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去血刀门参加其年度的宗门盛典。

  还格外提了句,李墨渊想见见他!

  佳人有意,老丈人相邀。

  在这样的情况下,牧元阳哪里有拒绝的理由。

  于是在安顿好丹江城事宜后,就马不停蹄的赶往了血刀门。

  也没带多少人,就是林硕二人,加上寇默山和牧忠罢了。

  黑哥也即将进入天罡境界了,牧元阳打算为他求枚血菩提稳固境界。

  而且现在九宫娘接手情报系统,却是也无需他用力了。

  牧忠此人,虽然忠心耿耿,资质非凡,性子却鲁钝了些。

  着实是不适合情报系统这般纯玩心眼的东西。

  牧元阳也没有强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强项和弱项。

  如小安那厮,心思多得吓人,却独独不爱武道。

  牧元阳不也是尊重他自己的选择了。

  索性还是把黑哥带在身边,耳提面授。

  以黑哥的资质,日后也必然是牧元阳身边个不可或缺的战力!

  值得提的是,情报系统虽然已经交给了丹江娘。

  可小安也并没有退出,算是二人共同掌管吧。

  丹江娘负责打探情报,小安负责对外运作。

  两者并不冲突,反而是让整个情报系统更圆满了。

  而且还能够形成良性的竞争,好处颇多。

  在牧元阳说出这个命令之后,小安这家伙对牧元阳的决定是老大不愿意了。

  这小子虽然对牧元阳也是忠心耿耿,可对权力的欲望着实太强烈了!

  有野心是好事!

  牧元阳也不会刻意的打消他的积极性。

  反而是额外承诺,他和丹江娘之间,修为高着为大!

  这也算是对这小子的种鞭策吧。

  相信在欲望的驱使下,这小子能够体会到牧元阳的苦心。

  还有就是寇默山了。

  经过长时间的“调教”。

  这家伙已经坦然接受了自己现在的身份。

  这个闷葫芦虽然有些倔强。

  但心有内惠,大智若愚。

  他倒是体会得到牧元阳的诚意。

  所谓“君视臣为肱骨,臣视君为心腹”。

  寇默山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他选择对牧元阳忠诚。

  对此,牧元阳自是欢喜。

  甚至于亲自指点他练刀。

  这指点不要紧,着实把牧元阳给惊到了。

  这家伙对于刀道的领悟能力,着实是非同小可!

  从舍弃棍棒开始修炼刀法,到现在也不过是半年多的时间,可现在其刀法已经算得上是登堂入室,小有所成了。

  偶尔甚至说出些见解,让牧元阳觉得都有所裨益。

  这让牧元阳心里确定了他的身份,直呼捡到宝了。

  这可是,,,刀豪,,,寇默山啊!

  这家伙简直就是为了刀而生的!

  如剑圣之于剑道般!

  其实寇默山自己都没想到自己这么特么的天才!

  他自幼也没有接触过刀法。

  可从他的棍子被掰弯的那刻开始,他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他徜徉在刀法玄妙的海洋中,并且激流勇进,往无前!

  假以时日,他必然可以重现前世刀豪之凶威!

  到时候,他就是牧元阳手下最强的助臂了。

  这次之所以把他带在身边,也是和带牧忠的理由样,为了能够经常指点教导。

  这倒是让林硕颇为羡慕。

  在他看来,能够被牧元阳如此强者亲自指点刀法,简直是泼天的机缘啊!

  好在牧元阳指点寇默山的时候,也从未避着他,林硕倒也是大有收获,心中感恩。

  在刀法上,牧元阳可为林硕师。

  伙人轻装减行,速度不慢,血刀门也不算太远。

  血刀门的地盘,本来就挨着烟柳郡的。

  也只是天不到的时间,众人就抵达了血刀门。

  血刀门的山门,并非是在城池当中。

  而是和天龙寺样,修建在座雄峰上。

  雄峰于群山中,拔地而起,高千丈还多!

  巍峨壮丽,奇峰异石多瑰丽。

  主峰却被生生削平了块。

  血刀门就在那儿。

  扬州本是极为繁华富饶的。

  许多势力为了方便,都会将山门放在城池中。

  可血刀门却偏偏避开了这些繁华。

  于群山之巅,藏大家之门。

  倒是有些闹中取静的意思。

  当然,就算是修建在群山山巅之上。

  血刀门也是极为气派的。

  庄严巍峨,云象狴犴。

  大刀阔斧,匠心独运。

  这气派,这奢华,是不逊色天龙寺的。

  却少了几分安宁祥和,多了几分金戈铁马。

  这也是应有之意。

  毕竟天龙寺是寺庙,血刀门不是。

  牧元阳等人登上天刀主峰,递上拜帖。

  然后便在山门外等候了。

  贸然闯入山门,那可是大不敬!

  也没等了多久,便有人来接他们了。

  不是李画。

  第二百十四章,门当户对

  接牧元阳的人是个俊朗少年。

  天罡境界,穿着华服。

  牧元阳不认识他。

  他上来自报家门:“在下赵云升,见过兄台。”

  “赵云升?”

  牧元阳总觉得这名字有些耳熟,却没往心里去。

  只是抱拳恭维了句:“久仰,久仰。”

  赵云升微微笑,摆了摆手也没多说:“正值宗门盛典,恩师的不少老朋友都来了,师妹正在大殿当中作陪,倒是无暇分身,所以让我来接牧兄弟过去,面见恩师!”

  牧元阳自无不妥的道理。

  便跟着赵云升朝着山门内走去。

  至于陈堃等人,自然是有人接待他们的。

  “这是洗刀殿,为我宗门弟子淬刀之所,有不少名扬天下的宝刀,就是在这里诞生的。

  这里是论武殿,我宗弟子平日切磋之场所,牧兄弟实力不弱,稍后咱们倒是可以在此间切磋番。

  这边是丹殿,这边是马房,这边是,,,”

  路上,赵云升极是热情的给牧元阳介绍着血刀门的建筑。

  言辞儒雅随和,全无大宗门弟子之桀骜,又不乏亲近之意。

  倒是让牧元阳不由得心生好感,二人也熟络了许多。

  不多时,就来到了处格外恢弘的建筑旁。

  殿角飞檐,富丽堂皇。

  多了几分威严,却少了几分戾气。

  这就是血刀门接待贵宾所用的宗门正殿了。

  当然,寻常人是没资格到这里被接待的。

  非得是那些和李墨渊实力和身份差不多人的人才行。

  牧元阳本也没资格,今儿却是恰好李墨渊就在这儿待客。

  也算是借东风体验把“贵客”的待遇了。

  到了正殿旁,赵云升停住脚步:“牧兄稍后,我这就去通秉声。”

  牧元阳就在台阶下等候着。

  不过三两息的时间,就听到里面传来声音。

  “让那小子进来吧!”

  那声音沉稳有力,不怒而威。

  不用问,那是李墨渊的声音。

  看到赵云升出来相请。

  牧元阳整理衣冠,踱步进了大殿。

  大殿内人不少。

  李画是在的。

  站在个中年男子旁边。

  正在朝牧元阳挤眉弄眼。

  男子国字脸,不怒自威。

  眉眼如刀,大耳厚唇。

  棱角似乎是刀砍斧削出来的样。

  穿着身紧趁利落的黑袍。

  大马金刀的坐在正位上。

  那自然就是名震天下的血刀大圣,李墨渊了。

  两旁客座上也有不少人。

  从穿着上来看,有些是血刀门的宗师。

  显然是被李墨渊招来作陪的。

  秦俞就端坐在旁看着牧元阳。

  而剩下的客人,也大都是气度不凡之辈。

  其中有个人牧元阳还认识,,,庄道古!

  庄道古站在位落座的宗师身后。

  看他的座位仅次于李墨渊,应是地位非凡。

  又长相和庄道古有几分相似,想来就是那名震天下的苍龙刀圣,庄聚义了!

  牧元阳不由得多看了两眼。

  庄道古父子自然也在看牧元阳。

  不过牧元阳现在变化太大。

  而且那日他还刻意隐藏了身份。

  所以庄道古并没认出他来。

  迎着四周或是疑惑,或是审视,乃至于敌视的目光。

  牧元阳泰然自若,站在门口,拂袖对李墨渊遥遥拜:“末学晚辈,见过血刀大圣,见过诸位前辈高人。”

  他礼数周全,模样神俊。

  身罡气浑厚跌宕,可称俊才。

  气度又远非寻常武者可以媲美。

  哪怕是在场都是见过世面的大宗师。

  看到牧元阳也不由得在心中暗赞声:“好个青年才俊!”

  连见过牧元阳面的秦俞都不由得眼前亮:“这小子的实力又提升了!”

  牧元阳的气息强弱,自然瞒不过大宗师秦俞了。

  李画更是再见情郎,心中欢喜。

  若非在场人多,非得钻到牧元阳怀中撒娇番不可。

  看到李墨渊迟迟没有答话,不由得不悦的扯了扯李墨渊的袖子:“爹,元阳哥哥给你问好呢!”

  “女大不由爹啊,想当年,那夜我就不该醉酒,,,哎!”李墨渊心中叹息着,看牧元阳越发的不顺眼了,“进来吧。”

  声音依旧威严,却少了几分疏离。

  牧元阳心中当然知道李墨渊的心思。

  却没往心里去,道谢进了正殿。

  当然,以他的身份,在诸多宗师环伺之下,是没资格落座的。

  没看庄道古都站着呢么。

  牧元阳心思动,竟然是站在了秦俞的身后!

  没办法,谁让在场这么多人,只有秦俞和他是旧识呢。

  秦俞回头白了他眼,也没有多说。

  在场人也看出了李墨渊的古怪,所以也谁都没有多问。

  却有不少人好奇着牧元阳的身份。

  当然,这里面不包括血刀门的武者。

  血刀门早就调查过牧元阳了!

  怕是现在安远城中,还有血刀门的探子呢。

  对于牧元阳的情况,他们当然是清二楚。

  却没人傻乎乎的主动给他介绍身份。

  相反,却有人心怀敌意!

  只是也没有在这样的场合下暴露出来罢了。

  没人搭理他,牧元阳也不觉得尴尬。

  反倒是李画有些心急。

  暗暗琢磨着如何能够让李墨渊和牧元阳和睦相处。

  准确的说,是让李墨渊能够接受牧元阳。

  这丫头到底还是单纯了些。

  却不知道牧元阳的想法:“李墨渊能够让我进门,让我进殿,想来也就是接受了我的身份,只不过尚且心中有气,对我也有所怀疑罢了,有画儿在旁周旋,应该是无虞的!”

  李墨渊对他有气么?

  有,很大!

  李墨渊膝下多子,却仅此女。

  自幼就是掌上明珠。

  捧在手里怕摔着,含在嘴里怕化了。

  现在好生生的,就被你个贼小子给偷了心儿?

  人家能没点脾气吗?

  况且血刀门的武者虽然也调查过牧元阳。

  秦俞更是和牧元阳有所交集。

  回来之后,还自发的提牧元阳美言了几句。

  可让李墨渊接受牧元阳,还是需要努力努力的。

  当然,现在的牧元阳,是绝对配得上李画的。

  毕竟他自己也有小成的势力,自身的实力也不弱。

  天罡境界,就算是夭夭和禅心,也不能说稳胜他!

  以他这个年纪来说,算是天下难得的才俊了。

  更别说现在,,,他还有个天龙寺佛子的身份!

  和尚这身份说出去虽然不老露脸的。

  可天龙寺的和尚不样啊!

  同为顶级大势力,怎么说,这也算是门当户对!

  第二百十五章,深仇大恨

  在正殿中站了半个时辰左右。

  李墨渊才扭头对李画说:“你们这些年轻人,就不要跟我们这些老骨头耗着了,且带着几位世兄,去山中浏览番景致,或是叫几个师兄弟陪他们论武切磋,也胜过陪我们在这儿消磨时光。”

  客套交流了大半天,这些大能们,打算商量点正事了。

  而这些事儿,当然不能让他们这些小辈听到。

  倒不是对他们不放心,在场的小辈除了牧元阳之外,皆是他们各自的亲支近派。

  或者如庄道古这般,干脆就是特么亲儿子。

  只是觉得他们年幼,有些事情还不是他们现在应该接触到的。

  李画倒是没想这些弯弯绕绕。

  她早就想着能够和牧元阳独处亲密。

  现在机会来了,那自然是喜不自胜。

  所以李画闻言二话不说。

  蹦跳着就到了牧元阳身边。

  然后直接攥住了牧元阳的大手,拽着就往殿外走。

  压根就没理庄道古等人!

  这情况,傻子都看明白怎么回事儿了!

  事不关己的人心中暗暗偷笑:“难怪李墨渊看那小子不顺眼,原来是因为自己的宝贝女儿,被人家给拐跑了!”

  也有人在心中暗暗叹息。

  如庄聚义:“哎,本来想着这次为道古说门亲事,没想到这小丫头竟然早就心有所属,罢休,罢休。”

  也有人暗暗记恨。

  包括外人,也有血刀门人。

  当然,记恨的程度也有高有低。

  有的人就是不忿牧元阳能走这般狗屎运。

  竟然能够得到血刀门公主的青睐。

  这部分占得比例很大。

  剩下的小部分,则是恨之入骨的恨。

  这些人,大都是有儿子的,而且是和李画年纪相当的儿子!

  这其中的佼佼者,就是血刀门的四爷。

  真丹宗师,双龙棍,莫胜。

  莫胜有独子,换莫平楼。

  也有些名气,唤大龙枪。

  位列天罡榜九十七,勉强算是才俊。

  年纪比李画大岁,自幼对李画情根深种。

  莫胜也早就把李画当成了自己的儿媳妇。

  也希望着能够凭借李画的身份,让莫平楼能够更进步。

  毕竟李墨渊对李画的宠爱,是有目共睹的。

  若是能够娶到李画,就算是不可能继承血刀门。

  也至少能够得到李墨渊莫大的帮助!

  却没想到,居然半路杀出来个程咬金!

  实际上在最初得到牧元阳消息的时候。

  莫胜并未往心里去。

  毕竟从消息来看,牧元阳很普通。

  在服用鸿蒙道丹之前,模样普通。

  背景也不过是个落魄王爷,城之主罢了。

  怎么看,也没有和莫平楼竞争的能力。

  所以莫胜也始终没往心里去。

  哪知道今日看,着实是不得了。

  模样俊俏,修为深厚。

  观其气度,观其威视,远超同辈人良多!

  就算是和早就名满天下的光明剑庄道古站在起,都是不落下风。

  前些日子秦俞还带来消息,说他成为了天龙寺的佛子!

  这特么活脱脱就是天下顶级才俊的模板啊!

  这样来,这地位完全就特么调过来了啊!

  只不过是寻常才俊的莫平楼,凭什么和牧元阳争?

  再看看李画对牧元阳的殷勤态度,莫胜更是心急如焚。

  照这样来看,莫平楼是点胜算都没有啊!

  “要不然,干脆杀掉那小子算了!”

  莫胜心中暗暗起了歹意,却不得不压下去。

  毕竟现在的牧元阳,是天龙寺的佛子啊!

  若是杀掉了牧元阳,天龙寺那些和尚发起疯来,可不是般人能够应对的。

  要知道,天龙寺可是天下为数不多的,门双圣的顶级势力啊!

  若是杀掉牧元阳,那就是和天龙寺结下了血海深仇。

  到时候李墨渊都未必会冒着和天龙寺血拼的风险来保他!

  “怎么不早点杀了他呢!”莫胜心中懊悔不跌。

  到最后也只能希望莫平楼能够挣点气,夺回李画的芳心了。

  “若是实在不行,,,也只能走那步了!”

  莫胜瞧了瞧上首的李墨渊,眸中闪过几多厉色。

  李墨渊却不知道他的心思。

  眼看的李画这般举动。

  嘴角抽了又抽,苦笑对众人说:“让诸位见笑了,这丫头自幼被我惯坏了,确实是少了些规矩!”

  “李门主说笑了!”众人抱拳。

  也有和李墨渊关系不错的宗师出声调笑:“二哥,我倒是觉得画儿的眼光不错,那小子看起来也是人中之龙,非寻常才俊能够媲美,画儿又情根深种,二哥还是不要棒打鸳鸯的好!”

  血刀门的宗师皆是叫李墨渊大哥。

  而这个二哥,就牵扯到桩秘闻了。

  是当初李墨渊初入江湖的时候发生的些事儿。

  现在能够开口叫李墨渊二哥的人,皆是他最亲近的兄弟。

  “我也得打得散啊!”

  看李画那架势,若是自己不同意。

  嘿,怕是当初她娘的光辉事迹就要重现了。

  想到当初自己老丈人气急败坏的模样,李墨渊在心中叹息:“难道,这特么都是因果循环,报应不爽么?”

  现在,却是轮到他了。

  说实话,李墨渊对牧元阳还是很满意的。

  无论是容貌,气度,心智,实力,背景。

  牧元阳都是万里挑的难得!

  就算是以李墨渊今时今日的地位,也不得不承认李画的眼光不错!

  他对于牧元阳是十分了解的。

  甚至于比李画了解的还多得多。

  在知道李画和牧元阳之间关系的时候。

  他就曾派人好好的调查过牧元阳的身份,事迹。

  并且为之赞叹欣赏!

  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才没有阻拦李画和牧元阳继续交往。

  当然,满意归满意,想要让他给牧元阳好脸。

  嘿,是万万不能的!

  至少,在短时间内是不能的!

  “当初我那老泰山刁难了我整整三年的时间,现在终于轮到老子刁难别人了!”念及此处,李墨渊眼中闪过了几多快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