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这样的地位算不上低,可牧元阳却还看不上眼。

  他想和山豪孽结个善缘,或是做些交易,总得找个说的算的人来。

  沈烈闻言不怒反笑,杀机凛然的说道:“就凭你的小命在老子手上,用你的命来换这个消息,你说这够不够格?”

  在沈烈看来,牧元阳区区个地煞,已经是他嘴里的肉,生杀夺予,全在自己。

  既然如此,牧元阳口中说的什么够不够格,也只是笑话罢了。

  命都不是自己的,有什么资格和别人说资格?

  牧元阳闻言也笑了。

  他摇了摇头,缓缓将李画放在地上:“看来你们是搞错了状况,,,我打算将沈北豪的消息告诉你们,,,可不是为了买命啊!”

  话毕,牧元阳腰间佛骨出鞘,拽着抹猩红朝沈烈袭去。

  “好胆,敢对老子出手!”沈烈提戟便战,嘴上还冷笑着说,“直接把你擒下,就不信撬不开你的嘴!”

  “擒下我?桀桀,就凭你?”

  话毕,二人战作团。

  第九十六章,搞清楚状况了么?

  沈烈的实力极强,可牧元阳也不弱。

  月色下,两道矫健身影互相碰撞,难舍难分。

  短短数息时间,二人已经交手数十次,不分胜负!

  种山孽看得是目瞪口呆:“嘶,没想到这小子的实力如此之强,以区区地煞境界居然能够和天罡武者平分秋色,,,这样的实力应该足以位列地煞榜了吧?”

  “可不是,这样的实力足以跻身地煞榜前十了吧?这家伙怕也不是籍籍无名之辈!”

  就连沈烈本人都暗赞着牧元阳的实力:“难怪这小子敢大言不惭,倒是有些本事!”

  可他对牧元阳却仍是志在必得!

  先前他始终留手,担心错手杀了牧元阳,无处追问消息。

  可现在感受到了牧元阳的真实实力,他也渐渐的打出了几分真火。

  战戟起落,大开大阖间,势大力沉。

  沈烈身负千钧之力,柄大戟舞得虎虎生风。

  他所修行的七十二路霸王戟法,又本就是战场搏杀的路子。所以每击袭出,罡气内敛与大戟之上,招招势若奔雷堂皇,刚猛如天威浩荡,不可小觑!

  他又身材魁梧如铁塔般,双臂奇长,兼之大戟又是长兵刃。

  招式收放之间,配合身法腾挪,就算没有发出罡气,三丈之内也是瞬息而至!

  既猛且快,招式老辣!

  “好员绝世猛将!”

  牧元阳暗赞声,却蔚然不惧!

  不过他知道战戟这种兵刃的优势,况且沈烈的境界比他高,劲力罡气也比他浑厚的多,自然不肯傻乎乎的和他正面硬抗对轰。

  他只是仗着神目窥测,料敌先机,避重就轻的和沈烈缠斗。

  抓到机会就是欺身而上,入魔刀法悍然袭出。

  寸长寸强,寸短寸险!

  长兵刃有长兵刃的优点,可短兵刃也有短兵刃的优势。

  大戟虽然刚猛无双,势大力沉,变化和灵动上却始终逊色刀剑筹!

  牧元阳刀荡开大戟,罡气劲力震得他五脏震颤。

  他却浑然不觉般,手中佛骨更像是黏在了大戟上般,双手紧攥把手前压,煞气自刀锋爆发,顺着戟身带着路火花便朝着沈烈肩头斩去!

  “来得好!”

  沈烈却早有防备般,只是轻飘飘的松开了手,大戟便自然下落,他又屈膝闪电般顶了下,那大戟便猛然暴起,在弹开佛骨的同时,又准确的落在沈烈的手中。

  他攥着大戟的尾巴,抡圆了朝牧元阳劈头盖脸的砸了过去。

  牧元阳不得不放弃突进的打算,身子后跃闪开了这击。

  却没想到沈烈得势不饶人,原本抡过来的大戟瞬间变招,戟头向下如银枪般向上挑来,直指牧元阳腰腹!

  这柄大戟被沈烈活生生的玩出了花样来。

  非但将这种兵刃的优势发挥的淋漓尽致,更是将其劣势作为诱敌的手段,有化腐朽为神奇之效用!

  仅仅从这手上,就足见沈烈修为之强悍,搏杀经验之丰富!

  牧元阳只得再次闪避,却没想到沈烈双臂灌力,原本挑起来的大戟瞬间就斜着抽了出去,目标赫然是牧元阳的脊背!

  招式变幻,信手拈来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

  若是寻常地煞武者与之交手,怕是必然要栽在这套连贯之下。

  可牧元阳显然不是寻常地煞武者。

  他的神目早就窥测到了沈烈罡气喷发的轨迹。

  所以在沈烈变招的同时,他也不慌不忙的抽身下腹。

  非但躲过了大戟的抽打,更是攥着宝刀再次压上。

  “杀!”

  这次,牧元阳可是没有留手,直接便是至强刀,阿鼻无间!

  他知道自己虽然仗着神目可以和天罡武者周旋,不过想要取胜却是不易。

  牧元阳又存心落落沈烈的面子,以掌握接下来交易的主动权,所以自然要全力出手!

  天魔煞气瞬间裹住了整个刀身,变得漆黑如墨染般!

  牧元阳长发无风自动,眸光中更是泛着猩红。

  他攥着手中宝刀,状若神魔,击斩下!

  “好强的刀法!”

  沈烈更是惊讶,却蔚然不惧。

  手中大戟横,罡气凝结汇聚,双臂用力就是向上迎。

  只要刀锋被大戟荡开,牧元阳身子被逼退,那么迎接他的就必然又是沈烈压制性的攻击!

  可没想到这次碰撞非但没有逼退牧元阳,反而将沈烈生生逼退了数步。

  他的脚下留下两道深深的沟壑,双腿因为罡气喷发的缘故,甚至陷入了土地当中!

  “嘶,这家伙的煞气怎的如此浑厚,力道怎的如此刚猛!”

  还未等沈烈反应过来,牧元阳就又是刀劈了过来。

  这刀的威视,还是先前那刀的数倍!

  牧元阳双臂衣衫被震碎,刀身上的黑气似乎都要渗透出来了样。

  他的神色同样也变得十分狰狞,眼睛更像是要淌出血来,嫣红的吓人。

  趁着漆黑月色,惨淡月光,真让牧元阳看起来如地狱神魔般!

  他的速度同样也快到了极致,浮光掠影般带着抹猩红,直劈沈烈面门!

  沈烈躲闪不及,只得再次架起大戟抵挡!

  不过在抵挡的同时,他又猛地喷出两口罡气来,化作两道利剑般的罡芒,同样是直指牧元阳的面门,妄图要用这样的手段来逼退牧元阳。

  可牧元阳却压根就没有闪避。

  只是微微侧身,两道罡芒就擦边飞过。

  倒像是牧元阳早就料到了他会有这手样。

  与此同时,刀锋也劈在了大戟之上。

  阵难以想象的浩然费力压在了沈烈的身上,就像是座凭空落下的大山般!

  虽然沈烈勉强挡住了这击,可他的大半身子却硬生生被这巨力给压到了土里,手中的大戟更是被牧元阳给崩到了旁。

  “这家伙,,,”沈烈甚至来不及震惊,就看到牧元阳的刀又举了起来。

  这次,黑气直接把牧元阳给裹住了,只有那双泛着红光的眼睛还漏在外面。

  他体内的煞气更是到了巅峰,刀锋上甚至散溢出缕缕黑气来!

  在沈烈的眼中,似乎可以看得到牧元阳身后有尊通天彻地的神魔,正高举着手中的屠刀收割无穷生灵!

  “这是,,,只有天罡武者才能够侥幸领悟到的刀意气势,,,”

  沈烈的眼中终于闪过了几多惊恐,他可以想象这刀的威能到底有多强。

  他同样也做好了面对死亡的准备。

  可他没想到的是,这高高举起的刀却没有劈下来。

  “现在,搞清楚状况了么?”

  第九十七章,刀意

  长夜下子就寂静了下来。

  原本在旁议论交流的山孽们也都安静了。

  他们只是呆呆的看着牧元阳,嘴巴张得似乎能塞进去个猪头!

  “这家伙到底是从哪里钻出来的怪物!”沈烈的脸色更是难看到了极点。

  方面是因为在战斗当中受到了些伤势,五脏都有不同程度的损伤,体内的罡气运转也不是十分顺畅。另方面自然是因为心中的羞恼和气氛,毕竟败在个地煞武者手中,可不是什么露脸的事情。

  牧元阳却没有理他们。

  他还在沉醉在最后那刹那的领悟当中。

  在举起最后刀,圆满阿鼻无间的那刻里,牧元阳似乎悟到了什么。

  他似乎真的抓住了阿鼻无间的真意,真真的化作了远古的地狱神魔!

  不仅仅是在招式上的突破,就连他手中的佛骨,似乎都真的化作了自己的部分。

  那种水||乳||交融,如臂驱使的感觉,玄妙得不可思议!

  “那就是,,,刀意么!”

  刀意,是刀客的信念!

  只有将刀法修炼到登峰造极的地步,才能够领悟到刀意的存在。

  而且前提是武者必须要进入到天罡境界,培养出自己的气势之后才行!

  刀意,剑意,杀意,,,实际上都是气势更为高级的应用。

  可牧元阳知道自己根本就不是天罡武者,他同样也知道自己的刀法根本没有修炼到登峰造极的地步:“是因为我神魂过于强大的缘故么?”

  气势,在牧元阳看来,就是武者信念和意志的显化。

  虽然看不见也摸不着,却是真实存在的东西。

  当个人的意志力强大到定程度的时候,自然会催生出些玄妙来。

  气势,就是这样的存在。

  而刀意,就是将自己的信念,融入到刀法当中,也就成为了刀意!

  牧元阳两世为人,神魂本就异于常人的强大。

  他又修炼了神藏经,甚至于连开两座神藏,其神魂更是匪夷所思的强大!

  以这样强大的神魂作为底蕴,再配合施展阿鼻无间时所带来的斐然煞气,似乎演化出刀意来也并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不过我对于刀法的领悟还没有那么深刻,就算是仗着阿鼻真意催生出刀意来,也不过是伪刀意罢了!”牧元阳倒是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

  不过先前那刀的领悟已经镌刻在他的脑海当中。

  就像是颗种子!

  只要牧元阳的不断的培养,早晚有天会生根发芽,成为所向披靡的真正刀意!

  牧元阳想明白了因果,这才开口打破了尴尬:“怎么样?现在可以找个有资格的人和我谈了么?”

  他的话很不客气,他也有不客气的底气。

  相信所有人都已经默认了这点。

  “你真的知道大龙头的消息?”沈烈平复着自己的情绪波动。

  牧元阳却只是睨了他眼:“我说了,你还不够格!”

  沈烈的嘴角抽了抽,神色傲然的说:“如果我不够格知道大当家的消息,这天下就再也没有人够格了!”

  “谁给你的勇气说这样的话?”牧元阳瞥了他眼。

  手下败将,骄傲个什么劲儿啊!

  沈烈有些羞恼,却仍是压着火气:“老子叫沈烈!”

  “所以呢?”牧元阳有些没反应过来。

  沈烈怔住了,而后居然是猛地爆喝出声:“老子叫沈烈,山豪孽少主,大龙头沈北豪独子,怎么样,够不够格?”

  沈烈吼出来的声音很大,像是恼羞成怒。

  牧元阳的谛听却感受到了些,,,委屈?

  也着实是够委屈的了。

  堂堂天罡被地煞吊打,而且还百般鄙夷瞧不起。

  如果不是为了得到沈北豪的消息,怕是沈烈宁死也要和牧元阳分个你死我活不可。

  牧元阳闻言怔,觉得自己今儿运道着实不错。

  救了个血刀门的七小姐,又碰到了个山豪孽少主。

  这运气,可以说是独步天下了。

  他倒是没觉得沈烈是假的,毕竟在场这么多的山豪孽成员,他也没胆子拿这样的事情开玩笑。

  所以牧元阳微微沉吟,而后干脆的说:“大龙头的独子,这天下确实是没有人比你更够格了,,,”

  说到这里,想着以后还要和这傲娇的家伙往来,牧元阳又补了句:“抱歉,毕竟我也是谨慎起见,毕竟你们山豪孽现在也不太平,你也不想被居心叵测之人得到了你父亲的消息吧?”

  这句话出,如同三月春雨般,瞬间就抚平了沈烈心中的怒火。

  弱者的道歉无论怎么动情,在别人的眼中也只是求饶。

  可牧元阳是强者,他说出的话效果自然是立竿见影的。

  沈烈的脸上好看了许多,他也不是初出江湖的雏儿,自然明白牧元阳的好意。

  所以他闻言马上就收起了性子,反而对牧元阳拱手抱拳:“是某家无礼在先,还得多谢兄台手下留情!”

  这会儿他也不老子老子的自称了。

  “实力,永远是个人安身立命的本钱啊!”牧元阳对于强大的渴望又浓了几分。

  可想而知,如果先前他不敌沈烈,反而被他生擒的话,那又该是什么样的局面?

  怕是现在山豪孽当中“珍藏”的种种刑法,早就已经落在他身上了吧?

  到时候就算他道歉,说出自己的好意,哪怕最后说出了沈北豪的位置,又能如何?

  不杀他,怕也就是极限了。

  难道还指望着人家会跟你赔礼道歉不成?你命都是人家的!

  “所以说道理,永远是用拳头打出来的!”

  牧元阳只会跟比自己弱的人讲道理,而且往往会选择将敌人击败之后,再跟他讲道理。

  当然,这是他心情好的时候,心情不好直接杀了也就是了。

  可面对强者的时候,他从来没想过讲道理。

  道理这种东西,对强者没有半点的束缚。

  比如他现在跑到盛京,跑到武皇面前对他说:“劳驾,按道理来说,这皇位应该是我的,,,”

  想必牧元阳马上就可以尝到皇室珍藏的种种产地的毒酒了。

  第九十八章,结交

  “当日大龙头被剑圣苏慕白重创逃遁,并没有停留在扬州,而是直接逃往了中州,并且恰逢大武镇南军征军,他便趁机潜伏到了镇南军当中,躲开了苏慕白的追杀,此时恐怕正在镇南军当中疗伤!”

  牧元阳五十的说出了自己所掌握的讯息。

  他本就打算和山豪孽建立个长期的合作关系,所以自然不会在如此关键的事情上隐瞒了。

  沈烈闻言自然是大喜过望,不由得真情流露:“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我爹不会死的!”

  父子之情,天地人伦至理,不可抹杀。

  可能沈北豪在世人眼中,是个杀人不眨眼,祸害苍生的巨孽。

  可在沈烈眼中,他只是个父亲!

  “哼,剑圣苏慕白,不保此仇,我枉为人子!”沈烈愤愤的说着,杀机斐然。

  然而牧元阳只能在心里默默的为他祝福了。

  开玩笑,剑圣苏慕白,那是远超寻常武道大尊,巅峰当中的巅峰存在!

  其实力,可不是寻常武道大尊能够媲美的。

  更别说区区个天罡境界的沈烈了。

  “多谢兄台传递消息,这人情某家是记下了,我山豪孽记下了,日后必有厚报!”

  沈烈郑重的给出了承诺,如果这消息是真的,那这人情还真就是承大了。

  山孽和其他巨孽不同,江湖习气更甚的多,倒是不会如其他巨孽那般反复无常,虽然不说是诺千金,可他们的承诺还是有些含金量的。

  牧元阳也没有客套,而是意味深长的说了句:“日后我还真就少不了要麻烦你!”

  山豪孽的实力很强,能够肆虐江湖这么多年,没有点本钱是不可能的。

  有了山豪孽这个强援,牧元阳行事就方便多了。

  再加上血刀门,正邪,明暗,这大网也就铺开了。

  尤其是山豪孽,可以帮牧元阳做太多他不方面明着做的事情。

  这可是个杀人的好刀子啊!

  而且牧元阳的目的,可不仅仅是和山豪孽合作啊!

  “这几年山豪孽还有大动荡,若是能够趁机吃掉部分,,,”

  牧元阳还在心里算计着,沈烈这边已经满口答应了下来:“若君有事,我山豪孽上下必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牧元阳道谢声,又听得沈烈斟酌试探说:“但有事,不知道兄台可否解答?”

  “但说无妨!”

  “不知道阁下,到底是从哪里得知我父亲消息的?”沈烈的眸子很深邃。

  他行走江湖多年,怎么会这么轻易的就相信牧元阳。

  虽然无论真假他都会派人去尝试番,可总归是要有个说法吧?

  尤其是在和牧元阳交流的过程当中,他也得知了牧元阳的名字。

  “他姓牧,年纪轻轻就有如此实力,怕不是大武皇室中人,而那镇南军又是大武最精锐的部队,偏偏他说我爹就在镇南军当中,这里面怕不是有什么猫腻!”沈烈显得十分谨慎。

  牧元阳当然知道他的心思,却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微笑反问:“敢问沈兄,大龙头有几子?”

  “唯我子!”

  虽然不知道牧元阳何意,可沈烈还是如实回答了。

  牧元阳闻言笑意更浓,可他说出的话可是杀机凛然:“既然只有你子,如果我杀了你的话,这山豪孽就算是断了传承,是不是自己就乱起来了?不攻自破!”

  “你,,,”

  “你什么你!”牧元阳打断了沈烈的话,语气更是阴冷,翻脸无情,“我好意传递消息,你却百般怀疑,如果我真的想要害你的话,想要坑山豪孽的话,那我直接杀了你,不比什么都痛快?何必搞那些弯弯绕绕。”

  沈烈这才知道牧元阳是因为自己的怀疑而发火,又觉得牧元阳的话有几分道理,不觉得暗暗愧疚,急忙赔笑了声:“元阳兄莫要误会,只是事关重大,某不得不小心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