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拿起小刀在自己第次撬动的地方开始点点的撬了起来。

  在撬过圈后,云晨试着用手掰了掰盒子,用力还真把盒子给掰开了1

  想到盒子摆的东西千千万,可万万没想到盒子里摆的是把剑,而且是把断剑。

  这把断剑可能时间放置过长,上面感觉有几块铜币大的锈斑,可是这个盒子密封的很好啊,为什么上面有锈迹呢?

  云晨伸手把宝剑提了起来,虽说是把断剑,但云晨提起来时还是感觉有点重,可见这把剑如果不是断的想必原来的重量应该不轻吧。

  云晨仔细看看这把剑,剑身从从中间处斜口断裂仿佛是被人用力给掰断似得。由于是把断剑,所以剑身的长度不得而知,不过残留的剑身大约有尺有余,宽约三指。剑身上没有精美的花纹,只有道凹槽从沿着剑身而下。在剑身和剑柄结合的地方有个圆形的凹槽感觉这里应该是镶嵌着什么的。剑柄的护手呈字型,由剑柄处往外延伸,宽度也由细到宽。剑柄握手也是中间粗两头稍细,方便用剑者的使用,剑柄末端也没有复杂的设计,只是方形的平台式结构,整个剑柄长约5寸,方便单手握和双手持。剑柄护手和剑柄及剑身恰好像是个神圣教廷使者胸前佩戴的十字架形状样。

  云晨看过运达侯爵的佩剑,比眼前这把剑华丽不知道多少层次,甚至是就连尤佐的佩剑也要好过这把。

  不过云晨看着这把剑,却是感觉挺喜欢的,至于什么原因恐怕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殊不知,如果这把简陋的剑只是简单的剑,那为何又会放在这样异常精美的盒子里。

  云晨顺手就用这把剑随手横空劈了几下。并没有发现像尤佐在教自己的时候可以劈出风声。云晨嘿嘿的笑了几声,看来自己的实力差远了。

  在教云晨简单的劈斩动作的时候,尤佐不容许云晨使用真剑而直使用木剑。现在好了,自己终于有了把剑了,虽然是把断剑,不过云晨还是挺开心的。

  云晨这高兴就又拿着剑在屋里胡乱劈砍着。

  啪的声,云晨不小心把剑劈到桌子上了,这桌子如何能承受这样的冲击力2夸嚓下全散了,桌上的盒子也掉地下来了。

  云晨吐了吐舌头,赶忙蹲下身子收拾桌子。在收拾的时候故意的看了看自己刚才无意砍到的地方。可看了圈也没有发现剑痕,合着这桌子是自己砸塌的。还有,这把剑也太钝的吧。

  云晨无奈的把桌子的残骸归拢到了起,又去捡掉在地上的盒子。

  掉在地上的盒子和盖已经分家了,云晨只好先把盖子捡起来放到床上,又去俯身去捡盒子。

  在把盒子捡起来的时候,云晨看见里面的内衬好像被摔的有些松动了。云晨就把盒子放到床上,然后轻轻地把内衬点点的往外撕。

  撕开看,里面放着副画轴。

  咦,怎么又是副画。看到里面装着的东西时,云晨有把头看了看墙上挂着的那幅画。只是云晨对于第看那幅画的反应心有余悸,所以只是瞥就别过头去。

  小心的将画轴从盒子里取出来,就直接在床上慢慢的把画轴打开了。

  打开画轴,云晨又被画中的出现的画面镇住了。

  只见画中画着位身着洁白长衫的男子,剑眉星目,双眼深邃。刚毅的脸庞又不失丝温和,宽阔的肩膀似乎可以撑起片天。与犹如天人的男子想比,他手中所拿的剑就显得暗淡无光了。

  这把剑怎么好像,云晨赶紧把那把断剑拿过来与画中之剑对比。真的很像,莫非这把断剑就是画中之剑。可是对于这把剑的其他信息就没有了,云晨也只是觉得这么雄伟的命男子怎么会用这么把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剑呢,对于这点,云晨也是很是纳闷。

  云晨对画中的男子感到很是好奇。时兴起的云晨就拿着那把剑开始比划画中男子的姿势,边比划着边还瞅着画,看看自己摆的姿势是不是很正确3

  就在云晨单手将断剑在自己的胸前平举朝远方直指的时候,云晨又看了看画中男子。可是突然,云晨觉得画中的那名男子动了。

  起先的动作还是很慢,可是男子的动作越来越快,看的云晨头晕眼花。

  不是吧,又来。

  随着男子的动作越来越快,快到云晨根本就看不清眼前的景物的时候。轰,云晨头栽倒在地上,那把断剑也随之掉在地上了。

  幽幽转醒的云晨拍了拍脑袋,背着身子把床上的那幅画轴收了起来。似乎把画轴卷起来还不放心,又把画轴放回盒子里填上内衬再盖上盖子,云晨长出了口气。

  真他娘的的邪门,怎么两幅画都有这样,而且副比副厉害。看着墙上挂着的那幅画和静静地躺在床上的盒子,云晨个劲的在运气。

  回忆着自己这神奇的经历,云晨觉得这切都显得那么虚幻。雪白的小狐狸诡异的迷雾小屋池塘断剑,还有两幅让人可以头晕目眩的画,这切的切让还只有十岁的云晨不知所以。

  对于短短时间里发生了这么多的事,云晨实在是理不出个什么头绪了,索性就不再去想。捡起断剑用衣服将其包好,转头看,盒子还在那。

  这个盒子怎么办呢,还有墙上的那幅怎么办呢。本来云晨还想把盒子扔到水里,可想自己已经开封了再扔到水里,到时候不见得还能防水了。带走吧,可是盒子挺大的,回去后大家问起来自己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其实,云晨下意识的不想自己遭遇的这件奇事告诉别人,就像老叫花子让自己不告诉别人认识他样。

  最后实在没办法了,云晨想到不如把它埋了吧,等以后有机会再把它挖出来。

  说到做到,云晨抱着盒子就想出屋,刚出屋门的时候又把脚踏了回来。把盒子重新放到床上打开,然后又背着身把墙上的那幅画取下来了卷起来起放到盒子里了。把墙上的那幅画放好后这才再次抱着盒子出屋了。

  出来后,云晨看着屋子的周围,时也不知道埋在哪里好。于是就抱着盒子围着屋子转着圈好找到个较好的埋藏围着屋子没找着好地儿的云晨又开始围着池塘转。

  还别说,就这转还真找着好地发了。云晨抱着盒子围着池塘还没走多远就看见,在离池塘有丈远的地方长着蓬蒿草,而且又正好长在正对小屋的池塘的对岸。

  就它了,云晨决定就选这里作为埋藏

  云晨欣喜的抱着盒子跑到那蓬蒿草处,然后刨了个大小合适的坑。把盒子放进去,发现坑挖的不够深,于是又挖了会儿,这才满意的把盒子放进去埋好。

  埋好后,觉得万以后自己再来,光靠这蓬蒿草以后不好找。云晨跑到屋里把已经坍塌的桌子腿,削个半截钉到蒿草里,切完工后云晨满意的啪啪手。

  “哎呀,不好”

  正自我良好的欣赏着自己的杰作,云晨突然大叫声。

  “我这么长时间没回去了,侯爵府的人肯定急坏,这可如此是好。不行我得赶紧回去。”

  不错,自从云晨追着小狐狸跑进迷雾后,天很快就黑了。

  跟往常样的尤佐也适时的来找云晨,来结束这最后天的训练课程。可尤佐找了几遍云晨常去的几个休息点都没有发现云晨的身影,尤佐这觉得出事了。

  云晨的失踪也着实让侯爵府的人下了跳。云达侯爵更是亲自带人进森林进行大面积的搜寻。

  今夜的云达斯森林注定是不平静的。

  侯爵府的人搜寻了晚上仍然没有发现云晨的踪迹,只是在出上坡处发现云晨平时训练的马。

  眼看天快亮了,森林里的雾气也慢慢的浓了,疲倦的人们似乎觉得此时的云晨已经凶多吉少了。往年在云达斯森林里失踪的人也不在少数啊。

  云达侯爵看着森林里升腾的雾气,也无奈的招呼大家准备回城。

  意识到自己已经很久没回去的云晨赶紧的朝着屋子四周的雾里跑去,可看到四周样的雾气,云晨也傻眼了。

  自己当初是误打误撞的进来的,回去还能有那么好的运气么?云晨有点不敢去尝试,可是自己究竟该怎么穿过浓雾呢?

  第十七章尤尼菲德大陆

  ?

  r336

  本看最快更新

  尤尼菲德大陆上只有条大型河流,这条河流由极北雪域直流向大陆南端的沼泽带。这条由北向南的河流刚好把尤尼菲德大陆分成东西两块大陆。这条河流也是被人类称之为母亲河的奥美莱河。

  在很久以前,尤尼菲德大陆上人类是沿着奥美莱河西岸自给自足的生活,大多的魔兽也是与人类生活在同个流域。虽说偶尔会有人类捕杀魔兽食用,魔兽吞食人类事情,但人类和魔兽还是能比较好的共同生活。人类身体的羸弱,使得人类在单独外出的时候容易遭受魔兽的攻击。具有大智慧的先贤就想出了人类群居的生活方式,所以在河流沿域形成许多的部落。

  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岁月的变迁,人们开始变得贪婪。人类不满足和魔兽共享这富饶广阔的大陆,而且有些魔兽身上会产出令人垂涎的宝物。皮毛兽肉以及魔兽身体上长出更珍贵的诸如兽角兽牙等等。于是人类各部落的先贤联合所有的人类,利用自身的智慧制造出很多的杀戮武器,对魔兽进行围剿和捕杀。

  最初,人类和魔兽的交锋中人类并没有占据太多的便宜。因为魔兽的身体太强悍了,普通的武器很难造成魔兽的致命,反而魔兽因为被攻击后疯狂报复使得人类损失惨重。

  这场人类与魔兽的战争持续了几千年,尤尼菲德大陆也是经历了创世以来最大的浩劫。

  终于,在人类不断提高的智慧下,魔兽渐渐地失去了它们的优势。人们制造出更强大的武器,历代先人在与魔兽不断的交战中更是总结了能够提高人类身体强度的锻炼方法。就这样在人类众人的智慧下,魔兽被赶到大陆西面最大的群山脉中。

  魔兽们借助了山脉地形的优势,暂时的阻挡了人类大军屠杀魔兽的脚步。另外,人类对于山脉的资源不在乎以及在战争中死去了太多太多的人,所以人类在山脉外围建立了防线就放慢了进攻1

  魔兽们在山脉里也是得到了喘息的机会,双方也形成了僵持的局面。

  人类的大军逐渐的撤回到了内陆,重新开始建立在战争中毁坏的家园。而魔兽屯居的山脉也被人们命名为“魔兽山脉”。

  而这场人类屠杀魔兽的战争被人类自己冠以“自由之战”的美称。

  没有魔兽的共享资源,人类开始了蓬勃的发展。在自由之战中取得无比战功的百人人组成了领导层“人类长老团”。这些长老团就各自选择了大陆的快版图作为自己的领土,而最初跟随长老的人们也随之起迁徙到各自的领土安居下来。

  长老团为了更好的管理大陆,开始制定了律法来统治着广大的人类,同时也开始建立了贵族制度。长老团还将魔兽中起到决定性作用的武器和锻炼身体强度的方法据为己有,让自己掌握着强大的武力。

  人类的贪婪是无止境的,人类的贪婪也是无法满足的。

  每位长老拥有着无比庞大的领土也就拥有着无比庞大的财富。长老们为了让后人记住自己卓著的功绩,强迫广大的民众为自己建立许多奢华的宫殿以及无比巨大的记载着自己丰功伟绩的雕像等其他的建筑物。

  在建立这些宫殿及雕像的时候大量的民众死于疲累,可那些长老们依然不闻不问,甚至各自攀比着谁建的更高谁建的更快。

  死的民众越来越多,人们的怨气也越来越大。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终于受不了的人们发动了起义,想通过自己的力量来推翻长老们残暴的统治。

  镇压,疯狂的镇压,血腥的镇压。这不是再次对魔兽发动的镇压,而是人类自己对自己的同胞发动的屠杀。

  没有强大力量的起义者在长老们强大的武力镇压下很快就平息了2尤尼菲德大陆再次经历了血的洗礼。

  起义失败后,长老们对民众们更加残酷,甚至把民众当成魔兽贩卖杀害。普通民众完全失去了自由,都是属于长老们的财产。

  反抗不了长老们的统治,民众开始想着如何逃离魔掌。可是长老们的领地四周都是天险。

  南边是人迹罕至的沼泽地带,里面充满着人类无法预知的危险,因为从来就没有人敢走进去,就是进去了也没有人能走出来。东边是宽阔的奥美莱河,虽说路上的魔兽都被人类赶到了魔兽山脉,可是水中的魔兽却无法消灭,所以奥美莱河同样充满着无数的危险。至于西边的就更不用说了,不要说西部有着强大的军队防线,就算是突破了军队的封锁等着是魔兽山脉里庞大仇视人类的魔兽。至于北边则是常年的冰封地域,人类根本无法生活在那里。

  面对着四周的绝境,人们最后选择了横渡奥美莱河,去人类没有去过的东河岸。

  在逆境的人们利用树木在河里浮起的原理发明了木筏。受压迫的民众开始了大规模的偷渡行为。这种逃离的行为,旦被抓后果只有死路条。

  前赴后继,面对死亡甚至比死亡更悲惨的命运,人们只能选择逃离。

  在横渡奥美莱河的过程中,第批逃离的民众们乘坐木筏下水了。可是重来没有任何经验的民众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数以万计的人类葬送在河里魔兽的口中。经过几天几夜的奋战,天无绝人之路,最终还是有着不少的民众踏上了东河岸。

  东河岸是望无际的平原,魔兽大多是小型的没有太多攻击力的魔兽。逃离悲惨命运的民众终于可以重新开始创造自己新的家园了。

  对于这些民众而言,这次偷渡只是自己逃离命运的步,可是对于整个尤尼菲德大陆的格局却带来了巨大的变革。

  东河岸没有西河岸丰富的资源,可是东河岸有着肥沃的土地3第批踏上东河岸的民众为了纪念自己的新生给东河岸起个具有纪念意义的名字叫着东起大陆,把以前不堪回首的西河岸叫着西落大陆。这不仅意味着人类崇拜的光之神是从东方升起西方落的缘故而且也寓意着从此东方大陆的崛起和西方大陆的没落。

  东起大陆的第批原著名看见很多魔兽啃食植物,于是尝试食用大量的植物,最后找到了些口感不错又可以充饥的植物进行大面积集中种植。还把些没有攻击力的小型魔兽进行圈养,让人们可以随时食用。

  没有压迫,没有纷争,东起大陆开始了自己的新的篇章。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东起大陆的崛起并没有引起西落大陆统治者的注意,所以发展的很是迅速。没有了后顾之忧的人们就这样过着百年的和平生活。

  相对于东起大陆的平和,西落大陆却充满了争斗。在发现大量民众逃离后,统治者们更加增加了统治的力度。为了防止民众的再次逃离,统治者颁布了连坐罪责。个人逃离,那个整个部落都将受到处死。在这种毫无天理的制度下,人们再也不敢逃离了。

  绝对的权利导致绝对的腐败。

  西落大陆的统治者们慢慢的开始不满足自己的财富和领土,他们开始将目光转向了其他的长老。西落大陆也由此开展了尤尼菲德大陆上著名的群雄纷争时代。

  为了不被别人侵略,这些长老们开始在自己的领地周围建起了高高的城墙,西落大陆时间出现大大小小的百座城市。

  经过长达数十年的混战,大城市的长老吞并小的城市,到最后从当初百位长老骤减为二十名长老,可想而知这场混战有多么的惨烈。

  剩下的二十位长老发现已经无法再吞并和自己差不多强大的长老时,就纷纷把自己拥有的城市整合起来称之为国度,自己也加冕为国之王。

  有天,东起大陆位老人想落叶归根,让自己的后人把自己的葬回西落大陆。老人的后人就制造的船只,带领了众人又踏上了回归西落大陆的征程。

  由于东起大陆的第批民众是通过木筏横渡过来的,所以在以后的发展中,把水上木筏进行了全面的发展。现在的木筏已经被更先进的船只代替,人们对于水上生活的经验也是越来越丰富。

  老人的后人们没有像先人那样通过付出巨大的代价才通过奥美莱河的,老人的后人们利用经验巧妙的避开了水域中些大型的魔兽,最后平安的到达了西落大陆。

  平安到达西落大陆等来的不是鲜花不是掌声,老人的后人们等来的却是岸边巡逻的军队。这些军队就是巡查像老人样偷渡的民众。只是没想到的是这次他们抓住的不是偷渡逃离的人们而是偷渡进入的人。

  在军队的酷刑下,老人的后人们说出了自己的来历。这些信息传到国王的耳中,引起了强烈的重视。这个国王发现他们有了再次增加财富的机会,他没有将消息传给其他的国王,他想自己独吞这次机会。

  这位国王逼迫老人的后人制造了大量的船只并且悄悄的聚集了军队,向着东起大陆发动了进攻。

  可是没有水上行军的经历,这位国王带领的军队也没有当初难民的赴死之心,还没有横渡奥美莱河半的时候,在魔兽不停的攻击和船只上生活的不适应是的这位国王的军队在折了大半的军队的情况下就狼狈的逃了回去。

  军队的异常情况不仅引起了其他国家的注意同时也引起东起大陆居民的注意。

  场奥美莱河之战就此拉开序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