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杀牧元阳,,,记住,我要活的!”

  很显然,仅仅是杀掉牧元阳,是不足以消除牧羽心中杀意的。

  众练劲面面相觑,应了声,也有人试探说道:“可若是全去追杀牧元阳,这夏苗榜,,,”

  “哼,手足兄弟被杀,哪里还管得了什么夏苗!”有人这么说。

  他的弟弟,同样也死在了牧元阳的手中。

  “没错,这小子无法无天,天赋更是恐怖至极,如果不及时扼杀,以后谁还治得了?”

  “以那小子现在的实力,咱们等人击杀他,也浪费不了多少时间,耽搁不了夏苗!”

  “可若是三哥那边,,,三哥这次可是卯足了劲要夺得地煞榜榜首的!”

  牧羽挥了挥手,压住大伙七嘴八舌的议论,冷笑说道:“无论如何,牧元阳必须要死,三哥那边,我会去分说的!”

  大伙这才安静下来,又听牧羽吩咐道:“牧式留下,将消息告诉三哥,其他人全力追杀牧元阳!旦发现踪迹,立刻发出讯号围剿,记住,给那小子留口气就行,剩下的不用客气!”

  “我要寸寸碾碎他的骨头,我要点点放干他的血,我要让他知道,,,什么叫做,,,痛不欲生!”

  第五十章,画卷

  夜已深沉,明月正好。

  月光像清泉样泼洒下来,透过茂密的树叶,在地上留下斑驳的光影。

  牧元阳快速的穿梭在光影之间,迅如奔马闪电,夺命狂奔!

  “该死,居然进山就碰到了炼煞级别的猛兽!”牧元阳心中苦笑着。

  龙门山脉如此广袤,其中的猛兽多不胜数,别说是地煞,就算是媲美天罡武者的猛兽也有不少。

  可特么碰到的第只野兽,居然就是足以媲美地煞境界的兽王,,,这运气,牧元阳都不知道自己是特么幸运还是霉运了。

  劲力在脚下喷发,化作斐然的爆发,推动牧元阳急速奔驰。

  在他身后的不远处,是条媲美地煞武者的千足天龙蜈蚣!

  那条蜈蚣足有丈多长,身上的硬壳居然是暗金色的,上面铺满了让人眼花缭乱的古怪纹络,如同披着层厚重的百煅铠甲般!

  身下是密密麻麻铁钩样的脚,上面还有根根倒刺,活像是柄柄见血封喉的利刃。

  尤其是它脑袋上的那对毒肢,更是粗壮的像是两柄钢刀样,上面还泛着幽幽的蓝光,向外冒着森森缕缕的蓝色毒气!

  那蜈蚣爬过的地方,就如同被毒龙掠过般,花草树木无不被腐蚀!

  而且它的速度也是不慢,节肢摆动浮光掠影,快速穿行在丛林之间。

  万幸这千足天龙虽然速度奇快,可因为其身躯庞大,终究是少了几分灵活机动,这才迟迟无法追上牧元阳。

  “若是寻常地煞兽王,以我现在的实力,配合佛骨之利未尝没有机会搏杀番,,,奈何偏偏是个毒物!”

  普通的地煞兽王虽然同样恐怖,可凭借着自身的实力和智慧,牧元阳也有信心能够与之周旋,乃至于搏杀番。

  可是碰到这种至毒之物,牧元阳也是无可奈何。

  毒雾笼罩之下的千足天龙,可以说是特么三百六十度,全方位无死角!

  别说是牧元阳,怕是那些真正的地煞强手,都绝不会选择和这样的毒物交手。

  除非是那些炼煞成罡,可以罡气外放的天罡强者,才能够无视这般毒物的威胁,轻易将其斩杀掉。

  而且这家伙实力强横和难缠只是方面,真正让牧元阳恶心的是这家伙的“毅力”。

  他已经兜着圈子跑了足足大半个时辰,脚程加起来也得有个千八百里了,偏偏这家伙却始终锲而不舍,浑然副要和你死磕到底,不弄死你誓不罢休的态度,让牧元阳深刻的怀疑,自己小时候是不是踩死过它家的亲戚!

  毕竟蜈蚣的智慧是比不上虎狼之类的,不可能对人类拥有多么深的仇恨。

  千足蜈蚣当然不可能恨牧元阳,它只是感受到了牧元阳身上浓厚的血气,觉得牧元阳是道上品的佳肴,吃下去对它有很大的好处,,,就像是个美食爱好者,不远万里的去追寻道美食样。

  它只是单纯的觉得牧元阳会很好吃,吃下去会增强自己的实力,出于种本能,仅此而已。而它之所以能够拥有这样的实力,也正是因为它对于美食的这种锲而不舍的狂热!

  说实话,条蜈蚣,哪怕它是极为罕见的千足天龙,能够成长到这样的地步,也着实让牧元阳惊讶了好阵子。

  “可恶啊,这家伙到底要追到什么时候!”

  牧元阳咬牙切齿,夏苗只持续十天的时间,他可没工夫陪这家伙耗下去。

  他心里琢磨着怎么样才能摆脱这个难缠的家伙,鼻翼却忽然扇动了几下:“有水气!”

  牧元阳心头喜。

  有水气就意味着有水,而蜈蚣是不会水的!

  果不其然,在翻过个陡坡之后,牧元阳发现了片湖泊。

  那片湖泊出现在群山之间,在月光的照耀下泛着幽幽青光,璀璨的像是块宝石。

  波光粼粼,美不胜收。

  牧元阳却没有心思欣赏这样的景致,他只是奋力加快脚步,全力喷发劲力奔驰,像是要快成道光!

  劲力疯狂在脚下喷发,牧元阳跃三丈,头扎入了湖泊当中。

  而原本在身后锲而不舍的蜈蚣,却在距离湖泊还有十数丈距离的地方,远远的停下了脚步。

  它头尾相顾在原地转起了圈圈,头上两只钢刀样的毒肢也在不断开阖,发出极为浓郁的毒气,将脚下的土地腐蚀得千疮百孔。尤其是它腹下那排排的肢脚,更是在不断的抖动,让这原本威武的千足毒龙看起来十分滑稽。

  它看起来像是在遗憾和犹豫,可更像是在恐惧。

  很显然这只地煞境界的千足天龙,已经具备了定的智慧。

  它没有在原地逗留多久,就飞速的离开了,,,好像比追牧元阳的时候,还快上了几分。

  对些东西的恐惧,已经超越了它对于渴望食物的本能!

  牧元阳却不知道这些。

  摆脱了千足天龙之后,他终于松了口气。

  不过他没有选择立刻上岸,而是继续在水中潜伏。

  修炼五脏之后,武者的肺活量大的惊人,闭气个把时辰都是寻常普通。

  又潜伏片刻,等他觉得千足天龙已经彻底离开之后,这才从水中出来。

  可没想到他方才回到岸上,就看到了让他极为惊艳的幕。

  炼匹般的月华垂下,照耀在珍宝般的湖泊上。

  湖面上,有佳人步步生莲朝着自己走来。

  虽然距离有些远,可以牧元阳的目力,还是能看得真切。

  她穿着身白裙,飘然如仙宫仙女。

  她的头发披散着,上面还挂着些水珠。

  她的眉毛很好看,像是弯弯的柳叶,下面长着双凤眼,勾魂夺魄。

  她的鼻梁很高,嘴唇却很薄。

  她很美,惊心动魄的美。

  李纯的美像是春光,自然而温暖,让人如沐春风。

  燕心的美像是玉器,粉雕玉琢,让人心生怜爱。

  她却美得那般妩媚妖冶,让人怦然心动,心旌摇曳,继而想要去,,,征服!

  “祸国殃民!”这是牧元阳搜肠刮肚之后,能够想到的最贴切的形容词!

  这山,这水,这月光,,,这佳人,美得像是幅画卷。

  如果佳人身上的杀机不那么重的话,就更好了。

  第五十二章,特殊手段

  佳人很快就到了牧元阳身前。

  她抬起柔荑,掌朝牧元阳拍来。

  秀手理所当然的好看,像羊脂玉雕出来的样。

  这掌落下的速度很慢,软绵绵的。

  牧元阳觉得肯定有不少人会心甘情愿的挨这掌,他甚至觉得肯定有许多人愿意死在她的掌下。

  牧元阳当然是不愿意的,可他却不知道该怎么躲!

  这看似软绵绵的掌,却像是封锁了牧元阳所有的退路,所有的应对方式。

  就像是,就像是他命中注定要受这掌样!

  “气势!”

  牧元阳知道,这是她的势锁定了自己!

  而能够拥有气势,并且影响到其他人的,至少也得是天罡境界的武者。

  牧元阳心中苦笑,他这才想起来,先前这佳人渡水而来的时候,湖面上居然是没有点波纹的!

  “可恶啊,才从地煞级别的千足天龙手下逃脱,居然就撞到了个天罡强者!”

  虽然不知道这素未谋面的佳人缘何对自己起了杀心,可牧元阳绝对不会坐以待毙,就算是天罡强者也不行!

  牧元阳眸中厉色闪烁,袖中虎狩奔雷而出。

  藏剑三式,袖中青龙!

  青龙抖甲杀八方!

  牧元阳毫不犹豫的就使出了自己最强的杀招。

  这刀神完气足,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

  牧元阳已经将自己的精气神都酝酿到了巅峰状态,这绝对是他最强最快的击!

  牧元阳保证,如果这佳人执迷不悟要拍自己的话,那么这剑绝对要斩下她的头颅!

  “就算是死,也要绝地击!”

  牧元阳身上的狠劲,比鬼将孽还足了几分。

  虎狩裹带着斐然劲力,从袖口当中咆哮而出,很快,快得像是道闪电。

  牧元阳计算,大概在十分之息的时间内,就会斩到佳人的粉颈上。

  这么快的刀,却被佳人轻飘飘的接住了。

  她的秀指夹住了虎狩,用的是拍向牧元阳的那只手。

  也就是说,在十分之息时间内,她先是收回了拍向牧元阳的玉手,然后又成功的接住了牧元阳的青龙刀!

  或者说,是更短的时间,因为虎狩距离她的粉颈还有段距离。

  倒像是虎狩才出鞘,就已经落入了那佳人的手中,,,快得令人发指!

  “这就是天罡强者的恐怖了么?”牧元阳心中震撼的同时,还有点诧异。

  虽然他心中已经有了舍命博的打算,可是在面对位堂堂天罡强手的时候,牧元阳气势根本没有点把握。

  他知道,自己方才那刀,甚至都未必能突破她的护身罡气,,,就算那是那击神完气足,就算是虎狩吹毛断发,就算那是他最强的击,,,这可是个天罡境界的佳人啊!

  可她却并没有用罡气防护,先前在攻击的时候,也并没有发出罡气逞凶。

  再看看她始终没有动用的右臂,牧元阳隐隐有了揣度:“必是身受重创!”

  念及此处,牧元阳心中就有了几分底气。

  个连罡气都无法发出来的对手,哪怕是天罡强者,牧元阳也绝对有信心战!

  毕竟,连罡气都无法调用的话,那么罡气所蕴含的属性变化自然也就不存在了,,,甚至于,她可能连劲力都无法完美的调动!

  毕竟在进入炼煞境界之后,劲力已经变成了实质的内气!

  更别说,她还有条胳膊无法动用,身上似乎也有不小的伤势。

  在这样的前提下,牧元阳当然要和她斗上斗,他可不管眼前这佳人是否绝色,也不管她是否深受重伤,,,以个天罡强者对练劲武者出手,这本身就谈不上什么公平。

  况且牧元阳本来就不是个追求劳什子公平的人。

  牧元阳手攥着虎狩用力,劲力不断朝佳人压迫过去。

  而另外只手,则是抽出佛骨,使出计灾刀,拦腰朝佳人斩去!

  趁她病,要她的命!

  对于想要自己命的家伙,牧元阳直都很毒辣。

  这击势大力沉,劲力喷发,又以入魔刀法的精妙手段施展,兼佛骨之利,在没有罡气防护的情况下,就算是肉身极为坚固的天罡强者,也必然要被斩为两段!

  而旦她抽手来防御,那么虎狩就会毫不留情的斩掉她的脑袋!

  进退维谷,必杀击!

  可他到底是低估了佳人的实力。

  看到刀光直奔腰间袭来,佳人玉手中猛然爆发出股巨力来。

  那股巨力非但崩开了虎狩,余力还顺势将牧元阳推走。

  虽然她的身形没动,可也已经摆脱了佛骨的攻击距离!

  “果然,就算是重伤的天罡强者,也不是那么好杀的!”

  牧元阳冷笑声,身子再度扑了出去。

  手中佛骨如剑如风,迅如奔雷,沉如山岳!

  佳人抬起左臂,不断拍在佛骨的刀身上。

  她出掌的方式很刁钻,无迹可寻。

  虽然看起来凌乱无序,可每击都能十分准确的落在佛骨的刀身上,诡异的避开了佛骨锐利的刀锋的同时,还不断让劲力透过佛骨侵袭牧元阳,侵蚀着牧元阳的肉身。

  “可恶啊,战斗经验居然也如此丰富!”他看得出来,这佳人的年纪和自己相差不多。

  在短短的几息时间,二人已经交锋数十次。

  牧元阳每次精心预谋的攻击都无功而返,可他的信心也随之越来越足了。

  因为他可以感受到,佳人的劲力越来越弱,这说明激烈的战斗已经足以影响到她体内的伤势了。

  只要坚持下去,胜利定是属于他的!

  佳人又掌逼退了牧元阳,神色有些古怪,然后迎着牧元阳充满杀机的嗜血目光,做出了件让牧元阳瞠目结舌的事情。

  她居然缓缓褪去了身上的白裙。

  牧元阳嘴角勾起,阴仄仄的笑道:“你以为,我是那种色令智昏之辈?你以为,这样我就会放过你?”

  他这么说着,可他的眸光却很坚定,他的眼睛瞪得很大。

  他看得到许多曼妙的婀娜“景致”,他也看得到了佳人右臂上那个拳头大小,贯穿了整条手臂的窟窿!

  佳人没有说话,只是苦笑声,再次轻飘飘的掌拍出。

  这次,罡气如潮,在眼前凝成道阴森大掌,势如天崩!

  “难道脱衣服是什么压制伤势的特殊手段么?”

  这是牧元阳最后个念头。

  第五十三章,夭夭

  牧元阳光着身子,半倚在颗树上,目光复杂的看着眼前的佳人:“禽兽!”

  虽然他内心早就熟得花熟蒂落,可这身子好歹也只是个青涩的十三岁少年吧?

  还有几天,他才满十四岁呢!

  现在却稀里糊涂的丢了“清白”,牧元阳觉得自己很亏。

  哪怕她很美,自己也特娘的得恨“配合”,或者说是,,,主动?

  可牧元阳心情很复杂。

  这般绝色,若是红罗青幔,闺房纵欢,牧元阳当然点意见都没有。可这家伙莫名其妙的跳出来要杀掉自己,然后打着打着又稀里糊涂的做出这样的事情,这特么算是怎么回事啊!

  牧元阳“幽怨”而饱含深意的语气,让正在调息的佳人嘴角抽。

  她已经穿好了依附,面色也红润了许多。

  不知道是因为伤势好转了许多,亦或者是,,,因为羞涩!

  她冷睨了牧元阳样,那目光阴寒的让牧元阳内心发颤。

  牧元阳却蔚然不惧,反而回以微笑:“怎么,吃干抹净之后,就要杀人灭口?”

  佳人阴寒的气势,霎时间就崩了。

  她那张绝美的俏脸上闪烁着极为复杂的神色,看起来矛盾纠结至极。

  虽然心中极度复杂,她还是干巴巴的解释了句:“我中毒了!”

  “我猜到了,但这不是你对我无礼的理由!”

  牧元阳当然知道她之所以会这么做,绝对不会是因为自己长得俊秀。

  佳人闻言发怔,她觉得吃亏的应该是自己才对吧?

  “那你还想怎么样?”

  “怎么样?”牧元阳眉头挑,义正言辞的说道,“当然是要对我负责!”

  佳人被气笑了,她缓缓站了起来,逼近牧元阳,杀机斐然。

  牧元阳知道,她是真的想杀掉自己!

  他念头百转千折,福至心灵的句话,就破了她的杀心:“别,十多次了,,,你还想来?”

  佳人的脚步猛地就停住了,红晕从脸蔓延到了粉颈上。

  她不知道自己面对的家伙,到底是特么无耻到了什么程度!

  “算了,反正他身中煞毒,以他不过练劲的境界,怕是也活不下来!”

  她深深看了牧元阳几眼,似乎要把他的相貌印在心里:“我害了你的性命,你毁了我的清白,,,倒也不算是亏欠!”

  她想着,转身就要离开。

  却没想到被牧元阳叫住了:“你这就想走?”

  佳人回过头,媚笑着说:“怎么着,还想让姑奶奶‘凌辱’番不成?”

  羞涩变成了妩媚,她前后差别不可谓不大,同样也透漏了她心性的变化。

  她已经可以很坦然的,面对这场意外了,,,反正,他也离死不远了。

  可她到底是高估了自己的心境,或者说,是她低估了牧元阳的“凌厉程度”!

  牧元阳微微笑,含羞带臊的说:“如果娘子有要求,相公我自己是要奉陪的!”

  “你是谁相公?你叫谁娘子!”佳人的心境又崩了。

  牧元阳却理所当然的说:“咱俩都这样了,,,你自然就是我的人了!”

  “你的人?哼,姑奶奶睡过的男人没有千,,,”

  “别装了,娘子!”牧元阳咧嘴笑,笑的有些得意,“当我没看到你胳膊上的玉蟾守宫砂?”

  佳人闻言滞,却还是硬撑着说:“江湖儿女,不拘小节!”

  “我可不是什么劳什子江湖儿女!”牧元阳脸上的笑意突兀就散去了,显得有些凌厉逼人,“从现在开始,你也不是了!”

  “凭什么?”

  “就凭你是我的人了!”

  “你的人?”佳人笑了,媚态万芳,“区区个练劲武者,敢跟本座这么说话,,,你也配?”

  她言辞锋利,咄咄逼人,带着几分羞辱的意思。

  “我睡,,,看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