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样的打手放在河源城固守方,岂不是大材小用了?

  现在牧忠身上没有什么职务。

  牧元阳打算把他放在河源城。

  来是让牧忠获得历练,二来河源城非同小可,得让心腹把控着才行。

  之所以让他过些日子才去,是给他时间疗伤。

  当然,还得派些精明强干的手下过去帮衬才行。

  毕竟牧忠习武虽然是奇才,可脑子着实有点木讷了。

  也正是因为这样,牧元阳才想着让他历练历练。

  林硕自然没有不从的道理。

  他的脑袋,比牧忠灵动不到那里去。

  牧元阳却觉得喜爱。

  心思太多如冯笑那样,可不好。

  “你修行的功法品级不错,虽然只是下等镇宗,却十分契合你,而且你现在已经是五气境界,五气稳固,内脏萌发,也没有必要再改易功法了!”

  功法分为无上,镇宗,流,二流,三流,九流。

  无上级别的功法,天下罕见,如太祖经就是这个级别的。

  镇宗就是顶级势力当中的最强功法,开宗立派之根本!

  不过就算是同为镇宗,也有高下之分。

  如李墨渊给牧元阳的三本镇宗刀法,就都是下等的。

  而血刀门的最强血刀经,则是顶级的镇宗。

  林硕身为钓鲸翁的独子,修行的功法自然弱不到那里去。

  又听到牧元阳说:“你跟随本座鞍前马后,却是不可不赏,便赐你本镇宗秘术吧,,,”

  牧元阳将早就准备好的秘术给了林硕。

  后者自然是感激不尽。

  却也不善于言辞,没有多说。

  这也够了。

  “这小子实力不弱,而且心思少,好使唤。

  虽然资质差些,不过也足以跻身宗师之位了!

  以后摊子铺开了,这小子可堪大用!”

  牧元阳想着,又瞥了眼挤眉弄眼的陈堃。

  没好气的说:“你这厮倒是无耻,本座前儿刚赏了你本秘术,这就还想要?

  秘术精妙,非得长期修行浸滛,才能显露出其中的精妙。

  贪多嚼不烂的道理,你要懂!”

  陈堃闻言讪讪笑了笑。

  心中却觉得和牧元阳越发的亲近了。

  人这种东西,还真是有点奇怪。

  又吩咐了些事情,就让二人退下了。

  他们才走,小安就匆匆跑过来了。

  “王爷,寇默山有消息了!”

  “哦?”

  “咱们的人探听出来,寇默山好像是被那女武者带到青州去了!”

  “情况如何?”

  问的,自然是寇默山的情况如何,安危如何。

  小安也听得懂,神色却有些古怪:“手下人说,,,”

  “说什么?”

  “说寇默山和那女武者有说有笑的起走的!”

  “恩?”

  “王爷,寇默山该不会被那女的给拐跑了吧?”

  “,,,”

  牧元阳觉得大有可能!

  毕竟连庞元志那样的家伙,那女武者都下得去手。

  何况寇默山这个未来的刀豪呢?

  不过他倒是相信寇默山的忠诚。

  这家伙虽然嘴上木讷,可心思活络。

  而且知道大是大非,应该不会出问题。

  所以听到寇默山安然无恙的消息,牧元阳松了口气。

  寇默山,可是他预定的班底啊!

  “会儿将这消息告诉黑哥,也好让他安心!”

  牧元阳手下中,就牧忠和寇默山关系最好!

  小安看不上他这个闷葫芦。

  九宫娘身份特殊,九宫娘手下那些武者,寇默山也看不上。

  徐荣等人还算不上牧元阳的核心心腹。

  所以他们也没有太多的交际。

  小安闻言应了声:“黑哥也是,怎么和这么个狼心狗肺的家伙交好,,,”

  小安和牧忠的关系自然是极好的,毕竟他们认识的早,起于微末。

  那时候,个铁匠,个奴仆。

  到现在,个天罡,个头目。

  虽然身份有了天地差别,可感情却始终很好。

  牧元阳白了他眼:“你还好意思说别人,你是和黑哥起修行的,黑哥现在天罡了,你还是练劲!”

  “王爷修行高不就是了,我那么努力干什么?”小安撇了撇嘴,嬉皮笑脸的说,“反正只要王爷厉害,小安我就不需要修行,要是王爷都不灵了,我修行也没什么用!”

  看到牧元阳脸色有些不好看,小安又叫苦说:“王爷你也不是不知道,我习武,就脑仁疼!”

  “滚!”

  “好嘞!”

  第二百二十九章,势力

  河源城依旧是风平浪静。

  暗里的风波少有人知。

  林硕顺利完成了交接,暂时坐镇河源城。

  在冯笑的极力配合之下,连河源城原本的武者都没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只是按照冯笑的吩咐,听从林硕的命令。

  却也免不了有些换血,这都是理所当然的。

  来往的商人,大小势力们,也发现多了些生面孔。

  不过河源城的规矩如既往,他们也没有掺和到其中。

  于是乎,河源城不动声色的换了个主人。

  至此,河源城,丹江城,安远城,三足而立,势力初成!

  三月的天,乍暖还寒。

  九宫坊。

  后院花园。

  牧元阳在练刀。

  不合刀意,不显罡气。

  只是单纯的招式。

  或者说连招式都没有。

  就是信手拈来的挥舞着。

  缓若白雪鹅毛飘天地。

  疾若雨打芭蕉不停息。

  时而堂皇,仿佛大日起扶桑,天地瞩目。

  又有静谧,若夜雨幽幽,伴微风似有似无。

  可刚猛,刁钻如蛇,凶猛如虎。

  招招都是杀招,招招都要见血。

  也能绵柔,缠如绫罗,飘如柳絮。

  不着痕迹间,杀机暗藏。

  每招中都有种意境。

  每势中,都有其玄妙。

  稍加琢磨淬炼,就都能化作种刀意!

  他的刀法造诣又提升了许多。

  收刀,静气。

  长吐浊气口。

  气如灵蛇,窜出三丈之远。

  “伤势尽复,甚至于肉身又强壮了许多!”牧元阳蠕动身躯,百骸运作,五脏协调,只如春风拂面,说不出来的舒畅和通透。

  耗时三月,牧元阳的伤势终于痊愈了。

  以紫气和不死经之玄妙,双管齐下还得这么长时间才能恢复伤势。

  足见牧元阳伤势之严重程度。

  当然,主要还是修复气海太过于耽搁功夫了。

  否则应该能早些。

  心神内视,气海已复。

  比以往还广袤了许多。

  原本只是汪湖泊。

  现在湖泊口子已开,隐隐有成就江河之象!

  内气却显得十分稀薄冗杂。

  却随着牧元阳的吐纳在不断的浑厚,不断的精粹。

  “接下来,就可以全力扩充气海了!”牧元阳想着。

  这次身受重创,对牧元阳来说是种磨难。

  但同样也是场机缘。

  经此遭,让牧元阳的境界彻底的稳固了下来。

  甚至于连气海都随着重塑而宽阔坚韧了许多。

  若是按部就班的修行,没有年半载是达不到这步的。

  破而后立,剑走偏锋的修行方式!

  当然,牧元阳也不想这样的修行,被逼无奈罢了。

  “更难得的是,在这三个月的时间内,我已经将自身所学精粹通透,尤其是种种刀法,都已经修行到了登堂入室的地步,甚至于每种刀法都可以催生出刀意来!

  虽然没有领悟出如瀚海式般强悍的招式,却让我的刀法更加的丰满!

  对于日后创造出更强的刀法,有莫大的裨益!”

  仅在刀法道上,牧元阳的修为已经不弱于宗师了。

  或者说比寻常的宗师还强些。

  仅弱于如剑圣这般专精道的宗师些。

  “只可惜我掌握的刀法还是太少了,若是能够遍览天下精妙,就算是没有进入上次那种玄妙的意境,也绝对可以创造出更强的招式来!”牧元阳想着。

  其实他掌握的刀法不少,或者说已经很多了。

  比天下任何个武者掌握的都多!

  大武的武藏中,包罗万象。

  除了江湖上那些流传已久的刀法外。

  还有许多大宗门的不传之秘。

  还有些已经失传的顶级刀法。

  如入魔刀圣的入魔刀法!

  再加上天龙寺和血刀门,两个顶级大势力的珍藏。

  可以说牧元阳本身就是个移动的武藏!

  若是把他所掌握的刀法记录下来,足以造就个刀法圣地!

  可牧元阳却觉得还不够!

  “我欲创霸刀,非得将天下刀法都琢磨通透,掌握其真意,才能够脱胎而出!

  凌驾切之上的刀法,横霸天下,才算是霸刀!

  才是属于我的刀法!”牧元阳心有壮志。

  不管是天下,还是刀法!

  当然,这也不是急于时的事情。

  也根本急不来。

  日后慢慢收集也就是了。

  “气海可以进行扩充,那么五脏的修行也得提上日程了!

  虽然我的五脏已经比寻常同级武者强上许多,却远远没有达到自身的极限!

  只有将所有修行都提升到极限境界,再进行突破,才算是最完美的武道!”

  对于自身的修行,牧元阳从来都是以最高的要求来对待自己。

  只有这样,才能够走的更远!

  在这三个月中,除了伤势修复,刀法提升之外。

  牧元阳的羽翼势力也渐入佳境。

  三座城池。

  牧忠坐镇河源城,九宫娘操持丹江城。

  至于安远城么,则是让徐荣做主了。

  倒不是他更加信任徐荣了。

  而是因为现在安远城也没什么事儿值得操心了。

  些重要的东西都被牧元阳挪到了丹江城来。

  而走私生意也被牧元阳暗中把持着。

  实际上有了河源城和丹江城之后。

  安远城的走私利润已经不太被牧元阳放在心上了。

  比起日进斗金的丹江城和河源城来。

  区区走私利润,着实显得有些不起眼了。

  当然,蚊子再小,也是肉。

  尤其是牧元阳还挺缺钱的。

  只是却是没有以前那样上心了。

  他甚至已经三个月没有回安远城了。

  虽然丹江城和安远城距离并不太远。

  当然,这并不是说牧元阳打算放弃安远城。

  相反,他对于安远城很看重。

  因为安远城,是插入烟柳郡的颗钉子!

  旦烟柳郡有大事发生,牧元阳就可以通过安远城,朝着烟柳郡内部逐步餐食!

  他只是觉得没有回安远城的必要罢了。

  也是存着防备武皇的心思。

  虽然在丹江城也未必安全,可好歹也有个缓冲的余地。

  他这次可是把武皇给得罪狠了。

  抗旨不尊!

  这可不是小事,寻常臣子是要人头落地的!

  就算是凤子龙孙,也绝对要严惩重罚!

  更别说他如此敏感的身份了。

  他可不相信武皇会对自己如此的宽容。

  虽然他也不明白武皇为什么这么长时间都没来找他麻烦。

  “该不会是知道了我被废的消息吧?”牧元阳琢磨着。

  这个可能性不小!

  毕竟当时牧元阳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戳破膻中的。

  血刀门内必然是有大武探子的,被武皇知道也不是什么稀罕事。

  而如果武皇真的知道这个消息的话,这对于牧元阳来说绝对是件大好事。

  这意味着武皇不会再过多的关注自己,让他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和机会来开展自己的势力。

  而除了这三座城池之外,情报系统也大有进展。

  在足够的资源供给之下,小安将自身的才能发挥到了极致!

  在牧元阳的命令下,情报系统主要渗透方向就是烟柳郡。

  烟柳郡是大武在扬州的前站。

  旦大武有意对三不杀派出手,那么烟柳郡必然是最先运转起来的环。

  能够率先得到消息,这对于战局来说,是万分重要的。

  而若是大武打算对牧元阳出手,动手的也很可能是烟柳郡的人。

  这也算是未雨绸缪,有些防备。

  对于日后向烟柳郡扩充自己的势力,也绝对有很大的帮助。

  现在牧元阳的势力范围实际上是很尴尬的。

  西边是血刀门,东边是三不杀派。

  南边是如彗星般崛起的贪狼剑派。

  北边就是烟柳郡了。

  如果牧元阳想更进步,只有两个选择。

  大武,和三不杀派!

  大武的实力虽然比寻常顶级宗门还强些。

  可大武在扬州的实力是十分薄弱的,鞭长莫及。

  而三不杀派马上就有乱子发生,也是可以考虑的。

  还是得等到大武和三不杀派摩擦,才是牧元阳的机会。

  除了情报系统之外,牧元阳手下还多了另外个势力。

  生财司。

  由冯笑掌管!

  情报司是为牧元阳耳目,探听情报。

  生财司顾名思义,就是为牧元阳赚钱的!

  牧元阳手下的大部分财务,现在都交给这个部门来管理经营。

  包括河源城的水路,安远城的走私生意。

  牧元阳甚至想把丹江城的烟柳也交给冯笑。

  却担心九宫娘不满,也是对冯笑还不太放心。

  所以暂且还没有动作。

  不过就算是这样,生财司也是牧元阳手下最大的部门了,虽然还是很弱小。

  老巨猾的聪明人冯笑,掌管这个部门再合适不过了。

  牧元阳对冯笑有很大的期望,而冯笑也没有让牧元阳失望。

  虽然创建的时间不长,可生财司已经给牧元阳创造了颇为可观的利润!

  连安远城工匠束手无辞的玻璃都给鼓捣了出来!

  眼看着就要逐步投入市场,到时候又是笔巨大的利润。

  就算是目前为止,经过冯笑的经营,每个月也能给牧元阳带来三颗培元丹的收入。

  加上丹江城这个聚宝盆,嘿,牧元阳每个月也能有接近十颗培元丹的进账了。

  可别小瞧这十颗培元丹,这已经相当于个末尾二流宗门的收入了!

  寻常天罡武者,维持日常修行的话,也不过是千金罢了。

  而颗培元丹,金十万!

  也就是说,牧元阳现在可以供给百个天罡的日常修行!

  当然,账也不能这么算。

  虽然说是这么说,可修行上的事儿,哪有那么简单。

  所谓的日常修行,只不过是膳食,和些简单的药材罢了。

  若是想要精进修行,火力全开的供给资源,个天罡个月就能干掉颗培元丹!

  况且牧元阳也不能把所有的资源都拿来给手下修行。

  他自身对于资源的需求倒是不高。

  可每个月也得两颗培元丹。

  只是用来滋补身体,锻造五脏的药材。

  鸿蒙经让他可以快速吸收内气,倒是不需要药材辅助。

  而剩下的培元丹,情报系统现在就得需要五颗左右!

  赏赐手下,培养下面人的修行,这又得两颗左右。

  也就是说,牧元阳现在收入是很高,可特么也就是收支平衡罢了。

  其实以牧元阳现在的格局,本来不需要如此之多的消耗。

  他却是有些急功近利了。

  不过这样不计消耗的付出,回报也是很显著的。

  情报系统的摊子已经铺开了。

  正在逐渐朝扬州大部分地方渗透着。

  已经不逊色寻常二流宗门的情报势力了。

  手下也有许多英才逐渐冒头。

  牧元阳手下又多了几位地煞。

  到现在,牧元阳手下也算是英才济济。

  三花境有陈堃。

  五气境有林硕和冯笑。

  天罡有牧忠,寇默山,徐荣,九宫娘,外加原本属于河源城和丹江城的四位天罡,这就是八个天罡了!

  地煞更多,已经逐渐逼近二十位。

  至于练劲,,,已经马上逼近百数大关了!

  加上牧元阳自身足以媲美寻常三花境界的实力。

  这样的实力,已经足以比肩那些三流势力了!

  若是有宗师级别的强者,立刻就能升到二流实力。

  对于牧元阳来说,这已经是质的飞跃了。

  毕竟三流势力,在江湖上就算是有点名头了。

  当然,牧元阳也知道,现在他的势力弊端还有很多。

  首先,人心!

  势力初创,手下人归属感不强。

  归属感,是凝聚个势力最起码的东西。

  其次,格局不够!

  三城之地,也只能算是末九流的势力罢了。

  君不见,当初贪狼剑派,也就是原本的血狼帮。

  也只是二流势力,却掌控千里之地!

  前者需要时间来积累,后者则需要机缘来铺垫。

  都不是急于时的。

  “说到底,还是自身的实力不够,手下的强者也不够多啊!”牧元阳想着。

  他接下来就得全力精进修为了。

  旦他进入五气境界,到时候对抗普通三花绝对没问题。

  就不需要现在这般,拼了命还得看运气,才能够干掉位三花。

  到时候加上陈堃,两位三花才算是站稳了脚跟。

  接下来的日子里,牧元阳就是全力精进修为。

  时间又过去了个月,来到了四月中旬。

  牧元阳收到了封急信。

  是来自于钓鲸岛的信。

  “大哥,救命!”

  第二百三十章,捅娄子

  钓鲸岛对牧元阳来说是很重要的。

  且不说钓鲸岛本身就媲美个流势力,是不小的助臂。

  其地理位置也极佳,是牧元阳日后扩充称霸海外的前沿站。

  更重要的是,若是事有不歹,钓鲸岛也是牧元阳的条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