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此地步么?”明说。

  明理揣度:“应该是以大毅力强行破开幻境的,,,可若是这样,其心神必然会有所损伤才对,日后也必然要留下隐患。

  就如我等当初虽各自都以大毅力破开了幻境,却也都各自留下了神魂缺陷,所以才有种种外道魔像虚像显化而出,时刻搅扰我等清修,腐蚀我等的佛骨佛心。

  可看二师兄神智清明,神色如常,倒不像是被外魔种心的样子!”

  “所以我才说奇了怪了!”明心说。

  众人百思不得其解,唯有明明和降龙二人,若有所思。

  而牧元阳这边在吸收掉金液之后,已经继续下潜到了第四层。

  第四关为恨!

  恨者,恨不公,恨不平,恨不义。

  可因爱生恨,可因愤生恨,可因善生恨。

  不满可以恨,不善可以恨,不愿可以恨。

  恨之根源百般不,人有百相,皆可因此生爱,也可为恨。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恨意,或多或少罢了。

  这关,就是催生人心中的恨意。

  让人恨之入骨,恨到神志不清,恨到迷失自我。

  干瘪僧明圆,就是栽在了这关。

  所以他那张老脸疾世愤俗般,看谁都是欠了他钱的模样。

  牧元阳亦是心中有恨,而且很多。

  所以他这这关停滞了良久,心神陷入十分难堪的境地当中。

  可最后,他还是破掉了幻境,挣脱了出来。

  第五关为嗔。

  何为嗔,怒也!

  佛都有怒火,所以生明王以灭世。

  何况是人呢?

  再老实本分的人,也都是有怒气的。

  怒,本来就是情绪当中,最真实也最强大的种。

  而且,也是最容易让人就范的种。

  尤其是武者,血气方刚,仗剑杀人。

  见不平则怒,心不顺则怒。

  言不合,血溅五步!

  非有怒,无以刚猛霸道,无以杀人如麻!

  这关,对于武者的诱惑力是极大的。

  这是天龙寺历任高僧中,栽的人数最多的关。

  如那络腮胡子的明善,就是受了这关的影响。

  言不合则怒,眼不顺则怒,身处佛门,却心烧怒火。

  索性他是个有修行的僧人,否则放出去必是杀人如麻的老魔。

  越强大的人,怒火越胜,怒火兴起的代价就越大。

  君王怒,血流漂杵。

  佛陀怒,明王灭世。

  牧元阳行刚猛霸道事,又有睚眦杀人之心,这怒火自然是非比寻常的。

  他虽心神陷入环境当中,可手却不觉放在了佛骨上。

  怒,当杀人!

  牧元阳就在幻境当中杀人。

  杀得天翻地覆,杀得天昏地暗。

  如那定劫所书,不杀光三天十地,不杀尽九州神灵,如何平复其心?

  这关,才是真正让牧元阳沉迷的关。

  天龙寺众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他们当然看得出,牧元阳这才遭遇到了真正的考验。

  先前的关卡,牧元阳稍快些瞬息而过,稍慢些也不过盏茶时间。

  可这关,牧元阳足足停了有数个时辰之多。

  就在众人都以为牧元阳彻底卡在这关的时候,牧元阳却忽然就没有预兆的挣脱出来了。

  他周身上下都显得十分紧绷且疲惫,从他的气血运行和肌肉状态上,可以看得出来。

  可他的精神状态却越发的饱满圆润了!

  众人只能够再道几声古怪。

  眼睁睁的看着牧元阳进入了第六关。

  痴。

  事到过极,则为痴。

  不拘爱恨,不分好恶,不管善恶。

  到了定程度,都是痴秘。

  痴者,不分道理,不知真假,不管对错。

  对某件事成为了执念,就是痴。

  极为痴者,则是痴!

  如明明之于疯僧,那就是他的痴。

  明知是错,却仍是死不悔改。

  牧元阳深陷,却随之触即分。

  这关,他过得前所未有的快。

  真霸王者,不可将某种情绪放任到极致。

  所以不痴。

  至此,牧元阳进入了第七关。

  “天不到,连渡六关,乖乖,我天龙寺当兴!”

  “渡关?啧啧,我看他是破关才对!”

  第百七十章,降魔!

  听到明明的话,所有人都投来了疑惑的目光。

  “师兄莫非知道了二师兄的古怪不成?”明心问。

  明明点了点头,却不答反问:“尔等当初进入天龙池的时候,是如何渡关的?”

  “自是紧守本心,不为外魔所动,不动如山,幻境自消!”

  “所以,你们是渡关!”明明扬天长叹,“原来这么多年,咱们都错了啊!”

  “咱们错了?”

  “错了,不仅仅是咱们错了,可能历代先贤都错了,乃至于连最初的天龙先祖,也都错了啊!”明明这么说。

  其他人不由得倒吸冷气:“嘶,师兄如何这样说?”

  “尔等可知天龙池之真意?”

  明明这么问,众人自然是烂熟于心:“天龙池,可强壮肉身,开启佛骨,积存佛性,亦可开启我等神智,找出藏在心神深处的外魔,涤荡我等的神魂!”

  “所以我才说咱们都错了啊!”

  “何出此言?”

  “这天龙池之真意,并非是找出外魔,而是,,,斩道除魔啊!”

  “嘶,除魔?外魔自心起,如何除掉?”

  外魔,本来就是人的念头。

  不利于修行的念头,谓之为外魔。

  既然是念头,又该如何除掉?

  明明语出惊人:“堕其魔,自可斩其魔!”

  “师兄是说,二师兄,,,竟然是故意陷入幻境,然后斩魔而出?”所有人都惊掉了下巴。

  明心更是摇晃着脸上的肥肉,不可置信的说:“不可能的,魔为心念,念自心起,心不死,念不绝,外魔若能斩掉,咱们又何苦执拗深陷这么多年?难道二师兄的佛法,还比咱们精深不成?”

  其他人也都投来了疑惑的目光。

  “他自是无法斩魔,所谓斩魔,怕是只有那些得到果位的罗汉才能做到!似乎我等,就算是有斩魔之心,却也无斩魔的手段!”明明摇了摇头,认真说,“二师弟也并非斩魔,不过他却找到了比斩魔更好的手段,也是他能够做到的手段,,,降魔!”

  “降魔?”

  “不错!降魔可为我所用,倒是比斩魔还要玄妙筹。”明明斩钉截铁的说,“你看他,每关都放任外魔逞凶,所以深陷其中,可他每次都能找到降魔之计,然后破境而出,所以他非但神魂不伤,反而是越发的强盛圆润!

  而咱们都是紧守本心,唯恐为外魔所侵,自以为心神坚定,却反倒是被外魔抓到空子,自此被种下魔种,难以挣脱。

  强忍之不能,为渡。

  无所之奈何,是为破!

  所以我才说咱们都是渡关,而二师弟,是破关啊!”

  “嘶,既如此,降魔之计何在?”众人都是好奇万分。

  他们都被外魔困扰了不知道多少年。

  明心的贪吃,明器的贪酒,明理的贪色,,,此皆为外魔。

  或者说这是他们心中原本微不足道的东西,却在天龙池当中滋养壮大,自此发不可收拾!

  若是能够有降魔之计,他们的修为必然还要精进几分!

  明明却摇了摇头,面漏苦笑:“我若知降魔之计,又何苦折磨至今?狗日的!”

  “难不成二师兄的佛理佛性,毅力比大师兄还要强?”

  “道有其玄妙,非顽力可以媲美!”

  所有人都点了点头,却纷纷把炙热的目光投在了牧元阳的身上。

  此人,身有降魔计!

  牧元阳此时却已经来到了第七层。

  这是天龙池最下面的层。

  天龙池本就方圆不大,到了最下,更是狭窄。

  勉强有半丈左右的方圆,原来这天龙池竟然是个倒锥形。

  可虽然空间不大,这里面的金液却前所未有的多。

  几乎已经没有清水,全部都是极为浓厚的金液。

  金液疯狂朝牧元阳的体内钻去。

  牧元阳周身百骸,乃至于五脏六腑,都已经被染上了层金色。

  心神内视,若怀抱大日般!

  这给牧元阳的肉身壮大到了种令人发指的地步。

  以牧元阳揣度,他的肉身强度至少提升了三倍!

  先前的他,凭借肉神就足以横扫地煞,力战天罡。

  到现在,他的肉身强度,怕是已经不逊色那横练大家徐奎了!

  肉身强大,则力大,则皮糙肉厚。

  这对于战斗力的提升,绝对死十分显著的。

  更别说,这还让牧元阳的基础夯实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心神内视,原本成雾结雨的煞气,已经化作了浩瀚江河。

  江河跌宕,潮汐澎湃。

  随时,都能够化作望无垠的海洋!

  稍加沉淀,就是连当初太祖都没有达到的,煞气成海的地步了。

  而更让牧元阳欣喜的,不仅仅是肉身上的变化,而是对于心神的洗涤。

  连破六关,让牧元阳的神魂壮大到了个匪夷所思的地步。

  虽然现在的武道,不能让他神魂出窍,翱翔天地。

  可神魂强大,就意味着他三花真丹之时,实力就会更强。

  三花真丹还远,往近了说,却能提升他的领悟力,记忆力,还有对于力量的掌控能力。

  甚至于,连开启神藏之后所附带的三种神通,都随之而强大了许多!

  这趟天龙池,可谓泼天机缘。

  不过现在牧元阳却没有过多的时间来体悟详细的变化。

  因为,他进入第七层之后,也就开启了第七关。

  第七关,为欲!

  欲之字,内蕴万千。

  任何念头,任何想法,任何东西,皆可为欲。

  包罗万千,包罗万象。

  没有人无欲无求!

  这关的威胁,几乎是前几关加起来的总和还多。

  因为贪嗔痴爱恨恶,这本身就都是欲念的种。

  只要是人,不,只要是有智慧的生灵,都会陷入欲中。

  就连真佛,仙神,圣贤,都绝对不能免俗。

  这关,该怎么过?

  天龙寺创建至今,却还没有彻底的渡过了这关。

  就连能够来到这关的人都很少。

  当世,唯有天龙大圣而已。

  所以,天龙大圣的外魔最强,只因为他信念坚定,所以能够压制住罢了。

  而牧元阳不仅要渡关,他还要破关!

  如何破?

  人能无欲?人能无念么?

  牧元阳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第百七十章,天罡

  天龙池底。

  牧元阳五心朝天。

  四周的金液疯狂涌入体内。

  若倦鸟归巢般。

  澎湃的能量不断壮大着他的肉身。

  身如龙象,似怀抱骄阳!

  他体内的煞气也在快速积累着。

  气聚成雾,雾结成雨。

  雨落成溪,海纳百川!

  他的体内就像是酝酿着片汪洋!

  不觉间,有惊涛骇浪之声。

  他已经走到了地煞境界的绝对巅峰!

  本来想要做到这步,牧元阳非得年月,乃至于数年的积累打磨才行。

  可天龙池,却生生让他跨过了这个漫长的时间。

  现在他已经有随时突破天罡境界的实力了。

  可他还无暇顾及这些。

  第七关,他始终没有破开。

  欲火难平!

  欲之字,包含太多了。

  牧元阳以霸王道路横推,却终究卡在了这里。

  他已经在欲海中沉浮两日了。

  天龙池之行,马上就接近了尾声。

  两日很短,可在幻境当中,似是过了几生几世般漫长。

  他做不到无欲无求,他也不想无欲无求。

  可但有所欲,就要沉迷在幻境当中。

  从古至今,无有人能够渡过这关,更别提破关了。

  就连当初创建天龙寺的天龙祖师也不成。

  天龙大殿当中的高僧们暗自交集。

  他们希望牧元阳渡过,,,破掉这关!

  用他的降魔技!

  其实以牧元阳现在的神魂强度来说,他本可以强行挣脱幻境。

  可他却不愿不肯,非得力求完美不可。

  倔强,亦是种欲念。

  这是个无解的死循环。

  心神中,牧元阳面对着种种诱惑。

  他却没如其他僧人般,谨守本心,巍然不动。

  反而是放任念头肆虐,放任自己堕落。

  “贪嗔痴爱恨恶欲。

  七情六欲,皆是念头!

  是我的念头!

  既然是我的念头,就该为我所掌控!

  我杀人,因为我想!

  我银邪,因为我愿!

  我残暴,我良善,我疾世愤俗,我和光同尘!

  不管如何,皆是我念,皆为我心!

  既然都是我心,又怎么能不听我掌控呢!

  此为霸道!”

  在沉浮两日之后,牧元阳的感悟的酝酿到了顶峰。

  他神色如常,不动如山。

  可在幻境中,他状若疯魔。

  金银珠宝,红粉骷髅。

  但有所欲,皆是来者不拒!

  这看似彻底堕落的举动,反倒是让牧元阳的神智越发的清晰起来了。

  本来牧元阳的神魂就异于常人的强大,又经过六关的淬炼,更是强悍。

  仅仅是丝清明,便足够了。

  牧元阳在幻境中仰天咆哮:“幻境亦为我心起,现在我心不动,我念自消,这幻境,,,还有什么存在的必要,,,给我,,,破!”

  声怒吼,第七关破!

  牧元阳神归本体,念头片通达。

  舒服自然,随心所欲。

  他破掉了欲境么?没有。

  他只是掌控了自己。

  切念头皆为自我起,既然连自己都能掌握,又何惧欲境?

  欲境还在,只不过却影响不了牧元阳了。

  牧元阳心神舒畅,又急忙吸纳四周的金液。

  随着金液入体,牧元阳的肉身也越发的壮大。

  渐渐地,却开始止步不前,似乎达到了某种极限。

  心神内视,牧元阳由内而外,皆是灿金片。

  五脏六腑,骨骼筋脉。

  连他的肤色,都已经变成了金色。

  盘坐原地不动,只如尊金佛!

  此为阿罗汉不灭金身!

  虽非真正的罗汉身,却也是牧元阳目前能够达到的极限了。

  “既然肉身已经强化到了极致,索性便突破天罡吧!”

  牧元阳现在已经是实打实的地煞最巅峰。

  和他目前的肉身样,已经难以再前进步了。

  可四周的金液还很多,索性就利用其内蕴的澎湃力量,突破境界。

  实际上牧元阳早就有了突破天罡境界的实力,却始终苦苦压制,只为今朝。

  他开始运转鸿蒙经。

  在牧元阳的调动下,体内的煞气开始缓缓转动。

  原本无形无质的煞气,在鸿蒙经的改造下,有了奇妙的变化。

  那种变化牧元阳说不清,也道不明,那不是他能够理解的。

  他却知道,就是在运转的这瞬间,他体内的煞气不同了。

  原本的煞气自天地吐纳而来,储存在人体当中。

  若是离开人体,就会被天地所同化,再度消散化作不同的气。

  而现在,这些煞气中却多了些奇妙的东西。

  就好像打上了牧元阳的印记。

  让这些煞气不再是无主之物。

  就算是离开体内,也可以短暂的存在。

  直到牧元阳的印记消散,才会脱离牧元阳的掌控。

  此为罡气!

  所以罡气可以脱体而出,彰显玄妙。

  牧元阳的地煞境界已经走到了头,再无去路。

  根基牢固,稳如泰山。

  可以说是没有半点的缺陷,完美无瑕。

  在这样的状态下,牧元阳甚至没有需要丹药的辅助。

  仅仅是以功法运转,配合自己极强的神魂,轻而易举的就突破到了天罡境界。

  水到渠成的突破,理所当然般。

  “地煞境界,在于对于气的理解和琢磨,同样也是让自己的身体熟悉气的存在,当气海可以容纳足够多的气,而武者自身对于气的驾驭也足够熟练的时候,就会诞生不同的变化,成为罡气!”

  牧元阳对于武道的领悟越发深刻了些。

  他心念动,缕罡气脱体而出。

  凝儿不散,就如道利剑,朝着天龙池外窜去。

  “嘶,方才突破,既可外放三丈,果然神魂强大,对于罡气的驾驭能力更强!”

  牧元阳暗自窃喜,体悟着天罡境界的玄妙。

  却猛然发现,自己的罡气,,,竟然是金色的!

  若是没有转换罡气,混沌罡气外放应该是灰色的才对。

  此时,却变成了恢弘的灿金。

  罡气出,金光璀璨,如同佛光。

  牧元阳微微感应,发现此罡气比寻常罡气要强得多。

  依旧可以转换成不同属性的罡气,却多了几许刚猛。

  “必是因为天龙池的缘故!”牧元阳暗自揣度。

  却不知道就在他仔细琢磨罡气玄妙的时候,池底却突兀的闪过道金线,钻进了他的体内。

  而与此同时,万里之外的李纯,空宝当中命书上牧元阳的血迹,也在瞬间消散了。

  第百七十二章,都是垃圾

  天空好雪骤降。

  望海峰巅。

  牧元阳坐在石桌椅上。

  面朝大海,看朵朵浪花开。

  调皮的风儿翻动着桌子上的经文。

  再饮上杯香茗,禅意自来。

  天气已经十分寒冷了。

  雪花落下似纯白鹅毛。

  却偏偏没有片落在牧元阳的身上。

  就像是有张大手,轻飘飘的拨开了它们样。

  雪花柔软脆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