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机场接人(1/2)

加入书签

  四合院内,郝康平正努力地将一条咖啡色的领带绑在自己脖子上。

  “康平好了没有,康平。”听到母亲的喊声,郝康平胡来乱打个结走了出去。

  领带是去年代表农科院去听讲演从北京带回的,一直压在箱底,这不,听说老舅要从v国回来,母亲阎素珍非要他出了穿得隆重些。

  “哥,瞧你领带都不会结,你就该快点找个嫂子回来。”看到哥哥弄得歪歪斜斜的,郝康顺忙帮哥哥矫正。

  “少罗嗦!”郝康平不高兴地推开他手,早年妻子难产,生下婷婷后就去逝了,六七年了,自己也没有续弦。

  “康平,我看秀英也不错,改天带她回来吃顿饭,选个日子,把她迎过门。”一旁的母亲关切地说:“我看她也蛮喜欢婷婷的。”

  听母亲这么说,郝康平敷衍道:“妈,我们所里正在研究一种新型号的水稻,等我忙过了这阵子再说吧。”

  “工作,工作整天就知道工作,工作能陪你一辈子,能照顾婷婷一辈子吗?”阎素珍生气说道。

  郝康平没有出声,母亲的性格他太了解了,若再搭话,她准得唠叨一个上午。

  正沉默,弟媳刘雪萍回来了。

  “妈,你们都在呀。”她把印花围裙往屋檐下的绳索上一撂,又到水龙头下掬了把水往脸上扑了扑说:“刚才,康宁来电说,他在局还有点事,要晚点才能回来。这接舅舅的事,就由我代劳。”

  郝康顺剥了颗花生放进嘴里,而后说道:“二哥老是这样,他什么时候把我们放在第一位,心里只想着工作。”

  刘雪萍苦涩笑笑,结婚三年了,别人抱孩子都抱腻了,而且个肚子还是……的,半年前自己偷偷到医院做了检查。医生说自已没各方面都很健康,有可能问题出在男人身上。动然他到医院作个检查,总是推三

章节目录