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务,也托云团长的福,我们入荒没几天还真让我们遇到了条。在折了在下十几名兄弟之后终于在今儿重创了那条森蚺,这不我们就是来取回猎物的。”

  “哦,那么说,山猫团长所说的那条森蚺就是这条咯。”说着云晨指已经被包好伤口的小强。

  山猫闻言笑而不语,只是点了点头表示肯定,言下之意就是小子识相的赶紧让他。

  不过云晨似乎很不识相,不但不让开,反而用身子挡在森蚺的前面。“实不相瞒,这条森蚺与在下颇有渊源,这里有个不情之请。”

  听到云晨的话,山猫那个气啊。女马的,想要独吞森蚺就直说,什么叫颇有渊源啊,当老子是三岁小孩啊。生气归生气,不过山猫还是能沉住气的继续问道,“不知云团长的这不情之请是为何啊?”

  “呵呵,倒也没什么,就是想山猫团长能高抬贵手放过这森蚺马。上天有好生之德,我想山猫团长此举定然能积下大德。”

  云晨这番话出,别说山猫愣住了,就连晨曦佣兵团的成员也傻了。他们什么时候见过云晨这般,先是同那山猫说着些没有营养的话,仿佛只小狐狸般。此刻更是令他们没想到的是云晨还说出什么上天有好生之德之类的鬼话,要知道当佣兵们哪个不是刀里来剑里去的,又有哪个佣兵手上没沾过血。只是还别说,此刻的云晨还真有代高僧的卖相,那面如冠玉的脸上满是慈悲之色,咋看还真挺能唬人的。

  山猫张了张嘴巴实在是不知该说什么好,心想来软的终究不成看来还是看谁的拳头硬了。“云团长,我惜你年少有为才对你客气有加,不过你也不要太过自以为是。这条森蚺我是要定了,阁下你是让还是不让。”

  看来对方还是忍不住了,终于是撕破脸皮了。先前云晨还只是想试试,另外也是想观察下对方。现在听到对方已经发出狠话,云晨却依旧站在森蚺前方动动。

  “小子,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被怪爷爷我不客气了。动手!”说完,山猫就挥手,他身后的喽啰们都抽出兵器鬼叫着,准备冲过了。

  “慢着!”就在双方马上刀剑相向时,云晨声大喝将大家都震住了。“在动手之前,我还有件事想问下,山猫团长?”

  第十章身份的暴露

  ?

  r336

  山猫不知道云晨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不过他也不怕对方耍什么花招。在他的眼里,这晨曦佣兵团只不过是些|乳|臭未干的小子罢了,就算云晨有什么阴谋诡计也无甚紧要,因为在强硬的拳头下面什么计谋都是徒劳的。对此,山猫只是冷哼声,示意云晨继续。

  见到山猫的这幅模样,云晨也不在意,接着说道:“不知山猫团长对最近巴勒莫城里锦毛鼠再现事有何看法?”

  闻言山猫也是微微愣,,云晨竟然冷不丁的扯到了什么锦毛鼠这让山猫心中突,脸上也是阴晴不定,不过很快他又恢复的原状,这样的变化自然没有逃过云晨的眼睛。云晨看到山猫如此反应心中也是冷笑声。

  “锦毛鼠?我不太明白云团长所指的是?”山猫不愧是在佣兵界里摸爬滚打了多年,先前的阵不镇静转眼就被他的装傻充愣所掩盖。

  看到山猫略带做作的表情,云晨也没点破。“哦,那想必山猫团长刚好出门在外所以没有得知此事。无妨,那我再想请教下阁下对度在巴勒莫城人神共愤的五鼠怎么看。”

  云晨的再次提问让山猫心生警惕,他仔细打量着对方,心里也在琢磨着对方直纠缠着五鼠的问题,是不是对方知道了什么。不过他又转念想对方不可能知道的,这样他心里也微微安了下来,但是他表面功夫还是要做到位的。“对于那五鼠,在下自然是知道的。对于那样祸国殃民的败类在下也是痛恨之极,恨不得将其挫骨扬灰以泻民愤。好在云晨团长侠肝义胆只身独闯龙潭虎岤为民除害让在下好生佩服也好生惭愧。而听到云晨团长手刃贼之时,全城人民无不拍手称快,在下更是在夜间好好的痛饮了几杯。如今在下能再次有缘碰到云晨团长,这里在下斗胆代表全城百姓在此对云晨团长表示感谢。”说完,这厮竟然还真的给云晨鞠了个躬,要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别人还真被他的这番真情所感染了。

  是的,要是不知情的人会被感染,但是云晨却不会1面对山猫团长这已经快要潸然泪下的煽情表演,云晨点都不为所动,反而鼻尖冷哼声。“哼,不知道在黄泉之下的那四只老鼠听到自己兄弟的这番会不会气的从棺材里爬出来。不,他们不在棺材里,他们已经死无葬身之地了,就是想爬起来也不知道从哪里爬起来了。”

  云晨的这番话不可谓字字诛心,就连晨曦佣兵团的人都觉得有点刺耳那就更别说山猫了。果然,山猫听云晨所言登时勃然大怒。“云晨团长三番两次言语针对于我究竟是何意义?”

  “哼,是何意义难道山猫团长还不知,你我都是明白人又何必遮遮掩掩。”

  “莫名其妙,实在不知道你在发什么疯,我不再与你啰嗦,只要我取回我的猎物你我就互不相关,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现在,你给老子让他,不然老子认你可老子手上的刀可不认你。”恼羞成怒的山猫个劲的咆哮着,手中的刀在胸前划拉着。那反射的光线格外让人刺眼。

  “事到如今,阁下还是不想承认吗?山猫团长,不对,应该是神秘的五鼠,锦毛鼠阁下!”

  “什么,他是锦毛鼠?”

  “不会吧,难道那无恶不作的锦毛鼠直就是他,怪不得大家直找不到他了,原来冒充佣兵生活在城里啊。”

  “是啊,是啊,灯下黑果然有道理啊。”

  云晨的话出,顿时就掀起轩然大波。这个消息实在是劲爆了,劲爆的让他们都愣住了。

  “不可能,他怎么知道的,不可能,绝不可能。冷静定要冷静,说不定是这小子故意诈我的,哼,这种伎俩也敢在我面前逞能。”山猫同样也被云晨的话吓倒了,背脊上也瞬间渗出丝丝冷汗,可他依旧认定这是云晨故意如此,所以他依旧将心安下来。

  “血口喷人,想不到云晨团长年纪不大可是牙口却好生厉害,只是你所说之事太过骇人2你说我是那锦毛鼠,你可拿的出证据,如若不然在下今天就要好生代你家大人好生管教管教你,让你知道什么叫着祸从口出。”

  山猫放出的狠话云晨只当没听见,而且他敢断言山猫就是锦毛鼠自然是有着十足把握的。“证据,原来山猫团子还不死心啊。既然山猫团子想要看证据那我就拿出证据给你看。”

  山猫听到云晨真的要拿出证据心中也是惊,再想出言阻止却也来不及了。

  “这证据其实直就在阁下的身上,就是不知道山猫团长敢不敢拿出来。”

  本来被云晨所说的证据吓到的山猫此时又听云晨说证据就在他的身上也是愣,接着却哈哈大笑起来。“笑话,云晨团长说证据就在我身上,可在下孑然身,不知道云晨团长所说的证据又在哪里呢。”

  见到山猫依旧在装腔作势,云晨倒也不在绕弯子。

  “想要看证据,简单,烦请山猫团长举起右手来。”

  “右手,好,既然你想看,那就看吧。”说着,山猫就把右手举了起来,可是等他将手举起来时看到右手手腕处的印记时心中大震。“该死,怎么把这个给忘了。可是那小子怎么会知道的。”当山猫看到手腕的印记时就后悔了,可是显然已经为时已晚了。

  “请诸位,看看山猫团长的手腕处是不是有个鼠形刺青?”

  听到云晨的提醒,大家都纷纷凑到近前辨认。这山猫的右手手腕的的确确是有处印记,要不是云晨提醒大家还真不定能辨认出。咋看还以为是处胎记,可是如今看来还真是只老鼠形状的刺青。

  见大家肯定之后,云晨不管被众人围观的有些发怒的山猫继续说着。“在下曾经与其他四只老鼠交过手,也是得天之幸能够手刃匪徒3而在与他们交手的时候我都曾见过他们的手腕处都纹有此种纹身。”

  听到这里,大家总算明白了云晨之前所说的证据为什么直都在山猫的身上了。在看到山猫手腕处的确是有着鼠形纹身,大家也基本肯定了山猫就是那只神秘的五鼠锦毛鼠了。

  “山猫团长,事已至此你还不想承认嘛?”云晨见山猫的身份被自己揭穿后不但没有丝慌张反而面上仿若带着丝丝笑容。

  不错,山猫此刻的确是在微笑。先前他还担心自己的身份被揭穿,可是此刻真的被揭穿了,心里反而也不觉得有什么了。就像个人总是担心自己的秘密被人发现而直备受折磨当有天这个秘密被人知道了,那么他也就瞬间从那种备受煎熬中解脱了出来,而此刻的山猫也有同感。

  “嘿嘿嘿,真是厉害啊。本来我以为我隐藏的够深的,没想到还是被你识破。只是我不知道为什么,你来巴勒莫城只有短短年多的时间而且你我之前仅仅也只见过次面,你能给我解答下么。”对于自己身份被揭穿山猫已经不在意了,他在意的就是云晨是如何识破他的,正如他所说的,他们就只见过面的。等等,想到这里,山猫脑中画面闪过,然后画面定格在他与云晨第次见面的时候,莫非

  “不错,你我之前的确只见过次面。而且你化名山猫,这让所有人都不会想到你就是那五鼠锦毛鼠,因为老鼠不可能把自己叫着猫。可是你还记得我们当初第次见面吗?”

  果然就是那次见面啊,看来自己终日打雁反被雁啄啊。山猫心中肯定了自己的猜测同时也对自己的大意感到有些懊恼。

  “如果只是见面我倒也不会发现什么,可是我们在当时有过次较量。”

  “不错,当时我还想教训教训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毛头小子,不成想你这小子还颇有实力的,难道就是那次较量被你发现的。”

  听到山猫想要教训自己,云晨也是会心笑。“是的,咱们握手暗自较量之时我无意间就看见了你手腕处的印记。起先我也以为可能只是比较特殊的胎记罢了,直到那天我将你的几个哥哥击杀之后才发现了这个秘密。”

  “哈哈哈,就算你发现了又怎么样,我不依旧活的好好的么。”得到云晨的解答后的山猫已经无所畏忌的肆意狂笑着。

  “那天晚上在山上只有你四位兄长在,所以你逃过劫。本来我以为你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所以我就没打算斩草除根的。如今看来,我当初的姑息就是个错误。没想到你不仅没有收敛反而变本加厉,竟然再次夜闯王宫,杀害多名侍卫而且还惊吓了王后。如今让我再次遇上了你,那么定然不会再放过你了。”

  “那四个愚蠢的家伙死有余辜,在你接取那个任务的时候我就知道你肯定会山上,所以那段时间我找了借口离开了山里,但是我没有将你的事告诉那个蠢货。我就是想要借你的手除掉那四个蠢货。”

  山猫的心狠毒如此让人生寒,就连他身后那些山猫佣兵团的佣兵们也隐隐的感到害怕,更夸张的是那猥琐男直接打叫声跳开了。

  见此,山猫却也不生怒。此刻他感兴趣的就是眼中的这个少年,既然他的身份已经暴露,那么他就没有必要在隐藏什么了,而且他已经决定了这里的每个人都要死。

  第十二章大战五鼠

  ?

  r336

  眼带寒意的扫视了周后,山猫又把眼睛盯住了云晨。“小子,告诉你,那天晚上如果你碰到我,那将不是我的劫难而是你的劫难。要知道,这些我隐藏的不仅仅是身份哦,桀桀桀。”

  山猫的笑声越来越大也越来越瘆人。而随着他的笑声扩散,山猫身上开始散发出股阴寒的气息。这股阴寒的气息仿佛要吞噬天地般,被山猫盯着的云晨尤为明显,那感觉就像被条藏在暗处的毒蛇锁定了。

  “原来你隐藏了实力!”感受到山猫身上的气势越来越强大,云晨也未曾料到这家伙竟然有着如此的实力。条拥有如此强大的实力却不表露,反而让自己藏在暗处。这种人很是恐怖,恐怖得你知道恐怖会什么时候发生。

  “哟,感受到恐惧了,我就喜欢看到你这种恐惧的表情。这是世上多么美妙的时候,看着个人恐惧的挣扎着挣扎着,可最后依旧逃脱不掉。”

  山猫改之前的那种凶狠,整个人就像变了个人样。如果之前的山猫会让人感到畏惧,那么现在的他会让人不自觉的感到恐惧。而云晨则认为这家伙就是个十足的心里扭曲的变态。

  不错,山猫的确变态,同时也有着变态的实力。

  当山猫将自己的气势释放到定程度之后,就立刻向云晨展开了攻击。这种人旦认准了就必然出手,且定会选择先下手为强。这种喜欢将自己隐藏在暗处的人都有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想要将切都掌控住,或者说是不肯吃点亏。

  在山猫整个人转变的时候,云晨就已经心有防备。此时见山猫攻了过来,也是心神骤紧。胸口的漩涡也随之转动,而那转动的漩涡更是向着身体四周散发出丝丝力量。当漩涡转动之时,云晨整个人就进入了另种状态。在他的眼里,无论是静止还是运动的他都能够清晰的感受到他们的轨迹1在与蝎子王战斗的时候他还没有完全掌握这种状态,而随着之后他的不断尝试和不断练习,如今的他已经可以很好的控制这种状态了。

  山猫似乎也感受到了云晨身上的异状,不过他已经无法顾及了。

  “鼠影重重!”山猫喝声响起,骤然间山猫那攻击的身影分为四。每道身影看上去都非常的正是,此刻就好像突然间有四个人从不同的方向攻向云晨。

  这是什么招式,云晨也被山猫的招式惊住了。他吃惊的不是山猫的招式诡异,而是以现在的特殊状态都难以分辨,难道这四道身影都是实体?

  就在云晨心中念头刚起的时候,山猫的四道身影已然近前。没有任何繁琐的动作,四道身影同时对着云晨展开了最为直接的出拳。看似简单的直拳,可是旦加上那恐怖的速度,这拳头的威力顿时就被放大到无限倍。

  左边下边侧身头部,面对四道身影的攻击,云晨不停的闪躲着,因为攻击速度实在是太快了,而且他更分不清这身影是不是每道身影的攻击都是实的,他不敢尝试,所以他要保证自己不要被攻击到,哪怕看上去有些拳头是虚幻的。

  相对于云晨的谨慎,山猫却是气定神闲。在看到云晨极力的躲闪的时候,山猫也是冷挂冷笑,身子竟然又增速分。原先的那四道身影登时变得更加难以分辨,那攻击的速度也变得更加快速了。

  这骤然的加速瞬时就让云晨的闪躲变得有点捉襟见肘了。果然,不会儿云晨就在如此吃力的情况之下出了纰漏。

  在云晨看看转身躲过轰向自己腹部拳头的时候就感受耳旁生风,所以立马侧头避过。

  “不对!”就在云晨侧头的瞬间,心中顿生警兆。可是显然此刻云晨已经来不及应对了。

  嘭!

  背部遭受了重重的击,云晨个踉跄险些栽倒2不过这下让云晨也好受,时间五脏六腑都似要错位般。而背部那股巨力并没有消失反而向着云晨的內腑侵袭。云晨刚想起劲抵挡才发现这股力量极为阴柔仿佛毒药般快速渗透,云晨的抵挡没有起到任何作用。这股阴力很快就向着云晨的力量之源冲了过去,这让云晨不禁心中巨震。这胸口的漩涡好不容易才形成如此玄妙的状态,要是被这阴力冲,且不说这漩涡带来的好处有没有影响,若是让这漩涡爆开,那云晨必定难以存活。

  可是云晨心中着急万分但却没有解决之道,冷汗已经将衣襟打湿。眼见着这股阴力冲进漩涡,云晨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片刻之后,胸口依旧没有传来什么异样,等到云晨内视看,心中也是感叹万分啊。

  只见那股阴力进入漩涡之后立刻就被突然加速的漩涡所牵引然后随同漩涡起旋转,而随着漩涡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那阴力竟然慢慢的被消散掉了,直到最后丝不留。不,还留有丝,不过这留下来的丝力量也是变得非常纯净的力量也被漩涡吸收了。虽然这股力量不大,可云晨还是觉得自己的实力有了点提升。

  山猫对自己的攻击还是很有信心的,因为他的力量与众不同。他的力量不像别人那样狂暴,他的力量却如他们人般阴鸷。所以看到云晨被他击中后,山猫脸上的笑容就变得更加的浓郁了。

  的确被击中后的云晨有过短暂的愣神,那样子像极了受了重伤,可是片刻就恢复了,这让原本信心十足的山猫也是感到惊愕。他没想到云晨实力竟然也如此强横,不过山猫也没有想当然的认为可以击击杀对方,所以见到对方片刻之后就立刻再次发动攻击。

  噌的声,山猫原本空无的双手突然弹出利爪,像极了猫爪。

  空中再次出现四道山猫身影,而每道身影手中都闪烁着瘆人的寒光。

  再次面对山猫的重重攻击,已经吃过亏的云晨变得更加的谨慎了,要知道如果再次被击中后果就不堪设想了3

  猫影交错,寒光冷冽。整个空气中都弥漫着浓浓的杀气,那四道山猫身影围着云晨不停的转圈,偶尔攻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