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问题。

  “这家伙身上到底藏着多少兵刃?”有人砸吧着嘴。

  玉绾馆的师妹冷笑声:“这次,看那老货还怎么挡!”

  庞元志怎么挡?没法挡!

  如果他不以伤换刀的话,他其实还有战之力,毕竟他是个五气强者。

  可他做出了这个愚蠢的决定,等于凭空废了自己臂。

  现在眼见得牧元阳又掏出兵刃来,庞元志二话不说,扭头就跑。

  虽然说堂堂五气强者,被地煞杀得抱头鼠窜,是件极度羞耻的事情。

  “面子到底是没有小命金贵的!”

  庞元志这么想着,他脚下生风,快速朝殿门奔去。

  目前唯的出口,就是那正在灌入感染者的入口了。

  原本的绝地,此时却成为了庞元志的生路!

  他不确定跑出去之后能否在感染者手中活下来,可他知道再和牧元阳战斗下去,怕是十死无生了。

  牧元阳哪里肯放他走。

  且不说这家伙想要自己的小命,这就已经是生死仇敌了,,,现在两把刀还卡在他手中呢!

  “正好试试剩下的两门印法!”

  牧元阳摇了摇头,又把紫剑扔到了空宝当中。

  这兵刃虽好,可牧元阳并不趁手。

  紫气萦绕,手中结印。

  十指收回紧扣,此为内缚印!

  此印出,牧元阳只觉得周身百骸都轻盈了数倍不止。

  微微用力,身子便如鸿毛当中飘然而出,速度快到了极致!

  后发先至,居然凭空出现在了庞元志的眼前。

  庞元志满脸惊容,想要抽身后撤。

  可牧元阳另外印已经落下。

  尾指伸出,拇指从食指下方伸出。

  外狮子印!

  牧元阳只觉得自己周身的力量似乎都汇聚到了点上,然后数倍增幅之后,从那点当中猛然爆发而出!

  这印,生生印在了庞元志的胸口。

  然后,他整个人都爆炸了!

  第百四十二章,古尸现身

  “居然,,,被锤爆了!”

  五气强者和地煞武者之间的差距有多大?

  大概得有小半个扬州那么大吧!

  可现在,堂堂五气强者居然在正面搏杀当中,被地煞武者给锤爆了,这未免惊世骇俗了吧?

  更恐怖的,饶是亲眼看到了这惊世骇俗的幕,可大伙的内心居然,,,没有什么波动!

  就像是已经有所预料了样!

  准确的说,他们已经麻木了。

  当牧元阳能够和庞元志抗衡的时候,众人感到的是惊讶!当牧元阳能够从那般恐怖的秘术下活下来的时候,众人感到的是震惊!而当牧元阳追着庞元志爆锤的时候,众人感觉到的是震撼!

  到现在,牧元阳招锤爆了庞元志,似乎也就没有那么难以接受了。

  他们不约而同的理智的忽略掉了牧元阳地煞武者的身份!

  然后,把震撼深埋在心底,继续诛杀感染者。

  这倒是让牧元阳感到有些意外,却也懒得理会他们。

  顺手将两柄神兵和庞元志的空宝戒指拾起,继续旁若无人的诛杀感染者。

  对于干掉庞元志这件事,牧元阳并未有太大的波动。

  自家人知自家事。

  庞元志之所以授首,部分是因为牧元阳着实是很强,实力甚至超过大部分的天罡武者!

  可更大的部分,还是因为这厮急功近利,倨傲自负。

  他满心都想着快些击杀牧元阳,以突显自己的实力,彰显自己的威严。

  是以居然在局势尚且没有明朗的前提下,就悍然动用底牌,抽干了自己的罡气。

  就像是场孤注掷的赌博!

  很显然,庞元志赌输了,代价就是死亡。

  这倒是也不怪庞元志。

  他的战斗经验极为丰富,从最初到结束,每招每式,都是掷地有声,都是老谋深算!

  虽然心性不堪,可他的实力是值得认可的。

  他哪里想得到,牧元阳的皮居然那般厚,居然能够在足以干掉五气强者的攻击下活下来!

  牧元阳也因此越发赞叹道印之玄妙:“不动根本印可以将我的肉身强度提升数倍还多,虽然对紫气消耗十分严重,只能够维持片刻时间,却足以让我防御些致命性的强大秘术了!

  而内缚印的消耗就小的多,偏偏对我速度加持非常之大,配合上我所修行的身法,无论是赶路还是追杀,亦或者是逃命,都是非常不错的法门!

  还有外狮子印,此印刚猛程度不逊色那些镇宗级别的秘法,虽然对紫气消耗甚大,却并不消耗我自身的煞气,可以作为杀手锏来使用!”

  接连施展了番印法,让牧元阳对道印的领悟越发深刻。

  同时也让他对自身的实力有了更高的梳理,可以把自己的每分力气都用在刀刃上。

  “只可惜,道印储存的紫气还是不够多,这应该和我的实力也有关联,如果吸纳的煞气更加精纯的话,转化出来的紫气也能够随之纯粹!”

  念及此处,牧元阳又不由得有些捉急。

  不到年时间,就进入了地煞境界,而且是地煞境界巅峰!

  这样的速度,比之夭夭禅心来,也绝对是不遑多让,甚至犹有过之。

  他现在倒是已经有了可以冲击天罡的底气和实力,可他却不敢。

  有句老话说得好“步子迈得太大,容易扯到蛋”。

  这话有些粗鄙,却恰好就准确的形容了牧元阳现在的状态。

  他就像是辆急速奔驰的马车,速度已经飚到了极致!

  再快些,很可能就是车毁人亡的下场!

  “还是需要段时间的打磨和梳理啊!”

  牧元阳明白自己接下来的修行,还是要放在稳固境界上。

  根基不牢,地动山摇。

  高屋建瓴的前提,是屋子够结实。

  牧元阳琢磨着,手上功夫却不慢。

  佛骨起落之间,让个个感染者获得了解脱。

  他杀敌的速度不快,因为他的伤势还很严重。

  地煞干掉五气,岂能点代价都没有?

  虽然表面上看起来牧元阳生龙活虎的,可他却知道自己的伤势有多么的严重。

  皮肉拉伤,筋骨开裂,乃至于五脏移位!

  碎魂式,险些让牧元阳丧命!

  那般巨大的撕扯扭曲的力道,足以碾碎铁佛!

  否则这招式,凭什么成为玉蟾宫的镇宗秘术?

  至于煞气的消耗就暂且不提了,牧元阳的混元煞也是无惧消耗。

  好在牧元阳的恢复能力独步天下!

  内有不死经,外有紫气!

  内外兼修,双管齐下,让牧元阳的伤势快速愈合着。

  皮肉筋骨的损伤的修复倒是很快,奈何内脏移位却是难缠。

  牧元阳的不死经现在尚且局限在皮肉阶段,所以只能够由紫气承担此重任了。

  按照牧元阳的推测,如果将不死经修炼到第二重的话,内脏应该就具备自主修复的能力了。

  众人杀敌的速度很快。

  似乎是受到了牧元阳的感染般,那些地煞武者此时奋勇的可怕。

  具具感染者倒下,原本十分拥挤的大殿居然出现了空白的地方。

  而殿口涌进来的感染者也越发的少了,这说明他们数量不多,已经后继乏力了。

  随着徐奎和庄道古各自干掉了个五气级别的感染者之后,战斗完全就是边倒的趋势了。

  众人脸上也挂起了喜色,却也有些人脸色还是十分凝重。

  他们都是见过那两具古尸的人!

  所以他们都知道,这些感染者,都不过是开胃小菜罢了,那两具古尸,才是真正的大敌!

  牧元阳也十分好奇,能够塑造出这么庞大感染者队伍的古尸,到底是什么模样。

  很快,他就看到了。

  那是两个极为古怪的东西。

  虽然他们还是人的形状,可在牧元阳看来,他们更像是猛兽!

  徐奎运转功法之后,身高能够拔高到丈左右,端是如铁塔般!

  可这两具古尸,比徐奎还要高上几头!

  不仅高,而且壮,体型之庞大,简直像两座移动的堡垒!

  他们身子赤裸,只有块钢铁材质的铁板护住“要害”。

  皮肤灰蒙蒙如混沌,猩红如鲜血。

  而且脸上都带着副极为古怪的青面獠牙的兽头面具,凶神恶煞!

  第百四十三章,当仁不让!

  咚,咚。

  古尸的脚步十分沉重且缓慢,每步落下都活像是计重锤,声惊雷,闷在众人的心口上,炸响在众人的耳际。

  所有人都漏出了震撼且凝重的神色。

  就算是这两具古尸体内没有传出任何的气息波动,可仅仅是这匪夷所思的体积,就绝对不容小觑,足以让所有武者都提心吊胆了!

  可想而知,这样庞大的身躯内,会蕴藏着多么恐怖的力量。

  要是不小心被这样的家伙打上拳,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

  “怕不是要被锤成肉泥吧?”

  牧元阳以神目窥测,不觉暗自惊疑:“这两个家伙体内,居然没有血气波动?”

  血气为人体之精华,力量之源泉!

  肉身越强横的武者,血气就越旺盛!

  这是毋庸置疑的道理,众所周知的常识。

  而这两具古尸体内,甚至没有哪怕是丝毫的气血波动!

  “那么,他们是如何支撑驾驭起如此庞大的身躯的呢?”牧元阳百思不得其解。

  不远处的庄道古也发出声音提醒众人:“大家小心,这两具古尸刀枪不入,无惧罡煞,而且力大无穷,极为难缠,,,”

  他话还没说完,那具灰尸竟是拳朝着最近的位武者轰出!

  这两具古尸体积庞大,所以移动速度并不快。

  这也是为什么这些感染者都被杀得差不多了,他们才姗姗来迟的缘故。

  可虽然他们的动作迟缓,偏偏攻击速度极快!

  而且仗着体型的优势,他们的攻击范围十分之广,丈之内瞬息而至!

  好在被攻击的那位武者实力也不弱,眼见那砂锅大的铁拳轰来,急忙抽身闪避。

  那铁拳就擦着他的衣角掠过了过去。

  可还没等到那武者高兴,那灰尸居然猛地张开大口,喷出股灰雾来,瞬间将他笼罩。

  “啊啊!”

  那武者凄厉的惨叫声音传入众人耳中。

  庄道古也叹息声继续说道:“而且这两个家伙还会喷出毒雾来,中者必死,而且还会化为感染者,成为行尸走肉!”

  众人越是惊惧。

  牧元阳的神目却始终盯在那个惨遭不幸的武者身上:“被毒雾入体之后,血气就会失去武者的掌控,然后快速逆行冲破天灵,摧毁武者的神智,继而身死!

  偏偏在武者死后,那些血气还会继续运转,并且带动武者的身体进行攻击,成为名副其实的活死人!

  而且那毒雾进入体内的方式似乎并非是通过口鼻,而是通过武者周身百骸的岤窍和毛孔,,,也就是说,触之即死!

  嘶,好恐怖的毒气!”

  瞬息间,牧元阳已经分析出那毒雾的效用和威胁。

  同样,他也发现了这毒雾的弊端:“好在这些毒雾如果没有沾染到武者身体,准确的说是没有沾染到武者体内的血气的话,就会快速消散!”

  察觉到这点之后,牧元阳心神稍定。

  若是这毒雾久久不散的话,那简直就是无解的恐怖。

  两具古尸根本什么都不用做,直接原地开喷就完事儿了。

  开玩笑,到时候大殿当中全是毒雾,那特么还打个屁,等死好了。

  万幸,这毒雾消散的速度非常之快。

  大概只能够存在半息左右的时间。

  也就是说,只要不何那个倒霉蛋样,直接被喷到的话,应该是无虞的。

  不过就算是这样,这两个家伙也绝对很难处理。

  这点从徐奎和庄道古脸上的神色就可以看得到出来。

  他们是所有武者当中最强的存在,他们也都和这古尸交过手。

  很显然,他们都体会过这两具古尸的强大之处!

  “所有武者都散开,去攻击那些感染者就好,这两具古尸速度不快,不要让他们近身,千万不要接触到那毒雾!”庄道古高声呼喝着。

  他知道,这些普通武者,根本就不可能对两具古尸造成什么伤害。

  而且若是不小心被毒雾喷到,就等同于平白增强敌人的实力,削弱自己的战力。

  这样的蠢事,庄道古是不会做的。

  众人闻言自然是喜不自胜,谁愿意去面对如此恐怖的东西?

  “多谢庄兄高义!”

  “光明剑,正大光明,名不虚传!”

  “我等日后必要在江湖上,传扬庄兄的美德!”

  花花轿子众人抬,只要不让他们送死,拍两句自然不在话下。

  若是在平时,庄道古必然要虚情假意的客气自谦几句,把效果催生到最大。

  可现在他却没有什么经营名头的琐碎心思。

  大敌在前,生死未卜。

  哪里还有心思想那些细枝末节的事情。

  他扭头对徐奎说道:“劳烦徐前辈拖住那具血尸!”

  “便包在某家身上!”

  徐奎神色凝重,却当仁不让。

  毕竟他的实力摆在这里。

  现在也不是什么谦虚的时候。

  在场所有人当中,怕是也只有怕有实力独立和具古尸周旋吧。

  毕竟他炼得就是横练功夫,皮糙肉厚,擅长肉搏战。

  庄道古和牧元阳的实力虽然也不比徐奎差不多少,可是肉身上的火候着实还差的多。

  徐奎应了声,二话不说就朝着那血尸扑了过去,两个庞然大物鏖战成团!

  只如两座堡垒之间互相碰撞,乒乓之声金铁交鸣,只如两尊铁佛活了!

  庄道古见状放下心来,又深深呼吸了瞬,扭头对牧元阳说道:“寇兄!”

  “恩?”牧元阳差点就没反应过来。

  “和愿与某家并肩作战,诛此邪魔!”

  “当仁不让。”

  牧元阳回答的也痛快。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他是在场所有人当中,除了徐奎和庄道古之外最强的武者了!

  在场的武者很多,可有资格和这两具古尸鏖战的,也就只有这三人。

  这倒是让那些天罡武者暗自羞臊。

  堂堂天罡,居然还不如个地煞,,,不过想起被锤爆的庞元志,他们的心里也就痛快许多了。

  连五气都被锤爆了,他们‘区区’天罡,还能怎么样?

  他们也很焦灼啊!

  听到了牧元阳的回应,庄道古点了点头,悍然出手。

  剑出,大日如轮!

  第百四十四章,破绽

  庄道古体内罡气斐然,剑气如长虹!

  剑出,红日盛!

  他整个人都包裹在团红日当中。

  那是属于庄道古的剑意!

  刀有刀意,剑有剑意。

  任何门兵刃修炼到登峰造极的程度,都可以获得不可思议的变化。

  艺近乎道,或者说,这本来就是道!

  剑斩出,长日如长河,将那具灰尸笼罩在其中。

  刚猛霸道的大日罡气比烈火还要猛烈三分,突兀的让那灰尸体表多了几分本不应该存在的鲜活血色。

  “此人修为精深,实力超绝,又精通运营算计,难怪区区天罡就能够在江湖上闯出偌大的名头来!”牧元阳暗赞几声,也不留手。

  他虽然没有进入天罡境界,无法外放罡气伤人。

  可他的刀,同样很凌厉!

  杀心暴起,则有杀人之刀!

  在劫难逃,此为劫难之刀!

  天灾灭世,化作灾祸之刀!

  万物归墟,方可寂灭之刀!

  虽然没有贸然动用阿鼻,可入魔刀法的前几式,都被他淋漓尽致的施展了出来。

  手中印诀转动,配合内缚印极大的提升了自己的速度。

  牧元阳的刀法有如疾风骤雨,雨打芭蕉!

  看似凌乱却又颇有章法,似有章法却又无迹可寻。

  牧元阳对于刀法的驾驭,已经隐隐有大家之风了!

  刀出,斩鲸龙!

  牧元阳的每刀,都直奔灰尸的要害薄弱地方斩去。

  或是脖颈,或是心口,或是四肢关卡,刀刀中地!

  这般迅猛的攻势,这样歹毒的攻击,怕就是徐奎都无不敢硬抗。

  可偏偏,那灰尸居然是罔若未闻般!

  叮当!

  刀砍在他的身上,竟然传出金铁交鸣之声。

  就像是活生生斩在了钢铁上般。

  不对不对,以佛骨的锐利,足以削铁如泥。

  应该说,这灰尸的坚硬程度,已经足以媲美神兵利器了!

  饶是以牧元阳和庄道古二人的实力,这般凌厉的攻势,时间竟然也难以建功。

  好在他二人虽然时无法斩杀这灰尸,灰尸拿他二人也没什么办法。

  这两具古尸攻击速度极快,而且势大力沉,难以硬抗。

  可偏偏,他们的身子极为笨拙沉重,很难进行快速移动。

  若是在那狭窄的通道当中,这两个家伙路平推,自然是无敌的,也无需在乎什么速度不速度的。

  可在这宽敞的大殿空间当中,古尸的劣势就体现出来了。

  他们完全跟不上牧元阳二人的速度!

  而牧元阳二人就可以仗着这点来与之作战周旋,不断寻找破绽。

  看这二人,个使刀,个使剑,个刚猛霸道,个大势堂皇。

  你退则我进,你攻则我缓。

  两方运作之下,攻击自是源源不绝,如江河连绵不断。

  虽然是第次并肩作战,可二人之间的默契却很深。

  个眼神对视,似乎都明白对方的意图。

  竟然真的让庄道古产生了惺惺相惜之感:“就算不能收服此人,也必要与之交好,日后可为我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