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直在和血尸近身缠斗,所以距离宝珠的位置更进些。

  他大手探出,直奔那颗宝珠抓了过去。

  恰此时,庄道古的大手也探了过来。

  二人都是志在必得,似是二龙戏珠之局面。

  看这情况,两条大龙并驾齐驱,难分伯仲,也不知道最后会鹿死谁手。

  庄道古二人各自心中也没底,所以对视眼之后,居然是极为默契的在即将抓到那宝珠的时候突然变招,大手探出的轨道碰撞,生生在半空对了掌!

  很显然,二人都选择用实力来说话!

  只要能够逼退对方,那么宝珠自然就唾手可得。

  宝物争夺,分毫必争!

  虽然还不至于到生死搏杀的地步,可二人也都是全力以赴!

  斐然罡气从二人体内爆发而出。

  掌心相撞,则化作了浩然巨力跌宕。

  劲力碰撞之下,竟有奔雷之声乍现,伴随着阵阵劲风呼啸。

  这掌,二人皆是退后了半步。

  似是平分秋色。

  可牧元阳的神目却看得出,庄道古体内的气血跌宕得要比徐奎严重得多,,,显然这回合是徐奎占了上风。

  倒不是庄道古实力不如徐奎。

  毕竟庄道古善使兵刃,誉光明剑,拳脚功夫自是差了些。

  而徐奎则是实打实的横练大家,肉身强如龙象。

  仅比肉身劲力,庄道古自然不敌。

  不过二人此时倒是都没心思琢磨这些琐事,因为就在二人掌力对撞的瞬间,原本安然躺在地上的血玉宝珠,竟然是因为是二人掌力碰撞之时所产生的斐力,给生生震飞了出去!

  灵儿正在旁百无聊赖的啃猪肘子。

  以她不过练劲巅峰的境界,眼前这种级别的战斗,显然不是她能够插手的。

  索性也就在旁老老实实的观战,欣赏着众人诛杀感染者的雄姿也就是了。

  可不知道怎的,看到空中来回乱飞的断手断脚,肠子肚子什么的,灵儿忽然就食欲大振,,,她又饿了!

  灵儿可不是难为自己肚子的人!

  对于这丫头来说,天大地大,吃饭最大!

  从她记事儿的那天起,她就已经领悟到了这个亘古不变的天地真理,,,困了就要睡觉,饿了,就要吃饭!

  灵儿正攥着那比她脸还大圈的肘子大快朵颐着,却忽然看到道红光直扑自己而来。

  速度快极了。

  以她的修为,根本来不及有任何的反应。

  她只能够瞪大了眼睛,眼睁睁的看着那道红光,钻进了她塞满了油腻肘子的小嘴里,然后,,,咕噜!

  “你,,,你竟然把宝珠给吃掉了?”

  赶来的庄道古二人恰好就看到了这玄奇的幕。

  “吧嗒,吧嗒。”灵儿砸了砸嘴,又俏皮的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有点甜,有点腥,味道还不错,不过没肘子好吃!”

  说完,竟然旁若无人的继续啃起了肘子来。

  “味道不错,,,”庄道古二人嘴角抽。

  他们更是很难想象,灵儿那纤细的粉颈,到底是如何将那只比孩童拳头小圈的宝珠吞下去的。

  更让二人为难的是,他们应该如何处置灵儿。

  换做魔道武者,乃至于寻常狠辣些的武者,此时必要刨开灵儿的肚肠,将宝珠取出来。

  武道中,本就残忍血腥,弱肉强食。

  可他们二人不能啊!

  庄道古誉为光明剑,正大光明。

  若是平白以如此凶残的手段对待个小丫头,那岂不是自损英明,污了自己这么多年来辛苦经营的招牌?对于庄道古来说,珍宝虽好却比不过自己的清名!

  而徐奎为人更是豪迈侠义,从能够为素未谋面的牧元阳开口说话这点上,就可见斑,他又怎么忍心出手对付个小丫头呢?

  不能出手,可让他们放弃那宝珠,他们又有些肉痛。

  时间,看着还在大快朵颐的灵儿,两大强者竟有些无计可施之感。

  旁的牧元阳很合事宜的开口出了个馊主意:“要不然,,,你们等她拉出来吧。”

  “,,,”

  灵儿抬头幽怨的看了牧元阳眼:“能不能不要在人家吃东西的时候说这样的话?你这人还有没有点素质了?”

  “,,,”

  第百四十八章,仁与义

  身边是浴血奋战搏杀感染者的猛士,脚下是流淌的鲜血和残肢断脚,眼前是三个强大武者在大眼瞪小眼,,,那个没心没肺的小丫头在啃猪肘子!

  这场面,怎么看怎么觉得诡异。

  这是个自带诡异属性的小丫头片子!

  嗝

  她还打了个饱嗝,当然,肘子没有停。

  “这丫头倒是机灵。”牧元阳瞥了灵儿眼,又瞧了瞧脸色不太对劲的庄道古二人,试探着说:“要不然,咱们先开门?”

  庄道古闻言没有答话,只是身子微顿。

  他猛地就想起了当初他爹对他说的话:“名声是把双刃剑,即是所向披靡的神兵利器,亦是束缚住手脚的枷锁牢狱!”

  当初的他对这句话没什么感觉。

  甚至于还暗中笑过他爹无病呻吟。

  苍龙刀圣,这是多大的名头?

  义薄云天,这是多大的招牌?多高的评价?

  没有这般的名头,如何立起聚义庄?如何笑傲天下?

  没有这般的招牌,如何汇聚如此之多的强者,号令方?

  有多少人,盼着在江湖上扬名立万,博个名姓?

  似乎那贪狼大尊李白猿,强行引渡人劫为得哪般?但求名。

  可现在,随着他的名头越来越响亮,随着他遭遇的事情越来越多,他越发理解了这句话的含义。

  就如现在。

  他的实力,足以毫不费力的杀掉灵儿,剖开其腹得宝珠。

  可他却不能这么做。

  因为他不仅仅是庄道古,他是光明剑,急公好义,仁爱君子。

  苍龙刀圣庄聚义举起的招牌是义!

  义之所向,所向披靡!

  庄聚义因此而有了偌大的名声和势力,却也不得不为此付出许多代价,做了许多不愿意做的事情,只为擦亮这块招牌。

  而他举起的招牌,是仁!

  义为侠士,仁为君王!

  很显然,他的野心更大。

  可既为仁,又岂能行不仁?

  这便是他的枷锁。

  念头千折百转,瞬息之间让庄道古想通了许多事情。

  他的念头通达了,精气神都因此而有所提升。

  庄道古觉得自己距离五气境界更近了。

  或者说,他早就已经有了突破五气境界的实力,只不过是直在压制。

  现在瞬间的体悟,却让他内在越发的圆润,修为也越发的精深,距离他的圆满目标又更近了步。

  徐奎这边就没有那么多的弯弯绕绕了。

  他虽然对那宝珠也十分不舍。

  可他又不能违背自己的内心,对个小丫头出手。

  既不能,便不做。

  他比庄道古豪气通达的多:“既然这样的话,还是先打开大门吧!”

  “可。”庄道古也是微笑说着。

  虽只字,却给了牧元阳不样的感官。

  “这家伙的气度,越发内敛了!”

  牧元阳想着,便从空宝当中将两块钥匙掏了出来。

  血尸崩溃之后,庄道古二人都在全力争夺宝珠,无暇顾及那钥匙。

  所以两块钥匙就都落在了牧元阳的手中。

  走到那扇似乎顶天立地的大门之前。

  牧元阳手持着块钥匙,分别探入了两个兽头当中。

  钥匙插入,严丝合缝。

  “恩?”牧元阳身子微不可查的顿。

  随着钥匙的插入,那扇连五气强者都无法撼动分毫的大门,卡拉拉兀自开启了。

  而与此同时,在大门开启的瞬间,身后进来的通道内,也传出了阵阵强烈的震动。

  有武者距离大门较近,察觉到了异常,传来了喜讯:“太好了,原本被封死的出口又重新打开了!”

  “什么?出口打开了?”

  “哈哈,老子终于活下来了,终于能够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众人都是喜不自胜。

  可牧元阳几人却是面面相觑。

  庄道古眉头紧锁,盯着那扇正在缓缓开启的大门:“既然出口已经出现了,那么这扇大门之后,,,又该是什么呢?”

  “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就对了!”被血尸暴揍良久的徐奎心有余悸。

  牧元阳没有说话,同样只是盯着那扇大门。

  此时感染者已经被斩杀殆尽,都有人的心神也都被牵扯了过来。

  “这扇门后该不会藏着上古遗迹的宝藏吧?”有财迷武者这么说。

  他只是信口说,却引起了许多人的心思。

  有武者附和:“很有可能,毕竟这处遗迹面积之大,堪称九州之最,说明这遗迹的主人可是非比寻常,留下些珍宝也是很正常的!”

  “没错,以这遗迹的规模来看,倒也不是没有可能!”

  “上古遗迹的宝藏,乖乖,这可是以前遗迹从未有过的东西啊,这遗迹的主人来头怕是不小啊!”

  很多人的心思都火热了起来。

  开玩笑,宝藏,什么叫宝藏?

  那绝对是有宝贝的啊!

  而且从这遗迹的规模来看,如果真是有宝藏,那必然是极为珍贵的。

  随便得到件,怕就足以改变生了!

  这让这些原本死里逃生的家伙们,再度起了玩命的心思。

  财帛动人心,宝藏,,,要人命!

  很多人不要命,同样也有很多人惜命。

  “鬼知道这里面到底藏着什么,万不是宝藏,而是群古尸呢?”

  “还是老老实实的撤出去吧,小命可只有条!”

  “呸,胆小怯懦之辈,也敢妖言惑众,,,哎哎,别打脸!”

  不管众人的心思如何,那大门却还在自顾自的开启。

  就在众人纳闷门后真容的时候,却忽然看到有个小丫头,手里攥着摇摇晃晃肥嘟嘟的大肘子,像是个灵活的雀儿,仗着身材瘦小,顺着大门的缝隙,刺溜声就钻了进去,消失不见。

  “这小丫头,不要命了不成?”众人惊疑。

  也有人暗自犹豫不决:“若里面真都是宝物,岂不是让那小丫头占了先机?可万里面有危险怎么办?”

  除了灵儿之外,却没人敢轻举妄动。

  开玩笑,没看连最强的三个人都在门口犹豫呢吗?

  这大门之大,虽然开启速度缓慢,可现在的缝隙已经足以让成丨人进入了。

  就连这三人都没进去,很显然是有所顾忌的。

  他们这些家伙,还是就老老实实的等着吧。

  第百四十九章,试炼之地!

  卡拉卡拉。

  大门开启的声音传入耳际。

  所有人都觉得就像是有个猫儿在挠着自己的小心肝,痒痒得厉害。

  大概是半盏茶左右的功夫,众人翘首以盼的大门,终于完全开启了。

  大门后,空无物!

  准确的说,是看不到点东西,或者说是特么什么都看不到!

  漆黑片,黑如墨染长夜,伸手不见五指都尤显不足。

  那大门就像是条分割线,将亮堂的大殿和漆黑的门后分割成了两半。

  哪怕是大殿内十分明亮,光线透过去却没有点反应。

  竟像是被吞噬掉了般!

  以门为界,分成了两个空间。

  个是光明,个是黑暗。

  光明和黑暗可以水||乳||交融,同样也可以泾渭分明。

  众人看着那漆黑如墨染的门后,纷纷将目光投在了牧元阳三人身上。

  显然,都是存着让这三人打头阵的心思。

  庄道古看着那如巨兽血盆的门口,微微迟疑对牧元阳说:“寇兄,可有心探究竟?”

  他倒是十分相信牧元阳的洞察力,毕竟他先前已经证明过了。

  徐奎也没轻举妄动,闻言同样将目光放在了牧元阳的身上。

  牧元阳摇了摇头,干脆利落的拒绝了,并认真的对二人说道:“这遗迹古怪的厉害,仅仅是那两具古尸就已经让咱们疲于奔命,天知道这门后还藏着什么古怪,以我所见,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

  说完,也不等二人回话,便直接拱手抱拳:“二位,山水有相逢,咱们日后再见,告辞!”

  “他日再与寇兄把酒言欢!”

  “我等并肩作战,日后江湖再见,也是朋友!”

  牧元阳扬长而去,庄道古二人还有些犹豫。

  而其他人见到连牧元阳都选择退去,那些本就怀着离开心思的武者,也就不再逗留了。

  本来活下来的武者就只剩下七八十个,这下子呼呼啦啦就走了半左右。

  大多数人,还都是惜命的!

  毕竟命,只有条。

  剩下人的,却都在等待庄道古二人的抉择。

  “君子不立围墙之下,寇默山实力不弱,既然如此谨小慎微,说不定是发现了什么,可不能贸然犯险!”

  庄道古微微沉吟,微笑对徐奎抱拳说道:“既如此,庄某也就先告辞了,,,徐前辈,咱们日后再会!”

  “江湖再见!”

  庄道古亦是离开了。

  三位强者离开两人,着实让那些火热的心凉了大半。

  似乎这等强者都不敢犯险,他们这小身板难道去送死么?

  又走了批人,只剩下二三十个还有心探究竟。

  徐奎在门口站定良久,最后思来想去,还是咬牙:“庄道古背景深厚,那寇小子怕也是来历不凡,自然无需以身犯险,可我不同,我每份的资源都得靠自己搏命而来,若求富贵,怎能惜身?”

  徐奎眸子坚定了下来,撩袍纵身,越入黑暗当中。

  既如此,剩下的人也就不再犹豫,也纷纷投入了黑暗的怀抱当中。

  原本热闹的遗迹,就此冷清了下来。

  牧元阳顺着遗迹通道,重新回到了地面上。

  地面上的旷世之战还没有结束!

  天地间,罡气乱窜,三花娇艳。

  种种气势之大成,外放出来似乎有改天换地之能!

  有剑来,剑气如长虹!

  有重锤,锤落天地震颤!

  有宝刀,刀出可斩游龙惊蛰!

  真丹宗师的威能,是常人根本无法揣度想象出来的。

  非得设身处地走到那个地步,才能够体味到那个境界的玄妙。

  牧元阳根本不敢在战场当中滞留。

  开玩笑,说不定哪个宗师大尊随便击攻击,就不凑巧的要了他的小命。

  他的实力足以纵横天罡境界,可在宗师大尊面前,和纸糊的没什么两样。

  身形如电,快速穿梭离开战场。

  又随便打发宰了几个觊觎牧元阳身上宝贝的家伙,牧元阳重新回到了柳杉城内。

  再入故人居,和王虎,牧忠等侍卫汇合。

  牧元阳却没有立刻返回安远城,而是又呆了下来,等待消息。

  边,也在整理着自身的收获。

  故人居中,牧元阳盘膝而坐,调理内息。

  他此次经过了几番鏖战,若是不仔细梳理,难保会留下瑕疵隐患。

  边还在琢磨着遗迹当中的事情:“没想到,上古时期的试炼之地,竟然能够保存到现在!”

  没错,这处异常恢弘的遗迹,赫然是上古时期某位强者留下来的试炼之地!

  那两具古尸道兵,只是这场试炼的第关!

  牧元阳开启的那扇大门,就是通往第二关的入口。

  在双手持着钥匙开启大门的时候,牧元阳便凭空得到了许多讯息。

  就如同上次得到神藏经之时的情况样。

  既然是试炼,那自然也是有奖励的。

  牧元阳从空宝中取出那颗灰蒙蒙的珠子。

  这两颗宝珠,就是第关试炼的奖励!

  珍贵异常!

  牧元阳已经得知了这两颗宝珠的真正玄妙。

  灰色的宝珠,唤作鸿蒙丹!

  服用此丹之后,可得鸿蒙道体,是上古时期的至强圣体!

  红色的宝珠,唤作血魔丹!

  服用血魔丹后,可以塑造血魔之身,同样是上古时期的无上体质!

  相比之下,血魔丹比鸿蒙丹还要珍贵些,因为拥有血魔圣体,是继承那处遗迹的必要条件!

  牧元阳之所以选择退出,即是因为试炼之凶恶,也是因为他没得到血魔丹,也没有必要以身犯险了。

  而岳灵儿之所以毫不犹豫的进入遗迹,怕不是也从血魔丹中得到了什么讯息。

  “上古时期的道体玄妙非常,就算是现在天地之间已经再没有灵气,也无法修炼上古时期的法门,不过服用此丹之后,必然可以大幅度改善我的体质,提升我的资质!”

  牧元阳毫不犹豫的将那宝珠扔进了嘴里。

  毕竟有岳灵儿珠玉在前,他也不担心这丹药会否有什么异常。

  咕噜。

  咽得很费力,卡得嗓子眼火燎燎的。

  牧元阳真的怀疑,岳灵儿到底是怎么吃下去的。

  他更怀疑,难道上古时期的丹药都这么大?

  他却是不知道,上古时期的武者可以以灵气化丹,入口之后就会化作药力流转全身,根本不需要生生吞服。

  况且,,,他也忘了嚼!

  当然,现在他也没时间思考那些了。

  颗丹药入腹,牧元阳痛到痉挛!

  第百五十章,变秃了

  闭关三日,弹指而过。

  当牧元阳出关之后,那副尊容着实给王虎吓得不轻。

  周身衣衫褴褛,脚步虚浮无力。

  身上还挂着层油泥,泛着阵阵的恶臭。

  更重要的是,原本牧元阳那头飘然的黑发,此时已经化为乌有,,,他秃了!

  看着王虎震惊的模样,牧元阳却打心眼里高兴。

  没错,他秃了,可他,也变强了!

  颗鸿蒙丹,让牧元阳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虽然实力上没有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