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不是他多强。

  在场比他强的人不在少数。

  如江海遥,如上次也来过的飞鱼大尊。

  可却没人敢跟他争这个位置。

  只因为他抱了条好大腿!

  飞鱼大尊心中酸溜溜的想着:“真是特么走了狗屎运!”

  钓鲸岛,,,准确的说是钓鲸翁的作妖之路,其实直都在飞鱼大尊的瞩目之下。

  其实飞鱼岛距离钓鲸岛很远,飞鱼大尊并没有受到钓鲸翁的荼毒。

  可因为牧元阳的关系,飞鱼大尊还是十分关注钓鲸岛的。

  然后,他眼睁睁的看着钓鲸翁在作死的路上越走越远!

  东海前半段海域的势力,几乎被他得罪了个遍!

  那么多的势力,飞鱼大尊觉得够踏平他飞鱼岛八百回了。

  当初他还觉得,在这般庞大的压力之下。

  且不说牧元阳会不会保钓鲸岛,就算是他想保,也未必保得住!

  尤其是看到各方势力势如破竹,吞掉了钓鲸岛的大部分地盘。

  只剩下拥有地利的主岛还在苦苦坚持,他本以为钓鲸岛这次是在劫难逃!

  没想到,,,他看了看悠然自得,活蹦乱跳的钓鲸翁,又是泛酸:“真是特么狗屎运,狗屎运!”

  他已经得到消息,或者说整个东海都得到了消息。

  霸刀大圣,独面三十二位宗师!

  刀未开,敌已怯。

  威严无双!

  关于齐越的死法,更是传得神乎其神。

  有人说是牧元阳眼睛瞪,然后齐越就化了。

  有人说牧元阳是海神的化身,可以驾驭大海作战。

  反正传得很邪乎就是了。

  当然,这都是底层武者的说法,宗师们只是淡然笑罢了。

  却也挡不住如飞鱼大尊这般知道内情的人羡慕。

  羡慕谁?钓鲸翁啊!

  通作妖,有人来给收拾烂摊子。

  不仅实力极强,还护短!

  这世界上还有比这更好的老大么?

  飞鱼大尊想着,要不要找机会抱抱牧元阳的大腿。

  他的机会很快就来了。

  “霸刀大圣不是说遗迹对外开放么,怎么现在又不让咱们进去,难道霸刀大圣是沽名钓誉之辈?”

  “我看也有些说法,不过你看那么多的宗师都等着呢,咱们也不用着急。”

  “霸刀大圣自己也没进遗迹啊,难道是感应到了什么?”

  有飞鱼岛的几个三花在小声嘀咕交流着。

  然后他们就觉得脸上阵阵火辣辣的疼痛。

  飞鱼大尊逼视着他们,义正言辞的说:“你们这些狼心狗肺的小子!

  这遗迹在钓鲸岛开放,本来就是属于钓鲸岛,属于霸刀大圣的!

  现在圣者仁慈,给你们进入遗迹的机会,你们不知感恩就罢了,何敢妄自揣度圣者的意图?

  圣者超凡入圣,言既出,可比泰山!

  既然说让你们进,就会让你们进。

  现在不让你们进,就是有不让进的道理!”

  这老家伙扯着嗓子叫嚷着。

  声音怕不是要顺着海风传出千八百里不可。

  而除了飞鱼大尊之外。

  前几日那些见识过牧元阳“神迹”的宗师。

  也纷纷有样学样。

  不过他们却比飞鱼大尊“矜持”了许多。

  只是告诉自己手下势力,不要多说。

  言多必失的道理,武者也应该懂。

  有各自的大佬压着,下面的人虽然有怨言,却也不敢多言。

  只能够眼巴巴的看着端坐在宝塔上的牧元阳。

  心里琢磨着如何才能够在遗迹当中获得更大的利益。

  下面发生的切,牧元阳大都是知道的。

  且不说在这片海域上,他的实力可以媲美大圣。

  开启了三座神藏之后,已经让他的感官敏锐的异于常人。

  耳力非凡,自然听得到下面的声音。

  当听到飞鱼大尊声情并茂的“演讲”的时候,牧元阳嘴角抽得厉害:“这家伙,怕是比钓鲸翁也强不到哪儿去!”

  他也不由得心中惋惜:“哎,若是我真的是大圣该多好!”

  若他真是大圣的话,何必局限于钓鲸岛?

  大可大张旗鼓,联络整合海外势力。

  然后以海外势力为根本,逐步向九州渗透。

  别的不说,以海外的富庶,就足以支撑起庞大的格局了。

  只可惜,他不是。

  他只能在这片海域上装腔作势。

  当然,他若真的是大圣,选择也就多了。

  他大可在九州开宗立派,或者干脆自己建立个王朝。

  到时候稳扎稳打,样可以问鼎天下。

  想到这里,牧元阳心中也不免有些疑惑:“海外的人数也不少,却为何没有听得到有大尊出现呢?”

  四海广袤。

  比九州要广袤得多。

  到现在为止,也没有人将四海都走遍了。

  四海上海岛无数。

  就算是人没有九州多,也绝对不在少数。

  这么多的人当中,不可能没有几个惊艳才绝之辈。

  可为什么四海却始终没有圣者宗师呢?

  “而且海外富庶,可海外的势力却并不强大。

  最强的如海外七十二岛,也只是媲美九州流势力罢了。

  甚至于强大些的流势力,就足以碾压大部分的海外势力!

  空有巨大的财富,却没有与之匹配的实力,只如孩童闹市持金,不可能不引人觊觎!

  可为什么到现在为止,却没有听到有九州入侵四海的消息呢?”

  这也是个不小的疑团。

  牧元阳暂且也找不到答案。

  他踏入武道的时间不长,可经历却极为丰富。

  这也让他得以接触到天下的些秘闻。

  继而,才能够了解到这世界更深层的部分!

  或者说,那些并不为常人所知的隐秘。

  比如,天庭!

  这个势力,称呼玄奇,势力强大!

  远超天下任何个宗门的强大!

  别的不说,仅仅是展露出来的四个大圣,就足以碾压九州四海任何个宗门了!

  所谓顶级宗门,顶级势力,也不过是有位大圣坐镇罢了。

  稍强些,如天龙寺,是顶级势力当中巅峰,也只有两个。

  更强些,如大武。

  连同武皇在内,有三位大圣!

  这就足以让大武威加天下,称王称霸了。

  虽然只能在中州称雄,也是极为难得的。

  毕竟建立个王朝,这个名分就很有含金量了。

  可就算是天下最强的势力,大武。

  比起天庭来,似乎也不值提。

  毕竟天庭仅仅是明面上摆出来的大圣,就有四位了!

  若是真的“编制”圆满,那更是恐怖。

  六御,四象,三十六星君。

  乖乖,这足以横扫天下了吧?

  可偏偏,牧元阳以前,包括前世,就没听到哪怕是点关于天庭的消息!

  这,,,很恐怖!

  如果牧元阳是个浑浑噩噩的普通人就算了。

  可他不是。

  他有志天下。

  他早晚要面对天庭这个庞然大物!

  所以他好奇,他敬畏,他奋勇!

  “说到底,还是我自身实力的不足,接触不到那些东西。

  离开东海后,必须要去趟天龙寺了!

  想必明明师兄是知道许多讯息的!”

  牧元阳想着。

  天龙寺他必须是要回去趟的。

  时间长不回去,怕是就要来几个花和尚给他绑回去了。

  他又想知道这些秘闻。

  还有就是商行的事儿,也得和他们交代商量下。

  非得回去不可。

  可想到空宝当中的那些佛经,牧元阳不由得嘬了嘬牙花子。

  脑仁疼!

  “到底回不回去呢?”

  牧元阳正焦灼着。

  天边有异象来。

  有人,凌空虚渡。

  着长袍,墨染星辰。

  大光头程光瓦亮。

  背后背着把古怪到了极点的奇门兵刃。

  那兵刃形状像是颗树。

  大得出奇,比寻常的树还大几分。

  饶是那和尚已经十分魁梧,可却仍是比那兵刃小了几倍。

  远处看,只如颗树上长着个和尚般。

  进了点,再看。

  那宝树上赫然挂着种种神兵利刃。

  有宝刀,刀口锋寒!

  有利剑,见血封喉。

  有钢叉,寒光绽放。

  有,,,种种兵刃在那树上挂着。

  和尚背着那大树向前御空,树上的兵刃来回碰撞。

  叮叮当当。

  好不悦耳。

  “菩提寺,宝树大圣!”牧元阳神色凝重。

  菩提寺,天下五佛门之。

  老巢和天龙寺挨着,也在豫州。

  菩提寺也是天下少有的门双圣的宗门。

  极为强大。

  而牧元阳之所以眼就认出来他来。

  自然是因为那颗古怪至极的树了。

  古怪古怪,古怪至极!

  牧元阳还来不及诧异。

  又有圣者来。

  那人身材瘦弱,着儒袍。

  像是个被风吹就倒的孱弱儒生。

  偏偏他的气息却极强!

  牧元阳神目望去,只以为看到了太阳!

  手里攥着个柄铁尺,规矩方圆。

  不知道是哪个书院的大圣!

  “这里距离豫州近,应该是豫章书院的院长吧?”

  牧元阳还在纳闷,又是眉头皱。

  耳边突兀有妙音阵阵。

  不是佛门妙音,不是道家轻吟。

  而是极为奢靡,勾魂夺魄的丝竹声!

  有阵阵异香扑鼻而来。

  香味比妙音还要缠人。

  牧元阳抬眼看去,差点惊掉了下巴。

  顶极为奢华的软塌,被人抬着过来了。

  那软塌镶金缀玉,宝贝琉璃,珠光宝气。

  让人看眼,就有抢过来的冲动。

  可让牧元阳心惊的却不是那骄子,而是抬轿子的人。

  赫然是四个身姿婀娜,面容姣好的佳人!

  而且这四个佳人,居然全部都特么是宗师!

  “乖乖,这排场,大得吓人了吧?”牧元阳砸了砸嘴。

  很羡慕。

  “斯文扫地!”远处的儒生冷哼了声。

  虽声音很轻,却让人觉得十分的威严。

  轿子里传出声嗤笑。

  还没等轿子里的人开口。

  又有道青光疾驰而来。

  是个道人,嬉皮笑脸。

  手里攥着个快秃光了的拂尘。

  衣衫同样洗的发白,可气息却不比任何人弱。

  同样也是大圣!

  “今儿是特么什么日子,大圣开会么?”

  而且这开会的人员,也太古怪了吧?

  僧,道,儒生,逍遥。

  再加上伪圣牧元阳,乖乖,五位大圣?

  不,还没结束。

  就在牧元阳觉得大伙都登场差不多的时候。

  有道惊鸿乍现于天际。

  由远及近。

  来人是个三十左右岁模样的中年。

  着白袍,胜雪。

  长袍无风自动,甚是飘逸。

  长发披散,比特么长袍还白!

  他模样俊美,长着对剑眉。

  双眸子漫不经心,偶尔乍现缕精光。

  只如天地初分之昼金气,刺穿万物!

  鼻梁高耸,感官立体。

  身上没有任何的装饰。

  腰间倒是有个酒葫芦。

  由上到下两个字的评语,出尘!

  这出场,比不上和尚的奇葩。

  比不上逍遥的奢华。

  也比不上老道的利落。

  可偏偏,随着他的到来,所有人的表情都很凝重。

  和尚的宝树抱在了怀里,儒生脸上的严肃消失了。

  老道不再嬉皮笑脸,逍遥的妙音不见。

  就像是演练过了般,他们同时说出了三个字。

  “苏慕白!”

  牧元阳肃然而立。

  “剑圣,苏慕白!

  乖乖,今儿到底是什么日子?”

  牧元阳纳闷儿。

  第二百三十五章,没有存在感

  僧,道,儒生,逍遥,剑圣!

  当这五人齐至。

  天地仿佛都消停了。

  风止云歇,大海臣服。

  下面的海外武者们同样也是鸦雀无声。

  人的名,树的影。

  宝树大圣在海外可能名声不显。

  其他三人连牧元阳都没听过,更别说海外武者了。

  可剑圣之名,横贯九州四海!

  可能有人没听过武皇,却绝对没人不知道剑圣!

  剑,为君子之器,同样也是天下武者使用最多的兵刃。

  有人的地方,就有剑!

  有剑的地方,就有剑道。

  而有剑道的地方,,,就有苏慕白的传说!

  这还是个为剑代言的强人!

  而且苏慕白不仅是在剑道上登峰造极。

  其为人做派,也是为人所敬仰的。

  此人重义轻生,诺千金!

  只要他答应的事儿,就算是刀山火海也要做到!

  比如上次扬州黄泉谷。

  因与不杀神有旧。

  在明知道此为生死绝地的前提下,仍是悍然深入。

  虽然最后不得其果,重创而归。

  可任由谁也得挑下大拇哥,赞声好英豪!

  江湖有大圣,亦是有大侠!

  圣者,超凡脱俗,以实力称雄。

  侠者,品格高远,用人格魅力折服天下!

  两者比较之下,难分高下。

  但实际上能够成为大侠的难度,从某种程度上比成为大圣还高。

  万众敬仰,为侠!

  侠之大者,为大侠!

  这种敬仰,可不是出于对实力的畏惧。

  而是发自内心的钦佩,欣赏。

  大侠者,为武道正气之大成,亿万万武者之表率!

  所以想要成为大侠的难度是很大的。

  江湖上大圣不多,也不少!

  至少每个顶级势力都有个两个,江湖上也有几多散修大圣。

  可称得上是大侠,并且被整个江湖公认的,却是屈指可数。

  而苏慕白,就是罕见的身兼大侠与大圣“两职”的豪杰!

  更难得的是,他将这两种“职业”都走到了巅峰!

  为圣者,剑当空,横压天下!

  可人追杀个顶级势力,可人身赴黄泉慨然归。

  天下剑者,谁不赞声剑道圣者?

  天下执剑道牛耳者,舍我其谁?

  为侠者,重义轻生,诺千金。

  天下谁不以能够和剑圣交好为荣?为骄傲?

  也不知道有多少武者的终极目标,就是成为苏慕白这样的存在。

  虽然巨大多数,或者说再也难有人做到他这步了。

  剑圣在山满楼宗师榜排名第二,逊色魔主位,高武皇位。

  然在许多人眼中,剑圣才是名副其实的武道魁首!

  是闪烁了这个时代,照耀了整个武道的巨星!

  九州四海,皆闻其名!

  所以当剑圣出现之后,剩下的几位大圣不觉黯然失色。

  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由自主的汇聚到了苏慕白的身上。

  牧元阳也是如此,他还纳闷儿:“苏慕白这头发是染得还是少白头?该不会是虚吧?”

  这思维倒是有些天马行空了。

  “见过诸位!”苏慕白拱手。

  手臂微动,有个姿态。

  不显得卑微,反倒是那般的洒脱。

  这就是个人的气质了。

  “见过苏兄!”

  几人也纷纷见礼。

  又互相客套了几句。

  天下大圣不多,他们都是老相识了。

  听那宝树大圣说:“怎么只来了咱们几个?”

  听那语气,竟然是觉得人数少了。

  牧元阳嘴角抽。

  五位大圣啊!

  这人还少?

  这特么足以黎平海外了吧?

  “这些家伙到底要干什么啊!”牧元阳疑惑。

  又听到那老道叹了声:“这天下又不仅仅只有这处孽窟,其他人也是各有重任,不可轻举妄动!”

  “孽窟?”牧元阳纳闷。

  又听得环佩叮当。

  宝塌的珠帘被掀开了。

  走出来了位身着大红。

  模样看起来和牧元阳相仿的少年。

  其模样之俊美,骇人听闻。

  眼看过去,直觉此人只应在画中。

  俊美的有点不像人了!

  而且雌雄同相。

  若为男子,则是无数深闺怨妇之神人。

  怕是勾勾手指头,天下佳人不是要排着队任其采撷。

  若为女子,则是个不亚于夭夭,李纯的绝代佳人。

  风华绝代,所谓倾国倾城,滔天级别的祸水!

  当然,看起身材,,,是个带把的!

  他踱步走下车辇,慵懒的伸了个懒腰。

  顺手把手中把玩的物件儿丢,身后的几个宗师佳人急忙拾起。

  然后,,,塞进了胸口中!

  以肉香温此玩物。

  这逼格,高到天上去了!

  牧元阳这个羡慕啊!

  耳边听到那儒生不悦的冷哼:“雌雄不分,无丁点阳刚之气!”

  牧元阳回头看了看那儒生孱弱的身材。

  觉得他是在嫉妒!

  您都这幅身子骨了,就别说被人没有阳刚之气了吧?

  偏偏那少年也不恼怒,掸了掸身上大红的袍子,反而是含笑恭声说:“老师说的极是,却也应该知我苦楚,自从我修炼了那门功法,可不就这样了,,,”

  那儒生闻言怔,而后叹了声,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牧元阳有些发蒙,没想到这两人之间还有这般渊源。

  难怪这儒生上来就看那少年不顺眼,原来是有过师徒的名分。

  严师尊父,这是应有的道理。

  又听到那老道嬉皮笑脸的说:“既然极乐圣不喜如此,那会儿这车辇就让老道拉回去吧,权当帮你修行心智,,,”

  这老道居然是个财迷,看上了人家的车辇。

  而牧元阳也知道这少年的名字:“极乐圣?原来是极乐宫的宫主!”

  极乐宫,为三宫之,实力也是极强的。

  同样是门双圣,却不知道为什么宫主亲自来了。

  他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