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等人汇聚堂。

  却都是安远城体制内的人。

  有徐荣,牧忠,牧顺,小安,王虎。

  更多的却是牧元阳十分陌生的人。

  他却是认识其中的个少年!

  荒王世子,牧举。

  牧举看起来比牧元阳稍大个两岁。

  模样凌厉,神色倨傲。

  穿着身蟒袍,授玉带。

  他大马金刀的坐在上手,对牧元阳说:“从今天开始,安远城由本座管辖!”

  与其说是说,到不如说是通知,是命令。

  很理所当然的样子,倒是符合他给人的第感官。

  小安牧忠等人皆是嗔目而视。

  徐荣等人却是低眉顺眼,言不发。

  这里面怕是有些猫腻的。

  而陈堃和林硕,则是怒火冲霄。

  若非是来之前牧元阳已经耳提面授。

  说自己的身份是伪装的,另有所图,不可冒然的话。

  这两个家伙非得指着牧举的鼻子骂:“你这小崽子,也敢跟我大哥这么说话?”

  在他们看来,不过天罡境界的牧举,居然敢如此没有规矩,大言不惭的对牧元阳如此无礼,还真特么是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

  不过没有牧元阳的命令,他二人也不敢轻举妄动。

  只能静待事情发展。

  而面对着盛气凌人的牧举,牧元阳却很从容:“凭什么?”

  “凭什么?”牧举微微笑,从空宝中掏出了个折子来。

  有小厮递了过来,牧元阳接过。

  竟然是有武皇批阅的折子!

  “儿臣尘冒昧,本卑微,不敢妄加议论国事,然赤诚片,遂惶恐上。

  庸王牧元阳,修行尚欠,踏入武道时日不长,实力不足,却为城之主。

  扬州非他地,为百战之地,凶险非常,儿臣曾在扬州执政,知其为难。

  以庸王之实力,恐难坐镇此等凶险,若有不察,怕是要被歹人攻破,陷其城,破我朝辛苦得来的扬州防线。

  安远尚且是小事,若庸王有所不测,恐为天下人非议,,,”

  竟然二皇子牧尘给武皇的折子!

  笔迹金戈铁马,锋芒毕露。

  可语气却很温和甚至于拘谨。

  上面先是说明了扬州的凶险,以及对牧元阳的担忧,,,实际上就是怀疑牧元阳的能力,无法镇守安远城。

  而后又隆重的推荐了牧举,多加辞藻美言。

  中心思想,就是让牧举来替代牧元阳的位置。

  最下面则是武皇的批阅,可!

  个可字,就意味着生效了。

  也就是说,牧元阳辛苦经营的安远城,就要重归二皇子的手中了!

  牧元阳见此自是怒发冲冠。

  不为折子怒,为人心怒。

  很显然,这封折子的目的,不仅仅是为了安远城。

  而是为了,,,重新把牧元阳赶回笼子里!

  只要再度回归中州,剩下的事情,还不是听武皇的安排?

  “是因为察觉到了我的潜力和威胁,所以终于打算撕掉面皮,对我动手了么?”牧元阳冷笑着。

  他知道,旦自己重回盛京,等待自己的,怕就是无休止的软禁了!

  至少在武道上,绝对不会让自己再有进境!

  按理来说,以牧元阳现在的实力和势力,是压根威胁不到武皇的。

  如蝼蚁,岂能威胁神龙?

  虽然牧元阳现在已经很强了,也有了很大的势力,可在武皇眼中,他也始终只是个蝼蚁罢了。

  论武道,武皇是宗师榜第三!

  论势力,就算是加上钓鲸岛,牧元阳也只能媲美人家个零头。

  论手下,论财富,论格局,,,无论比什么,除了年轻之外,牧元阳都完败!

  在这样的前提下,武皇又怎么会突然注意到了牧元阳呢?

  毕竟牧元阳小心谨慎,除了最初进入安远城的时候大开杀戒之外,其他的时候都是深入简出。

  除了进入了地煞榜之外,几乎也没有出过什么风头。

  他没有露头,却在暗中扎根!

  按理来说,武皇暂时应该不会注意他才对啊。

  “看来二皇子是没少为我‘美言’啊!”牧元阳眸中闪过些厉色。

  他和牧尘之间本没有什么交集。

  可当他来到安远城之后,就有了。

  毕竟原本的安远城,是牧尘的地盘!

  而牧元阳却蛮横的将其夺了过来。

  这仇,就算是结下了!

  他本来也在防备着牧尘。

  可很长时间,牧尘也始终没有动作。

  却是让牧元阳有些松懈了。

  却没想到,原来是在这儿等着呢!

  第二百零三章,釜底抽薪

  “好招釜底抽薪之计啊!”

  牧尘的手段让牧元阳心里发寒。

  先暂时不管你,让你放松警惕。

  且让你起高楼,且让你宴宾客,然后,,,推蹋掉!

  你所有的努力,所有的谋划,最后都成为了他人的果实!

  可想而知,若是寻常心性的人,看到这封折子之后,心里会是什么样的愤怒和,,,无力!

  武皇的折子,岂是谁都能拒绝的?

  虽然牧元阳早就猜到,牧尘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他想过种种可能,却唯独没想到过这招!

  妙不可言的招!

  比起堂皇正大,以势压人的牧仙来,牧尘多了几分怀柔。

  而比起机关算尽,阴谋百出的牧极来,牧尘又多了几分恢弘。

  所谓整齐相合,阴阳相继,不外如是。

  牧元阳觉得自己学到了。

  看到面色阴晴不定的牧元阳。

  牧举心中甚是舒畅。

  平白得到了这么大的份基业,他怎么能不开心?

  更让他开心的,是他自以为看到了牧元阳脸上的无力感!

  能够夺走别人的东西,而别人却无可奈何。

  这又是种别样的快意!

  他知道牧元阳很不爽,很不开心。

  为了讨好牧尘,给牧尘出气,他也不在乎让牧元阳更不开心些。

  所以他站起身来。

  年岁越长的牧举,很是魁梧。

  他俯视着牧元阳,掸了掸袖口,淡然说:“收拾收拾回京吧,伍将军还等着呢!”

  在大武,能够以将军为称的,至少也得是五气境界!

  如徐荣等人,充其量就是偏将。

  称其为将军,只是带着几分抬爱恭维罢了。

  伍氏恺,可是个实打实的五气强手!

  他站在牧举身旁,漫步惊心的点了点头。

  似乎并不想掺和进来。

  可牧举却并不罢休,他直勾勾的盯着牧元阳,饱含深意的说:“我年长你两岁,也告诉你个道理。

  这人那,贵在自知,好歹也得清楚自己有几斤几两,知道有些东西是不能拿的,有些人啊,也是不能得罪的!

  胡乱伸手了,怕就是要被烫着了,冻着了,伤了筋骨。

  胡乱得罪了,到时候难免要头破血流,乃至于魂飞魄散啊!”

  大殿内鸦雀无声。

  有的人瞪着牧举,有的人笑着牧元阳。

  也有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各有心思。

  牧元阳也有自己的心思。

  那就是,绝对不能走!

  无论如何,安远城这份基业,他是不能放下的。

  扛着很沉重,可放下,也未必就轻松了。

  可眼下这局势,却不是他不想走就能不走的。

  武尊批阅的折子在前,五气将军在侧。

  这阵仗明显是你不同意,老子就强行把你带走!

  若是在离开安远城之前,他绝对是没有任何办法的。

  除非是舍命相博,冒着被废掉乃至于被杀的危险反抗。

  可现在,他却很从容。

  方面是因为自身的实力。

  另方面是因为他已经有了破局的办法。

  这办法,还是牧尘教他的。

  迎着牧举戏谑的目光,牧元阳笑了:“你能明白这个道理就好!”

  “恩?”

  “有些东西拿了,真的会烫手!”

  说着,牧元阳手中竟然有大日如轮。

  金光璀璨,热气蒸腾。

  这赫然是他修行的紫阳手秘术。

  可经过现在的罡气施展后,却变了模样。

  浩日在手,罡气肆虐。

  只是瞬息间,就把手中的折子绞杀得粉粉碎。

  或者说,连点渣子都没留下。

  “你,,,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毁掉陛下批阅的折子,真真是大逆不道!”

  牧举瞪大了眼睛,很难相信牧元阳的举动。

  连身旁的伍氏恺都眉头皱了起来,直直的瞪着牧元阳。

  牧元阳却是罔若未闻,反而冷笑说:“好大的胆子?我看你的胆子大才对,竟然敢伪造朝廷奏折!”

  牧举闻言怔。

  伍氏恺闻言怔。

  所有人都有些发蒙。

  奏折真假,所有人都清二楚。

  可牧元阳,偏偏要装糊涂。

  这就是牧尘的手段,他使着也很顺手。

  釜底抽薪就是了!

  还多使了份胡搅蛮缠。

  只要我死不承认这奏折的真实性,你能奈我何?

  牧举不是蠢蛋。

  蠢蛋的话,也不会被牧尘派到这里来。

  所以他很快就明白了牧元阳的意图,不觉勃然大怒,嘴角亦是冷笑:“难道你以为这样就能够继续留在安远城了?伍将军,庸王大逆无道,抗旨不尊,还请将军出手将其擒下,带回盛京!”

  面对着牧元阳的胡搅蛮缠,牧举选择的应对方式是,快刀斩乱麻!

  先擒下你带回去,回到盛京之后自然有说法。

  却是无需跟他在这里做些口舌之争。

  其实他本想自己出手的,既能在下面人面前彰显自己的实力,也好牧尘出口恶气。

  可想到牧元阳的剽悍战绩,他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毕竟若是能够立威是好,可要是迟迟拿不下牧元阳,还不是自损面皮。

  索性就直接让伍氏恺出手,雷霆击也就是了。

  伍氏恺闻言也没有推辞,直接上前两步,对牧元阳说:“王爷,还请跟末将回京,不要让末将难做。”

  言外之意,你不听话,就是要用强硬措施了。

  在伍氏恺和牧举看来,牧元阳闻言必是要束手就擒的。

  毕竟伍氏恺可是实打实的大武将军,声名显赫,实力非凡。

  可牧元阳却只是瞥了他眼:“如何难做?”

  “恩?”

  既然他态度强硬,伍氏恺也不多言。

  竟是直接探爪朝牧元阳抓来。

  爪成鹰型,暗合龙意。

  爪出,罡合五气,威能瞬间攀至巅峰。

  在伍氏恺的体内,竟隐隐有龙吟鹰啼之妙音!

  这是伍氏恺精修的秘书,鹰爪大擒拿。

  名为擒拿手,却有种种妙用。

  或擒,或卸,或扯,或拧。

  实为攻守兼备,妙用非常。

  就算是寻常五气,若是被他这爪临身,非得登时就要卸掉全身的筋骨不可!

  面对如此凶横的掌,牧元阳不动如山。

  身后的林硕却猛然出刀!

  刀出,海浪破!

  隐隐有潮汐澎湃,巨浪摧岸之声。

  只是刀,便生生把伍氏恺轰飞了出去。

  第二百零四章,摊牌

  伍氏恺倒飞而出撞到了大殿的龙柱上。

  生生把那根两人合抱粗细的铜柱,撞得凹陷了深深的块。

  噗。

  劲力反震之下,不由得口老血喷出。

  挣扎起身,连身子都有些摇晃。

  鲜血染红了原本利落的青衫,显得有些狼狈。

  仅仅是刀,他已经身受重创,无力再战了!

  其实伍氏恺的实力不弱。

  身为大武将军的他,身实力在五气中,也是罕有敌手的。

  若是牧元阳亲自出手,虽然也能取胜,却非得斗得狼狈不可。

  可他比起林硕来,显然差了不止筹。

  林硕虽然性子憨厚,乃至于有些鲁钝。

  可身实力,却足以位列五气榜前三十左右。

  毕竟有个真丹宗师的老子终日耳提面授,岂能不强?

  再加上伍氏恺没有想到牧元阳手下还有如此强手,也是有些轻敌大意,猝不及防之下,才会被如此重创!

  林硕提着刀,还待继续追击。

  却看到牧元阳挥了挥手。

  林硕收起刀,又毕恭毕敬的站到了牧元阳的身后。

  服帖至极!

  看得众人满是惊疑。

  小安等人,惊疑中杂着些喜悦。

  徐荣等人,惊疑中杂着些担忧。

  而牧举和伍氏恺,则是满心的难以置信:“以这小子的身份和实力,凭什么能够招揽到如此强者?”

  可不管他们信或者不信,事实就摆在眼前,若是他们知道,牧元阳身后还有个更强的三花陈堃的话,非得是要惊掉了下巴不可。

  牧举满脸阴沉,从牙缝当中挤出话来:“好胆,好胆!

  牧元阳,你非但抗旨不尊,还敢纵容属下伤人,重伤我大武将军!

  若是陛下盛怒,就算你身份特殊,也必是要身首异处!”

  牧元阳白了他眼。

  事情都发展到这步了,还想拿武皇压人?

  所以牧元阳干脆连托词都免了,直接冷笑说:“滚回去告诉牧尘,想拿捏本王,你这废物还不够格,让他亲自来趟吧,本王就在安远城等着他!”

  “你,,,”

  牧举还想说几句狠话。

  却忽然看到牧元阳的眸子凌厉了起来。

  心神巨颤,只能把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形势不由人啊!

  若是再继续逞强,万彻底的激怒了牧元阳,怕是要小命难保。

  毕竟牧元阳连武皇的圣旨都敢撕毁,连跟随前来的将军都敢重伤,还有什么他不敢做的?

  反正牧举是绝对不会用自己的小命开玩笑的。

  他用阴毒的目光瞪了牧元阳几眼。

  然后扶着伍氏恺,扭头就离开了。

  “大哥,此人看似心胸狭隘,阴险狡诈之辈,要不要我去,,,”陈堃在而后小声说。

  麻烦这种东西,还是扼杀在萌芽当中是最好的。

  虽然在陈堃看来,以牧元阳的实力足以无视天下大部分的麻烦。

  可也没有必要给自己找麻烦不是?

  牧元阳却只是摆了摆手:“宵小之辈,无需介怀。”

  陈堃便没有再说话。

  也是了,如牧举这般的家伙,连他都不放在眼中。

  何况是牧元阳呢?

  他却是不知道牧元阳的心思:“这下算是彻底和武皇摊牌了,虽然以我现在的实力和势力,应该不会过分引起武皇的注意,他也未必会大张旗鼓的对付我,不过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却是不能不防!”

  他之所以没有亲自出手对付伍氏恺,也是存着隐藏实力的心思。

  他现在虽然已经种下了种子,可根基不深,经不起风吹雨打。

  还得是在暗中扎根,盘根错节才好。

  之所以放牧举安然无恙的离开,还有放他离开之前说的那些话。

  也是有些考量的。

  他希望能够暂时将矛盾局限在,他和牧尘之间的矛盾上!

  而不是说,明旗易帜的站在武皇的对立面上!

  虽然这么做也不会让武皇消除对自己的忌惮,至少也能给牧元阳减轻许多的压力。

  这样才能够给他争取足够的时间来发展自己的势力,增强自己的实力。

  当然,武皇那儿也是不得不防。

  还得早做准备才是。

  牧元阳暗暗琢磨着,又瞧了瞧大殿内坐立难安的众人,冷笑说:“你们主子都滚了,难道你们还等着本王请你们吃饭?”

  他说的当然是牧举带来的人。

  后者闻言兢兢战战,急忙道罪声离开。

  至于去哪里,就不在牧元阳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终究是找到他们的主子,同回到盛京也就是了。

  既如此,大殿内剩下的也大都是自己人了。

  牧元阳眸光环顾圈,谛听感受到的大都是不安。

  牧顺等人自然是没有什么不安的。

  毕竟他们的忠诚是值得信赖的。

  不安的是徐荣等人。

  在牧举来了之后,他们虽然没说是“箪食壶浆以迎王师”,可他们也没有表现出对牧元阳的忠诚,算是墙头草的位置差不多。

  这倒是也不能怪他们,毕竟牧举是带着圣旨来的!

  他们可没有牧元阳言不合,就粉碎圣旨的魄力和勇气!

  而现在见到牧元阳再次掌握了局势。

  而且,,,还更加强势了!

  这些人心里难免有些不安,担忧牧元阳是否会责难他们。

  毕竟现在的安远城,可不是牧元阳才来的时候了。

  上下稳定,大都归心。

  包括现在的五大世家,对牧元阳都颇为的尊崇。

  而牧元阳自身的实力,也足以横扫整个安远城!

  在这样的前提下,牧元阳是有底气给安远城来次大清洗的!

  好在牧元阳还没有那个心思,他的谛听又没感受到什么恶意,他也能理解众人的为难。

  所以他也没有难为他们,只是警告了句:“日后若再三心二意,休怪本王辣手无情!”

  众人自然是唯唯诺诺,也有暗自惭愧者。

  毕竟牧元阳对他们不薄。

  日常修行资源,种种优待也从未苛刻。

  按理来说,这就有了君臣之实。

  可他们,显然没有做到忠臣的事。

  其实这里面也有些其他的因素。

  比如,大武,武皇,和牧元阳三者之间的微妙取舍。

  牧元阳知道这些,也暗暗决心改变,却也知道现在不是时候。

  接下来,便是议论扬州局势了。

  第二百零六章,风在哪儿?

  “自剑豪李白猿声名鹊起,名满九州之后,贪狼剑派亦是随之兴盛!

  有无数强者慕名投奔,大小势力也纷纷归附,其声势在扬州时无两!

  据说前几日巨象门门主受大势所压,不得不亲自上门投靠,算上被贪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