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虽然心里明白了这个道理,可牧元阳想到那山岳般的庞然大物做些羞羞的事情,还是觉得有些头皮发麻。

  “鸽子和狮子,是怎么,,,的呢?”

  牧元阳很好奇!

  又听到书圣解释说:“现在孽窟当中的凶手,大部分都是这种凶兽‘二代’,乃至于‘三代’,或者是更多。

  比起最初的凶兽来,这些凶兽更加残暴,智慧也更低。

  但是同样也失去了原本最初的血脉力量!

  不过他们通过吞食初代凶兽的内丹,所以体内也都有道韵!”

  凶兽的原型都是各种瑞兽,神兽。

  他们原本都是极为强大的,生而神圣,自有神通。

  可变成凶兽之后,再经过代代的繁衍,这些神通自然也就消失了。

  牧元阳又想到了个问题:“这凶兽体型如此之庞大,若是单纯的捕食猎杀,怕是早就自己灭亡了吧?又如何维持如此强悍的血气运转,延续自己的生命?”

  牧元阳曾亲眼见过那小山样的粪便。

  开玩笑,得多少东西,够这些肉山吃啊!

  而如果不吃东西,他们如何维持生命?

  武者修行到定程度,确实是可以不吃食物。

  注意,只是不吃食物而已!

  他们只是通过其他的东西,如丹药等等,来补充自身的营养和消耗罢了。

  而不是说,他们就永远都不需要摄入能量了!

  “这点我也没弄太明白!”

  书圣坦然说,又微微沉吟,说出自己的猜测:“不过根据我的判断,这些孽窟深埋的时候虽然不能进出,但实际上天地的气还是可以流入进来的。

  这些凶兽体内都有道韵,而且本身的气血极为的强悍。

  他们很可能只是通过吸收天地之气,来缓缓补充,维持生命的延续。

  当然,他们之间也会相互捕杀。

  不过也会持续繁衍,可数量却终究都是在减少!”

  “采风食气?”牧元阳点了点头。

  也不是没有这样的可能。

  传说当中倒是有类似的说法。

  “也就是说,最底层的凶兽食气,而那些高级的凶兽吃肉咯?”

  牧元阳嗤笑声:“这倒也是个独特的生物链!”

  虽然有些奇葩,可好歹也让秩序稳固了。

  也勉强能够让这个奇葩的生态圈持续下来。

  这也是生灵的玄妙。

  就算是再恶劣,再极端的环境中。

  也会有生灵找到属于自己的生存方式。

  “接着说发情的事儿吧!”

  “这发情,,,呸,是兽潮!”

  “对对,是兽潮!”

  “,,,”书圣白了牧元阳眼,手里攥着铁尺,研究是不是给他来下子,“凶兽发情,自然会遵循本能寻找异性,来回追逐下,裹带更多的凶兽,就很可能形成兽潮!

  当然,这并不是兽潮形成的唯可能。

  除了发情之外,恐惧,也会让他们暴动!”

  “恐惧?”

  “不错,就是当高层的凶兽下来捕食的时候!”

  书圣正解释着,远处忽然有道极强的气息飞速袭来!

  那气息如渊如狱,头顶的血气巨柱直冲天际!

  比刚才杀掉的那八头凶兽强横数倍!

  “这就是您说的上层凶兽?”

  “,,,”

  书圣觉得自己绝对是出了问题!

  尤其是看到牧元阳那古怪至极的目光的时候。

  书圣怀疑自己是不是修炼了什么口含天宪的神通!

  不过现在也不是计较这个东西的时候了。

  所有的圣者都如临大敌!

  “凶兽的实力可以根据他们的血气强弱来判断,这头凶兽的实力至少是先前那几头的数倍,小心应对!”书圣提醒着。

  牧元阳点了点头。

  目光眺远。

  看到了个庞然大物朝着自己等人飞速跑了过来。

  那凶兽体积不小,不过比起先前那八头凶兽来说,却是小了半还多。

  勉强算是座小山吧。

  “凶兽因为种类不同,所以体积也会有所差别。

  正常来说,越小的凶兽,就越危险!”

  牧元阳点了点头,是这个道理。

  通过先前的战斗,他已经充分的认识到了“体积”上的优势。

  对于那些肉山来说,他们跟跳蚤样。

  来回乱窜,他们却捉不到。

  这就天生立于了不败之地。

  可若是面对同样体积的凶兽的时候,这种优势就荡然无存了。

  可想而知,若是被凶兽锤下,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毕竟凶兽体积再小,它也是凶兽啊!

  而且它的血气强度,它的力量,又不会根据他的体积而改变。

  牧元阳定睛看眼前过来的凶兽,不由得惊讶说:“玄武?”

  那凶兽很大。

  长着龙头,龟身子。

  头上还有龙角,狰狞毕露,神武不凡。

  却没有任何祥瑞之气,反而是凶焰滔天!

  从卖相上来说,这头凶兽跟先前那几个简直就不是个级别的。

  牧元阳惊讶无比。

  毕竟这是他第次看到传说当中的生物啊!

  可能先前那几个凶兽也跟脚不凡,在上古时期也是什么声名显赫的神兽仙兽。

  可牧元阳不认识,看到它们那副古怪的模样,别说惊讶震撼了,不笑出声来就算是充分的尊敬了。

  可眼前这个不样啊。

  天下人,谁还不知道四灵四圣了!

  却看到书圣摇了摇头:“不是玄武,是龙龟?”

  “龙龟?”

  “对,龙和龟的杂交!”

  “,,,”

  经过书圣的解释,那头凶兽在牧元阳眼中再也没有任何尊贵可言了。

  “此獠不凡,大家全力出手!”

  眼看着那凶兽越跑越近。

  苏慕白二话不说,率先出手。

  长剑如虹。

  像是道流星从天边划过。

  闪即逝。

  极为绚丽,却暗藏着极为深沉的杀机!

  牧元阳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其中蕴含的极致剑道。

  哪怕是并没有刻意针对他,却仍是让他有种心悸的感觉!

  “这才是剑圣的全部实力么?”牧元阳暗自咂舌。

  剑圣,着实不负盛名!

  苏慕白剑就斩在了那龙龟的头上。

  龙龟体积虽然很大,却极为灵动。

  居然是脑袋缩,避开了这击。

  可龙角上却被留下了道极深的痕迹。

  “嘶,以这击的威能居然不能斩断这龙角?”牧元阳倒吸口冷气。

  又听到苏慕白惊声说:“小心些,这是中品的凶兽!”

  牧元阳倒是还没了解凶兽的具体划分。

  不过简单猜想,这应该就是凶兽当中实力靠中,较强的吧。

  苏慕白都出手了,其他人也不犹豫。

  阴虚大圣收起了拂尘。

  爆喝声:“呵,阴阳大磨盘!”

  只见他双臂环抱在胸前。

  体内阴柔道韵在丹气的催动下散溢而出。

  天地之间突然就染上了层漆黑。

  然阴极阳生,暗极慧生。

  在那曾漆黑上,又突兀的多了层璀璨光芒。

  以阴柔之道韵却演绎出了截然不同的效果。

  两层对比明显的光芒层叠。

  把那龙龟夹在当中,如同是磨盘样!

  二者交汇,只如天地混沌,疯狂绞杀!

  书圣也不怠慢。

  铁尺出,力劈华山!

  他体内散发出杏黄之气。

  汇聚在铁尺之上。

  给人种极为沉着厚重的感觉。

  铁尺挥下,黄光激射而出。

  极乐圣这次也没扔银针。

  甚至干脆就没使用兵刃。

  双手探出,有猩红之气萦绕。

  化作了两条血龙朝着那龙龟缠了过去。

  那两条血龙栩栩如生,麟角羽鬃皆是生动。

  看起来甚至比那龙龟还威严番!

  当然动静最大的,还得是宝树大圣。

  他这次也没有用先前那花里胡哨的方式进行攻击。

  却也同样是以兵刃进行攻击。

  不过不同的是。

  这次兵刃是汇聚到起的。

  也不知道他到底用的什么玄妙手段。

  宝树上琳琅满目的宝贝兵刃全都汇聚到了起。

  东拼西凑,居然化作了柄巨大的降魔杵!

  虽然是由诸多兵刃拼凑而成,可从外面压根就看不到任何的异常。

  就像是浑然体的样!

  那些缝隙密密麻麻,却变成了道道古奥玄妙的纹络!

  “嘶,这才是宝树大圣真正的兵刃吧?”牧元阳惊讶不已。

  宝树大圣对于兵刃的驾驭能力,太强了!

  虽然他没有如剑圣,如牧元阳般精修道。

  可其对于兵刃的驾驭能力,甚至还在二人之上!

  五位大圣皆是全力出手。

  牧元阳也不敢怠慢。

  刀出有瀚海!

  瀚海出,接引星河!

  经过苏慕白指点后,牧元阳的刀法造诣再度提升。

  他也因此对刀法有了更多的领悟。

  继而,才能够把瀚海式演绎出更多的变化!

  瀚海直接就把龙龟包裹了起来。

  然后星河下坠。

  却并没有融入瀚海中。

  而是像是条游龙,搅动瀚海。

  瞬间变成了个匪夷所思巨大的暗涌!

  极为玄妙!

  六位大圣级别的战力,全力出手。

  这样的攻击,不说是毁天灭地,可也足以斩杀大圣了!

  放眼九州四海,就算是魔主亲临,怕是都难以抵抗这样的攻击。

  道道道韵在天地之间流窜。

  演绎出种种异象。

  有山岳,有血河,有金光,有铁佛!

  时间,万般玄妙具现。

  然后同时轰炸在了龙龟的身上!

  可结果,却让牧元阳目瞪口呆!

  那龙龟,,,居然毫发无伤!

  “嘶,这样程度的攻击,都不能杀死它?”牧元阳人都傻了。

  其他人也是面色凝重。

  很显然,哪怕是多次进入过孽窟的他们。

  也很少遇到如此强悍的敌手!

  哞!

  恰此时,那龙龟也出手了。

  它头顶的血气巨柱轰然崩塌。

  化作了片血河,铺天盖地!

  第二百四十三章,有故事

  血河滚滚。

  似乎弥天之势!

  瞬间朝着众人盖了过来!

  “神通!”

  牧元阳心下惊。

  就想要躲闪。

  却发现其他人虽然面色凝重。

  但是还不至于达到惊惧的地步。

  这才心里有了些底气。

  “不是神通,只是凶兽驾驭血气的种能力罢了!”书圣抽空解释了句。

  牧元阳这才踏实了下来。

  又急忙出刀,劈向了朝自己过来的血气。

  叮叮当当,金铁交鸣之声!

  “嘶,竟然如此坚硬!”

  没想到那看似柔软流淌着的血河。

  居然比寻常神兵还要坚韧三分!

  若是被裹住的话,结果可想而知。

  耳边又听到了宝树的声音:“血气强度不弱,中品凶兽无疑了。

  咱们怎么办?是战是退?

  还是老办法?”

  “老办法?”牧元阳有些发蒙。

  这些家伙,果然是经验丰富!

  却又听到了阴虚的声音:“不能退,这里是层,若是被它追出去,后果不堪设想!”

  “老办法也行不通,这家伙是中品凶兽,前几层的凶兽感应到躲都来不及,哪里能够祸水东引,若是闯到中间几层去,到时候遍地都是这个级别的凶兽,咱们更应付不了!”极乐圣说。

  “不能退,又不能祸水东引,那就只能战了!”

  “杀了这个大王八!”

  只是在瞬间,他们就达成了共识。

  交流速度之快,彼此之默契。

  显然他们不止并肩作战过次。

  而且也不止于此的面对过这个级别的凶兽了。

  而作为小白的牧元阳,自然是没有任何的意见。

  也就是跟着众人行事罢了。

  现在他们既然要战,,,那便战!

  牧元阳攥紧了手中刀。

  道韵荡漾。

  瀚海撞向了血河。

  其他人还在不断沟通着讯息:“这大王八的龟壳太硬,先前就是通过缩壳,才防御住了咱们的联手攻击!”

  “这龟壳太硬了,就算是能够打破,也得花费不少的时间!”

  “既然这样,就只能等他露头了!”

  “等个屁,见缝插针啊!”

  “,,,”

  又是在极短的时间内,他们就制定了战斗的方案。

  把牧元阳听得愣愣的。

  这么严峻的战斗,你们就这么草率的决定了?

  可他也知道。

  战斗就是这样。

  看到破绽,拼命攻击就是了。

  畏首畏尾,反倒是会错失良机。

  几人打定主意。

  就纷纷出手击碎血河。

  又身形腾挪,直奔龙龟而去。

  龙龟怒吼。

  血河翻涌波涛,不断的拍击着他们。

  若巨浪滔天,浪接着浪。

  铺天盖地!

  若是般的宗师,面对这样密集的攻击,怕是立刻就要授首。

  可牧元阳几人不同。

  他们都有道韵的帮助。

  自身的实力已经远远超过了寻常人的极限。

  无论是速度,还是反应能力。

  辗转腾挪间,就钻到了龙龟的身边。

  牧元阳是最后到的个。

  等他到的时候,发现这些家伙正在对龙龟品头论足。

  “这王八的壳是真不错,若是敲碎了带回去,价值连城,稍加炼制就是件珍宝啊!”阴虚大圣啧啧称奇的说,甚至想探手摸摸那龟壳。

  宝树大圣也砸吧砸吧嘴:“是不错,打磨打磨,就是不错的神兵!”

  “本座倒是觉得那龙角非比寻常,里面必然蕴藏着极为精粹的能量,拿回去后补汤,必然是滋阴壮阳!”极乐圣这么说。

  阴虚撇了撇嘴:“屁,王八汤本来就滋补,和角无关!”

  宝树晃了晃大光头:“你们说这王八是公的还是母的,对了王八有鞭么?”

  “,,,”

  你们特么认真点好不好?

  还没有分出胜负,这些家伙已经惦记上这龙龟身上的零件了。

  牧元阳觉得自己还是太年轻,跟不上这些家伙的脑回路。

  耳边又听到了声惊呼:“在这儿!”

  原来是有人发现了没有甲壳包裹的位置。

  龟是可以缩壳,而且贵客能够防御住身体百分之九十的地方。

  却仍是有些地方要坦露在外的。

  龙龟他也是龟啊!

  刚才他们说的见缝插针,就是要攻击这些地方。

  不过这些地方也不是龙龟的要害,他们应该是还有后续手段。

  哞!

  声极为凄厉的吼叫声音。

  四周血河再度暴动,疯狂朝着众人席卷而来。

  牧元阳急忙闪避,同时也找到了块软肉,疯狂攻击。

  可没等他攻击多久。

  就看到四周的血河居然蔓延了上来!

  缓缓将龙龟裹住了!

  牧元阳等人只得远远退出。

  眼睁睁的看着龙龟潜伏于血河当中。

  “这还怎么打?”牧元阳有些发蒙。

  被这血河裹,这东西简直立于不败之地啊!

  若是寻常的凶兽还好。

  他们可以撕碎血河,攻击到里面的凶兽。

  问题是,,,这是龟啊!

  它本来就有极强的防御能力!

  只要这层血河能够防御瞬息的时间。

  它就可以调整位置,藏起自己软弱的地方。

  然后用坚硬的龟壳来抵御!

  到时候牧元阳等人反倒是要担心被这龙龟的血气趁势裹上来!

  可是不打也不行。

  龙龟已经冲过来了!

  这特么简直是无赖且无敌的战术啊!

  牧元阳不觉有些发蒙。

  可其他人却神色分外从容。

  还带着点,,,轻松!

  “得手了么?”宝树晃着光头。

  抱着手中的大树上窜下跳,有些滑稽。

  极乐圣睨了他眼,冷笑说:“我什么时候失手过?”

  阴虚罕见的站在了极乐圣这边:“这倒是,这家伙虽然实力般,可用毒的手段却独步天下!”

  “实力般?”极乐圣笑了笑。

  并且打定主意,搞定龙龟之后,暴揍阴虚顿!

  阴虚这才察觉到自己说错话了。

  急忙哂笑量身:“我开玩笑的!”

  “我当真了!”

  “,,,”

  牧元阳却没心思听他们斗嘴。

  反而疑惑的问书圣:“这龙龟体积如此之庞大,得用多少毒药,才能够害其性命?”

  可不是。

  这龙龟跟个小山样。

  就算是再多的毒药,再狠的毒药,怕是也难以发挥效用吧?

  就如同孩子感染了些病毒会危机性命。

  可是成年壮汉却跟没事儿人样。

  这是体质和抵抗力的差距!

  听到牧元阳的疑惑,书圣讳莫如深的笑:“会儿你就知道效果了!”

  牧元阳只能压下心思。

  却听到藏匿在血河当中的龙龟,居然在不断的哀鸣。

  而他身上的血河也随之而来回乱颤,似乎随时都要碎裂!

  “药性持续不了多久,务必毙命!”极乐圣说了声。

  双手上血龙再度蔓延而出。

  张牙舞爪,瞬间就撕碎了大片的血河。

  其他人也是纷纷全力出手。

  牧元阳不明就里,却也不敢怠慢。

  仍是以瀚海式接引星河式。

  势必要把自己的实力发挥到极致。

  几人联手下,瞬间就撕碎了血河。

  而龙龟却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及时补充。

  反而是显得极为的,,,狂暴!

  好像是随时都要爆炸样!

  “乖乖,什么毒药,药性竟然强大如斯?”

  不过这个时候也不是问问题的时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