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既然这样,那他为什么要斩杀下六层的凶兽呢?”

  这点,三道君也很疑惑。

  连高品内丹对他都没有什么帮助,中下品内丹就更没用了吧?

  书圣却自己脑补出了答案,他认真的解释说:“想来是因为我说过,咱们的目标是清缴中品以下的凶兽。

  前辈又知道咱们身受重创,所以顺手就帮咱们把这些凶兽都杀干净了。

  霸刀前辈,果然德高望重,泽被苍生!”

  大伙闻言各自点了点头,觉得书圣的说法很靠谱。

  又看了看三道君,心中不觉鄙夷。

  同样都是前辈,你看看人家!

  三道君也不觉得惭愧,反而是微笑说:“什么时候等本座到了那个境界,自然也会泽被苍生。

  好了,既然那前辈帮咱们把下六品的凶兽都清缴完了。

  咱们这回就老老实实的在这儿猎杀高品凶兽就好了!”

  众人自然没有异议,就商议起如何配合,如何猎杀凶兽的计划来。

  而与此同时。

  牧元阳也进入了孽窟第十层!

  进入第十层之后,牧元阳惊讶不已。

  和前几层明显的孽窟风格不同。

  第十层,有了自己的地貌!

  映入眼帘的,居然是片望无际的沙漠!

  要知道,前面的孽窟当中,虽然也有各式各样的地貌。

  若山岳,若河流,若湖泊,若丛林,,,可都像是强行拼凑到起的!

  而且脚下踩得,还是那不知道材料的石板。

  而这里旱海伴狂风,黄沙漫天。

  极为自然且真实。

  就像是真的离开了孽窟,来到了荒州荒凉之地般!

  “高品之上,果然多了许多玄妙!”牧元阳心中惊叹。

  他不知道眼前的无垠沙漠,到底是上古武者以大威能搬运到这里的,还是说以大玄妙演化出来的,,,可无论是哪种,都足以让他心生崇敬。

  上古武道的精妙,哪怕是点滴,都足以震撼心灵。

  牧元阳沉寂心神,继续向前。

  漫步在沙漠之中。

  耳边是劲风凛冽,呼啸不止。

  苍茫,寂寥。

  种荒凉之感油然而生。

  “以后有机会,非得去荒州看看不可。

  看看那火山延绵,听听那驼铃轻吟。

  体悟下大漠孤烟直,又该是什么样的意境!”

  牧元阳想着。

  他不敢贸然动用的道韵赶路。

  只能小心翼翼,如朝圣者般,以脚力前行。

  饶是如此,速度也不慢。

  风沙打在脸上,不断的抽离他体内的水分。

  牧元阳可以驾驭黑水道韵,所以倒是不觉异常。

  走了许久,却也没看到哪怕是头凶兽。

  饶是风沙遮天蔽日,挡住了眼帘。

  可那些凶兽的体积庞大,都如山岳般。

  按理来说应该是不难发现才对。

  毕竟它们又不是死物,会任由风沙掩埋住身躯。

  可以牧元阳的目力,目眺望。

  看到的都是马平川,伴随着杏黄风沙。

  这倒是让他十分的疑惑。

  孽窟孽窟,没有凶兽,还叫什么孽窟?

  牧元阳正纳闷着。

  却忽然见到前方沙海翻滚!

  若波涛阵阵,若浪花涟漪。

  以个点为中心,沙海疯狂的翻涌着。

  “还真是藏在了沙海里?”牧元阳眼睁睁的看着。

  从沙海当中,钻出了头凶兽来。

  那凶兽的体积并不大,大概四五丈左右。

  当然,这已经很庞大了,所谓的“并不大”,只是说和其他凶兽相比而已。

  那凶兽像是蝎子样的身形。

  却长了足有九条长尾巴!

  身前的两只大骜,分外骇人。

  头顶上好像还顶着颗明珠!

  明珠杏黄铯,散发出淡淡的光芒来。

  衬得那原本暗金色的凶兽也泛起了黄光。

  牧元阳心下更是惊讶万分:“竟然没有看到血气巨柱?”

  凶兽体内的血气是十分蓬勃浩瀚!

  可以让血气离体之后久久不散,成为血气巨柱。

  而血气巨柱,同样也是中品凶兽的作战手段。

  它们可以以本能来驾驭血气进行攻击或者是防御。

  至于高品凶兽,牧元阳没和他们交过手,所以不知道。

  不过牧元阳却可以通过神目窥见到他们头顶的血气巨柱!

  如狼烟般冲天而起!

  可是眼前这家伙,居然没有任何血气显露!

  “是因为我的神目不足以差距到这凶兽体内的血气么?”牧元阳心中疑惑。

  却忽然看到那大蝎子居然朝自己爬了过来。

  爬的速度很慢,摇摇晃晃。

  就如同蹒跚学步的孩童般。

  虽然牧元阳无法明白这动作的意图。

  可是却能够通过谛听感知到这凶兽的情绪。

  畏惧,犹豫,挣扎,坚韧,,,这凶兽,果然也有神智!

  只不过看起来神智很低,远不足以和四脚蛇抗衡。

  可也比寻常凶兽强得多。

  牧元阳不敢轻举妄动。

  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它爬到自己身前。

  然后,,,趴底了身子!

  九根长尾巴从侧翼延伸到牧元阳的脚下。

  似乎是条台阶,直通它平整的背部。

  牧元阳福至心灵,爬了上去。

  第二百五十九章,御金龙

  牧元阳被迫登上了“大蝎子号”。

  坐在蝎子的背上。

  大蝎子屁股上的九根长尾巴。

  编制弯曲着给牧元阳扣在了里面。

  然后从关节处冒出杏黄铯的光芒。

  勾连成片,像是个罩子给牧元阳罩住了。

  让他可以免受风沙的侵袭。

  “倒是怪贴心的!”牧元阳苦笑。

  避免了风沙的侵袭。

  大蝎子如道光影般,在沙海间穿梭。

  风驰电掣般!

  而且坐在它背上的牧元阳,感觉不到任何的颠簸感觉。

  反而是,,,挺舒服的!

  可关键是,,,他特么压根就不想坐啊!

  “这东西特么打算带我去哪儿啊!”牧元阳忧心忡忡。

  却也根本没有摆脱这蝎子的办法。

  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他带着自己穿过了沙海。

  钻进了十层当中。

  十层,竟然是片茂密的丛林。

  郁郁葱葱,参天而立。

  宛若置身于深山老林当中。

  进入十层之后,蝎子没有继续向前。

  对于凶兽来说,阶级制度是十分严苛的。

  如果不是这蝎子已经有了些灵智,怕是它都不敢踏入这十层。

  在入口处等了片刻。

  来了只奇形怪状的猛兽。

  体态像是黑熊样,却侧生双翼。

  那黑熊来了之后,二话不说匍匐在地。

  然后蝎子的尾巴再度蔓延出去,连接了自己的背和黑熊的背。

  毫无疑问,这意思是让牧元阳“倒车”啊!

  牧元阳苦笑声,上了“黑熊号”。

  然后是第十二层,片汪洋!

  牧元阳下了黑熊,坐上了头大玄龟。

  十三层,烈焰熊熊。

  牧元阳坐着头火鸟渡过。

  十四层,铁树如林。

  换乘头白毛鼠。

  十五层,十六层,,,牧元阳扶摇直上!

  半月后,七层。

  众人盘膝在地调理,长舒了几口浊气。

  只有三道君还老神在在的向八层入口处观望着。

  这半个月内,他们终于把七层的凶兽清缴得差不多了。

  足足有六七十头!

  每三层,凶兽的数量都会大幅度的提升。

  到三层只有二三十而已。

  三四五层就是四五十。

  到了九层左右,怕不是得有个百八十头左右!

  百八十左右的高品,嘶,毁天灭地的力量啊!

  清缴了七层之后,大伙就不打算继续深入了。

  高品凶兽的威胁太大了。

  就算是有三道君压阵,旦出现过多的凶兽的话。

  也会让众人不可避免的陷入到危机当中。

  毕竟他们大都是下品武者,只有苏慕白是五纹中品。

  晨曦朝露夫妻也可以媲美位中品。

  以他们的实力,是很难对于高层凶兽的。

  三道君倒是有独立诛杀高品的能力。

  可他也不敢肆无忌惮,毕竟他只是孤身人。

  若是来了过多的凶兽,他也是束手无策。

  毕竟苏慕白等人也很难给他提供太大的帮助。

  而且仅仅是七层的收获,已经让人获益匪浅。

  足够很长段时间的修行了,倒是没有必要继续冒险了。

  宝树圣却仍是觉得有些不足:“趁着有三道师叔的压阵,咱们何不再清缴层?”

  他修行木属性功法,而木属性内丹很难得。

  他这次运气也不太好,整个七层居然只有头高品木属凶兽!

  也就是说,他就只得到了枚七纹丹。

  其实其他人得到的也不多。

  可平均估算各自属性的内丹也得到了两三颗。

  而剩下的内丹,则全部被三道君收入囊中了。

  这是应有之意。

  连只看三道君不顺眼的邀月圣都没有说什么。

  如果没有三道君坐镇,他们压根都不敢来高层为所欲为。

  正是有了三道君坐镇,他们才有了获取高品内丹的机会。

  所以虽然三道君从头到尾也没有出手多少次。

  可他的重要性比超过所有人,贡献也最大。

  他拿的最多,是理所当然的。

  其实这都算是三道君仗义了。

  否则的话,人给他们颗自己属性的内丹就不错了。

  在这个世界上,拳头大才是硬道理!

  其他的都是细枝末节!

  三道君明明自己就可以猎杀高品。

  为什么还带你们这些累赘?

  他倒也不是心甘情愿大方的。

  主要是把,,,书圣,宝树,阴虚,这三个人是他师侄。

  算是有很深的渊源在。

  在邀月,玲珑奴和月轮君关系匪浅。

  也不好不给月轮君面子,毕竟在三道君看来,那家伙的心眼可比自己小得多!

  朝露晨曦夫妻二人,又和邀月圣关系不错。

  要是给了其他人,不给他们二人。

  难保邀月圣这娘们又出什么幺蛾子。

  他本身对苏慕白又极为的欣赏。

  这么算算,,,索性就特么全给了算了。

  当然,他心里还是有些不痛快的。

  高品丹的价值可不是中下内丹可以媲美的。

  这次算是他大出血了。

  所以听到宝树说还打算让他出“苦力”。

  三道君当时就不愿意了,闻言没好气的睨了宝树眼:“愿意去你去,老子可不奉陪了!”

  大伙闻言面面相觑。

  原本有点心思也都掐下去了。

  而宝树则只能哂笑两声,自己琢磨:“有了这颗高品内丹,应该足够我修行到中品境界了,,,”

  他想着。

  索性也就知足常乐。

  被动的知足常乐,,,他总不能真自己闯到八层去吧?

  “既然如此,八九层的高品,就留给师叔等人清缴了!”书圣说。

  他们本来来的目的,就是清缴中品以下的凶兽。

  这次能够得到几颗高品内丹,已经算是意外之喜了。

  书圣可不像是宝树那般不知进退。

  三道君点了点头。

  这本来就是武道众人各自的职责。

  各人有各人的任务,各人有各人的机缘。

  如果贸然动作,就会把自己装进去。

  又听到极乐圣说:“既然如此,咱们现在就布置阵法?”

  “可!”

  其他人也都点了点头。

  三道君也没拦着。

  就跟着众人退到了第六层。

  然后在六层入口的恢弘石阶上站定。

  就看到众人各自从空宝中掏出几杆阵旗来。

  而后各自站定方位,体内道韵澎湃而出。

  手中的阵旗散发出古奥的光芒来。

  勾连成片。

  书圣居中挥斥方遒。

  不会儿,这阵法就算是完成了。

  众人长舒了口浊气。

  听到阴虚说:“咱们十位大圣联手,道韵融合之后,配合阵法之精妙,应该足以阻挠高品凶兽段时间了吧?”

  这阵法,居然是限制高品凶兽行动的。

  也是了。

  寻常的凶兽,就算是碰巧跑出去。

  其危险性也是在可以控制的范围内。

  可若是跑出去几个高品的话,,,那后果就很严重了。

  这阵法的目的,就是为了限制高品凶兽的活动范围。

  而之所以把阵法布置在这里,也是有考量的。

  六品以下的凶兽,大部分的圣者都可以进行清缴。

  也就是说,这部分的凶兽是可以控制的。

  而高品凶兽就极为凶险了。

  除非是高品圣者,很难清缴。

  当然,如果多来几个高品,清缴高品凶兽也不在话下。

  可这阵法却不能布置在十层入口。

  因为高品以上,,,你封锁了也没有用。

  “以咱们的道韵强度,这阵法应该可以持续年的时间。

  这样的话,咱们便年之后再聚了?”

  “如此,便就此告辞了!”

  “诸位,他日再见!”

  众人各自抱拳拱手。

  又跟三道君施礼之后。

  就各自离开了。

  既然孽窟已经处理完毕,便宜也到手了,还在这儿大眼瞪小眼干嘛?

  而且他们都有各自的任务在。

  毕竟九州也是有孽窟的。

  而且对于大家来说,九州的孽窟可比这海外的孽窟重要多了。

  因为他们的家在九州,他们的根在九州。

  诸多圣者纷纷离开了。

  可书圣和极乐圣几人却没走。

  “你们说霸刀,,,真的是高品以上的存在么?”极乐圣喃喃说。

  其他人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他们接触过牧元阳,无论怎么看,都看不出牧元阳有什么玄妙。

  可这也是正常的,毕竟高品之上的存在,能够被他们看破端倪?

  这不是玩笑了么。

  而且还有三道君的背书,众人就算是相不相信都难。

  当然,他们心里还是有很大的疑惑的。

  所以才会留下来等待牧元阳的出现。

  到时候是真是假,问便知!

  也才能够解答他们心中的疑惑。

  于是又在这里停留了几日。

  可牧元阳却迟迟没有出现的意思。

  众人也不知道牧元阳什么时候才会出来。

  就这么死等着也不是回事儿,这才不得不纷纷离开了。

  却在离开之前又去了趟主岛。

  对钓鲸翁千叮咛万嘱咐,定要把自己等人的邀请转达给牧元阳。

  孽窟中,这就空了下来。

  而也就在他们离开之后的第三天。

  六层入口处出现了道人影。

  那人盘坐金龙!

  金龙丈八十!

  威严尊贵,云象狴犴!

  摇头摆尾,直接摧枯拉朽的冲破了书圣等人的阵法。

  然后载着牧元阳到了孽窟的入口处。

  金龙俯首,牧元阳滑了下来。

  “多谢前辈相送之情!”牧元阳拱手施礼。

  就看到那金龙摇了摇脑袋,瓮声瓮气的说:“姑爷可是折煞老奴了,,,”

  金龙居然口吐人言!

  牧元阳闻言嘴角抽,看了看怀中老老实实躺着的四脚蛇,心里叫苦不迭:“我特么居然和条四脚蛇成亲了?恩?

  不对不对,只是定亲而已!

  以后我还可以悔婚!”

  似乎察觉到了牧元阳的意图样。

  怀中的四脚蛇猛地张开大口。

  狠狠的咬了牧元阳口。

  牧元阳吃痛,却不敢表现出来,仍是对金龙说:“既然如此,晚辈就现行告退了。”

  “姑爷慢走,记得常回家来看看才好。”

  金龙毕恭毕敬。

  牧元阳只觉得自己晕乎乎的。

  金龙,那可是传说当中的万龙之王者啊!

  就连四圣之的青龙,都比之差了许多。

  虽然这金龙只有其型,却无其神。

  已经再也算不得神物了。

  倒更像是个修为精深的,,,武者?

  只不过是顶着具龙族的躯壳罢了!

  “叹上古武者手段之精妙,居然能够用这种时候苟延残喘到现在!”

  牧元阳心中赞叹,又笑了笑:“然,也只是苟延残喘罢了!

  那些上古时期摘星拿月的仙神后代,居然被困在了这小小的孽窟当中。

  就算是金龙火凤,又能如何?”

  牧元阳念头百转千折。

  又对着金龙道别。

  这才悠悠离开了孽窟。

  离开孽窟之后,先回了趟主岛。

  钓鲸翁把书圣等人的邀请告诉了他。

  牧元阳闻言笑了笑:“这些家伙还真是把我当做朋友了!”

  他却不知道其中过多的曲折。

  “只是我若是真的大圣,少不得是要和他们深交番。

  可现在么,,,倒是可以以书信往来,好歹不能断了情分!

  他日,也可有大用!”牧元阳想着。

  也先把这事儿放到了边。

  反而是跟钓鲸翁商议起商行的事情来。

  说是商议,实际上就是吩咐。

  钓鲸翁压根就不敢有半点异议。

  全然按照牧元阳的吩咐做好准备。

  随时听后牧元阳调遣。

  牧元阳自是满意。

  想了想,又嘱咐道:“日后少不得还有大圣前来,你小心伺候。

  看在我的面子上,应该也不会有人难为你。

  接下来的段时间,本座要闭关,你少给老子惹点祸!

  如果真是有强敌来袭,就报我名号。

  实在不行可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