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离了战场。

  四人专挑偏僻小路,头扎进了内院当中。

  现在整个血刀门都是危险之地,没有安全的。

  可相比较而言,结构复杂的内院,是最佳的选择。

  几人到了处偏僻的角落。

  牧元阳二话不说,自空宝当中取出诸多珍贵丹药服下。

  然后伸手点指自己身上的几处大岤,妄图稳定气血。

  他盘膝在地,调理气息。

  别看他先前凶猛非常,可实际上已经是强弩之末。

  接连几番鏖战,已经让他陷入了崩溃的边缘。

  如果不是经过了天龙池和不死经的强化,他现在怕是已经死了。

  “可现在这样,和死也没有什么差别了!”牧元阳苦笑着。

  他自然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惨到什么地步了。

  肉身破烂,血气枯萎。

  若非他神魂强大,怕是早就被逆转的气血给冲破了五脏六腑,甚至于连三丹田都难以幸免。

  寻常武者,逆转气血之后,必然是要身受重创。

  轻则被冲破了筋脉,重则身死道消。

  更别说牧元阳在逆转气血之前,本来就是重伤的状态!

  当时他受到了那三花的几次攻击。

  非但被破了膻中,修为近废。

  更是被震碎了五脏六腑,内脏受到了严重的损伤。

  逆转气血之后,五脏的伤势更为严重,尤其是心脏,几乎碎了小半。

  筋脉更是被逆转而后的庞大气血给撑爆了,骨骼甚至都被碾碎!

  也就是说,现在的牧元阳。

  除了格外强大的神魂尚且完好之外。

  无论是筋脉骨骼,五脏六腑,乃至于罡气,全部都受到了重创!

  若是寻常武者受到这样的伤势,怕是已经必死无疑了。

  就算是牧元阳,此时也在生死的边缘徘徊着。

  他尽可能的以强大的神魂来调理气血。

  吸收丹药当中的药力,疗养自身。

  可牧元阳也知道,想要仅凭药力就能恢复伤势,那无异于是痴人说梦。

  只是用药力稳固伤势,不让伤势继续恶化罢了。

  真正的胜负手,还是在紫气和不死经上!

  “万幸我已经将不死经修炼到了第二重!”

  不死经第重,炼血入肉,血肉合。

  所以血肉上的伤势可以快速进行修复。

  而第二重则是气血倒灌,贯穿周身!

  进入第二重后,非但五脏六腑。

  甚至于周身岤窍都可以获得强悍的修复能力。

  所以牧元阳才会选择和那三花以伤换伤,以命换命。

  任由他点破自己的膻中大岤!

  那是因为他心里有底气。

  “不过从眼前的伤势来看,怕是时半刻难以重塑膻中了!”牧元阳心中叹息着。

  膻中无法尽快修复,就意味着他体内无法储存内气。

  非但让他在短时间内无法恢复自己的巅峰战力。

  还耽搁了他的修行!

  不过好歹小命是保住了。

  也算是可以接受。

  牧元阳边闭目养神,疗养伤势。

  边却在暗自埋怨着李墨渊:“明明就已经提前得知了消息,却仍是没有做出完全的准备,是因为太过于轻敌,还是因为另有所图?”

  牧元阳不知道。

  他只知道,这次自己是被李墨渊给坑了!

  如果李墨渊的准备足够完善的话,他也不会落到这般田地。

  至少也应该是不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危问题。

  更不用舍命去保护李画三人。

  当然,可能李墨渊也是心里委屈。

  他的准备其实已经足够完善了!

  他自己,加上庄聚义。

  还有连夜请来的青罗女性圣者。

  三位大圣级别的存在,已经足以动摇州的局势了!

  他之所以没有做出更多的布置和准备。

  是因为对他们三人有绝对的自信!

  只要他们三个能够快速解决战斗,剩下的细枝末节根本不重要。

  是啊,只要他们三个人当中任何个人腾出手来,就足以瞬间稳定战场局势!

  可谁能想到,天庭方居然也出动了三位圣者!

  “勾陈,长生,此为道教六御之二,玄武为四方神之,,,”

  若是“建制”完善的话,也就是说,天庭方共有十位圣者!

  念及此处,牧元阳不由得遍体生寒。

  十位圣者,这意味着什么?

  这十人联手,就足以黎平州之地!

  天下任何方势力,都绝对逃不出这样的阵容来!

  或者说,九州当中的任何州,都没有这么多的大圣!

  什么魔宗,什么大武,什么道宗,都得往后稍稍!

  匪夷所思的恐怖!

  “到底有多少人知道天庭的存在,天庭存在的意义是什么,为什么要攻打血刀门,,,”牧元阳的脑子乱成了锅粥。

  他很想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

  可李墨渊却未必愿意告诉他。

  “得找机会回趟天龙寺了,,,”

  牧元阳想着,又急忙压下杂念,全力稳固伤势。

  大岤封锁,锁住了精血。

  可毛孔岤窍都被震开震碎了,保不住还有气血流失。

  好在这部分流失的气血被丹药给补上了。

  紫气自紫府天灵贯穿而下。

  若甘霖之于干涸。

  滋润着牧元阳的周身百骸。

  不死经改造过的肉身也显现出了玄妙。

  牧元阳的肉身不自主的蠕动着。

  似乎有规律,又似乎无迹可寻。

  通过这样的蠕动,快速的整理着肉身体内的混乱。

  并且将体内的破碎的内脏或是骨骼等排出体外。

  而在这个过程当中,气血也快速进行填充。

  用来支撑连接起支离破碎的肉身。

  不死经,无愧是上古精妙!

  牧元阳口中喷吐鲜血。

  口口腥气被排出,他觉得呼吸也顺畅了许多。

  气血却越发的萎靡了。

  整个人虚弱到了极点。

  可伤势终究也没有继续崩坏扩散下去,倒是让牧元阳暗暗松了口气。

  只要伤势稳固下来,哪怕修复的速度再慢,都可以接受。

  水滴石穿,终有修复完好的天。

  他这边渐入佳境。

  旁边的三人却是满脸的焦急。

  李画美眸流泪,梨花带雨。

  眸子死死的盯着牧元阳,说不出的感动。

  她当然知道牧元阳之所以会落到这步田地,都是为了保护她!

  否则以牧元阳的实力,独自逃跑绝对没有什么问题。

  何至于落到这般重伤垂死的地步?

  这让她如何不感动?

  “早知道这样,就不该让元阳哥哥来的!”李画在心中懊悔着。

  却也暗暗坚定对牧元阳的心,至死不渝!

  而李淳兄弟二人更是呆呆的站在旁,手足无措。

  他们看着在疗伤的牧元阳,眸光当中满是畏惧。

  虽然现在牧元阳已经虚弱到了极点。

  可在兄弟二人眼中,他还是那个刀斩三花!

  气血逆转,护着他们杀出重围的豪杰!

  或者说是,,,神魔!

  牧元阳当时的那副狠劲,那般凶狠,着实给他们二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而除此之外,更多的就是担忧了。

  他们不知道现在的局势到底如何。

  不知道李墨渊能否击退凶残的敌人。

  他们也不知道自己几人现在的位置是否安全。

  忧心忡忡。

  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做出选择。

  话贫如李解,此时都是满脸凝重。

  屋里静得落针可闻,只有牧元阳粗重的喘息声在回荡。

  恰此时,却突然有推门的声音响起。

  有道人影钻了进来。

  那人影眸光环顾,最后落到了牧元阳身上。

  身上杀机凛然,嘴角冷笑:“大仇得报,就在今日!”

  李画三人惊,才看清来人的模样:“九哥!”

  进来的人,居然是莫平楼!

  前日莫平楼和牧元阳交手,逆转气血偷袭,反被重创!

  可仅仅是不到两天的时间,他身上的伤势居然全部都复原了!

  而且从气息上来看,好像还更加浑厚了些。

  这简直是匪夷所思的事情!

  看到来人是莫平楼,三人松了口气。

  李解贼头鼠脑的观瞧:“九哥,没有外人跟来吧?”

  “没有,就我自己!”莫平楼笑了。

  笑的有些诡异。

  李解三人神色才舒缓些。

  没想到莫平楼居然骤然暴起。

  猛然掌就拍在了距离最近的李淳身上。

  同为天罡境界的李淳,被这掌打得倒飞而出。

  瘫倒在地上,口中鲜血喷涌不止,显然是被伤到了腑脏。

  “九哥,你,,,”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李解乱了手脚。

  他还没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可李画却快速做出了反应。

  体内煞气运转,汇聚柔荑之上。

  掌就朝着莫平楼拍了过来。

  她的实力不强,或者说是很弱。

  贪玩调皮的她,虽然只比牧元阳小了两个月。

  可实力却天差地别,只有地煞初期的水平罢了。

  她知道自己不是位列天罡榜的莫平楼的对手。

  可她还是毫不犹豫的出手了。

  她是个勇敢的丫头!

  看到李画居然朝自己攻来。

  莫平楼眸中厉色闪烁,嘴角冷笑:“好贱人!”

  说完,猛地和李画对了掌。

  罡气瞬间爆发,李画整个人都倒飞了出去。

  却并没有受到太重的伤势,显然莫平楼是留了余地的。

  只是以罡气封锁了李画的周身大岤,让她无法动作罢了。

  “会儿再收拾你这个见异思迁的贱人!”莫平楼深深的看了李画几眼。

  眸中的神色十分的复杂,最后却都化作了滔天的恨意。

  又掌击飞了反应过来的李解:“废物,滚开!”

  径自的走到了牧元阳的身前。

  牧元阳的眸子才睁开,从容的看着他。

  那种从容,那莫平楼很不舒服。

  他觉得这样的目光不应该出现在牧元阳身上。

  至少不应该出现在这样的情况下:“牧元阳,你真的很强,能够以天罡之身斩杀三花,怕是连禅心,夭夭都做不到这点,堪称绝世妖孽,我自愧不如,,,”

  说到这里,他的眸子中又闪过几多快意:“可是,你马上就要死在我的手中了,我会寸寸的碾碎你的骨头,点点放干你的血液,以报答你对我的‘大恩大德’!”

  他舔了舔嘴唇,似渴鲜血!

  渴望牧元阳的鲜血!

  第二百二十四章,恩断

  内院角落房间里。

  李画被封锁了岤窍,瘫软在地上眸中含泪。

  李淳深受重创,半倚着身子,目光复杂的看着莫平楼。

  李解昏迷在旁,生死不知。

  牧元阳动难动,似乎已经任人宰割。

  形式岌岌可危!

  可牧元阳的神色却始终从容,语气亦然:“你以为你吃定我了?”

  莫平楼笑了。

  笑的很开怀也很得意。

  “到现在,你还想装腔作势么?”自以为胜券在握的莫平楼,话有点多,“你先是被三花戳破了膻中,罡气散尽,又逆转了气血,周身百骸破烂如麻袋,气血根本无法凝聚,现在怕是根手指都动不了吧?”

  说到这里,莫平楼眸子又有些怨毒:“逆转气血的滋味,可是不好受呢!”

  “我也有些奇怪,你怎么能这么快就恢复了伤势?”牧元阳故作好奇。

  莫平楼却很“善解人意”,他十分得意的说:“这还得多亏了李墨渊那条老狗,他不惜自损修为,以丹气温养了我的筋脉,帮助我恢复了伤势!

  我父更是亲自求来仙药,非但彻底帮我消除了隐患,还让我的修为更近了步!

  现在的我乃是天庭仙体,只要稍加努力,未尝不能够直追夭夭等人!”

  从莫平楼的话里,牧元阳听出了很多的讯息:“你和你爹投靠了天庭?”

  这事儿本应该是十分隐秘的。

  莫平楼本来都没资格知道。

  可莫胜爱子心切,为了让他安心养伤,所以说出了些秘闻。

  莫平楼却不把这些秘闻当回事。

  他只以为胜券在握了,所以毫不犹豫的说:“不错,李墨渊老狗只以为小恩小惠就可以收买人心!

  却不想我父早就已经投靠了天庭,现为天庭三十六星君之!

  嘿,等宰了李墨渊,这血刀门就是我父子说了算了!”

  莫平楼又看了看远处的李画:“到时候这小贱人,还不是任由小爷施为?”

  牧元阳又得到了很多有用的讯息。

  “天庭三十六星君,莫胜可是实打实的宗师强者,也就是说,天庭除了十位圣者外,至少还有三十六位资深宗师,,,”

  这个消息足够让人震撼了,可比起先前分析出来的十大圣者来,倒是也没有那么太难让人接受。

  又听到莫平楼杀机凛然的说:“只可惜,你却看不到那幕了!”

  “你爹倒是有些心机,只可惜生了个废物!”

  “你说什么?”莫平楼盛怒。

  牧元阳却只是笑了笑:“你真以为你吃定我了?”

  “恩?”

  “你先前说的不错,我现在确实身受重创,五脏六腑,筋脉骨骼全部重伤,想要挪动下都难比登天!”牧元阳叹了声,嘴角冷笑,“可你有点说错了,我现在,还能动根手指头!”

  说着,牧元阳抚在膝上的右手食指,竟然活动了两下。

  像是在嘲讽莫平楼样。

  莫平楼哈哈大笑:“难道你打算用这根手指和我交手不成?”

  “不是。”牧元阳摇了摇头,“我打算用这根手指,,,杀死你!”

  话毕,牧元阳体内稀薄的气血灌入手指当中。

  那根尚且能活动的食指直指莫平楼!

  气血冲破了肌肤的束缚。

  有道猩红从指间闪烁而出。

  自莫平楼的眉心闪而没。

  莫平楼脸上的笑容顿时就凝滞了。

  血箭瞬间粉碎了他的紫府。

  眸中渐渐失去了神色,死尸倒地。

  死的不明不白,死的何其冤枉?

  其实莫平楼完全是能够躲过这击的!

  只要他躲过这击,牧元阳必死无疑。

  他现在全部的气血和心神,也只能发出这次攻击了。

  可莫平楼太自大了!

  愤怒,让他失去了理智。

  仇恨,让他丧失了清明。

  他只想着如何能够让牧元阳在死前体会到绝望。

  想着如何能够摧毁牧元阳的尊严,让他体会到和前天自己样的屈辱。

  让他深陷谷底,让自己的念头飞上高空。

  可他却忘记了自己面对的是只手就能够吊打他的人。

  不错,牧元阳现在已经是旦夕之间,身受重创。

  可只要次攻击,就足够了!

  牧元阳先前之所以放任他撒野,甚至于配合他装逼。

  就是为了周旋出足够的时间,让自己拥有击之力!

  虽然只是击,却也足够杀人了。

  足够杀莫平楼这样的废物了。

  他却还不自知,若是陈君惜在这儿。

  非得长叹声:“反派死于话多,你怎么就不懂呢!”

  牧元阳击得手,紧绷的心神终于松懈了下来。

  又因为强行逼出了这击,伤势再度加重。

  气血溃散,已经不足以支撑身体的正常运转了。

  牧元阳只觉得两眼黑,陷入混沌当中。

  等到牧元阳再度醒来的时候。

  已经是三天后了。

  “元阳哥哥,你终于醒了!”

  才睁开眼,映入眼帘的就是李画喜极而泣的俏脸。

  看她模样有些憔悴,衣衫有些凌乱。

  显然是这三天内衣不解带的守候在牧元阳身边。

  倒是不复牧元阳以命相护之真心。

  牧元阳心里也有些感动。

  想伸手抚摸李画的小脑袋。

  可手才抬起来,就又无力的垂了下去。

  他现在已经虚弱到了极点!

  “元阳哥哥不可妄动!”李画探出粉藕来扶起牧元阳,又转身去倒水,说着:“你身上的伤势已经被我爹稳固下来了,可想要彻底恢复,还需要很长时间的调理才行!”

  牧元阳点了点头。

  没有人比他更了解自己的情况了。

  心神内视,片破烂。

  伤势似乎并没有明显的好转。

  可好歹护住了五脏六腑,稳固了血气。

  只要筋脉能够得到修复,气血可以流转全身。

  牧元阳的伤势就能够得到快速的修复了。

  不过冰冻三尺,非日之寒。

  想要彻底恢复伤势,还得需要很长时间的调理才行。

  又浅尝了几口温水。

  水灌进腹中,如刀子般。

  肠子肚子,五脏六腑,说不出的痛楚。

  却好歹让牧元阳的脑袋清明了许多。

  “咳咳。”

  李画急忙上前来推抚牧元阳的胸口。

  气息也因此而顺畅了许多。

  “替我谢过李门主的救命之恩!”牧元阳说。

  “元阳哥哥何故如此多礼?

  若非元阳哥哥以命相护,我兄妹三人就算是不死在那些歹徒手中,也必然要死在莫平楼那个贼手里!

  况且咱们,,,不是家人么!”李画说,多少有点娇羞。

  牧元阳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又听到李画说:“元阳哥哥你等会儿,我去把我爹找来,帮你诊断病情。”

  说完,股风似的跑了出去。

  牧元阳微微笑,又叹了声。

  不会儿,李画就把李墨渊拽了过来。

  李墨渊还是那副老样子。

  可眉眼中却泛着几多疲惫,脸色也不太好看。

  这几日牧元阳始终都在昏睡,所以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过既然他还活着,那就说明血刀门方获胜了,击退了强敌。

  可从李墨渊的表情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