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魔兽。虽说现在水中的魔兽不在肆无忌惮的攻击者人类可是你要是想在河中畅游那魔兽们就不会那么客气了,毕竟你是在它地盘上进行着赤裸裸的挑衅啊。

  此时在河畔站立着两个人,不错,正是尤佐和云晨。尤佐眼神始终盯着眼前的河流不发语,至于云晨同样也是无甚可谈,就这样两人静静的矗立在河畔许久。

  “你会水吗?”个莫名奇妙的问题突然从尤佐的口中蹦出来打断了这寂静的画面。

  云晨转过头来看着尤佐发现尤佐依然是看着眼前的河水,“我不会游水,我长这么大还是第次见到这么大的河。对了,尤佐先生您为什么会问这个啊?”

  “不会吗?没办法,时间太仓促了,只好硬上了。”对于云晨的问题尤佐没有理睬而是自己不知在嘀咕着什么。尤佐转过身看了云晨会儿,接着说道:“从今天开始以后部分的训练就将在眼前的和里进行,你不会水那么今天我就带你天,从明天开始你就要独自人在河里了。现在脱衣服跟我下河1”说完这些尤佐就已经在脱自己的外衣了,那雄伟的身躯就渐渐的显现在云晨的面前,虽说尤佐是名骑士可是看那浑身的肌肉就跟战士的身材般。

  本来还想在多问几句关于训练的事,可是听到尤佐左后句犹如命令般的话语之后,云晨也只好乖乖的在岸上把衣服件件的脱下来了。时值深秋,晨风阵阵,吹的云晨顿哆嗦。骑士尤佐却早已经走向河水了。

  “对了,忘了说了,河里可是生活着大量的魔兽的。”正在下河的尤佐又突然冒出句。听到这句云晨额头顿时尽是黑线。

  嘶,云晨的睡觉没入河水,顿时阵寒意从脚底直冲大脑。要是以前的云晨早就跳起来离开这这该死的河水了,可是自从昨天的事之后云晨却暗暗的决定无论如何都要坚持下去。

  “你还在那里磨蹭什么,还不赶快过来。”尤佐的声音适时的出现在云晨的耳畔。云晨赶紧收回心神跑向了尤佐那里。

  看到已经被淹没到胸口的云晨,尤佐问道:“你现在告诉我你现在的感受?”

  “先生,我感觉好难受,呼吸都困难了而且很难用上力,有时站都站不稳。”“不错,水是种很神奇的物质。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句话就是谁能载舟也能覆舟。或许你现在可能还不懂,不过你只要记住,任何事物都有定的相对性,而不是绝对的。眼前的谁对于现在的你来说肯能会让你感觉难受甚至会危及生命,但是对于生活在其中的魔兽而言,水里就是他们的天堂。这个大陆上有种神奇的魔法,之所以神奇那是因为同样是种元素却有着不同的功能,这种魔法叫着水元素魔法。普通的水元素魔法是主治疗的,般的治疗师就是学习这种魔法的。可是水元素还有种魔法却是主杀伤的,那就是冰魔法了。所以以后要记住,千万不要被事物的面性所蒙蔽,定要看清全面,人亦如此。现在感受水中的流动,随着水流来调整你的呼吸,让自己更好的融入其中。在水里跟在陆地上是完全不样的情况,在陆地上你越用力你就越能从大地上获得相应的回力,但是在水里你越是用力你越是得不到力,所以不要莽撞。”听到尤佐在旁边的指点,云晨努力的寻找着那种融入的感觉,让自己身体放松,仔细的感受着水的流动,渐渐的云晨放佛进入了种前所未有的境地了2整个人不像先前那样在水中挣扎了,而是非常从容的站立在水中,不对,如果你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云晨不是简单的站立,而是有着极小的身体摆动,摆动的幅度跟水流竟然非常契合。

  “没想到这孩子的悟性这么高,我只说了几句就能理解并能做到入定的境地了。”看到云晨处于种玄妙的境地,尤佐也是感到有些诧异,不过他并没有打断云晨,因为这种入定境地对于修炼者来说是非常好的。对于外界的动静,云晨此刻可以通过河水非常清晰的感受到,就连尤佐那强有有力的心跳声也可以听的到,云晨不禁有些兴奋,可是云晨这样兴奋就从入定的境地里出来。云晨还想再次感受那种玄妙可是不管再怎么努力也没有办法达到刚刚那种境地了。睁开眼睛,云晨有点疑惑的看着尤佐。

  尤佐似乎也知道云晨此时的疑惑,于是就说道:“是不是觉得刚刚那种感觉很奇妙,那种境地很是玄妙特别是对修炼途帮助很大,现在的你可能还无法做到收放自如吧,不过随着你对修炼理解的加深就可以很好的掌握了。你能现在就能领悟说明你的悟性很高,记得我好像还是三十六岁的那年感受过次,以后再也没有出现了。所以你以后要多感受下那种叫着入定的地。好了这些等你以后在骑士学院里都是可以学会的,现在我就叫你怎么游水吧,在水里光站着可是不行的。”解决了云晨的疑惑,尤佐就抓紧时间教习云晨如何在水中更好的行动,因为刚刚云晨入定可是花了不少的时间的。尤佐边讲着如何在水中活动身体,如何配合呼吸让自己在水中更加自如的活动。期间尤佐度还潜入水中驱赶着在岸边的活动的小型魔兽。说到底云晨还是个孩子,在水里随便什么样的魔兽都可以危及他的生命。看到尤佐能够在水中行动自如云晨也是大感兴趣啊,而且看见尤佐可以在水中潜行更是大呼神奇。如此个教的仔细,个学的起劲,不出个时辰云晨就可以在水中进行些简单的划水了,并且其姿势要多难看有多难看。可是对于此刻能够在水中畅游的云晨来说却是异常的兴奋。“好了,既然你可以游水了,那现在就开始训练吧。”

  “是的先生,没想到游水这么好玩,要是训练都是这么话那就好了3”

  “好玩,你说好玩就好。现在你就沿着河边向上游游直到你游不动为止,然后你就上岸跑回这里,接着你继续按原路游到力竭再上岸跑回这里,如此反复直到我说可以休息的时候才可以休息。”

  此时的云晨是何等的兴奋,还不等尤佐说完就开始游了。可是真正游起来的时候就不好玩了。等到他游了不到五十米的时候就感觉自己没力气了又游了十米左右云晨就游不动了,但看到岸上的尤佐云晨还是坚持着向前游着。

  “没力气了,怎么办,手脚现在已经都很酸了,身体也有点下沉了。不行,我定要坚持,我还可以游的。”云晨在心里不停的给自己鼓励着,脑海中时浮现尤佐那犀利的眼神,时浮现梦瑶鼓励的眼神,时浮现下来侮辱的声音。啊,云晨声大喝,全身不知道哪里来的股力量接着继续又下去了。

  随着云晨在岸上跟随的尤佐看到这幕又是吃了惊,“看来这孩子给我惊喜还真多啊,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

  又游了三十多米云晨实在是没有力气了,就连爬上岸的力气都没有了,全身下失去了控制沉了下去。岸上的尤佐看到云晨沉下去了赶紧下水把云晨捞了起来。上岸之后,尤佐把衣服披在云晨的身上,弄醒了云晨。“不能睡,现在你就尝试着感受下入定的境地,人越在虚弱的时候越是修炼的好时机,快,凝神静思。”

  听到尤佐的话,云晨只好打起精神让自己安定下来。渐渐的云晨又进入了那种玄妙的境地了。不过这次的感受明显不同,这次云晨试着感受下自己的身体。云晨能够感受到自己身体每个部分都在努力的恢复着,而且云晨可以感受到自己大脑和心脏连接的那条堵塞的血脉里面尽然有点通透了,怪不得刚刚自己觉得哪里有什么东西碎了。云晨努力的恢复着自己疲劳的身体,随着那条被堵塞的血脉打开,云晨的恢复速度也是快的不可思议,没过会云晨就感觉自己恢复的差不多了。再次从入定境地出来,云晨赶紧把自己的情况告诉了尤佐。对于如此奇异的血脉尤佐也不知道,不过既然能够加速恢复那就是好事。果然云晨又给他带来了惊喜。

  云晨的快速恢复也让尤佐感到神奇,不过同样的尤佐也会重新制定更加严格的训练。水中训练依旧继续,云晨依旧做着相同的训练。现在的云晨还只是在岸边的浅水区进行着游水训练,相信在不就的将来,云晨就可以到河的中心如水中游龙般。

  第九章马背上的生活

  ?

  r336

  本看最快更新

  秋风吹过,那枝头上早已枯黄的叶子随风飘落。风停,那失去动力的枯叶落在泛着阵阵微波的河面。河面在夕阳余晖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的宁静。道身影仿佛寒松样矗立在岸边那犀利的眼神犹如两把利剑般盯着眼前的水面。

  就这样过了许久那道身影却依旧动不动的。“咦,今天的小家伙潜水的时间有点长啊,不会出岔子吧。”

  “哗”,那道身影突兀的嘀咕声还没结束多久,刚刚还颇为平静的河面顿时被阵水花声打断了。看来水中有着头体型不小的魔兽啊,不对,从水中冒出来的却是到人影,原来正是在水中锻炼的云晨。

  看着从水###来的云晨,尤佐也是感到丝满意,能在短短的个月的时间里达到这样的效果也是云晨付出巨大的艰辛。

  这个月的时间,云晨每天都是严格按照尤佐的计划进行着。开始的时候云晨并不能跟上这样的强度,但是他却凭着股毅力在坚持着。在这段时间中,云晨没有天是自己回家的,每次都是把自己的逼到极限还不够直到自己累趴下为止。尤佐看着每天这样不要命的训练也是倒吸口冷气啊。虽说他对云晨严格但是却并没有想到结果是这样的,不过这样疯狂的训练的起到的效果确是非常的理想。现在的云晨在水中犹如游鱼般。

  “好,今天到此为止吧,你可以上来了。”看着能在水中站立的云晨尤佐满意的点点头说道。

  “哗”又是阵水花,云晨消失在水面了,不久就出现在岸边了。云晨从水中探出脑袋意犹未尽的问道:“怎么了?先生,河中的训练结束了么?”

  “时间已经过去个月了,你水中的训练并没有结束,只是暂时告段落而已1这个月的训练是为了训练你的耐力和毅力,在水里能起到加倍的效果。你这个阶段的表现让我很满意。接下来我们还有着其他训练计划,还记得我上次说过的骑士第轮考核么?”

  “记得,您上次说过,第轮考三个项目分别是力量平衡和反应力。”

  “不错,所以接下来我们就着重这几个方面的训练,同时我们也没有都少时间了。”对于尤佐的安排云晨只能照做。

  “好了,上来吧,今天好好的休息调整下。记住明天跟每天样的时间在侯爵府门口等我。”尤佐说完正准备转身回府,可身后却传来云晨的声音。

  “先生,您说过,修炼犹如逆水行舟,所以我想把今天的训练继续下去好吗?”

  对于云晨的这个要求,尤佐也是感到诧异。望着云晨漆黑灵动的眸子,尤佐点了点头。

  得到尤佐的首肯云晨就立马投入那宛如机器般的训练当中,拼命的朝着上游游然后又拼命的往回跑,途中累了就盘坐休息,如此反复。

  那道依然有些瘦弱矮小的身影在尤佐的眼前来回穿梭着,看到这幅画面尤佐那冷漠刚毅的嘴角也是微微上扬。

  “啪”云晨又次因为身体达到极限坚持不住倒着地上。看到云晨这幅摸样尤佐却没有表现的紧张想必这种情况已经司空见惯了。

  尤佐又次的把云晨背起来,徐徐的往着侯爵府走去,不知是不是因为云晨今天的表现让他感到满意,尤佐今天的步子迈的也比平时慢点稳等到云晨醒来的时候他也是如往常样泡在那混有恢复药剂的大木盆里。泡在热水里,身上的疲劳也渐渐的消退。

  靠着木盆,云晨脑袋里阵胡思乱想,会儿想到以前沿街乞讨的时候,会儿想到在那个小树林里与梦瑶第次见面的时候,会儿又想着明天尤佐会又给他带来什么样的魔鬼训练2翌晨,大地依然被层薄雾所笼罩。云晨跟平时样的时候出现在侯爵府门口,等到他到的时候尤佐正骑着匹魔兽向他走来。

  看着眼前的足有两米高的魔兽云晨也是感到很是新奇,这是他第次这么近距离的接触魔兽。

  “这种魔兽叫着槽马,是大陆最常见的种魔兽。这种魔兽因为喜欢卧槽而得名,同时因为这种魔兽比较温和而且脚力不错被大陆广泛用于交通和代步。“尤佐的解释同时也是给云晨教授些大陆上的常识。

  “我们接下来的训练主要就是在这马背上进写上马。“

  尤佐简单的句上马对于只到眼前魔兽肚子高的云晨来说却是有着定的难度。似乎知道云晨的难处但尤佐却没有上前帮忙。

  云晨几次尝试无果之后将求助的目光转向了尤佐可发行后者正把眼睛朝天。云晨在心中诅咒某人下之后咬着牙又尝试着上马。在经过几次与地面亲密接触之后云晨终于攀上了眼前只有两米高的“大山“。趴在马背上喘着粗气。得亏着云晨经过了个月的训练,要不然以他的身板想独立上马,那还真是够呛。

  看到云晨已经上马,尤佐没有说话直接桥马就走。云晨好不容易刚喘口气又直接趴在马背上动也不敢动。似乎跟云晨过不去,路上尤佐行走的步子忽快忽慢,在马背的云晨也是饱受摧残。

  好在云晨有着个月时间训练的底着,在经过了段时间的适应之后云晨也是缓缓的直起上身。渐渐地惶恐被新奇所取代,云晨在马背上竟然有几分得意起来。可是得意的云晨却没有看到那前面桥马的某人嘴角诡异的斜着。

  “嘶嘶”槽马不知受到什么刺激,阵嘶鸣之后四蹄狂奔。刚刚坐在马背上得意的云晨哪见过这种阵仗啊,时吓得又趴在马背上,可是还没等到他来得及趴下就被股巨力给弹了起来,重重的从马背上摔了下来。

  云晨这下摔的眼冒金星,还没来的及分清东南西北眼前出现片黑影3不知道尤佐用了什么法子,刚刚似乎发了疯的卧槽马又回到尤佐的手里。

  看着云晨在地上的龇牙咧嘴,尤佐面无表情的只说了句继续。云晨手揉着有些懵的脑袋手揉着开了好几瓣的屁股又次爬上了马背。也许是经历次血淋淋的教训之后云晨这次学乖了,在马背从始至终都是趴在马背上,偶尔直起身子也是尽量的压低重心提防着。

  云晨这番防范起到了很到的作用,路上尤佐的几次“陷害”都未能见效了。世界上最可怕的时候不是灾难到临而是在灾难到来之前的等待。

  云晨就是如此,这路上,云晨的心弦直都是紧绷的,深怕不小心又得来次与地面的零距离接触。就这样惶惶不可终日,祈祷着眼前这条路快点到头。

  似乎云晨的祈祷起到了作用,眼前的路终于也是走到了尽头。

  路的尽头不是天堂至于是不是地狱就另当别论了。

  路的尽头是片森林,由于离的还很远云晨无法看清森林的近况,不过能这么远就能看见森林,想必森林的规模不会很小。

  “这里就是云达斯森林,这里就是接下来你训练的地方。”

  由于云达斯河,所以云达城气候适宜,水分充足,也就形成了云达斯城丰富的资源。

  云达斯森林里有着丰富树木和些肉质鲜美的魔兽,所以这森林也为云达城的木匠和猎人处伐木捕猎的场所。

  虽然云达城的居民会经常到森立来采取些自己所需的东西,但是整个云达斯城的居民都遵守着个规定,而这个规定也是云达侯爵到任亲自发布的。

  为了让云达斯森林能够很好的保持下去,云达侯爵规定云达斯城的居民在伐木和打猎后都必须进行栽植树苗和放生幼生魔兽。这个规定方面体现了云达侯爵的英明之处,另外也使得云达斯森林能够多年保持原貌。

  云晨颤颤巍巍的从马上下来,看了看眼前的山林又看了看尤佐,发现尤佐的眼神里似乎有着丝兴奋。云晨顿时觉的丝不安。恐怕这位先生又有着什么等着他吧。

  “从今天起,除了回到侯爵府,其他的时间你律不准离开马背。记住,云达斯森林的深处不要进去,如果你觉得自己活的够长了那就另当别论。”尤佐那犹如魔鬼般的声音适时的出现在云晨的耳畔。

  “果然”云晨吞了口气,心中暗叹。接下来的训练不死恐怕也得脱成皮吧!

  第十章玉面雪狐

  ?

  r336

  本看最快更新

  三月后。

  云达斯森林如既往的宁静,淡淡的薄雾在晨曦的映衬下在花草树木中飘荡。在森林中生活的些魔兽也拖着惫懒的身子在林中慢慢的穿行,树头上低等飞行鸟类魔兽也发出对新的天期待的欢快叫声。此时的云达斯森林显得是格外的和谐与美丽。

  “希律律”,云之森林如画般的景致被阵马匹的嘶鸣声又次的破坏了。在如此宁静的晨间,道黑影飞腾穿梭于林间。近看,原来是个少年骑在头高大的马匹上纵横驰骋。不错,这个少年就是三个月前还在林外踌躇的云晨。经过尤佐设定的强化练习,使得昔日那个在连上马都显得忐忑的愣头青摇身变,变成了可以再云之森林中灵活穿行腾跃的马背好手。

  想到早上尤佐说道,今日事最后天的训练,云晨心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