满了鲜血般。“赶紧放火,将周围清除出块空地来。顺便烧死几只草里的蝎子。”

  听到云晨的命令,几名佣兵连忙在周围浇上火油,接着用火镰点,登时在大家的周围掀起了阵火浪,剧烈的灼热感甚至让人面颊生疼。南荒沼泽湿气很重,周围的茅草更是水分十足,在猛烈的火势之下也很快变得焦黄,同时产生了大量的浓烟1

  大量的浓烟在空中扩散,使得佣兵们咳嗽不已,不过这个时候大家无暇顾及,大家都将目光盯着那依旧跳动的火焰。

  噼啪,突然从火焰里传来身脆响,听着响声似乎是什么东西烧死了。随着火势的蔓延,又从火海中连续传来了几声脆响。

  “大家快听,这火烧死许多蝎子。”

  听到云晨的提醒大家都纷纷都露出喜色,那些双手颤抖的年轻战徒们也是松了松手臂好让有些发麻的手放松些。

  火势再大也有烧尽之时,原本猛烈的火势慢慢的变小,直到最后只有寥寥星星之火在闪烁几下后也随之熄灭。

  云晨知道,刚刚的大火最多烧死部分的蝎子,而银纹铁背蝎也是特别记仇的类魔兽,所以等这周围的温度降下来之时也就是这该死的银纹铁背蝎反扑之时。

  果然,随着四周灰烬温度降低,那悉悉索索的声音又开始逼近了,而且那逼近的速度比先前尤为甚之。

  就在云晨准备招呼大家做好准备之时,从那灰烬中瞬间就钻出数十只身长起码有两三尺长的大蝎子。这些蝎子纷纷怒张着两只巨大螯钳,那螯钳锋利的锯齿让人毫不怀疑可以轻易夹断骨头。还有那蝎子尾巴仿佛根巨大的钢鞭般在空中挥舞着掀起这阵阵腥风,而最为恐怖的是那尾部顶端上的那个圆球。这个圆球是银纹铁背蝎最为致命的武器,因为这个圆球里存储了银纹铁背蝎的毒液,圆球上锐利的螫刺可以瞬间穿透身体然后将那剧毒的毒液注入到猎物之中。

  刚刚那只幼虫都恐怖如斯,此刻面对着可是数十只成年的银纹铁背蝎,这些年轻的战徒们霎时脸色变得惨白,内心的恐惧更是直冲脑门。要不是内心的那丝挣扎,恐怕他们早就要逃之夭夭了。

  那些年轻佣兵的状态云晨自然是看在眼里,可现在的处境就算云晨想要说些什么恐怕也起不到什么作用了,所以云晨只能希望这些从战徒殿出来的同仁能够挺过这关2

  银纹铁背蝎不会去管人们恐惧如何,因为此刻他们已经发动了攻击。只见靠前的只蝎子身下的长脚频率极快的摆动,那黝黑的身躯更是极速朝着众人扑了过来。

  “防御!”话音未落,云晨变当头朝着那最近的只蝎子剑斩了过去。

  这剑速度很快力量也极大,那蝎子还没来得及用双螯挡住云晨的剑就已经斩在蝎子的身上。

  铿锵声,长剑斩在蝎子身上竟然迸出了零星的火光,可想而知这蝎子的甲壳有多么坚硬。

  这银纹铁背蝎果然名不虚传,云晨心中暗思,不过云晨这剑也并不是无功而返。只见刚刚被斩之处黑甲留下了道印痕,但是这蝎子身上并不是整块甲壳,为了能够行动自如,这蝎子的身体就像竹子般,是节节的而每节结合的地方无法被甲壳覆盖。也正是因为这样,在云晨的剑之下那被殃及的接口处豁然裂开道口子,而从口子里面也是流出了白色的脓汁,看着却是恶心无比。

  见此,云晨心中大定。“别朝蝎子甲壳上砍,都瞅准了每块甲壳的缝隙出手。”

  被云晨痛击的蝎子受了伤,这更激起了蝎子的凶性,那巨大的蝎尾对着云晨弹射而去。那速度奇快,云晨只见黑影闪就感觉那闪着寒光的螫刺就对着自己刺了过来。对这蝎子云晨不敢大意,身子侧让开这击,而手中的剑更是对着蝎尾就是劈。为求速战速决,云晨这剑用七分力使这蝎子的甲壳再坚固可面对云晨的这击也难以抵挡,只闻咔嚓声那蝎子尾巴立时断成两截。

  被斩断尾巴的蝎子登时在地上剧烈的挣扎着,从尾部断口出更是流出黑色的液体,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