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这完全起不到问道的作用。

  相反,经过先前的几场战斗,让他越发的渴望场真正的,酣畅淋漓的战斗!

  现在关凤的出现,给了他这个机会!

  “就让我看看三花榜第三的实力吧,,,”

  说实话牧元阳觉得山满楼的榜单是有点水的。

  比如自己,才排名五气榜第九,他是有屠榜的实力的!

  而那尚修,实力也足以跻身三花榜,却是籍籍无名之辈。

  没办法,因为这天下的武者,,,太多了!

  有太多的强者不显于外,蛰伏波涛之中。

  毕竟山满楼的榜单是根据战绩来排行的,而有很多强者,恰好就缺少这样的个机会!

  这天下不是没有强者,只是牧元阳没有碰到那么多罢了。

  关凤也感觉到了牧元阳身上的战意!

  这让她越发的兴奋!

  遇战则战,往无前!

  此为武徒。

  二人目光对视,眼,若地火天雷!

  大战,触即发。

  关凤手中突然多了把青龙偃月刀!

  刀长丈二,比关凤高出了五尺左右。

  比例很不协调,却给人种水||乳||交融的感觉!

  那刀攥在她手中,就宛若和她是体的。

  也难怪关凤会把贴身的兵刃塞进空宝里,这玩意拿出来还真是不方便。

  随着偃月刀入手,关凤身上的气势又是变。

  刚才虽然战意熊熊,却稍加内敛,有藏器于身的感觉。

  可现在,却毫无保留的释放了出来!

  长发无风自动,宝刀不怒而鸣。

  张扬!暴躁!渴战!

  人在,宛若万马千军!

  牧元阳为之侧目:“此般风姿,竟是女儿身!”

  武道中,本就只有芸芸众生,何谈男女?

  牧元阳知道这点,也不会因此而轻视。

  只是,,,未免有些感叹。

  声轻叹,大战触即发!

  率先出手的是关凤!

  先声夺人,当仁不让!

  偃月青龙,瞬息就到了。

  仿若跨过了时间和空间样!

  目光到,刀就到了。

  压根就没什么刀意,也没什么招式。

  大巧不工!

  牧元阳抽刀便斩!

  也没有任何的花哨,纯粹的武学精妙。

  刀荡开偃月刀,巨力让他臂膀有些酸麻。

  “好强的肉身,好大的力道!”

  牧元阳咂舌,这怕不是个横练武者?

  却压根没时间思索,关凤的大刀已经再度压了过来。

  不依不饶,雨打芭蕉!

  牧元阳也不客气,刀锋挥舞。

  在短短三息时间内,二人互相碰撞了上百次!

  连佛骨都在剧烈的颤动着,似渴鲜血!

  关凤的偃月刀也在自鸣不止,战意随主。

  又是刀荡开攻势,牧元阳脚下腾挪,欺身而上。

  寸长,寸强!

  寸短,寸险!

  偃月刀大开大阖,覆盖范围大。

  可它同样也有自己的弊端,那就是变化不便。

  牧元阳欺身而上,刀锋隐隐有龙吟之声响起!

  藏剑三式,青龙!

  此时的青龙才真真有了龙形龙意!

  刀出,宛若青龙渡海。

  瞬息间,甚至连刀光都没有,连刀锋都看不到。

  直接在关凤咽喉掠过,青龙闪!

  可牧元阳脸上却没有半点喜色。

  因为在紧要关头,关凤的脑袋缩了半寸。

  就是这半寸,恰就躲开了刀锋。

  与此同时,她踢掩月刀柄。

  刀柄自下倒灌而上,直奔牧元阳下颚。

  牧元阳侧身闪避,又是刀。

  惊鸿,白驹!

  瞬间两招齐放,同时攻击个点!

  他这手算是极为巧妙了。

  将藏剑招式的快发挥到了极致。

  没想到关凤应对的方式更是精妙。

  她手攥着偃月刀杵地,身子却如旗帜飘扬,刀身就是旗杆。

  两刀瞬息而过。

  又是轮酣战!

  在短短的几息时间内,二人也不知道交手了多少次。

  虽然都没有用什么威能强大的秘术,可每招每式,都足以看出二人的武道修为之精深!

  众武者都是个中好手,哪怕是修为最弱的灼华,都是足以跻身天罡前三的人物。

  他们自然不难看出二人交手之时的精妙。

  每招每式都恰到好处,仿若都是算计好的样。

  “难怪夭夭和蒹葭不喜结交,原来她们已经得到了最好的,,,”采薇美眸频频。

  灼华则是嫉妒不已:“凭什么,凭什么夭夭这家伙实力最强,机缘最好,现在连护道人都这么强!”

  夭夭古井无波,对牧元阳充满自信。

  不过大伙的心思都无法影响到牧元阳二人。

  他二人此时都全身心的投入到战斗当中。

  这对他们来说,也是种享受。

  二人都很默契的没有用底牌,没有用破坏力强的杀招。

  而是单纯的以自身对于武道的感悟,见招拆招!

  在这个过程当中,明悟自己的不足,找寻接下来修行的方向。

  他们二人都很珍惜这个难得的机会,,,旗鼓相当的对手是最难得的。

  弱分则太弱,强份则牵强。

  就这样旗鼓相当,才是最好的。

  这样才能够让自己获得最多的感悟!

  战斗,这本来就是个修行的过程。

  “只是,这样的强度,,,还不够!”

  牧元阳刀逼退了关凤。

  二人对视眼,竟有惺惺相惜之感。

  不用说话,便各自明白了心思。

  关凤头顶三花绽放!

  此三花便是尚修的三花截然不同。

  精粹剔透如水晶雕琢,如幻如真!

  其三宝已经精粹到了极致,随时都可以三宝成丹,进入宗师境界。

  她却还在压制着境界,只因为问道之旅尚未完成!

  牧元阳欲败天下英才,以霸道成道心!

  关凤亦然!

  三花现,代表着热身结束。

  这战斗才算是真正的开始!

  牧元阳身后刀意浮现。

  比对阵尚修的时候浓烈数倍,仿若乌云盖顶!

  体内的五气也在疯狂转动,有莫名玄妙在其体内涌现。

  这是七品大丹赋予内气的精妙。

  让牧元阳的五气拥有不弱于关凤三清气的威能。

  气势上看起来又是旗鼓相当!

  战意,再难压制了!

  这次是牧元阳先出手:“瀚海接星河!”

  出手,便是杀招,便是绝招!

  星河倒转,瀚海无垠!

  招便直接撕碎了大殿的顶棚。

  好在地下的空间很宽敞,不会让地宫塌陷,直接毁了地宫。

  瀚海无边无际,星河无穷无尽。

  瞬间就给关凤笼罩在其中。

  此招本来覆盖的范围就极广,就算是没有道韵锁定,大殿内的空间也不足以让关凤闪避。

  关凤压根也不想闪避!

  武徒之人,遇强则强,以刚克刚!

  面对牧元阳如此强大的击,关凤也不留手。

  “杀!”

  她口中爆喝声,双手持刀,悍然劈下!

  道刀光仿若足以开天辟地!

  三花摇曳,神完气足!

  其身后隐隐有神人开天辟地之虚影。

  虽是女儿身,可此间豪气足以让男儿汗颜。

  刀出,直接就撕碎了瀚海,斩断了星河!

  “此人如苏慕白般,走的都是种极致!”

  不过苏慕白走的是极致剑道,斩断世间万物!

  而关凤走的则是极致的力量!

  力降十会,恨天无把,恨地无环!

  巨力肆虐,瞬间震碎了脚下的白玉砖石。

  甚至直接蒸干了瀚海,逼退了星河。

  “这才是她真正的力量么?”

  这么说,先前二人的交锋她是留了手的。

  也不能这么说,只能说如牧元阳样,二人都没全力以赴。

  毕竟关凤展现出来的力量也是动用三花的结果,而不是说仅凭肉身就有如此伟力。

  瀚海破,星河倒卷。

  牧元阳却没有丝毫的气馁。

  如果这样就能把关凤击败的话,那么山满楼的榜单可真就是笑话了。

  眼见招式被迫,牧元阳不依不饶。

  又是刀,阿鼻无间!

  当然,并非是真正的阿鼻无间。

  牧元阳已经很久没有动用过阿鼻了。

  因为此招他现在已经很难控制了。

  除非是生死相搏,他轻易不会动用阿鼻。

  而是经过他简化,以刀意来控制杀意的招。

  却同样十分强大!

  至少在不动用道韵的前提下,是要比瀚海式星河式强大的。

  也算是牧元阳目前最强的招吧。

  刀出,刀意瞬间朝着关凤席卷过去。

  此招的精妙不仅在于对内气的巨大增幅。

  同样也可以用刀意来震慑心神!

  当然,牧元阳不觉得关凤会如此不堪。

  果然,哪怕是被刀意加身,关凤也没有任何异常。

  反而战意越发盎然。

  手中大刀再度斩出:“杀!”

  和先前那招别无差别,简单粗暴。

  在关凤的眼力,仿佛只有刀!

  这刀,可能就足以破掉天下所有的精妙!

  这次碰撞比刚才的动静可大得多了。

  大殿顶棚直接被巨力掀飞,脚下也被牧元阳的刀意撕开了道很深的沟壑!

  武者的力量,虽然不足以如上古武者那般摘星逐月,可崩山碎石还是不在话下。

  何况区区个大殿了?

  不得不说,这次二人算是动了真格了。

  虽然没有底牌尽出,也算是全力以赴了。

  这次碰撞,直接让牧元阳倒飞了出去。

  口中鲜血喷涌,连五气都难以为继,竟然是五脏受创!

  关凤的招式力道太大了,本来就是以力压人的路子!

  当然,关凤这边也不好受,直接被牧元阳的刀意破开了三花。

  三花摇曳,精气神疯狂流逝。

  如果不能尽快稳固,怕是要伤了根基。

  这次,又是旗鼓相当,互有胜负。

  可二人却都没有就此罢手!

  不分生死,可这胜负还是要分的!

  “内缚印!”

  牧元阳手结印,速度猛然加快了几分。

  他手拖曳着佛骨,迎头朝关凤斩下。

  “劫刀!”

  在劫难逃!

  关凤也不想逃,她架起偃月刀挡了击。

  瞬时又用力荡逼退牧元阳,同时也是迎头斩!

  牧元阳可不敢再试试她的力道,急忙闪避。

  闪避的同时又回首望月,刀锋随之而动,刀直透关凤咽喉!

  这招就更加玄妙了,融合了苏慕白剑西来的巧妙!

  关凤虽然没想到他有这招,却也有应对的手段。

  刀来,她不闪不避,直接侧着刀抡圆了拍过去!

  不要以为偃月刀只能劈砍,它同样也可以当做锤子抡!

  而且有些时候效果甚至比直接砍出去还要好的多,尤其是在关凤这样力破法的武者手中,其威能更甚。

  关凤明显就是打算以此来逼退牧元阳。

  否则的话,她虽然会被牧元阳透了咽喉,牧元阳怕不是要被她当场锤爆!

  对于武者来说,尤其是他们这个境界的武者来说,咽喉被透不定死,可若是被锤成肉泥的话,想活都难!

  所以她料定牧元阳定要躲的。

  牧元阳也知道后果的严重性,当然是要躲。

  不过躲也不能白躲。

  他身子向后闪,同时个拖到。

  刀锋顺着关凤的臂膀滑下,竟然是打算废了她条手臂!

  关凤也够狠,不闪不避,另手结印朝牧元阳轰过去。

  结果就是关凤的手臂直接被牧元阳洞穿,好像是分成了两半!

  而牧元阳也直接被他锤爆了肩胛骨,条手臂耷拉着。

  这回合,又是旗鼓相当!

  再打下去,就要真的演变成生死相搏了!

  索性二人都没有继续攻击。

  牧元阳借力倒飞出去,连点几处大岤,服下丹药。

  关凤也是如此,急忙疗养伤势。

  “这战,算平手如何?”牧元阳含笑问。

  其实是他占了便宜,因为不死经配合紫气,这样的伤势三两天就能愈合。

  而关凤没有个十天半个月,怕是难以再动用那条胳膊了。

  关凤摇了摇头,认真的说:“我败了!”

  “恩?”

  “你只是五气,若你是三花,我不是对手!”

  关凤倒是很洒脱,收起偃月刀对蒹葭说:“我去疗伤!”

  又深深的看了牧元阳眼:“他日,你我还有战!”

  “分胜负,不分生死!”

  牧元阳说。

  第二百九十章,看你不顺眼

  大殿已经破烂不堪,棚顶被彻底掀飞了,正中有道深深的沟壑,连支撑大殿的四根龙柱都被打断了,,,可以看得出刚才战斗的激烈程度。

  鸦雀无声。

  所有人都看着牧元阳。

  他们内心有波涛翻涌,久久难以平息。

  太强了!

  居然能够和关凤打成平手!

  不对,关凤说是他赢了。

  难以想象,闻名天下,三花榜第三的关凤,居然败在了个五气武者手中!

  这可是给大伙带来了不小的冲击。

  可想而知,今日过后,血刀之名,必要名震九州!

  至少五气榜,人家怕是要霸榜段时间了。

  开玩笑,能够和三花榜第三打得旗鼓相当的选手,如果还不能称霸五气榜,,,那特么五气榜的含金量也太高了吧?

  山满楼也绝对不会把自己的脸皮往地上踩。

  “伤势如何?”夭夭关切的问。

  牧元阳摆了摆手:“小伤!”

  对于他来说,这伤势还真不算是太重。

  别看他和关凤战的酣畅,实际上各自都有分寸。

  分胜负,不分生死。

  拼得只是各自的武道修为罢了。

  别看最后都来了狠劲儿,,,可狠劲儿本来也是武道修为的部分!

  不够狠的人,当什么武者?

  说到底,二人拼的还是武道造诣。

  只不过稍稍有些过了火,,,不过各自都有收获。

  这战没白打。

  对于武者来说,断胳膊断腿,这还真算不上什么伤势。

  尤其是对于牧元阳他们这个修为的武者来说。

  只要不是被锤成肉泥,总会有办法疗伤,,,不缺胳膊少腿,少零件就行。

  牧元阳现在只是废了条胳膊,三五天就好了。

  压根算不上什么重伤,比起他的收获来说,不值提。

  “刀法造诣足够,可在实战当中的应用还是缺了几分从容!

  融合了道韵的五气可以媲美三花的三清气,可也少了许多玄妙。

  说到底,还是要多战,境界上也得有所提升!”

  这是牧元阳这战的收获,应该说是主要收获。

  切细枝末节,或是精妙的东西,就不是用言语能够形容的了。

  战斗,果然是最好的修行方式,没有之!

  牧元阳站起身来,对着夭夭笑,示意她稍安勿躁。

  然后才朗声对众人说:“还有谁来与本座战?”

  这次还真有不少人意动了。

  毕竟牧元阳的实力虽然很强,可现在不是受了重伤么。

  牧元阳知道自己伤势不严重,可其他人不知道啊!

  明显牧元阳条胳膊都废掉了,气息也是紊乱孱弱,明显内气所剩无几。

  这可是摘桃子的好时机啊!

  当然,很多人还是要脸的。

  可不要脸的人更多。

  灼华手下站出位五气:“某家来领教高招!”

  他的实力也不弱,应该有五气榜前五十左右的实力。

  他是存心要给灼华出口恶气!

  所以见到有机会才迫不及待的跳了出来。

  牧元阳当然不会避战,巴掌就给他抽飞了!

  现在这些家伙让牧元阳完全提不起战意来。

  所以也就不用客气,直接给夭夭出气就完事儿了。

  “接下来谁来赐教?”牧元阳继续问。

  别看他模样狼狈,看似伤势很重。

  可中气十足!

  大伙都听得出来,而且先前跳出来的家伙还在边捂着脸呢!

  这时候可没人愿意出来触他眉头了。

  牧元阳却不依不饶,咄咄逼人的问:“三位圣女,这令符,你们还要么?”

  蒹葭,采薇,灼华,三人脸色不快。

  尤其是灼华,更是觉得脸上发烧。

  毕竟这场鸿门宴是她撺掇出来的,可此时形势不由人,也只能冷哼声,心里也暗自埋怨牧元阳没有风度!

  你个男人,个强者,怎么好意思难为三个弱女子呢?

  你要不要脸?

  采薇二人则是暗暗羡慕,若是能有如此强者相助,武道绝对会顺畅得多。

  夭夭却不管她们的心思,只是暗暗欢喜着。

  欢喜所托者是牧元阳!

  若非牧元阳,今日绝对难以善了!

  别的不说,仅仅个尚修就够她瞧的了。

  更别说那和牧元阳斗得旗鼓相当的关凤了。

  她可以想象得到到时候她会多么的狼狈。

  而不会是想现在这样,稳坐钓鱼台,波澜不惊。

  牧元阳那个不太宽厚的臂膀,就像是座大山,站在她的身前!

  瞬间,夭夭竟觉得自己是不是有些太骄傲了,,,明明是有人可以依靠的!

  她深深的看了牧元阳眼,然后,,,后者会错了意。

  牧元阳趋步上前,冷笑对三位圣女说:“令符就在此,既然你们不敢拿,就别怪我没给你们机会!”

  说着,牧元阳目光环顾,若虎狼四顾:“现在,请三位圣女把手中的令符交出来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