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了顶峰:“某家李白猿,谁敢与某战!”

  声入神雷落九霄,就像是敲响在耳边的洪钟,震耳发聩!

  “今日事后,无论生死,李白猿之名都得震惊天下!”

  牧元阳仰望天空,那是他必然要到达的目标!

  微微沉寂心神,牧元阳也随着庄道古等人朝着山坡上奔去。

  此时血狼帮已经无暇在封锁众武者了,实际上他们的目的也并非为了独吞遗迹,不过是为了引来各方强者,强行引渡人劫罢了。

  极空之上强者乱转,大地也在不断震动,似乎末日景象。

  牧元阳等人小心翼翼的朝着背坡摸了过去。

  翻过秃山,大伙这才真正的看到了源头,看到了遗迹。

  这次依旧是座地宫,可场面却比上次恢弘了许多。

  大地裂开,留下了道似乎是鸿蒙巨兽的大口,深浅不知。

  强烈的紫霞从其中喷薄而出,直冲云霄!

  因为看不清其中的情况,所以时间无人敢轻举妄动。

  遗迹是上古武者玄妙手段的显化,其中凶险无人知晓,就算是真丹武者都曾身死其中,自是无人当先。

  他们都想先下去抢占先机,却都想让别人先下去,探究竟。

  两相矛盾之下,所有人都分外纠结。

  恰在电光火石之间,牧元阳却毫不犹豫的朝着那裂隙奔了过去。

  身形闪烁,瞬息淹没在了紫霞之内。

  “这小子,,,不怕死么?”

  有人微微迟疑,到底还是压抑不住心中的渴望,也是跃进入了遗迹当中。

  二三,既然有人带头,接下来自然也就顺畅了许多。

  庄道古却是最后批进入遗迹当中的人,而且是在接收到了讯号之后才下去的。

  如牧元阳先前所想的般,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他身娇肉贵,没必要以身试险。

  况且以他的身份和实力背景,想要得到些东西并非太过艰难。

  “寇默山这家伙居然没经过本座的允许,擅自闯入遗迹,,,”

  他还对牧元阳的行事有些不满,琢磨着是否要在遗迹当中干掉他,最后却暂时放下了这样的念头。

  毕竟他对于牧元阳深浅不知。

  更重要的是,随着牧元阳炼化道印之后,他体内的紫气隐于天灵之内,再不为庄道古所查,所以夺心蛊再无反应,这倒是让庄道古有些疑惑。

  自然也不愿意贸然出手了。

  进入遗迹之后,庄道古才看清这遗迹的真容。

  同样是座地宫,却极为恢弘,极为威严。

  如果说龙门山脉当中的遗迹是座宫殿的话,那么这座遗迹就是宫殿群落!

  其内通道四通八达,勾连着座座的宫殿,构建成个庞大的框架!

  所有人都为之精神振。

  遗迹越大,就说明其越珍贵,里面值钱的东西也就越多。

  “且先搜寻番,实在不行也只能养养本座的夺心蛊了!”

  庄道古没有看到牧元阳的踪迹,便率众先去搜查番,若是收获让他不满意的话,那么庄大少,也只能够客串波劫匪了。

  以他这伙人的实力,不说在遗迹当中横着走,至少也是顶尖水平的。

  其他人也大都是样的心思:“可不能让那小子抢了先才是!”

  牧元阳是第个下来的,自然得手的机会最大。

  可他们却不知道,此时的牧元阳根本就没有去寻找所谓的宝贝,而是在墙体上开了个口子钻了进去,因为他已经发现了遗迹当中最珍贵的宝贝!

  紫霞!

  第百三十章,不死经

  紫霞萦绕三日方休。

  它来的比上次遗迹要浓烈的多,可消散的却还要快些。

  而且上次遗迹的紫霞消散,是从上到下的消散,空中的紫霞缓缓寡淡,裂隙当中后续的紫霞后继无力,最后缓缓归墟。

  可这次却不然,这次半空当中的紫霞尚且十分的隆重,可裂隙当中却再也没有紫霞喷薄而出,倒像是被人断了根样。

  这样的异常并没有被人发现。

  毕竟现在武者对于上古武道知之甚少,遗迹之玄妙也难以掌控。

  连什么是正常情况都不知道,自然也就无所谓不正常了。

  随着紫霞的消散,牧元阳的身影也重新出现在了地宫当中。

  比起初入地宫之时,他看起来精神了许多。

  神采飞扬,精神奕奕。

  尤其是双眸子,似乎内蕴精光。

  若是仔细观察,甚至可以窥见其眼眸当中,偶尔闪烁而过的抹紫意!

  “终于练成了不死经的第重!”

  仓朗朗,腰间佛骨出鞘,猛地就斩在了自己的手臂上。

  虽然牧元阳肉身淬炼得十分坚韧,可还是被佛骨切豆腐般破开,留下了道深刻见骨的口子!

  若不是牧元阳劲力拿捏准确,怕是得被佛骨卸掉半边膀子。

  阵痛袭来,牧元阳却恍若不知般,目光死死的盯在那伤口上。

  那道深可见骨的伤口,居然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愈合着!

  也不过是十数息的时间,伤口居然就已经修复完毕,甚至于连伤疤都没有留下!

  更为恐怖的是,从头至尾,伤口当中居然没有滴鲜血流淌出来!

  牧元阳满意的点了点头:“炼血入肉,血肉合,,,这样的修复速度,可比紫气要强的多,,,上古武道,玄妙如斯!”

  没错,牧元阳之所以拥有了这般非人的恐怖修复能力,并非是得益于紫气,而是因为他修炼了那本从武藏当中得到,曾被他授予大内总管孙义部分的玄妙功法!

  牧元阳不知其名,却根据其玄妙,兀自给起了个不死经这个名字。

  修炼此经至大成,可生死人,肉白骨,不死不灭!

  只要修炼到三重小成境界,就足以完成他给孙义画的那张大饼,断肢重生!

  牧元阳也只不过是练成了重,就已经有了如此匪夷所思,异于常人的修复能力了。

  “有了不死经和道印的帮助,只要不是致命伤,都可以快速进行修复,这足以让我的实力再提升个档次!”牧元阳越发庆幸自己的选择,也越发赞叹上古武道的玄妙。

  当他接近到遗迹附近的时候,开启了两座神藏,神魂异于常人的牧元阳,敏锐的察觉到了些异常。

  那就是从裂隙当中喷发出来的紫霞,对他有种莫名其妙的吸引!

  准确的说,是对于他的道印,对于他所修炼的神藏经,有十分强烈的诱惑力!

  他这才毫不犹豫的投入了紫霞的怀抱当中。

  而当他浸入紫霞之后,他更是惊奇的发现,,,神藏经居然可以修炼了!

  或者说,他感受到了灵气的存在!

  牧元阳这才知道,原来自裂隙当中喷发出来的紫霞,居然就是本应该绝迹的灵气!

  这让牧元阳欣喜若狂。

  有了灵气,就意味着可以修行上古武道的功法。

  而上古武道之玄妙,绝对是远超现在武道的。

  可牧元阳却并没有修炼他已经钻研过的神藏经,而是选择了那本无名功法!

  他是经过番深思熟虑的。

  神藏经固然玄妙,可对于他的帮助却不大。

  神藏经只修神魂,视肉身为糟粕!

  若是要修炼神藏经,第步就是脱离肉身的束缚,摆脱对肉身的依赖。

  神魂出窍,继而才能修行。

  牧元阳可不敢轻举妄动,鬼知道出去之后还回不回得来。

  况且紫霞有限,牧元阳也不认为这个遗迹的灵气,就足以让他将本功法修炼到大成地步,而以后能否再有机会继续修行也是未知数,在这样的前提下,修炼神藏经的意义并不大。

  所以牧元阳决定修炼不死经,因为他除了不死经之外也再没有别的上古功法了。

  况且不死经十分玄妙,可以将肉身改造成不可思议的玄妙状态。

  就算是只能修炼部分,对于自身的裨益也绝对是十分巨大的。

  事实也证明了这点,就算是只练成了重不死经,就足以让牧元阳的实力提升个档次了。

  “只可惜不死经重比重难,对于灵气的要求也成倍递增,我也不过是练成了最简单的第重,就吸干了这整个遗迹当中的灵气,,,想要练成完整的不死经,简直是难比登天啊!”

  不死经的第重,或者说任何功法的第重,都是最简单的。

  是简单的让修炼者接触功法,开启门径的过程。

  可饶是如此,这第重就已经吸干了这偌大遗迹当中的所有灵气!

  要知道,这个遗迹的规模可是不小,比上次的龙门遗迹大了十几倍还多,已经算是首屈指的大遗迹了。

  可饶是如此,其中的灵气却也只是堪堪足够他修炼成了最简单的第重罢了。

  而后续的每重,对于灵气的要求都是几何倍的提升。

  怕是搜遍了天下所有的遗迹,想要将不死经练到大是痴人说梦。

  不过牧元阳也没妄想能够将这门上古神通修炼到极致,只要能够练到第三重,拥有断肢再生的能力,再加上太祖经,就足以让他横行天下了!

  不死不灭,那终究只是传说罢了。

  人可以向往传说,却不可以痴迷。

  牧元阳在心里砸吧着灵气的美妙,不由得叹息且向往的想到:“上古武者时刻都在这样精粹的能量当中修行,难怪是人人如龙,人人可与天地争锋!”

  这却只是他异想天开罢了。

  他却是不知道,这遗迹当中的灵气,其实是极为精纯的。

  就算是在上古最鼎盛的时期,浓郁到这样程度的灵气,也都是洞天福地级别的存在,却并非是人人都可以享受到的。

  只可惜,这样的福地却后继乏力,是无根之源,无法长久延续下去。

  第百三十章,王爷家也没余粮

  “灵气之玄妙,夺天地之灵秀,只可惜却湮灭在了岁月当中,就算是遗迹当中封存些,随着遗迹的开放,也都会最终散溢在天地之间,,,”

  虽然遗迹中尚且还有“漏网之鱼”存在,可遗迹这东西,总有被挖完的天!

  到了那天之后,世间将再无灵气,上古武道怕是就要真正的成为绝响了。

  牧元阳为之扼腕叹息,同样也十分庆幸:“万幸我得到了神藏经,否则怎么会有机会体悟到灵气的玄妙,继而感受上古武道的玄奇呢?”

  他之所以可以感受到紫霞的异常,正是得益于神藏经的奇特。

  这本功法和绝大多数的上古功法不同,以修炼神魂为主,就算是没有灵气的存在,依旧可以通过问心求道的方式,来开启神藏!

  旦开启了神藏之后,就等同于修炼了神藏经,自然可以感受到灵气的存在。

  可其他武者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就算是他们得到了上古功法,也根本无法在没有灵气的前提下修行。而没有修行上古武道,自然也就没有办法感受到灵气的存在。

  这是个死循环,牧元阳只是个跳脱者,个特立独行的幸运儿罢了。

  这点从到目前为止,不知几多遗迹被开启之后,却仍是没有半点关于灵气的消息被传出,甚至于武藏当中都没有半点记载上,就可以作为佐证。

  牧元阳庆幸自己的幸运,并且打定主意要将这个秘密藏在心底。

  他可没有造福天下,改变现在武道格局的雄心壮志。

  普天同庆,倒不如众人皆醉,而独我清醒。

  遗迹不多,灵气有限,还是不要分享的好。

  自私是人性,所以那些无私的人才会受到人们的尊敬,因为他们拥有了克制人性的智慧,可牧元阳本就不是什么大度的人,也不想成为那样的人。

  理清楚了头绪之后,牧元阳这才开始探索遗迹。

  他已经得到了遗迹当中最珍贵的宝物,灵气!

  他同样也掌握了这足以改天换地的秘闻。

  可以说,他已经是这场遗迹当中最大的赢家之了!

  虽然好东西没人会嫌多,可好歹心里有了底气,自是不慌不忙。

  就顺着地宫优哉游哉的前行。

  牧元阳的目光在地宫当中好奇的来回打量着。

  这遗迹地宫可比上次恢弘的多,从比上次宽敞数倍的通道上,就以见斑。

  地宫通道是由某种剔透如琉璃的材质铺就的,想是透亮的水晶,却浑浊许多。

  牧元阳伸手轻轻点,便在墙壁上留下了个深深的指洞,裂缝朝着四周蔓延开。

  “质地粗糙酥脆,并非琉璃水晶之类,倒更像是君惜口中所说的由特殊技艺烧制而成的玻璃制品!”牧元阳判断着。

  虽然牧元阳知道玻璃并不珍贵,只不过是由泥石烧灼出来的,可放眼望去,这整条通道都是这般光华平整,尤其是当阳光从裂隙当中钻进来之后,整条通道都是流光溢彩,倒是也觉得分外震撼,十分的赏心悦目。

  “玻璃制品虽然比之琉璃水晶有些差距,可架不住其成本极低,只要能够掌握炼制的法门,必然可以产生极大的利润!”

  微微思索,牧元阳伸手从墙壁当中抠出块玻璃来,随手就放在了空宝当中,思衬着出去之后召集工匠琢磨番,非得攻破这个技艺不可!

  现在安远城的收入,养活牧元阳自己都捉襟见肘,拿什么培养英才?拿什么招揽强者?日后又拿什么扩充势力?

  他早就想着大开财源,广开商路了。

  雄图霸业,没有钱可是不成。

  当家作主之后,牧元阳的过日子心与日俱增。

  不当家,怎知柴米贵啊!

  王爷家也没有余粮啊!

  “真羡慕庄道古这些狗大户挥金如土的生活!”

  牧元阳摇了摇头,这才继续前行。

  很快他就来到了座宫殿,里面雕梁画栋,富贵堂皇。

  那根根已经挂满了锈迹的灿金龙柱,四周墙壁上幅幅栩栩如生的浮雕,虽然已经经过漫长的岁月洗礼,可还是可以从里面看到的上古的美学。

  人对于美的追求,是不分时代和境界的。

  只可惜,宫殿当中已经是片狼藉。

  甚至于连两旁那精美的壁画,都被人给扣掉了好大片。

  剩下的也都是些被刀剑破坏,或是不成形状的糟粕。

  就像是刚遭遇了场劫难样。

  如果不是那几根龙柱体积太大,空宝装不下,怕是这些家伙连那龙柱都得整根挖走!

  就算是这样,看上面那几道深深的刀痕,就说明已经有人动了心思。

  “这些家伙怎么跟蝗虫过境样,真是点素质都没有,斯文扫地!”

  牧元阳暗暗鄙夷,然后不动声色的上前敲了敲最近的根龙柱:“真粗啊,扣下来好歹也能换颗煞元丹吧?”

  再看了看自己空宝玉符的空间,牧元阳也只能如先行者那般,揣着满心的遗憾然后继续前行了。

  前方的情况和第个宫殿也差不多。

  路走过去,都跟遭遇了土匪样。

  不得不说,武者的破坏力还是很强悍的!

  这个广阔异常的遗迹,成全了场饕餮盛宴!

  毫无疑问,那些先行者必然都是要赚得盆满钵满的。

  不说别的,就是那些被扣掉的精美壁画,到外面随便找家拍卖行,挂上个遗迹出品的牌子,怎么说也能值点银子吧?

  毕竟在现在武者的眼中,上古武道的切都是新奇且玄妙的。

  所以才有了“遗迹出品,必属精品”的荒诞话语。

  牧元阳也想扩充些财路,奈何他来的太晚,所以也只能够从满地的狼藉当中,判断这遗迹过往的辉煌,然后眼冒绿光的继续前行了。

  可牧元阳越走,却越是心惊。

  因为他终于察觉到了些不同寻常的事情。

  那就是他这路走来,居然没有碰到个活人,甚至于,,,都没有碰到具尸体!

  可些宫殿的地上,分明就是有鲜血留下的啊!

  第百三十二章,好诡异

  断臂残垣上沾染着鲜血,满地破碎上留下的刀痕剑影如狼藉,好像经历了场鏖战,可遗迹内却偏偏没有半点生灵的声息,全然是死寂片,只有牧元阳的脚步声音在快速此起彼伏着。

  这样的场景,甚至比尸山血海给牧元阳带来的危机感都要强烈的多!

  未知,才是最恐怖的东西!

  要知道这次进入遗迹的武者可不少,各方势力加上散修,怕是得有个三两千人!

  这么多的人,就算是遗迹空间再大,也绝对不可能连个人都碰不到。就算是活人都在前面大发横财,也不至于连具尸体都没留下吧?

  毕竟在先前路上明显留下了不少激烈战斗过的痕迹,牧元阳绝不信这么多场战斗,就连条命案都没有发生!

  这遗迹,处处都透漏着诡异!

  沙沙。

  “恩?”

  第二座神藏让牧元阳的听觉变得十分强悍。

  他抽出佛骨,身姿如驰雷掣电。

  终于在穿过了两条通道之后,来到了座异常宽敞的宫殿当中。

  在那里,他看到了让他触目惊心的幕。

  尸骸遍地,鲜血成溪。

  死人牧元阳见得多,他也杀了不少人。

  可死相如眼前这般凄惨的,他还真就没见过。

  放眼望去,这座异常宽敞的大殿中,至少得有百八十具死尸。

  而且这些死尸没有具是完整的!

  说不完整似乎都有些不贴切,准确的说,这百八十具死尸,都是碎尸!

  块块森然白骨泛着幽幽玉色,节节肠子肚子随意淌在地上,颗颗不瞑目的头颅浸泡在鲜血和碎肉当中,满地的碎肉和内脏碎片,,,只眼,如堕修罗地狱般!

  这样的场面不可谓不血腥,不可谓不惊悚。

  若是心智不坚之辈,非得被吓得魂飞魄散,屁滚尿流才是。

  更加惊悚的是,在这些凄惨的尸骸当中,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