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6 部分阅读(2/2)

加入书签



  以养蛊的手段,来激励选拔后代,最强者为王!

  这样做,才能让王朝长盛不衰。

  而圣心魔宗,传承时间比大武长得多。

  其势力也比大武要雄厚,虽是宗门,实为万代君王!

  在这样的前提下,这样的手段,是理所当然的。

  又听到夭夭说:“而之所以选拔我们这些圣女,目的,就是给魔子作为鼎炉,旦进入宗师境界,就会被魔子以秘法剥夺修行,乃至于性命精血!”

  “鼎炉?”牧元阳当然知道这个说法,“既然如此,你为何还要精进武道?”

  “精进武道?”夭夭笑了,笑的有些惨,“不正是为了摆脱这样的命运么?”

  鱼儿若是想离开池塘,若是想逃离任人宰割的命运,那么,它只能化龙!

  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就算是明知这样下去是死路条,也仍是要往无前。

  这也是魔主的恐怖之处,对于人心的掌握,已经登峰造极。

  牧元阳有些动情,拉着夭夭的手说:“既然这样,你就与我脱离圣心魔宗吧!”

  “脱离圣心魔宗?”夭夭摇了摇头。

  她没说为什么,可牧元阳却知道她的骄傲。

  鱼儿不受龙门雷劫加身,如何化龙?

  她也是不甘心做条在水中沉浮的鱼儿。

  她看着牧元阳,又笑了,笑如春光:“而且,我现在也不是处子之身了!”

  “对,这都是我的功劳!”

  牧元阳句话,荡平夭夭心中愁云。

  “你想娶我么?”

  “想!”

  “那你就努力修行吧!”夭夭看着他,前所未有的认真,“虽然我元阴已破,可我的修为还在,魔子必然不会放过我!

  你若是想保全我,想和我长相厮守,就要准备好,面对恐怖的魔子,乃至于威震天下的魔主,和整个圣心魔宗!

  你,,,敢么?”

  “你既然知,又何必问?”

  牧元阳没有回答,只是看着夭夭。

  夭夭看着他,瞬间什么都懂了。

  “只可惜,高处不胜寒,未在闺房,否则姑奶奶再便宜你次!”

  “咱们现在去也来得及!”

  “免了,也好让你有个盼头!”

  夭夭看着牧元阳,动情说:“只愿君心似我心。”

  牧元阳亦是动情:“你若以诚待我,比不辜负,,,只希望,,,”

  “希望如何?”

  “到时候,我能够解锁任何姿势!”

  “哼,姑奶奶可是习武之人啊!”

  第二百章,温酒抽宗师

  小船悠悠在海上。

  这次,牧元阳却不用划船了。

  代劳的是位来自于钓鲸岛的五气。

  此人,为钓鲸翁独子。

  模样憨厚,性子鲁钝了些。

  在四海却也有些名头。

  破浪刀,林硕。

  钓鲸翁之所以让他跟随牧元阳,自是希望得到牧元阳的指点和教导了。

  若是能够常陪伴在圣者身边,必成贤人!

  除此之外,还有个三花。

  正是当初和汪全禄追杀牧元阳的那个。

  唤作寒霜枪,陈堃。

  此人是主动要求,打着戴罪立功的旗号,在众人群当中脱颖而出,前来伺候服侍牧元阳的。

  也好和林硕有个照应。

  为了这独子,钓鲸翁用心良苦。

  他却从未想过牧元阳是个骗子这种可能。

  那个直嚷嚷着牧元阳是天罡的倒霉蛋,已经被钓鲸翁扔到海里去了。

  是死是活,各安天命吧。

  那日和夭夭剖白心悸之后。

  牧元阳始终都没离开过那片海域。

  他担心被钓鲸翁看破端倪。

  就打着修炼的旗号,始终滞留在海上。

  钓鲸翁自然没有不从的道理,并且越发敬佩牧元阳了。

  有这样的修为,还勤习不戳,也难怪如此强大。

  他那知道牧元阳是害怕他翻脸不认人。

  在海上和钓鲸翁交流了许多。

  主要就是吩咐些琐事,并且留下了联系的办法。

  “若是主岛有事,本座自会出手相助!”

  这是牧元阳的原话,给了钓鲸翁莫大的底气。

  在钓鲸翁看来,牧元阳这句话,就是告诉他,以后若是在生死存亡之际,大哥保着你!

  毕竟主岛是他的老巢啊,若是主岛有事,那自然就是生死存亡的关头了。

  只有牧元阳自己知道,他说的主岛,就是特么主岛!

  而且,还仅仅局限于那片海域!

  不过能够被钓鲸翁曲解,他也是乐见其成的。

  而后又在钓鲸岛滞留了几日。

  主要是为了体悟那种玄妙的状态。

  短短几日时间,就已经让牧元阳的刀法,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现在,终于可以拍着胸脯说自己是代刀法大家了!

  而不死经也成功突破了第二重,让牧元阳的五脏有了修复能力。

  这样的话,再配合紫气的玄妙,他也算是轻易打不死的小强了。

  还有就是遗迹的事情。

  那座宝塔,尚且还伫立在主岛旁。

  虽然独霸了宝塔,可众人仍然是无所获。

  因为,他们特么连门都进不去!

  或者说,那宝塔压根就特么没有门!

  以牧元阳在那片海域上媲美剑圣的实力,竟然也破不开那座宝塔。

  所以也只能讪讪而归了。

  并且告诉钓鲸翁,日后这宝塔无需看管,且就随缘是了。

  所有事情处理完毕之后,牧元阳才离开了钓鲸岛。

  离开之前,钓鲸翁提出让林硕随身伺候的请求。

  牧元阳微微思索,也就答应了。

  毕竟,林硕可是特么五气啊!

  其实力之强,足以媲美五气榜尾巴上的几位了。

  开玩笑,真丹宗师耳提面授,这实力能不强么!

  而除了林硕,陈堃则是牧元阳要求带着的。

  自然也是为了给自己找个免费的战斗力。

  其实他的选择很多,钓鲸翁甚至提出了让宗师随行的要求。

  却被牧元阳拒绝了。

  来,宗师是有脾气的。

  牧元阳也不好过分指使。

  万人家脾气上来了,撂挑子还好说,要是揭竿而起的话,,,牧元阳还没活够。

  二来则是因为能够进入宗师境界的,没有个是吃干饭的。

  这些人,都是大浪淘沙出来的纯金,无论实力还是心性,都是极强的。

  别看钓鲸翁轻易被牧元阳蒙骗,就觉得宗师也不过如此。

  那是因为钓鲸翁先入为主,也着实领略了牧元阳的伟力。

  否则的话,嘿,想让宗师俯首,拿命来填吧!

  若是和这样的家伙朝夕相处,牧元阳也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露怯。

  所以他选择了陈堃。

  实力不错,而且很听话。

  最重要的是,牧元阳虽然也打不过,但是,,,跑得掉!

  到时候旦有什么异常情况,他可以直接就跑。

  不管怎么说,小命是无虞的。

  综上所述,才有了眼前这幕。

  这艘船是钓鲸翁给准备的。

  不大,却甚是华丽。

  林硕魁梧的身子在船头划船。

  牧元阳还美其名曰,让他领悟大海的真意。

  这可特么把林硕这个头脑简单的糙汉子感动够呛。

  让他领悟真意,这什么意思?

  这说明人家要指点你啊!

  当时就是身的干劲,小船划得跟飞起来样!

  而陈堃则是坐在船头上。

  比起头脑简单的林硕来,陈堃心里还有些纳闷。

  毕竟无论他怎么看,牧元阳都不过是个天罡罢了!

  况且前几日,他还追着牧元阳满屁股跑啊!

  若是他真有那么强的实力,何至于此?

  可那日牧元阳大显神威的时候,他也在现场。

  所以他也不敢怀疑牧元阳的实力。

  根本琢磨不明白的他,也只能将切归咎于,,,强者都有怪癖,,,这点上了。

  牧元阳也看出了他的疑惑,所以始终琢磨着该如何能够打消他的疑虑。

  好歹这是个三花,若是能够摆弄明白,帮助不可小觑!

  机会很快就来了。

  那日,风和日丽。

  牧元阳二人正在船舱当中饮酒。

  寒冬已至,须得温酒。

  这工作就交给陈堃了。

  正在他在船头温酒的时候。

  却忽然感到有莫大的压力作用在自己的身上。

  那种感觉,似乎生死不由自主!

  他急忙抬眼看,就看到有个和尚,脚踏金龙,渡海而来!

  而且,是直直奔着他们而来的。

  正在陈堃觉得自己运道不佳,小命休已的时候。

  船舱当中的牧元阳却缓缓走了出去。

  陈堃也没看到怎么回事,就看到牧元阳踱步上前,直接就是个大嘴巴!

  然后那和尚就赔笑作揖,后来似乎又说了什么,那和尚还赔了些东西,这才乖乖的走了。

  等到牧元阳云淡风轻回来的时候,他手中的酒,才温好!

  “这和尚的实力似乎比大哥,,,二哥还强些,却没想到竟然被大哥轻易制服,大哥果然是天下最强之!”他的目光下子就坚定了。

  第二百零章,捡了个路痴

  牧元阳和夭夭对坐饮茶。

  想到被自己巴掌抽走的明,他心中不免有些感动。

  “这些花和尚,倒是认真!”牧元阳笑着。

  自从那日牧元阳逃离天龙寺后。

  整个天龙寺都炸锅了。

  八部天龙直接出来了四位,加上个降龙,搜寻牧元阳的踪迹。

  天龙寺的高端战力出来了半,若是有强敌来袭,怕是天龙寺处境不妙!

  万幸,这下牧元阳和明说清缘由,有秘法沟通之下,他们这些人应该很快就会回到天龙寺了。

  他说服明的话也很简单粗暴。

  “我不回去!”

  “不行!”

  啪。

  “谁是师兄?”

  “,,,”

  “你回去告诉明明师兄,我尘心未泯,尘缘未断,,,”

  “我看师兄是舍不得如花美眷!”

  “还是师弟懂我!”

  “那你看,咱哥俩最亲了!”

  说着,明还给他递来了几本珍藏秘典。

  牧元阳脸正经的收下了。

  “那师兄什么时候回家?”

  “放心吧,过些日子春暖花开,我就回去了。”

  “我还小,你不许骗我!”

  “放心,师兄说话算话,大不了回去之后再跑出来被!”

  “那也行!”

  明又从空宝中给牧元阳倒腾出了大堆的佛经。

  并且嘱咐牧元阳,定要研习。

  这特么算是课余功课么?

  牧元阳当时是拒绝的,可看到明幽怨的目光,也只能收下了。

  就这样,明算是给劝了回去。

  “天龙寺为天下顶级势力之,若是能掌握手中,对我也有莫大的帮助。

  哎,那些花和尚以诚待我,我却不好过多算计。

  若日后我君临天下,天龙寺当为佛门魁首!”

  牧元阳在心中发下愿念。

  又看着夭夭出神。

  他们很快就要分离了。

  在起快个月的时间了,牧元阳分外不舍。

  毕竟,,,他除了口花花之外,也没占到什么便宜!

  可他却不能阻拦夭夭。

  鱼儿跃龙门,那是它的选择!

  牧元阳能做的,就是在关键的时候,推她把!

  况且他爱极了夭夭,又怎能让她在自己的手中失去自我呢?

  没有了骄傲的夭夭,还是夭夭么?

  “哼,魔令出,天下臣服,,,好个圣心魔宗,本座必要马踏圣山,圣潭饮马不可!”

  狠劲儿上来,这离愁也就淡了几分。

  却也更珍惜在起的时光。

  二人对坐饮酒,聊聊武道,也挺好。

  而二人之间的论道,在陈堃看来,这绝对就是在教媳妇习武啊!

  毕竟二人之间的交流虽然玄妙,可对于三花境界的陈堃来说,也算不了什么。

  而在他心中伟岸如江河的牧元阳,却能沉下心来交谈这么浅薄的武道。

  为什么?因为爱啊!

  “大哥真是天下好男儿的代表模范!”陈堃心中越发敬仰牧元阳了。

  船走的很快,马上就快到九州岛了。

  路上牧元阳等人也碰到了点小麻烦。

  比如,,,御龙海孽!

  这些家伙真是贼心不死,不知道怎么就掌握了牧元阳的行踪。

  有了上次折戟沉沙的教训之后,这次直接来了两个三花!

  然后,被陈堃和林硕锅端了。

  连牧元阳的面都没见到。

  陈堃是资深三花,实力极强。

  而林硕更是足以位列五气榜,和陈堃比不落下风。

  有这二人出手,御龙宵小自然是不足为虑的。

  牧元阳也没将这件事儿放在心上,只是越发的庆幸自己的选择了。

  否则的话,这事儿还真就为难了。

  就算是不至于葬身大海,至少也得抱头鼠窜。

  哪里有现在这般的自在。

  而在靠近了九州岛之后,牧元阳的船上也多了个客人。

  剑长歌!

  这个剑道天才,这个和剑圣论道的妖孽。

  这家伙,,,是特么个路痴!

  他好像也是为了遗迹而来,比牧元阳还早了些。

  而那日牧元阳为他指点了方向之后,却再也没见过他。

  原来这家伙又迷路了!

  再见到他,可没有最初时候的洒脱了。

  这家伙身上的白衣已经染污,脸上也挂满了惆怅和风霜。

  见到牧元阳之后的第句话:“劳驾,钓鲸岛怎么走?”

  上次遇到他就是在九州岛附近,这次还是!

  感情这家伙这半个多月,始终都在附近转磨磨。

  牧元阳只能把他拽上船,然后解释了番。

  这家伙这才讪讪罢休,愿意跟牧元阳回归九州。

  在船中,也免不了交流些武道。

  尤其是兵刃,谈剑道,谈刀法!

  虽然是两种兵刃,却也有许多相同之处。

  二人交谈起来颇为欢畅,甚至于有些冷落了夭夭。

  夭夭不使兵刃,对于此道领悟也不甚,是插不上话的。

  好在牧元阳颇为疼惜,时不时的就逗逗她,妙语连珠之下,倒是也让她不觉烦闷。

  而剑长歌,更是对牧元阳十分钦佩。

  他曾踏遍九州,也没见到过有几个在刀法上能够超过牧元阳的人。

  这二人人是剑道宗师,人是刀法大家,交谈起来自然是颇为自在的。

  许多精妙之下,二人惺惺相惜,各有所得。

  连林硕都觉得自己得了好处。

  陈堃更是惊掉了下巴,惊讶于这二人的精妙见解。

  主要是对剑长歌,毕竟牧元阳已经给了他足够的空间来崇拜了。

  “这小子虽然不过是五气境界,可对于剑道的领悟绝对堪称大家,难怪老大也对他青眼有加!”

  行船数日,牧元阳和剑长歌越发熟稔了。

  颇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剑长歌在九州上了岸,牧元阳甚至以紫剑相赠!

  剑长歌看得出此剑的精妙,却并未推辞。

  他只是给了牧元阳块木片。

  呈剑型。

  “执此物,我愿为你出剑!”

  这是剑长歌的原话。

  陈堃自是不以为意,甚至暗暗鄙夷。

  你特么区区个五气,傲娇尼玛呢!

  可夭夭和牧元阳,却知道此承诺的珍贵。

  且不说剑长歌长歌剑宗少宗主的身份。

  以他的修为,也足以媲美三花了,甚至于还更高些。

  更重要的是,从踏入江湖到现在,剑长歌虽然遍访剑道大家,甚至自身已得宗师之名。

  可到现在为止,,,无人看他出剑!

  此木剑,珍贵。

  第二百零二章,凭什么?

  小船悠悠荡荡,顺着海路重回了九州。

  又是在豫州码头上的岸。

  而牧元阳和夭夭,也就此分别。

  “我走了。”

  “安好,常来信。”

  “恩。”

  就这么分别了,也没有什么嘱托。

  甚至于连内心都很平静。

  在船上的时候,牧元阳还尚且有些惆怅。

  和真到了分别的时候,牧元阳反而很释然。

  儿女情长是有的,却藏在心底。

  谁让他们都是武者,都是心怀大志的武者!

  送别夭夭之后,牧元阳等人买了几匹快马,马不停蹄回转扬州。

  他离开扬州已经有两个月了!

  离开扬州之前,乱势已经显露。

  又经过了这两个月的酝酿,势多已成。

  牧元阳可不会放过这个难得的机会。

  风来,好同风起!

  而且他现在的野望更大了。

  毕竟,他今非昔比。

  而手底下,也多了两员大将。

  来豫州的时候,牧元阳是被疯僧拖着走的。

  万里山河都在脚下,虽是有些迷糊,却倒也轻松。

  回去却全得靠着马儿了。

  可就算是骑马,星夜兼程之下,也是精神困顿。

  路上还有些不开眼的毛贼来给人添堵。

  却全都死在了林硕的破浪大刀之下。

  又是历经了半个月的波折,将近年关的时候,才重回了安远城。

  看着仍是熙熙攘攘,热闹非凡的安远城。

  牧元阳心里还算满意:“这些家伙,倒是没有偷懒。”

  同时,他也敏锐的察觉到了,扬州的局势好像还算很稳定。

  至少安远城周边是没有什么大事发生的。

  否则的话,安远城就算是在大武的版图内,也绝对不会如此祥和。

  这意味着牧元阳也可以做出更多的准备了。

  可当他回到城主府的时候,心中的喜意却荡然无存。

  城主府会客大厅内。

  牧元阳等人汇聚

  好看的电子书b2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