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窜而去。

  那明王寺的大和尚就在对着洞口的方向。

  他本来有机会阻拦牧元阳,却迟疑了瞬,便让牧元阳擦身而过了。

  几大天罡继续乱战,争夺剩下的珍宝。

  对于他们来说,件不太珍贵的宝物,是不值得他们去追的。

  毕竟书案上那些珍宝中的精品,已经全部落在了他们手中。

  可那些注意到了这边情况的其他武者,却都起了别样的心思。

  “这家伙好像是得了件宝贝,啧啧,天赐良机啊!”

  “嘿,从天罡武者手中夺食,这小子倒是有些魄力,不过正好便宜我!”

  “区区个练劲,还身负重伤,大好机会,不容错过!”

  道道身影都快速奔驰,朝着牧元阳消失的方向追了过去。

  第六十八章,血河手

  牧元阳夺命狂奔,急急如丧家之犬。

  他嘴角溢着鲜血,五脏都被那老妪的罡气重创。

  “五气强者,罡合五气,哪怕是随意击,也能发挥出自身九成的实力来,不可小觑,,,玉蟾宫,这笔账,老子记下了!”牧元阳咬紧牙关,任由体内剧痛肆虐,他却仍是毫不犹豫的将劲力催生到了极致。

  三重劲力在脚下重叠喷发,化作巨力推动身形。

  速度已经达到了他的极限!

  牧元阳钻出地宫,跳出深坑就要远遁。

  却没想到他才落脚,草丛当中就钻出了几道寒光。

  十数个武者各自手持寒芒,劈头盖脸朝着牧元阳袭来。

  牧元阳眸中寒芒闪烁,手中佛骨出窍,计灾刀大杀四方!

  虽然成功击溃了众人的波攻势,劲力却牵引了伤势,让他不由自主的喷出口鲜血。

  “哈哈,这家伙果然身受重创,看来今日要便宜咱们兄弟了!”

  “老大说的果然不错,进去打生打死,哪有在外面等着吃现成的来得痛快!”

  “只是这家伙出来这么早,也不知道到底得手了什么宝贝没有!”

  原来这些都是自知实力不济,所以留在洞口等着捡漏的散修武者!

  “找死!”牧元阳冷笑声,悍然杀出。

  手中佛骨裹着腥气,杀刀饱饮鲜血方归!

  入魔刀法是杀人技,牧元阳也有杀心,正合适。

  刀斩出,就是大好头颅冲天而起!

  兔起鹘落之间,连斩位明劲,两位炼体!

  劲力反馈,杀心上涌,牧元阳觉得连自己的伤势都轻了分。

  “痛快!”牧元阳怒吼声,状若疯魔!

  他双目嫣红如血,攥着手中刀,再度朝众人扑去。

  四面八方都已经被敌人围住,牧元阳逃无可逃,唯有杀人!

  杀刀出鞘,饮血方归。

  牧元阳纵身跃,刀将个炼体武者劈成两半。

  身边两位练劲联袂来袭,牧元阳蔚然不惧,灾刀乍现。

  天灾肆虐,生灵禁地!

  刀逼退二人,牧元阳趁势欺上。

  劫难临头,避无可避!

  牧元阳双臂灌劲,势大力沉!

  那练劲武者急忙架棍抵挡,却仍是被牧元阳震得双臂发麻。

  “死!”牧元阳声爆喝。

  道寒光闪过,又是颗人头。

  袖里青龙,人头落地!

  牧元阳再次返身,朝着另外个练劲扑去。

  袖中虎狩再次咆哮而出,藏剑三式接连出手。

  这次可不是藏剑,而是快刀!强攻!

  牧元阳的刀已经快到了极致,半息之间连续点出数次。

  虎狩坚不可摧,瞬间撕破那练劲武者的防线,刀透过咽喉。

  白驹过隙,光阴消逝。

  噗。

  气血跌宕,伤势更甚。

  牧元阳又是口污血喷出,里面还裹着些内脏碎片。

  “这家伙果然已经是强弩之末!”

  那些被杀得胆寒的武者见状不由得面漏喜色。

  不过他们谁都没有轻举妄动,而是等待牧元阳伤势再度爆发。

  毕竟他们只是练劲以下的武者,而且还是练劲级别当中稍弱的存在。

  只要是有些实力的,谁不愿意进入遗迹当中,谋求那第手机缘?

  眼看牧元阳杀练劲跟杀鸡样,谁还愿意上去送死?

  机缘虽好,总要有命享用才是。

  况且牧元阳明显已经油尽灯枯,他们也没有必要着急时。

  可也就在这时,地宫当中追着牧元阳出来的武者们,也都追了上来。

  人数有二十多个,其中还有几个地煞!

  很显然,他们觉得从牧元阳手中夺宝,可比在众地煞嘴里抢食要简单的多了。

  如果不是牧元阳发作的太过仓促,根本没有多少人看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怕是追出来的武者还要更多些。

  他们才赶到,就看到了遍地的血污和尸骸。

  还有尸骸当中,遍身血污却仗剑而立的牧元阳!

  有武者见状不由得赞了声:“硬受了五气强者击,居然还能仗剑杀人,这小子的实力果然恐怖!难怪能够越级击杀地煞武者,这家伙的实力绝对可以媲美那些大宗门的亲传弟子了!”

  “哼,实力强有什么用,人最重要的还是贵在自知,区区练劲居然敢去招惹五气强手,他不死谁死?”也有武者冷笑声,杀机斐然。

  牧元阳天才与否,强大与否,现在都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他手中有件足以让天罡武者拼命的珍宝,那就足够了!

  其中个地煞武者更是踱步走出人群,直视着牧元阳,杀机凛然的说:“小子,交出珍宝,本座让你死得痛快些!”

  牧元阳无论如何都是要死的,这是所有人的想法。

  没有人会愿意让个如此恐怖的天才记恨上!

  牧元阳闻言睨了他眼,冷笑回应道:“我辈武者,何惧黄泉!”

  那地煞武者怔,随后眼中闪烁几多寒芒:“既然你不知好歹,那就别怪本座辣手无情了,,,啧啧,希望在本座的血河煞气之下,你还能这么‘有骨气’!”

  人群当中适时的响起几声惊呼,点出了这武者的身份。

  “原来是覆海派弃徒,血河手白墨河!”

  “这家伙前些年不是被覆海派的长老杀掉了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啧啧,这家伙的血河煞气最是阴毒无比,善腐蚀武者血气,吞噬精元,这小子这次可有罪受了!”

  议论声音传入白墨河的耳中,他眸光中不由得闪烁几多得色。

  能够叛出歌谣七派当中的覆海派,还活得有滋有味,他也着实值得自傲了。

  牧元阳却只是冷笑着:“区区弃徒,天谴人憎之辈,也敢大言不惭,,,覆海派收不了你,我来收!”

  牧元阳这话说的算是刺人,白墨河脸上的得意瞬间就凝滞住了。

  当世时,武道昌隆,武者仗义重诺,对于背信弃义之人是最为鄙夷的,更别说白墨河还是个叛出宗门的叛徒,四周传来的审视目光让白墨河脸色涨红:“收了我,本座今天就要看看,到底是谁收了谁,,,”

  他话还没有说话,牧元阳已经动了。

  这动,刀光如潮!

  第六十九章,奥义!阿鼻!

  劲力在脚下喷发,人如利箭!

  速度已经快到了极致!

  手起手落,佛骨已经掠起阵猩红,映入了白墨河的眼帘。

  人快,刀更快!

  牧元阳的眼中已经是猩红片,目光更是死寂如长夜。

  他的脑海中突兀的出现种种幻象,有白骨骷髅,有血河跌宕,有衰鬼哀嚎,有断手断脚,,,无不是血腥残忍,穷凶极恶之象!

  这些幻象不断冲击着牧元阳的心神,似乎要把他诱惑成杀人邪魔样。

  牧元阳却没有抗拒这种冲击,这种诱惑,反而是敞开心神,任由它们肆虐。

  因为它们,会让牧元阳变得更强大!

  白墨河是资深地煞武者,也曾受过大宗门的正统传承,其实力显然不是牧羽那般才突破的地煞武者可以媲美的,可以说是牧元阳踏入武道以来,正面交锋过的最强的敌人!

  面对如此强悍的对手,牧元阳毫不犹豫的发动了自己从未施展过的最强击!

  入魔刀法禁忌招式,奥义,阿鼻!

  阿鼻之苦,永世沉沦,为地狱中最凶恶之处!

  昔日入魔刀圣白秀,领悟阿鼻真意,创造出这至强刀。

  他因为领悟其中真意,所以心神都彻底陷入了魔道,成为了只知道杀人的邪魔。

  可他也因此成圣,成为了足以名传千古,连斩八大宗师的入魔刀圣,白秀!

  牧元阳从未想过在练劲境界就施展出这招来。

  因为他虽然自持信念如铁,却还没把握抵抗住这至强刀的刀意!

  要知道,这可是连三宝圆满的宗师大尊都能够拉入深渊的恐怖刀意啊!

  所以但凡有线生机,牧元阳都不愿意使出这刀。

  可现在,生死危机在前,他宁愿身化邪魔!

  牧元阳体内的劲力以某种十分古奥的方式运转,汇聚到他手中的佛骨上。

  其对于劲力增幅的程度,是牧元阳所有功法之最,超乎所有人的想象!

  甚至于连太祖坐忘经,在某种程度上都比不过这门刀法!

  前所未有的斐然劲力跌宕,让牧元阳体内阵阵剧痛来袭,甚至于连身子都有些颤抖。

  可他的刀却很稳,他已经不是他自己,而是真真正正,掌控阿鼻的神魔!

  “找死!”白墨河冷笑声,掌迎上。

  虽然牧元阳那种没有任何情愫的非人目光,让白墨河心中隐隐有些恐惧。

  可他到底是资深的地煞武者,甚至从天罡武者手中逃得命,怎么会畏惧区区个练劲武者?

  体内血河煞气奔腾,汇聚在他的右手之上,让他的右手变得猩红如血!

  血河煞气,煞气如血河流转,奔腾不息,是覆海派的大秘法!

  若是修炼到天罡境界,煞气化作罡气,动静就是血河奔腾,杀人夺命!

  此煞气更是善噬气血,若是被钻进体内,非得精血干涸不可,最为阴毒。

  白墨河虽然自衬实力强大,可牧元阳这击声势不小,他也拿出了十二分的利器。

  那张泛着猩红血光的大手,就和牧元阳的刀锋撞到了起。

  “啊啊啊!”只是瞬之间,白墨河脸上的自若变成了难以想象的狰狞。

  他出掌的那整条手臂,被牧元阳从中间直接给切开了!

  半边手臂掉落,森森白骨断开。

  仅是次交锋,直接让他折损了条手臂!

  鲜血从伤口当中喷涌而出,扬了牧元阳脸。

  牧元阳原本没有丝毫情绪的脸上,终于有了些变化。

  他看起来,,,很兴奋,很开心!

  那种开始不是因为击得手,以练劲击伤地煞武者的得意,而是单纯的,,,因为鲜血而开心!

  他渴望鲜血!

  这样的表情,终于让白墨河感到了畏惧。

  他知道,和自己交手的武者不仅仅是个练劲,而是个真正的邪魔!

  心生畏惧,胆气自泄。

  白墨河不敢继续和牧元阳交手,扭头就要逃窜。

  牧元阳却不依不饶,他已经被杀意控制了心神。

  任由嘴角鲜血不断喷涌,牧元阳脚步如飞,又是刀斩出。

  这刀,直接斩掉了白墨河的脑袋!

  覆海派弃徒,就此丧命。

  不过这家伙虽然畏惧,骨子里到底是有些狠劲的。

  就在牧元阳刀斩向他头颅的瞬间,他也掌印在了牧元阳的心口。

  血河煞气瞬间侵入牧元阳体内,让他原本就十分严重的伤势更是雪上加霜。

  阵难以想象的剧痛侵蚀着牧元阳的神经,让他的神智有了些波动,勉强从阿鼻杀意当中挣脱了出来。

  此时场中,牧元阳持刀而立。

  手中的佛骨始终泛着淡淡的猩红。

  虽然饱饮鲜血,和佛骨却始终干净如白玉。

  牧元阳的眸子同样是猩红的,他环视四周,嘴角漏出几多笑意。

  那是足以让所有人胆战心惊的笑意:“我说了,覆海派收不了你,我收!”

  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牧元阳,还有尸首分离的白墨河。

  他们觉得自己定是中了某种古怪的毒素,继而产生了幻觉!

  牧元阳区区个练劲,居然能够斩杀地煞强手,而且还是如白墨河这样的资深地煞强手,如果不是亲眼看到的话,他们定不会相信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察觉到牧元阳的目光飘来,剩下的两个地煞武者不由得悄悄退后了几步。

  牧元阳先前那刀,太恐怖了!

  扪心自问,就算是换成自己,他们也未必能够撑住那刀!

  “该死,区区练劲武者,怎么能够斩出那样恐怖的刀!”两位地煞心中咒骂着。

  虽然现在牧元阳看起来狼狈不堪,可谁也没有再去进攻。

  谁也不想知道,现在的牧元阳,是否还能发出那样的刀!

  牧元阳持刀而立,目光环视之下,无有敢上前着!

  他攥着手中刀,指着自己的脑袋仰天长笑:“大好头颅在此,谁敢来取?”

  “珍宝在我手中,谁敢来取?”

  “谁敢!”

  连问三声,无人答话。

  牧元阳这才咧嘴笑,攥着佛骨踉跄离开了。

  他看起来很狼狈,可他的背影,却很伟岸!

  没有人敢拦着他。

  第七十章,阿鼻无间

  等大武皇室支援姗姗来迟的时候,各方势力已经心满意足的离开了。

  遗迹内早已经空无物,只留下满地的尸骸,成为了苍蝇和蛆虫的盛宴!

  异常惨烈的遗迹争夺战,就此落下了帷幕。

  这场盛宴中,获利的势力和武者不少,牧元阳就是其中之。

  在离开遗迹天夜之后,牧元阳的伤势终于有所好转。

  “五气强者,罡气融合五气,五气轮转不息,所以很难彻底根除!”牧元阳盘膝在地,调理内息,他的脸色苍白的像是张纸样,原本就显得瘦弱的身形似乎也又缩水了圈。

  先是被五气强者重创击,又连番鏖战劲力跌宕。

  这让牧元阳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创,就连紫气都无法迅速进行修复。

  他的血液大量流失,让他整个人都虚弱无比。

  可牧元阳的眸子却格外的明亮,偶尔还闪烁过几多猩红的杀机!

  “杀杀杀!”

  他的耳边似乎有邪魔在低语,想要诱惑他堕入魔道。

  牧元阳秉持本心,任由种种幻境冲击心神。

  心若磐石,任由风吹雨打,自巍然不动。

  “我仅仅是施展次阿鼻,就有如此恐怖的后患,,,而入魔刀圣真正的领悟了阿鼻无间的真意,难怪会彻底堕入邪魔之道!”施展过阿鼻的牧元阳,终于明白了堂堂三宝圆满,精气神都是武者巅峰的刀圣白秀,为什么会身化邪魔了。

  阿鼻之恐怖,只有亲身经历的人才能够了解到。

  虽然只是施展阿鼻短短的几息时间,可牧元阳却觉得自己已经在地狱当中轮回了几生几世,,,若要掌控阿鼻,非得先堕入地狱不可!

  这已经不仅仅是门刀法,而是种玄之又玄的意境。

  技近乎道,这是刀法剑走偏锋的极致!

  阿鼻无间,本就囊括了世间邪恶。

  可牧元阳却从来没打算放弃阿鼻!

  这样的绝技,理应有人传承下去。

  牧元阳觉得自己就是那个继往开来的传承者:“白秀为了彻底创造出阿鼻,所以将全部身心都投入阿鼻意境当中,任由外魔入侵,所以才会坠入魔道!”

  “而我只是施展驾驭此刀,却并不会将自己的心神都交给阿鼻!”

  “况且我虽然只不过是练劲境界,可心若磐石,雷打不动,就算是阿鼻也休想将我拽入深渊!”

  在牧元阳看来,他之所以会被阿鼻杀意侵蚀,心神都被阿鼻所蒙蔽,完全是因为他当时为了发挥出阿鼻刀的全部威能,而彻底放开心神,任由被肆虐的缘故!

  假如他始终保持本心,留存丝神智的话,自然无碍。

  牧元阳是极为自负的人。

  “不过若是想要彻底驾驭阿鼻,怕是非得三宝圆满不可!”

  牧元阳心里揣度着,又开始清点自己的收获。

  说是清点收获,实际上也仅有块玉符。

  这就是牧元阳拼了老命从那些强者手中抢出来的宝贝。

  玉符似是羊脂白玉,温润剔透,入手细腻。

  上面还有极为复杂的玄奥纹络,密密麻麻的勾勒出个篆字。

  牧元阳没研习过上古篆字,却偏偏认识这个字。

  这是个“空”字!

  实际上是不是“空”字牧元阳也不太清楚,他却从皇室武藏当中得知,所有的空宝上,都有这样的个篆字。

  也正是因为这个篆字,才赋予了空宝独特的玄妙。

  很显然,这块玉符同样也是件价值连城的空宝!

  “欲用空宝,必以鲜血灌之!”

  牧元阳知道该怎么炼化空宝。

  看着自己已经干瘪下去的肉身,牧元阳咬紧牙关,再度逼出口鲜血,喷洒在了那玉符上。

  受了牧元阳的口鲜血,那玉符亮起了闪而逝的红光。

  牧元阳觉得自己和玉符似乎有了某种玄妙的联系,虽然联系很微弱,却足以让他可以打开空宝内藏的空间了:“便看看这里面到底藏着什么宝贝!”

  这块玉符内藏的空间不大,大概只有丈见方,却足以让牧元阳欣喜若狂了。

  寻常空宝的空间,是以寸为论的。

  丈见方,已经是件极为难得的珍宝了。

  可这丈见方的空间中,却只放着三本看似古朴的书籍。

  “七派之神武门无上秘法,古元神武经!”

  “五佛之天龙寺无上秘法,八部天龙卷!”

  “还有六剑宗之长歌剑宗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