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的话:“千万不要陷入凶兽的包围当中!”

  “,,,”

  牧元阳觉得自己以后还是少和书圣说话吧。

  这家伙的嘴,开过光!

  当然,眼下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

  “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跑啊!”

  宝树大圣二话不说,继续奔驰。

  可此时两队“人马”已经碰到了起。

  霎时间,天雷勾地火,大战瞬间展开。

  时间血气如潮!

  仅仅是巨兽碰撞的气息,就把二人吹得动摇西晃!

  二人彻底的陷入了凶兽的战团当中!

  “这下事儿大了!”

  二人各自苦笑。

  然后也只能够想方设法的分头突围。

  第二百四十五章,丹纹

  “书圣这个乌鸦嘴!”牧元阳掩面长叹。

  不管怎么说,这个锅,书圣是背定了。

  可现在也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

  凶兽狂暴!

  头头巨兽嘶鸣着。

  利爪獠牙,泛着猩光。

  它们毫不犹豫的厮杀在起。

  极度混乱。

  这是二三十座肉山的碰撞!

  大地都因此而不断的震颤。

  它们每次彼此冲撞中蕴含的恐怖力量。

  都足以形成让天罡武者当场毙命的恐怖罡风!

  这是力量的碰撞!

  撕咬,撞击,啃食。

  这也是最原始的战斗!

  咣当,咣当。

  大地阵剧烈的震颤。

  耳边也不断响起空气的爆鸣声音。

  伴随怒兽嘶鸣的声音响起,震耳发聩。

  块块断臂残肢从上面掉下来。

  溅起来血花阵阵,汇聚成片血河。

  罡风凛冽呼啸,吹得长袍猎猎作响。

  这场面,仿佛诸神混战,天维崩绝!

  牧元阳宛若只受惊的小兽。

  在崩塌的连绵山脉当中,小心翼翼的踏着碎石,穿过缝隙,寻找属于自己的条生路,,,这些巨兽凑到起,可不是相当于座山脉了么!

  当这些庞然大物相互碰撞,那样的恐怖场景真是宛若天灾!

  以牧元阳的实力,都必须要小心翼翼。

  生怕不知道从哪儿踩下来只巨柱大脚。

  顺便就给他踩成了齑粉!

  万幸这些凶兽的目标都是其他凶兽。

  牧元阳只要小心防备着它们战斗的余波就好了。

  可这也不是件简单的事情。

  毕竟这些家伙的体积,,,太大了!

  随便掉下块血肉,就足以把你生生盖在里面。

  掉下颗牙齿,都比宝树的心肝大树大得多。

  砸在脑袋上不死也是半残。

  若是不巧正好有只爪子,或是条擎天巨柱朝你踩了过来。

  好么,那场面简直是乌云盖顶,好像天塌了下来样!

  牧元阳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他可是尝过这巨兽的恐怖之处。

  那巨牛随随便便摆尾,仅仅是尾巴上的毛就差点把他抽爆了。

  更何况眼前这些比巨牛还要强大些的凶兽呢?

  牧元阳在根根似乎直通天际,雄峰般的兽腿之间穿梭。

  他是极为聪明的。

  虽然在凶兽身下奔走,可能会被头顶的凶兽踩到。

  可他只需要防备着头顶这头凶兽就好了。

  而不会像是无头苍蝇样在外面乱逛,反而是容易遭到不明不白的攻击。

  可这也是极为危险的。

  毕竟他除了要防备着被巨兽踩到之外。

  还要担心头顶的上的巨兽会不会突然就死翘翘。

  好么,若是那样山岳般沉重的身躯压下来,牧元阳怕是躲都不好躲。

  毕竟那凶兽的体积太大了!

  可相比较之下,这还是比较安全的种方式。

  只要绕着凶兽身体的边缘跑就好了。

  牧元阳以为自己的战术已经极为完美了。

  直到他看到了宝树。

  这家伙居然特么窜到了凶兽的背上!

  在哪里闲庭信步,悠然自得。

  还有这种操作?

  “是了,在凶兽的背上虽然容易被其他的凶兽攻击到。

  可视野开阔,同样也容易防备,毕竟凶兽的速度都很慢!

  而且他还不需要担心我所面对的问题,,,到底是经验丰富!”

  牧元阳见状二话不说。

  趁着头顶凶兽正在和另外头凶兽角力。

  牧元阳体内道韵喷发。

  化作斐然距离,推着他扶摇直上,直接也窜到了凶兽的背上!

  果然,舒服多了!

  凶兽的背上都极为平坦,而且也相对安稳些。

  毕竟凶兽体积庞大,就算是碰撞运转,对于他们的影响也不大。

  他也得以看得到了那些奇形怪状的凶兽。

  让牧元阳再度领略了这些上古武道流传下来的奇葩。

  “怎么办?”牧元阳出声。

  声音很轻,却没有被凶兽的战斗声音给盖住。

  反而是化作丝线汇聚,绵延传入宝树的耳中。

  这不是什么所谓的千里传音,也并非奇异秘术。

  只是对于气的种驾驭方式罢了。

  只要天罡级别以上的武者,都可以做到。

  宝树正抱着那颗大树在凶兽的背上来回晃荡,闻言撇了撇嘴:“我哪知道怎么办。”

  “还要不要把他们引到中间去?”

  “这情况怎么引?况且也没有必要!”

  牧元阳点了点头。

  反正他们的计划就是让凶兽自相残杀。

  把所有凶兽都引到中间去,也而不过是为了效果更好些。

  要不然引两三头凶兽让他们厮杀,不也是样么?

  只不过是为了节省时间,提升效率罢了。

  而且几人都在起的话,若是有什么闪失也能够互相照应。

  不过既然现在已经无法控制局面,索性也就听之任之了。

  反正结果都是样的,过程么,也没那么重要了。

  又听到宝树美滋滋的说:“他们那边的凶兽,绝对没有咱们这边多,会儿等他们杀得差不多了,咱们再出手,收获二添作五,岂不是美哉?”

  原来他打的是这个主意!

  凶兽多,内丹就多,收获就多!

  其他方向的凶兽可不定有这边多。

  若是引到中间去,这收获就得平分!

  到时候就相当于让他们把到嘴的肥肉吐出来!

  虽然大家都是同伴,可资源这东西,,,多多益善!

  从最底层的炼体武者,到现在的大圣。

  所有人都没有停滞不前。

  所有人都希望更进步!

  而修行重要的东西之,就是资源了!

  谁不想多得到些资源?

  况且亲兄弟还得明算账呢!

  “这家伙该不会是故意把凶兽引到这边来的吧?”牧元阳觉得很有可能。

  这家伙很可能是看到自己这个方向的凶兽多,然后就没折返往回跑,反而是调转方向想再多吸引几头凶兽,就地让他们厮杀,到时候好自己吃独食!

  虽然看破了他的心思。

  可牧元阳也没多说。

  他也想多得到些资源。

  于是乎笑呵呵的答应了:“就听宝树兄的!”

  宝树点了点头,看了牧元阳几眼。

  笑着说:“我看你也挺投缘的,会儿带你去弄点好东西!”

  “什么好东西?”

  “会儿你就知道了。”

  宝树不说,牧元阳就没继续问。

  两个人就像是猴子样,在凶兽背上来回乱窜。

  不管下面的战斗如何残酷严峻,却始终也都有他们的片净土。

  毕竟那些凶兽的目标本来也不是他们。

  所以现在的危机也算是解除了。

  就老老实实的等着收获就好了。

  咣当。

  大地阵震颤,血花溅起十几丈高!

  终于有凶兽丧命了!

  第个,第二个,第三个,,,

  这些庞然大物,悍不畏死的战斗着!

  凶性在这样的时候,才体现的淋漓尽致。

  它们根本不知道退缩,不知道胆怯。

  只要心要杀掉眼前的敌人!

  伤痛,只能够让他们更加的残暴!

  痛苦,只能够让他们更加的愤怒!

  战斗,持续到生命耗尽的那刻!

  牧元阳看得心惊。

  心中也有些感触。

  不为凶兽,为人!

  这些凶兽强悍么?

  每个凶兽,都有媲美圣者的战斗力!

  或者说,它们比圣者还强的多!

  皮糙肉厚,体型庞大。

  而且气血浩瀚,力大无穷。

  若是同样放出去,它们能够造成的破坏力,绝对是圣者望尘莫及的!

  它们的实力绝对是远在圣者之上的。

  可偏偏牧元阳等人能够轻而易举的诛杀它们。

  因为什么?智慧!

  略施小计,就让这些足以碾压牧元阳二人的庞然大物,自己厮杀了起来。

  然后让牧元阳二人坐收渔翁之利。

  甚至没费多少的功夫,就收割了如此之多的凶兽。

  这么多的凶兽若是放出去,怕是足以霍乱洲之地!

  可现在,就这么简单乃至于轻松的就解决了!

  种智商上的优越感油然而生。

  “如果所有的凶兽都是这个水平的话,以后凶兽就得保护起来了,,,”牧元阳恶趣味的想着。

  可不是,如果凶兽都这么好对付。

  那还剿灭什么孽窟。

  保护起来啊!

  这里以后就是供给圣者修行的最大资源地!

  当然,也只能是想想罢了。

  仅仅是现在已知的最强高品凶兽,都不是他们能对付的。

  更别说隐藏在孽窟深处,那么连他们都未曾见过的更强的凶兽了!

  “终有日,孽窟会被踏平!

  到时候这些凶兽,都会成为武者豢养的生物,作为武者修行的资源!

  虽然可能很遥远,可那天,绝对会来临的!”牧元阳想着。

  比起这些凶兽来,除了智慧上的优势之外。

  人类还有种优势,,,人多!

  随着时间的推移,人族的强者会越来越多。

  而孽窟当中的凶兽会越来越少。

  终有日,彼此之间的差距会完全调过来。

  那时候,才是现在武道真正的盛世!

  牧元阳这边还想着,旁边的宝树提醒道:“差不多了!”

  “恩!”

  牧元阳点了点头。

  眼前的战斗已经快结束了。

  只剩下两个最强的凶兽,还在厮杀着。

  可它们同样也已经遍体鳞伤,摇摇欲坠了。

  既然这样,也就没有理由等下去了。

  二人各自出手。

  很快就击杀了剩下的两头凶兽。

  “终于到了收获的时候了!”宝树搓着大手。

  然后居然把怀中的宝树,,,立在了地上!

  “感情您这玩意能放下啊?”牧元阳白了他眼。

  宝树也不理他,直接从宝树上摘下把兵刃,开始收获之旅。

  牧元阳也不怠慢,抽出佛骨就去“挖洞”了。

  比起先前的几头凶兽来说,这些凶兽好处理的多。

  毕竟这些凶兽都经过了番鏖战。

  而凶兽的破坏力可比武者要强大的多。

  牧元阳等人除非开大招轰炸,否则根本难以造成太大的伤害。

  可那些凶兽不然,巴掌下去,肉山都成肉坨了!

  更别说那战斗极为的惨烈。

  地上几乎没有完整的凶兽尸骸。

  有的断手断脚,白骨森森。

  还有的干脆就是断成了两截,肠子肚子流淌满地。

  好阵腥臭味道四溢。

  也有的被咬碎了脑袋,脑浆崩流。

  甚至于还有的凶兽,直接就被撕碎了!

  这倒是让二人省了好大的功夫。

  不过因为害怕引爆内的关系,所以收取的也极为小心。

  这不到二十头凶兽,花费了二人个多时辰的时间。

  “发财了,共十八颗内丹!”宝树搓着大手。

  牧元阳也是喜形于色,因为他发现这些内丹当中,黑水内丹比较多。

  他们之前已经讲好了,各自的内丹属于各自。

  剩下的内丹再平分!

  也就是说,牧元阳能够得到更多的好处。

  宝树也不觉得不满,毕竟这些内丹中竟然有三颗木属内丹。

  木属内丹本就稀少珍贵,基本上颗木属内丹能换三颗乃至更多的普通内丹。

  当然,这只是个虚价,至于怎么回事还得看实际情况。

  二人就地瓜分。

  牧元阳得了十颗内丹,其中五颗黑水内丹。

  宝树得了八颗,其中三颗是木属内丹。

  二人都对此行的收获非常满意。

  若是回去平分的话,他们绝对得不到这么多的内丹。

  “有了这四颗青木内丹,我就能够再度突破了!”宝树喜形于色。

  牧元阳疑惑的问道:“难道圣者境界不是巅峰么?还能够再度突破?”

  宝树也没有藏私,也是因为心情愉悦的关系,所以微笑解释道:“你突破时间太短,所以对于圣者不太了解。

  虽然圣者是现在武道的巅峰,可是圣者同样也分高下。

  这个高下强弱,则是以大丹的品级而分!”

  倒是和凶兽的区分方式没有什么分别。

  可转念想,圣者不正是通过汲取凶兽内丹当中的道韵修行么。

  这样的区分方式也是合情合理。

  “那宝树兄现在是什么境界?”牧元阳虚心请教。

  宝树傲然笑:“我乃是丹成三纹,下品圆满的境界!”

  “其他人呢?”

  “叔般兄也是三纹,极乐圣二纹圆满,这次有了那颗龙龟内丹,想来也能够突破了,阴虚那老家伙,才是纹巅峰,所以他谁也打不过!”

  “剑圣呢?”

  “他?”宝树吐了口浊气,“五纹!”

  看到宝树那副略有羡慕的神色,牧元阳也是暗暗惊讶。

  第二百四十六章,吃清不吃黄

  经过宝树大圣的解释之后,牧元阳大概了解了圣者的划分。

  并且根据自己的实力做出些判断:“我借助海域的力量,应该比宝树差点,也差不了多少,大概能够算是三纹吧!”

  可他又不由得惊讶发问:“苏慕白那么强,也只是五纹?”

  他是和苏慕白交过手的,所以对苏慕白的实力是有些了解的。

  毫不夸张的说,绝对碾压自己。

  虽然并肩作战这么多次了。

  可到现在为止,牧元阳也看不到苏慕白实力的极限。

  也就是说这个人,,,深不可测!

  牧元阳深深的怀疑,若是苏慕白全力出手的话,自己可能连剑都接不住!

  可就算是苏慕白强大到这种地步,竟然也只是五纹?

  宝树当然知道牧元阳的想法,不由得羡艳说:“圣者之间的差距本来就不小,和凶兽样,每三品划分个品级。

  每提升纹,对于道韵的驾驭能力都会得到增强。

  每提升品,对于武者的实力提升也是十分之巨大的!

  苏慕白已经是五纹了,他体内的道韵本来就比下三品的武者深厚,而且还修行的是极致剑意的路子,所以战斗力极为的强悍,远超我等数倍!”

  “若是寻常五纹呢?”

  “普通五纹要比苏慕白弱些,当然也分情况。

  比如魔主,同样也是五纹,可其道韵更精粹,战力也不会比苏慕白弱。

  当然,就算是最普通的五纹,也可以碾压咱们,所以如果惹到了那样的大手子,就赶紧跑吧,打不过应该也能跑得掉。”宝树这么说。

  牧元阳十分好奇:“这天下的五纹大圣多么?还有更强的了么?”

  “当然是有的!”宝树说,“虽然现在武道比之上古武道不值提,武者上的实力也有十分明显的差距。

  可现在武道,也并非没有惊艳才绝之辈。

  当今武道也兴盛了这么多年,怎么可能没有些老前辈存在呢?”

  也是了,虽然现在的武者,不能如上古武者般,动辄就活了几千年,乃至于上万年,传说当中还有什么亘古长存,与天同寿。

  现在的武者是远远做不到的。

  随着年岁越长,武者体内的精气就会不由自主的流失。

  寿元自然也就会慢慢耗尽了。

  不过正常情况下,如果没有太过于严重的伤势,宗师武者都能活上三二百年。

  这些融合了道韵的圣者,可能活的时间更长些!

  虽然极限可能都达不到上古武者最低的标准,却也是相当漫长的时间了。

  在这么长的时间里,不可能没有些强者留存下来。

  毕竟武道昌盛,人人向武,不乏惊艳才绝之辈。

  就像是山满楼的五气榜,三花榜,几乎榜上的所有人,都有冲击宗师的实力!

  排名靠前的些,甚至都有圣者之姿!

  老的不死,小的崛起。

  在这样的前提下,不可能没有强者。

  “最强的是几纹?”牧元阳又问。

  “这个我也不知道,毕竟那些前辈德高望重,我也不敢随便开口询问。

  不过这么跟你说吧,随便拿出来个最弱的,都能吊打苏慕白!

  你说有多强?”宝树咧嘴说。

  牧元阳吓得怔,又急忙发问:“既然那些前辈这么强,是否进入过九层以上?而且以他们的实力,怎么不彻底覆灭天庭?”

  “九层以上肯定是有老前辈去过的,不过他们也不会告诉我们。

  九层以上就是绝地,这是天下都公认的事实。

  反正咱们这些人是没去过的,知道有人去过,,,却再也没出来过!

  至于天庭么,,,这里面弯弯绕绕太多,那些老前辈的想法也不是咱们能够揣度的。”

  宝树叹了声,身为天下最强大的批人之,他竟然漏出了无力的神色。

  很显然,他是被那些老前辈教育过的。

  牧元阳不觉怅然。

  他本以为圣者就是最强的了。

  却没想到圣者也有如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