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想要直接步登天的话也不现实。

  她的意思是夭夭的令符让采薇和蒹葭去争,而她自己拿淘汰下来的那块。

  反正她的垫底的,往上走步都是收获,况且本来采薇和蒹葭的令符排名都不低。

  这样来的话皆大欢喜,各自都有收获,至于夭夭,,,今天这鸿门宴,还不得有点收获了?

  当然,更重要的是她嫉妒夭夭!

  不错,就是嫉妒。

  九位圣女中,就属夭夭实力最强,名声最大。

  放眼天下,唯有她身身负赫赫之名!

  问天下人魔宗圣女者谁,怕是都得说她夭夭!凭什么?

  还有夭夭精修武道,从来都不如她们这般交好才俊,,,清高自傲,凭什么?

  凭什么大家都起从泥潭当中长出来,你洁身自好?

  平日里更是摆出副羞与大家为伍的姿态,凭什么?

  而哪怕是这样,夭夭的修为还最高,还最强,凭什么?

  凭什么你没付出那么多,还能够修行的这么舒服?

  灼华不知道,她也不会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她只知道不能让夭夭这么快活下去就对了!

  尤其是夭夭走进来,身边的才俊皆是副古怪的神色。

  灼华知道这些家伙到底有多不靠谱,怕不是夭夭秀手招,这些家伙就要屁颠屁颠的过去,她也因此怒火中烧。

  没办法,谁让夭夭的名头最大呢!

  灼华冷哼了声。

  而采薇则是含笑说:“夭夭妹妹来的恰好,身边这位才俊是?”

  这厮好像是打起了牧元阳的注意。

  也是,牧元阳自从服下鸿蒙丹,改易筋骨之后,模样上来说绝对是等的才俊,况且他自有势力,常年身居高位,又总是和圣者打交道,这气度自然远非寻常的才俊能够比美的。

  常伴贤良品自高,这可不是假话。

  灼华怒火攻心看不出来,采薇没理由看不出来。

  连始终心无旁骛和佳人饮酒的蒹葭都多看了牧元阳几眼。

  忍不住侧着耳朵想探究竟。

  夭夭笑了笑,刚想介绍。

  牧元阳却率先踏前步,开门见山的说:“今日宴会所为何事,大家都心知肚明,我也就不和你们废话了!”

  说着,他对夭夭招了招手。

  后者心领神会,拿出块玉符来。

  那玉符似乎是墨玉雕琢而成,点缀金石。

  结构复杂,形状精美,必是能工巧匠雕琢而成。

  牧元阳接在手中晃了晃:“令符就在本座手中,只要在座的各位,能够击败本座,我自然是双手奉上,别无怨言!”

  说着,他又看了看夭夭,后者含笑承认:“我自是同意的。”

  三位圣女各自对视眼,没想到夭夭对牧元阳如此信任,心里不由得有些打鼓。

  不过她们也有些埋怨牧元阳直白,虽然事儿就是那个事儿,可你也不能这么干脆的说出来啊!

  这不是损害人家的光辉形象么!

  时间她们竟然不知道如何接话。

  没想到牧元阳咄咄逼人:“怎么,你们不是想要么?

  现在我主动送上门来都不敢拿么?

  嘿,三位圣女以色娱人,却不想在座满堂才俊,竟无人是男儿?”

  牧元阳这话说的是有点损的。

  以色娱人者谁?怕不是要指着三位圣女的鼻子骂“脿子”了。

  竟无人是男儿更直白了,干脆就说在场的都没种被!

  牧元阳就是存心激怒他们。

  他知道三位圣女结交的皆是才俊,至少也得是五气榜上有名的才俊,实力都是同辈巅峰,个中翘楚。

  牧元阳本就是问道而来,自然是要战个痛快!

  况且这些家伙来针对夭夭,牧元阳当然也没有好脸色了。

  果然,听到牧元阳这么说,人群当时就炸了。

  “放肆!”“无礼!”“找死!”

  在呵斥声中,人群当时就站出人。

  正是先前从灼华阵营“弃暗投明”的采薇阵容的五气强者。

  此人面容俊美,实力强横,使得柄宝剑。

  牧元阳看他的模样有些眼熟。

  “兄台咄咄逼人,在下剑长夜,前来赐教番!”剑长夜利刃出鞘,就要战。

  牧元阳闻言却皱了皱眉,没有直接开打反而问道:“剑长夜,,,剑长歌是你什么人?”

  剑长夜闻言怔,而后不屑冷笑道:“剑长歌为家弟!”

  “剑长歌不是独子么?”

  “堂弟!”

  “哦。”牧元阳点了点头,而后笑了笑,“原来你是长歌的哥哥。”

  看到剑长歌有些古怪的神色,牧元阳含笑说:“我和长歌交情匪浅,既然你是长歌的哥哥,那么,,,”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剑长夜打断了:“够了,现在跟本座攀关系有什么用?哼,虽然剑长歌为我堂弟,可却不代表我就会给他面子,相反,我还要狠狠的击败你,有朝日更要击败剑长歌,以正我名!”

  他的眼中战意熊熊,还带着些古怪的味道。

  牧元阳琢磨也就明白了。

  也是,剑长夜虽然是剑长歌的兄长,可这实力么,,,天差地别!

  “听说剑长歌进入三花境界了,,,”

  以剑长歌的实力,进入三花之后,怕是宗师都可战!

  那是唯个,让牧元阳没有必胜把握的宗师以下的武者。

  剑长歌太强了!

  牧元阳虽然没有和剑长歌交过手,可却和他论过兵刃。

  其对于剑道的领悟之神,让牧元阳都觉得有些相形见绌。

  难怪苏慕白称他为剑主,此人之剑道修为深不可测!

  如果说苏慕白能够如今的剑道修为,多得颗剑种道丹!

  那么剑长歌简直就是为了剑道而生的!

  更难得还有颗求剑之心,,,他必然是要走到巅峰的!

  而作为剑长歌的兄长,剑长夜的压力可想而知!

  剑长歌在剑长夜的眼中,就是别人家的孩子,这孩子还特么是自己的弟弟!

  他怕不是做梦都想击败剑长歌,不是因为多恨他,只是为了争口气!

  那个武者没有奋勇之心?

  想明白了之后,牧元阳含笑对剑长歌摆了摆手:“既然是长歌的兄长,那便退下吧,我也不好薄了长歌的面子,,,”

  “剑长歌,又是剑长歌,够了!”

  剑长夜忍不可忍,剑出!

  五气瞬间肆虐。

  剑意纵横,瞬间弥漫整个大殿。

  天地之间瞬间变得漆黑无比。

  剑意化形,而且极为精粹。

  不得不说剑长夜的剑道修为也是极强的。

  虽然只有五气境界,可这剑隐隐有了苏慕白长夜万古的影子。

  显然,剑长夜是受了苏慕白的影响的。

  这也是必然的,整个九州四海,那个剑客敢说自己没受过苏慕白的影响?

  剑出,天地漆黑片。

  有人暗赞:“剑长夜这家伙的实力果然非同小可,不在我之下,看来山满楼给他的排名还是太低了,至少也应该进入前二十才对!”

  采薇更是眸中含笑:“这次捡到宝了,灼华这家伙不知道该多么难受呢!”

  更多人的人却在想:“这剑,那家伙该怎么躲?”

  这剑以剑意笼罩,利剑随行。

  只要被剑意包裹,随时都可能中剑。

  怎么躲?

  牧元阳压根就没有躲的意思!

  他傻站在原地,打着呵气说:“这剑还是有些味道的,若是配合精妙身法,算是不错的杀招,只可惜只是钻营之计,难登大雅之堂。

  看这剑招,你应该是想模仿苏慕白的长夜万古吧?

  只可惜,画虎不成反类犬!

  苏慕白的剑招虽也以剑意逼人,却非干扰。

  他的剑意极强,已经化为实质,剑出,剑意便成了剑!

  也就是说,他剑出长夜,那夜就是剑,笼罩在其中,瞬间便会被剑意疯狂绞杀,就宛若无数神剑同时对你发动进攻,防不胜防,避无可避,而不是如你样,只是作为干扰敌人的手段,,,”

  牧元阳忍不住提点了几句。

  剑长夜的肺都要气炸了!

  就跟你特么见过苏慕白的长夜万古样!

  你咋知道被攻击是什么感觉?

  反正我就觉得应该是这样的!

  “我非得件透你咽喉不可!”剑长夜狞笑,杀机斐然。

  他却没有着急出手,而是伺机寻找破绽。

  此剑招的精妙,不仅仅在于剑有多快,同样也是心理上的博弈。

  待到敌人心焦如麻,等到他肝胆俱裂,必然是剑必杀!

  剑长夜想等,可牧元阳却等不了。

  “冥顽不灵!”

  牧元阳摇了摇头,身形猛然间消失了。

  剑长夜还没反应过来,就觉得恶风在耳边呼啸。

  然后大伙就听到,,,啪的声。

  剑意瞬间被撕碎了,眼前出现了光亮。

  剑长夜傻了样站在原地捂着脸。

  而牧元阳则是打着呵气,把手收了回来,没好气的说:“本来念着你是长歌的兄长,就不揍你了,没想到你不知进退。

  哎,你好歹也老大不小了,怎么还跟那些傻子样被女人蒙骗?围着女人团团转?

  你这样什么时候才能追上剑长歌?恩?

  你剑道天赋也不弱,何故如此自暴自弃?”

  牧元阳还是想提点剑长夜几句。

  后者闻言神色剧变,面漏羞愧。

  竟然是对着牧元阳拜,然后掩面而走。

  “多谢兄台提点之恩!”

  第二百八十七章,灵风枪

  短短几息时间,原本自己“麾下”的最强战将被巴掌抽落马下!

  而且,还特么抽服了!

  灼华不知道那瞬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嘴巴子倒是挺响,估计剑长夜脸上那必然是火辣辣的。

  不得不说灼华的脑回路是比较清奇的,,,

  牧元阳站在场中,任由四周众人揣度着自己的身份。

  等了几息,才开口说:“下位赐教着谁?”

  如果只有个剑长夜的话,这场仗打得那是太没意思了。

  既然是要打,那必然是打个痛快!

  今天在场的所有人,不管男女,谁都跑不了!

  听到牧元阳仍旧咄咄逼人。

  人群当中微微沉寂片刻,也有窃窃私议之声。

  “不能让这小子如此嚣张,,,”

  “他的实力很强,剑长夜都非合之敌!”

  “可总不能不战不是?”

  他们对牧元阳的身份十分好奇,可拳头都放到鼻尖上了,总不能避战不是?

  没几息,采薇阵营当中又走出位武者。

  现在采薇阵营已经成了“攻坚牧元阳”的主力。

  也是了,灼华阵营最强的轻松被牧元阳击败了。

  其他人想上,也得掂量掂量。

  而蒹葭方只有人,好像还是实力最强的,总不能现在就下场吧?

  所以又得辛苦是采薇的小伙伴了。

  走出那人身高九尺,面容俊美,算是伟岸美男。

  手中捏着柄奇兵刃,长长的绳索,头里挂着个大大的枪头!

  “在下陈双胜,前来赐教!”

  陈双胜也没有废话,摆开了架势。

  “原来是灵风枪陈双胜!”

  陈双胜,五气榜第十!

  排名在牧元阳的后位,算得上是顶级的才俊了。

  牧元阳倒是喜欢这样干脆的家伙。

  也不多言,仍旧是负手站在原地,副放马过来的姿态。

  他这样自是有些不尊重人的,陈双胜眉头紧皱,而后二话不说,手中兵刃便脱手而出。

  手中那柄锁链枪,宛若化成条游龙!

  自手中腾挪而起,迅如流星闪电,朝着牧元阳的面门就扎了过来!

  他这击,牧元阳才知道他这灵风枪的含义!

  都说只有起错的名字,没有叫错的外号。

  果不其然,那锁链枪出,迅如疾风,无影无形!

  点寒芒亮起,已经到了咽喉!

  牧元阳有心领略番这奇兵刃,所以没有速战速决。

  只是低头闪,却见得那枪头仿若是长了眼睛样,居然也拐弯朝他继续袭来。

  “难怪叫灵风枪!

  此奇兵腾挪辗转如飞,灵活多变。

  既可以做银枪,也可为飞龙!”

  牧元阳又继续闪。

  陈双胜知道牧元阳的实力必然是极强的。

  所以他并不打算给牧元阳出手的机会。

  如剑长夜可是修为不弱,还是击被牧元阳给仇老实了,他可不想重蹈覆辙。

  手中锁链枪运转如飞。

  以种种不可思议的角度,朝着牧元阳强攻而来!

  速度极快,就好像条灵蛇吐信!

  锁链弯,然后随着陈双胜的腕子抖动瞬间绷直!

  每击的穿透力,都足以崩山碎石!

  若是被点上那么下,可不是透心凉的事儿,怕不是周身百骸都得被震碎了!

  灵风枪可仅仅有灵动,刚猛亦是非常。

  牧元阳真的宛若深处风中,无处可躲,无处可藏。

  索性也就不躲不藏了。

  牧元阳随手拍。

  看似信手而为,却准确的拍在了枪头上。

  巨力直接打散了枪头的进攻节奏,把把枪头抽到边去。

  就是短暂的息停滞的时间,牧元阳已经欺身而上!

  陈双胜不敢让他逼近,体内五气骤然爆发!

  如江河倾泻,如四海奔腾。

  瞬息间冲向牧元阳,想将其逼退。

  与此同时,被打歪的灵风枪也再度纠缠上来。

  卡啦,卡啦。

  锁链甩动的声音。

  原来那偌大的枪头当中,另有玄机!

  五气来逼牧元阳,牧元阳却不退反进。

  都没感觉到牧元阳身上到底有什么变化,甚至都没有感受到五气的波动,却仍是瞬间就撕碎了陈双胜的五气防线!

  “呵!”

  陈双胜却不急躁。

  手抖着锁链枪从后面裹了上来,另外手气沉丹田,拳爆锤而出!

  极是双圣,自有双法!

  陈双胜除了奇兵刃锁链枪之外,他的拳法也非同小可!

  甚至于他在拳法上浸滛的时间,可比枪法长多了!

  拳出,拳如奔雷!

  刚猛霸道,往无前!

  他的身后出现拳意虚影。

  赫然是天灾灭世,育有雷霆!

  雷霆天降,仿若要毁灭四海九州!

  仅仅是这拳,他就有跻身五气榜前十的资格了!

  拳出,连空气都有啪啪作响的闷雷声。

  首当其冲的牧元阳就宛若深陷于雷霆风暴当中。

  “拳法还算不错,拳意精粹凝练,对于五气的掌控也极强,如果假以时日,怕不是位拳法宗师,却奈何在兵刃上花费的时间太长,两手都去抓,反倒是不能集中精力,将门修到极致,却是落了下风,而且,,,太弱了!”

  神目之下,牧元阳眼就看出了陈双胜的破绽!

  他拳风虽然刚猛,却少了怀柔。

  颇有种不知进退,往无前的感觉。

  若是闪避躲过,破绽就出来了。

  可牧元阳却不想以巧破力,即是为了战,那自然得战个痛快!

  只见牧元阳不闪不避,两边开花。

  手看似寻常朝身后点。

  另手也是猛然出拳,和陈双胜对轰。

  这拳虽然是拳,可也是刀意在身!

  他对于刀法的领悟,已经不再拘泥于刀。

  如苏慕白,平时虽然也以剑御敌,可动真格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是剑!

  或者说,整个天地都是剑,拈花摘叶,具为神兵!

  更别说他最强的杀招,本来就是以剑意凝聚而成的宝兵。

  双管齐下。

  左手只见猛然点在了身后袭来的枪头上。

  削铁如泥的枪头却奈何不得牧元阳的指间,然而被他击点飞了出去。

  与此同时,拳头也撞击到了起。

  刚猛霸道,盛世非凡的陈双胜和平平无奇的牧元阳撞到了起。

  大伙都在期待着结果,结果也很快就出现了。

  仅是拳!

  陈双胜只觉得巨力反震在自己身上。

  体内的五气震荡,有极强的刀意顺势绞杀!

  口逆血涌上咽喉,然后瞬间喷了出来。

  整个人若破布袋样倒飞而出,身体喷出鲜血来。

  竟然是被这击震裂了筋脉!

  大伙又是咂舌哑然,还是这么简单粗暴的结束了战斗!

  “这家伙到底是谁,怎么会这么强!”

  “看来除非是五气榜前三,或是三花榜的强者能够制衡他了!”

  “嘶,看来今天想在采薇小姐前出次风头,怕是难了!”

  牧元阳却没有继续追击,眼睁睁的看着有人去给陈双胜疗伤。

  他此次为比武论道而来,也不是为了要赶尽杀绝,结下生死大敌。

  领略了对手的招式精妙就足够了,没必要搞得不死不休,对谁都不好。

  毕竟这些家伙可都是来历不凡,,,般武者,想要进入含金量极高的五气榜和三花榜,那可不是件简单的事情。

  几息时间,陈双胜体内的伤势就被遏制住了。

  他踉跄起身,对着牧元阳抱拳拱手:“多谢兄台手下留情!”

  和牧元阳交过手的他,算是知道了他们之间的差距。

  牧元阳摆了摆手,浑不在意的说:“客气了!”

  “敢问兄台高名大姓?”

  又是盘根问底的。

  牧元阳笑了笑,如是说:“牧元阳!”

  这玩意也没有藏着掖着的必要。

  反正这些人想知道,早晚也能查得到。

  没有必要藏头露尾。

  “原来是血刀牧元阳!”陈双胜神色黯。

  他怎么能没听过牧元阳的名头?

  毕竟,他们二人的排名就是前后。

  陈双胜苦笑了下:“看来山满楼对牧兄苛待多矣,以牧兄的实力,跻身前三都是寻常,,,看来是某家太弱,还不值得牧兄出刀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