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先入为主,只以为以牧元阳的身份和背景。

  那要是想要建立商行,必然是流商行才行!

  而流商行,怎么说也得占地百亩,起高楼吧?

  百亩之地不算多,可河源城却很难凑出来。

  在冯笑看来,最好的办法当然是重新规划河源城的格局了。

  虽然会对现在的收入有些影响,可冯笑也不认为牧元阳会放在眼中。

  当然终归还是要听牧元阳的意见。

  牧元阳微微沉吟,暗暗思索道:“既然是要建立商行商会,那自然是要最顶尖的!

  不华贵无以彰显威严,不气派无以展露心胸!

  到时候才能引来八方客,聚气藏风,继而生财!”

  牧元阳建立商会的目的当然是为了赚钱!

  其实牧元阳现在不缺钱,可总不能坐吃山空不是?

  也是为了给自己的势力找到个可以持续发展的财路。

  只有拥有自己的财路,这个势力才算是完整的!

  而既然想要赚钱,那自然就要考虑到顾客的感受了!

  很多商铺都被修建得富丽堂皇。

  是因为什么?

  不是说商铺高端东西就定好了。

  可大门脸大富贵,却能够引来更多的客人!

  君不见。

  天下闻名的几大商行。

  哪个不是修建得富丽堂皇。

  哪个不是雕梁画栋,哪个不是恍若人间仙境?

  不这样,怎么才能彰显自己势力的格局?

  不这样,又如何让客人放心的走进来?

  商铺的建筑就像是个人的脸样。

  脸长得好看,虽然不定代表这个人是好人,这个人有内涵。

  可模样姣好,自然是加分的。

  个干净整洁,个邋里邋遢。

  前者当然加分更多啊。

  当然,牧元阳不太懂这些。

  既然不懂,他也不会胡乱插手。

  外行指挥内行,那是最蠢的行为。

  所以牧元阳说:“城内的生意无需在意,只是不能影响到水路畅通。

  而商行的规模也不能小了,且就百亩而算,起高楼三十三层。

  至于剩下的事儿,就交给你来处理了。

  需要人力物力,可以和安管事磋商。”

  所谓剩下的事儿,不外乎就是盖楼,装修之流。

  牧元阳也不会去操心这些事儿。

  只是心里琢磨着,非得在楼里摆些宝贝。

  到时候才能彰显商行的逼格。

  务必要让人眼看到就产生“卧槽,这商行牛笔,东西肯定错不了,,,”,这样的而感觉才行。

  冯笑当然明白牧元阳的意思,也丝毫没有推诿,直接就答应了下来。

  彰显自己的价值,展露出自己的才能,才能够获得更大的利益!

  冯笑深谙此道,当然不会虚伪客套。

  又听到冯笑继续说:“这第二个问题,就是人员了!

  若是普通的商行伙计还好说,随便找些人培养番也就是了。

  可少主既然想要建立顶级商行,般的伙计可是应付不了,,,”

  冯笑的意思牧元阳也明白。

  卖东西,接待客人,也是门学问。

  尤其是越高端的地方,接待的客人自然也就越尊贵。

  若是伙计的档次不够,怕是伺候不好。

  还会让人心生鄙夷,吐槽商会档次不够。

  到时候哪怕是商行修建得再富丽堂皇,也不免让人有金玉其外之感。

  狗尾续貂,倒不如原本就是狗来的“实惠”。

  这个问题牧元阳也想过,并且心里早就有了腹稿:“这件事儿我会让丹江娘来处理。”

  冯笑闻言这才想起来,丹江娘可是调教人的好手啊!

  不过心里也难免犯嘀咕,个鸡头调教出来的婢女,,,别说,还挺有特色!

  商行,伙计。

  这两个硬件设施就算是差不多了。

  又听到冯笑问:“既然如此,咱们商行打算贩卖些什么东西?做些什么生意?”

  开商行的重中之重,那自然就是货物了。

  或者说天下做生意的都是这样。

  货物好,自然客似云来。

  可若是货物不好,硬件再好也是白搭。

  牧元阳闻言不假思索说:“主要是些海外特产,若鲸龙之流,也有珍宝。”

  想了想,牧元阳又说:“当然,兵刃和丹药也是不能少的!”

  何止是不能少,简直是每个商行都必备的东西!

  兵刃和丹药,可是武者修行之必须品。

  是万万不能少的。

  不过说实话,牧元阳还暂时还真就没有好的兵刃和丹药的来源。

  他自己又不会炼制,还得从外面筹措才行。

  “当务之急还是先把摊子铺起来,至于其他的东西,也可以满满筹措准备!”牧元阳想,又对冯笑说,“这些东西你不要操心了。

  你就只管去建商行,等到商行建立好了,剩下事儿本座会逐步交代你的。

  而且切记,不可急功近利!”

  冯笑点了点头。

  牧元阳又交代了些事儿。

  就让他退下了。

  而冯笑走了后,牧元阳就开始琢磨起丹药和兵刃来。

  兵刃和丹药是不能少的。

  可从哪里来,这就是个难题了。

  天龙寺那些和尚没什么手艺。

  至于海外的话,,,他们的丹药和兵刃,还得从九州进呢!

  其他势力的话。

  牧元阳猛地想到了宝树:“那和尚炼制兵刃的手艺倒是不错。”

  可转念想,让人家堂堂大圣给你炼制兵刃,你特么给人家多少钱啊?

  炼制出来你又卖多少钱?

  “可不管怎么说,还是得尝试番才行!”牧元阳想了想。

  便吩咐下人准备笔墨,亲自挥洒番,便让送了出去。

  只希望能够有所收获吧。

  第二百七十章,宝藏

  半月时间匆匆而过。

  时间来到了八月。

  商行还没开始修建。

  因为需要做的准备工作太多了。

  虽然武者的效率很高。

  搬抬重物或是登高都很方便。

  可细节上的东西,不是蛮力可以解决的。

  就起码的,比如商行高楼的设计!

  非得是匠心独运才行。

  也不知道得多少匠人磋商,汇聚多少大家,才能形成最后的方案。

  这本来也就不是蹴而就的事情。

  牧元阳琢磨着,要是能在年前开始修建就算是效率不错了。

  而除了商行在紧锣密鼓的筹备着之外。

  九宫娘的“调教”工作也提上了日程。

  当然这种事儿牧元阳也不擅长。

  他只知道知人善用四个字就足够了。

  宝树那边迟迟没有消息穿回来。

  所以兵刃这玩意牧元阳还在头疼。

  他已经派人去豫州打探消息,并且给天龙寺发出讯息。

  想必不日必然是要有所回应的。

  不过丹药牧元阳却有了些头绪。

  扬州境内就有很多不错的炼丹师。

  牧元阳已经派人去请了。

  当然,人家来不来是人家的事儿。

  实在不行天龙寺也是有炼丹师的,他可以先拉几个过来凑活用。

  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九宫坊。

  牧元阳闲坐。

  耳边有佳人丝竹之声。

  在扬州的待得的时间长了。

  牧元阳也喜欢上了这些奢靡的玩意儿。

  虽然不至于痴迷,却终归是有些欢喜的。

  隔着扇屏风,几个俏丽佳人唱着小曲。

  她们都是九宫坊的头牌。

  是那些巨贾豪富,不惜豪掷千金,却都难得见的人物。

  却都汇聚堂,施展出浑身解数,只为博那少年笑。

  牧元阳却没笑,反而是眉头紧锁。

  他的手上放着封书信。

  与其说是书信,倒不如说是圣旨。

  上面是有武皇的宝印的。

  信上也没写什么东西。

  中心思想就是件事儿。

  让牧元阳回京述职。

  “述职?嘿。”牧元阳笑了笑。

  随手把这书信扔到了旁。

  其实盛京早就给他来过书信了。

  不过当时牧元阳不在。

  是邀请他回去参加夏苗的。

  当时牧顺做主,以牧元阳已经天罡。

  按照祖制无需参加夏苗为由给拒绝了。

  没想到也每隔几个月,就又来了这封信。

  至于意思么,还不就是让牧元阳回盛京?

  牧元阳会回去么?当然不。

  “我现在羽翼渐丰,却也无需遮遮掩掩了,,,”牧元阳冷笑着。

  顺手就把书信扔到了旁。

  压根就没往心里去。

  又对左右吩咐到:“沈烈来了么?”

  王虎急忙恭声回话:“就在下面候着呢。”

  “让他上来吧。”

  牧元阳吩咐声。

  心里还琢磨着:“始终在丹江城待着也不是那么回事儿。

  不过现在势力才展开,也不好大兴土木给自己搞个府邸。

  还是再等等吧。”

  牧元阳琢磨着,脚步声音响起。

  沈烈龙行虎步走了上来。

  然后毕恭毕敬给牧元阳抱拳施礼:“见过王爷!”

  牧元阳看着他那副模样,满意的点了点头:“坐。”

  这次再来的沈烈,和上次的狼狈却有了天壤之别。

  全然是意气风发,全然是金戈铁马!

  他身上还有尚且没有散去的血腥味道。

  也不知道他这段时间为了稳定局势,到底杀了多少人。

  不过那都和牧元阳没什么关系,只要他能够稳定住山豪孽的局势就行。

  于是他开门见山的问:“山豪孽现在情况如何?”

  “属下已经将彻底坐稳了大龙头的位置!”沈烈说。

  有些得意,也,,,有些失落。

  什么时候,他们山豪孽的大龙头,居然得由个天罡担任了?

  他不知道,他也不想知道。

  他只知道,自己必须要当!

  牧元阳也知道他的心思,所以微笑说:“不要着急,你爹当初也不是蹴而就就把山豪孽建成的。

  山高万仞,也可积土而成,朝夕之间怎么能够看出变化?

  只要你用心为本座办事,本座自然会支持庇佑你山豪孽!”

  牧元阳这话说的底气十足。

  沈烈也不觉得荒诞。

  毕竟连三花武者都对他毕恭毕敬,任劳任怨。

  少不得人家背后就站着个大圣呢!

  所以沈烈急忙道谢。

  又听到牧元阳说:“山豪孽还是你的,你怎么管理我也不插手。

  不过现在山豪孽动荡不安,还是要以安抚人心为主。

  我的意思是,可以适当的进行些劫掠,却不要有太大的动作。

  我不管你怎么折腾,反正原本山豪孽的两条商路不能丢!”

  那两条商路可是金窝窝。

  牧元阳怎么能不把它攥在手里的。

  而沈烈又用什么办法,才能在强敌环伺之下保住那两条商路。

  这就不是牧元阳操心的问题了。

  他只是能保证,如果山豪孽有难,他可以最快的进行支援而已。

  就这样,也就够了。

  沈烈还真怕牧元阳不讲情面,直接插手山豪孽的内部事情。

  到时候这山豪孽不就彻底落在了牧元阳的手里?

  虽然现在跟落在牧元阳手中没什么区别。

  可对沈烈来说是不样的。

  如果把山豪孽比作件家传的宝贝。

  虽然沈烈是牧元阳的奴仆,可这宝贝还攥在手里。

  若是牧元阳直接插手,就相当于把这宝贝强取豪夺了过去。

  沈烈的心情当然是不样了。

  牧元阳也知道这点,所以他压根从头到尾就没想过直接插手山豪孽。

  又听到沈烈恭声说:“属下知道了。”

  牧元阳点了点头:“现在山豪孽已经不复往昔,不要急功近利。

  如果有什么需要,可以来找本座。

  既然本座答应要支持山豪孽,必然不会食言而肥!”

  沈烈感激的点了点头。

  又试探对牧元阳说:“我父留下的宝藏,不知道王爷什么时候要。”

  牧元阳想了想。

  他也不知道沈北豪到底留下了什么东西。

  不过他现在有两个选择。

  第个自然就是直接赏给沈烈了。

  或者说不去动原本应该属于他的东西。

  这样的话,可以收买沈烈的人心。

  也可以让山豪孽度过段难关。

  毕竟沈北豪身为巨孽的老大,也不知道抢到过多少好东西。

  拿出来攻击山豪孽段时间,不在话下。

  而第二个自然就是据为己有了。

  这样做的话沈烈难保不会有些微词。

  而且那些宝物对于牧元阳来说,也未必会有多高的价值。

  可是思来想去,牧元阳还是决定自己“贪污”了。

  因为他这段时间花销确实太大了!

  原本狗大户的他,已经又成了穷光蛋!

  其实他还是很富有的。

  空宝当中的东西若是掏出来,足以震惊个顶级宗门!

  可关键是,那些玩意也不能卖啊!

  就算是能卖,牧元阳也不敢卖。

  他怕保不住啊!

  而现在又正是在用钱的时候。

  建立座商行需要钱么?

  扩充情报系统需要钱么?

  招揽丹师炼器师需要钱么?

  要钱的地方太多了!

  所以牧元阳没有拒绝沈烈的“好意”。

  却仍是故作惊讶的开口说:“你不说我都快忘了,不顾既然你都提起来了,咱们现在就吧。”

  果不其然。

  沈烈的眼光晦暗了几分。

  又在心里暗暗埋怨自己嘴贱。

  却也独独没有半点怨恨。

  来是他不敢恨牧元阳!

  他能够执掌山豪孽,全靠牧元阳的帮助。

  毕竟没有陈堃二人的震慑,他区区个天罡,想管理堆五气?

  做梦去吧!

  况且他以后怕是在很长的段时间内,还得需要牧元阳的保护呢。

  二来则是牧元阳对他有大恩。

  而且这都是事先说好的事情。

  既然如此,就没有后悔的道理!

  于是沈烈就点了点头,带着牧元阳回到了断兵山。

  断兵山不算是多高。

  也算不上是多么的秀丽,多么的瑰丽。

  只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座山峰罢了。

  了不起眼。

  可能沈北豪把自己的宝藏放在这里,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吧。

  二人轻装减行,沈烈就自己个。

  牧元阳带着王虎几人。

  倒是没有刻意去防备沈烈。

  来是出于对沈烈的信任。

  二来是对自己实力的绝对自信!

  如果他动用底牌,除非来个大圣。

  否则的话,牧元阳坦然应对!

  有了底气之后,这人的精气神儿都不样了!

  自从从海外回来后,牧元阳可以说是“王霸之气”外漏。

  行事作风也都堂皇正大,都刚猛了许多。

  别的不说,仅仅是建立商行。

  如果是以前的牧元阳,绝对是要以韬光养晦为主。

  就算是建立商行,也绝对不会如此大刀阔斧。

  直接把步子迈得这么大!

  可现在有了底气,做事就百无禁忌了。

  下面的人却察觉不到牧元阳的变化。

  牧元阳也不会跟他们说。

  伙人直接就登上了断兵山。

  断兵山本来就不太高。

  几人在沈烈的带领下,走到闪耀的位置就停下了。

  然后就看到沈烈从空宝当中拿出来了块玉符。

  玉符闪烁着微弱的光芒。

  在璀璨毒辣的日光下,几乎是微不可查。

  牧元阳却看得真切:“这好像是上古时期的手段!”

  他琢磨着。

  就看到沈烈通过那块玉符判断方位。

  然后带着牧元阳几人直接朝着断兵山的背坡走了过去。

  不多时,就来到了处乱石前。

  这乱石极为自然。

  不像是人力开掘出来的。

  反而像是山体坍塌,蹦碎掉的石头。

  沈烈就直接朝着那堆碎石走了过去。

  边走边跟牧元阳解释说:“这些山石是那年大雨生生冲下来的。”

  牧元阳点了点头。

  又看到沈烈掠过了那堆碎石。

  来到了碎石后。

  那里是道还算平滑的石壁。

  就像是石头整齐的碎裂形成的石壁样。

  沈烈的手放在了石壁上摸索着。

  不多时,神色就有了变化。

  然后罡气运转,居然生生抠掉了块石头。

  准确的说,是拿了出来!

  因为那石头好像本来就是抠掉的,然后又被塞回去了样。

  从外面倒是看不出有什么古怪来,整个都是浑然天成!

  而扣掉了那块石头后,就漏出了个手掌大小的窟窿。

  里面有块凹槽。

  沈烈把玉符塞了进去。

  轰隆隆。

  似乎连大地都在震颤般。

  眼前的石壁突然缩进去了块。

  就像是打开了扇门样,漏出了条通道。

  “嘶,这似乎和上次遗迹的机关手段颇有相似之处,没想到沈北豪还有这两下子!”牧元阳心中惊讶。

  就对沈烈询问,沈烈不假思索的说:“当初我父闯荡江湖的时候,曾经在墨班阙待过段时间,,,”

  “墨班阙?”牧元阳闻言神色喜。

  急忙出声询问到:“伯父居然是墨班阙出身?”

  墨班阙,那是天下最顶尖的炼器宗门啊!

  为天下八楼之,炼器手段独步天下!

  沈烈点了点头,不知道牧元阳怎么就这么大的反应。

  又听到牧元阳问:“既然如此,沈兄可继承了伯父的衣钵,,,”

  沈烈的脸色更古怪了:“我倒是没有跟我爹学过炼器的手段,,,”

  看到牧元阳脸上的失落神色。

  沈烈急忙说:“不过我山豪孽当中,却有许多炼器师,专门为大小头目炼制兵刃,手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