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年轻,最多三十岁左右,眉眼清秀,皓齿薄唇。

  温润中带着几多慈悲,慈悲到了骨子里,悲天悯人。

  偏偏,却长着双桃花眼,就算是没有睁眼,也是勾魂夺魄。

  若非是和尚,也非得是个狼藉人间的浪荡人不可。

  他双眸闭阖,言不发,脸上也没有什么表情,可嘴角,却勾起了个漫不经心的弧度。

  第百六十四章,这些人是和尚?

  看那和尚不为所动。

  疯僧开始发疯了。

  他直奔真佛下,和尚下首的几个僧人而去。

  看那些僧人的装束,观其威视,显然都是天龙寺最核心的强者。

  其中,怕是有不少真丹级别的大尊!

  真丹大尊,威严隆重。

  就算是没有刻意放出气势,也足以让人畏惧。

  可疯僧却不管那些。

  他径自朝着最左边的个僧人摸了过去,油腻的身子直接靠在了那个看起来也不过是三四十岁的僧人身上,摸摸索索:“可以啊,明理小师弟,多年不见,现在都混成了八部天龙之首,也不枉师兄对你的谆谆教诲。”

  那僧人嘴角抽,瞥了疯僧眼,没有开口。

  疯僧却不依不饶,大手专挑要害游走:“恩,很粗,很大,小子,你是不是偷偷练了师兄我留下来的功法?”

  不远处的牧元阳心神动。

  明理嘴角抽了抽,脸色也变得嫣红,急忙否认:“我才没练!”

  边说,边故作不经意的拨开了疯僧的大手。

  随是轻轻拨,却显得那般自然洒脱,似是佛陀拈花。

  粗鄙的动作,也变得不同了。

  这明理,必是个真丹级别的大尊!

  可在疯僧面前,他却还差得多,疯僧闻言冷笑声:“没练?那你孽根怎么不同了?师兄我从小就把玩,怎么会分不清差别?嘿,嘴上不要不要的,身体却很诚实么!”

  “师兄”

  基,很基!

  牧元阳目瞪口呆,想了想自己神俊的模样,第次后悔来到了天龙寺。

  又看那疯僧和明理撕扯了会,又朝着身旁的和尚摸了过去:“明心师弟你混的就不行了,比明理多修行了那么多年,居然排在了八部天龙的尾巴上,想必是因为没有修行师兄那门功法的缘故。”

  说着,他顺手又在他脸上掐了掐:“告诉师兄,最近又偷偷吃肉没?”

  满脸油光,肥头大耳的明心转了转眼珠子,急忙否认:“师兄你说什么呢,师弟可是得道之人,怎么会干出那种违背佛理的事情呢?休要胡闹,,,嗝儿”

  “鸡肉味!”

  “嘶,师兄的鼻子还是那般灵敏。”

  “嘿,忘了当初谁带着你去林子里打猎了。”

  “,,,”

  其他的僧人也落不了好。

  “明师弟啊,少看些春宫吧,寺里好好的欢喜妙法你不练,偏偏迷上了手,看看,你这玉手都出茧子了,晚上来师兄房里,让师兄看看你手艺退步没!”

  “明器啊,你这臭小子又偷喝酒了吧?没有?闻闻你身上的酒气,你就没点出息么?身为个出家人,你怎么能喝酒呢?”

  “什么?你说我也喝了,你能和老子比?咋的?不服不忿的,打架?”

  “还是明椽师弟乖,他总是因为太过优秀,才显得和你们格格不入!”

  “什么?明椽师弟也学坏了?都怪你们这些王八蛋,人家明椽师弟来的时候,多么呆萌可爱,都被你们给带坏了!”

  “对了,明椽,这么多年,了没?”

  看着闹成团的诸多真丹大佬们,牧元阳满脸的懵逼。

  这些人,是特么和尚?

  这些人,是特么真丹大尊?

  我没当过和尚,你们不要骗我!

  “不过疯僧那本功法,,,”

  这家伙心里还惦记着疯僧那本壮阳功法呢。

  下面的那些小和尚小沙弥们都看呆了。

  开玩笑,这些明字辈的,可都是真真正正的大佬。

  不是他们的师傅,就是他们的师祖。

  平日里,哪个不是德高望重,哪个不是威严尊贵。

  可现在,,,这些人倒是更鲜活了些。

  “原来师祖也偷吃肉,看来以后打猎不用偷偷摸摸的了!”

  “嘶,没想到明椽师叔本正经的样子,倒是个花丛老手!”

  “明师祖纵横江湖多年,必然藏着不少珍品的春宫,看来得想办法闯闯那紧那罗院了!”

  牧元阳嘴角都抽麻了。

  从上到下,由里到外。

  这些家伙,特么都是和尚么?

  眼见着慈悲庄严的天龙大殿内变成了乱哄哄的菜市场。

  那个阖眸不动的和尚,终于张开了双眼。

  开眼间,如天地初分。

  那里有混沌,有龙凤,有阴阳,有妙理无穷。

  虽只是双眼睛,却让那和尚整个人的气质都活了过来。

  慈悲普度,庄严宝相,似乎真佛在世般!

  然后,,,那和尚掏了掏裤裆,整个人瞬息不见出现在疯僧面前,狠狠的就是巴掌:“狗日的,闹够了没有?”

  他是佛陀,却有流氓之心。

  “完了,方丈的光辉形象啊!”

  有方丈的忠实信徒放声哀嚎。

  他心中的光辉伟岸,崩塌了。

  和尚也觉得自己这么做好像有点出格了,急忙轻咳两声:“阿弥陀佛,老衲险些被这狗,,,被这混沌们破了禅心,尔等可不能向他们学习!”

  下面传来阵阵的怀疑目光。

  开玩笑,哪有那么好过关。

  和尚继续干咳了两声:“好了,降龙师祖回归,今日的早课便免了吧,且都下去兀自修行去吧。”

  挥手,下面的和尚们嗡嗡作响,不情不愿的离开了。

  偌大的天龙大殿,瞬间就宽敞了起来。

  疯僧也收起了玩世不恭的态度。

  他看着那和尚,那和尚也看着他。

  疯僧体内突兀的爆发出阵极强的三清气来。

  强如江河浩荡,强如明月山岗。

  只是瞬间,便强行蒸干了他身上的所有污垢。

  漏出了他的真容。

  长发如墨染披肩而散,面如桃花酥酥,眸如星辰点点。

  嘴角那么笑意,是那么的自然又漫不经心。

  褪去了泥垢的僧袍,又显得那般的纤尘不染,超凡脱俗。

  牧元阳觉得自己现在已经称得上是神俊了,可比起疯僧来,却是相形见绌。

  差的太多了。

  这疯僧,帅得发美。

  美得跟个女人似得!

  牧元阳甚至从他身上,看到了夭夭的影子!

  他笑了,若清泉自心田起,滋润无声。

  “明明师兄,想不到吧,别经年,师弟我依旧貌美如花!”

  “师弟!”

  “师兄!”

  啪。

  明明不着痕迹的放下了巴掌,抹冷笑傲然:“哼,这么多年来,还想着仗美色来勾引师兄,该打!”

  “师兄”

  等等,那和尚叫明明?

  第百六十五章,可以是

  “什么?你说这小子竟然是天生佛子?”

  “道尊在,,,不对,我佛在上,这小子居然有佛光三道!”

  “乖乖,这回咱们天龙寺也有佛子了,看妙理寺那些秃驴还怎么吹牛逼!”

  在疯僧“云淡风轻”,嘴眼歪斜的说出牧元阳的身份后,众高僧大德就将他围了起来。

  有和尚肥头大耳,满嘴流油,他叫明心。

  有和尚媚眼如酥,含羞带臊,他叫明理。

  有和尚醉眼惺忪,满身酒气,他叫明器。

  有和尚鼠目寸光,贼眉鼠眼,他叫明。

  有和尚哈气连天,神色混沌,他叫明顺。

  有和尚眼含桃花,眉飞色舞,他叫明椽。

  有个和尚满脸络腮胡,恶像虎目,罗刹恶鬼,叫明善。

  有个和尚腐朽枯荣,身如枯骨,型如枯木,他叫明圆。

  此八人,为天龙寺至高尊位,八部天龙!

  每人,都是闻名天下的高僧大德,真丹大尊!

  旁边还有个神俊异常的疯僧,曾为姑娘,杀人满门,灭其宗,号降龙大圣。

  最后个赛高冷峻,慈悲普度,,,他居然叫明明!

  各有各异,各有个性。

  却毫无例外,这些人中的任何个,都有在江湖上掀起血雨腥风的实力!

  也都能巴掌拍死牧元阳。

  而现在,他们把牧元阳包围了。

  牧元阳觉得自己的压力很大。

  他也是杀人不眨眼,杀人如麻的狠辣之人。

  可此情此景,确实是让牧元阳心里发憷。

  他倒是不担心这些强者会出手杀了他。

  可他们的目光,,,牧元阳有些后悔吃鸿蒙丹了。

  丑点,也挺好。

  “佛子身子骨着实有些孱弱,必须要好生进补番,看来老衲只能够到后山去狩猎番,想必那些老虎,狗熊,野猪,兔子,野鸡什么的,可以理解老衲的番苦心,我佛也该知我片赤诚,只为佛门兴盛!”

  明心探出油腻的大手,擦了擦嘴角的口水。

  “鸡腿,肘子,熊掌,虎鞭,,,”明器打了个酒嗝,认真说,“明心师弟说的有理,合该如此,咱们同去,同去!”

  个求吃,个求下酒菜,狼狈为!

  明椽却是身子怵,嘴里喃喃着:“野鸡,鸡,妓,,,啊,何敢如此破我禅心!”

  禅心,那东西,您有么?

  明贼眼转了转,对牧元阳眨了眨眼,又故作不小心从怀中掉出了个厚厚的册子来。

  册子无风自动,演绎出种种奇妙的姿势。

  十八禁啊!

  明器白了他眼,然后身子贴了上来,大手游走牧元阳上下:“佛子可不能跟他们学,非得被他们带坏了不可,以后就住在我的房中,我贴身保护你!”

  络腮胡明善冷笑声:“银邪之辈,当斩!”

  明圆伸出枯枝样的大手摸了摸自己的光头,又看着牧元阳,伸出猩红的大舌头舔了舔嘴唇,如饥似渴鲜血般!

  这些人,无论怎么看都不像是和尚。

  牧元阳特么整个人都傻了。

  “各位前辈,我觉得可能有点误会!”牧元阳这么说。

  却压根就没人理他,依旧是各说各的。

  疯僧痴痴的看着明明,满是基情。

  “我带他来,只为你展颜笑!”

  “狗日的,师弟别说这样感人的话!”

  “什么佛,什么道,什么经文,什么菩萨,比得过师兄么?”

  啪。

  “师弟,你又诱惑我!”

  牧元阳嘴角抽了抽,心里恶心的不行。

  如果不是打不过这些家伙,他非得刀刀挨个劈过去不可。

  “诸位前辈,我压根就不是什么佛子!”

  牧元阳压着怒火,音调却不觉拔高了许多。

  “明器师兄,你说兄长到底是炖好吃,还是蒸好吃!”

  “非得文火满满的煨,才最有滋味!”

  “英雄所见略同,,,吸溜!”

  牧元阳忍不住了,猛地爆喝声:“闭嘴!”

  声音出,明善的眸子霎时冷了。

  落在牧元阳的身上,像是刀子样。

  牧元阳丝毫不怀疑,这个所谓的高僧大德,下秒就会把自己大卸八块。

  那样的杀意,可不是简单的气势能够比美的。

  也不知道这家伙,到底杀了多少人。

  牧元阳被这目光瞧,只觉得鸡皮疙瘩都暴起来了。

  忍不住把手按在了佛骨上,似是要拔刀相向。

  明善冷笑声,杀机更浓了。

  然后,,,啪!

  “明善,你吓到佛子了!”

  明明瞥了他眼,后者就像是老鼠见了猫,眼神索索,满脸赔笑。

  很明显,这看起来慈悲普度的家伙,比明善要狠得多!

  如果不是身在寺庙,如果不是真佛在前。

  牧元阳真怀疑自己是不是掉进了土匪窝。

  “佛子有话要说,大家都静静,群狗日的!”

  明明说完,众人才安静下来。

  却都十分不快的盯着牧元阳。

  那眼神,那目光,似乎没有多少善意。

  牧元阳只嘬牙花子,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诸位前辈,我真不是什么佛子,诸位口中的佛光,晚辈也无所知,不过却有些揣度,可能是因为我修炼了上古遗留下来的功法的缘故!

  我杀人盈野,心有邪魔,这辈子也难以皈依佛门,此次前来也只是因为降龙前辈强求力压,不得不来,全然都是场误会,只希望能够消解误会,晚辈必然对今日之事闭口不言,不会伤了诸位大尊的风度。

  既非佛子,又无心向佛,若是留在此处,非得污了诸位的清净宝地不可,还请诸位前辈莫要为难晚辈才好!”

  牧元阳口气把自己的想法都说了出来。

  然后,天龙大殿内安静了片刻。

  “明善,他说他不是佛子,你明白了么?”

  “师兄,师弟悟了!”

  “悟了什么?”

  “这小子不是佛子,却装佛子来骗师兄,装神弄鬼,其心可诛,又看到了师兄等人的真面目,日后传扬出去还不败坏了我天龙寺的名声,合该杀人灭口,最好是诛灭满门,片甲不留!”

  “阿弥陀佛,明善,你果然悟了!”

  杀人灭口?

  牧元阳当时就蒙了。

  好在疯僧及时给了他眼色:“那小子,你到底是不是佛子?”

  “可以是!”

  第百六十六章,歪僧扶我顶,我是二师兄

  豫州靠海,望海峰山下就是大海无垠。

  虽然已至冬季,天龙寺内却还残留着些暖意。

  这天,好雪骤降。

  天龙寺内张灯结彩,热闹非常。

  今天,是法号明明,外为天龙大圣的高僧,代师收徒的日子。

  值得提的是,明明号天龙大圣。

  而疯僧,却为降龙。

  何为降龙?骑着龙啊!

  可以看得出,疯僧的执念很大!

  这两个家伙,渊源颇深啊!

  天龙大殿内,众僧汇聚,宝相庄严。

  几个油缸般大小的香炉,泊泊染着青烟。

  几声大钟炸响,阵阿弥陀佛。

  牧元阳好不容易长出来些的头发,又光了。

  明明脸上含笑,慈悲普度,法相庄严。

  身后真佛亦是含笑,有佛光绽放。

  场面很大啊!

  明明亲自为牧元阳剃度,又把手放在牧元阳的头顶。

  有人说,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那么歪僧抚顶呢?

  牧元阳得了个法号。

  “而为佛子,日后当继承我天龙寺道统!

  按理来说,应该是老衲亲自收你为徒,日后好传你方丈之位。

  然你已经有佛光三道,佛理精深恐老衲不及,是以不敢托大收你为徒,也只能代师收徒,,,说实话,我也不认为我那秃驴师傅,有收你的资格!”

  “师兄,这么多人在呢,怎么能这么说咱们的师傅!”疯僧好生提醒。

  明明嘴角抽了抽,白了他眼,然后继续说:“好叫你知,尊师法号智缺,乃是名满天下的金身大圣,却因为与人争女,,,咳咳,却因为人算计,英年早逝,不过以师尊的修为,就算是死,也必可入西天极乐,成金身罗汉!

  从今日起,你便是我师的第十三个弟子,排名第二,仅次于老衲之下!”

  牧元阳转了转眼珠子:“既然是第十三,怎排名第二?”

  “你佛法精深,只在本座之下!”

  “这么说,以后他们都是我的师弟了?”

  “当然!”

  “我门可有尊长尊兄的传统美德?”

  “自是有的,没看我想抽哪个,就抽哪个么!”

  “也就是说,以后我也可以抽他们了?”

  掌掴真丹大尊啊,想想就刺激!

  牧元阳满怀期待的看到明明点了点头:“当然可以,只要你打得过他们!”

  牧元阳当时就萎了。

  又听到明明说:“不过你身为佛子,却是与众不同,倒是无需有法名了,当然,如果你自己有要求的话,也可以跟师兄我说,我给你斟酌个!”

  牧元阳急忙摇了摇头,明明满脸的失望:“既如此,以后你们就叫他二师兄吧!”

  “我等,见过二师兄!”

  “我等,见过二师叔!”

  “我等,见过二师祖!”

  这辈分,下子就上来了!

  紧接着,又是套不太繁琐的步骤。

  明明亲自授予牧元阳代表身份的法印。

  又穿了套僧袍,佛衣,念珠,还有颗圆滚滚的明珠。

  接在手中,温润祥和,竟有异香扑鼻。

  嗅嗅,只觉心神剔透,安静平和。

  这宝珠,似乎有荡平外魔,平心静气的功效。

  明明郑重的说:“师尊圆寂之后,留下了三颗舍利,老衲这儿颗,降龙哪儿颗,这颗,就给你了!”

  牧元阳心神震动,急忙道谢。

  舍利子,非得得道高僧圆寂之后才有。

  再看这颗舍利,又比寻常舍利圆润饱满的多,更是珍贵。

  明明看着在牧元阳手中的舍利,手中突兀的多了颗模样的舍利:“哎,以后却是不能盘着玩了!”

  他竟是把师尊的舍利当成核桃盘着玩!

  牧元阳突兀觉得这舍利也就那么回事儿吧。

  又听到明明继续说:“尔虽为佛子,也有些智慧修为,自是佛理,可却终究未曾精研我佛门经文,佛门武学,这些按理来说都得由师尊传授,可咱们的师尊已经圆寂,也只能够由师兄我代为传授了!

  不过师兄身为方丈,琐事甚多,日后就由师弟们传授你功法也就是了!

  切记不可因为自己的身份而得意忘形,惫懒懈怠!”

  牧元阳自然点头称是。

  他对于天龙寺的种种妙法也是颇为感兴趣。

  更别说,这下可是真丹大尊亲自传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