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边有序的摆放着几排货架,货架上零星散散的放着数十个锦盒。

  这些锦盒都是用经过特殊处理的木材做得,可以有效的防止药性挥发。

  “虎骨难得,更别说极品虎骨,只能通过猎杀媲美炼煞武者的虎王获得!”

  “是以极品虎骨大都是出自不同虎类,虎骨的部位也不尽相同,品相也有极大的差异。”

  “不过这里的每块虎骨都经过鄙阁阁内药师检验,它们的药性绝对没有多少差别,所以请贵客放心挑选。”

  田三和小安侍立在旁,耐心等待着牧元阳挑选虎骨。

  既然是挑选,自然是每块虎骨都要看到的。

  牧元阳随手拿起个锦盒,入手感觉很沉重:“野兽不修武道,不懂招式,全仗着身血气力量,便能够媲美炼煞境界的武者,其骨骼必然是精粹到了极致,自然比混铁精钢还要坚硬沉重得多!”

  打开锦盒,锦稠里面裹着块极品虎骨。

  虎骨并非完整的,而是只有成丨人巴掌大小的段。

  只有虎骨中最为精粹的部分,才能够称之为极品虎骨!

  质地如白玉,剔透无暇!

  这块骨骼已经完全可以满足牧元阳炼制秘药的需求了。

  可牧元阳却又随手放下,继续挑选其他的虎骨。

  既然亲自来挑选,那自然是要挑出块最好的!

  第二块虎骨比第块还要沉重些,却通体精色,如钢铁浇筑的样。

  骨如精钢,坚逾魂铁,这同样是块难得的极品虎骨!

  第三块虎骨体积比前两块大些,可它的的重量比前两块要轻得多。

  可这块虎骨的品相却极为难得,居然是通体漆黑,黑得透亮剔透,如块黑玉样。

  牧元阳知道,这是只有极北大雪山上生活的黑虎,才能够拥有的骨骼!

  “极北大雪山可是妙理寺的地盘,没想到仁心阁的生意都做到妙理寺去了!”牧元阳略有惊讶,然后耐着性子继续挑选虎骨。

  剩下的虎骨比起这三块来说,也都大同小异,没有太大的差别。

  无论是从品相和药性上来说,还得是第三块虎骨为最佳。

  牧元阳看了大半,也没看到更加出彩的。

  不过好歹也没剩下几个,牧元阳还是耐着性子都看了遍。

  他还真就看到了宝贝!

  那是块遍布裂痕的虎骨,上面还有些被虫蚁或是野兽啃食过的大小坑槽。

  它的重量是所有虎骨当中最轻的,通体泛着层青灰色,品相看起来糟糕极了。

  可就算是这样,它的药性也并不比其他虎骨差多少!

  看到牧元阳驻足良久,田三眼睛亮,急忙微笑介绍道:“贵客还真是好眼光,这块虎骨虽然看起来品相差了些,可它却是阁中,唯的块,来自于媲美天罡武者虎王的虎骨!”

  “哦?”牧元阳似乎很有兴致。

  田三解释道:“这块虎骨并非阁内高手捕杀所得,而是从个猎户手中收购而来,据那猎户说,他是次在深山捕猎迷路,碰巧捡到得这块骨骼的!”

  “很可惜在捡到这块虎骨的时候,它似乎已经蒙尘许久,又被虫蚁啃食,所以品相不是上佳,可饶是如此,经过阁内药师检测,它也绝对拥有可以媲美那些地煞境界虎骨的药性!”

  “既然如此,那便是这块虎骨吧!”

  牧元阳微笑说着,田三自然是喜不自胜。

  又带着牧元阳回到前厅,前厅的小厮早就准备好了其他的药材。

  牧元阳结了账,便带着小安悠悠回转庸王府。

  路上小安还很是疑惑:“王爷,这虎骨看起来都糟了,怕不是掉在地上都能碎掉,它的药效能行么?”

  在小安的眼里,这块似乎已经腐朽的虎骨,绝对是没有那些如玉如刚的虎骨好的,就算是这虎骨是天罡虎王的虎骨也不行!

  这小子小小年纪,倒是还学会了以貌取人了呢。

  牧元阳摇了摇头,微笑说道:“放心吧,就算是库房中所有的虎骨加起,药效都不及这块虎骨的十分之!”

  “怎么可能?”小安有些惊讶,好奇心冲击着他的小脑袋,眼睛忽闪忽闪的瞪得好大,“难道就因为这块虎骨是天罡虎王的虎骨么?”

  “这可不是块普通的虎骨!”牧元阳晃了晃手中的锦盒,“这是块交泰丹骨!”

  “交泰丹骨?”

  “不错,龙虎相遇而交泰,成道家丹骨!”

  “龙虎交泰?”

  “龙虎交泰是道家丹道的说法!”牧元阳摸了摸小安的小脑袋,耐心解释道:“此骨本为天罡虎骨,却内嵌毒龙之牙,年深日久,日精月华普照,其药性茭泰相合,才能成就这龙虎丹骨!”

  小安仍是懵懂不解,牧元阳口中的词汇对他来说,着实有些玄奥了。

  牧元阳却没有过多解释,只是忽的对小安问道:“小安,想习武么?”

  “奴才,,,奴才想!”小安身形猛地顿,声音居然是有些哽咽了。

  当时是,人人向武,武风昌盛。

  就算是那些府门当中的奴才,也无时无刻不想着精修武艺,乃至于有朝日以武封侯,能够和自己的主子平起平坐,,,可小安从来没有这样想过,因为他是奴生子!

  奴生子便是奴才的孩子,其地位比奴才还要低。

  生杀随意,打骂由心。

  他不是不想习武,而是从来都不敢想!

  现在牧元阳猛地提起,自然是让小安情绪有些跌宕,继而陷入崩溃。

  他当然知道,牧元阳不会无的放矢。

  果然,牧元阳点了点头,嘴角勾起:“那你明日就和黑哥起,随本王习武吧!”

  笑如春光,小安泪水决堤。

  第十二章,练功如炼药!

  庸王府后院有尊大鼎,已经很破旧了,好歹倒是没漏。

  小安和牧忠两人按照牧元阳的命令,将大鼎简单的擦拭收拾了番。接下来又马不停蹄的去挑了大缸水,准备了堆如小山般的木头。

  都准备完全之后,这才开始放水生火。

  火焰十分旺盛,热浪侵袭得小安二人汗流浃背。

  牧元阳却很自如。

  他终日观想太祖坐忘经,身坐火炉,早就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温度。

  片刻水了,牧元阳便将交泰丹骨投入了大鼎当中。

  过了大概半个时辰左右,牧元阳又将交泰丹骨捞了出来。

  交泰丹骨药效过于虎狼猛烈,就算是牧元阳也不敢熬制太长时间。

  而此时大鼎当中的清水,已经变成了灰蒙蒙的汤汁!

  而那块交泰丹骨却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表面的凹槽更清晰了些。

  这是药效流失的缘故。

  “不亏是交泰丹骨,药效果然非同小可!”

  若是寻常极品虎骨,非得熬制数个时辰,才能够有这般的成效。

  牧元阳又从怀中掏出个瓷瓶,瓷瓶当中装着似乎是清水样的液体。

  这是鲸龙血,鲸龙为海中霸主,其体积庞大,力大无穷。若是在海中,就算是真丹武者也不敢轻易掠其锋芒!

  不过人为万灵之长,人的智慧是难以想象的。

  鲸龙虽然是海中霸主,却也比不过人类的诸多手段。

  海外七十二岛,便专门以猎杀鲸龙牟利作为经济支柱。

  他们有巨舸舰队,同样也有十分完善的套猎杀鲸龙的手段,就算是寻常地煞,乃至于练劲武者,也可以指挥舰队,轻轻松松的猎杀鲸龙!

  而且又因为鲸龙数量繁多,体积庞大,所以鲸龙血的价格并不算太高。

  牧元阳往大鼎当中滴了几滴鲸龙血。

  虽然只有微不足道的几滴,却给汤汁凭空添了几分猩红色。

  牧元阳又按照次序,时机,依次往大鼎当中放入药材。

  只是片刻时间,大鼎内的汤汁已经变成了灰白色,看起来极为古怪。

  牧元阳深嗅了几口,只觉得心脾舒适。

  那是种淡淡的幽香,如兰似麝,又夹杂着些腥气。

  小安在旁也偷偷的嗅了几口,只觉得气血直冲脑壳,头昏脑涨。

  牧元阳见状摇了摇头,笑骂道:“你这小子还未开蒙炼体,气血两虚,也敢尝试这虎狼之药,也不怕冲破七窍,,,你且离远些,让黑哥辅助我便是了!”

  小安尴尬的挠着脑袋,走到远处去了。

  又听得牧元阳对牧忠说道:“黑哥,你虽然也没修习武道,不过打铁多年,筋骨皆是锻炼的不错,倒是可以趁机修行番,,,我前儿传授你的法门,可琢磨明白了?”

  牧忠穿着身粗布短衫,年纪看起来得有个三十来岁,模样憨厚,皮肤黝黑。

  听到牧元阳询问,便咧嘴笑:“倒是琢磨明白了!”

  牧元阳闻言怔,十分惊讶,又不放心的询问:“真的都明白了?莫要憨莽,出了岔子可不是小事!”

  “我哪敢在元阳面前说假话!”牧忠斩钉截铁的说着,“你传授我那功法之后,我天宿就琢磨透了呢!”

  牧元阳闻言更是震惊,心中暗自欣喜道:“没想到忠哥还是个练武奇才!”

  他传授给牧忠的功法可不是什么大陆货,而是实打实的镇宗级秘法,是歌谣四书院中归山书院的观想秘法,霸下山海经!

  修行此经,需观想身如霸下,时刻背负山海,继而淬炼肉身,绝对是天下最顶尖的法门之!这样级别的秘法,牧忠居然只用日夜便琢磨透了,这样的悟性已经不能用恐怖来形容了!

  要知道哪怕是神魂相合,悟性远超常人的牧元阳,琢磨通透了太祖坐忘经,也足足花费了数月之久!虽然霸下山海经不如太祖坐忘经玄妙,可也足见牧忠的可怕之处了!

  “只可惜黑哥年纪已经二十六岁,筋骨成型固定,否则他日必然又是武道宗师!”

  武道宗师,那是武道最高的境界!

  炼体,练劲,地煞,天罡,三花,五气,最后丹田化形,方成武道宗师!

  每个武道宗师,都是罡气化形,气力循环无穷无尽,可作万人敌,每个都有可以覆灭城的恐怖实力。

  如果牧忠能够成就武道宗师,对于牧元阳的帮助绝对是非同小可的。

  “不过倒并非没有办法弥补,只能看黑哥有没有这个毅力和机缘了!”

  牧元阳倒是知道有可以洗髓易经的手段,而且不止种。

  如魔圣心魔宗的圣潭,五佛门中菩提寺的返元丹,三宫中玉蟾宫的寒髓丹,,,可无例外,都是他们的镇宗秘宝,根本就不是现在的牧元阳能够得到的。

  所以他才说,也只能够看牧忠的机缘了。

  “不过机缘还是在毅力后面,以黑哥的资质,只要有持之以恒的毅力,日后未尝不能够大器晚成,成就宗师之尊!”

  牧元阳想着,却没把自己的想法告诉牧忠,只是对牧忠吩咐道:“既然这样,你便自行吞吐药气,观想功法凝练肉身吧!”

  牧忠憨憨的点了点头,果然盘膝在地,吞吐药气开始观想。

  他虽然筋骨强硬,却初入武道,这些药力足够供给他修行了。

  而牧元阳则是褪去衣衫,跃跳进了大鼎当中。

  他五心朝天,仰着脑袋方便换气,整个人都埋进了汤汁当中。

  “练功如炼药,非得大鼎烹!”

  吸纳药力最好的方式,并非是通过脾胃,而是周身岤窍!

  脾胃独,岤窍万千!

  牧元阳自然是知道这个道理的。

  他盘坐大鼎当中,全力观想太祖坐忘经。

  他本就身坐大鼎,又凭空加了层火炉,自然是更难消受了。

  牧元阳却神色如常,自然平和,任由滚烫的汤汁不断灼伤他的肌肤。

  普天之下,胆敢这样修行的,怕也只有牧元阳人了。

  因为他有紫气相助,修复能力异于常人,所以不担心会被烹熟了。

  火炉炼内,大鼎炼外!

  异于常人之法,才有非比寻常之效!

  第十三章,虎神炼骨

  夕阳迟暮。

  牧元阳足足在鼎中烹了三个时辰之久,直到大鼎当中原本灰白的汤汁,变成了十分浑浊的脏水,吸干了鼎中的药力,他才罢休。

  就像是被煮干了水分样,他本就十分瘦弱的身材,居然又凭空缩了圈。

  但和以往的略显病态不同,现在的瘦弱却给人种十分有力量的感觉。

  这是因为他的肉身再次得到强化,体内的杂质被祛除出去的缘故。

  大鼎当中那略有腥气臭味的浑水,就是他体内的糟粕!

  块块肌肉嶙峋错列,就象是用刀子点点雕琢出来的样。

  牧元阳凭空挥了拳,打得空气声爆鸣。

  “力气又强了三分,现在应该达到完美无缺的地步了,,,只可惜的肌肉力量已经达到了极限,除非五脏圆满内外通透,否则已经无法增加了!”

  牧元阳想着,又摆开架势,开始练拳。

  药力虽然已经被牧元阳吃透,却还没有真正的吸收。

  只有通过练拳这样激烈的手段,才能够让药力真正的融入骨骼当中。

  至于炼骨的拳法,牧元阳也早有自己的看法和准备。

  “当世中,炼体顶级秘法良多,无论是牛魔举鼎,还是金刚伏虎,龙鲤九跃,都是当世最强的炼体秘法,难分伯仲,,,可若单独说炼体的话,非得形意大尊的虎神炼骨拳不可!”

  形意大尊是位十分强大的散修宗师,模拟百兽形态,得其型明其意,甚至能够以罡气模拟百兽,战力在整个江湖中,也绝对排的上前百。如果不是因为他是散修,没有势力的话,这个排名可能还要更高些。

  牧元阳之所以有这位强者的功法,则是因为这位闻名江湖的宗师,选择了投靠大武,所以他的功法才会出现在皇室武藏当中。

  堂堂武道宗师,江湖金字塔尖上的人物,居然甘心给武皇做走狗,甚至于主动献上自己辛苦琢磨不知道多少年的秘法,何其可悲?

  当然,这也从某种程度上证明了武皇的人格魅力。

  虽然牧元阳和武皇之间拥有着无法消解,乃至于你死我活的仇恨,可对于武皇这个人来说,他还是十分欣赏佩服的。

  心狠手辣,雄才大略!

  他的未来种种手段,都影响到了整个天下的局势,让江湖上腥风血雨阵阵。

  而他本人,更是位极强的武道宗师,,,武道宗师,是成为武皇的基本要求!

  “形意大尊那家伙虽然奴性大了些,可他的功法却着实很不错!”牧元阳摆开架势,开始修炼虎神炼骨拳。

  他是见过猛虎的,甚至和猛虎长久接触过,因为皇宫的百兽园中就有不止只的猛虎。

  所以牧元阳对于猛虎是极为熟悉的,可以很好的模仿老虎的体态。

  他沉腰下腹,双手似乎是着地,却又悬着块,肩膀正好和腰部平齐。双腿也阔着部分,膝盖弯曲用力,这身子就随之摇晃了起来,摇晃的幅度不大,就像是猛虎慵懒的伸展腰肢样。

  而随着牧元阳身体的摇晃,他体内的骨骼也来回摩擦,肌肉不断的排挤压迫着骨骼,如计计闷锤样,不断的捶打在他的骨骼上。

  炼肉靠的是力,只要力气够了,炼肉就成了。

  而炼骨靠的则是磨,非得把骨骼当中的杂质磨出来,才算罢休。

  牧元阳的身子模拟猛虎摩擦,心神却在全力观想太祖坐忘经。

  经过设身处地的入大鼎,牧元阳对于太祖坐忘经的领悟更加深刻了些。

  置其地,名其意。

  牧元阳此时才算是真真的将太祖坐忘经吃透了。

  他不再把自己放在火炉当中,因为天地就是火炉,他本就是火炉当中的丹药。

  以天地为炉,肉身为丹,真火塑金身!

  牧元阳体内澎湃的药力不断的灌入他的骨骼当中。

  这秘药本来就是为了炼骨准备的,恰是针对骨骼的种种因素来调配的。

  他身子在动,心神在观想,却还能分心二用,思考着其他的事情。

  他思考的事情很简单,那就是,,,钱!

  牧元阳没钱了。

  今日仁心阁行,花费足足数千金,直接将他的存余榨干了。

  交泰丹骨的药力十分充沛,倒是足够他炼骨所用。接下来的炼筋,也不需要花费多少。毕竟炼筋讲究的是拉抻,考验的是武者对于疼痛的忍耐力,对药材的需求不大。

  炼筋之后是炼皮,这个境界需要些药材辅助,不过要求也不高。

  真正让牧元阳捉襟见肘的,是炼体的最后个境界,炼五脏!

  若炼五脏,非得有重药辅助不行!

  毕竟五脏乃身体核心,而且极为脆弱,如果没有重药维护,难免会有所损伤。

  牧元阳有王霸天下之心,所以对自己的要求极高,力求完美。

  在这样的前提下,他必然需要极为珍贵的药材来辅佐不可。

  “以我的修行速度来看,怕是再有个月余时间,就得开始炼五脏了,,,”

  也就是说,金钱之危,迫在眉睫!

  牧元阳倒是早就准备了些生财手段,毕竟无论是修行,还是日后争霸,钱财都是必不可少的环。可是他现在却不能够将这手段施展出来。

  来是他没有本钱运营,二是没有人才辅佐。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他现在的身份,不容许他去生财!

  他毕竟和寻常王爷不同,如果他去做生意,就相当于在打武皇的脸。

  “你把人家江山都夺了,还不给人家吃饱,逼得人家堂堂王爷去做生意,你要不要脸?要不要脸?”

  可想而知,武皇到时候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虽然牧元阳真的很想抽武皇的脸,可现在不行。

  “实在不行,本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