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妙法啊,你介凡夫俗子,凭什么和本座斗?”

  没错,这样的手段,已经称得上是神通了。

  御剑飞升,念之间取敌首级!

  为常人所不能,所不能想,这样的手段绝对称得上是神通!

  可牧元阳却不会因为牧极的几句话就被瓦解了斗志。

  “仙人也是人,若上古神通真的那么强大,上古武道缘何会覆灭?”

  牧元阳反驳了句,又猛然爆喝了声:“别说你只是修炼了上古秘术,就算是你是真的仙人,我今天也要碧血染青天,诛诛那不可世的仙神!”

  他这声嘶吼,如洪钟在侧,掷地有声!

  牧极也不由得欣赏牧元阳的气魄,暗赞了声:“只可惜无法将这家伙收入麾下,否则将来必然是极强的助臂!”

  他正想着,却忽然看到了让他目瞪口呆的幕!

  双剑来袭,牧元阳居然没有再次闪避。

  他甚至没有用刀抵挡,而是将条手臂横在了胸前。

  他的身上泛起了淡淡的金光,金刚会秘术已经被催生到了极致。

  牧元阳的肉身本就十分强健,在金刚会的加持下更如金铁般坚固。

  可那紫剑还是轻而易举的就扎了进去。

  牧元阳体内的煞气已经都汇聚到了那条手臂上。

  在紫剑扎进来的瞬间,煞气就将那紫剑包裹住了。

  紫剑很快,力道很足。

  牧元阳的煞气根本无法将其彻底留住,也只能够阻拦瞬息罢了。

  可这瞬息时间,就足以让牧元阳捉到它了!

  牧元阳的手死死的攥在紫剑的剑柄上!

  “啊!”

  他怒吼着,如困兽嘶鸣。

  牧元阳的手臂被紫剑穿出了个大窟窿,可牧元阳却浑然不觉样。

  手中的紫剑更是不断挣扎着,其传来巨大的力量,似乎要将牧元阳拽飞出去样。

  牧元阳却死抓着不放,又抡圆了用紫剑将另外柄剑击飞了出去。

  “这剑,真如是有生命的般!”

  牧元阳感受着手中的紫剑在不断的挣扎着。

  就像是个深陷泥潭的人样。

  牧元阳可不会放它离开,体内煞气毫无保留的涌向了紫剑。

  随着煞气的不断侵蚀,牧元阳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它挣扎的力道弱了许多。

  牧元阳心头喜:“我猜的果然不错,这双剑乃是牧极以精血哺育,这才能心神相通,如臂驱使,我现在以煞气阻隔其联系,干扰其内血气,自然可以让牧极无法驾驭!”

  在和紫青神剑纠缠的过程当中,牧元阳的神目发现,它们每次攻击,牧极体内的血气都会有所波动,而紫青神剑当中也会泛起相同的血气波动来!

  它们真的就像是牧极的部分样!

  而现在,牧元阳却用自己的煞气给紫气包裹住了。

  就像是凭空给紫剑套上了层隔膜,阻断了牧极和它之间的联系!

  紫剑被牧元阳控制住,青剑便已经独木难支了。

  毕竟这飞剑术最强的地方,就是两剑相合,配合起来让人防不胜防,疲于应对。

  如果只有柄飞剑的话,那么威能就要弱了几倍。

  虽然同样快如惊雷,可已经不能威胁到牧元阳了。

  牧极脸上原本成竹在胸的表情终于消失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是满目的震撼和焦急:“你,,,你怎么知道飞剑神通的精妙所在?”

  他根本猜不到,牧元阳居然有可以看穿血气流转的神目!

  紫青双剑恐怖就在于无法防范,诡异无比,就算是天罡强者也难以应对!

  可旦被看穿了根究,被控制住飞剑,这神通自然也就等于被从根源上掐断了,不攻自破。

  牧元阳却只是睨了他眼:“这天下本就没有无敌的功法,只有无敌的人,飞剑神通不错,只不过你却太废物了些!”

  “你,,,”牧极闻言暴怒,可又拿牧元阳没有办法。

  他身的实力都寄托在这紫青神剑上,本身的实力比寻常地煞还弱三分。

  现在双剑被破,他便知道自己杀不掉牧元阳了,所以已经心生退意。

  可紫剑被牧元阳束缚住,就这么走他也舍不得。

  只能够不断驾驭青剑进行攻击,妄图围魏救赵。

  这次反倒是轮到牧元阳不着急了,他不紧不慢的闪避着青剑的攻击,边压制着紫剑,边又想办法用煞气不断干扰青剑的运转。

  “就算不能杀掉他,也必须废掉他的紫青神剑,断他臂膀!”

  牧元阳知道自己很难杀掉牧极,毕竟这家伙的身份修炼得太过精妙了。

  所以他根本就没想着杀掉牧极,只要能够废掉他的紫青神剑,那么这场战斗就可以说是大获全胜了。

  没有紫青神剑的牧极,和个废物没有什么区别。

  牧极看穿了牧元阳的意图,所以心中更是焦急。

  他已经淬炼双剑十多年的时间了,若真是被牧元阳废掉,那就等于让他这十数年的苦修毁于旦,等于废掉了他的命根子啊!

  第九十章,根发丝

  牧极的脸上已经挂起了惨白色。

  如牧元阳所想般,越强大的手段对于自身的要求也就越高。

  驾驭紫青神剑,不仅仅时刻拴着牧极的心神,对于他的血气也同样有很大的消耗。

  他体内的血气空洞,给他带来阵阵疲软乏力的感觉。

  可牧极还在坚持着。

  毕竟紫剑对他来说太重要了,不容有失。

  而牧元阳现在看起来也极为的狼狈,似乎油尽灯枯。

  他的脸上惨白的像白纸样,丁点血色都没有。

  他身上的伤口倒是被煞气封住了,所以不会有鲜血流淌。

  可体内的紫气却不由自主的运转着,修复伤势的同时也在消耗牧元阳的血气。

  更别说他还得奋力倾泻煞气来压制手中的紫剑。

  牧极对于紫剑不容有失,牧元阳同样也是志在必得!

  开玩笑,生死搏杀场,岂能点收获没有?

  就算是杀不掉如兔子般的牧极,牧元阳也要废掉他两条臂膀!

  就如同那狼狈逃窜的牧震样,没了双臂的他,武道也就随之划上了据点。

  二人的信念都很坚定。

  到现在这已经不仅仅是实力上的抗衡,更是意志力的比拼!

  牧极是有些狠劲的,虽然他习惯以手段来制衡算计,可他到底是武者!

  武者的血,多是如岩浆般炙热!

  他看着牧元阳,眸光狠。

  青剑回到了他的面前,这厮咬舌尖,口精血就喷到了青剑上。

  那青剑原本赞青的颜色瞬间便被层血红给覆盖了!

  “以血为柴,以神为火,,,啊啊啊,血剑神通!”

  牧极脸色极为狰狞,可以想象他到底面临着什么样的磨难。

  他口中爆喝声,又是接连两口精血喷出。

  那青剑瞬间就开始暴走!

  牧元阳眼睁睁的看着那血剑朝自己冲来。

  其速度之快,在空中留下道道幻影,只如条猩红的丝线般。

  这剑,直透牧元阳的咽喉而来!

  “拼命了么?如果你出手就是这血剑杀招,我绝对没有半点生机,只可惜你的手段现在已经被我看穿了,再出血剑又有何用?,,,神目之下,无所遁形!”

  牧元阳的神目捕捉血剑的踪迹,没有紫剑的掣肘,就算是血剑已经快到了极致也是无济于事。

  紫青神剑,本就相辅相成,缺不可。

  牧元阳手狠狠的攥着紫剑。

  另外袖口当中却有虎狩咆哮,藏剑三式瞬息而发。

  接连三式,每刀都十分精准的斩在了血剑上。

  白驹,惊鸿,青龙!

  三式完毕,血剑上原本的浓郁血色,已经被牧元阳斩开了大半。

  而他也因为劲力的反噬,再度喷涌出了几口鲜血。

  这似乎是两败俱伤之局!

  “可恶,这家伙怎么会这么强!”

  牧极心中怒吼着,神色颓败。

  连自己最强的手段都被牧元阳防御住了。

  他知道,再纠缠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牧元阳察觉到了他的退意,硬撑着再度朝他扑了过去。

  牧极却早有防备,他召回血剑,恰就捏在手中。

  借着青剑奔行的力道,又施展了几重轻功身法。

  只是须臾间,人影就已经消失不见了。

  只有他不甘而愤恨的话语还响彻在牧元阳的耳际。

  “牧元阳,我与你,不死不休!”

  闻其音,恨意滔滔,怕是三江之水都难以冲刷。

  可牧元阳却浑然不在意,只是摇了摇头:“你我之间,不早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么?”

  他想着,身子却再也撑不住了。

  牧忠急忙赶过来,搀扶着牧元阳朝马车走去。

  先前的战斗就发生在距离车队不远的地方,所以大多数人都看到了战况的惨烈。

  牧极的飞剑神通让人瞠目结舌,惊为天人。

  可牧元阳的狠辣手段,强悍实力,同样也让人叹为观止。

  这样程度的战斗他们没资格掺和,也没办法看懂。

  可他们却知道,这样程度的战斗,绝对已经超过了寻常天罡武者之间的战斗!

  “王爷的实力居然如此之强,我也务必奋勇,不能辜负王爷的厚望!”牧忠搀着遍身鲜血的牧元阳,个劲儿的自责,“可恶啊,身为臣仆,主辱臣死,现在元阳在我眼前被重创,我却点办法都没有,,,”

  忠心耿耿的他,恨不得让自己代替牧元阳来承受这样的苦难!

  而小安心中也莫名其妙的受到了触动,原本心中的惫懒心思荡然无存。

  “只有拥有强大的实力,财富权势唾手可得!”他暗暗下定了决心。

  他终于拥有了武者的信念,虽然心思不纯,难免要走上歪路。

  众侍卫则是心思各异,尤其是那侍卫统领张远:“没想到三皇子居然有如此强悍的实力,更没想到这样的实力都无法击败牧元阳,,,武尊血脉,恐怖如斯!”

  牧元阳现在却只想快些修复伤势。

  虽然车马已经快要离开中州了,可难保不会有什么劫难在前面等着。

  况且就算是到了扬州也未必太平,牧元阳可得快速修复实力才行。

  他正想着,牧忠便伸手掀开了车帘。

  而也就在车帘被掀开的瞬间,车厢里突然钻出点寒芒直奔牧元阳心口而来。

  牧元阳正是身负重创,力气竭尽,煞气枯竭之时。

  他的心神和身体都处在种极限的疲惫状态下,可以说是牧元阳最为虚弱的时刻!

  那杀手选择在这样的关头出手,对于时机的把控可以说是妙到了极致!

  牧元阳虽然对于刺金楼的杀手有所防范,却压根就没想到他居然会潜入到自己的车厢当中!不可思议的刺杀方式!

  这击,着实让牧元阳措手不及!

  命悬线,生死危机!

  恰就在电光石火之间,道青芒突兀的出现在了牧元阳眼前。

  那青芒极为的微弱纤细,微不可查。

  可却偏偏生生荡开了那杀手的短剑。

  牧元阳趁机计紫阳手印在了那杀手的胸前,紫阳入体融精化血,那杀手登时暴毙。

  与此同时那道青芒似乎也耗尽了威能,光芒敛去缓缓落在了地上。

  牧元阳的神目看得真切。

  那是根发丝!

  第九十二章,第二座神藏!

  马车继续悠悠荡荡的朝着扬州进发。

  可车队当中却少了个人,就像是从来都没出现过样。

  牧元阳盘坐在马车当中疗养着伤势。

  他手里还捏着根发丝,正是不久之前的那抹青芒。

  难以想象,根发丝居然就能够拦住那杀手手中削铁如泥的利刃!

  可牧元阳却觉得理所当然:“宗师大尊,三宝圆满合,聚气成丹暗合天地妙理,举动都有莫大伟力,哪怕是根毛发,也有不可思议的威能!”

  没错,这发丝的主人,赫然是位武道宗师大尊!

  牧元阳明知道此去路途凶险,又怎么会没有半点准备!

  这位武道大尊,就是牧元阳的底牌!

  是牧元阳以本残破的镇宗级武学为代价,从富贵楼当中请出来的!

  富贵楼,为天下八楼之,和刺金楼,观山楼并列。

  此楼专爱种种交易,搜罗天下玄妙,是江湖当中最大的商铺。

  可他却不买不卖,而是专门和天下人做交易。

  交易的筹码可以是功法,可以是神兵,可以是宝贝,甚至可以是人情!

  他什么都收,也什么都敢收!

  牧元阳就是以在遗迹当中得到的三本残缺功法之的,七派之的神武门镇宗功法,古元神武经,请出来的这尊宗师大尊!

  觊觎其他宗门功法,那可是不死不休的仇恨,更别说是镇宗功法了。

  可富贵楼却百无禁忌,你敢卖,他就敢买!

  而你,也总能在富贵楼当中,得到你想要的东西。

  观山楼的消息渠道独步天下,刺金楼的刺杀手段骑绝尘,而富贵楼的关系网,同样也网罗了整个天下!

  此楼的势力可能不大,可天下却没人敢小瞧了他们。

  你若敢招惹他,说不定就有什么早就名震天下的大侠大圣打上门来,甚至于连入品歌谣的宗门都会出手。

  这是个有意思的奇葩势力。

  “只可惜,那位宗师大尊只会帮我出手次,竟然浪费在了区区个地煞杀手的身上!”

  当日牧元阳让小安送出消息到富贵楼在盛京当中的据点中,当夜便有神秘强者来磋商具体事宜。

  双方做出的约定就是,那位武道大尊,会在牧元阳面临生死危机的时候,保住他次!

  仅仅是次罢了!

  现在那大尊帮牧元阳度过杀劫,所以就悄然离开了。

  实际上牧元阳心里是十分别扭的。

  虽然那大尊确实履行了承诺,保住了牧元阳的小命。

  可堂堂武道大尊的次出手机会,居然用在了个地煞的小刺客身上。

  这着实让牧元阳心里窝了肚子的火:“刺金楼,他日必然要你知道本王的感应!”

  牧元阳这次是彻底记恨上了刺金楼。

  不管他日后如此安排刺金楼,可那都是后话了。

  当务之急,还是要全力恢复伤势,以备接下来的战斗和,,,刺杀!

  这次刺杀真是让牧元阳后怕不止,他也因此再次认识到了刺金楼的诡异之处。

  接下来,可真是得加倍小心了。

  牧元阳奋力炼化着服下的丹药。

  他早就在离开盛京之前,就已经在空宝玉符当中储存了不少的精妙丹药。

  这些丹药同样是在富贵楼当中交易出来的,每种都是各大宗门的秘制丹药。

  解毒的,疗伤的,调理气血的,,,交易的货物,是牧元阳的王府!

  没错,就是牧元阳的庸王府,他给卖了!

  这可以说是胆大包天了,可牧元阳却没有丝毫的忌讳。

  庸王二字,他本也不欢喜。

  庸王府,也没给他留下什么美好的回忆。

  这同样也证明了牧元阳的决心!

  此去,非可问鼎江山,否则绝不回还!

  他敢卖不稀奇,可特么富贵楼居然收了!

  在武皇的眼皮子低下,买了个王爷的府邸,这可不是般人敢做的事啊!

  牧元阳不是般人,富贵楼也不是般势力,所以这两桩交易双方都很愉快。

  牧元阳甚至得到了块富贵楼的请柬玉符,可以用它来联系天下任何的富贵楼据点。

  丹药在体内化开,化作澎湃药力,刺激骨髓造血,用来给紫气进行消耗。

  紫气萦绕周身百骸,快速修复着牧元阳的伤势。

  牧元阳也趁此机会,全力吐纳气息,填补煞气的亏空。

  混元煞海纳百川,所以其恢复能力也比寻常煞气要快些。

  只不过是小半天的时间,牧元阳体内的煞气就再次充盈了。

  不过因为精血亏空的缘故,气血不够圆满,所以煞气并没有先前那般精粹。

  可牧元阳却感觉到,自己体内的煞气似乎更加协调了许多。

  “战斗,永远都是最好的修行方式!”

  牧元阳对于这点深有体会。

  他这身实力,除了机缘之外,全都是靠着生死搏杀得来的。

  每次的生死蜕变,都会让他变得更强大!

  遍体鳞伤,才能够褪去凡胎,越过龙门!

  武道的考验,永远不仅仅局限在修行上。

  牧元阳心中隐隐有所感悟,又暗自琢磨起了神藏经:“也是时候,开启第二座神藏了!”

  第座神藏给牧元阳带来的裨益,已经让牧元阳尝到了甜头。

  他迫不及待的想要开启第二座神藏了。

  而且,用来冲击第二座神藏的道理,他也准备好了。

  那就是,他坚定至极的武道信念!

  武道信念,是所有武者追求至强的渴望,同样也是天地间的大道理!

  弱肉强食,自强不息,这本就是生命的规则!

  牧元阳心神陷入沉寂,运转着神藏经中的秘法,开始冲击第二座神藏。

  第二座神藏的金门,可比第座的要坚固得多。

  可牧元阳却蔚然不惧:“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我辈武者,更胜君子,愿以手中刀,铺就白骨血路,可通天!”

  “自强不息,追求至高,这是生命的道理,这是强者的道理!”

  他心中怒吼着,不屈不甘的念头化作道道铁拳,轰击在了那金门上。

  金门就算固如磐石,却仍有水滴石穿的那天。

  牧元阳的信念,可比磐石要坚固的多!

  第九十三章,谛听

  繁星点点,明月狡黠。

  点燃堆篝火。

  篝火上烤肉滋滋作响,透着诱人的香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