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些。

  牧元阳却没有责备他,反而微笑对他提点道:“你实力尚可,可劲力把握尚且不够圆润通透,耐着性子打磨番,不日就能进入地煞境界。”

  其实牧元阳也知道,这也是王虎修炼的功法品级不够的关系。

  可牧元阳却并没有打算赏赐他本功法,虽然他的高级功法很多。

  无功而赏,不合规矩。

  况且功法乃武道重器,不可轻易赐人。

  到现在为止,牧元阳所掌握的功法,也就赏赐了牧忠和小安而已。

  这二人是牧元阳心腹中的心腹,是绝对值得培养和信任的。

  除此之外,人也无。

  “多谢王爷提点!”

  王虎却没想那么多,他就是这样直来直去的性子。

  这反倒是让牧元阳有些欣赏,并且在心里琢磨,是不是要培养王虎番。

  这小子实力凑活,天赋也只是中人,难得的是这心性着实是对牧元阳的脾气。

  不过他方才投靠,倒是也不好过分信任亲近:“且在观察番吧。”

  餐食完毕后,牧元阳便打算回房间休息打坐。

  修行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他现在已经是地煞巅峰境界,却仍是需要时时吐纳,精纯提炼体内的煞气。

  只有锲而不舍的打磨,才有化石为玉,超凡脱俗的天。

  哪成想牧元阳正打算回房,那徐立居然去而复返。

  不过这次却没带那么多的狗腿子,身后只跟着两个人。

  个牧元阳还认识,就是先前伺候他的那个小厮。

  还有个中年模样,身材臃肿穿着身员外服的地煞武者。

  “莫非是找了救兵来找茬?”

  牧元阳正纳闷着,那员外模样的武者却率先开口自我介绍了:“鄙人安胜,乃是这悦来客栈的掌柜,见过诸位贵客。”

  竟然是这悦来客栈的掌柜!

  牧元阳眉头紧了紧,点了点头问:“不知安掌柜有何指教?”

  “指教却是不敢当!”安掌柜摆了摆手,扭头给那小厮使了个眼色。

  后者撇了撇嘴,不情不愿的走上来,满脸的赔笑:“这位爷,小的先前糊涂,错把徐少爷预定的故人居开给了您,,,”

  牧元阳这便知道他们来意了。

  很显然,这些家伙都是徐立找的,为了客房而来:“这家伙的执念很深啊!”

  间客房而已,也值得这家伙大费周章?

  “还望客官能将房间腾出来,小店愿意再给您另开间房,而且免了房钱,不知您意下如何?”

  小厮说完,脸上都是难色。

  他当然不想来说这番话了,毕竟这是得罪人的活计,他也从牧元阳那可是得了不少的赏钱,可是掌柜就再后面逼着,他不想说也得说,谁让这房间是他给牧元阳开的呢。

  “只希望这位爷懂事,能够退步,这样对大家都好,,,哎,血狼帮可是不好惹啊!”小厮在心中叹息着。

  没想到牧元阳只是轻飘飘的回了句:“与我何干?”

  小厮怔,安掌柜瞥了他眼,然后微笑对牧元阳说:“还望贵客行个方便,今儿晚上这顿饭,算是我请的,权当给诸位赔礼道歉,不知客官意下如何?”

  安掌柜如实说着。

  牧元阳抬头瞥了他们眼,不假思索的回答:“不行。”

  若是没有先前徐立来作妖的事情,牧元阳说不定就顺意让了房间。

  可现在这些家伙明显都是站在徐立边,牧元阳又岂能让他们称心如意?

  安掌柜闻言神色不快,那徐立更是挑衅说道:“你有什么资格说不行,难不成这客栈是你家开的不成?识相的就让出房间,否则的话,,,桀桀,莫要让大家难看!”

  “难看?”

  牧元阳摇了摇头。

  身后的王虎猛然暴起,掌就朝那徐立拍了过去。

  “好胆,竟然在本座面前伤人!”

  徐立还没动作,那安掌柜居然是狞笑声,掌朝王虎印了过来。

  他体内煞气澎湃喷涌,汇聚到掌心,隐隐有黑烟萦绕。

  这掌,威视不小,绝对不是只有练劲境界的王虎能够接下的。

  若是被这掌打中,王虎不死也的半残。

  可王虎却没有丝毫的畏惧,因为他知道,牧元阳就在他身后。

  果不其然,见到那安掌柜暴起,牧元阳叹了声,同样也是拍出掌。

  这掌声势不显,甚至看起来有些绵软无力,和安掌柜的掌势比起来,逊色良多。

  “原来也不过是个普通地煞罢了!”安掌柜心神稍定。

  却没想到牧元阳拍出的那掌,居然是后发先至,率先印在了安掌柜的掌心上。

  咔哒,那是骨骼碎裂的声音。

  安掌柜居然被牧元阳随便掌给拍飞了出去。

  “这家伙好强的实力,我绝对不是对手!”安掌柜心中诧异。

  毕竟他和牧元阳样,都是地煞境界,没想到实力上的差距居然这么大。

  区区个客栈掌柜,怎么比得上身经百战的牧元阳呢?

  牧元阳掌拍飞安掌柜,却并没有乘胜追击。

  他就像是没事人样坐在原地,目光平静的望着徐立。

  徐立被他看得有些发毛,嘴角不由得抽了抽。

  牧元阳给他带来的压力,着实是不小。

  好在牧元阳的目光并没有停留太久,又落到了安掌柜身上:“对客人动手,这可不是买卖人该做的事情啊!”

  安掌柜的嘴角也抽了抽。

  牧元阳也没等他回话,便径自起身朝着故人居走去。

  “你,,,”

  徐立还想说些什么,牧元阳却猛地回头,目光逼视着他,让他不由得把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第百十九章,水滴石穿

  夜沉似水。

  故人居中,牧元阳在调息吐纳。

  天地中纷繁多类的气,鱼贯被他纳入体内。

  功法快速运转,纳气成煞,继而不断壮大,继而精纯。

  牧元阳修行的功法绝对是当世最强的批,他本身对于煞气的感悟也很深刻。

  可饶是如此,他的进步也很慢。

  吐纳了个时辰左右,进境还是微乎其微。

  比起蹴而就的练劲境界,牧元阳的地煞境界似乎卡住了样。

  他知道,这是因为他自身资质受限的缘故。

  虽然他路走来顺风顺水,进境如飞,可这大都得益于功法,和种种机缘巧合,并非是因为他资质逆天。

  况且炼体练劲境界,对于自身的资质要求也并不高。

  可到了地煞境界,资质的差距就体现出来了。

  天赋强的武者,可以更好的感受煞气,容纳煞气。

  或者说,天赋好的武者,体质上能够更好的契合煞气!

  在这样的前提下,境界和实力自然可以获得飞速的提升。

  比如牧忠,虽然踏入武道晚了些,可境界提升却是不慢。

  尤其是在进入了地煞境界之后,修为更是进境如飞。

  更难得他片真心都扑在武道上,时刻在琢磨在修行。

  甚至于先前晚餐的时候,他都闷在房间当中没出来,否则也不需要牧元阳出手了。

  牧忠现在的实力,可是不弱。

  虽然修行进度缓慢,可牧元阳也没着急。

  毕竟他修行不到年的时间,就已经是地煞巅峰,甚至拥有远超寻常天罡武者的战力,这样的速度在武道当中已经是骑绝尘了。

  况且在牧元阳看来,武道当中还有比资质更重要的东西,那就是心性!

  毅力和恒心,才是成功的关键。

  积硅步,方可至千里。

  本来地煞境界,就是个水滴石穿的过程。

  牧元阳脑海中观想混沌经,身体配合吐纳调息,精纯煞气。

  又分心二用,不断琢磨着秘法。

  秘法,其实就是针对煞气而创造的招式,可以将煞气的威能发挥到极致!

  牧元阳有太多强大的秘法秘术可以选择,而且他的混元煞也足以让他可以驾驭任何种类的秘法秘术。

  虽然修行多种秘法,并不会大幅度提升牧元阳的实力,却可以让牧元阳更从容的应对任何的情况。

  比如在遇到火煞武者的时候,以水煞秘术迎敌,自然事半功倍。

  这也是变相的提升自己的战斗力。

  而在琢磨秘法的同时,牧元阳也始终没有放下对金刚会的修行。

  此法极为玄妙,可以极大程度的提升武者的力量和体质,甚至于还能微弱提升的武者的资质。

  身体,是切的根源。

  无论是煞气,功法,都是依附在肉身之上的。

  没有了身体,这切都是镜花水月,无根浮萍。

  所以就算是宗师武者,可以三宝之间互相转化,成就颗大丹,也都在时刻淬炼着自己的肉身。

  抛开对于实力的提升不提,身体强壮也可以延年益寿。

  牧元阳这个年纪当然不会为了寿元发愁,不过肉身强壮之后,身体自然可以容纳更多的煞气,也算是旁敲侧击的种修行吧。

  牧元阳周身都被层淡淡的金光所笼罩。

  在幽幽烛火下并不明显,却真实存在着。

  煞气在他的周身流淌,刺激着周身百骸的每寸血肉,给他带来种温暖而舒适的感觉,就像是浸泡在了热水当中。

  佛门功法,大都中正平和,醇厚而温和。

  修炼佛门功法,不仅能增强自身的实力,同样也可以淬炼自己的心性。

  魔门功法讲究的是因果,因何而修行,因不同的目的,有不同的走向,得到不同的结果。

  道门功法讲究的是自然,可以顺从,可以反抗,却都是遵循着某种规则,最后殊途同归,走到同个终点。

  而佛门功法,则介乎于两者之间,求因果,得自然,虽然有些矛盾,却也找到了个很好的中心点。

  这三者说不出谁高谁低,谁好谁坏,只是各有神妙罢了。

  牧元阳现在就是取三者之所长,身修为兼具道佛魔三派,集于身。

  若是寻常武者这般不拘格的修行,非得要走火入魔,三者相冲不可,可牧元阳不然。

  在太祖经的中枢调和之下,他以道为根骨,佛为辅助,魔为皮囊!

  三者并存,并且各自发挥出自己的玄妙。

  不过说到底,他还是修行着道家功法,可他对于佛魔两道的领悟,也绝对称得上是登堂入室了。

  牧元阳勤奋修行,时间匆匆而过。

  常言道修行无岁月。

  这句话并非是修行者无视了时间的界限。

  而是说在修行的过程当中,武者全身心的投入进去,下意识的忘记了时间的存在。

  月上柳梢头,三更鼓点已打。

  牧元阳正在吐纳,耳朵却忽然扇动了下。

  有异常的声音传入他耳中。

  牧元阳原本闭阖的眼眸猛地就张开了,而后身形如电,顺着窗户就窜了出去。

  无声无息,身姿灵动矫健。

  在月色下,就像是只狡黠的老鼠。

  这是牧元阳新修行的秘术,灵鼠九连身。

  这秘术名字土气,不值提,可却是门集身法和步法于身的强大秘术。

  传闻是某个宗师大尊,无意间看到有老鼠掉进油锅,然后身子在油锅当中滚动翻腾,九次之下居然是跃除了油锅,而且皮毛不伤,有此而创造了这门秘术。

  以灵风煞催动这门秘术,最是相得益彰。

  牧元阳悄无声息的窜了出去,然后伏低身子,挨着窗边潜了下来向前摸去。

  声音的来源就和故人居隔着几间的屋子。

  牧元阳怕打草惊蛇,没有靠得太紧,不过有谛听的帮助,却也可以听得真切。

  说话的,是徐立和安掌柜,还有道陌生的声音。

  谈论的事情倒是和牧元阳无关,不过却让他更感兴趣。

  “几位堂主都来了么?”

  “这么大的事儿,怎么能不来,据说帮主都已经到了。”

  “帮主必然是要来的,帮主不来,咱们凭什么和别人争夺那处,,,遗迹!”

  第百二十章,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故人居中。

  牧元阳坐在桌前倒了杯茶。

  茶味很浓,却不腻人,是难得的好茶。

  可牧元阳却无心品茶,始终在寻思着遗迹的事情。

  “原来那徐立是血狼帮的人,难怪安掌柜会偏帮他!”

  血狼帮可是这柳杉城真正的主人,安掌柜想要在柳杉城当中谋生存,血狼帮绝对是最不能得罪的势力。

  就如安远城和牧元阳样。

  不过在先前的那场冲突当中,在察觉到了牧元阳的实力之后,安掌柜就知难而退了,而不是选择死撑徐立到底,并没有和牧元阳死磕到底,这说明他和徐立之间,或者说是和血狼帮之间的联系并没有那么深。

  可现在在商议关于遗迹这么重要事情的时候,徐立居然没有背着避讳安掌柜,这说明他们二人之间很可能已经有了更深的合作和联系。

  “徐立也不过是练劲境界罢了,却能够知道遗迹这个等级的秘辛,看来这家伙在血狼帮内的地位着实是不低!”

  每个遗迹,都是座等待开启的宝藏。

  其珍贵程度,难以言喻。

  那里面,可是藏着能够让人步登天的东西!

  据说歌谣四书院之的白马书院院长吴道仙,本也是个平平无奇的教书先生,只因为误入了座遗迹,得到了其中的传承,自此异军突起,跃成为了武道金字塔巅峰的大尊,而且还是最强的那批!

  也因此,他创建了当世歌谣大势力之的白马书院。

  放眼天下,无论任何势力,或强或弱,都绝对会以最大的精力和热枕来对待任何个遗迹。

  徐立也不过练劲境界,就算血狼帮只是二流势力,他也绝对只是普通弟子罢了。

  可他却能够接触到遗迹的消息,只能说明他的身份不凡。

  牧元阳本以为徐立找自己麻烦,真的就是少年心性,骄傲自满,为了得到这间客房,来彰显自己的地位。

  不过在听到了徐立等人的谈话之后,牧元阳对他却有了不样的感官。

  他逻辑严密,言辞谨慎而自信,极是成熟稳重,怎么看也不像是他表现出来的那般纨绔无知。而且在安掌柜折戟沉沙之后,徐立也适时收手,没有继续作妖,这也可以窥见些东西。

  很显然,他是为了试探牧元阳!

  “看来是因为遗迹的缘故,让血狼帮有些风声鹤唳了!”

  而且牧元阳推测,血狼帮很可能就不知道富贵楼要在此地举行鉴宝拍卖会,所以贸然出现许多强者,让他们感到了不安,只怀疑遗迹的消息已经泄露出去了。

  毕竟有资格被富贵楼邀请来参加拍卖会的人,不是方强者,就是背景深厚,,,普通武者可是入不了富贵楼的法眼!

  “此地有遗迹即将开放,富贵楼又偏偏将拍卖会安排到了这里,这是巧合,还是阴谋?”

  遗迹开放不是小事,而且从徐立等人的言语当中,牧元阳可以推断,这些家伙很可能已经掌握了遗迹开放的时间!

  就如上次在龙门山脉当中的遗迹样!

  这样的话,很可能掌握遗迹消息的就不是两方的势力了!

  况且这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牧元阳也不相信血狼帮是铁板块。

  而如果富贵楼已经得知了遗迹的消息,那么他举办拍卖会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是为了鱼目混珠,瞒天过海?还是为了把水搅浑,浑水摸鱼?还是纯粹闲的好心,为了给富贵楼会员发福利?要真是那样的话,干脆把消息告诉大家不就好了么!

  牧元阳始终搞不清楚富贵楼的目的是什么。

  不过对于牧元阳来说,不管巧合也好,阴谋也罢,这潭水他都是要试试深浅的!

  遗迹,对于任何个武者来说,都有莫大的诱惑力,牧元阳也不例外。

  本神藏经,个玉符空宝,已经让牧元阳尝到了甜头。

  可想要从血狼帮,乃至于各大势力嘴里夺食,可不是个简单的事情。

  上次遗迹是在大武境内开启,而且是中青边境的荒芜之地,尚且有那么多的强者来争夺,如果不是机缘巧合让牧元阳得到了神藏经,怕是他也只能在遗迹当中喝口汤罢了。

  个空宝对于个遗迹宝藏来说,真的也就算是口汤。

  而这次的遗迹,是在扬州百战之地开启,而且还是扬州腹地。

  可想而知,到时候会有多少的势力前来争夺。

  就算是没有那么多势力来争抢,仅仅是个血狼帮就足以让牧元阳无法应对。

  毕竟,那可是个拥有着宗师大尊的二流势力啊!

  更别说牧元阳这次也不打算那么拼命了。

  他不缺功法,神兵利刃在手,有了自己势力之后,也不再缺少资源。

  除了那些可以逆天改命的珍宝,或者是那些能快速提升武者实力的东西,可以说他现在还真就没有什么太急需的东西。

  既然什么都不缺,拼命干什么?

  君不见,这些年来遗迹开放的不少,为什么却很少有宗师,乃至于三花级别的强者参加?因为他们什么都不缺!

  似乎那个级别的强者,功法,资源,地位,可以说是唾手可得。

  在这样的前提下,没有必要以身犯险。

  毕竟遗迹当中虽然有大机缘,可也尝尝伴随着大恐怖!

  曾几何时,就有个真丹武者仗着实力雄厚,强闯某座遗迹,结果连大门都没进去,就莫名其妙的挂掉了。

  甚至于连尸体都没留下,化作道青烟消散在天地之间。

  对于现在的武者来说,上古武者的手段着实太过诡异且恐怖了。

  那是他们根本就无法理解,也无法接触到的玄妙!

  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