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她看着眼前的牧元阳,只觉得是那般舒服。

  就像是自己最珍视的宝物失而复得了。

  看到她这番姿态,牧元阳也是心中感动。

  说实话,他这么长时间可没见到过夭夭这样柔顺的姿态过。

  又急忙哂笑两声,对众人道歉:“抱歉抱歉,是某家心急了。”

  他道歉真诚,其他人自然没有深究的理由。

  而且经过了这次共同的孽窟之旅之后。

  大伙之间的相处也越发的融洽了。

  尤其是极乐圣,看牧元阳真是说不出来的顺眼。

  来是牧元阳先前的做法着实让人欣赏。

  重情重义,重义轻生。

  竟然愿意以身赴险,来救相处不久的自己。

  这样的人,绝对是值得深交的!

  二来是因为牧元阳对夭夭很好。

  极乐圣也是惜花之人。

  就看这四个宗师佳人死心塌地的模样。

  就应该知道极乐圣平日对她们必是极为宠溺的。

  现在看到牧元阳的做法,倒是让他有种惺惺相惜之感。

  可不是每个人都愿意为了自己的姬妾,去得罪和自己同境界的强大武者的!

  其他人对牧元阳也是十分的尊重。

  毕竟牧元阳的人品和实力,都得到了他们的承认。

  又听到苏慕白疑惑出声问:“你是如何从那金光手中逃脱的?”

  大伙闻言也都支棱起了耳朵。

  对这个问题十分的好奇。

  是了,那金光的实力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连苏慕白都撑不过招。

  其他人也都被穿了个透心凉。

  牧元阳到底是如何逃脱的呢?

  而且居然是毫发无伤!

  牧元阳微微笑,他当然不能说出实情来。

  好在他早就准备好了说辞,是以故作庆幸的说:“我当时也以为这次必死无疑了。

  却没想到在那金光马上就要追上我的时候,突然又出现了道青光。

  然后二话不说就跟金光打了起来,金光被打得狼狈逃窜,不会儿就消失不见了。”

  众人闻言若有所思。

  听到书圣猜测说:“那金光很可能是高层,乃至于高层以上的凶兽。

  被其他凶兽追杀下来,然后碰巧遇到了咱们。

  后来追杀的凶兽下来了,才会再度逃窜离开。”

  其他人也点了点头。

  倒是和书圣的想法不谋而合。

  又听到宝树问:“那么咱们现在该怎么做?

  还要不要继续进入孽窟?”

  苏慕白闻言摇了摇头:“现在咱们的实力都受到了重创,进入孽窟的话太过于危险了些!”

  “不错,尤其是极乐圣,伤势十分严重,怕是难以出手,如果继续战斗的话,怕是要跌落圣境,还是让他多疗养段时间才行!”书圣也这么说。

  阴虚补充说:“我也觉得咱们不宜再进去了。

  那两个凶兽也不知道是否会折返,也不知道胜负如何。

  若是咱们贸然再进去,反倒是碰到了更强的凶兽,岂不是自寻死路?”

  书圣点了点头:“咱们还是先疗伤,而且发出求援书信。

  等到其他的大圣赶来相助,咱们的伤势也就疗养的差不多了。

  到时候汇聚足够的力量后再进入孽窟才更稳当些!”

  其他人也是这样的想法。

  书圣补充说:“而且这次孽窟的凶兽必其他孽窟的要强些!

  就算是没有那两个古怪的凶兽,咱们清缴中品凶兽怕是也很吃力。

  反正二层的凶兽也被咱们杀得差不多了,不会有凶兽逃出来。

  咱们也无需急于时,还是做好万全的准备才行!”

  大伙都没有意见。

  作为东道主的牧元阳就邀请众人进入钓鲸岛暂住。

  钓鲸翁当然是点意见都没有。

  “这些都是名满天下的大圣,也都是本座的好朋友,若是怠慢了少许,当心你的脑袋!”这是牧元阳的原话

  其实就算是牧元阳不说,他也得好生伺候。

  毕竟他脑袋也不多,就个。

  又听到牧元阳警告说:“还有,嘱咐人不要去惊扰几位大圣疗伤,若是因此耽搁了伤势,本座唯你是问!”

  听到牧元阳这么说,钓鲸翁急忙隐藏起了自己的小心思。

  牧元阳也是知道这家伙不靠谱,才特意警告的。

  其他人却不知道这些。

  他们知道这钓鲸岛是牧元阳的地盘。

  现在牧元阳如此热情招待,还详细嘱咐,他们心里当然是舒服的。

  就各自道谢客套几声。

  就被钓鲸翁安排去房间疗伤了。

  而其他岛屿的武者,则是被牧元阳勒令散去了。

  他们倒是也没有什么意见。

  毕竟他们根本也进不去。

  就算是能进去,也不敢进去。

  毕竟连这些大圣都狼狈而归。

  他们几条命进去浪费啊?

  很快,熙熙攘攘的河岸就冷清了下来。

  牧元阳却始终都没走,就待在了这片海域上。

  当然,还有夭夭。

  把玩着夭夭怀中的几多宝物。

  牧元阳咧嘴笑:“这些家伙倒是大方!”

  他当然知道这些宝物的珍贵了。

  不说那极乐令和那金色书页。

  仅仅是苏慕白的剑意,那就是万金难换的好宝贝!

  又听到牧元阳说:“有了苏慕白的剑意,以后你的安全也算是有了保障,我也就放心的多了。”

  牧元阳还真是担忧夭夭的安危。

  毕竟她也只是天罡境界。

  虽然实力不弱,可在江湖上也算不上是流强者。

  现在有了可以威胁到宗师的底牌,这才算是安稳。

  夭夭闻言却撇了撇嘴:“你的实力也不比我强到哪儿去!”

  牧元阳闻言怔,然后当时就不愿意了。

  道韵裹,夭夭当时就动弹不得了。

  “小样,在我的地盘上,大圣都服服帖帖的,你还敢跟为夫犟嘴?”牧元阳捏了捏夭夭的脸蛋。

  后者含羞带臊,怒目而视。

  牧元阳放开了她。

  心里满是感动。

  他知道个天罡,要站在大圣面前,得面对多大的压力!

  牧元阳就算是有了大圣的战力,刚开始接触大圣的时候,也是战战兢兢。

  而夭夭为了询问他的安危,竟然是独自面对五位大圣!

  这需要多大的勇气?

  可他却没有把自己的感动说出来,只是郑重的说:“放心吧,以我的现在的修行速度。

  估计也用不了几年,就能够吊打魔主了。

  那小魔崽子要是敢跟我抢夫人,到时候叫上苏慕白他们。

  踏平圣山,娶你回家!”

  他这话说的有些狂傲。

  可夭夭竟然不觉得突兀。

  反而是诞生了种信任的错觉。

  她竟然觉得牧元阳真的能做到那些!

  于是她点了点头,也没有多说什么。

  又听到牧元阳对她说:“这些东西都是好玩意儿,你都收起来吧。

  不过这极乐令和书页,非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可不能随便使用。

  人情这东西,用出去就不值钱了!”

  “你也是天罡境界,这菩提子对你也有用处,,,”夭夭犹豫说。

  又看到牧元阳摆了摆手:“放心吧,我想突破的话随时都能突破,还是你收起来吧。

  你们圣心魔宗的功法,本来就偏阴毒邪恶,有了菩提子帮你镇压心魔。

  以后再修行起来,就事半功倍了,我拿着也没什么用。”

  夭夭点了点头,收起了宝贝。

  而牧元阳则是打开了空宝。

  掏出来,,,堆肉!

  泛着淡淡的腥气。

  夭夭疑惑的看着牧元阳。

  听到牧元阳解释说:“这些血肉当中,蕴含着极为精粹的血气精华。

  对于天罡武者来说,有莫大的帮助。

  你现在已经是接近天罡大圆满了,服下之后,可以让你更快进入五气境界!”

  夭夭点了点头。

  也没多说。

  虽然这肉卖相不太好。

  可对于武者来说,提升实力才是最重要的。

  她又忍不住好奇的问:“这些血肉,都是孽窟当中得来的?”

  牧元阳知道她的心思。

  微笑说:“没错,这些事儿你以后就知道了。”

  他没过多的解释,她也就没有继续问。

  只是在心里暗自揣度着。

  又听到牧元阳对她说:“以后你就不要下遗迹了!”

  语气坚定,不容置疑。

  夭夭的实力不弱,应该说是很强。

  对付般的五气应该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可是遗迹过于凶险,就连大圣都能够折戟沉沙。

  何况区区个天罡?

  牧元阳爱极了夭夭,可不想让她葬身遗迹当中。

  夭夭闻言怔,随后撇了撇嘴:“不下遗迹,哪里来的修行资源?”

  “我养你!”

  牧元阳说的斩钉截铁。

  他终于能够说出这句话了。

  他现在也确实有说这话的底气了。

  夭夭的实力不弱,需要的修行资源也不少。

  可对于牧元阳现在的势力来说,完全不值提。

  以牧元阳的实力,日常修行尚且只需要两颗培元丹罢了。

  夭夭和他实力差不多,多也多不到哪儿去。

  牧元阳现在是完全可以负担的。

  “养我?”夭夭闻言眯起了眼睛。

  像是两弯月牙,却闪烁着亮光。

  她不想让牧元阳看到那亮光。

  可她真的忍不住了!

  她不知道牧元阳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到底是什么样的心境。

  是骄傲,是温柔,是深情?

  可却已经让她的心儿都化了。

  这简单的三个字里面,蕴含着太多的东西了。

  多到让夭夭觉得沉重的地步!

  她感动。

  感动到让她的骄傲都无法掩饰的地步了。

  她现在就想扑到牧元阳的怀里。

  可她忍住了。

  因为她不仅仅是个女人,她还是个武者。

  她有自己的武道信念!

  自强不息!

  她不想依附任何人,就算那个人是牧元阳!

  “等你什么时候成了真正的大圣,再说这句话吧!”夭夭这么说。

  牧元阳知道她的心思,也不强求,只是再度嘱咐:“以后不能下遗迹了!”

  看到他认真而且执拗的目光。

  夭夭只能点了点头。

  牧元阳这才放心。

  又伸手把夭夭拽到了怀里来。

  夭夭根本就没反抗,她知道反抗没有用。

  在这片海上,牧元阳可是强无敌的。

  况且,,,她也不想反抗!

  天已经黑了。

  今儿月儿圆,月色如华。

  看着怀里比月儿还美丽的夭夭。

  牧元阳神色意动:“便宜我次?”

  夭夭白了他眼。

  然后,,,点了点头。

  她竟是不想再拒绝了。

  牧元阳见状喜不自胜。

  那还客气什么。

  念头动,有氤氲雾气升腾。

  瞬间就遮掩了方圆百丈的范围。

  又觉得有些不安全,索性就用道韵给四周都封锁了。

  别说是人了,就连声音都传不出去!

  这家伙倒是鸡贼的厉害。

  夭夭白了他眼。

  合上了双眸。

  反正早就是他的了。

  第二百五十四章,再入孽窟

  春风再再再再度后。

  夭夭选择了离开。

  现在局势已经明朗。

  她留下来也没有什么用。

  毕竟孽窟只有大圣才能进去。

  她在这儿反而是耽误自己的修行计划。

  牧元阳也没有阻拦。

  他也知道拦不住。

  夭夭有她自己的骄傲。

  他倒是可以强行把夭夭留在身边。

  以他的实力,是可以制服夭夭的。

  可那样的话,夭夭就不是夭夭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立的人格。

  不为别人所改变。

  任何人都不行。

  牧元阳爱她也尊重她。

  她愿意去,就让她去好了。

  不管艰难险阻,不敢荆棘密布。

  那都是她的选择。

  牧元阳能做的,就是在她遍体鳞伤的时候,安慰她,帮助她,保护她,然后,,,宰了伤害她的人!

  “夭夭的身份特殊,如果我能够干掉魔主的话,,,”

  牧元阳还琢磨着怎么利用夭夭的身份做些文章。

  夭夭的心现在已经被他彻底的收服了。

  身体也是!

  而夭夭作为圣心魔宗的圣女,是有资格继承宗门的。

  当然,若是想要做到这步。

  就必须要铲除魔主和魔子才行。

  这些距离牧元阳还有点远。

  在这片海域上,他是威严神武的大圣。

  可离开了这片海域,他弱的可怜。

  再说了就算是在这片海域上,他也不定打得过魔主!

  “等到此间事了,我也应该好好打磨修行了!”

  牧元阳感受着体内的变化。

  五脏已经到了现在的极限。

  而有鸿蒙经帮助,扩充气海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不过也不能急于时。

  现在牧元阳还是以适应身体的变化为主。

  毕竟这种变化和力量是凭空而来的。

  并非牧元阳辛苦打磨修行得到的。

  难免是有些滞涩。

  必须要精心体悟掌控,才能够融为体。

  到时候,就是牧元阳突破到五气的契机!

  “刀法上进步也很大。

  现在想要更进步,除非机缘到来。

  否则也只能够点点琢磨刀法,水滴石穿了!”

  经过苏慕白的指点后,牧元阳的刀法也水涨船高。

  现在他敢拍着胸脯说,天下刀法胜过他的,三两人而已。

  他已经是当之无愧的刀法大家了!

  可惜却没有相匹配的修为。

  非得进入大圣境界后,才能够把他的刀法造诣发挥得淋漓尽致。

  而且以他现在的修为,想要让刀法更进步也很难。

  除非是如苏慕白般融合道韵。

  否则的话,已经接近极限了。

  如果说以前的刀法修行,是添砖加瓦。

  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原本的平地起高楼!

  而现在,如果想要更进步的话。

  牧元阳则是要把这高楼推蹋掉才行!

  他现在还远远做不到这步。

  “刀法上就是日积月累,水滴石穿。

  修为上也已经到了瓶颈,虽然可以很快进入五气,不过进入五气后,却还得精心打磨沉寂段时间,才能够再度突破。

  而现在若是想要继续提升战力的话,,,就只能在秘术上下功夫了。”

  牧元阳琢磨着。

  他是修行了不少秘术的。

  攻击类型的有紫阳手,摘星手,血河掌,,,各式各样八九门。

  不过除了紫阳手之外,其他的都只能算是初学,连精通都算不上。

  紫阳手也只能算是小成而已。

  因为他平时作战也不用攻击秘术。

  都是以刀法刀术作战。

  他暂时也没有继续修行更多攻击秘术的打算。

  不过倒是可以再把紫阳手琢磨琢磨。

  紫阳手,可是无上级别的秘术。

  至于其他的秘术,就先放放。

  贪多嚼不烂,而且也浪费时间。

  防御类型的有金刚会。

  这门秘术却已经被牧元阳修炼得十分精深了。

  只不过他肉身本就强悍。

  经过天龙池,和这次洗涤之后,更是强悍。

  金刚会也只是起了个锦上添花的作用罢了。

  身法学了两门,灵鼠九连身,和迦楼罗法。

  这两门秘术也算是登堂入室。

  虽然不算是精深,但是平日赶路或是作战也都够用了。

  至于其他的秘术也没多少,就门天龙禅唱而已。

  反倒是其他的手段有很多。

  神藏经附带的三门神通。

  神目,谛听,天宪!

  本身还修炼了不死经以及紫气。

  道印所附带的三种印法,更是攻守兼备。

  这样算起来,牧元阳的手段也不少。

  而且五花八门,算是修行得极为全面,没有短板。

  “再修行更多的秘术,对我的实力也没有多少提升。

  寻常的秘术我看不上,高深的修炼起来太费时间,有多少人为了修行门功法,用声来浸滛。

  而等到圣者境界的时候,这些秘术也就没什么帮助了。”

  大圣是以道韵为主的。

  其他的手段只能算是辅助。

  虽然也都修行几门压箱子底的攻击手段。

  可都是为了让道韵更好的发挥出来。

  牧元阳有刀法就足够了。

  却是不需要再修行更多。

  至少现在是不需要的。

  “与其浪费时间去修行更多的秘术,倒不如把现在的秘书再琢磨琢磨。

  别的不说,道印附带的三种印法,可是极为玄妙高深,我浸滛了这么长时间,也只能算是粗粗小成,或者说是连小成都达不到!

  那么接下来,就是以道印为主要修行方向了!”

  牧元阳琢磨着。

  常言道吾日三省吾身。

  又有温故知新的说法。

  时刻琢磨自己的武道路径是非常必要的。

  这样可以让你把有限的时间发挥出更多的效果来。

  也可以让你少走许多的弯路。

  牧元阳直都有这个习惯。

  是因为前世在武藏当中养成的。

  那个时候,他每天都在琢磨,用什么样的方式来修行,走什么样的武道才是最正确的,这让他获益到现在。

  牧元阳正琢磨着。

  钓鲸翁来了。

  然后毕恭毕敬的给牧元阳送上了几个空宝。

  空宝这玩意当初牧元阳拼了老命只为了混到个。

  可现在,却是唾手可得。

  这就是修为和境界的好处了。

  只要你够强。

  权利,地位,尊严,女人,财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