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9 部分阅读(2/2)

加入书签

大手,黑白,上下,生生将那金佛给裹住了。

  秦俞双臂扭转动作,大手亦是随之变幻。

  有黑白二气从大手当中喷发而出,在天地间交汇。

  二气碰撞,又扭曲旋转,似乎要将这天地都撕裂开般!

  金佛亦是随之扭曲变形,而后猛然炸裂化作阵阵浓郁的罡气。

  这回合,似是秦俞占了上风。

  “乾坤奥妙壶,原来是血刀门那玩弄铁壶的小子!”

  有声音由远及近,悠悠荡荡的飘了过来。

  秦俞眉头皱,似乎他这般年纪,还被人戏称小子,称得上是侮辱轻视了。

  可当他看清来人的时候,那些不快便瞬时间干二净了。

  牧元阳此时早就已经回过神来,急忙以神目观瞧。

  就看到有个和尚,左摇右晃的走来。

  他穿着身极为脏乱的僧袍,上面还挂着层厚厚的油泥。

  蓬头垢面,身上散发出阵阵恶臭的味道来,看起来得有个六七十的年纪。

  带着串缺三少俩的破佛珠,手里还攥着个大肘子。

  边说话,边啃着,顺手还盘了盘脖子上的佛珠。

  佛珠更油腻了!

  说话间,那和尚已经到了近前。

  也没见他有什么动作。

  脚步不紧不慢,身子摇摇晃晃,像是喝多了样。

  偏偏他速度极快,就像是有条大龙托着他般。

  秦俞瞳孔微缩,而后缓缓抱拳施礼道了声:“原来是降龙大圣亲至,晚辈这厢有礼!”

  听到秦俞的称呼,牧元阳亦是心中颤。

  超凡脱俗者,谓之为圣!

  圣这个尊称,可是极为尊贵的。

  如刀圣,剑圣,,,这是比寻常大尊更高级别的存在!

  真丹大尊,已经是武道最巅峰的存在了。

  而拥有自己特殊尊号的宗师,则是比寻常大尊还要高级别。

  虽然同样都是宗师,实力却不可同日而语。

  如剑圣苏慕白,人剑,可追杀整个山豪孽的所有宗师!

  这就是差距!

  难怪秦俞如此之忌惮了。

  他的实力不弱,在宗师当中亦是名列前茅。

  可若是比起这降龙大圣来说,怕是还要逊色几筹。

  迎着众人忌惮而又如临大敌的目光。

  降龙大圣漫不经心的摆了摆手,啃了口肘子说道:“降龙已成过往,老衲已经离开了天龙寺,现在只不过是浪迹江湖的癫僧野狐,且唤我本名就好。”

  “这,,,不知前辈本名,,,”

  “我俗家名为王大力。”

  众人嘴角抽,好清新脱俗的名字!

  “,,,我等,见过王前辈。”

  众人急忙再次见礼。

  疯僧摆了摆手,自顾自的走到了牧元阳身前。

  李画心中急,就要阻拦。

  秦俞急忙揽住,迎着李画焦急而担忧的目光,只好叹了声,硬着头皮对疯僧说:“不知这小子如何得罪了前辈,还望前辈高抬贵手才是!”

  他知道自己不是疯僧的对手,可他也不得不出头。

  否则,李画怕是要恨他辈子。

  这丫头,可是自幼被他捧在手心里,比亲闺女还亲。

  牧元阳见状心下暖,暗自承情。

  亦是急忙抱拳出声,害怕有什么误会:“晚辈却是和前辈素未相识,不知是否有些误会,,,”

  若是能够消减冲突,那自然是最好的。

  若是不能够,牧元阳也只能拼死战了。

  就算是他是大侠大圣,也休想让牧元阳束手就擒!

  明知不敌也要敌,这就是勇气!

  却没想到那疯僧并没有继续出手,反而是连连摆手,语气更是柔和的让牧元阳直起鸡皮疙瘩:“误会?着实是有些误会,不过是小僧的误会!是小僧修行不到,定力不够,这才贸然动作,倒是惊扰了,,,佛子!”

  “佛子?”

  牧元阳怔。

  他前两天才被李纯误认为是道子,闹出了些误会。

  现在又被这疯僧误认为是佛子,,,这特么都是什么事儿啊!

  好在,他倒是知道这疯僧并无加害之意,悬着的心倒是也放了下来。

  秦俞二人闻言也是发怔,尤其是李画,认真的看了看牧元阳还未长的头发,暗暗神伤:“难道元阳哥哥打算当和尚去了么?”

  “前辈怕是认错人了,晚辈从未和佛门有所关联,也并非前辈口中的佛子!”

  牧元阳这么说,倒是让李画心神稍定。

  秦俞亦是开口说道:“王前辈怕是有所误会,此子并非佛门子弟,而是大武王爷,武尊血脉,,,”

  血刀门自然调查过牧元阳的身份。

  虽然秦俞对此并不感冒,此时却还是说了出来。

  也是存着拿大武压压疯僧的心思。

  没想到疯僧却是不依不饶,微笑着说:“老衲苦修数百年,精通佛法,天眼已开,又怎么会认错人呢?”

  说着,又不待众人答话,继续开口说:“佛子虽然未曾接触过我佛经典,却早就已经身具佛骨,神有佛性,脑后已有佛光三道开放,智珠已开,就算不是佛陀转世,也是百世积善之人,此生合该皈依我佛,成就果位为万世佛门弟子供奉!”

  边说着,他又边伸出油腻大手,朝着牧元阳抓来:“佛子虽然智珠已开,可心神尚且蒙蔽,是以盖住了佛性,只要钻研几年佛法,自然大彻大悟,明悟己身。

  来来来,随我去,去那极乐逍遥,去那万古不灭,去那无边佛国,,,”

  第百六十二章,佛子

  疯僧探过手来。

  他出手速度很慢,像是蜗牛样。

  可偏偏,牧元阳竟是不知道该如何闪避。

  就像是天塌地陷,无处可逃。

  那双泛着油花的大手,就是天!

  牧元阳,就是天崩之下的蝼蚁,不能躲,无处躲。

  看到身边李画焦急的神色,秦俞本想出手阻拦。

  可终究还是忍住了。

  若是寻常大尊,秦俞倒是可以看在李画的面子上保下牧元阳。

  可已经知道了疯僧的身份,他却是不敢轻易出手了。

  贸然出手,若是引起疯僧不快,怕是非但保不住牧元阳,自己二人都得扔进去。

  要知道,这疯僧虽然是和尚,可其杀伐果断,心狠手辣之最,却不逊色那些积年老魔。

  他之所以称降龙大圣,可并非是因为得到了罗汉果位。

  而是他曾个人,灭掉了个宗门,飞龙宗!

  飞龙宗,是当初豫州的流宗门,也曾显赫时。

  内有宗师八位,号称飞龙八尊,有跻身顶级势力的潜力。

  却在夜之间,上到宗主,下到奴仆,全部都死在了这疯僧手中,无幸免!

  据传说,是因为其宗主和疯僧抢女人,,,信息量略大。

  疯僧因此得名降龙大圣,也因此被天龙寺驱逐了门墙。

  面对这样无法无天,偏偏又强得不像话的家伙,秦俞可不敢以身犯险。

  毕竟,李画还在呢!

  牧元阳毫无悬念的落在了疯僧的手中。

  疯僧的手搭在他的肩头,并未有力道渗透。

  偏偏却让牧元阳周身无力,似乎连骨头都卸掉了三斤。

  “既然前辈说我是佛子,缘何如此无礼?”

  牧元阳打算先用言语周旋,因为他现在除了嘴之外,别的地方连动弹下都难。

  疯僧怔,而后咧嘴笑,漏出了嘴的大黄牙:“小僧若是不动手,佛子愿随小僧走么?”

  “这,,,不愿!”

  “这就结了,只要回到宗门,到时候聆听妙音,洗涤佛理,佛子自然醒悟,到时候若是还生小僧的气,便是要杀要剐,也悉听尊便!

  不过现在你还是老老实实随小僧走吧,你又打不过小僧!”

  “,,,”

  牧元阳对疯僧的直爽感到深深的无力。

  不过他倒是知道疯僧并无加害之,所以并不担心自己的安全。

  总是要有些波折也就是了,好歹性命无碍。

  “看来也只能够随他走趟了!”

  牧元阳叹了声,对疯僧说道:“此去不知多久,好歹让晚辈处理下私事吧?”

  疯僧点了点头,眸子落在了李画身上,笑两声:“了解,了解。”

  “你了解你,,,”

  牧元阳摇了摇头,走到了李画身边。

  “元阳哥哥,你真的要去跟他当和尚了么?”李画梨花带雨的看着他。

  牧元阳微笑着摇了摇头,擦拭掉她眼角的泪水:“怎么会,我只是跟他去把误会解释清楚罢了。”

  “那元阳哥哥还会回来么?”

  “当然是要回来的,我不是还要娶画儿么!”

  “恩!”李画娇羞的点了点头,又忽的眉头拧,“万他们不让你回来怎么办,非得让你当和尚呢?到时候,你就不能娶我了!”

  “为什么不能?”

  “和尚是不能娶亲的!”

  “谁说的?”

  “佛不让!”

  “那些佛不让?”

  “天下的佛都不让!”

  “不让?”牧元阳冷笑声,“那就我屠光天下的佛!”

  李画怔住了。

  她对牧元阳话有些似懂非懂,却听出了牧元阳的决心。

  就连旁的秦俞,都在心中暗赞不止:“杀佛?啧啧,好大的魄力,这小子着实是个良配,难怪画儿如此倾心!”

  此时旁边的疯僧却不愿意了,急忙出声解释:“佛门亦有欢喜法,又不是不能做羞羞的事情,男欢女爱亦是妙理,到时候你们依旧可以双宿双栖,何必说的这么血腥呢!

  再说了,佛子你搞不好就是佛陀转世,等你觉醒佛性,你也是佛了,到时候你自杀?

  佛子你还年轻,可不能冲动啊!”

  好个荤素不忌,满嘴荤话的和尚!

  李画俏脸红扑扑的,似乎被酒熏醉了似得。

  虽然疯僧的话有些粗鄙,不过倒是让李画放下心来。

  二人又腻歪了阵子。

  这次就连秦俞都没有阻拦。

  等到李画终于定神之后,牧元阳这才将远处的寇默山等人唤了过来。

  这里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他们当然不可能没有察觉。

  不过他们不敢靠近前来,都是在远远的坠着。

  这也是忠心不够的缘故。

  若是牧忠在这,就算是明知是死,也必是往无前。

  他叫牧忠,忠心耿耿。

  “本王去和大师走趟,等到误会消除,自然也就会来了!”

  边说着,边又从空宝当中取出笔墨,刷刷点点写了许多:“将此信交给顺叔,我不在的时候,切以顺叔为主,若有违背,若有心怀猫腻者,皆可杀之!”

  现在扬州还没乱起来,而且安远城也步入了正轨,政务也有人处理,牧元阳不担心自己不在,城里会出了乱子。

  只要没有居心叵测的家伙,胡作非为也就是了。

  听到牧元阳杀机凛然的话,寇默山急忙应了下来。

  又听到牧元阳对他说道:“刀法可得好好修炼,等本座回来,若是你还没有进境,当心我巴掌拍死你!”

  语气很亲切,让寇默山很温暖:“恩!”

  嘴上应承,心理却在疯狂口嗨:“王爷对我也不错,拿我当做心腹,若是没有这么霸道,这么不讲理,又不随便折人家兵刃,不随便关人家紧闭的话,似乎也是个明主!”

  处理完琐事之后,牧元阳掸了掸衣衫:“大师,走吧。”

  “既如此,便请佛子上路!”

  “,,,换个说法吧。”

  “请佛子与我归去西天极乐。”

  “还是说上路吧。”

  恰此时,李画的声音也传了过来:“元阳哥哥,路走好!”

  “,,,”

  就特么没有个会说话的!

  牧元阳摇了摇头,随着疯僧飘然而去。

  李画暗暗神伤,却也只能随着秦俞回转血刀门。

  第百六十三章,我王大力又回来了

  豫州。

  九州之东极。

  前瞻中州,青州,沧州,梁州。

  背后着无量海域。

  其地富饶,民风纯善。

  借此人和,佛道于此兴盛。

  天下五佛门之二,都扎根在这里。

  天龙寺就是其中之。

  豫州在九州之东极,天龙寺又在豫州之东极。

  就在豫州最富盛名的望海峰山巅上。

  万海峰高耸入云,奇花异草数不胜数,飞禽走兽自得其乐。

  其后就是无量海域,碧海蓝天,碧波荡漾。

  走在山间,穿梭在老林之内,和小兽惊鸟擦肩而过,迎面偶尔飘过来几许带着咸味的海风,耳中再抵挡几声佛钟妙音洗涤心灵,宛若置身人间仙境。

  当然,寻常人是到不了这里的。

  毕竟望海峰着实太高了。

  其中又多凶猛野兽,不乏天罡乃至于三花级别的兽王。

  就算是这些猛兽多被佛理洗涤,少了几分凶性,也不是寻常人敢来搅扰的。

  天龙寺就在这桃源之巅。

  占地百亩,连环套索。

  禅院,佛殿,经阁,亭廊,多不胜数。

  或是云象狴犴,彰显佛家威严。

  或是风轻云淡,派世外之超然。

  也有浓墨重彩,冲击人的视觉,少有金戈铁马,告诉你佛门亦有降魔之技。

  每处,都有处的匠心。

  每地,都有地之玄妙。

  所谓宏伟壮观,鬼斧神工,不外如是。

  可想而知,在如此高耸的山峰上,生生建造出座如此宏伟的寺庙,到底需要多大的经历,需要多少的心血。

  天龙寺,无愧天下五佛门之。

  此时恰是清晨。

  朝霞率先泼洒在了望海峰上,整个天龙寺都沐浴在灿金当中。

  大钟也适时的响起,撕破夜的安宁。

  牧元阳站在天龙寺的门口,心神为之震撼。

  美的震撼,匠心的震撼,自然的震撼。

  人对于美,是没有任何抵抗能力的。

  饶是心志坚定的牧元阳,也被震撼了好阵子。

  美,是最能洗涤人心的。

  牧元阳旅途的奔波都随之舒缓了许多,脸色也好看了不少,虽然看起来仍旧十分的苍白。

  脚步虚浮,面色苍白,四肢无力,,,简单的概括,那就是,,,虚!

  牧元阳本以为自己踏入武道之后,这种感觉就已经是陌路人了,却不想再次重逢。

  这也怪不得牧元阳。

  没办法,安远城和天龙寺,隔着重天地。

  安远城在扬州北部,接临中州。

  想要抵达豫州,有两个选择。

  是进入中州,再转站豫州。

  另个是直接进入青州,然后转路豫州。

  无论是哪个选择,都得跨越州之地!

  更别说,天龙寺本来就在豫州的东极之地。

  也就是说,这就是两州的距离啊!

  天下九州,无不是昼夜可分,万里奔马无穷之广袤。

  两州之地加起来,怕不是得有个十数万里的路程。

  饶是如此,二人竟然只是用了六天的时间,就抵达了。

  乖乖,也就是说,每天都得跑出两万多里路啊!

  要知道,当世最好的神俊,也不过是日行三千,夜行其二。

  也就是说,就算是骑着最好的马,从安远城到这里,昼夜兼程,也得个月的时间。

  可二人居然只花了六天时间,可想而知牧元阳到底受到了什么样的波折。

  他倒是不是因为累。

  毕竟也不需要他跑,全是疯僧的劲力裹着他走。

  真正让牧元阳难受的,是疯僧跑的,,,太特么快了!

  他就像是道狂风,飘荡四野,有像是驾乘白云,万里山河皆在脚下。

  其速度之快,浮光掠影都显不足。

  快到了让牧元阳恶心的地步。

  看到迟迟换不过来的牧元阳,疯僧在心中暗暗担忧着:“哎,似乎佛子这样孱弱的身子板,日后又怎么能修习欢喜妙理,又如何大开后宫,如何没羞没臊。

  这倒是也怪不得佛子,毕竟这天下如老夫这般夜御十女,金枪不倒的伟男子,也着实是凤毛麟角。

  都怪我那死鬼老子,非得让我当什么和尚,我应该去当皇帝才是,说不定还能御女三千,白日飞升,得了大道正果呢!”

  疯僧心里想着,又拽着牧元阳,直闯山门而去。

  攀上漫长的石阶,跨过几道亭廊,无视那通天彻地般宏伟的佛门,路上横冲直撞,就去那天龙正殿!

  他二人这路招摇,不问而入,按理来说是犯了人家忌讳的。

  别说天龙寺这般庞大的宗门势力,就算是寻常百姓家,也不能说进就进吧?

  偏偏,却无人敢阻拦。

  只因为疯僧的头顶,有尊顶天立地的金佛!

  金佛高十丈,身后盘天龙!

  妙音阵阵,地涌金莲。

  大鹏,罗刹,修罗,恶鬼,,,八部天龙随行!

  这赫然是天龙寺只有主持才能够修行的镇宗秘法,天龙经之八部天龙卷!

  天龙寺弟子无人不识得此经,怎么敢阻拦呢。

  二人直直的闯入了天龙大殿当中。

  大殿中,熏香缭绕,妙理禅音。

  朝夕诵经,这是规矩。

  不过二人却打破了这个规矩。

  进大殿,疯僧便吼了嗓子:“孩儿们,某家王大力又回来了!”

  他这嗓子吼出,头顶那尊金佛亦是扬天咆哮。

  八部天龙张牙舞爪,天龙摆尾,扬天嘶鸣。

  不像是尊佛,倒是像个流氓!

  这嗓子,响彻云霄,震散了天龙寺上空的几多闲云。

  霎时间,经文也不念了,木鱼也不敲了,钟声都安静了。

  天地之间,只回荡着那嗓子。

  除此之外,万籁俱寂。

  所有人都呆呆的看着疯僧,无人开口。

  唯有天龙大殿真佛坐下蒲团上的那个和尚,却始终没有睁眼。

  他穿着身很干净素洁的僧袍,别无装饰。

  看起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