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稀?br/>

  直接就过去了。

  “还能这样?”

  后面的武者有样学样。

  柄柄兵刃脱手而出。

  没有兵刃的强行和别人搭伙。

  可是由于人太多了,扔出去的兵刃不可避免的撞击到了起。

  就又有批倒霉蛋掉进了河里,成为了鱼儿的美味佳肴。

  不过好歹是有了解决的办法,众人也都过了河。

  牧元阳和夭夭渡过暗河,继续往前。

  依旧是地宫通道。

  不过却都长满了光滑的青苔。

  呱呱。

  二人好像听到了蛙鸣声音。

  牧元阳二话不说,手中佛骨闪烁流光。

  几道刀罡斩出,分别袭向了通道四周。

  在黑暗当中,已经和青苔融为体的,几个足有脑袋大的怪异蛙类,直接被牧元阳粉碎了。

  阵恶臭飘荡在了地宫当中

  “不好,有毒!”

  牧元阳急忙提醒夭夭。

  夭夭见状秀手挥。

  阵极寒之气弥漫,在眼前铺就条寒冰之路。

  把蛙类的尸体都冻在了寒冰当中。

  二人踏着寒冰往前走。

  后面过来的武者就没那么好运了。

  “什么东西,黏糊糊的,,,,啊!”

  阵阵极为凄厉的惨叫声音在身后响起。

  那些不小心沾染了蛙类尸骸的武者,就如同沾染了化尸粉样。

  整个人快速溶解,连同衣服都化成了浓水。

  而他们化成的浓水,里面同样也有剧毒!

  又是大批武者葬身于此。

  说起来也是极为的冤枉。

  他们的实力都不弱,甚至于是很强。

  很多武者,都是三花级别的!

  如果小心些,不至于在这里阴沟翻船。

  只可惜过于托大了。

  他们想着反正牧元阳二人在前面走,如果有什么事情,也是他们二人先遭殃才对

  ?

  而且他们也都没想到这个地宫居然如此歹毒,如此诡异。

  还特么什么甜头都没看到,直接就来如此诡异的杀招。

  这可是他们在外面,在其他地宫当中完全没有过的遭遇啊。

  不过虽然地宫凶险,却丝毫不能阻拦武者们继续探索的热情。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进入遗迹,本来就是打算用命,去验证自己的气运!

  用自己的鲜血,浇灌出属于自己的机缘来!

  如果现在就退出,那那些牺牲不是白费了?

  所以他们也没有退出的心思,只是更加小心翼翼了些。

  不过再小心,也敌不过上古武道的诡异。

  很快,就连牧元阳都差点着了道,,,

  眼前,看起来就是普通的个通道。

  没有任何异常,没有任何异味,没有任何声音。

  可当牧元阳和夭夭的脚步踏上去的时候,整个通道居然,,,活了!

  墙壁上探出无数古怪的粘稠的活体生物,朝着二人席卷而来。

  在这个过程当中,还不断喷洒毒雾!

  第三百章

  通道内毒雾弥漫!

  牧元阳二人急忙撑起罡气。

  毒雾沾染在罡气上,滋滋作响。

  罡气腐蚀的速度很快!

  与此同时,四周墙壁上探出条条黏糊糊,滑溜溜的生物。

  像是蛇,不过却没有鳞片。

  倒像是章鱼的触手,不过没有吸盘。

  不计其数的古怪生物倾巢而出。

  边喷洒毒雾,腐蚀着二人的罡气。

  同时身体如利剑般,不断的撞击在罡气护罩上。

  力道不大,身体也不够坚韧。

  撞到罡气护罩上,直接就爆开了。

  化作道道粘稠的腥臭汁液

  其腐蚀能力,比毒雾强上数倍!

  牧元阳抽出佛骨,道道刀光袭出。

  斩碎了不计其数的不明生物。

  粘稠的汁液铺满了整个通道。

  夭夭见状再度故技重施,催动玄蚕种。

  股阴寒彻骨的内气从其体内散溢而出。

  在身周围上了层冰墙

  脚下,也再度出现条寒冰之路。

  “快走!”

  二人快速向前。

  夭夭还边不断吞服凝气丹。

  这可以让她快速的恢复消耗的内气。

  不得不说,那些古怪生物的腐蚀能力着实很恐怖。

  以夭夭现在的实力,全力出手凝聚出来的坚冰,已经可以媲美四五次淬火的利刃了。

  般的三花都休想击击碎。

  可是在那些毒雾,那些粘液面前,却形同虚设样!

  沾染上就是千疮百孔!

  还好二人的内气足够浑厚,尤其是牧元阳。

  在进入三花境界之后,内气再度增强。

  而且融合了高品内丹当中的道韵,精粹程度远超常人。

  就是这样,穿过那通道的时候,二人都是各自松了口气。

  内气消耗太严重了!

  二人就地恢复内气。

  前路凶险未知,如果贸然前行的话,危险性太大。

  当务之急还是要把自身调整到最佳状态才行。

  因为牧元阳吐纳内气的速度比较快,而且内气比较浑厚,消耗的也少些。

  恢复完毕之后,就分心观察后面的通道。

  然后看到了极为惊悚的幕。

  满地的汁液,正在不断的蠕动!

  自汁液当中,条条新生的不明生物,再度钻进了墙壁当中。

  尼玛,还待回收再利用的?

  而且牧元阳还感受到了股不样的气息。

  先前他手忙脚乱,没有仔细观察。

  现在却看出了些玄妙:“这些生物体内有道韵?”

  他又摇了摇头。

  不是道韵。

  那种波动虽然和道韵很相似,但是却更简单粗暴得多。

  至于是什么,牧元阳也不清楚,反正很诡异就是了。

  正琢磨着,通道的那头就有武者闯了进来。

  接下来,自然就是场惨剧。

  天罡以下的武者,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直接就被腐蚀成了血水。

  天罡以上的武者也是损失惨重。

  那条通道,似乎成为了通往地狱的黄泉路

  可不是每个武者,都有如牧元阳和夭夭这般浑厚的内气!

  更让牧元阳诧异的是,那些被腐蚀的武者的血水,居然和那些汁液融为了体。

  也就是说,这些东西可以通过吞噬人的血肉繁殖

  “古怪的地下河,剧毒的青蛙,古怪的生物”

  牧元阳似乎察觉到了些不同寻常的东西。

  可古怪在哪里,时间也说不上来。

  眼看着后面的武者快要追上来了,牧元阳没有轻举妄动。

  这次,还是让他们趟雷吧。

  不过后来的武者也不是傻子。

  傻子都看得出来,这遗迹歹毒的要命。

  还是让强者去趟雷才好

  于是他们也都纷纷调息,不敢轻举妄动。

  夭夭很快也调息完了,跟牧元阳眼神交流了下,决定继续往前走。

  看到他们动作,后面的武者才急忙跟上。

  这次,他们得紧跟着牧元阳二人

  这样的话,面对危险的时候活下来的可能性才更大些。

  牧元阳也没搭理他们,只是琢磨着心里那点疑惑:“地下河的鱼,蟾蜍,古怪生物”

  这些东西,都是活的!

  而遗迹不知道在地下封存多少年,这些东西是如何活下来的呢?

  而且这遗迹如此凶恶,不像是上古武者的居所,或是宗门的遗址。

  倒更像是,,,故意伤人害命的凶险之地,或者说是那种试炼之地。

  “该不会又是跟扬州那个遗迹样吧?”

  牧元阳心里不由得有些打鼓。

  如果真是试炼遗迹的话

  上次不杀神可都栽了啊!

  牧元阳不由得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出乎意料的是,前面的通道很安全!

  二人直接路畅通,进入了座大殿。

  这才有点遗迹的样子。

  大殿十分的恢弘,没有沾染上丝毫的灰尘,亮洁如新。

  就连地砖,龙柱什么的,也都保存的十分完好。

  准确的说,和新的没有什么差别。

  和上次扬州遗迹样,对面也有个门。

  封死的门。

  牧元阳艺高人胆大,刀劈了过去。

  大门纹丝不动,甚至于连道印子都没留下。

  “这材料”

  牧元阳大为惊讶。

  要知道,佛骨可是神兵啊!

  而且施展神兵的人,还是牧元阳。

  这刀虽然没有全力以赴,可也暗合刀意。

  由内气催动刀罡,以他的实力施展出来,足以媲美寻常三花的全力击了!

  就这样,却仍旧留不下道印字?

  “这要是把大门搬回去,打磨打磨就是神兵啊!”

  牧元阳砸吧砸吧嘴,打起了大门的注意。

  身后的武者也不断涌进来。

  片刻时间,就来了百十个人。

  不过在宽敞的大殿当中,倒是并不显得拥挤。

  “元阳兄,可察觉到了异常?”

  后进来的人,对牧元阳问道。

  牧元阳摇了摇头,安心等待。

  不管是不是试炼遗迹,总得有个开门的办法才是。

  至于什么办法,就得仔细琢磨了。

  不外呼就是又有什么古怪的玩意,身上有钥匙。

  这是贯的套路。

  大伙也都明白这点,所以只能老老实实等待。

  没看连实力最强的牧元阳和夭夭都安然若素么。

  着急也没什么用。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进来的武者越来越多。

  摩擦自然不可避免的就发生了。

  有两个武者大打出手,直接干死了个。

  这就是武道,血腥而残酷。

  决定武者命运的,只有自身的实力。

  牧元阳也没有替人出头,锄强扶弱的心思。

  可随着那个倒霉蛋死掉,大殿内异变突生!

  原本大殿的入口处,突然落下了道铜门,给大殿彻底封死了。

  与此同时,那个被杀掉的倒霉蛋的尸体,体内的精血快速流失

  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吸干了!

  牧元阳敏锐的发现到,随着那武者体内气血的流失,大殿出口处的铜门上,浮现出道微弱的花纹!

  花纹很微弱,如果不是牧元阳目力非凡,还真就发现不了。

  “恩?”

  不理会大殿内的马蚤乱。

  牧元阳迅步上前,观察铜门。

  发现那铜门上原本就是有花纹的!

  从锁口为中心,延伸蔓延到整个铜门上!

  之所以现在才发现,只不过是因为那花纹和铜门的颜色相同而已。

  而随着吸收了鲜血,那花纹多了丝血色,这才浮现出来。

  牧元阳看了几眼铜门,神色微变:“好歹毒的遗迹!”

  “恩?”夭夭投来好奇的目光。

  牧元阳冷笑解释道:“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这铜门需要吸收定的鲜血之后,才能够打开!”

  “也就是说,,,”

  “对,让咱们自相残杀!”

  牧元阳二人的交流,自然瞒不过大殿内的其他人。

  牧元阳也没打算瞒着他们。

  至于原因么,,,他足够强!

  就算是需要杀掉批人才能够离开大殿,那批人当中也绝对不会有他和夭夭!

  所以他才会肆无忌惮的说出来

  至于他心里是否有什么邪恶的念头,那就说不准了。

  牧元阳的话让大殿内议论纷纷。

  “自相残杀,才能够离开大殿?”

  “这特么是什么遗迹,竟然歹毒如斯!”

  “哼,咱们就不动手,又能如何?”

  有人异想天开,四周却都是看傻子样的目光。

  不动手能如何?

  嘿,那你就在大殿内等死吧!

  他们都没有强行破开大殿的能力,也就只能被困在大殿当中!

  虽然在场的武者实力都很强,就算是十天半个月不进食也饿不死。

  可时间长了呢?

  必然是要被困死在大殿当中的。

  谁都知道这点,就是看谁率先说破。

  就像是层薄薄的窗户纸,捅就破。

  很快,就有人做那个捅窗户纸的人了:“哼,本座可不愿意在这遗迹当中困到死,诸位,拔刀吧,咱们手底下见真章!”

  说话的,自然是实力最强的批人了。

  他们在看明白事情严重性之后,毫不犹豫的举起了屠刀。

  就像是点燃了引信样,大殿内厮杀皱起。

  就算是有些人心怀良善,不愿意滥杀无辜,可也不得不动手。

  目前的情况就是这样,你不动手杀别人,那就要做好被杀的准备!

  没有人想死,不管他多么的善良。

  大殿内的厮杀格外惨烈,断壁残垣,鲜血泼洒。

  牧元阳和夭夭所在的位置,成为了大殿内唯的处净土。

  没有人敢招惹他们,毕竟在场的人都看到了,牧元阳招把周于秋打成死狗那幕。

  连周于秋这个宗师都扛不住,他们这些三花五气何必去自找没趣呢?

  对此,牧元阳乐见其成。

  他本来也不是庄道古那样假仁假义的人,也算不上有多善良。

  就算是善良,也绝对不会建立在用自己生命做代价的前提上。

  说实话,如果非得杀人才能够离开大殿,牧元阳是丝毫不吝啬自己的屠刀的。

  现在他们自相残杀,倒是让牧元阳省了功夫,坐享其成也就是了。

  大殿内的厮杀十分激烈。

  内气弥漫,三花摇曳。

  能够第批进入遗迹的武者,其实力自然都是很强的。

  战斗异常的激烈,大殿都变成了绞肉场。

  那些三花级别的强者,肆无忌惮的屠杀着。

  宣泄着自己内心的暴躁,满足着自己杀戮的欲望!

  随着个个武者身死,具具尸骸倒地。

  然后快速的被大殿吸成了干尸!

  干到,碰下就粉碎的地步!

  “不是鲜血,是水气!”

  牧元阳下子就明白了。

  原来大殿吸收的不是人的鲜血,而是体内的水分!

  否则的话,尸体不至于干成那个地步。

  “不对不对,应该也需要鲜血作为媒介才对”

  不然进入大殿就应该被吸,不至于非得流血才行。

  这大殿着实是充满了诡异。

  牧元阳不知道这里面有什么深意。

  他回头看着那扇铜门。

  上面的花纹已经十分清晰了。

  只要等到花纹彻底凝实,这大门应该也就开了。

  “这后面,到底是什么”

  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财宝,还是见血封喉的杀机?

  疑惑着,又是如这个大殿样,渴求鲜血生命的屠宰场?

  牧元阳不知道,不过他知道,现在已经没有退路了!

  因为入口处的铜门上,并没有花纹!

  也就是说,想要原路返回是不可能了。

  “既然是遗迹,不应该限定人数”

  牧元阳想了想,琢磨到:“应该是在唤醒了这扇铜门之后,入口处的铜门就会直接封死!

  等到这扇铜门再度关闭,身后那扇铜门应该就会开启!”

  否则的话,那特么也不用打了。

  反正打不打都是个死!

  如果连遗迹都出不去,那和死有什么区别?

  牧元阳耐心的欣赏着眼前的厮杀。

  个个弱者倒地,身死。

  个个强者肆无忌惮的收割着他们的性命。

  对于那些弱者而言,死亡,就是他们的宿命。

  而且,他们别无选择!

  在如此赤裸的规则被牧元阳肆无忌惮的说出来之后,他们的结局就已经注定了。

  当然,就算是牧元阳不说,也早晚会有人发现。

  只不过是多活刻,早死刻的区别罢了。

  很快,铜门上的花纹终于凝实了!

  轰隆隆,大门提了起来。

  眼前终于再度出现了路径。

  可大殿内的厮杀,却还没有结束。

  不少人都已经彻底的打出了真火。

  牧元阳也不敢轻举妄动,万下关还得需要人命来填呢?

  等等吧。

  第三百零章

  战斗结束的时候,大殿内的人死了半还多!

  牧元阳却并不觉得诧异。

  武道搏杀,本就是至死方休!

  尤其是在你死我活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什么好犹豫的。

  等到战斗结束,牧元阳才跟众人继续往前走。

  果然,在他们进入下个大殿之后,身后的铜门就再度关闭。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入口处的铜门会升起来。

  等待着下波进入大殿的武者,开启下轮的厮杀!

  第二座大殿和第座大殿的结构样。

  众人见状不由得心里发怵:“该不会还得自相残杀吧?”

  牧元阳也是皱起了眉头。

  他倒是不怕厮杀,他怕的是哪怕是杀光了在场的所有人,怕是也不足以打开这扇铜门

  毕竟前个大殿,就死掉了半多的人,才打开铜门。

  第二关怎么着也不可能不如第关吧?

  好在,这次并非是让他们自相残杀。

  随着身后铜门的关闭,大殿突兀的震颤了起来。

  剧烈的颤动过后,大殿脚下有个高台缓缓升起。

  里面居然是个铁笼子!

  铁笼子很大,三丈见方。

  里面盘踞着个活物。

  “那是蛇?”

  “不,那是蛟!”

  对,就是蛟。

  蛇身而头生龙角!

  此物具龙形,却与龙截然相反。

  龙威严,祥瑞。

  而此物至阴至毒,银邪无比!

  蛟的出现,让大殿内响起了阵阵马蚤乱。

  很简单,大伙都觉得开了眼界了。

  蛟龙之说,大伙都听过。

  可除了牧元阳之外,谁见过?

  不对,牧元阳都没见过。

  孽窟当中的那些,是真龙!

  而非是毒蛟。

  这本来只存在于传说神话当中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