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庄道古依旧那副俊朗模样,气质儒雅。

  不过修为比起几年前可强了不是星半点。

  眼界开阔之后的牧元阳,看得出来庄道古的变化。

  准确的说,就算是当初,他也严重的低估了庄道古。

  也不能这么说,主要是此人善于隐匿。

  藏器于身,很少主动暴露。

  牧元阳也不清楚他的真实实力,不过应该不比自己弱多少。

  毕竟他老子是苍龙刀圣,他家是九成之的聚义庄啊!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老子用刀,他却用剑。

  不过光明剑的名头还是很响的!

  这两年更响了。

  营造名头这方面,他们父子真是专家。

  他爹苍龙刀圣,除了大圣之外,也是武林当中出了名的大侠!

  为人豪爽大方,仗义疏财,而且重诺轻生,,,几乎没有什么污点。

  不过牧元阳却不这么认为,毕竟这世界上压根就没有圣人!

  所谓的圣人,只不过是隐藏的比较好罢了。

  谁还没有私心了?

  庄道古出现,就引起惊呼阵阵。

  连张鹏举,陈圣二人都停手了。

  不过也没给他什么好脸色:“有事?”

  其实他们应该算是个圈子的,地位差不多,家世也差不多。

  不过出身荒州的二人性格豪爽,否则也干不出来大街上互相咒对方爷爷的事情,,,有什么事,就放到明面上来说,从不藏着掖着。

  所以他们当然看不上庄道古这种擅长钻营的家伙了。

  庄道古也不恼:“二位贤兄,何如这么大的火气?

  有什么事儿不能坐下来好好谈,何必在大街上争斗?

  来有损二位和圣者威名,二来也影响大伙做生意。

  不如这样,咱们找个酒楼,我做东,二位笑泯恩仇可好?”

  他说话如既往的温文儒雅,又有理有据,尽显风度。

  四周不由得响起了称赞的声音,这厮的卖相着实让人嫉妒。

  可没想到人家压根就不吃他这套:“关你屁事!”

  句话,堵得庄道古肺管子都疼。

  时间就有点下不来台了。

  如果不做过场的话,怕是就要损名声了。

  毕竟名声很大程度上,是建立在武力上的。

  可让他以敌二,还是有些吃力。

  正焦灼着,他猛然就看到了牧元阳:“元阳兄,近来可好?”

  “关老子屁事!”

  牧元阳满脸茫然。

  第二百九十二章,山海

  大庭广众之下被点名。

  牧元阳不情不愿的走了出来。

  “这关老子什么事啊!”

  而且牧元阳也不觉得自己和庄道古交情有多好。

  在地宫当中有点交情,不过当时是披着寇默山的马甲。

  再见面就是在血刀门了,当时二人也没什么交流。

  而且后来听李画说,庄道古好像是提亲去的,,,

  也就是说,二人不光没交情,没仇就不错了!

  这时候把自己拉出来帮忙顶雷真的好么?

  虽然牧元阳也想跟这两位大少交手,可特么自己主动的,和被别人来出来顶雷,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好不好?

  所以牧元阳也没给他好脸色:“原来是庄兄,没想到庄兄非但修为精深,交友遍天下,这眼神儿也着实不错,,,”

  他这话说的讥讽意味已经很浓了。

  庄道古却不以为然,反而是含笑说:“上次血刀门别经年,牧兄果然风采依旧!”

  伸手不打笑脸人。

  牧元阳也只能回了句:“多年不见,庄兄也依旧风度逼人。”

  “客气客气!”

  虚情假意的客套了两句。

  旁边的陈圣当时就不愿意了:“虚伪做作,要打就打,不打就滚!”

  “不错,这小子是你的帮手是吧?正好起料理了!”张鹏举难得跟陈圣站在了同战线上。

  庄道古故作为难的朝着牧元阳歉意的笑了笑。

  演技是真的好!

  牧元阳叹了声。

  人家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不打也说不过去了!

  “既然如此,庄兄先挑个吧!”牧元阳说。

  庄道古还在客气:“牧兄先选!”

  “你先”“你先请”。

  看到二人这么不把自己二人当回事,陈圣忍不住了:“各自料理个,搞定他们,咱哥俩再研究下谁爷爷先死的问题!”

  “不用研究了,那肯定是你爷爷!”

  “!”

  陈圣回骂了句,直接朝牧元阳冲了过去。

  谁说荒州武者就只知道蛮干?

  人家也是有心机的。

  “庄道古这小子是有些真本事的,如果和他打出真火来,难免两败俱伤,还是让张鹏举这夯货去打庄道古,我去收拾这个五气小子,等他们打完了,张鹏举绝对不能毫发无损,到时候我再趁机爆锤张鹏举顿!”

  剧本已经写好了,陈圣心里美滋滋的。

  当然,演员配合不配合就不知道了。

  陈圣抬手就是枪!

  枪出,枪出如龙!

  竟然卷动空中飞舞的黄沙凝聚,成条栩栩如生的土龙杀了过来!

  麟角羽鬃,抖甲八万八!

  别看这土龙表面上似乎呆滞死板,华而不实。

  实则每寸都暗合了种杀招,每寸都合着种变化。

  互相演变之下,变化莫测,变化无穷。

  更别说还裹着陈圣的枪意,更是平添七分威能。

  这,可是镇宗级别的秘术!

  上来就是大招,镇宗级秘书信手拈来。

  这就是真正的武二代和那些高仿之间的差别。

  而且陈圣的战斗经验无疑是十分丰富的。

  他可不会做些“玩弄敌人”的傻事,出手就是全力以赴!

  狮子搏兔,尚需全力!

  “以内气借助地利,不错的想法!”牧元阳同样眼前亮。

  这倒是和他在海域外的时候有些相仿。

  不过他是借助道韵的玄妙,而陈圣则是凭借自身的内气。

  “内气有属,与之合,自然威能倍增!

  黄沙圣能够想出这招来,果然是深不可测!

  不过这陈圣小小年纪就能演化出如此精妙,其武道造诣也是非同小可!”牧元阳若有所思,若有所得。

  和人交手,才是提升境界最好的方法。

  他也不客气,拔刀就斩!

  和在地宫当中暴打小朋友不同,牧元阳出手就是绝学!

  刀意全开!

  刀罡瞬间从刀锋蔓延出去,迎向了土龙。

  两种内气,两种意境碰撞到起。

  浩然费力把本来就细小的黄沙震碎,烟尘飞舞!

  以暴制暴,最为痛快!

  “好强!”

  这次交手,也让陈圣看到了牧元阳的实力。

  以他的眼界,自然不难看出牧元阳这刀的精妙之处。

  虽然招式上比自己差的多,可刀意之纯粹,简直是骇人听闻。

  “果然,以庄道古这厮的势力程度,怎么可能如此折己相交无用之人?”

  客气也是分级别的,庄道古对牧元阳明显是客气到了忍让的程度。

  从二人先前的交流就听得出来,当然,也是因为庄道古算计了他的缘故。

  陈圣收起了心中的轻视,火力全开。

  又是枪!

  这枪和先前又截然不同。

  不以力压人,而是走个巧劲儿!

  枪头点在空中,带动残影数道。

  瞬间,宛若满天的黄沙笼罩下来!

  枪罡从枪头爆发而出,混迹在黄沙中。

  这招,有虚有实。

  或者说,都是实的!

  那些作为掩饰的黄沙虚影,随时都能转变成真正的夺命枪罡!

  又是个镇宗级别的枪法招式!

  他快,牧元阳这次反倒是慢了。

  以慢打快,本就是个法子。

  刀出,看似慢了半拍。

  却恰好就在枪芒即将临身的时候迎了上去。

  极快的枪芒撞击在了缓慢的刀锋上。

  等到这刀劈完,恰好就粉碎了所有的枪芒!

  “妙!”

  连陈圣都忍不住赞了声。

  牧元阳也含笑说:“阁下枪法如神,也是精妙!”

  “那是我爷爷的本事,跟我有屁关系?”

  “照你这么说,我那也是师尊教诲,与我无关!”

  “哦?阁下师从哪位高人?”

  “霸刀!”

  牧元阳说起慌来脸不红不白的。

  不过虽然说了谎,可有些东西却没说谎。

  他也算是师从他人了。

  第个老师是道韵!

  在海外陷入那种玄妙状态下的时候,给他的刀法打下了别人无法企及,甚至于无法复制出来的雄厚基础。

  第二个就是天下各位刀法名家。

  他们的刀法,让牧元阳融会贯通,糅杂炉,才有了今日的璀璨辉煌。

  再加上他持之以恒的信念,水滴石穿的毅力,才走到这步。

  不过陈圣当然不知道他的想法,也没注意到夭夭嘴角抽了抽,反而是赞叹说:“原来是霸刀前辈!

  我总是听人说霸刀前辈实力如何,精妙如何,却无缘见。

  不过今日看到阁下,方知此言不虚!

  人都说名师出高徒,反过来也是样,徒弟都这么强,那他师傅肯定错不了!”

  “廖赞了,能够创造出如此精妙的招式,我倒是也想拜会黄沙大圣!”

  “嘿,等打完了,我带你回去见老头子!”

  仅仅两个回合,二人竟然有惺惺相惜之感。

  当然,这架还是要打的。

  “注意力,我要动真格的了!”

  “放马过来!”

  陈圣点了点头,手中枪扬了起来。

  这个起手式倒是让牧元阳有些疑惑。

  般的枪法,皆是穿刺,发挥枪这种兵刃的特性。

  很少有枪法是横扫,更被说扬起来下劈了。

  这样的话还玩什么枪,搞个斧头,哪怕是来根棍子也行啊!

  这招式当然不可能这么简单。

  连陈圣都说动真格的了,又岂是凡俗!

  就看到在手中银枪扬起来的同时,陈圣也是腾空而起。

  跃几丈高。

  同时他头顶三花齐齐开放。

  精气神瞬间堆到了巅峰!

  他体内的内气疯狂汇聚到了枪头上。

  原本银白色的枪头仿佛裹上了层黄泥。

  在太阳下都是奕奕放光。

  牧元阳瞳孔微缩,不敢小觑。

  别的不说,看着架势,,,若是身威能凝聚到点上爆发,这攻击绝对错不了!

  瞬息到了顶峰,陈圣的身体下就落了下来。

  手中的银枪,也跟着他刺了下来。

  还是刺,却并非平穿平刺。

  而是由上至下,若泰山压顶!

  还真就给牧元阳带来了泰山压顶的感觉。

  在牧元阳的眼中,陈圣手里攥着的可不是枪。

  而是座雄峰!

  山高万仞,巍峨险峻!

  他就像是山前的凡人,仰望峻岭崇山。

  这种气势,,,着实骇人!

  “这枪,怕是连宗师都要退避三舍!”

  牧元阳心中再度为黄沙圣的武道造诣惊叹。

  第枪是灵活多变,切都在变化二字,所以牧元阳以力破巧,完全硬刚,不给他变化的机会。

  第二枪则是快!快到极致,疾风骤雨,黄沙漫天,稍有不慎就要被黄沙撕碎!

  牧元阳选择以慢打快,不动如山。

  而这第三枪,陈圣仿佛都变成了座山!

  这枪,精妙在势!

  堂皇之势,如天崩,如地裂!

  这般威视,怕不是真的断过山峰!

  这三种精妙,寻常武者得种,就可以称得上是代宗师了。

  而黄沙圣竟然把这三种精妙都推演都发挥到了极致,堪称恐怖。

  这枪,怎么躲?

  没法躲,山都朝着你盖过来了,你躲什么躲?

  索性就不躲。

  牧元阳气沉丹田,而后贯穿双臂。

  刀罡汇聚到了刀锋上,含而不发。

  前两次牧元阳是用刀意为战,以武道造诣为辅。

  虽然不落下风,实际上是有些取巧的意思了。

  这次,他却得拿出真本事了。

  “瀚海,四海式!”

  四海式,是牧元阳新琢磨出来的招式。

  同样是以瀚海式为基础,延伸出来的。

  牧元阳现在自创的刀法其实就只有瀚海式个。

  星河式,四海式,皆是以瀚海式为蓝本,侧重不同的地方,将不同的特性发挥到极致。

  瀚海式是诡,内蕴暗流涌动,防不胜防。

  星河式是奇,上接星河,内蕴波涛。

  而这四海式,则是,,,浩瀚!

  刀负四海,横压切!

  和陈圣这枪有异曲同工之妙。

  可个是山,个是海!

  孰优孰劣?

  牧元阳刀出。

  仿若四海加身!

  重量,气势,力道,,,

  太多的精妙蕴含在其中,全都汇聚到把刀上。

  到底是沧海变桑田,还是水漫浮屠州。

  刀锋和枪尖撞到了起!

  没有想象当中的恢弘场面。

  触即分。

  牧元阳二人各自蹬蹬瞪退后了数步。

  每步,都在脚下留下个深坑。

  仅仅是反震的力道,就让二人有点吃不消了。

  刀和枪都在颤抖着,仿佛不堪重负。

  “好重的山!”

  噗。

  牧元阳喷出口鲜血。

  他的身上突然出现了个个透明的窟窿!

  居然是在刚才交手的瞬间,被陈圣的枪意洞穿!

  体内的肌肉骨骼更是粉碎了小半。

  这是被“山”压的。

  虽然表面上看去来不甚狼狈,可这伤势可比和关凤交手的时候严重多了。

  当然,陈圣也没占了便宜。

  他的五脏六腑同样重创,也是口鲜血喷出:“好深的海!”

  砰砰砰。

  阵炒豆子的声音在陈圣身体里传出来。

  他的体表有道道血流窜了出来。

  原来是被牧元阳的刀意撕碎了体内的筋脉!

  这回合,两败俱伤!

  当然牧元阳知道自己是占了便宜的。

  有不死经和紫气在,他从来不担心和别人换伤。

  不过打到了这种程度,再打下去就真要生死相搏了。

  “可能再战否?”牧元阳问。

  陈圣点了点头:“枪还在!”

  “那你再磨磨吧,,,”牧元阳瞥了他眼。

  后者当然明白陈圣的意思,笑了笑说:“遗迹即将开放,不可伤势过重。

  等到遗迹完毕,你我二人再战场如何?”

  “那必然是要战个痛快!”

  牧元阳也笑了。

  陈圣看牧元阳更顺眼了:“前面有个馆子不错,喝几杯?”

  “正有此意!”

  牧元阳应约,又看了看打得热闹的庄道古二人:“可他们还在打,,,”

  “不用管这两个王八蛋,每个好东西!”

  陈圣理直气壮的说,上前拉起牧元阳就走了。

  夭夭撇了撇嘴,叹了声先回地宫了。

  而正在激战的庄道古二人则是满脸懵逼。

  这啥情况啊?打出来感情来了?

  怎么打着打着喝酒去了,你们这也不按常理出牌啊!

  “咱们还打么?”

  “打个屁!”

  张鹏举嘟嘟囔囔的走了。

  “这么好的家伙,怎么让陈圣给拐走了呢!”

  这是张鹏举嘟囔的话。

  把庄道古听得郁闷至极!

  明明是他跳出来制止他们的战斗,也是自己把牧元阳拉下场的,怎么现在自己成了局外人了呢?

  第二百九十三章,用生命喝酒

  荒州武者本善饮爱酒。

  烈酒入腹,可抵早晚寒流。

  山王城又是荒州排的上号的雄城,自然是有很多闻名遐迩的大酒肆的。

  其中家叫饮龙血!

  浊酒入腹,如饮龙血!

  其酒纯烈至极,寻常武者都喝不得。

  此时顶楼雅间当中,牧元阳和陈圣对坐。

  以陈圣的牌面,搞个雅间跟玩样。

  伙计好像都认识他,直接毕恭毕敬的把他引到了这间常来的雅间。

  就好像没看到他身上沾染的鲜血样。

  这倒是让牧元阳觉得有些古怪,尤其是在看到雅间墙壁上挂着的那些水墨画的时候,,,

  荒州武者,以粗犷豪爽作风,世人尽知。

  饮酒更是奔放豪迈,鼓作气。

  可不在大堂,反倒跑到雅间而饮酒,,,

  牧元阳看了看桌子上脸盘大小的酒碗,再看了看水墨画上小桥流水,违和感顿生。

  陈圣好像没注意到牧元阳表情的古怪。

  他先是端起酒碗,畅饮口!

  “痛快!”

  口烈酒入腹,冲得胸膛灼热。

  然后,,,口鲜血就又喷出来了。

  这酒当中蕴含着很精粹的血气,否则何以敢称龙血?

  陈圣本来就五脏受创,这碗直接让他没压住气血,喷了出来。

  他拿袖子顺手抹,全是荒州豪爽作风,浑不在意的对牧元阳说:“牧兄,快尝尝这炎龙血,整个荒州,不不,整个天下,再也找不到这般纯烈的酒了!”

  边说着,又是碗入腹:“痛快啊,噗,痛快啊,噗,,,”

  喝口酒,喷口血。

  把牧元阳看得愣愣的。

  酒可能很好喝,但是,,,你在吐血啊!

  兄弟,血就这么不值钱么?

  牧元阳充分领会了荒州人喝酒不要命的作风。

  当然,般喝酒成风地方的武者,还有个特殊技能,,,那就是,劝酒!

  “喝啊,我保管你喝了次想两次,这辈子都离不开!”

  “是不是拿我不当朋友?不当兄弟?干碗!”

  “放心,这酒虽然烈,但是入口柔线喉,你看我,咕嘟,,,噗,,,”

  拿命喝酒,拿灵魂劝酒啊!

  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牧元阳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