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具具镶金缀玉的棺椁被送了出去,纸钱纸马,应俱全。

  这些都是送到各个王府去的!

  比如灵王府,直接就送了四具。

  三具世子的,具世子他娘的。

  灵王妃体弱多病,突兀的被噩耗惊,直接归西了。

  牧元阳这仇结大了!

  “这年要是来个十次八次的夏苗该多好!”棺材铺老板们想着。

  卖伞的盼下雨,卖草帽的盼天晴,卖棺材的,,,有点过分!

  今年的夏苗皇室弟子的死亡人数,创造了历史新高。

  仅仅是死在牧元阳手中的亡魂,就有接近百数位。

  再加上遗迹当中折损的,惨死在猛兽口中的。

  这趟夏苗,这批的皇室弟子死了三分之!

  可朝堂上却没有点消息传出!

  就连这些“遇难者”的家属们都没有半点反应。

  这是夏苗的规则,太祖武尊定下的规则,大武长盛不衰的根基,不容打破,他们也打不破!他们只是各自处理自家的丧事,或哭嚎,或沉默,或愤怒,或疯魔,,,可没有个王爷,去找牧元阳麻烦!

  至少在明面上,是没有人去找他麻烦的。

  不过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这句话还是有道理的。

  虽然皇室众人都三缄其口,默不作声,可坊间还是有消息传出。

  各种版本的“夏苗传”疯传整个盛京。

  老百姓喜欢看热闹,喜欢听八卦,尤其是和皇室有关的八卦!

  有好事者甚至还特么编成了段子,主角正是这次在夏苗当中大杀四方的牧元阳:“且说那牧元阳三头六臂,钢筋铁骨,,,”

  “等下,我见过牧元阳,他虽然手段残暴,可长得还蛮俊俏咧,哪里有什么三头六臂!”

  那说书的怔,而后本正经的胡说八道:“那是牧元阳修行的门秘法,否则他怎么能以练劲之身击杀地煞强者?”

  伙人将信将疑,那说书的继续说:“那日牧元阳碰到了灵王世子牧羽,只如命中注定,金风玉露相逢,干柴烈火说不尽,,,”

  “下去吧,特么的好好的酣战剧情,活脱脱被你说成了黄段子!”

  “滚吧,还特么三头六臂,你再不下去,老子就让你试试三头六臂的滋味!”

  “这样的家伙也敢说书收钱,真是不知道脸为何物!”

  茶碗乱飞,斯文满地。

  说书先生讪讪的退下,眸中闪过几多记恨:“都怪牧元阳那王八蛋,平白让老子受了这些气,,,哎,怎么就没有人欣赏我的才华呢!”

  他讪讪而去,换个人继续开书。

  大武虽威加中州,可这言路却还畅通。

  牧元阳的大名,自拒绝苏大家之后,再次席卷整个盛京,并且朝着中州,朝着天下蔓延了过去。

  “暴戾恣睢,手段残忍暴虐,万幸没让他得了江山,否则又是残暴不仁的昏君!”有人对牧元阳的行为嗤之以鼻。

  也有人赞赏牧元阳的作风:“我辈武道,快意恩仇,睚眦就杀人,何况生死之间?你想杀我,我就宰了你,哪有那么多的弯弯绕绕,牧元阳无愧我辈楷模,是得到了苏大家真心的男人!”

  抱有这两种看法的人不少,也有极为理智的对牧元阳做出分析和评价的人。

  “牧元阳此人天赋卓越,实力强大,兼之心狠手辣,小小年纪已经杀人盈野,可比暴戾恣睢之老魔,更恐怖的是他杀的都是血脉相亲之人,出手无情,,,实力,心性,皆为同辈之极强,却有堕入魔道之危!”

  “桀桀,你们听说过彪么?”

  “彪?”

  “不错,虎生三子,必有彪!彪虽是虎种,却更为凶恶残忍,连同胎兄弟都要吃,连虎母都要小心防备着,甚至于不得不将其赶走,让其饥寒交迫,激发潜力,渡穷山,赴恶水,搏杀猛兽!”

  “嘶,那这彪岂不是比老虎还凶猛七分?”

  “可不是,,,牧元阳这家伙,就凶残的和彪样啊!”

  牧元阳的凶名传开了。

  万幸这段评价没有传开,否则牧元阳日后怕是就要有个诸如“大武之彪”“皇室彪子”的称号了,,,要是真这样,牧元阳不知道会不会羞愤的要杀人!

  毕竟彪这个字,用作名词可能不错,可大多数都是用作形容词的。

  牧元阳却根本没有闲工夫理会这些坊间闲言。

  他正在调理内息,恢复血气。

  “化劲境界就是可以将劲力通过身体的任何部分透出去,这对于武者肉身有定的要求,可更重要的还是对于劲力登峰造极的驾驭能力!”

  牧元阳已经打算突破化劲境界了。

  随着他的伤势不断恢复,他体内的劲力也越发的充沛。

  牧元阳随手击,已经可以打出九重暗劲。

  他已经有了可以突破到化劲境界的实力。

  神目观察着体内劲力的流转,牧元阳不断思索着突破的方向。

  他倒是和不少化劲强者交过手了,也观察过不少化劲武者的劲力运转方式,再加上脑子里面的知识见解,牧元阳很快就找到了方向。

  劲力在体内奔腾,牧元阳似是蹒跚学步的婴儿,不断的尝试着。

  在神目的帮助下,牧元阳没费什么力气就进入了化劲境界。

  这是种水到渠成的突破。

  “成功了!”

  牧元阳心念动。

  他此时正盘坐在块青石。

  也没见他有什么动作,身下的青石就忽然的碎裂成粉。

  他已经是化劲境界,劲力可以从身体任何部位喷发,而且比暗劲更加隐秘的多。

  “化劲比暗劲强些却不多,可进入化劲境界,却是想要突破地煞的必备条件!”

  劲力可以遍及全身,练劲成煞之后,内气才能够贯穿百骸。

  这是个前因后果的关系,很重要。

  牧元阳要为突破地煞做准备了!

  第八十章,榜上有名

  三天后。

  牧元阳和所有参加了夏苗的皇室弟子来到了大武的宗祠当中。

  夏苗是整个大武的大事,可却是大武皇室的私事家事,所以夏苗榜单理所当然的要在宗祠当中公布。

  况且能够以武功德行,上告于宗庙,这本身就是种荣耀和奖赏。

  行人早早的就来到了宗祠当中。

  宗祠很大,修建的也十分庄严肃穆,云象狴犴,这是应有之意。

  除了太祖之外的每任武皇,在登基之后的第件事,都是翻修宗庙。

  虽然大武包括太祖在内,只传了三代武皇,可宗祠已经被修得十分堂皇奢华了。

  牧元阳跟着众人,祭拜历代先祖。

  献三牲,鸣鼓乐。

  这是呼唤先祖英灵,让他们看到儿孙的英武。

  接下来就是番短暂却极为繁琐的仪式。

  由宗正牧高阁带着几多皇室老者完成。

  牧元阳站在角落当中,有眼没眼的瞧着。

  他心里在琢磨着化劲境界的事宜:“我境界修行极快,虽然自己觉得每步都极为踏实,水到渠成,可未免有些无法臻至圆满如意的地方,还是要耐着性子打磨番!”

  牧元阳修行的神速,已经足以媲美夭夭或是禅心这样的妖孽了。

  可偏偏牧元阳自己清二楚,他的资质也只不过是中人罢了。

  所以他不敢“恃才而骄”,反而是更加谨小慎微,避免给自己的武道留下瑕疵。

  “从技巧上来说,我已经走到了练劲巅峰,劲力可以顺畅的从百骸任意处发出,已经算是练劲巅峰了,,,可我到底修行时日尚短,所以自身的劲力还不够醇厚,非得再打磨段时间才能进入地煞不可!”

  牧元阳对自己的状态清二楚。

  他知道自己对于劲力的驾驭程度,已经是练劲级别的极限了。

  可是他同样也知道,这只是得益于神目的帮助。

  他本身的修行还没有走到圆满的那步。

  “不过以我现在的实力,倒是不需要刻意的去琢磨什么,只需要按部就班的观想太祖开天经,自然可以查缺补漏,进入圆满无暇的境界!”牧元阳想着。

  脚踏实地,规划好每步的修行,才能够走得更远。

  冗杂的仪式已经完成,牧高阁长舒了口气。

  虽然仪式短暂,可步骤却不少,而且每步都得由他亲自完成。

  若是其中出了点纰漏,那都是对先祖英灵的不敬。

  都不用武皇责备,皇室三老的唾沫怕是都能淹死他!

  所以他就算对每个步骤都极为熟练,可始终都是小心翼翼。

  “昔日太祖,起草莽,斩龙蛇,拳脚横扫天下,平定江山,,,”

  “夏苗为太祖所定,是我大武长盛不衰的根基!”

  牧高阁又称颂了太祖番,这才幽幽吩咐手下:“将夏苗榜单挂起来吧!”

  便有两个官员捧着已经表好的夏苗榜单走了进来,小心翼翼的放在了祭祀的台子上。

  榜单会在这里放到下次夏苗开始,以弟子之英武悦先祖之英灵。

  这同样也是在鼓励皇室弟子奋勇。

  从那两个官员进来的那刻开始,所有人的目光就都汇聚在上面了。

  直到榜单被摆上祭台,上面裹着的红绸子被扯掉。

  大伙这才得以窥这榜单之真容。

  榜单的框子做得很大,可上面却只有寥寥九个名字。

  炼体榜三个,练劲榜三个,地煞榜三个。

  大伙都抻长了脖子观望着,希望能够在榜单上看到自己的名字。

  当然,绝大多数人注定是要失望的。

  牧元阳自然不会失望。

  以他的目力,在绸子被扯掉的那刻,就已经看清楚了榜单。

  他,榜上有名。

  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他个人抢夺了牧极麾下的所有练劲弟子!

  这就相当于,牧极的势力所获,全都落在了他的手中。

  在这样的前提下还不能上榜,牧元阳就要怀疑牧高阁动手脚了。

  可让牧元阳有些意料之外的是,他居然不是第,而是屈居第二。

  夏苗炼体榜榜首,是牧翼。

  有些意外,可也并非难以接受。

  毕竟牧翼身后的靠山,是牧仙啊!

  第三是个叫牧山的弟子,是牧凡的人。

  这是应有之意,毕竟牧凡的实力和势力不逊色牧仙多少。

  而练劲榜的名额当中,同样有两个是他们的人。

  还有个名额,落在了个闲散弟子手中。

  他得感谢牧元阳,如果不是牧元阳杀光了牧极手下的练劲武者,这第三是绝对轮不到他的。

  地煞榜,牧极毫无意外的获得了榜首。

  虽然比起自己的两个哥哥来,他逊色的不是星半点。

  可在皇室弟子当中,牧极的实力还是值得称道的。

  曾几何时,他也有过天才之名。

  只是不知道后来怎么了,或是醉心权术,也可能是迷于酒色,倒是泯然众人了。

  不过虽然获得了地煞榜榜首之位,可牧极脸上却没什么喜色。

  他只是眸光阴鸷的盯着牧元阳,杀机暗藏。

  牧元阳却不理他,只是自顾自的瞧着。

  剩下的两个自然就是牧仙和牧凡的人。

  如果没有牧元阳的出现,这三个榜单必然就全被这三伙势力给占了。

  除非你的实力强到定地步,否则根本没法从这三伙势力的阴影下杀出来。

  这就是夏苗,场残酷的试炼。

  “哎,又是这样!”有人叹息了声。

  不依附方势力,根本没法在夏苗当中出头。

  可有人却越发奋勇:“明年的练劲榜,我志在必得!既然牧元阳可以,那我样可以!”

  也有些人毫不在意,他们本就没有争夺排名的实力和勇气。

  能够在残酷的夏苗当中活下来,这本来就是场胜利。

  牧高阁的眸光在众人脸上巡视了番。

  直到和牧元阳眸光相撞,他这才嘴角抽:“希望大家以这九位弟子为榜样,勤奋习武,刻苦修行,若皇室弟子人人如龙,我大武自然可以万代雄霸!”

  他又按照规矩说了番鼓舞的话,这才又说道:“上榜的弟子,会儿自然有人带你们去皇室武藏当中挑去功法,,,若是有志外放的,稍后可到宗府提出,老夫自然会上秉陛下,酌情安排!”

  话毕,牧高阁深深的看了牧元阳眼,然后踱步离开了。

  哪章毒了?收藏不增反减,老张不胜惶恐

  第八十章,奖励

  带九人前往皇室武藏的人是孙义。

  皇室武藏为大武隐秘重地,常人连位置在哪都不知道。

  也只有孙义这般的武皇心腹,才有资格带人进入武藏。

  武藏的位置就在皇宫地下。

  通过条机关密布的狭长通道,开启了几重厚重的金铁大门,众人在孙义的带领下进入了个密室。

  这密室不大,上下都由特别炼制出来的金砖铺就。

  虽然只有几盏油灯,却足以让整个密室当中恍若白昼。

  里面是密密麻麻的书架,书架上摆放着个个锦盒,里面都是精妙的上等功法。

  “诸位可各自挑选门功法,然后在我处备案,就可以抄录带走了!”孙义如是说着。

  他是武道大尊,虽然是阉人之身,可傲气还是有些的。

  自然不会如寻常阉人般,张嘴闭嘴的就是奴才二字。

  他是奴才,可他是武皇的奴才,别人想当他主子可还不够格!

  话音落下,除了牧元阳之外,所有人脸上都挂满了喜色。

  功法对于武者来说,重要性无可附加。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功法可比天赋要重要得多了。

  牧元阳本身就是个很好的例子!

  若无太祖经之玄妙,哪有现在大杀四方的牧元阳。

  而皇室武藏当中可都是大武历年历代搜寻来的上品功法,本本精品!

  能够在武藏当中任意挑选门功法,这绝对是泼天的机缘!

  就连这阵子被烦的头昏脑涨的牧极,脸上都泛起了点喜色。

  他倒是来过皇室武藏,而且不止次!

  可就算他是武皇的亲儿子,也不能随便来武藏溜达吧?

  而且精妙功法这种东西是没人闲多的。

  不管是自己修行,还是传授给别人,这都是不错的选择。

  他们都各自朝着自己心仪的功法走去。

  除了牧元阳和那幸运儿之外,其他的都是有背景的弟子。

  他们对于榜单志在必得,所以在夏苗开始之前,怕是就已经想好要挑选什么功法了。

  牧元阳却只是自顾自的在武藏当中溜达着。

  他早就已经遍览整个武藏,而且是比现在还要完全的武藏!

  毕竟这个时候的武藏中,还没有收录后世那些各大宗门的镇宗秘法。

  可牧元阳也有自己的目标!

  他的目标,是那本无名功法!

  他不是为了得到那本功法,因为他早就将那本功法印在脑子里了。

  牧元阳打算毁掉那本功法!

  从孙义脸上不经意间泛起的喜色,和偶尔飘到自己身上的隐晦目光。

  甚至于这家伙还冒着风险,暗示牧元阳哪里有更好的功法。

  这都说明了件事!

  “那本功法,起效了!”

  牧元阳心中冷笑:“功法如重器,不可假手于人,,,”

  那样精妙的功法,牧元阳可不想落在别人手中。

  他看似随意的在武藏当中游走着,而后停在了某个书架前。

  看起来,他像是看上了某本功法样。

  他背对着众人,巡视四方,察觉到并没有人观察自己的时候。

  这才悄悄的将劲力,从脚下喷发了出去。

  他发出的劲力不强,很难摧毁脚下铺就的金砖。

  可劲力却透过金砖渗透了进去,精准的落在了里面的暗格当中。

  牧元阳在原地站了好会儿:“那功法虽然精妙,却只是寻常纸张抄录,应该被我的劲力震得粉碎了才对!”

  牧元阳想着,这才随意挑了本功法,和众人同抄录。

  离开了武藏之后,众人各自散去。

  牧元阳没回王府,而是去了趟宗府。

  宗府是宗正办公的地方。

  牧元阳按照流程将自己想要外放的诉求传达了上去。

  虽然牧高阁很恶心牧元阳,可这是夏苗的奖励,他根本没有办法为难。

  就只是铁青着脸,给牧元阳办好了手续,眼睁睁的看着他离开了。

  看着牧元阳的背影,牧高阁原本阴鸷的老脸上却突兀的挂起了笑容:“小子,你到底还是落在了老夫的手中!”

  功法和外放的机会,这都是夏苗的奖励,就算他是宗正,也不敢克扣半分。

  他也没有克扣的机会,他这辈子还没去过皇室武藏呢!

  前者自然没有办法插手,可后面这个外放,门道可就多了。

  弟子只是提出外放的请求,剩下的事情是由宗正处理的。

  宗正会将弟子的诉求,上递给武皇斟酌后安排。

  这个诉求,很大程度上就会决定弟子外放的位置!

  因为绝大多数情况下,武皇是不会驳回诉求的。

  也就是说,宗正递上去的折子中,说打算给弟子安排到哪,武皇般都不会反对。

  这就有很大的运作空间了。

  如果看得顺眼,又多有贿赂的弟子,自然可以分到个好地方。让他在中州某个富饶之地,当个郡守或者是城主,搜刮点资源,安心修行,混点资历也就是了。

  看起来般的又不太懂事的,就给他送到了贫瘠的地方去,苦熬苦夜,权当是磨炼身心,若是受不了的话,他自己也就回来了,倒是也没什么为难的。

  可若是如牧元阳这般,看得极度不顺眼,乃至于恶心,想弄死他的!

  那就给他送到个必死无疑的地方!

  这样的地方,中州有很多!

  中州在九州之中,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