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个百多岁。

  牧元阳可以的神目可以清楚的看得到,他体内的罡气在时刻流失着。

  很显然,他的肉身已经腐朽到,无法完美的承载罡气的地步了。

  就算是陆章元修行了门封锁精气的秘术,却也无法阻挡时间的脚步。

  他的实力,无时无刻都在退步。

  可以预见,在不久的将来,原本的无漏肉身就会彻底千疮百孔,他体内的罡气会倾泻殆尽,他的寿元也会随之而走到尽头。

  “无论多强的武者,都始终敌不过岁月的流逝!”

  牧元阳也不由得有些感触,却并未因此而懈怠,反而是越发奋勇:“我辈武者,只争朝夕!”

  时间越短,才应该越发奋勇才对。

  况且陆章元之所以如此不堪,是因为他境界太低。

  如果进入宗师境界,内外如,三宝圆满而且可以互相转换。

  只要平心静气,注意保养,活上个三二百年也不是难事。

  三二百年,足以让方沧海变桑田!

  他怕已经是目前武道能够对人类开发的最大程度了。

  可牧元阳却并不满足于此:“上古武者,人人如龙,寿元千载者比比皆是,必是有长生手段,日后务必要想办法钻研番!”

  他这么想着。

  陆章元却已经走到了他面前,深施礼:“老朽陆家陆章元见过王爷!”

  他的神色很恭敬,态度也很谦卑,脸上的褶皱似乎要皱成团。

  他的眸子很浑浊,似乎藏着潭死水。

  牧元阳知道,这是行将就木的无奈。

  陆家的实力是很强的,这么多年来发展得顺风顺水,让陆家跃超过了原本的陈家,成为了六大世家当中最强的存在。

  可陆章元还是很谦卑,很苦恼。

  因为陆家正面临着谁都不愿意接受的局面,青黄不接!

  他已经快要走到寿元的尽头了,可他们陆家却根本没有后起之秀。

  都是些酒囊饭袋,偌大的陆家竟无可造之材!

  陆章元知道这些,所以他不得不低下自己原本骄傲的头颅,为的就是能够贴上牧元阳,延续陆家的香火:“亭儿资质不错,某必要全力培养,必须要在我死之前,让他成长起来才行!”

  陆章元心中暗自想着,他有个孙儿,资质算不上多高,心性也只是尚可。

  这样的天赋在大宗门当中可以说是比比皆是,可在他陆家,就已经算是优秀了。

  矬子里面拔高个,,,这也是种无奈。

  他这边还在琢磨着,那边牧元阳已经开口了:“长者何故如此多礼,快快上座!”

  牧元阳对陆章元也十分的客气。

  理由很简单,因为陆家对他的威胁最小,而且最好拉拢控制!

  他相信以陆家现在这样的情况,只要他抛出橄榄枝,陆家人定会接稳的。

  怕是还要跪着谢恩接稳!

  毕竟他们需要牧元阳的帮助,可比牧元阳需要他们多的多。

  “谢过王爷!”陆章元又是道谢声,才挪着身子坐到了旁。

  而此时方家家主方平,也是时候站了出来:“在下方平,给王爷见礼!”

  人如其名,方平的脑型还真是又方又平,有些喜感。

  他穿着身熨金大红的褂子,看起来有些富贵。

  比起陆章元的拘谨来说,方平就随意的多了。

  他看起来还很年轻,最多也就是五十多岁的样子。

  年过半百对于常人来说,人生已经到了下半个阶段。

  可是对于武者来说,此时正是年富力强的巅峰时期!

  这个阶段的武者,对于功法和招式的打磨已经十分通透,而且自身的精血气力都在巅峰状态,算是武者生当中最好的阶段之了。

  方家实力不弱又有几个可造之材,方平又年富力强撑得住,所以他倒是并没有如陆章元那般迫切,想要靠上牧元阳。

  陆章元想的可能是投靠,可方平最多也是抱着合作的态度而来。

  牧元阳谛听感受到了这些,心中不由得暗自算计:“区区个方家也想很本王平起平坐,不知死活!”

  他暗含杀机,面上却深藏不漏:“方家主请坐。”

  对方平的态度,自然也没有对陆章元好。

  方平也不在意,只是点了点头坐下了。

  等到众人落座完毕,那熏香也恰好就燃到了尽头。

  牧元阳眉头拧,回头对徐荣问道:“消息可都送到了?”

  “王爷吩咐下去的时候,属下就已经派人前往各家了。”徐荣不假思索的回答。

  那可是牧元阳的第个命令,徐荣哪里敢打折扣。

  所以他亲自去了胡家,同时也派属下前往了其他三家,务必要将在最短的时间将消息送到。

  这点从三位老祖接踵而来上,就可以看得出来。

  牧元阳点了点头,没有多问,反而是对小安吩咐道:“将多余的椅子都撤下去吧。”

  小安不解其意,却还是招呼人将椅子挪到了后院。

  也就在这个时候,最后个世家的老祖,赵家赵培也到了。

  赵培的年纪比方平大些不多,模样清秀穿着身儒袍,腰间还别着柄大得不像话的折扇,倒像是个书生般。

  赵培才进来,就发现六大世家管事的人除了他之外都到了:“抱歉抱歉,来迟步!”

  他抱拳环顾圈,这才对牧元阳说道:“在下赵培,见过王爷!”

  牧元阳此时正把弄着桌子上的酒盏,闻言头也不抬的冷哼了声。

  赵培吃了个瘪,笑容也随之凝固在了脸上。

  他眸中泛着寒光,索性也不理会牧元阳,兀自想要落座。

  却发现,四周的椅子已经被半空了,是以也只能伫立在原地。

  他此时哪里还不知道,这是牧元阳故意拿捏他,是以冷声问道:“王爷这是何意?”

  “何意?”牧元阳这才抬头睨了他眼,幽幽说道,“赵家主的架子大,来得迟,本王这里恰好没有多余的位置了。”

  赵培闻言怔,而后寒着嗓子说了句:“既然王爷这里没有赵某的位子,那赵某便不打扰了,告辞!”

  “哎,赵贤弟,,,”

  方平还想拦下,赵培却已经扬长而去了。

  第百零八章,胃口

  场小风波平定。

  五位家主各坐方,眼观口鼻。

  “这是要存心给我们来个下马威了,哎,早就料到这王爷不是个省事的家伙!”陆章元心中暗叹声,有些为难。

  按理来说,他们六家当是守望相助,互相扶持才对。

  可他又担心恶了牧元阳,日后受到责难。

  他在还好说,若是他不在的话,,,怕是连五大世家都要忍不住下口。

  思来想去,陆章元心中还是暗下决心:“我六家共同进退,才是根基所在,不可顾此失彼,自毁长城!”

  唇亡齿寒的道理,陆章元清楚。

  而张喆和陈恒二人则是在心中思衬着:“赵家利润肥厚,如果王爷刻意打压他,倒是可以尝试吞并些利润!”

  他二人没有几位老祖的眼界高,所以此时还在想着些蝇头小利。

  牧元阳之所以没有通知这两大世家的老祖,并不是因为他二人在此,可以磋商事宜。

  他主要是存着给自己留分余地的心思,毕竟如果六大世家老祖亲至,六位天罡,旦发生什么冲突,牧元阳怕是也无法消受。

  比起左右为难的陆章元,和憋着坏主意的张喆二人来说,胡云鹏和方平的立场则是坚定的多:“且先听听这家伙到底打着什么主意,回头且再和赵贤弟磋商,准备应对之策!”

  他们二人是铁了心,要和赵家共同进退了。

  牧元阳大概可以感受得到他们的态度,是以不由得心中冷笑。

  可面上,却仍是不动声色,反而是和颜悦色的对众人说道:“本王初来驾到,对此处事务不太熟悉,日后还得希望几位多多帮衬才是。”

  “王爷客气了,我等也不过是商贾小贩,倒是帮不上王爷什么忙,倒是日后还得多靠着王爷照顾才是!”几人干巴巴的回了句。

  没想到牧元阳下就捏到了话头:“本王也正想和几位商议下生意上的事。”

  几人怔,随后也各自反应了过来:“怕是这家伙要开口讨要利益了!”

  这是应有之意,几人也都经历过不止次,也都知道该如何应对。

  无非是将各家的几成利润交给牧元阳,图个心安和太平罢了。

  可正当他们打算和牧元阳还价压价,尽可能保证自身利益的时候。

  牧元阳却再次开口了:“你们各家明面上的生意,本王也没什么兴趣,以后按照规矩办事就行,本王也绝无苛刻的道理!”

  牧元阳嘴里的规矩,就是以前他们上供多少利润,那么以后也就是多少。

  众人都明白他什么意思,所以也没有反对,反而是支棱着耳朵等牧元阳的后话。

  就如牧元阳所说,那是“明面上的生意”,他们真正生意中微不足道的部分罢了。

  果然,牧元阳扫了圈之后继续说道:“不过暗地里的生意,本王却有些看法。”

  “请王爷明示。”

  牧元阳微微笑,开门见山的说道:“本王说的,自然是你们的走私生意了!”

  烟柳郡地处中扬边境,四通八达,商路甚多,是中扬商务交易当中,最重要的条路子和物流点。而安远城在烟柳郡边缘位置,自然也占据着些商路。

  这些商路,就是各大世家真正的生意所在。

  他们通过这些商路,把扬州的东西卖到中州,把中州的东西卖到扬州。

  当然,他们卖的不可能是寻常物件,而是那些珍贵的药材之类的珍稀货物,或是些禁物。

  比如中州的矿石!

  扬州多山水,风景如画,却独独矿少!

  中州矿却最多,堪称九州之最!

  矿石是炼制武器之必须所在,所以被大武严格把控。

  些在中州十分廉价的矿石,到了扬州就变得格外昂贵。

  因为大武包括大武的各方势力,都不愿意将矿石卖到扬州。

  毕竟中扬交际,摩擦甚多。

  除了大武之外,几个在中州的歌谣大势力,对扬州也有些意见。

  在这样的前提下,偷卖矿石上的利润可想而知。

  而扬州的女奴和精盐,还有些丹药,在中州同样也是稀缺物件,其利润也是大得吓人。

  所谓的走私,就是通过避开昂贵物件的庞大关税,和倒卖这些禁物来赚取暴利。

  比起这些生意来说,明面上的生意可以说是九牛毛。

  牧元阳就是将主意打到了这个上面。

  几位家主闻言对视了眼,倒是并不心惊。

  这些东西虽然都触碰到了大武的律法,可也都是摆在明面上的东西了。

  毕竟整个烟柳郡上下,怕是都靠着这些违法的东西养活着。

  其他边境怕是也好不了多少,只是各有千秋罢了。

  “不知道王爷对此有什么看法?”方平沉声发问。

  他们都知道,牧元阳要对他们下刀子了。

  刀子深浅,疼不疼,反不反抗,就得看牧元阳的刀子硬不硬,狠不狠了。

  牧元阳微微笑,扫视圈后,这才缓缓说道:“以后你们走私的利润,本王要七成!”

  “什么?”大伙闻言怔。

  如方平这般性子暴躁些的,甚至已经红了眼:“七成?王爷干脆杀了我们算了!”

  连平和如陆章元都忍不住开口:“王爷怕不是在开玩笑吧,七成可是从来都没有过的规矩!”

  张喆和陈恒也是对视眼,推诿说道:“七成太多了,不是我们能做主的。”

  胡云鹏则是冷哼了声,明显副拒绝的态度。

  牧元阳却不以为杵,反而是微笑对众人说道:“我还没说完呢!”

  “以后,你们的走私什么,贩卖什么,都得经过本王的同意!”

  “本王让你卖,你才能卖,不让你卖,你就不能卖!”

  大伙闻言更是怒发冲冠,眸子冷盯着牧元阳,方平更是冷笑声:“要不要以后吃饭拉屎,也来找王爷报备下?”

  牧元阳也没有生气,只是淡定的饮了口茶:“我话说完了,不同意的可以离开了。”

  “哼,王爷胃口太大,也不怕撑着,我等先告辞了!”

  话毕,个不留全走了。

  第百零九章,招揽

  几位家主走后,局面陷入沉寂。

  “王爷缘何要故意激怒几位世家家主?”

  徐荣在心中暗自疑惑着。

  在他看来,牧元阳的行为就是特娘的在故意激怒人。

  开玩笑,七成利润,这可是这么多年来都未曾有过的分成啊!

  几位世家家主要是能同意,那才是出鬼了呢。

  “莫非是王爷打算对这六大世家出手?”徐荣又不由自主的脑补着。

  既然在刻意激怒他们,那必然是要有所图谋啊!

  难不成跟他们尬着玩?

  他看着面带笑容的牧元阳,忍不住轻声开口试探:“王爷是打算,,,清除这六大世家?”

  既然想要成为牧元阳的心腹手下,好歹也得充分理解领导意图不是?

  “暂时倒是没打算全部清除掉。”牧元阳也没打算瞒着他。

  徐荣有心贴上来,牧元阳也有心重用徐荣。

  方面是有谛听在,不担心徐荣会弄出什么幺蛾子来。

  另方面是因为牧元阳暂时也实在是无人可用,被逼无奈。

  而既然打算用,当然是要让手下感受到自己的信任了:“我打算先将赵家灭了,剩下的慢慢打磨。”

  徐荣可以感受到牧元阳的信任,不觉有些欣喜,也急忙为牧元阳出谋划策:“好叫王爷知,这六大世家同气连枝,沟壑气,团结的厉害,,,想要除掉家,非得分化其内部,拉半打半,想必如胡家那样的情况,还是有拉拢的可能的!”

  徐荣的话倒是老成之语,也算是个有效的法子。

  毕竟在安远城混了这么多年,对于六大世家怎么可能没有了解。

  他也是急着在牧元阳面前表现自己。

  牧元阳却并不领情,反而故作高深:“这事儿就不劳烦徐将军操心了,本王自有安排!”

  狗头军师徐荣闻言怔,而后急忙暗拍了句:“王爷果然算无遗策,倒是属下孟浪了。”

  只是他心中却还在琢磨,牧元阳到底是打算用什么办法来处理六大世家呢!

  毕竟,那可是六大天罡啊!

  以牧元阳的实力,斩杀位天罡或有可能。

  可是若是同时面对六个,桀桀,怕是连五气强者也得暂避锋芒吧?

  徐荣可不认为牧元阳会傻乎乎的杀上门去。

  “也不知道王爷到底有什么底牌!”

  资料上说,牧元阳算是彻头彻尾的白身,干净的厉害。

  可看看这大爷的模样,哪里像是没有背景的人?

  “实力强大,背景神秘,心狠手辣,,,”

  牧元阳对徐荣来说,越发的神秘了。

  在徐荣心中,牧元阳的形象也越发高大且丰满了起来。

  牧元阳感受到了这些,不由得微微笑:“要是被手下给看穿了底牌,这老大还怎么当?”

  他想着,又开口对徐荣吩咐道:“安远城内的兵力要尽快接手,这可是大事,不容有失,若是有不服气或是池野原的死忠,便直接杀了也就是了。”

  虽然在武道当中,实力上的差距足以弥补数量上的不足。

  可有些事情,还真就不是人少能够做到的。

  比如维护城内秩序,没有人能行?

  当下安远城已经落入牧元阳手中,总得好生打理才行。

  “遵王爷法喻。”徐荣心头喜,急忙称是。

  却又见到牧元阳瞥了他眼,看似漫不经心的说道:“本王让你收拢兵权,可没让你清除异己,,,安远城现在,还不能乱!”

  徐荣心下凛,当然知道牧元阳说的是什么意思。

  牧元阳挥了挥手,徐荣便要告退离开。

  却也在这时,小安迅步回来了。

  然后也不知道贴在牧元阳耳边说了什么,就看到牧元阳脸上的笑容下就灿烂了起来:“今夜三更,大开北城门,,,不管发生什么,你且权当不知,听我命令就是。”

  “是。”

  虽然不明就里,徐荣还是急忙点头称是。

  他心中也在隐隐期待着:“今夜,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徐荣躬身退下了,他得在三更之前,彻底将安远城的兵权都掌握在手中才是。

  他离开后,牧元阳才扭头对小安吩咐道:“去把护送的将士们请过来!”

  随行而来的有位地煞,十来位练劲,也算是伙不错的战力。

  尤其是那领头将领实力强劲,虽然远不如牧元阳,也算是地煞中的翘楚。

  牧元阳当然没有理由白白让这些战力从手中溜走。

  小安领命去了,片刻那些将领头目也就都来了。

  牧元阳眸光扫了众人眼,看门见山的说道:“本王势力初成,缺少羽翼,尔等可愿意留下来帮本王?”

  大伙闻言怔,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有练劲小头目悄咪咪的问了句:“留下来又如何?不留下来又如何?”

  “问得好。”牧元阳微微笑,而后认真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若是愿意留下来帮助本王的,本王自然不吝高官厚禄,安远城大,本王也必然会清理批官员,到时候可以将你们都安插进去!”

  众人微微眼热,却并没有人主动开口附和。

  牧元阳也不甚在意,毕竟扬州百战之地,自己的身份又如此的特殊,想让他们留下来,这点筹码当然是远远不够的。

  他可是有的是筹码。

  “只要愿意投靠本王者,皆可赏赐部完整的三流上品功法!”

  这话出,除了那地煞将领之外,所有人都十分的眼热。

  三流上品功法称不上是多强,也算是江湖中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