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声明:本书为无限的用户上传至其在本站的存储空间,本站只提供全集电子书存储服务以及免费下载服务,以下作品内容之版权与本站无任何关系。

  用户上传之内容开始

  武出法随作者:扶余张生

  第章,抱负全在杀人中!

  阳春三月,春风如酥,正是万物复苏,明媚春光之时。

  武王朝,中州,庸王府。

  庸王府后院极是宽敞的武场当中,正在有场好热闹。

  “喝!”“哈!”

  武场中,十数人正在演练武功。

  动静举止之间,他们身形矫健,迅捷如游龙奔马,飘渺如杨柳随风。脊椎如大龙俯卧,摇摆则是拳脚如电,大开大阖之内,有奔雷闪电之势,打在空气中有爆鸣阵阵!

  更为恐怖的是,他们每个人体内都隐隐竟有闷雷酝酿之音,十数人体内的雷音连成片,真真如乌云盖顶,欲有雷霆样,,,这十数人赫然都是炼体圆满,五脏齐鸣,肉身境界大成的好手!

  这样的实力境界,就算是放在军伍当中,也可作百人敌,授百夫长,,,此时却如戏子般,使劲浑身解数,只为博君喜,,,只因为不远处那正在观瞧的少年。

  少年模样普通,略有英气,体态偏瘦,看起来不过十二岁的样子。

  他却穿着身华服,黑衫垫底,上金线刺绣青天碧海,内有蛟龙翻滚波涛,仰天嘶鸣直对苍天!腰间挂着环佩叮当,脚蹬双蟒皮九轧的矮靴,头饰上更有颗比孩童拳头稍小的圆润明珠!

  观其威视,可以称得上是“贵不可言”!

  少年慵懒的半依在靠背上,身后有小厮撑着凉伞遮阳,身旁是婀娜佳人捧着各色茶茗点心。他半眯着双眼,品着茶点,有眼没眼,漫不经心的瞧着。

  真真如在瞧着群龇牙咧嘴的狗样,目中无人至极了。

  他左手边则是个管家模样的老者,此时正俯着身子,贴在少年的耳边,柔声介绍着:“王爷,您瞧那边的铁塔汉子,号‘摔碑手’,使得三十六路混元掌,掌下去,有分金断石之威,,,”

  这少年赫然是当代庸王爷,牧元阳。

  说是当代,实则庸王这个王位到他这,也才传了两辈。

  牧元阳顺着管家手指,斜着眼睛瞟了那壮汉眼。

  “摔碑手”似是感受到了牧元阳的目光般,猛地是爆喝声沉腰下腹,力灌双臂,肌肉瞬间鼓起虬结如条条大龙,而后掌狠拍在了脚下的青砖上。

  以他为中心,三丈之内青砖居然纷纷碎裂如粉,霎时间尘土飞扬,威视不可小觑。

  身边众人纷纷投去惊艳目光,牧元阳却只是嘴角抽了抽,冷哼声,满是不屑的说道:“鲁莽无状,卖弄风马蚤,也不过是个半吊子罢了,,,他若是混元手大成,这掌下去,怎会有灰尘出现?不得归墟,算的什么混元?”

  “偏偏他还不自知,居然存心卖弄,这样的废狗怎么配当本王的老师?”

  少年的声音很轻,可在场的都是肉身大成,耳聪目明之辈,自然是听得清二楚。

  “没想到这庸王年纪不大,眼力倒是狠辣的厉害。活该那摔碑手卖弄风马蚤,却不知人家是老客,被巴掌拍得脂粉满地,好生痛快!”

  “小小年纪,居然轻慢倨傲如此,丝毫不给人留颜面,看来长大也是个如他父亲样的昏王,活该他家的皇位被夺!”

  “今日过后,摔碑手怕是再也没脸面在天下行走了,,,王师可是不好当啊!”

  心思各异,目光却都落在了摔碑手身上,后者自是面红耳赤心赫赫,气粗如牛蟒,看起来愤怒羞臊到了极点。

  牧元阳的话就像是刀子般,狠插在那“摔碑手”的心缝上,句句诛心。

  若是寻常身份的人这般讥讽,他必然是要掌下去,让他知道知道“摔碑手”这称谓到底是怎么来的。

  可面对牧元阳,他也只能够是打碎了牙混着血往肚子里咽。

  “匹夫怒,血溅五步。”这也不过是糊弄糊弄雏儿罢了。他知道,如果自己真的欺身上前搏命,哪怕是展露出丁点的意图,怕是没有近前就得被诛杀,绝无幸免。

  所以他只能忍着羞愤,呆立在原地,承受着众人或是嘲讽,或是同情的目光,然后在心里恶狠狠的念叨几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仅此而已。

  他尴尬良久,终于是等来了牧元阳大赦般的话:“滚吧,难道还等着本王请你吃饭?”

  “摔碑手”暗松了口气,躬身退下。

  等到他身形不见之后,牧元阳却似乎初醒般,猛地拍了下脑门:“本王糊涂啊!”

  大伙心中喜,以为牧元阳良心发现。

  却听得这厮对管家说道:“去,快追上那废物,,,本王这青砖可是皇室特供,每块都价值千金,,,且去查点到底碎了几块,让那废物给本王赔来!”

  众人闻言嘴角抽搐,纷纷心中暗骂不止,“没品!”,“死要钱!”,“昏王!”。

  这青砖着实是价值不菲,是官窑当中烧出来的珍品,可撑死也就是十两八两的价格。

  现在牧元阳居然张嘴就是千金,,,莫说只是土石烧出来的青砖,就算是实打实的金砖,也不值千金吧?

  他们知道,这次“摔碑手”怕真是栽了,非但受辱,更要伤财。

  可他们也是敢怒不敢言,只能够暗自警醒自己,可不能毁坏了王府内的草木,否则别说是当王师享用威福,怕是连棺材本都得赔进去。

  有小厮急冲冲追那“摔碑手”去了,牧元阳这才舒了口气,端坐起来,虚拜几下才对众人说道:“我大武王朝以武立国,先祖武尊起于草莽,只凭双铁拳,黎平天下,定鼎江山!”

  “至此时,人人向武,就算是耄耋老汉也懂几下庄稼把式,奋勇者更可以武封侯,名垂千古!”

  “本王乃是先祖血脉,武尊后裔,既开蒙练武,师尊自然不能是废物,,,有滥竽充数之辈,现在就可以自己滚了,也免得大伙都难看!”

  众人面面相觑,却连个离开的都没有。

  他们知道,此时离开的话,怕是名声就要彻底污了,,,“滥竽充数”,可不是什么好话。

  见无人离开,牧元阳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复半倚下来,冷笑对众人说道:“本王之师,虽只是蒙师,也要最强的,,,你们且兀自战斗,捉对厮杀也好,围攻乱战也罢,炷香过后,谁还站着,谁就是本王的蒙师!”

  话毕,众人面面相觑,时间手足无措。

  又听得牧元阳饱含杀机的说道:“如果炷香之内没有分出结果,那就说明你们在糊弄本王,,,本王就只好把你们统统凌迟,,,”

  话毕,自是场血腥厮杀起。

  牧元阳似是假寐,眸光却透着缝隙,死死的盯在人群当中的人身上。

  那是个看起来其貌不扬,但实力尤为拔群出众的中年人,他心中冷笑着:“好皇叔,夺了我父的皇位不算,还非要赶尽杀绝,,,现在居然还想要毁本王的武道前程,端是天家无亲情啊!”

  牧元阳知道,那个中年人,是他那个皇帝叔叔派来的。

  目的,自然是为了在根基上,扼杀牧元阳的武道修行。

  现在牧元阳招收的是蒙师,目的是帮助他开蒙武道,进行肉身境界的修行。

  肉身境界又称炼体境界,是武道修行的开端,根基所在!

  炼体境界虽然只是简单的锻炼体魄,可其中的玄妙可谓是武道之最!

  炼肉,炼骨,炼筋,炼皮,炼五脏!

  这五个步骤中,蕴藏着无数玄妙,也是切武道修行的根基,决定着武者未来的成就!

  武道修行就如盖房子样,就算是不识点墨的老农,也知道要夯实根基,这房屋才坚固牢靠,,,现在就有人要毁了牧元阳的根基!

  牧元阳却蔚然不惧,因为他早就不是当初那个牧元阳了!

  “前世我唯唯诺诺,良善可欺,到最后还不是鸩酒杯,棺椁难全,,,”牧元阳响起了自己前世的遭遇,原本慵懒的眸光突兀多了几分狠辣阴鸷,“天见犹怜,造化开眼,居然却给了我重来次的机会!”

  “良善不可,便为极恶之人,,,那小子说的对,屠得九百万,才是雄中雄,,,若为君王,何惧亿万苍生如蝼蚁!”

  “天授不取,反受其咎,,,这世,必有漂杵血流!”

  抱负全在杀人中!

  他心有猛虎欲食人,面上却仍是风平浪静。

  两世为人,经历过太多苦楚,喜怒不显的功夫倒是有的。

  牧元阳平复内心,含笑看着场中正在厮杀的众人,尤其是那个即将获胜的中年武者,心中却仍是冷笑不止:“你以为派过来几个废物就能毁了我的根基?你以为我还是原本那个任人宰割的牧元阳?”

  “你只以为将我琢磨个通透,掌握个彻底,,,可你不知道的是,你动用百万雄兵苦苦追寻的‘太祖经’,早就已经落在了我的手中!”

  “当初太祖借此可以横扫天下,人可当百万兵,现在我样可以用它横扫天下,夺回本该属于我的乾坤社稷!”

  他正想着,耳边却传来几声极为洪亮的唱喏声音。

  “梁王世子,灵王世子,福王世子,,,到!”

  第二章,猛兽不如人心凶

  唱喏声音才落下,就有脚步声音横冲直撞过来了。

  未等主人家的允许便私自闯入后宅,已经算是极为鲁莽无礼了,更别说还有斥责叫嚣的辱骂声音。

  “滚开,你们这些狗奴才,可知当面的是谁?”

  “再敢挡本少的道,爷就砸折你们的狗腿,谅他老十三也不敢多言!”

  “老十三真是好没礼数,知道三位哥哥来了也不迎接,全让这些奴才碍眼。”

  又看到有个青衫小厮急匆匆的跑了进来:“王爷,三位世子硬是闯了进来,小的无能拦不住,,,”

  他模样狼狈,嘴角有血,脸上还有个尚未消退的巴掌印。

  牧元阳眉头虬结,眸光中杀机暗藏。

  既是因为三位世子的无礼狂妄,也是因为眼前的这个小厮。

  这小厮叫小安,是牧府的家生子,自幼伺候牧元阳,忠心耿耿,,,前世时,也唯有他,心甘情愿的陪牧元阳饮下鸩酒,用生命完全道义,,,这是个不下于豫让,许贡的忠臣义仆,牧元阳视其为手足心腹!

  他也是这生,除了管家牧顺之外,牧元阳唯认同的亲人。

  现在小安受辱,牧元阳自是怒火冲霄。

  他的眸子已经寒如三九寒冰,可他的声音却没有波澜:“小安,谁打得你?”

  “本少打得这个不开眼的狗奴才,,,”

  为首三个少年,带着群奴仆狗腿,骂骂咧咧的走了进来。

  这三个少年亦是身华服,雍容华贵,气焰嚣张跋扈,神采飞扬。

  说话的,是三个少年中居左,个体态略显臃肿油腻的少年,牧元阳晓得他是灵王世子牧麒。

  三位世子踱步到了牧元阳身前。

  牧麒还冷睨了小安子眼,满是不屑的说道:“狗奴才敢拦本少的路,下次非得砸折你的狗腿不可!”

  说话间,他还拿眼睛斜瞟着牧元阳,丝毫没将其放在眼中,尽显狂妄。

  尤其是看到牧元阳没有表情之后,心中更是洋洋得意:“七哥说的对,非得来个下马威不可,否则难以成事。”

  他却没想到,自己的狠话方才说完,原本端坐着的牧元阳,骤然从椅子上弹了起来,然后抡圆了手臂,巴掌狠狠的打在了他那张略显油腻的脸上。

  牧麒被打得怔。

  他已经是开筋炼皮,肉身小成的武者,说不上是钢筋铁骨,也是皮糙肉厚。而牧元阳尚且没有武道开蒙,身子孱弱不堪,气力皆无。所以这巴掌并没有打疼牧麒,反倒是牧元阳的巴掌被震得酥麻。

  但这巴掌很响,响到足以压服切声音的地步。

  这声音让牧麒有些难以置信,并且瞬间气血上头,脸色涨红。那张动就来回乱颤的肥脸,现在可真是白里透红,油而不腻了。

  “你,,,你敢打我?”牧麒的声音很尖锐。

  他身上肌肉瞬间鼓胀起来,原本就臃肿的身子,现在更是如吹了气的皮球样,威视骇人。

  他身边的两人,梁王世子牧恪,福王世子牧霆,亦是出声呵斥。

  “好个老十三,你眼里还有没有我们这些兄长?”

  “掌掴兄长,好生无礼,果然是老子死得早,没了规矩。”

  有这二位兄长助威,牧麒怒火更甚,就要出手教训教训牧元阳。

  牧元阳的眸光更冷了,寒如刀子般扫在他们身上,让牧麒不由自主的停止了举动:“本王乃庸王,着蟒袍授玉带,手握宝印,与王朝同休戚,和尔等父亲样的身份!”

  “尔等仗着兄长的身份,居然贸然闯入本王府邸,破坏本王开蒙求师之盛事,可谓无礼至极,本王抽他巴掌怎么了?”

  “难道三位王叔,朝廷宗室,就没教过你们礼数二字么?”

  说到这里,牧元阳嘴角勾起,冷睨着三人说道:“不得礼数,不修德行,明日本王必然递折太常,好叫宗庙知。”

  三人闻言腔的怒气瞬间都凉了。

  他三人都是皇亲贵胄,除了皇帝和老子之外,律法这些玩意儿对他们毫无威慑力。他们却独怕人,那便是当朝太常,,,因为太常有决定诸多世子谁继承王位的权柄,甚至于可以剥夺他们宗室资格!

  如果真被太常定了个无礼无德的罪名的话,虽不至于剥夺宗室资格,却也绝对会给继承王位平添莫大阻碍。

  牧霆和牧麒被哄得发怔,而牧恪到底是年长些,闻言瞬间就有了反应。

  只见他含笑摆手,声音平和:“我等也不过是听闻十三弟今日武道开蒙,所以特意前来恭贺,虽略有急躁,也是拳拳爱护之心,,,还望十三弟勿怪。”

  三言两语,便让其他二人松了口气。

  牧元阳也不由得高看了他眼:“这废物点心倒是有些心机。”

  牧恪却不给牧元阳继续拿捏的机会,开门见山的说道:“我等今日前来,是为了恭贺十三弟武道开蒙,日后武道昌隆,,,二来则是为了夏苗的事情!”

  夏苗,并非是播种插秧,而是狩猎!

  春蒐,夏苗,秋狝,冬狩!分别对应四季狩猎活动之称谓。

  这样的活动自古就有,目的是为了清缴猛兽,防止猛兽伤人毁农。

  到了大武王朝,人人向武,武风昌盛,狩猎的目的自然就不仅仅是清缴猛兽,更是种武道修行,通过搏杀猛兽而锻炼自身,是对于自身的种考验!

  而太祖以武定国,拳鼎江山,自然是格外苛求武道,也格外注重对于宗室弟子的修行,更是将此发扬光大,,,每年的四猎,是宗室当中最重要的活动,没有之,甚至于超过了祭祀祖先!

  这其中,又以夏苗为最。

  因为当初太祖是夏日开国,第次狩猎活动就是夏苗。

  而且夏苗时,大多数猛兽已经诞下幼崽,为了保护幼崽,其凶横程度更是超过怀胎之时,,,猎其大,留其小,让小的目睹惨状,自然凶性更甚,,,代凶过代!

  对于这些锦衣玉食的皇室弟子来说,夏苗是他们人生当中最大的考验,,,近乎残忍的考验。

  将皇室弟子送入大山深处,餐风露宿,与猛兽搏杀。在这个过程当中,不会有人给他们提供任何的帮助和保护,全靠自己的武道修行,,,就算是他们正在面临生死危机!

  这样的考验就像是利刃样,始终抵在所有皇室弟子的喉间,让他们不得不拼尽全力去修行,不得不竭尽所能去提升自己的实力。

  而那些能够从次次夏苗当中活下来的皇帝弟子,自然无不是精英之辈。

  他们实力强大又心思谨慎,他们心狠手辣又懂得抱团取暖,,,如是种种,大武王朝因此长盛不衰!

  而且最重要的是,只要是皇室弟子,开蒙之后就必须参加夏苗!

  不管你实力如何,不管你心性如何,,,除非你愿意不习武,在这个武风昌盛的盛世当中,当个废物,当个被人豢养的猪猡!

  就如牧元阳前世的选择样。

  现在牧元阳是定要参加夏苗的,因为猪猡是无法成为翱翔九天的神龙的。

  “夏苗又如何?”牧元阳波澜不惊。

  他的态度让牧恪略显惊讶,难以想象直以来胆小怯懦的牧元阳,在听到夏苗如此惊险恐怖的事情之后,居然会表现得这么从容。

  他却不在意,只是微笑说道:“我等此来,是受三哥所托,精诚邀请十三弟,与我等结成同盟,共抗猛兽的!有我等相助,必然让贤弟自夏苗当中全身而退!”

  牧元阳当然知道他口中的三哥是谁,所以他显得格外惊讶。

  可还没等他开口,又听得牧恪话锋转道:“不过三哥却有个小小的要求,,,”

  “但说无妨。”牧元阳很想知道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三哥想借紫云珠观!”

  牧元阳原本半阖的双眼猛地就张开了,眼中精光绽射,眸光如寒风凛冽,咄咄逼人:“想要本王的紫云珠?”

  “只是借罢了,如果贤弟愿意相赠,那自是再好不过了。”

  “哼,紫云珠乃是我父留下的至宝,可以温润血气,剔透骨骼,天下奇宝排行第七,价值连城都显不够,他说要就要?”

  牧恪自然早就料到了牧元阳的反应,所以只是轻声劝说道:“老十三,三哥既然看中了你的紫云珠,你给他也就是了,,,你以为以你家今时今日的处境,能够守护住紫云珠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