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让牧元阳都没有出手的兴趣。

  不对,连王虎都懒得动手。

  气势放,那些匪寇就乖乖的滚了。

  可能他们也已经习惯了吧,,,

  到了城镇,牧元阳才真正感受到凉州的风土人情。

  首先,就是饮食了。

  凉州和荒州有共同之处。

  最有共同感的,就是酒了!

  荒州酒烈,凉州酒浓!

  口下去,香气瞬间灌满了整个口腔!

  然后浓烈的酒气瞬间贯穿全身。

  让人在凉州这样的冰天雪地当中,也能够得到温暖。

  饮食上,多炖,多汤。

  炒菜也有,样式却不多。

  牧元阳尝尝,觉得凉州武者的口味都很重。

  要么是很咸,要么是很辣,,,

  酸甜的滋味倒是很少。

  不光是饮食上的差距,住所上同样也有很多的讲究。

  荒州武者的房子讲究的是大巧不工,坚固就是了。

  扬州则是讲究雅致,就算是再简陋的房子,你都得从里面看出点感觉来!

  而凉州的房子,则是融合了两者之所长。

  外面是大巧不工,看起来蛮荒粗犷。

  可内里则是暗合乾坤,虽然风格上相去无几,却多了许多匠心。

  牧元阳按照约定好的时间,朝约定好的地点进发。

  凉州的城池很少,因为本来人就少。

  可野外却有很多的房屋!

  有的是个人家,有的是客栈。

  有的则是干脆两者兼顾。

  说来奇怪,在凉州这样,匪盗横行的地方,这些修建在荒郊野外的人家,居然很少被匪寇马蚤扰,也没有人来掠夺。

  微微想,牧元阳就明白怎么回事了。

  因为凉州,,,太冷了!

  就算是匪寇,出来办事也需要歇脚的地方。

  各大小宗门的弟子也是如此。

  或者说凉州武者都是这样。

  不管你修为有多强,,,哪怕是圣者,也不想在冰天雪地,荒郊野外的待着吧?

  所以这些野外的客栈,就很有存在的必要了。

  也压根就不会有人去马蚤扰他们,因为这都是他们得到方便的东西。

  牧元阳前往约定的地点。

  眼看就要天黑了。

  凉州的山脉不少,树木也很多。

  当然,都是被白雪覆盖着。

  牧元阳很纳闷,为什么凉州的天气如此之寒冷。

  跟扬州比起来,简直是天地之差别。

  虽然牧元阳的修为已经达到不避寒暑的地步了。

  可当冷风扑面而来的时候,还是觉得有些不舒服。

  不过雪景还是很不错的。

  在扬州呆辈子,你也很难看到这样的雪景!

  满天鹅毛大雪泼洒而下,遮住了天空,盖住了大地。

  放眼望去,天地之间都是片白茫茫,纯白。

  那种感觉还是很奇妙的。

  就跟第次看海,有相同的感官。

  不过看海是心胸开阔,看雪则觉得心神寂寥。

  为天地之伟岸动容,为自身之渺小而悲伤。

  牧元阳刚开始倒是觉得很有兴致,看的也很开心。

  可时间长了,看到哪里都是白茫茫片,也就没有什么感觉了。

  天色已经即将黑了。

  牧元阳没有连夜赶路。

  因为他对路也不熟,而且说实话,,,被大雪覆盖着的凉州,也特么很难看到什么标志性的建筑。

  想要在夜里赶路,需要极强的方向感。

  这点倒是和荒州有异曲同工之妙。

  牧元阳找到了家客栈。

  之所以能够如此轻易的找到客栈,也很有意思。

  野外的客栈,都会燃烧种古怪的植物。

  这种植物燃烧之后,发出来的味道很浓郁!

  而且很凝聚,可以飘荡还很远!

  当问到这种味道的时候,你就知道这附近有客栈了。

  还有些其他招揽客人的办法,孔明灯!

  当然,不是直接放飞走的孔明灯。

  而是拴在门上,高高的亮着。

  让来往的行人,离得很远就能够看得见。

  牧元阳走进这家客栈。

  和凉州大部分的客栈样,这是由家人操持的客栈。

  平日里就是过日子的家,来客人了就变成了客栈。

  家五口,三代同堂。

  都是武者,不过实力都很弱。

  最强的老爷子,也就是练劲修为罢了。

  把牧元阳迎进来。

  老爷子的儿子,也就是少东家打量着几人。

  看几人穿着都是不凡,尤其是牧元阳。

  牧元阳虽然对穿着没有什么讲究。

  衣服什么的都是手底下人给准备。

  李画也会按照不同的时节,给牧元阳送几套衣服。

  不过他不讲究,手底下人可不敢糊弄。

  衣服的款式和料子,都绝对是等的!

  牧元阳没带什么配饰。

  他觉得累赘。

  不过店家还是眼看得出牧元阳身份不凡。

  别的不说,腰间那柄宝刀,就够瞧的了。

  把牧元阳几人迎进来之后。

  都没问,直接先上了壶酒。

  当然,上的是好酒。

  几杯酒下肚,倒是觉得温暖了许多。

  其实原本也不冷,就是心里上的温暖。

  店家这才问几人要吃点什么,是否要留宿。

  当然是要留宿的。

  至于吃什么,就让店家自己掂对了。

  饭很快就上来了。

  炖鱼贴饼子。

  简简单单的锅出。

  却让牧元阳吃出了不同寻常的味道。

  这种味道,是他从来没尝过的,,,

  牧元阳从小出生于贵胄之家。

  就算是牧义早早就死了,可在餐食上,谁还能亏待了他?

  所以从小他就是锦衣玉食,府上光厨子就有很多。

  而离开了王府之后,牧元阳直接就在扬州草创势力。

  这些年说实话,伙食的档次是越来越高。

  牧元阳从小到大,几乎没有吃过这样的农家饭。

  就算是在外面,简单的糊弄口,也都是嗑药。

  谁没事闲的,自己去做饭吃。

  就是在哄佳人开心的时候,牧元阳才会烤些东西吃。

  不过他那个手艺,,,也只有李画才会捧场吧!

  至于在外面行走,那就更不用多说了。

  几乎都是各种上档次的酒楼吃饭。

  牧元阳这么多年,还真就没吃过这样地道的农家菜。

  高兴,就多吃了好多。

  连王虎和牧忠都觉得有些意外。

  因为他们吃着也就那么回事。

  怎么今天爷这么高兴?

  不过他们也没问,牧元阳高兴,是好事。

  几人正吃着,门却被推开了。

  又有伙人顶风冒雪走了进来。

  伙人不少,足有十多个!

  第三百十五章

  进来的那伙人凶神恶煞,面漏凶相。

  领头的是个天罡境界的武者。

  实力看起来挺不错的。

  他们进来之后,直接就点了很多的菜品。

  当然,没有!

  给他们上的同样是普通的家常炖菜。

  那伙人当时就不愿意了:“咋的,怕爷爷没付不起钱?”

  “大爷说笑了,咱们这小店,哪有那些珍馐美味,,,”

  “老六,行了,别难为人!”领头那个天罡武者呵斥声,含笑对掌柜说,“抱歉,我这些兄弟的脾气都暴躁了些。

  这些东西都挺好,出门在外,也没有那么多的讲究。

  劳烦店家多给上些酒,菜的话有什么上什么就行。”

  “好咧!”

  这伙人就坐在牧元阳他们不远的地方吃饭。

  牧元阳仔细观察了下,发现他们身上的杀气都很重!

  明显都是有不少人命在身上的狠茬子!

  不用问,应该又是伙匪盗了。

  牧元阳也没搭理他们。

  只要他们不招惹自己,自己也没理由和他们作对。

  就是各吃各的。

  当然,如果他们有什么不好的想法的话,,,

  牧元阳也会让他们看看,三花和天罡之间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牧元阳没搭理他们,不过那伙人他们,却都在观察牧元阳他们。

  有人小声交流说:“那边那几个人看起来身份不凡啊!”

  “恩,应该是大世家的弟子,你们他们的穿着打扮,出门居然还带着仆人和婢女,,,”

  他们把黑哥的心上人当成是牧元阳的婢女了。

  当然,这么说好像也没什么问题。

  毕竟现在她就是副婢女的姿态。

  她出身苦寒,所以气质上和牧元阳他们有明显的差距。

  常言道居移气养移体,个人的身份如何,从他表流出来的气度上,就能够看得出来。

  所以才会被人误会成婢女。

  又听到们继续说:“那个矮个子的仆人修为不弱,天罡!”

  “恩,剩下的两个看不出修为来。”

  “那领头的公子哥看样子也不强!

  否则的话,怎么会让天罡强者随身保护?

  就算是有点修为,那些没见过血的公子哥,也不值提!”

  “对,不过公子哥好啊!

  公子哥,有钱啊!”

  “你是说?”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领头天罡武者的身上。

  很显然,在等他拿个主意。

  是不是要干上票!

  和牧元阳猜测的样,他们就是流窜在凉州的匪盗!

  不值提的小伙匪盗而已。

  他们的实力,也没有去掠夺那些世家的资本。

  所以他们的目标就都放在那些外出的行人身上!

  尤其是像牧元阳这样,穿着不凡,气度不凡的公子哥!

  如果能够抢上次,收获可是不小。

  这才是他们的主要目标。

  他们平时很少去抢夺那些普通的武者。

  至于对于这些酒肆,更是秋毫不犯!

  酒肆的话好说,这是凉州不成文的规定。

  让所有人都避免露宿荒郊野外,谁都用得上。

  至于普通武者,也就是武者当中的贫民的话,,,

  他们般也不会去动。

  首先,那些人都是凉州的最底层,抢他们也抢不出多少钱来。

  毕竟般的武者,就算是获得了些资源,怕是也早就自己消化吸收了。

  武者都是以自己修行为首要的,尤其是在凉州这种特殊的环境下。

  如果不早点把自己得到的修行炼化,怕不是下秒就要被别人抢走了。

  其次,他们也都是贫苦人家出身!

  如果不是活不下去了,谁愿意去做个人人喊打的匪寇?

  他们都出身贫苦,所以他们都理解那些苦命人的不容易。

  如果不是实在是揭不开锅了,他们也不会去掠夺普通武者。

  就算是万不得已动手了,他们也不会强光。

  基本上都会给那武者留条活路,,,

  算是在这乱世当中,他们为数不多的善良吧。

  现在看到牧元阳这身装束,明显不是贫苦人家出身。

  那样的话,就是他们的主要目标,就没有什么可客气的了。

  不过领头武者倒是十分的谨慎,并没有直接答应下手:“不可轻举妄动!

  如果是大宗门出身的武者,说不定身边还有高手随行!

  而且那个天罡看起来修为不弱,估计也不必我弱多少!

  到时候如果不低,岂不是害了兄弟们的性命?”

  “恩,那大哥你说怎么办?”

  看得出来,这天罡武者在兄弟们心中的威信很高!

  首先,他的实力最强!

  是他们这只匪寇当中唯的天罡强者!

  是他们唯拿到出手,作为底气的强者!

  可别小看天罡武者,天罡武者在江湖上,那就已经算是高手了。

  现在天下很多的强者,都是从天罡境界的时候开始发迹,然后逐渐声名鹊起!

  可以说天罡武者,就是现在悟道当中的中流砥柱!

  所以天罡武者牌面还是有的。

  其次就是这老大对兄弟们是真不错。

  不像是其他那些匪寇般,疯狂的剥削自己的兄弟。

  获得了什么资源,都是自己先使用,剩下才轮得到手底下的人。

  这老大则是不样,赏罚分明,按照贡献来分配资源。

  虽然他也得到的最多,但是至少没有独吞不是?

  况且每次都是人家身先士卒,人家的实力最强,贡献最大,就算是按照贡献划分,人家得到的最多也没问题吧?

  至少,兄弟们也可以获得资源,让自己的实力不断提升啊。

  所以大伙对老大都十分的信服,都愿意听从他的驱使。

  那老大满意的点了点头,悄悄对众人说:“第,先判断是否有强者跟随,暗中保护,,,老四,你会找个机会去外面观察,还记得以前我交给你的东西吗?”

  “记得!”

  老四点了点头。

  满脸的憨厚和老实,他是大哥最信任的手下。

  因为忠心耿耿,且办事沉稳,甚少出差错。

  所以他们行事的时候,都会让老四去踩点。

  撤退的时候,也都是老四来安排。

  而这大哥交给老四的方法也很简单。

  因为武者的实力再强,他也不是空气!

  他是有身体,有血肉的!

  既然这样,那就很好判断了。

  在纯白的天地之间,找到个人的影子,好像也不是件特别难的事情。

  况且他们也不打算现在动手,有充分的时间来判断。

  “这伙人今晚应该是要住宿!

  就算是决定动手,咱们也不好轻举妄动。

  在酒肆当中打砸,到时候也影响人家做生意。

  都是穷苦人家的,不容易!”

  那老大这么说,手底下人没有人反驳。

  他们也都理解这老大的想法。

  毕竟人家也是靠着这个酒肆吃饭的。

  和他们样,都是可怜人!

  而且这酒肆的老板实力也不弱,如果贸然出手,人家掺和进来的话,也是个麻烦事。

  所以他们打算等到明天牧元阳离开的时候,在路上动手。

  至于具体的情况,到时候就得看着行事了。

  打定主意后,那老大端着酒碗走了过来:“几位兄弟,咱们拼个桌?”

  其实现在牧元阳他们都吃的差不多了。

  不过也都没有拒绝,毕竟人家盛意拳拳。

  牧元阳的谛听也没有听到什么不好的东西。

  因为这老大现在还没打算动手!

  对牧元阳他们只是出于好奇的阶段,所以没有恶意很正常。

  老大带着两个人就过来坐在了牧元阳他们的旁边,还招呼老板:“店家,再给上几坛酒,算我的!”

  “好咧!”

  老大给倒了碗酒,含笑说:“几位兄弟是从哪里来?”

  “扬州!”

  牧元阳丝毫没有隐瞒的意思。

  以他现在的身份和地位,没有理由遮遮掩掩。

  说出去的话,容易让人笑话!

  毕竟武者行走江湖,讲究的就是个名声!

  讲究的,就是个颜面!

  藏头露尾,不是好汉!

  听到牧元阳他们从扬州来,那老大脸上就挂起了笑容:“我就说听几位的口音,不像是本地人!”

  不是本地人好啊!

  不是本地人,他们就不用担心报复了!

  就算是你家的实力再强,也不能跨越好几个州,到凉州来找他们的麻烦吧?

  况且就算是你想找,也得找得到啊!

  凉州很大!

  大的让你无法想想!

  不是本地人,想要在偌大的凉州找人,几乎是不可能的。

  除非是本地的那些世家,都有足够强大的情报网。

  可以搜罗整个凉州发生的大小事情。

  而且他们和凉州的大小势力都有关系。

  声令下,插翅难逃!

  所以他们才不敢对那些本地的大势力动手。

  到时候人家雷霆之怒,他们这小伙匪寇,拿什么抵挡?

  别说是他们,就算是那些活动在凉州的顶级势力,都不敢得罪那些大世家!

  理由很简单,怕死!

  别看他们的实力都很强,可是对于那些顶级大世家来说,他们就是狗!

  不对,应该是秃鹫!

  他们进攻的对象,掠夺的对象,都是那些小世家而已。

  就是那些被大世家剥削的差不多了,也剩不下多少肉的东西。

  然后那些匪寇才会汇聚过去,吃残羹剩饭。

  说起来,凉州的匪寇实力不弱!

  有很多入品歌谣的巨孽,就在凉州活动。

  不过比起荒州的同行来,他们活的确实是有点憋屈。

  他们不能像是荒州的同行那样肆无忌惮,也不能像是其他州的匪寇那样,吃香喝辣的。

  因为凉州的环境太特殊了!

  首先,凉州的城池少!

  而且那些城池,大都是在大小世家的掌控当中。

  也就是说,旦你把某个大世家得罪死了,声令下,你以后连城池都不敢进入了!

  而在凉州这样的环境当中,没有地方遮风挡雨,是多么可怕的件事情?

  要知道,不是每个武者都是强者!

  能够像牧元阳这样,在荒郊野外晃荡年都没问题。

  匪寇当中,可有的是弱者啊!

  如果在野外待的时间长了,他们容易被冻死!

  而且武者修行,是需要资源的!

  不是说你有钱就行了,有钱,你得买得到东西啊!

  买东西去哪里买?是不是要进城?

  如果受伤了怎么办?是不是要进城买药材?

  那些大匪寇都会携带很丰富的资源,用来应付各种各样的情况,可是那些资源是不是有用完的天?

  到时候是不是还得去城池当中购买?

  人家个不让你进城,就废掉了你大半的功力。

  然后就是限制些东西了。

  比如,限制粮食,限制药材!

  在凉州这样特殊的环境当中。

  每个城池都被世家所把控。

  所以他们可以很好的操纵整个凉州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