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等人点了点头,却谁都没有答话。

  谁都知道这些海孽是问题所在。

  只要他们不操纵鲸龙,商船自然是安然无恙。

  可他们对这些海孽还真就没有什么办法。

  这些家伙身法极佳,又小心谨慎,根本不给人靠近的机会。

  他们人数又多,根本没法做到网打尽。

  而且他们个个都是水性极佳,就算是逼退了他们,照样解决不了鲸龙。

  这看起来似乎是无解之局。

  这也是海孽们的恐怖之处,就算是你知道如何阻止,你也做不到。

  这才是真正让人为难的地方。

  所有人脸上的神色都极为凝重。

  尤其是那些实力弱小的武者,更是暗暗祈祷着。

  他们现在所有的活路,都系在牧元阳等人的身上了。

  偏偏这时候海孽们还惑乱人心:“不要负隅顽抗了,你们再强,难道还强得过鲸龙么?干脆就束手就擒算了,本座还能赏你们个痛快!”

  “要怪就怪你们运道不好,谁让你们偏偏上了这艘船呢?”

  “嘿,下辈子,招子放亮些,也省得死的糊涂。”

  在海孽们看来,他们已经是胜券在握了。

  因为他们根本阻止不了鲸龙肆虐。

  无论做什么,也都是苟延残喘罢了。

  人群又是阵马蚤乱。

  几位天罡虽然没有说话,可他们也都觉得看不到半点生机。

  在场神色从容的人只有两个,个夭夭,个牧元阳。

  夭夭是因为心性极强,泰山崩于前,面色不改。

  也是对于自己实力的绝对自信,就算是破了船,她依旧有活下来的底气。

  而牧元阳从容则是因为,他已经找到了破敌的办法。

  这些海孽可以控制鲸龙,玄妙都在那长笛上。

  或者说,是在长笛发出来的音节上!

  只要能够掌控这些东西,鲸龙的威胁也就荡然无存了。

  长笛发出的声音很有穿透力,可以清楚的传递给鲸龙。

  可偏偏那声音又很轻,在如此嘈杂的环境下,几乎不可能有人听清。

  可牧元阳却听得清。

  他的耳力在经过神藏的增幅后,早就已经异于常人了。

  所以他听得清笛子发出来的每个音符!

  并且能够用自己超强的记忆力,将这些音符记在心中。

  再经过长短不的排列,不断的琢磨试探,就可以变成号令鲸龙的指令!

  牧元阳现在就正在分析这些音符所代表的不同含义,不同命令。

  “三长两短,五长四短,七高八低,,,”

  牧元阳大脑疯狂运转,不断进行着判断。

  却始终还是少了些什么。

  牧元阳心念动,竟是对几位海孽说:“诸位可否让鲸龙安静下来,我等愿意配合你们来搜寻你们想要的东西,,,”

  张三闻言脸色苦。

  他能够撑到现在,全仗着牧元阳等人的帮助。

  若是他们选择置身事外的话,那么他必然没有半点活路。

  “这家伙莫非就不知道唇亡齿寒的道理么?难道我死了,这些海孽就会放过你们不成?”张三心中长叹着,可他又不知道该如此劝说牧元阳。

  毕竟牧元阳等人是被他拖下水的。

  其他两位天罡闻言也是面面相觑,不知道牧元阳缘何打起了退堂鼓。

  只有夭夭神色如常,以她对牧元阳的了解,他可不会做出这等服软认怂的事。

  海孽们也是有些意外,却不想此时牧元阳竟然会想要倒戈相助。

  几人对视了几眼,领头武者同意了:“好,希望你言而有信,否则本座必然让你葬身鱼腹!”

  “若是能够生擒张三,得到那件宝物的可能性就更大些,也省得突生波折,至于这些家伙,得到宝贝后再处理也不迟,反正是在海上,他们难道还能长翅膀飞走不成?”他这么想的。

  笛声幽幽,大海又再次安静了下来。

  张三心如死灰,船上的其他人面面相觑。

  有些人几乎都要破口大骂。

  临阵倒戈,这是多么愚蠢的行为。

  可他们却没看到牧元阳眼中的深邃,和嘴角的笑容。

  第百八十章,道义

  大海像是被打破的镜面,波澜圈圈。

  却始终安静了下来。

  空气中还有极为厚重的水汽,像是刚下过场雨般。

  海孽们控制鲸龙暂且蛰伏下来了。

  “你出手将张三擒下来,本座愿意放你条生路!”那首领吩咐道。

  他心中自然还是存着半分警惕的,害怕牧元阳等人突然暴起。

  到时候就算是结果不会改变,可难保会不会折损两个人手。

  人在面临死亡威胁的时候,所爆发出来的能量是很恐怖的。

  张三闻言面色苦,却并没有求饶或劝说。

  从踏入大海的那天开始,他就已经想到了这天。

  虽然知道自己不是牧元阳的对手,可张三还是摆开了架势。

  漏出来的手臂鼓胀得不像话,圈圈肌肉嶙峋就如同件钢铁拳套般。

  老兽嘶鸣,愿为绝响。

  武者,总要死在战斗当中才好。

  夭夭见状眉头微皱,没有开口。

  其他两位天罡却劝说道:“兄台何故如此不智,难道你以为这些海孽真的会放过咱们么?”

  “海孽向来都是言而无信,背信弃义之辈,你和他们交易,无异于是与虎谋皮啊!”

  牧元阳没有说话,眸子却闪烁的很快。

  他的思绪,同样也在百转千折。

  念头在疯狂运转着,推算着。

  海孽手中的长笛发出来的音调很多。

  或高或低,或长或短,足有百数。

  这百数再经过不同的组合排列,就成为了种种驾驭鲸龙的指令。

  牧元阳凭借着自己超强的听力和记忆力,强行将这些声音印在了脑子里。

  可若是想要解析出来,却仍是需要番功夫。

  看到牧元阳迟迟没有动手,几位海孽神色不快。

  领头首领面漏讥笑:“怎么?后悔了?是真想给这老家伙陪葬,还是因为那愚蠢的道义呢?”

  愚蠢的,,,道义啊!

  这是被海孽们早就摒弃掉的东西。

  看到牧元阳犹豫或是沉寂的模样,他似乎看到了当初的自己。

  在最初的时候,他是个船副。

  有次出海的时候,他碰到了海孽。

  海孽很强,他们不是对手。

  生死危机就在眼前。

  在这样的危机关头,他选择放弃了自己直以来挂在嘴上的道义,放下了这个沉重而又无用的枷锁,彻底的放飞了自己和本心。

  他偷袭杀了那个直以来对自己颇为照顾和提拔的老船长,以此作为投名状,加入了海孽,也才有了今日的威风。

  他不曾后悔当日的选择,虽然午夜梦回,他还看得到那个老船长。

  看得到那张震惊又释然的面孔。

  他本以为自己已经可以忘掉那些东西了,可现在,牧元阳却让他再度回忆了起来。

  “道义啊,,,”

  他脸上原本得意而自信的表情变得狰狞了起来。

  他决定给眼前这个家伙上课。

  他看着甲板上那些仓皇失措的面孔,冷笑说:“你们都给老子听好了,现在老子给你们条活路。”

  所有人都支棱着耳朵。

  尤其是那些心智不坚的武者。

  老大眸光环顾,如头鹰隼锐利,他的声音更是冷的发寒:“老子给你们半柱香的时间,你们可以各自捉对厮杀,或是结团杀人也行,半柱香之后,老子希望只剩下十个人!

  这十个人,可以跟老子加入御龙海孽,自此逍遥自在,小命得以保存。

  老子以武道起誓,若是言而无信,此生武道再无进境!”

  武道起誓,是武者最深最重的誓言。

  因为每个武者心中,不管他是好是坏,是善是恶,却都有属于自己的武道信念。

  以武道盟誓,相当于以心起誓,以武道意念起誓。

  若是违背,就相当于让自己的武道意志留下了瑕疵,对日后的修行有莫大的影响。

  所以这算是当前武道当中,最为靠谱的誓言了。

  听这老大以武道起誓,所有人脸上都有所意动。

  包括那两个天罡强者。

  他们意志坚定,武道纯粹。

  可没有人不愿意活着。

  而且按照那老大的说法来看,他们活下来的机会似乎是最大的。

  毕竟有十个名额,他们这些天罡占个绝对不成问题。

  听老大以武道起誓,旁边有海孽劝说:“老大,这,,,”

  “我自有分寸!”那老大摆了摆手,玩味的看了牧元阳眼,又狞笑对众人说,“记住,老子只要十个人,多个,那你们都全部去大海里面喂鱼吧!

  是杀掉自己的同伴获得线生机,还是为了愚蠢的道义葬送自己的性命。

  现在,,,由你们来选择!

  还有,半柱香的时间不长,机会难得,你们自己把握!”

  说完,他竟是端坐在船帮围栏上,闭目养神了起来。

  他似乎是心如止水,可那些武者心中,却是骇浪惊天。

  还是那句话,没有人不想活下去!

  而现在,他们有了活下去的机会!

  有些早就被死亡的恐惧折磨的心神疲惫的武者,立马就做出了选择。

  趁着身边人不备,他们悍然出手,偷袭搏杀!

  只是瞬息之间,就有几声惨叫响起,几个亡魂消逝。

  有人开了个好头,甲板上的武者们厮杀了起来。

  他们当中有善良人,有软弱人,甚至还有几个女人和孩童。

  可此时为了活下去,他们都化作了冷血的屠夫。

  在生命面前,所有的尊严,善良,道义,似乎都是那么的不值提。

  所以那些能够将生死置之度外的人,才会被人们称之为,,,英雄!

  船上只有几位天罡没有动作。

  他们的实力最强,也没有人敢来招惹他们。

  那两位天罡更是蠢蠢欲动,随时准备下场杀人了。

  他们先前可以阻止牧元阳,可以帮助张三,但是所有的目的都是为了活下去。

  而现在,他们有了更简单,更加轻松的方式。

  耳边不断传来哀嚎哭喊,和真真杀伐喊呐之声。

  牧元阳却始终心神平和。

  他又不是什么良善人,见不得死亡和杀戮。

  相反,他现在心情很愉快。

  因为,他终于破解了那些长笛发出来的声音。

  准确的说,是最后道,可以让鲸龙们安静下来的声音。

  第百八十二章,你的主意只能我打

  甲板上杀伐之声不绝于耳。

  海孽老大的脸上闪过了几多快意。

  这说明他当初的选择是正确的。

  每个人都是这样,不是么。

  当然,也有例外,比如牧元阳。

  他始终没有看到牧元阳脸上纠结的神色,这让他觉得有些不满:“怎么,难道你就不想活下去么?”

  “想,没有人不想活下去。”

  牧元阳这么说。

  他不仅想活下去,还想活得很好。

  “那么,你现在应该去杀人了!”海孽老大指了指,啧啧说,“这些家伙的实力可是不强,若是让他们自相残杀下去,怕是半柱香杀不完啊,到时候你们所有人都得葬身鱼腹,怎么样,现在,,,道义和性命,你选择哪个?”

  牧元阳睨了他眼,平静的说:“如果在别无选择的情况下,我愿意杀光他们所有人,来换取自己的性命!”

  他说的斩钉截铁,他说的毫不犹豫。

  他本来就是这样的人。

  自私,自利,又自强不息。

  海孽老大怔,表情有些古怪。

  我特么这么认真,你就这么回应我的?

  就像是自己千方百计想要勾搭的良家少妇,结果计谋百出之后发现对方是个人尽可夫的脿子,,,这样巨大的落差,足以让人头晕目眩。

  他却觉得牧元阳仍是有嘴硬之嫌。

  又笑着说:“既然如此,你怎么不去杀人呢?”

  “为什么要去杀人?”牧元阳反问。

  “这么说,你还是选择道义咯?”

  “道义?嘿,忘了告诉你,我从来就没信过那玩意。”

  牧元阳仰天笑了几声,看着那海孽老大说:“我刚才说了,若是在别无选择的情况下,我愿意杀光所有人,可前提是,我别无选择啊!”

  “你现在就没有别的选择了,你的小命现在就攥在老子的手里,不杀人,就等着葬身鱼腹吧!”

  “别无选择?小命在你的手中?就凭你这个凭鱼逞凶的废物?”

  牧元阳睨了他眼,不屑的说:“本座杀你,可用不了半柱香的时间!”

  “放肆!”“大胆!”“不要命了?”

  几多海孽纷纷出声训斥。

  虽然他们知道牧元阳说的可能是实话。

  特么实话伤人啊,你不知道么?

  可那海孽老大却显得很沉着,反而带着几分得意:“是啊,若是正面搏杀,我绝对不是你的对手,可武道本就是只求结果的,本座有控鱼之能,这也是我的本事,而你实力强悍,小命不还是被我捏在手中?”

  牧元阳也赞同的点了点头。

  武道,有时候确实是只看结果的。

  所以有些沽名钓誉的家伙能受万人崇拜,所以有些实力弱小的家伙能身居高位。

  不择手段,是武道金字塔中最好的攀爬技巧。

  可牧元阳却没再回答他,反而是扭头对夭夭说:“可以动手了!”

  他的打算夭夭是知道的。

  二人之所以始终留手,就是为了彻底解决眼前的危机。

  否则就算是杀了个两个,只要还有漏网之鱼,他们就始终都是危险的。

  为了安抚这些家伙,二人始终都没全力出手,就算是先前在破浪之时也是样。

  而现在,时机已到。

  夭夭却没理他,反而是白了他眼说:“你先前说为了活下去,可以杀光所有人,也包括姑奶奶么?”

  “,,,”牧元阳讨好的笑了笑,“除了你!”

  “哼,那你先前怎么不说?”

  “你我二人本为体,体同修,心心相印,我以为你懂我!”

  “油嘴滑舌,姑奶奶可不懂你那狼心狗肺!”

  看着言不合竟是打情骂俏起来的二人,海孽们脸都绿了。

  尊重!

  他们需要尊重!

  海孽老大冷笑声:“倒也是对苦命鸳鸯,也不知道等你们死了之后,黄泉路上又能否相遇?”

  “老大你怕不是个太监吧,这般绝色也舍得杀?就算是不献给首领作为功勋,卖到极乐宫去也绝对是笔天价啊!”

  “老三说的是,不过这样的佳人谁舍得卖?当然是要擒下享用才好!”有个海孽痴痴的贱笑着,浑然副色授予魂的模样。

  似乎夭夭这般的绝色,看眼都是福气,若是能够落到他们手中的话。

  那海孽只觉得气血上涌,难以自持。

  却在这时,他却忽然觉得有股斐然巨力作用在他的身上。

  就像是被泰山压顶,就像是天塌地陷。

  他甚至来不及反应,就看到有道刀光,在他的眼中不断的放大。

  噗嗤。

  头颅飞得老高。

  死尸倒地。

  牧元阳却还不解恨。

  手中宝刀飞舞,霎时间烂肉横飞。

  死无全尸!

  牧元阳缓缓放下了手中刀。

  却忽然又有道罡气裹住了那些碎肉。

  然后结成冰晶,最后轰然碎裂。

  别说是血肉,连骨头都化成了碎渣。

  夭夭可比牧元阳狠得多:“连姑奶奶的主意也敢打,死都便宜你了!”

  牧元阳赞同的点了点头,认真的说:“没错,你的主意只有我能打,除了我之外,谁也不行!”

  “,,,”

  夭夭觉得牧元阳这个人脸皮有点厚。

  “老二!”“二哥!”

  海孽们却是愤然怒吼:“你们找死!”

  虽然他们之间的感情并没有那么的深,可二人暴起杀人,还是惊到了他们。

  剩下的六位海孽,悍然暴起,朝着二人杀了过来。

  牧元阳二人自然是蔚然不惧。

  他二人人出掌,人持刀。

  虽然以敌三,却仍是不落下风。

  甚至占据着上风,稍不留神,就又被他们干掉了两个。

  这些海孽在天罡当中也只是般水平,如何能和夭夭二人相抗。

  毕竟,他们个是天罡榜第二的妖孽,个是在地煞的时候就干掉过的五气的凶人,收拾这些家伙还不是手到擒来。

  首领老大见状怒吼声:“这二人先前留了手,实力不是我等能够对抗的,直接催动鲸龙,先掀翻了船再说,到了水里,有的是办法收拾他们!”

  至此时,可不是考虑许多的时候了。

  明知不敌,海孽们急忙召唤鲸龙相助。

  又是笛声起,又是波澜惊。

  可很快,就有沉寂下去了。

  第百八十三章,天宪

  牧元阳的第三座神藏,是在安远城开启的。

  当时摄于秦俞的庞大压力,让他神魂通畅,明悟了真我本我之意。

  也以此破开了第三座神藏。

  第座神藏是眼,有神通神目,可观肉身白骨。

  第二座神藏是耳,有神通谛听,可听人心叵测。

  而第三座神藏,则是口!

  这座神藏开启之后,并没有如听觉,视觉般,给牧元阳带来直观的改变。

  所以他时间没有察觉到。

  可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却渐渐的体悟到了其中的玄妙。

  虽为口,实则言也!

  言有何用?

  抒情感,叙道理,道玄机。

  它是最直观表达个人的意见或者情绪的关口。

  话语有时候很无力,很无用,可有时候却也是最强大的武器,甚至于比自身的实力还要管用!

  开启了这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