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为明天的盛世,为自己的武道,博来个好前程!

  就连宗师强者们,也是各有准备。

  明儿若是收了徒弟,总不能两手空空吧?

  由上到下,血刀门忙活得热闹喧嚣。

  就如同闹市般。

  不过这些都和牧元阳无关。

  他好歹也是客人。

  无需比斗,也不用干活。

  此行只不过是为了观礼而来。

  就老老实实的待在房间中琢磨功法。

  凝练罡气,琢磨刀法,钻研秘术。

  再陪着李画嬉闹亲密也就是了。

  忙忙活活,天也就过去了。

  第二天早,盛典便正式开始了。

  才睁开眼睛,洗漱完毕。

  李画就跑过来拽着牧元阳出了门。

  “今儿热闹非凡,咱们可得占了好地方才行!”李画说。

  其实牧元阳和李画,都是有各自席位的。

  盛典举办多年,自然有了十分完善的规矩和系统。

  包括坐席上的划分。

  宾主,弟子。

  宾主对立在东西,弟子居中。

  围绕着论武台来划分。

  牧元阳是要坐在客席的。

  而李画不出意外的话,是要坐在主位上的。

  可李画却想和牧元阳坐在起。

  又担心李墨渊到时候不同意。

  索性就先斩后奏,先和牧元阳占个位置再说!

  盛典是在山门口举行的。

  宗门当中最宽敞的地方,除了练武场,那就是山门口了。

  为了彰显宗门威严,山门口自然是更好的选择。

  此时山门口的台子座位都已经搭好装点好了。

  寒冬的早晨很冷,可座位上面已经密密麻麻的坐满了人。

  现在来的大都是血刀门的弟子。

  其他人是不会来这么早的。

  非得等到盛典正式开始才行。

  李画无视诸多血刀门弟子的复杂眼光。

  直接拽着牧元阳去了东方主位。

  然后找了个偏僻角落,老老实实的坐了下来。

  不多时,就有零零星星的血刀门高层来了。

  看到牧元阳二人的身影,他们假装没看到。

  说实话,这么做是有点失了规矩的。

  可这规矩,不是他们定的!

  也不是他们能说的。

  毕竟李画在血刀门的地位,着实是有些超然的。

  李墨渊不说,除了秦俞等寥寥几人,也是不敢说的。

  他们索性就装作没看到。

  李画也没有搭理他们。

  牧元阳始终都是神色如常,泰然自若。

  有了前儿打斗的事儿,血刀门人也都知道自己和李画的关系了。

  既然这样,还遮遮掩掩个什么劲儿。

  索性干脆利落。

  二人就在角落当中交谈。

  直到来了两个懒洋洋的少年。

  “呦,小两口说悄悄话呢?”

  “画儿也真是,居然不先把妹夫介绍给为兄!”

  他二人举止倒是有些轻佻随意,可脸上的表情却很自然。

  并非倨傲无力,刻意来找麻烦。

  而且从他们的称呼当中,也能判断出他们的身份了。

  “这是胖点的我五哥,叫李淳。”

  “那个矮个子是我六哥,李解。”

  李淳和李解闻言嘴角各自抽了抽。

  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

  什么胖子,矮子的。

  好听么?

  尤其是在才认识的妹夫面前。

  李解和李画年纪相仿,平日里也逗惯了嘴,所以闻言只是冷笑声:“哼,鼻涕怪!”

  “你说什么?”李画蹭就从座位上窜了起来,然后居高临下的看着李解,“小矮子!”

  “你,,,爱哭鬼!”

  “小矮子!”

  “嘿,你这小丫头片子!”

  “小矮子!”

  “,,,”

  不管李解说什么,李画就是句小矮子。

  句句暴击,锤得李解无地自容。

  颇有种力破万法的感觉。

  “咱们能不说个头么?”

  “你七岁那年,掉进了茅房!”

  “,,,”

  “你五岁那年,还尿床了!”

  “妹妹,咱们都是自己人,何必互相伤害呢?”

  看着闹成团的兄妹二人。

  稍大些的李淳呵呵笑。

  挠了挠头,显得有些憨厚:“妹夫少见,这两个家伙从小就斗到大,也不是天两天了,习惯就好了。”

  比起李画和李解来说。

  仅仅年长岁的他倒是显得有些成熟。

  可能也是因为李淳,没有李解和李画关系好的缘故。

  虽然都是兄妹,当然也有远近之分。

  李画和李解年纪相同,就差了几个月。

  别看他们斗得火热,可他们的感情应该是最好的。

  斗了半刻,以李画的全方位获胜而告终。

  李解垂头丧气的对牧元阳说:“妹夫,以后你可得好好管管这丫头!”

  “小,矮,子!”

  “,,,”

  牧元阳微微笑,抱拳拱手:“在下牧元阳,见过二位!”

  李淳回礼:“在下李淳,行五,你随画儿叫我五哥就行!”

  “五哥!”

  “都是自家人,客套个什么劲儿?”

  李解撇了撇嘴,还想说什么,却被李画的目光给吓了回去。

  只能够讪讪坐下,说:“以后咱们相处的日子还长着呢,客气来客气去的,累不累。”

  “六弟说的也有到底!”李淳笑了笑,也坐下了。

  几人便聊了起来。

  虽然李墨渊有些不待见牧元阳。

  可这兄弟俩对牧元阳却颇为和善。

  口个妹夫长,妹夫短的叫着。

  倒是让牧元阳颇为意外。

  虽然只是第次相见,却对这个憨厚,个率真的兄弟俩颇有好感。

  也不过是片刻时间,几人就熟络多了。

  也就在几人交谈的过程中。

  位位血刀门的强者都来了。

  也都没搭理几人,除了秦俞来的时候白了牧元阳眼。

  直到最后的正主李墨渊都来了。

  牧元阳也没有看到李画剩下的几个兄弟。

  这倒是让牧元阳颇为好奇。

  如这般的盛世,连李墨渊都来了。

  那几个兄弟没有理由不来。

  “应该是都不在血刀门吧?”

  李墨渊来了之后,也只是瞥了牧元阳眼。

  什么也没说,就让牧元阳坐那儿了。

  可那两个兄弟却下子就拘谨了。

  很显然,他们对李墨渊是十分畏惧的。

  而随着李墨渊的到来,年度的血刀门盛典也就正式开启了。

  “那些人,,,什么时候来?”

  天庭,到底是什么东西!

  第二百二十章,装神弄鬼!

  在李墨渊轻描淡写的挥手示意下。

  万众瞩目的盛典正式开始了。

  位位身姿矫健如龙,气血充盈如象的弟子纷纷跃上论武台。

  他们眸光锐利若鹰隼,他们精神蓬勃如朝阳!

  在那高高的论武台上。

  他们挥洒汗水,泼洒热血,丝毫不吝啬自己的力气,施展出自己毕生的所学,在天下人面前彰显自己的勇武!

  台下的弟子也是聚精会神。

  呐喊着加油助威,释放着自己的热情!

  毫不保留!

  台上的呐喊,台下的喧嚣。

  上面肃杀,下面热闹。

  放眼望去。

  朝阳的晨曦下。

  都穿着血刀门红袍的弟子们,宛若腔热血!

  流淌着,着。

  挥洒自己的青春,恣意自己的胸怀!

  要让天下人看得到他们血刀门的三宝,精气神!

  这着实是场盛事。

  “好派朝气蓬勃之象!”牧元阳心中赞叹。

  血刀门存在久远,和其他顶级大势力样,都有十分渊源的历史。

  可它却没有其他宗门的老气迟暮之感,反而如朝阳初升,朝气蓬勃!

  不得不说,血刀门的先祖着实是深谋远虑。

  这可不仅仅只是场热闹而已。

  对外而言。

  这样的盛典,可以彰显血刀门的威严!

  让天下人看到血刀门的实力,看到血刀门欣欣向荣的精神!

  相信不管是谁,哪怕是真丹宗师。

  第次看到这幕的时候,也必然会被这腔热血给震撼到。

  比之战场厮杀的惨烈,这样的盛事反倒更加深入人心。

  对内而言。

  形成种良好的竞争。

  而且立竿见影的回报,更能激发弟子的积极性。

  盛典年度。

  也就是说,弟子们年就可以获得次表现自己的机会!

  只要勤奋修行,能够在盛典当中出彩,到时候便是扬名立万,名利双收!

  比斗的奖励太丰厚了!

  除了必备的丹药,功法。

  甚至于还有神兵利刃!

  乃至于被真丹宗师收入门墙的机会!

  这样的奖励对于那些没有背景,却有志武道的底层武者来说,拥有致命的诱惑!

  在这样巨大的诱惑下,弟子们能不摩拳擦掌,奋勇前进么?

  而宗门虽然是以强者为脊梁支撑起来的。

  可构成宗门的主要组成部分,却恰恰就是这些底层武者。

  当这些底层武者全部奋发向上的时候,这个宗门自然也就有了足够的生机和活力。

  而当宗门内拥有了良好的修行氛围,形成了很好的竞争环境的时候。

  宗门内的弟子为了融入到这个氛围,这个环境当中,也会变得越发奋勇。

  这是个很好的良性循环!

  宗门由是而兴盛,长盛不衰!

  “这倒是和我制定的淘汰制度有异曲同工之妙,只不过格局和气魄上要高许多!”牧元阳想着,也有些收获。

  四周看台上,所有人都聚精会神的看着这场盛会,融入到这样的氛围当中。

  他们却不知道到底会发生什么。

  知情人很少。

  只有牧元阳,李墨渊,和庄聚义寥寥几人。

  连庄道古都不知道。

  李墨渊怕走漏了风声,闹得人心惶惶。

  也怕那所谓的天庭,,,不敢来了!

  不管他是什么势力,天下顶级大势力之的血刀门,无惧挑战!

  要知道,在场可不仅仅只有血刀门的武者。

  连同受邀而来观礼的江湖大佬,这势力凑合凑合,相当于两个半顶级大势力了!

  如果这样的规模,这样的实力还不能和那所谓的天庭较高下,那这江湖也就差不多了。

  盛典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不出意外的话,这场盛会会持续三天时间。

  第天很安静的就过去了。

  第二天也是。

  直到第三天下午,所有比斗正式结束。

  仍然是没有任何意外发生。

  连牧元阳都怀疑,那天庭到底会不会出现了。

  还是他是不是听错了消息。

  可就在颁奖典礼开始的时候。

  异变突生!

  在血刀门的山门上空,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片黑云。

  黑云压城城欲摧。

  连太阳的光芒都被掩盖了。

  是黑云,却像是黑洞般。

  深邃,神秘,像是可以吞噬切!

  天地间的气被那团黑云疯狂吸纳。

  继而壮大,继而浓烈,继而,,,铺天盖地!

  “北方玄武大帝法架亲临,尔等凡俗,还不跪迎!”

  有声音响彻在众人的耳际。

  若警世洪钟,让人心神跌宕。

  “好精妙的音功秘术!”修行过天龙寺天龙禅唱秘术的牧元阳,自然分得清其中玄妙。

  山门前为之肃。

  所有人都惊讶于这突然出现的变故当中。

  连那些不知情的真丹宗师都样。

  那些下层武者只是被这突然出现的异变给惊到了。

  而他们,却可以实打实的感受得到,那黑云当中所蕴含的匪夷所思的力量!

  还在众人惊疑之际。

  李墨渊却冷哼了声:“装神弄鬼!”

  只是声冷哼。

  随手就破了先前的音功秘术。

  而后双臂抬。

  大丹运转。

  血气如潮跌宕!

  瞬间,距离李墨渊较近的牧元阳,只觉得脸上扑来阵热浪!

  此为气血之力!

  澎湃如江河,浓烈如大日!

  李墨渊的手中凭空出现了把刀。

  并非神通,并非神兵。

  纯纯的血气凝结而成!

  自李墨渊的手中延伸而出。

  大巧不工,通透血色。

  上面没有任何的花纹,只有纯粹到极致的血气,和杀戮气息!

  “嘶,近乎实质的血气,,,”牧元阳不由得倒吸口冷气。

  李墨渊体内的气血,得精粹浩瀚到什么地步?

  当然,这可能也并非纯自身的气血之力。

  很可能是由大丹转换,三宝聚合而生的。

  李墨渊双臂下落。

  有血光十数丈!

  直插云霄。

  若道惊鸿掠过天际。

  所有人都看到那惊艳的幕。

  柄血色长刀。

  刀通天,破晓乌云!

  只是刀,就生生将笼罩在山门上的乌云给劈成了两半。

  乌云当中传出声闷哼,乌云却很快就又聚合到了起。

  “下界孽障无力,当有天罚!”

  轰隆隆。

  平地起惊雷。

  天空中有淅沥沥小雨落。

  在这寒冬季节,下雨本来就是稀罕事。

  更别说那雨,,,是血色!

  血雨骤降,泼洒世间!

  将所有人连同山门都笼罩在其中。

  牧元阳觉得诡异。

  急忙忙撑开罡气护住了自己和李画兄妹三人。

  刺啦啦。

  血雨拍打在罡气护罩上,竟然如硫酸般。

  牧元阳的罡气被快速的腐蚀掉。

  “好诡异的秘术!”牧元阳急忙加快罡气输出。

  以他的罡气浑厚程度,目前倒是没有危险。

  其他天罡也是有样学样,纷纷撑开罡气自保。

  可那些底层的小武者,却都“沐浴”在了血雨当中。

  每滴雨落到身上,,,就是个血肉窟窿!

  这血雨,宛若天灾!

  若是放任不管的话,这盛典就要变成灭门的惨案了。

  “好胆!”李墨渊盛怒。

  二话不说,提刀便起。

  身若游龙翔于天际。

  直插乌云当中!

  乌云当中传出了杀伐之声。

  三清丹气肆意跌宕。

  虽然看不到里面的情况,可所有人都知道其中必然有场鏖战!

  血雨更大了,如瓢泼倾盆。

  若是放任下去,血刀门怕是要被灭门小半了。

  看到那些在血雨下凄惨哀嚎,手足无措的弟子。

  牧元阳摇了摇头,心中叹息:“虽是朝阳,难免稚嫩!”

  这些弟子的武道精神倒是足够了,可意志和心性尚需磨炼。

  这种时候,还能犯傻?

  别的不说,跑不会么?

  就傻乎乎的被血雨拍打?

  “尔等先退去!”

  庄聚义叹息声。

  大袖挥。

  袖中青龙舞。

  三清丹气演化条苍龙!

  苍龙是龙,也是刀。

  惊鸿般掠过。

  竟然是生生将所有的血雨都给斩断了!

  就像是分割了空间般!

  给那些弟子创造了撤退的空间。

  众弟子闻言哪里还敢怠慢。

  纷纷朝山门内奔去。

  恰此时,人群当中却有杀伐声音响起。

  竟然是所谓天庭渗透进血刀门当中暗子。

  趁着局势混乱,开始大肆杀戮!

  血刀门的弟子猝不及防,损失惨重。

  好歹那些天罡境界的精英弟子及时出手,稳住了颓势。

  而与此同时,又有几道极强的气息爆发出来。

  秦俞等血刀门长老二话不说,纷纷暴起,逐应了上去。

  在场那些宗师,除了庄聚义作为压阵之外,其他的宗师都各有对手。

  也有些来管理的宗师坐上观壁,暂时没有出手的打算。

  时间,哀嚎声,喊呐声不绝于耳。

  罡气,五气,三清气,丹气,时齐发。

  在血刀门上空演绎出种种玄妙莫测的变化。

  道道强悍至极的攻击在天地间肆意穿梭。

  也不知道有多少亡魂身陨在此间。

  连血刀门那似乎通天彻地的青石大门,都被破坏了角。

  见此情况,牧元阳不敢久留。

  大圣级别的战斗,可不是他们能掺和的。

  说不定道战斗余波,就足够要了他们的小命。

  而且以牧元阳的实力,也压根对战斗造不成任何的影响。

  还不如直接离开,保全自身才是最好的选择。

  可有人却不想让他们走。

  看到牧元阳身形动作。

  身边竟然有几道人影扑了过来。

  都是天罡,甚至于还有两三位五气!

  看他们的装束,竟然有大半都是血刀门弟子!

  “竟然被渗透到这种地步了么?”牧元阳惊讶。

  要知道,到了天罡境界,就算是在血刀门这般的顶级势力当中,也算得上是中层武者,有资格进行宗门的些日常管理的。

  更别说是五气级别的武者了。

  虽然各大顶级宗门当中,都有很多的宗师。

  可实际上真正管事的,都是三花和五气。

  毕竟宗师得时刻打磨修行,没心思去处理那些琐事。

  而三花武者毕竟只是少数,五气强者才是各个宗门的中流砥柱。

  可现在,居然有这么多的天罡和五气反叛,或者说是渗透进了血刀门。

  说实话,这比出现个宗师叛徒,还让牧元阳惊讶得多。

  这说明血刀门的根,,,已经被腐蚀了!

  见此状,牧元阳二话不说,拔刀就杀!

  他周身有氤氲黑气萦绕。

  手中佛骨闪烁猩红。

  衬托他宛若神魔!

  身后更是有混沌刀意结成。

  霸道四方!

  牧元阳手结内缚印,手持刀。

  在内缚印的加持下。

  速度瞬间提升到了极致。

  若穿梭时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