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周身百骸!

  汪全禄浸滛此掌多年,已经臻至化境。

  神完气足,意尽力生。

  就算是同为三花武者,都得暂避锋芒。

  何况区区天罡?

  掌力瞬间就将牧元阳囚禁住了,正要收拢碾碎的时候。

  原本双眸紧闭的牧元阳,突然就张开了双眼。

  然后,出刀。

  刀意随之涌出。

  有骇浪惊天!

  有潮汐澎湃!

  有暗流汹涌!

  汪全禄在半空当中的身形,瞬间就凝滞住了。

  他仿佛看到了真正的大海!

  或者说,大海,本来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他的四海潮汐,比起眼前的刀意来,就像是路边的臭水沟样了不起眼。

  “我这辈子,还真特么活到了狗身上,,,”汪全禄自嘲想着。

  这也是他最后的个念头。

  刀落。

  瀚海加身。

  汪全禄如蝼蚁,灰飞烟灭!

  第百九十七章,这片海,我无敌!

  刀平四海。

  三花命断此间。

  岸上的武者们都看呆了。

  “刀斩三花,莫非是宗师当面?”

  “绝非宗师,否则汪全禄怎么敢冒犯天威。”

  “怕不是又个三花榜上的天骄吧?”

  “是了,除非三花榜上的天骄,如何能刀即杀!”

  他们自以为看穿了牧元阳的身份。

  可不远处的两位三花榜天骄,同样也在纳闷。

  唐瑞摸了摸自己的大光头,惊讶说:“此人刀意浩瀚如海,连绵若潮汐不绝。从这刀的威视上来看,他的实力绝对不在我之下!”

  “不错!”柳曼元点了点头,又疑惑说,“可三花榜上使刀的强手就那几个,却是从未见过此人,也从未听说过这等恐怖的刀意!”

  “莫非是五气榜上的?”

  “不可能,那钓鲸岛的武者实力不弱,三花皆开,就算是在三花中也绝对是上层,能够如此利落的刀斩杀如此强者,五气境界是绝对做不到的!”

  “怕不又是位在野遗贤?”

  “倒是有这种可能。”

  二人正疑惑着,却忽然听到身后有声音幽幽传出:“两位有没有想过,,,他可能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天罡?”

  二人回头看去,说话的是个少年。

  模样普通寻常,眸子却极是狡黠。

  滴溜溜的乱转,机灵极了!

  看他只是天罡境界,柳曼元白了眼,没有说话。

  唐瑞却是嗤笑声,鄙夷说:“坐井观天,你该不会以为武道的巅峰,就是天罡了吧?”

  说完,也掉头不理他。

  那少年嘴角抽了抽,心中暗叹声:“这年头说实话都没人信了,人心不古啊!”

  却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这边大伙还在寻思着牧元阳的身份。

  可那边钓鲸翁却坐不住了。

  开玩笑,当着自己的面,干掉了自己手下的三花!

  虽然他也觉得汪全禄这老小子不太招人喜欢。

  可特么那到底是员三花,得力干将啊!

  你说杀就给杀了?人家把年纪了,要不要面子的?

  还有就是看宝塔不断升起,钓鲸翁也存着杀鸡儆猴的心思。

  展现实力,震慑众人,才好大发其财。

  想着,缓缓自软塌起身。

  只是动,原本慵懒随意的气势荡然无存。

  若宝剑出匣,锋芒毕露!

  所有人都感到有莫大的压力作用在自己身上。

  骤然间鸦雀无声。

  似乎连方天地,都为之寂静。

  钓鲸翁拔地而起,踏空朝着牧元阳走了过去。

  句话都没有说,抬手就是掌!

  这掌,看似寻常普通,甚至有些绵软无力。

  根本没有其他宗师出手时候的威视。

  亦是没有什么三清丹气,没有什么天象随行。

  可牧元阳却感受到了这掌中,改天换地的伟力!

  仅仅是掌出带动的罡风,就已经给牧元阳带来了刺肤之感!

  大掌向前推过来,更是有虚影道道,似乎连空间都被撕裂了样。

  和寻常宗师以大丹动天象,以三清丹气显威能不同。

  钓鲸翁虽然也是宗师,却从不用那些花哨手段。

  如剑圣苏慕白样,剑,可分山,可断岳!

  钓鲸翁也是样,力,可平万法!

  所谓钓鲸翁,力,可钓鲸龙!

  他的力量,比成年鲸龙还大!

  这掌看似寻常普通,实际上却已经将他的修为和实力完全的体现了出来。

  若是被这掌击中,啧啧,怕是要被震碎成齑粉!

  如此恐怖的大掌袭来,牧元阳看起来却很从容。

  又是出刀。

  刀出,刀如瀚海!

  身下的浩海,竟被刀意所牵引。

  道道暗流突兀的从深海当中倒灌而出。

  而后汇聚,压缩,成刀!

  受到钓鲸翁所带来的庞大压力。

  牧元阳脑海当中原本有些杂乱的念头也瞬间梳理顺畅。

  先前的所有感悟,所有玄妙,在瞬间融合到起。

  牧元阳眸中有精光绽放,似乎孕育着无垠海域。

  “霸刀,瀚海式!”

  口中爆喝声。

  牧元阳双手持刀。

  似乎是攥在佛骨上,又似乎攥在了那柄海水组成的神刀上。

  刀落,神刀落。

  牧元阳的恐怖刀意瞬间将钓鲸翁包裹住。

  由无数暗流组成的神刀,瞬时倒灌。

  摧枯拉朽般,就粉碎了钓鲸翁的掌力。

  并且瞬时将钓鲸翁包裹在了其中。

  以钓鲸翁身负的伟力,竟然根本无法挣脱!

  人力,怎么比得上浩瀚的海洋呢?

  钓鲸翁仿佛掉进了暗流旋涡当中。

  道道暗流蕴含着极为恐怖的劲力,疯狂绞杀着他。

  他咬紧牙关,左突右进,却终是难以挣脱。

  这压根不是牧元阳的力量。

  区区天罡境界的牧元阳,根本就没有这样的力量。

  这是天地的力量,这是脚下这片海域的力量!

  牧元阳为灵气倒灌,并且陷入顿悟的状态中。

  在那短短的时间内,仿佛让牧元阳和脚下这片海域融为了体!

  同呼吸,同威仪。

  若是离开这片海域,他依旧是真丹宗师眼中的天罡蝼蚁。

  可是在这片海域之上的话,,,牧元阳觉得自己是不是找机会约武皇来打架!

  除非是苏慕白这个级别的大宗师,或者是数位极强的宗师同时出手,牧元阳觉得自己简直就是无敌的。

  而其他人,呵呵。

  原本不可世的宗师,在这样状态下的牧元阳眼中,真的很弱!

  眼见得牧元阳又再度举起了屠刀。

  无数暗流再度倒灌而上。

  钓鲸翁老脸憋得通红,急忙出声求饶:“前辈饶命,晚辈不敢再冒犯天威!”

  在钓鲸翁心中,此时的牧元阳,已经是苏慕白那个级别的强者了。

  牧元阳刀才举起,听到钓鲸翁的求饶,不由得心神动,又故作冷冽高傲说:“饶了你,凭什么?”

  “这,,,”钓鲸翁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样,“晚辈愿意鞍前马后,以偿还罪过!”

  “哦?当真?”牧元阳就等着这句话。

  钓鲸翁见他意动,为了保全性命,咬牙说:“晚辈以武道立誓,从今日起,唯前辈马首是瞻!”

  哗啦。

  囚禁着他的暗流水牢崩散了。

  他仿佛看到了牧元阳在对他微笑:“那么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小弟了!”

  第百九十八章,大嫂请!

  岸上的人已经傻了。

  他们倒是不知道牧元阳二人之间发生了什么。

  只是看到仅仅是个回合,名满四海的钓鲸翁,似乎就已经被擒住了!

  这是什么节奏?摧枯拉朽的胜利啊!

  先前自以为揣度出牧元阳身份的人,臊红了脸。

  唐瑞摸着自己的光头,嘴巴张得好大:“这,,,”

  钓鲸岛的武者们暗自焦急,却根本无人敢轻举妄动。

  开玩笑,连自家的老大都被个回合拿下了,上去送死么?

  连在隐藏在人群当中的夭夭,都是瞠目结舌:“这家伙,该不会是什么大神转世吧?”

  年时间,就能吊打宗师了?

  这特么还有天理么?

  所有人都被震惊得无可附加。

  只有那个少年,仰面低吟:“信我,他真的只是天罡啊!”

  这次压根就没人理他。

  甚至还有个小武者说:“这样的智商也能进入天罡境界,看来以我的才情,成就宗师之尊应该不成问题!”

  却忽然看水牢破开了。

  钓鲸翁对着牧元阳抱拳拱手,低眉顺眼。

  大伙还纳闷到底发生了什么的时候。

  钓鲸翁已经奉命回来了。

  志得意满,趾高气扬。

  “诸位,这处遗迹在我钓鲸岛主岛开放,合该为我钓鲸岛所有,诸位请回吧!”他这么说,说出了自己原本想说,现在才敢说的话。

  众武者百脸懵逼。

  尤其是那些为了遗迹远道而来的武者。

  “凭什么?”率先开口的飞鱼大尊,他瞟了钓鲸翁眼,“天材地宝,有德者居之!”

  唐瑞自持实力,也不怵他钓鲸翁,闻言也是冷笑说:“你干脆说这大海都是你家开的得了!”

  “哼,遗迹为上古武者留给我等宝物,什么时候成为你们钓鲸岛的了?”另外个打着做生意的幌子出现的宗师,亦是愤愤出声。

  有了这几个人开头,那些有些实力的武者也纷纷出声。

  时间,钓鲸翁似乎成为了众矢之的。

  连钓鲸岛的另个宗师都悄悄的拉了拉他的衣角:“大哥,不可利欲熏心,否则我钓鲸岛今日有危!”

  “有危?有个屁危,我看是稳如泰山才对!”

  钓鲸翁白了他眼,迎着众人的目光,冷笑说:“老子早就料到你们会有这样的反应,嘿,我大哥说了,不服的,可以找他比划比划!”

  “你大哥?你特么是独子,什么时候有大哥了,,,”飞鱼大尊还想嘲讽几句,却忽然想到了什么,“那位前辈,,,”

  “嘿,不错!”钓鲸翁骄傲的像是只斗胜的公鸡,“从今日起,钓鲸岛臣服于霸刀大圣麾下,受其庇护!”

  众人闻言这才恍然大悟。

  合着就是刚才那个回合,钓鲸翁就把自己连带着钓鲸岛都给卖了?

  明明连底裤都赔进去了,怎么还这么高兴?难道是被噩耗冲昏了头脑?

  些小武者无法理解钓鲸翁的脑回路。

  可那飞鱼大尊,却满脸的羡艳:“真是特么走狗屎运!”

  那些底层的小武者不知道,他还不知道么?

  能够拥有个大圣级别的强者庇佑,那是何等的荣耀?

  要知道,整个四海,大小势力如繁星。

  包括最强的七十二岛,却无有个大圣级别的存在!

  四海虽然富饶,却又贫瘠。

  比起九州来似乎是少了些灵气。

  这么多年,却无有个名满九州四海的大圣!

  现在终于有了,还特么出自了钓鲸岛。

  别的不说,以后这七十二岛,怕是就要以钓鲸岛为首了。

  难怪这钓鲸翁就跟吃了蜂蜜屎样高兴。

  值得提的是,霸刀大圣的称号,是钓鲸翁给起的。

  只因为牧元阳出刀时的刀法。

  霸刀,瀚海式!

  “既然是前辈所言,我等自然没有不听的道理!”飞鱼大尊白了钓鲸翁眼,又起身说,“我这就去拜会前辈!”

  “哎哎,我大哥没时间,,,”

  钓鲸翁还想阻拦,却看到飞鱼大尊已经去了。

  “真是个没羞没臊的老家伙,希望大哥不会被这家伙蛊惑了才好,,,”钓鲸翁如是想着。

  他却忘记了自己先前的做派。

  旁边的宗师悄悄说:“大哥,咱们以后真的臣服,,,”

  话还没说完,巴掌就上来了:“从今开始,叫我二哥,咱们大哥是霸刀大圣!”

  “好的二哥,,,”

  “前辈,,,”

  飞鱼大尊朝着牧元阳逼近过去。

  还没等开口说话,然后,瀚海起!

  飞鱼大尊被囚禁其中。

  “前辈,前辈,晚辈是来拜会前辈的啊!”

  飞鱼大尊切身的体会了牧元阳的伟力,不觉敬畏。

  牧元阳这才收起了刀法:“我还以为你是来找本座比划比划的呢!”

  “晚辈何德何能,能跟前辈比划武艺。”

  “你没事儿吧?”

  “恩?”

  “没事儿回去吧,本座暂时还不想收小弟!”

  “好嘞,前辈什么时候想收您说,晚辈随时恭候!”

  牧元阳点了点头,飞鱼大尊躬身告退。

  真丹宗师上来抱大腿,这是特么何等的荣耀?

  可牧元阳却不敢节外生枝。

  他只是在这片海域上强无敌,离开了这里,他还是弱成狗的天罡,弟中弟中弟中弟!

  若是贸然和飞鱼大尊亲近,难保不会被看破端倪。

  他也存着让钓鲸翁归心的心思。

  虽然他不真的奢求以后钓鲸岛都成为他的势力,至少,也能成为莫大的助臂。

  以后就算是事有不成,钓鲸岛也能成为他的退路,和东山再起之地!

  看到接连两位宗师折戟沉沙,其他人也只能暗暗抱怨几声霸刀霸道,除此之外,又能如何?

  在钓鲸翁的劝说下,众人有了台阶,纷纷退去。

  没走的除了钓鲸岛的武者外,只有两个人。

  个夭夭,另外个就是那个少年。

  夭夭步步生莲,朝着牧元阳走去。

  钓鲸翁冷笑声:“好晚辈,莫非没听到老夫的话么?速速退去,否则小命难保!”

  他的威视倒是很足。

  开玩笑,在天罡面前,这是宗师理所应当的做派。

  夭夭却只是白了他眼,然后伸手指了指牧元阳,淡然说:“我,他媳妇!”

  “大嫂请!”

  “,,,”

  第百九十九章,君心似我心

  明月照沧海,瀚海生宝塔。

  塔有三十三层,高三十三丈!

  通天彻地,若擎天巨柱!

  只眼,望而生畏。

  谁都想知道,这尊琉金璀璨的宝塔中,到底有怎么样的玄妙。

  可没有牧元阳的命令,他们谁也不敢上前。

  只能够远远的望着。

  望着宝塔尖上,那对神仙美眷。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夭夭好奇的发问。

  牧元阳不回答:“你刚才说,你是我媳妇!”

  “我问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听到了!”

  “好好,我是你媳妇行了吧?”夭夭白了他眼,含羞带臊。

  牧元阳满意的点了点头:“乖!”

  “那你现在能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吧?”

  “男人的事,女人不要多问!”

  “,,,”

  夭夭恨得牙根都痒痒。

  牧元阳却很自如,得意洋洋:“别冲动,现在,你可打不过我!”

  “,,,”

  “趁着我还没兽性大发,你最好冷静点!”

  “,,,”夭夭扯了扯衣襟,媚眼如酥,“夫君,告诉人家吗!”

  “我说,我说,别这样!”

  牧元阳乖乖的说清楚了来龙去脉。

  却也隐藏了些东西。

  夭夭虽然和他已经心有牵连。

  二人也曾发生过些美妙的事情。

  可她是夭夭,圣心魔宗的圣女!

  牧元阳不敢全身心的信任他。

  说完之后,夭夭拧眉说:“也就是说,离开了钓鲸岛,你就萎了?”

  “,,,咱们能不能换个说辞?”

  “你就不怕被钓鲸翁戳穿后,恼羞成怒杀了你?”

  “他不会知道的!”

  “我可以告诉他!”

  “女人,你这是在玩火!”牧元阳手放在了腰带上,紧了紧。

  夭夭白了他眼,冷笑:“有色心,没色胆!”

  “,,,”

  这般重大的事,牧元阳对她竟然没有隐瞒。

  头些日子,珍贵无比的玄蚕种,他说送就送了。

  言语间多柔情蜜意,心儿也是真情实意。

  夭夭知他心,也倾他心。

  既然这样,她也绝对应该对牧元阳坦诚些。

  “我有些事要跟你说!”夭夭正色。

  牧元阳点了点头,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夭夭说:“我知你心,你应该也知我心,,,”

  “那当然,毕竟,咱们可是融为体过!”

  “,,,”夭夭白了他眼,正色说,“就怕我说完之后,你就不会再如此对我了!”

  牧元阳闻言身子怵,而后瞪大了眼睛,逼视着夭夭说:“难不成,你肚子里有赠品,还不是我的?”

  “你特么能不能认真点!”

  “,,,好的,你说。”

  夭夭努力的平复着心境:“你可知,为何我圣心魔宗,每任都选拔圣女诸多,可历代的魔主都是男人么?”

  “莫非你圣心魔宗有男生女相,,,糟糕,你不会是男人吧?”

  “我特么是什么,你自己心里没点数么?”

  “嘿嘿!”

  “,,,”夭夭凝神静气,“此事,事关我圣宗最大的隐秘!”

  牧元阳也正色了。

  “江湖中皆知我圣宗有圣女,却不知,我圣宗还有圣子,,,或者说,是魔子!”

  “魔子?”

  “然也,魔子,才是圣心魔宗真正的继承人!”

  “那为什么还要选拔圣女?”

  “这正是我要跟你说的!”夭夭眸光飘远,认真说,“我圣宗魔主雄才大略,却偏偏心如蛇蝎,歹毒狭隘,怎么会忍心将宗门大业托付于外人之手?

  所以想要继承宗门大宝的,必然是其血肉血脉不可!而且,还得是男儿!

  他曾广纳佳人,诞下子女百数,为的,就是找个足以继承大统的后代!”

  夭夭所说虽然是隐秘,可对于牧元阳来说,倒是不觉得意外。

  历任帝王,都不是这样的做派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