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爱他,否则怎么会在这么多人面前,亲自谈论个儿子的婚事,,,他的儿子不少,如果每个儿子都操心的话,他也不用干别的了。

  牧元阳正琢磨着,就听得有皇室长辈问道:“不知道是哪家的贵胄,能得陛下和小十三的青睐?”

  其实众人对此的兴致并不大,也只不过是皇子娶亲罢了。

  可武皇接下来的话,却引起了所有人的兴致:“朕之爱子,娶的自然不能是寻常脂粉,,,和朕结亲的,乃是我大武的忠臣栋梁,大武开国以来,唯的异姓王,,,燕王!”

  此言出,满堂皆惊,大伙的目光都落在了那看似宠辱不惊的牧歌身上。

  就连那些手足兄弟,都用十分复杂的目光望着他。

  甚至于牧极的脸上还闪过几多嫉妒的神色,也唯有牧仙稳如泰山,神色如常。

  要知道,燕王可不是如牧元阳这样的“水王”。

  燕王是整个大武,除了武皇之外,最尊贵的存在!

  他坐镇边陲,为武皇牧狩燕州,掌州之地。

  燕王的经历是极为传奇的,到现在为止还有许多人以燕王,作为自己武道奋斗的目标。

  因为燕王,是实打实的以武封王!

  他凭借自己的武力,帮助武皇得到了江山,因为功劳泼天,所以才会被受封燕王,坐镇燕州。

  这里面还有许多故事和缘由在。

  当初战争结束之后,武皇荣登大宝,稳坐帝位自然要封赏功臣。

  其他人倒是好说,可燕王却着实让武皇苦恼了番。

  因为燕王的功劳太大了,称之为功高盖主不为过分。

  而且他的实力太强了,强到让武皇忌惮不已,又无可奈何的地步。

  思来想去,武皇才会将燕州封给燕王,,,实际上当初的燕州,根本就特么不是大武的!

  他本来就是想打发了燕王而已,这是无奈且无赖的封赏。

  却没想到燕王去了燕州之后,以自己的强大实力,生生在燕州打出了片天地!

  他以武为先驱,辅以种种联合手段,发展商业贸易,压服大小宗门,将整个燕州经营的如铁桶般,繁华甚至于不逊色中州。

  就连那几个身处燕州,有资格并入歌谣中的江湖大势力,也都认同了燕王的地位!

  想要做到这点,难比登天,后来武皇已经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让牧元阳知道了这个道理。

  武者本就桀骜不逊,更别说那些屹立在武道巅峰的大宗门了。

  想让他们认同你,除了强大的实力之外,别无他法。

  很显然,燕王的实力是够强的。

  至此时,燕王已经强大到足以摆脱大武的地步。

  也就是说,只要燕王想,他随时可以自立燕国,将燕王变成燕皇!

  坊间也总有传闻,说什么燕王要自立为主了。

  而现在燕王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来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也难怪武皇这么高兴了。”牧元阳心中冷笑,他对燕王的忠诚没有丝毫的信任。

  前世发生的些事情,也没有让牧元阳看到他的忠诚。

  实际上怕是武皇自己都知道这点,他也不过是做个表演,好让天下人知罢了。

  武皇显得很高兴,他大手挥对夏皇后说:“去把心儿带过来,就算是还未结亲,也是大家的晚辈,理应见上面。”

  这有些不合规矩,可武皇是制定规矩的人,自然无妨。

  夏皇后称是离开,片刻便带回来位佳人,大殿内响起阵惊呼。

  其他人是因为那少女的美貌,而牧元阳,则是因为那少女的身份。

  “怎么是她!”

  第四十章,诚意歉奉

  “原来如此!”

  当燕心走出来的那刻,牧元阳心中的些疑惑,迎刃而解。

  他当初还有些纳闷,区区五色莲宝和煞元珠,怎么值得让燕泰这个级别的强者护送。

  毕竟五色莲宝和煞元珠虽然宝贵,可也仅仅是对于炼体或是练劲武者来说。

  让足以登上天罡榜的燕泰来护送些炼体练劲级别的宝贝,这未尝有些大材小用了。

  鬼将孽怕是也没有料到护送贡品的队伍中,会出现燕泰这个级别的强者,所以才会只派出了两个寻常的天罡武者,,,否则的话,以鬼将孽的谨慎作风,绝对不会出现这么大的纰漏的。

  “也难怪当初我接近马车的时候,燕泰这么心急,可当我夺走贡品之后,燕泰却并没有直接来追击我,,,”

  以燕泰的实力,楚卞二人能缠得住片刻也就是极限了。

  他若是真想追牧元阳,绝对是有可能追上的!

  牧元阳还纳闷为什么燕泰会这么轻飘飘的放过自己,原来是为了保护燕心。

  “原来最珍贵的宝贝,是你啊!”牧元阳望着燕心那张绝美的俏脸,心中不由得暗自庆幸,“万幸当初念之差没有杀掉她,否则必然是要十死无生的!”

  如果他杀掉燕心,那么他就会面临燕泰无止无休的追杀!

  甚至于连武皇,和燕王都会亲自下场安排!

  到时候,旦牧元阳被查出来,怕是就要面对两个最顶尖势力的追杀了。

  “难怪武皇会这么轻飘飘的放过鬼将孽,甚至主动将消息压了下来!”

  那点贡品比起燕心来,当然是不值提的。

  只要燕心没有受损,贡品也就无关紧要了。

  武皇的选择是极为明智的,如果燕心险些被杀的消息传出去,那么无论是他,还是燕王,都必须要就这件事情表达出自己的态度,,,那就是清缴鬼将孽!

  到时候,就是场劳民伤财,收获和付出完全不对等的战斗,完全没有任何意义的战斗。

  明悟了许多困惑之后,牧元阳心中又不住的冷笑:“堂堂燕王之女,出行居然只有个天罡武者保护,,,啧啧,燕王的忠诚着实是歉奉啊!”

  让燕泰保护那点贡品,那自然是有些大材小用了。

  可若是让他来保护堂堂燕王之女的话,显然是还不够格!

  不说是宗师大尊亲自护送,至少也得是五气之上,三花级别的吧?

  君不见,就连李纯身边都有个宗师大尊级别的章轩保护。

  虽然传闻当中说,章轩是被李纯的琴音净化,所以自愿为奴的,,,牧元阳对这样的说法嗤之以鼻!

  开玩笑,宗师级别的强者,三花聚顶,精气神已经淬炼到了巅峰,并且合二为,他们的意志如山岳如江河,岂是区区手瑶琴就能够撼动的?

  李纯的身后必然也是有个顶级势力支撑的,这点从她能随意送给牧元阳件神兵上,就可以看得出来。

  更别说她年纪轻轻就已经名传天下久矣,没有势力推波助澜是不可能的。

  可燕王的势力是足以媲美天下任何势力的,也有可以派出宗师大尊的底气和底蕴。

  偏偏他就派出了个天罡!

  更别说此行护送的目的又是为了联姻,以区区个天罡武者作为牌面,不太合适吧?

  不仅仅是燕王这边虚情假意,武皇这边怕是也在暗藏机心。

  燕泰既然是燕王排出来护送燕心的,而且还有燕姓,那他显然是燕王颇为器重的心腹手下,,,可后来燕泰却被武皇送到了镇东军中培养,变成了武皇的臂膀爪牙,这难道还不足以说明问题么?

  “看来燕王和武皇之间的蜜月期已经到头了,,,”牧元阳清楚地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大武天下第势力的地位要不保了,中州这片难得的安宁之地,怕是又要乱阵了。

  不过这些都和牧元阳无关,他现在的目标还是夏苗炼体榜!

  他低眉顺眼,没有多看燕心眼,佳人的绝色早就已经印在了他的脑海中。

  人对于美好的事物,总会留下深刻的印象,久久难忘。

  夏皇后牵着燕心的手,给她介绍皇室中的诸多长辈。

  这般做法未免有些失了规矩。

  可武皇却管不了那么多了,他要借此让天下人都看到,他和燕王之间,还是亲密无间的!

  众人也都愿意配合武皇,自然是片和睦融融。

  夏皇后又唤来了牧歌:“老十三,且带着心儿认识下你们平辈的兄弟姐妹,日后也省得心儿居盛京孤单无趣。”

  牧歌自然没有不妥的道理。

  他彬彬有礼,没有半点瑕疵,如个温婉如玉的谦谦君子。

  他长得同样也有君子像,方正俊美,目若朗星,倒是也有身好皮囊。

  他引着燕心,熟识宗室弟子。

  各位皇子也都是温言软语,包括心中十分嫉妒的牧极。

  事情已成定局,他没有必要恶了武皇,甚至于得罪燕王。

  不过他的格局到底还是小了些,难免语气还有些发酸:“老十三真是好运道,羡煞旁人。”

  牧歌闻言只是羞涩笑,似乎没听懂般。

  大皇子牧仙却很从容,只是对燕心说:“若是在盛京无趣,可去我府寻你嫂子,让她陪你遍览盛京景致。”

  牧歌代替燕心道谢,佳人始终都是副心如止水的样子。

  她似乎并不喜欢自己的命运,但却无可奈何。

  看到佳人兴致了了,牧歌也不会去触她霉头。

  简单的介绍了些重要的皇子,便带她落座休息了。

  牧歌是皇室当中年纪稍小的,所以他位置稍后些,又存着和佳人独处的心思,更是刻意坐到了角落当中。

  恰好就坐在了牧元阳的身边。

  “堂妹居燕州多年,可曾外出过?”

  “未曾。”

  “那便是了,中州天府之国,也不知道有多少妙趣景致,亭廊寰宇,秀山丽水,三十六处玲琅,七十二处洞天,皆是好去处,,,”

  牧歌绞尽脑汁找着话题,佳人却始终兴致伐陈。

  直到她看到了旁边的牧元阳,眸光中却闪烁了几多亮色。

  那是让牧元阳心惊胆战,让牧歌戾气横生的亮色。

  第四十章,另个神棍

  牧元阳今日穿了身锦袍。

  他的头发梳拢成团丝不苟,还配着颗明珠。

  身上的配饰也极为讲究,环佩叮当,玲琅宝玉,看起来富贵逼人。

  他现在的模样和劫贡品那日的差别,怕是比云泥还大三分。

  燕心也认不出牧元阳的模样,可她却很坚定的看着牧元阳。

  目光很古怪,矛盾疑惑,又充满了快乐。

  这样的目光让身旁的牧歌心中怒气上涌,不过他却没有表现出来,并且还顺着燕心的眸光,微笑的解释道:“好叫王妹知晓,这位便是当代庸王,同样也是我皇室中人,和我平辈并且同样排行十三的,牧元阳!”

  他的笑容很温和,让人丝毫看不出他内心的躁动。

  谦逊温和,如玉君子。

  “可惜是块金玉其外的赝品罢了!”牧元阳知他深意。

  他刻意强调“当代庸王”这四个字,目的自是为了点明自己的身份。

  只要燕心没蠢到定地步,在听到这四个字之后,就会知道应该和牧元阳保持距离了。

  毕竟燕王能有今日的威严,却是踏着牧义的尸骸走出来的。

  果然燕心听完,迅速收敛了眸中的光亮。

  牧元阳却恰好将目光投了过来,并且对着二人微微笑。

  他笑得很灿烂,如三月春光绽放。

  目光触,燕心俏脸红,然后快速扭过头去了。

  牧元阳有些疑惑,不知道燕心脸红个什么劲儿,也就没有理会。

  牧歌却把这切都看在眼中,并且怒火中烧。

  他已经把燕心看做了自己的女人,而且是很重要的女人。

  毕竟燕心可是燕王的女儿,得宠与否都不重要,这个身份就足以给他带来莫大的好处了。现在却眼见着自己快要到嘴的鸭子居然在对别人呱呱叫,牧歌心中自然是杀意。

  不过他到底是早慧,城府颇深,点都没显现出来自己的不快,反而是越发热情的和燕心闲聊起来。

  牧元阳根本懒得理会牧歌的心思。

  他现在对牧元阳的威胁,还没有牧极来的大。

  因为牧极现在对他恨意足够,而且也有了威胁他的实力。

  毕竟不管这家伙在牧元阳心中如何的不堪,可他地煞境界的实力可是在那摆着呢。

  牧元阳的目光投向了牧极,后者正用阴鸷而隐晦的目光撇着牧歌。

  很显然,他心中的嫉妒已经酝酿到了定的程度。

  牧元阳不屑冷笑:“这家伙心高气傲,眼高于顶,夏苗时候必然要争夺排名,应该不会亲自出手来找我麻烦,,,不过事不可尽言,还是得小心谨慎,有所准备才是。”

  “还有牧歌这家伙,虽然实力般,可城府颇深,少不得还得给我找些麻烦!”

  还有半个月就是夏苗,在半个月的时间里拥有媲美地煞武者的实力,是根本不可能的。

  不过如果说要突破到练劲境界的话,牧元阳还是很有底气的。

  只要进入练劲境界,到时候面对牧极就算是不可力敌,自保还是不成问题的。

  牧元阳闭目养神,琢磨着功法经义。

  似乎这般虚假繁华的家宴,对牧元阳来说是极为无聊的。

  他宁愿在王府中打通拳,炼趟刀,脚踏实地的获得些进步。而不是团坐在这里,看着上下众人为了个都知道不靠谱的消息,而虚情假意的热闹着。

  宴会迟迟不结束,牧元阳无聊的紧,便悄悄离开了万年殿。

  天空已经挂起了夜色,今日明月正好,月朗星稀。

  他就随意做在万年殿前的花坛边,欣赏着月色。

  没想到他才出来,燕心居然也悄悄的跟了出来。

  “你能把那块玉符还给我么?”这是燕心的第句话,也是让牧元阳心惊肉跳的句话,似乎她已经断定当日劫贡品的悍匪就是牧元阳了样。

  牧元阳当然是死不承认:“王妹所言何意?”

  燕心撇了撇嘴,自顾自的说道:“那块玉符对我很重要,是我娘留给我的遗物,我希望你能把它还给我,,,”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牧元阳似乎有些不耐。

  佳人却很固执,她直视着牧元阳的眸子说:“人的模样会变化,可他的灵魂是不会说谎的!”

  牧元阳怔,满头雾水。

  “难道现在的美人流行走神棍风格么?”

  牧元阳碰到的两个最美的女人,个李纯,个燕心。

  这两个美人美得各有千秋,可这神棍的特质却如出辙。

  个跟牧元阳说命运,个和牧元阳说灵魂。

  “那我的灵魂是什么样的?”牧元阳倒是有和神棍打交道的经验。

  燕心微微迟疑,而后叹了声,用十分诡秘的音调说:“你的灵魂很古怪,,,”

  “怎么古怪?”

  “它阴冷却又温暖,无情又多情,残忍又善良,,,它明明让人如堕深渊,可又偏偏充满了希望!”

  牧元阳被她说的愣愣的,不得不说,比起李纯毫无根据的命运说来,燕心的灵魂说倒是更让人信服些,因为她似乎真的看到了牧元阳的内心,看到了牧元阳的性格样。

  可牧元阳却不会就范,只是冷冷的讥讽了句:“没想到堂堂燕王之女,居然还有这样的神棍手段!”

  神棍两个字咬得很重,可燕心却没生气。

  反而是显得十分苦恼的说:“其实我也不想看到这些东西的!”

  “那你就不要看啊!”

  “,,,”燕心被牧元阳怼得哑口无言,只是嗫喏的说,“这不是我能决定的,,,你到底能不能把那块玉符还给我?”

  “我说了,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对了对了,你的灵魂还很固执,自信又自负,,,”燕心又补充了句。

  牧元阳深感无奈,他还想说些什么,却又听到了脚步声音响起。

  原来是牧歌也跟了出来。

  看到有人来了,燕心叹了声没有说话,只是用幽怨的目光看着牧元阳。

  那种目光如深闺怨妇样,似乎牧元阳是个始乱终弃的薄情郎!

  牧歌肺都要气炸了!

  第四十二章,孙义的梦魇

  牧歌恶狠狠的瞪着牧元阳。

  他的眼神很锐利,锐利得像是柄利剑。

  他真的想把目光化作利剑,给牧元阳来个对穿。

  被自己视为禁脔和重要助臂的女人,居然在这么重要的场合,偷偷跑出来跟牧元阳私会。尤其是燕心那样幽怨而饱含深意的目光,让早慧的牧歌不得不想到些更深层次的东西。

  那是足以让他怒火中烧,杀心的东西。

  他在心中给牧元阳判定了死刑,并且对于燕心也厌恶了起来。

  “明明已经和我有了婚约,居然还和牧元阳勾勾搭搭,,,”

  虽然二人的婚约还没有履行,他二人之间也并没确定关系。

  可对于向自视甚高的牧歌来说,这已经算是很严重的背叛了。

  更让牧歌恶心的是,就算是他“机智”的猜到了些东西,他现在拿这两个家伙也无可奈何。

  牧元阳有斩杀炼体大成的战绩在,他不定是牧元阳的对手。

  至于借助武皇的力量更是不可能的,,,武皇宠爱他,却爱不过自己的面子。

  “这家伙,绝对要死在夏苗中!”牧歌心中杀机旺盛。

  夏苗所在的腾龙山脉,埋葬的皇室弟子,怕是比祖地当中的都多!

  别说是如牧元阳这般的旁系,就算是武皇自己的儿子,都有两个死在了夏苗中。

  在这样的前提下,牧元阳死在夏苗当中,是完全可以接受而且合理的。

  其实牧极等人也是这样的想法,他们都在按捺自己心中杀机,等到夏苗的时候起清算。

  牧元阳知道牧歌的想法,却点都没放在心上。

  债多不压身,更别说牧歌现在的威胁比牧极还差得远呢。

  好歹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